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畫見聞誌 (四部叢刊本)/卷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 圖畫見聞誌 卷五
宋 郭若虛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配元鈔本
卷六

圗𦘕見聞誌卷第五

    故事拾遺唐朝 朱梁王蜀 揔二十七事

   八駿圗 謝元深 滕王   閻立本

   鶴𦘕   呉道子 金橋圗 先天菩薩

   資聖寺 浄城寺 西明寺 相藍十絶

   王維  三花馬 崔圎   周昉

   張璪  石橋圗 桞公權 㑹昌廢壁

   西園圗 雪詩圗李益鄭賛  盧氏宅

   趙嵒   劉彦齊 常生

      八駿圗

舊稱周穆王八駿日馳三萬里晉武帝時所得古本

乃穆王時𦘕黄素上爲之腐敗昬潰而骨氣宛在逸

狀竒形實亦龍之𩔖也遂令史道碩模冩之宋齊梁

陳以爲國寳隋文帝㓕陳圗書散逸此𦘕爲賀若弼

所得齊王暕知而求得之荅以駿馬四十蹄美錦五

十叚後復進獻煬帝至唐貞觀中勑借魏王泰因而

傳模於世其一曰渠黄身青𩦲尾赤項下至肚紅而蹄黒其二曰山

身紫𩦲尾黒項下至肚紅而蹄黒其三曰盗驪身黄而黒班𩦲尾黒項下至肚紅而

蹄黒𩦲鬛絶少也其四曰緑耳身青𩦲尾黒而虬項下至肚紅而蹄黒其五曰

赤驥身赤𩦲尾赤而黄項下至肚紅而蹄黒其六曰身淺紫騣尾深紫而虬項

下至肚紅而蹄黒音華其七曰踰輪身紫而帶黒𩦲尾黒而虬項下至肚紅而蹄黒額上

苦精騣向前尖而上卷其八曰白身青騘𩦲尾紅項下至肚紅而蹄黒音義

     謝元深

貞觀三年東蠻謝元深入朝冠烏熊皮冠以金絡

額毛帔以韋爲行縢著履中書侍郎顔師古奏言昔

周武王治致太平逺國歸𣢾周史乃集其事爲王㑹

篇今聖德所及萬國來朝卉服鳥章俱集蠻邸實可

圗冩貽于後以彰懷逺之德上從之乃命閻立德等

圗𦘕之

     滕

滕王元嬰髙祖第二十二子也善𦘕蟬雀花卉而

史傳不載惟張彦逺歷代名𦘕記中書之及覩王建

宫詞云内中數日無宣喚傳得滕王蛺蝶圗乃知其

善𦘕也

     閻立本

唐閻立本至荆州觀張僧繇舊跡曰定虚得名耳明

日又往曰猶是近代佳手明日往曰名下無虚士坐

卧觀之留宿其下十餘日不能去又僧繇曽作醉僧

圗傳於世長沙僧懷素有詩云人人送酒不曽沽終

日松間繫一壺草聖欲成狂便發真堪𦘕入醉僧圗

然道士每以此嘲僧群僧於是聚鏹數十萬求立本

作醉道圗並傳於代

     鶴𦘕

黄筌冩六鶴其一曰唳天舉首張喙而鳴其二曰警露回首引頸

其三曰啄苔垂首下啄於地其四曰舞風乗風振翼而舞其五曰

䟽翎轉項毨其翎羽其六曰顧歩行而回首下顧後軰丹青則而象

之杜甫詩稱薛公十一鶴皆冩青田眞恨不見十一

之𫝑復何如也

     呉道子

開元中將軍裴旻居䘮詣呉道子請於東都天宫寺

𦘕神鬼數壁以資冥助道子荅曰吾𦘕筆乆廢若將

軍有意爲吾纒結舞劒一曲庶因猛勵以通幽冥旻

於是脫去縗服若常時裝束走馬如飛左旋右轉擲

劒入雲髙數十丈若電光下射旻引手執鞘承之劒

透室而入𮗚者數千人無不驚慄道子於是援毫圖

壁颯然風起爲天下之壯𮗚道子平生繪事得意無

出於此

     金橋圗

金橋圗者唐明皇封㤗山回車駕次上黨潞之父老

負檐壷漿逺近迎謁帝皆親加存問受其獻饋錫賚

有差其間有先與帝相識者悉賜以酒食與之話舊

故所過村部必令詢訪孤老䘮疾之家加吊恤之父

老欣欣然莫不瞻戴叩乞駐留焉及車駕過金橋

御路縈轉上見數十里間旗纛鮮華羽衛齊肅顧

左右曰張說言我勒兵三十萬旌旗徑千里挾右上

黨至于太原見后土碑眞才子也帝遂召呉道子韋無忝

陳閎令同製金橋圗御容及帝所乗照夜白馬陳閎

主之橋梁山水車輿人物草木鷙鳥噐仗帷幕呉道

子主之狗馬驢騾牛羊橐駞猴兎猪之属韋無忝

主之圗成時謂三絶焉

     先天菩薩

有先天菩薩幀本起成都妙積寺唐開元𥘉有尼魏

八師者常念大悲呪有𩀱流縣民劉乙小字意兒年

十一歳自言欲事魏尼尼始不納遣亦不去常於奥

室坐禪嘗白魏云先天菩薩見身此地遂篩灰 -- 灰 於庭

一夕有巨跡長數尺倫理成就意兒因謁𦘕工随意

設色悉不如意有僧法成者自云能𦘕意兒常合仰

祝然後指授之僅十稔功方就後塑先天菩薩像二

百四十二首首如塔𫝑分臂如蔓所𦘕様凢十五卷

有柳七師者崔寜之甥分三卷往上都流行時魏奉

古爲長史得其様進之後因四月八日復賜髙力士

今成都者是其次本

     資聖寺

資聖寺中䆫間呉道子𦘕髙僧韋述讃李嚴書中三

門外兩面上層不知何人𦘕人物頗𩔖閻筆寺西廊

北隅楊坦𦘕近塔天女明睇將瞬圑塔院北堂有鐡

𮗚音髙三丈餘𮗚音院兩廊四十二賢聖韓幹𦘕元

載讃東廊北壁散馬不意見者如將嘶蹀聖僧中龍

樹啇郍和脩絶妙團塔上菩薩李嗣眞𦘕四面花鳥

邊鸞𦘕當中藥上菩薩頂上茸葵尤佳塔中藏千部

法華經詞人作諸𦘕聮句

     浄城寺

淨城寺者本唐太穆皇后宅後捨爲寺寺僧云三階

院門外是神堯皇帝射孔雀處西禪院門外有游目

記碑云王昭隱𦘕門西裏面和脩𠮷龍王有靈及門

内西壁有𦘕光目藥义部落絶竒鬼首上蟠虵可懼

東廊有張璪𦘕林石險怪西廊萬菩薩院門裏南壁

有皇甫軫𦘕鬼神及鵰鵰若脫壁軫與呉道子同時

呉以其藝逼已募人刺殺之

     西明寺

唐西明慈恩寺率多名賢書𦘕慈恩塔前壁上有𦘕

濕耳師子跌心花爲時所重聖善敬愛兩寺皆有古

𦘕聖善寺木塔有鄭廣文書𦘕敬愛寺山亭院壁上

有𦘕雉若眞砂子上有時賢題名及詩什甚多

     相藍十絶

大相國寺碑稱寺有十絶其一大殿内彌勒聖容唐

中宗朝僧惠雲於安業寺鑄成光照天地爲一絶其

二睿宗皇帝親感夢於延和元年七月二十七日改

故建國寺爲大相國寺睿宗御書牌額爲一絶其三

匠人王温重裝聖容金粉肉色并三門下善神一對

爲一絶其四佛殿内有呉道子𦘕文殊維摩像爲一

絶其五供奉李秀刻佛殿障日九間爲一絶其六明

天寶四載乙酉𡻕令匠人邊思順修建排雲寳閣

爲一絶其七閣内西頭有陳留郡長史乙速令孤

功德主時令石抱玉𦘕護國除災患變相爲一絶其

八西庫有明皇先勑車道政往于闐國傳北方毗沙

門天王様來至開元十三年封東嶽時令道政於此

依様𦘕天王像爲一絶其九門下有瓌師𦘕𣑽王帝

釋及東廊障日内𦘕法華經二十八品功德變相爲

一絶其十西庫北壁有僧智儼𦘕三乗因果入道位

次圗爲一絶也宋次道東京記亦載相國寺十絶乃是後來所見事迹此不具録

     王維

唐王維右丞字摩詰少以詞學知名有髙致信佛理

藍田南置别業以水木琴書自娛善𦘕山水人物筆

蹤雅壯體渉古今甞於清源寺壁𦘕輞川圗巖岫盤

鬱雲水飛動自製詩曰當世謬詞客前身應𦘕師不

能捨餘習偶𬒳時人知又甞至招國坊𢈔敬休宅見

屋壁有𦘕按樂圗維孰視而𥬇或問其故維荅曰此

所奏曲適到霓裳羽衣第三疊第一拍也好事者集

樂工驗之無一差者

     三花馬

唐開元天寳之間承平日乆丗尚輕肥三花飾馬舊

有家藏韓幹𦘕貴戚閱馬圗中有三花馬兼曽見蘇

大叅家有韓幹𦘕三花御馬晏元獻家張萱𦘕虢國

出行圗中亦有三花馬三花者剪𩦲爲三辨白樂天

詩云鳯牋書五色馬鬛剪三花

     崔圎

唐安禄山之䧟兩京也王維鄭䖍張通皆處賊庭洎

尅復之後朝廷未决其罪俱囚於楊國忠之舊第崔

圎相國素好𦘕因召於私第令𦘕數壁當時皆以圎

勲貴莫二望其救解故運思精深頗極能事後皆從

寛典至於貶竄必獲善地

     周昉

唐周昉善屬文窮丹青之妙多遊卿相間貴公子也

兄皓善𮪍射隨哥舒翰征吐蕃收石堡城以功爲執

金吾德宗建章明寺召皓云聞卿弟善𦘕欲使之𦘕

章明寺壁卿特爲言之又經數月再召之昉乃就事

落土之際土錐朽𦘕者也都人士庻觀者以萬數其間鑒别

之士有稱其善者或指其瑕者昉隨日改定月餘是

非語絶無不歎其神妙郭汾陽婿趙縱侍郎甞令韓

幹冩眞衆稱其善後復請昉冩之二者皆有能名汾

陽嘗以二𦘕張於坐側未能定其優劣一日趙夫人

歸寧汾陽問曰此𦘕誰也云趙郎也復曰何者最似

云二𦘕皆似後𦘕者爲佳蓋前𦘕者空得趙郎狀貌

後𦘕者兼得趙郎情性𥬇言之姿爾後𦘕者乃昉也

汾陽喜曰今日乃决二子之勝負於是令送錦綵數

百疋以酬之昉平生𦘕牆壁卷軸甚多貞元間新羅

人以善價收置數十卷持歸本國

     張璪

唐張璪貟外𦘕山水松石名重於世尤於𦘕松特出

意象能手握𩀱管一時齊下一爲生枝一爲枯榦𫝑

凌風雨氣傲煙霞分鬱茂之榮柯對輪囷之老枿經

營兩足氣韻𩀱髙此其所以爲異也璪甞撰繪境一

篇言𦘕之要訣初畢宏庶子擅名於代一見璪𦘕驚

歎之璪又有用秃筆或以手模絹素而成𦘕者因問

璪所授璪曰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畢君於是閣筆建

中末曽於長安平康里張氏第𦘕八幅山水障破墨

未了值朱泚之亂京城搔動璪亦登時逃去其家人

見在楨蒼忙掣落此障最見璪用思處又有一士人

家曽請璪𦘕林石一障士人云亡有兵部李約貟外

好𦘕成癖知而購之其家弱妻巳練爲衣裏矣惟得

兩幅𩀱栢一石在焉李嗟惋乆之作練檜記述張𦘕

意詞多不載自具李約文集

     石橋圗

保壽寺本髙力士宅天寳九載捨爲寺初鑄鐘成力

士設齋慶之舉朝畢至一擊百千有規其意連擊二

十杵者其經藏閣規模危巧兩塔上火珠受十餘斛

文宗朝有河陽從事李𣵠者性好竒古與寺僧善甞

與之同觀寺庫中舊物忽於破甕内得物如𬒳幅裂

汙坌觸而塵起𣵠徐視之乃𦘕也因以州縣圗三及

絹三十疋換之令家人裝治幅長丈餘因持訪於常

侍栁公權乃知張萱所𦘕石橋圗明皇賜力士因留

寺中也後爲鬻𦘕人宗牧言於左軍忽一日有中使

至𣵠第宣勑取之即時進入禁中帝好古見之大恱

命張於雲韶院

     柳公權

唐柳公權名節文行著在簡䇿志耽書學不能治生

爲勲戚家碑版問遺歳時鉅萬多爲主藏者海鷗龍

安所竊别貯酒噐杯盂一笥緘滕如故其噐皆亡訊

海鷗乃曰不測其亡公權哂曰銀杯羽化耳不復更

言所寳惟筆硯圗書自扄鐍之

     會昌廢壁

唐李德𥙿鎭浙西日於潤州建功德佛宇曰甘露寺

當㑹昌廢毀之際奏請獨存因盡取管内廢寺中名

賢𦘕壁置之甘露乃𣈆顧凱之戴安道宋謝靈運陸

探㣲梁張僧繇隋展子䖍唐韓幹呉道子𦘕又成都

静德精舎有薛稷𦘕雜人物鳥獸二壁有胡氏亡其

SKchar古好竒惜少保之迹將廢乃募壯夫操斤力剟於

頽坌之際得像三十七首馬八蹄又於福聖寺得展

子䖍天樂部二十五身悉䧟於屋壁號寶墨亭司門

外郎郭圎作記自是長者之車益滿其門矣

     西園圗

清夜遊西園圗者𣈆顧長康所𦘕有梁朝諸王跋尾

處云圗上若干人並食天厨唐貞觀中禇河南裝背

題處具在其圗本張維素物傳至相國張弘靖家弘

靖元和中忽奉詔取之是時并鍾元常書道德經一

部同進入内後中貴人崔譚峻自禁中將出復流落

人間有張維素子周封涇州從事帙滿居京一日有

人將此圗求售周封驚異之遽以絹數疋易得經年

忽聞𣢾門甚急問之見數人同稱仇中尉願以三百

素易公清夜遊西園圗周封憚其迫脅遽以圗授之

翊日果齎絹至後方知其僞乃是一豪士求江淮大

鹽院時王涯判鹽鐡酷好書𦘕謂此人曰爲余訪得

清夜遊西園圗當遂公所請因爲計取之耳及十家

事起後流落一粉鋪家未幾爲郭承嘏侍郎閽者以

錢三百市之以獻郭公郭公卒又流傳至令狐相家

一日宣宗問相國有何名𦘕相國具以圗對既而復

進入内

     雪詩圗李益附

唐鄭谷有雪詩云亂飄僧舎茶煙濕宻灑歌樓酒力

㣲江上晚來堪𦘕處漁人披得一簔歸時人多傳誦

之叚賛善善𦘕歴代名𦘕記中有叚去惑豈非宫賛因採其詩意景物

圗冩之曲盡蕭灑之思持以贈谷谷珍領之復爲詩

𭔃謝云賛善賢相後家藏名𦘕多留心於繪素得事

在煙波屬興同吟詠功成更𤥨磨愛余風雪句幽絶

冩漁蓑

李益者肅宗朝宰相揆之族子登進士第有才思長

於歌詩有征人歌早行篇好事者盡圗冩爲屏障如

回樂峯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之句是也

     鄭賛

唐外郎滎陽鄭賛宰萬年日有以賊名而荷校者賛

命取所盗以視則煙晦古絲三四幅齊罽裁褾班鼊

皮軸之曰是𦘕也太尉李公所寳惜有賛皇圗篆

焉當時人以七萬購獻於李公者遂得渠横梁倅職

後因岀妓復落民間今幸其妓人不鑒以卑價市之

後妓人自他所得知其本直因歸訴請以所虧價書

罪賛不得决時延壽里有水墨李處士以精别𦘕品

遊公卿門召使辨之李瞪目三歎曰韓展之上品也

雖黄沙之情巳具而丹筆之斷尚疑㑹有賫籍自禁

軍來認者賛以且異姦盗非願荷留因并𦘕桎送之

後永亡其耗

     盧氏宅

唐德州刺史王𠋣家有筆一管稍麁於常用筆管兩

頭各出半寸巳來中間刻徙軍行一鋪人馬毛髮亭

臺逺水無不精絶毎一事刻從軍行詩兩句若庭前

琪樹巳堪攀塞外征人殊未還是也似非人功其𦘕

迹若粉描向明方可辨之云用䑕牙雕刻故崔鋋郎

中文集有王氏筆管記體𩔖韓退之記𦘕𠋣之子紹

愽雅好古善琴阮其所居乃盧氏舊宅在洛中歸

德坊南街㕔屋是杏木梁西壁有韋旻郎中𦘕散馬

七疋東壁有張長史草書數行長史世號張顚宅之

東果園兩京新記所載是馬周舊宅

     趙嵒

梁駙馬都尉趙嵒酷好繪事兼閑小筆偶唐末亂世

獨推至鑒人有鬻𦘕者則必以善價售之不較其多

少繇是四逺向風抱𦘕者歳無虚日復以親貴擅權

凢所依附率多以法書名𦘕爲贄故𦘕府秘藏圗軸

僅五千餘卷時稱盛焉暇日亦多自倣前賢名迹動

成卷軸每延致藝士輻湊門館各取其所長而厚遇

之然多不迨已也亦未始面加雌黃荒淺甚者自慙

而退食客常至百餘人其間亦多琴棊道術髙雅之

流時衣冠士族尚有唐之遺風也以𦘕見留者惟胡

翼王殷二人而巳嘗令胡翼品第𦘕府之優劣中品

已下或有未至者即指示令毉去其病或用水刷或

以粉塗有經數次方合其意者時人謂之趙家𦘕選

場其精别如此愚謂天水用適一時之意則巳果然數以粉塗水洗則成何𦘕也

     劉彦齊

梁千牛衛將軍劉彦齊善𦘕竹爲時所稱世族豪右

袐藏書𦘕雖不及天水之盛然好重鑒别可與之爭

衡矣本借貴人家圗𦘕臧賂掌𦘕人𥝠岀之手自傳

模其間用舊褾軸裝治還僞而留眞者有之矣其所

藏名迹不啻千卷每暑伏曬曝一一親自卷舒終日

不倦能自品藻無非精當故當時識者皆謂唐朝呉

道子手梁朝劉彦齊眼也

     常生

王先主旣下蜀城謁僖宗御容于時繪壁百僚咸在

惟不見田令孜陳太師因問何不冩貌彼二人左右

對以近方塗㓕先主曰不然吾與陳田本無讎恨圗

霸之道披此血刃豈與丹青爲參啇乎遽命工重冩

之待詔常生名重曰不必援毫乃挼皂莢水洗壁而

風姿宛然先主嘉賞之賜以金帛也常生傳神素號

絶手自云我𦘕壁除摧圯搨爛外雨淋水洗斷無剥

落先是詩僧貫休能𦘕謂常生曰貧道觀𦘕多矣如

吾子所𦘕前無來人後無繼者其見賞如此


圗𦘕見聞誌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