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畫見聞誌/卷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圖畫見聞誌
←上一卷 卷四 紀藝下 下一卷→


紀藝下

山水門凡二十四人,僧附。

范寬 劉永 王端 翟院深

燕貴 許道寧 紀真 黃懷玉

商訓 丘訥 龐崇穆 李隱

高克明 屈鼎 郝銳 梁忠信

李宗成 郭熙 董贇 侯封

符道隱 擇仁 巨然 繼肇

范寬,字中立,華原人,工畫山水。理通神會,奇能絕世。體與關、李特異,而格律相抗。「叙論」卷中已述。寬儀狀峭古,進止疎野,性嗜酒、好道。嘗往來雍雒間,天聖中猶在,耆舊多識之。有《冒雪高峯》、《四時山水》并故事人物傳於世。或云,名中立,以其性寬,故人呼為范寬也。

劉永,京師人,工畫山水。始師僧德符,畫松石,後遍求諸家山水,採其所長而傚之。及見荊浩之迹,乃知諸家有所未盡。一日,復覩關同畫,俄歎曰:「是乃得名至藝者乎!向所謂登東山而小魯。」遂捐棄餘學,專法關氏。果遂升堂,馳名當代矣。有《瀑泉》屏風、《四時山水》、《山居詩意》等圖傳於世。

王端,字子正,瓘之子,工畫山水。專學關同,得其要者惟劉永與端耳。相國寺淨土院舊有畫壁,惜乎主僧不鑒,遂至杇墁。端雖以山水著名,然於佛道、人馬,自為絕格。兼善傳寫,嘗寫真廟御容稱旨,授三班奉職。有《佛道功德》、故事人物、《四時山水》傳於世。

翟院深,北海人,工畫山水,學李光丞。院深少為本郡伶官,一日府會,院深擊鼓忘其節奏,部長按舉其罪。太守面詰之,院深乃曰:「院深雖賤品,天與之性,好畫山水。向擊鼓次,偶見雲聳奇峯,堪為畫範,難明兩視,忽亂五聲。」太守嘉而釋之。院深學李光丞為酷似,但自創意者,覺其格下。專臨模者,往往亂真。

燕貴,本隸尺籍,工畫山水。不專師法,自立一家規範。大中祥符初,建玉清昭應宮,貴預役焉。偶暇日,畫山水一幅,人有告董役劉都知者,因奏補圖畫院祗候,實精品也。呂文靖宅廳後屏風,乃貴所畫,亦有圖軸傳於世。

許道寧,長安人,工畫山水,學李光丞。始尚矜謹,老年唯以筆畫簡快為己任。故峯巒峭拔,林木勁硬,別成一家體。故張文懿贈詩曰:「李成謝世范寬死,唯有長安許道寧。」非過言也。長安涼榭中寫終南、太華二壁,今存。有《山水寒林》、《臨深履薄》、《早行詩意》、《潘閬倒騎驢》等圖傳於世。

紀真、黃懷玉,並工畫山水,學范寬逼真。

商訓,工畫山水,亦學寬。但皴淡山石、圖寫林木,皆不及紀與黃也。

丘訥,河南雒陽人。工畫山水,體近許道寧。筆氣不逮,而用墨過之。

龐崇穆,右北平人,工畫山水。始建玉清昭應宮,召崇穆畫山水數壁,能為羣峯列岫、雲煙聚散之象。功畢,上欲旌以畫院之職,乃遯去不仕。

李隱,五原人,工畫山水。大中祥符末,營會靈觀,命隱寫五嶽山形於壁,及畫山水於五殿屏扆。觀其危峯疊嶂,遠水疎林,可謂盡美矣。然而鈎描筆困,槍上聲淡墨焦,斯為未至爾。

高克明,京師人,仁宗朝為翰林待詔。工畫山水,採擷諸家之美,參成一藝之精。團扇臥屏,尤長小景。但矜其巧密,殊乏飄逸之妙。

屈鼎,京師人,仁宗朝為圖畫院祗候。工畫山水,得燕貴之仿佛。龐相第屏風乃鼎所畫。

郝銳,不知何許人,工畫山水。人或稱之,而未見其迹。

梁忠信,京師人,仁宗朝為圖畫院祗候。工畫山水。體近高克明,而筆墨差嫩。又寺宇過盛,棧道兼繁,人或譏之也。恐其亂高,故顯出之。以上各有圖軸傳於世。

李宗成,鄜畤人,工畫山水寒林,學李成。破墨潤媚,取象幽奇。林麓江臯,尤為盡善。樞府東廳有《大濺撲》屏風,乃宗成所畫。石上有崔愨畫鷺鷥一隻。有《風雨江山》、《拜月圖》、《四時山水》、《松柏寒林》等傳於世。

郭熙,河陽溫人,今為御書院藝學。工畫山水寒林。施為巧贍,位置淵深。雖復學慕營丘,亦能自放胸臆。巨障高壁,多多益壯,今之世為獨絕矣。熙寧初,勑畫小殿屏風。熙畫中扇,李宗成、符道隱畫兩側扇,各盡所蘊。然符生鼎立於郭、李之間,為幸矣。

董贇,穎川長社人,工畫山水寒林。學志精勤,毫鋒老硬。但器類近俗,格致非高。

侯封,邠人,今為圖畫院學生。工畫山水寒林。始學許道寧,不能踐其老格。然而筆墨調潤,自成一體,亦郭熙之亞。

符道隱,長安人,工畫山水寒林。學無師法,多從已見。當其合作,亦有可觀。

永嘉僧擇仁,善畫松。初採諸家所長而學之。後夢吞數百條龍,遂臻神妙。性嗜酒,每醉,揮墨於綃紈粉堵之上,醒乃添補。千形萬狀,極於奇怪。曾飲酒永嘉市,醉甚,顧新泥壁,取拭盤巾濡墨灑其上,明日少增修,為狂枝枯枿。畫者皆伏其神筆。

鍾陵僧巨然,工畫山水,筆墨秀潤。善為煙嵐氣象、山川高曠之景,但林木非其所長。隨李主至闕下,學士院有畫壁,兼有圖軸傳於世。

吳僧繼肇,工畫山水。與巨然同時,體雖相類,而峯巒稍薄怯也。相國寺資聖閣院有所畫屏風。

花鳥門凡三十九人,僧道附。

黃居寀 劉贊 夏侯延祐 丘慶餘

高懷寶 徐熙 徐崇矩 徐崇嗣

唐希雅 唐宿 唐忠祚 解處中

祁序 陶裔 母咸之 傅文用

劉夢松 劉文惠 李符 李懷袞

王曉 趙昌 王友 鐔宏

易元吉 崔白 崔愨 艾宣

李吉 侯文慶 董祥 葛守昌

李祐 丁貺 閻士安 居寧

慧崇 何尊師 牛戩  

黃居寀,字伯鸞,筌之季子也。工畫花竹、翎毛。默契天真,冥周物理。「叙論」卷中已述。始事孟蜀為翰林待詔,與父筌俱蒙恩遇。圖畫殿庭墻壁、宮闈屏障,不可勝紀。學士徐光溥嘗獻《秋山圖歌》以美之。曾於彭州棲真觀壁畫水石一堵,自未至酉而畢,觀者莫不歎其神速且妙也。乾德乙丑歲,隨蜀主至闕下。太祖舊知其名,尋真命。太宗皇帝尤加睠遇,供進圖畫,恩寵優異,仍委之搜訪名蹤,銓定品目。居寀狀太湖石尤過乃父。有《四時山景》、《花竹翎毛》、《鷹鶻犬兔》、《湖灘水石》、《春田放牧》等圖傳於世。

劉贊,蜀人,工畫花竹翎毛,兼長龍水。迹意兼美,名播蜀川。

夏侯延祐,蜀郡人,工畫花竹、翎毛。師黃筌,粗得其要。始事孟蜀為翰林待詔。既歸朝,拜真命,為圖畫院藝學。各有圖軸傳於世。

丘慶餘,潛之子,工畫花竹、翎毛,兼長草蟲。墨彩俱媚,風韻尤高。有《四時花鳥》、《蜂蟬》、《竹枝》等傳於世。

高懷寶,懷節之弟,工畫花竹、翎毛、草蟲、蔬菓,頗臻精妙。與兄懷節同時入仕,為圖畫院祗候。高氏自道興至二子,凡四世,皆以畫進。雖曰藝成,然而不墜家聲,賞延於世。可佳矣。

徐熙,鍾陵人,世為江南仕族。熙識度閑放,以高雅自任。善畫花木、禽魚、蟬蝶、蔬菓。學窮造化,意出古今。「叙論」卷中已述。徐鉉云:「落墨為格,雜彩副之;迹與色不相隱映也。」又熙自撰《翠微堂記》云:「落筆之際,未嘗以傅色暈淡細碎為功。」此真無愧於前賢之作,當時已為難得。李後主愛重其迹。開寶末,歸朝,悉貢上宸廷,藏之秘府。亦有《寒蘆》、《野鴨》、《花竹》、《雜禽》、《魚蟹》、《草蟲》、《蔬苗》、《果蓏》并《四時折枝》等圖傳於世。

徐崇矩、徐崇嗣,並熙之孫,善繼先志,克著佳聲。

唐希雅,嘉興人,妙於畫竹,兼工翎毛。始學李後主金錯刀書,遂緣興入於畫。故為竹木,多顫掣之筆。蕭踈氣韻,無謝東海矣。徐鉉云:「翎毛粗成而已,精神過之。」

唐宿、唐忠祚,並希雅之孫,夙擅家聲,皆躋妙格。

解處中,江南人,事李後主為翰林司藝。特於畫竹盡嬋娟之妙,但間泊翎毛,頗虧形似耳。

祁序,江南人,工畫花竹、翎毛,兼長水牛。鬱有高致也。

陶裔,京兆鄠人,工畫花竹翎毛。形製設色,亞於黃筌。真宗朝為圖畫院祗候。祥符中,畫御座屏扆稱旨,尋改翰林待詔。

母咸之,江南人,工畫朝鷄,妙冠一時。

傅文用,京師人,工畫花竹翎毛,有黃氏之風。特精野雉鵪鶉,能辨四時毛彩。

劉夢松,江南人,善畫水墨花鳥,隨宜取象,如施眾形。

劉文惠,不知何許人,善畫花竹翎毛,傅彩雖勤,而氣格傷懦。

李符,襄陽人,工畫花竹翎毛。仿佛黃體,而丹青雅淡,別是一種風格。然於翎毛骨氣間有得失耳。

李懷袞,蜀郡人,工畫花竹翎毛。學黃氏,與夏侯延祐不相上下。今陳康肅第屏風,乃懷袞所畫。

王曉,魯郡泗水人,善畫鷹鷂、柘棘。師郭乾暉,而遊其藩。

趙昌,字昌之,廣漢人,工畫花果,其名最著。然則生意未許全株,折枝多從定本。惟於傅彩,曠代無雙。古所謂失於妙而後精者也。昌兼畫草蟲,皆云盡善。苟圖禽石,咸謂非精。昌家富,晚年復自購己畫,故近世尤為難得。

王友,漢州人,少隸本郡克寧軍籍。工畫花果,師趙昌為高足。雖窮傅彩之功,終乏潤澤之妙。

鐔宏,成都人,工畫花果。復師王友,初云齒教,後即肩隨矣。以上各有圖軸傳於世。

易元吉,字慶之,長沙人。靈機深敏,畫製優長。花鳥蜂蟬,動臻精奧。始以花果專門,及見趙昌之迹,乃歎服焉。後志欲以古人所未到者馳其名,遂寫獐猿。嘗遊荊湖間,入萬守山百餘里,以覘猿狖獐鹿之屬,逮諸林石景物,一一心傳足記。得天性野逸之姿,寓宿山家,動經累月,其欣愛勤篤如此。又嘗於長沙所居舍後疏鑿池沼,間以亂石叢花、疎篁折葦,其間多蓄諸水禽,每穴窗伺其動靜遊息之態,以資畫筆之妙。治平甲辰歲,景靈宮建孝嚴殿,乃召元吉畫迎釐齊殿御扆。其中扇畫太湖石,仍寫都下有名鵓鴿及雒中名花,其兩側扇畫孔雀。又於神遊殿之小屏畫牙獐,皆極其思。元吉始蒙其召也,欣然聞命,謂所親曰:「吾平生至藝,於是有所顯發矣。」未幾,果勑令就開先殿之西廡張素畫《百猨圖》,命近要中貴人領其事,仍先給粉墨之資二百千。畫猨纔十餘枚,感時疾而卒。元吉平日作畫,格實不羣,意有踈密。雖不全拘師法,而能伏義古人。是乃超忽時流,周旋善譽也。向使元吉卒就《百猨》,當有遇於人主;然而遽喪,其命矣夫。有《獐猿》、《孔雀》、《四時花鳥》、寫生《蔬果》等傳於世。建隆觀翊教院殿東獐猿林石絕佳。又嘗於餘杭後市都監廳屏風上畫鷂子一隻,舊有燕二巢,自此不復來止。

崔白,字子西,濠梁人。工畫花竹翎毛。體製清贍,作用疏通。雖以敗荷鳧雁得名,然於佛道鬼神、山林人獸,無不精絕。凡臨素多不用杇,復能不假直尺界筆為長絃挺刃。熙寧初,命白與艾宣、丁貺、葛守昌畫垂拱殿御扆鶴竹各一扇,而白為首出。後恩補圖畫院藝學。白自以性踈闊,度不能執事,固辭之。于時上命特免雷同差遣,非御前有旨毋召,凡直授聖旨,不經有司者,謂之御前祗應。出於異恩也。然白之才格,有邁前脩。但過恃主知,不能無纇。相國寺廊之東壁,有《熾盛光》、《十一曜》、《坐神》等。廊之西壁有佛一鋪,圓光透徹,筆勢欲動。北都大安寺、許昌湖亭,皆有畫壁。及嘗見《敗荷雪雁》、《四時花鳥》、《謝安登山》、《子猷訪戴》等圖,多遇合作。

崔慤,字子中,白之弟也,今為左廷直。工畫花竹、翎毛,狀物佈景,與白相類。嘗觀《敗荷雪雁》及《四時花竹》,風範清懿,動多新巧。有時作《隔蘆睡雁》,尤多意思。

艾宣,鍾陵人,工畫花竹、翎毛。孤標高致,別是風規。敗草荒榛,尤長野趣。鵪鶉一種,特見精絕。

李吉,京師人,嘗為圖畫院藝學。工畫花竹、翎毛,學黃氏為有功。後來院體,未有繼者。

侯文慶,京師人,今為翰林待詔。工畫草蟲及寫蔬菜,體尚精謹,殊乏生氣。

董祥,京師人,今為翰林待詔。工畫花木。有《琉璃瓶中雜花折枝》,人多愛之。

葛守昌,京師人,今為圖畫院祗候。工畫花竹翎毛,兼長草蟲蔬菜。

李祐,河內人;丁貺,濠梁人;皆工畫花竹翎毛,各有所長。求之才格,難乎其人也。

閻士安,陳州宛丘人,以醫術為助教。工畫墨竹,筆力老勁,名著當時。每於大卷高壁為不盡景,或為風勢,甚有意趣。復愛作墨蟹蒲藻,等閑而成,為人所重也。

僧居寧,毗陵人,妙工草蟲,其名藉甚。嘗見水墨草蟲有長四五寸者,題云「居寧醉筆」,雖傷大而失真,然則筆力勁俊,可謂稀奇。梅聖俞贈詩云:「草根有纖意,醉墨得已熟。」好事者每得一扇,自為珍物。

建陽僧慧崇,工畫鵝、雁、鷺鷥,尤工小景。善為寒汀遠渚,蕭灑虛曠之象,人所難到也。

何尊師亡其名,閬中人。善畫猫兒,今為難得。

道士牛戩,河內人。工畫翎毛,多寫班鳩野鵲,但柘棘不甚精高。以上各有圖軸傳於世。

雜畫門凡三十五人,僧道附。

卑顯 張翼 張戡 丘士元

裴文睍 胡九齡 馮清 包貴

包鼎 趙邈齪 辛成 馮進成

吳進 吳懷 董羽 任從一

趙幹 曹仁熙 荀信 戚文秀

路衙推 楊揮 朱澄 徐易

徐白 劉文通 蔡潤 蒲永昇

何霸 張經 支選 蘊能

呂拙 趙裔 鄧隱  

卑顯,不知何許人,真宗朝為翰林待詔。工畫馬,有韓幹之風,而筆力勁健。有《按御馬圖》、《伯樂相馬》、《秣馬》、《渲馬》等圖傳於世。

張翼,一名鈐,豳國人。工畫蕃馬。師趙光輔,得其筆法。但狀彼胡人,不能酷似耳。

張戡,瓦橋人,工畫蕃馬。居近燕山,得胡人形骨之妙,盡戎衣鞍勒之精。然則人稱高名,馬虧先匠,今時為獨步矣。

丘士元,不知何許人。工畫水牛。精神形似外,特有意趣。

裴文睍,京師人,仁宗朝為翰林待詔。工畫水牛,骨氣老重,劄渲謹密,亦一代之佳手也。

胡九齡,絳人。工畫水牛。筆弱於裴,而意特蕭灑。愛作臨水倒影牛,人多稱之。

馮清,陝郡閿鄉人,善畫橐駞,兼工平畫。景靈宮北廊墻壁《道經變相》,乃清之筆。

包貴,宣城人。善畫虎,名聞四遠,世號老包也。

包鼎,貴之子。雖從父訓,抑又次焉。子孫襲而學者甚眾,雖非類犬,然終不能踐貴、鼎之閾矣。以上各有圖軸傳於世。

趙邈齪亡其名,性惟質魯,不善修飾,故人號為邈齪。妙工畫虎,有《伏崖》、《嘯風》、《 舐掌》等虎傳於世。

辛成,不知何許人,亦以畫虎聞於時。

馮進成,江南人。善畫犬、兔,筆迹縝細。

吳進、吳懷,並江南人,善畫龍水。

董羽,毗陵人。有鄧艾之疾,語不能出,俗號董啞子。善畫龍水、海魚。始事江南為翰林待詔。既歸朝,領真命,為圖畫院藝學。鍾陵清涼寺,有李中主八分題名、李簫遠草書、羽畫海水,為三絕。又畫李後主香花閣圖屏。及歸朝後,太宗嘗令畫端拱樓下《龍水》四壁,極其精思,及畫玉堂屋壁《海水》,見存。羽始被命畫端拱樓《龍水》,凡半載功畢,自謂即拜恩命。一日,上與嬪御登樓,時皇子尚幼,見畫壁驚畏啼呼,亟令圬鏝。羽卒不受賞,亦其命也。

任從一,京師人,仁宗朝為翰林待詔。工畫龍水、海魚,為時推賞。舊有金明池水心殿御座屏扆,畫《出水金龍》,勢力遒怪。今建隆觀翊教院殿後,有所畫《龍水》二壁。

趙幹,江南人,工畫水。事江南為畫院學生。

曹仁熙,毗陵人。工畫水,善為驚濤怒浪,馳名江介。

荀信,江南人,工畫龍水。真宗朝為翰林待詔。天禧中嘗被旨畫會靈觀御座扆屏《看水龍》,妙絕一時。後移入禁中。

戚文秀,工畫水,筆力調暢。嘗觀所畫《清濟灌河圖》,旁題云:「中有一筆長五丈」。既尋之,果有所謂一筆者。自邊際起,通貫於波浪之間,與眾毫不失次序。超騰回摺,實逾五丈矣。

路衙推亡其名,不知何許人。善畫魚,體致純古。以上各有圖軸傳於世。

朱澄,事江南為翰林待詔。工畫屋木。李中主保大五年,嘗令與高太冲等合畫《雪景宴圖》,時稱絕手。

楊揮,江南人,善畫魚,人稱之,而未見其迹。

徐易暨弟白,海州人,並工畫魚。精密形似,綽有可觀。易兼工雜畫,尤能篆隸。今為御書院藝學。

劉文通,京師人。善畫屋木,當代稱之。真宗朝為圖畫院藝學。嘗被旨寫玉清昭應宮七賢閣,兼預畫壁,為優等。

蔡潤,鍾陵人,工畫船水。始隨李主至闕下,隸八作司彩畫匠人。後因畫《舟車圖》進上,上方知其名,遂補畫院之職。後令畫《楚王渡江圖》,藏於內府。以上各有圖軸傳於世。

蒲永昇,成都人,性嗜酒放浪,善畫水。人或以勢力使之,則嘻笑捨去。遇其欲畫,不擇貴賤。蘇子瞻內翰嘗得永昇畫二十四幅,每觀之,則陰風襲人,毛髮為立。子瞻在黃州臨臯亭,乘興書數百言寄成都僧惟簡,具述其妙,謂董、戚之流為死水耳。惟簡住大慈寺勝相院,其書刻石在焉。

何霸,不知何許人,工畫船水,其名尤著。有《瀟湘逢故人》、《舶客》等圖傳於世。

張經,姑蘇人,善雜畫,尤精傳模。

支選,不知何許人,仁宗朝為圖畫院祗候。工畫太平車及江州車。又畫酒肆邊絞縛樓子,有分疎界畫之功。兼工雜畫。

浙陽僧蘊能,工雜畫,錯總萬彙,無不兼通,然絕佳者未易多得。

道士呂拙,京師人,工畫屋木。至道中為圖畫院祗侯。時方建上清宮,拙因畫《鬱羅霄臺樣》進上,恩改翰林待詔,不就。願於本宮為道士,尋得披挂,仍賜紫衣。拙畫屋木絕妙,然多以人物繁雜為累。以上各有圖軸傳於世。

趙裔,不知何許人,工雜畫,兼長佛道人物。學朱繇,用筆少亞,而傅彩為精。有《十現老君像》、《蘇達挐太子變相》、《士女看花》等圖并四時花鳥傳於世。

鄧隱,梓州人,工雜畫兼佛像、鬼神。本州州宅有畫天王壁并牛頭寺畫羅漢,皆妙。及有山水、花鳥傳於世。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