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研院第一屆院士會議上的講話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在中研院第一屆院士會議上的講話
作者:胡適
1948年9月23日

  主席,諸位院士先生,諸位來賓,今天本來有幾位院士代表翁先生,張先生講過話,翁先生說評議會秘書未作事,他是謙虛,兄弟曉得他對院士工作,實在有很大貢獻,兄弟最佩服,翁先生所說,的確使我同情,如翁先生說,我們當選作院士的人,是不是問心慚愧!今天當選的八十幾位院士中,已到的有五十幾位,9月23日,也可說是中國學術界值得紀念的日子,楊遇夫先生並且從湖南很遠的全家到南京來,張菊生先生以八十二歲的高齡,多少年來沒離開過上海,也有如余季豫先生等從北平冒險坐飛機趕來,朱院長主持的這一件事,可以說一大成功,兄弟也替他感覺到這是莫大榮譽,剛才看見中央研究院周先生卡片上面印的中央研究院院士銜頭,足見大家已經覺得院士是一種榮譽。 1945年,兄弟在舊金山,開一個會,代表政府出席,當時那個地方美國舉行一個會議,有一位年紀很大的校長先生,名字叫亨利赫特,就是從前提倡和平類似組織的,也就是後來世界大戰後發起國際聯盟的前身,以至後來影響搭虎脫、威爾遜主張的,他見到我,他說我這次來,是化自己的錢,我願意看夢想不到的事實現,兄弟在留學日記裡曾經提到過。張先生所講,半世紀落後,希望國家有地位。翁先生說世界學術,有膽子告訴我們,我們已經是世界上有了國家學術地位,正如美國亨利赫特,從美國的極南部跑到極西部願意看自己夢想事件實現一樣,這幾句話,不過是與我們院長朱先生祝賀的意思。

  同時翁先生說,我們是不是已經盡我們職務,對內學術取得聯繫、鼓勵,對外合作、共進,至少是很想。

  我們對內可盡我們鼓勵的職務,可以鼓勵後一輩。不是我們掛方牌子作院士、只坐享其成,或者下半世也靠自己成績吃飯,而不繼續工作,中央研究院不是學術界養老院,所以一方面要鼓勵後一輩,我們可以夠得上作模範,繼續工作,才不致使院士制度失敗。

  第二,多收徒弟,今天我們院士中,年紀最輕的有兩位算學家,也是四十歲的人了,我想我們過去這一點經驗方法,已經成熟,可以鼓勵後一代,再即希望以後二十年,二百年,本院這種精神,發揚光大起來,願互相勉勵。

(本文為1948年9月23日胡適在中研院第一屆院士會上的演講,收入耿雲志主編:《胡適遺稿及秘藏書信》第12冊)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62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5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