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大开学典礼会上的讲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教务方面的事大都已由校长报告过了,我此刻只提出较为重要的两点来对诸位说一说:

  (1)考试制度

  以前每次开学的时候,我常对于校内的考试制度表示不满意。外界有人说:北大是一道很高的门限,很难爬进来,很容易跨出去。这确是实在的情况。像今年一样,报考的有三千人,只取了三百人,进来是很不容易;但年来因有种种的风潮,学校的生命几致不能维持,故考试不严,纪律也很难照顾得周到,学生修业年限满了,很容易的就毕业出去了,所以去年、前年我常说要严格考试。

  这一年来,因去年开学时教职员曾宣言:校中经费如何困难,教职员决不罢课,故能勉强支持,未曾再有罢课的风潮。今年夏季虽因直奉战争提前考试,但总算考了。这一次考试本预科不及格的,竟有一百七八十人之多,可见这一次虽提前考试,也不能说是不严格的了。当时本想行会考制的,因事前未能预备,故不及举行。六月内校中开评议会,通过了新的考试制度,在日刊上发表,诸位都想看见,其中有二重要之点,再提出来说一说:(一)预科无本班教员考试,概归考试委员会,预科委员会,会同考验。试卷均密封分给教员阅,考试的范围不一定限于书本上的,是要考查学生在那一级应有的程度。(二)本科当举行考试时,临时组织分科考试委员会,共同负考试之责,交换考试。以后要求范围等事,一概可以免除。这种会考的制度,今年一定实行的;在本年的开始预先向诸位说一声,可以早早准备。

  (2)设备

  第二院的设备,诸位都已看见,和暑前迥然不同了。这全是理科的几位教员牺牲了一暑天的功夫弄成这样的。夏天我们在休息的时候,他们是在督工,是在为大家做事,这是很可以给我们许多鼓舞的。有这样的精神做去,设备一定能逐渐完备。此刻看到到会的人这样拥挤,可知有建筑大会堂和大图书馆的需要,这种需要是立刻要筹备的。明年是吾校二十五周年纪念,本应该谋极大的发展,但照目前全国的经济情形,这事怕难实行。但这次二院,只化费了三千余元已整理得焕然一新。如果全校的人都能有这几位教员的牺牲精神,明年要图书馆,就可有图书馆,要大会堂,就会有大会堂。

  以上是我所要报告的两点。于报告之外,我个人还有许多感想,但今天不是我发布个人感想的时候,只好挑出一个来说。我刚才说起北大的门限很高;外界人又说我们是学阀。我想要做学阀,必须造成像军阀、财阀一样的可怕的有用的势力,能在人民的思想上发生重大的影响;如其仅仅是做门限是无用的。所以一方面要做蔡校长所说有为知识而求知识的精神,一方面又要造成有实力的为中国造历史,为文化开新纪元的学阀;这才真是我们理想的目的。

  (本文为1921年10月11日胡适在北京大学开学典礼会上的演讲,讲话提要记录稿现存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