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懷縣作二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河陽縣作二首
作者:潘嶽 西晉
本作品收錄於《昭明文選

南陸迎脩景,朱明送末垂。續漢書曰:日行南陸謂之夏。淮南子曰:仲夏至脩。毛詩曰:夏之日。毛萇曰:言時長也。爾雅曰:夏為朱明。末垂,猶末也。崔駰臨洛觀賦曰:迎夏之首,末春之垂。初伏啟新節,隆暑方赫羲。崔寔四民月令曰:六月初伏,薦麥瓜于祖禰。賈誼旱雲賦曰:隆暑盛其無聊。繁欽柳樹賦曰:翳炎夏之白日,救隆暑之赫羲。思玄賦注曰:赫羲,盛也。朝想慶雲興,夕遲白日移。遲,猶思也。揮汗辭中宇,登城臨清池。史記,蘇秦曰:揮汗成雨。賈逵國語注曰:揮,灑也。楚辭曰:爨土鬵于中宇。涼飆自遠集,輕襟隨風吹。靈圃耀華果,通衢列高椅。靈圃,猶靈囿也。東征賦曰:導通衢之大道。椅,梓屬。瓜瓞蔓長苞,薑芋紛廣畦。韓詩曰:綿綿瓜瓞。薛君曰:瓞,小瓜也。毛萇詩傳曰:苞,本也。劉熙孟子注曰:今俗以五十畝為大畦也。稻栽肅仟仟,黍苗何離離。禮記曰:故栽者培之,凡蒔草,謂之栽也。廣雅曰:芊芊,茂也。毛詩曰:彼黍離離,彼稷之苗。虛薄乏時用,位微名日卑。朝子曰:工商游食之民少而名卑。驅役宰兩邑,政績竟無施。自我違京輦,四載迄于斯。胡廣漢官解故注曰:轂下,諭在輦轂之下,京城之中也。詩曰:以迄于今。毛詩曰:迄,至也。器非廊廟姿,屢出固其宜。慎子曰:廊廟之材,非一木之枝。史記曰:賢人深謀於廊廟。孫卿子曰:君道行,則萬物皆得其宜也。徒懷越鳥志,眷戀想南枝。古詩曰:越鳥巢南枝。春秋代遷逝,四運紛可喜。楚辭曰:春與秋其代序。莊子曰:黃帝曰:陰陽四時,運行各得其序。楚辭曰:綠葉素榮,紛其可喜。寵辱易不驚,戀本難為思。老子曰:寵辱若驚。何謂寵辱?寵為下,得之若驚,失之若驚,是謂寵辱若驚。禮記曰:太公封於營丘,比及五世,皆反葬於周,君子樂其所自生,禮不忘其本。

我來冰未泮,時暑忽隆熾。毛詩曰:我來自東。又曰:迨冰未泮。感此還期淹,歎彼年往駛。楚辭曰:年洋洋而日往。登城望郊甸,遊目歷朝寺。楚辭曰:忽返顧以遊目。風俗通曰:今尚書御史所止,皆曰寺也。小國寡民務,終日寂無事。老子曰:小國寡民。陸賈新語曰:君子之治也,混然無事,寂然無聲。白水過庭激,綠槐夾門植。鄭玄周禮注曰:植,根生之屬也。信美非吾土,秖攪懷歸志。登樓賦曰:雖信美而非吾土。毛詩曰:秖攪我心。孟子曰:浩然有歸志。卷然顧鞏洛,山川邈離異。孔叢子,歌曰:眷然顧之,慘焉心悲。鄭玄毛詩箋曰:回首曰顧。鞏洛,岳父墳塋所在也。漢書曰:潁川北近鞏洛。墳塋,已見西征賦。楚辭曰:終免獨離異。願言旋舊鄉,畏此簡書忌。毛詩曰:願言思子。又曰:豈不懷歸,畏此簡書。毛萇曰:簡書,戒命也。祇奉社稷守,恪居處職司。論語,子路使子羔為費宰。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左氏傳,公鉏曰:敬恭朝夕,恪居官次。

文選考異

注「毛詩曰迄」:茶陵本「詩」作「萇」,是也。袁本亦誤「詩」。

春秋代遷逝:何云「春秋」另一首,當提行起。陳云「春秋」以下為一篇,是也。茶陵本不誤。袁本誤不提行,其以下仍相連,尚未誤割四句入第一首也。尤本非。

注「何謂寵辱寵為下得之若驚失之若驚」:袁本、茶陵本作「何謂也為下得之若驚」九字。案:此尤據王弼注本校添,未是也。

注「植根生之屬也」:陳云「植」下當有「物」字,是也。各本皆脫。

卷然顧鞏洛:袁本、茶陵本「卷」作「眷」,云善作「卷」。陳云據此注亦作「眷」為是。案:所校是也。此但傳寫誤,各本所見皆非。

注「公鉏曰敬恭朝夕」:案:「曰」字不當有,各本皆衍。陳云「曰」當作「然之」二字,非也。善引多節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