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同乐会的演说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今天是音乐研究会开音乐会的一天,演说的人不过是个配角,算不得很紧要的。今日本有杜威先生的演说,因为病了没有来。——刚才会长已经报告——我今日到会,一则代达杜威先生的歉意;一则贡献我个人的意见。

  我对于音乐,本来是一个门外汉,没有什么可说。但是对于音乐的希望,却很大很多,而且很喜欢他。不但我一个人喜欢他,一定喜欢他的很多。你看现在站在外面不能进来的,都是很羡慕的样子,这个音乐的功用就不待我说了。

  我是讲墨子哲学的,我且把他关于音乐的一部分拿来讲一讲:墨子,他对于音乐是很反对的、攻击的、不满意的,——儒教虽然提倡礼教,讲些音乐,但是几千年来对于音乐亦无充分的解说。——以故音乐上颇受其影响。但是《墨子》书中,也有一部分讲音乐的。墨子反对美术,攻击音乐。程凡对他说:你攻击音乐,未尝不可,但是马驾而不税,弓张而不弛,也是不可的。此为墨书中讲音乐的一段话。很可以代表“音乐的功用是很完全的”这句话。

  现在中国提倡音乐的方法。可以说都是不对的。譬如学校的课程里面加一点钟的音乐,用二十块大洋买一个很破的很坏的不合美术的风琴教学生,学生学了之后,仍然是没有什么用处。若说学生学了之后,人人去买一个练习,这是绝对做不到的。因此我们可以找出两个缺点:1.不能提起美术的观感。2.限于贵族而不能普及。学生学了之后,既然不能人人练习,所以音乐便没有发展的机会。就是在学校里面学几点钟,也不过是拿几分分数而已,对于美术上并没有什么增益。

  所以我现在很希望有自动的音乐实现。现在可以代表自动的音乐的,莫如北京大学音乐研究会。这个会是由许多人自由加入作自动的研究的。故于美术方面,颇有进步。我希望大学生有自动的研究,拿音乐去补助共同生活代表共同生活的精神。有了共同生活、团体生活,自然就有好结果。记得从前开学的时候,到者只二三百人,今年开学,则有二三千人,可知共同生活团体生活一定是得好结果的。说到音乐上去,共同生活的精神尤其要紧。你看琴弦管竹,那一件不是要有共同生活的精神呢?我十月在山西看阅兵的时候,听见兵士唱很和平的国歌。当他们单唱的时候,并不见得好听,合唱起来,就非常的好听了。说到国歌,现在还没有好的,合用的。我很希望有一种新的国歌谱出来。

  我对于音乐抱了两种希望:

  1.不但为个人的,而且为可以代表共同生活的精神的。

  2.以音乐的道理助文学的发展。

  例如苏东坡《琵琶工》:

  昵昵儿女语,灯火夜微明。思冤尔汝,来去弹指泪和声。

  李后主:

  云一涡,玉一梭。淡淡衫儿薄薄罗,轻颦双黛螺。

  这两首歌词,都是处处合于音乐的道理的。所以我于音乐普及以外,很希望他可以谱之文学上面,使音乐与文学发生关系。

  我是一个门外汉,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不多谈了。


(本文为1919年11月11日胡适在北京大学的演讲,黄绍谷笔记,原载1919年11月14日至11月15日《北京大学日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