國馬說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國馬說
作者:李翱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37

有乘國馬者,與乘駿馬者並道而行。駿馬齧國馬之鬃,血流於地,國馬行步自若也,精神自若也,不為之顧,如不知也。既駿馬歸,芻不食,水不飲,立而栗者二日。駿馬之人以告,國馬之人曰:「彼蓋其所羞也,吾以馬往而喻之,斯可矣。」乃如之。於是國馬見駿馬而鼻之,遂與之同櫪而芻,不終時而駿馬之病自已。夫四足而芻者,馬之類也;二足而言者,人之類也。如國馬者,四足而芻,則馬也;耳目鼻口,亦馬也;四支百骸,亦馬也;不能言而聲,亦馬也;觀其所以為心者,則人也。故犯而不校,國馬也;過而能改,駿馬也。有人焉,恣其氣以乘人,人容之而不知者,多矣。觀其二足而言,則人也;耳目鼻口,亦人也;四支百骸,亦人也;求其所以為人者,而弗得也。彼人者,以形骸為人;國馬者,以形骸為馬。以彼人乘國馬,人皆以為人乘馬,吾未始不謂之馬乘人。悲夫!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