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省港工人代表聯歡會上的演說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在省港工人代表联欢会上的演说词
作者:鄧中夏 1925年

1925年7月26日

诸位工友:今天省港工友开联欢大会,是很难得的,兄弟很高兴将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情形报告各位知道。全国劳动大会已开过了二次了,第一次是前三年的五月一日,第二次是今年的五月一日。为什么隔三年才开呢?我们知道,中国是帝国主义、军阀、资本家共同压迫的国家,我们时常受他的摧残。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原决议翌年在汉口开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不幸翌年便发生最可痛心的“二七之变”,京汉工友为了要成立总工会,直系军阀吴佩孚不准,京汉路举行大罢工,为争自由而奋斗,结果被汉口英国帝国主义嗾使军阀吴佩孚打灭了。是役被枪击毙四十余人,斩首数人,法律顾问施洋同志亦遇害。从此次罢工以后,京汉及武汉的工会完全被封禁,北方各铁路各城市亦连带受其影响,由公开变为秘密。我们经过二年之严重压迫,到今年才能继续开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这又是什么原因呢?因为去年冬北京政变,军阀吴佩孚曹锟倒了,曹吴倒了不算什么一件事,就无人压迫我们了吗?不然。不过曹吴倒了,(一)新兴军阀的势力尚未稳固,无暇压迫我们;(二)帝国主义在中国在政治上的势力也发生变化,无法压迫我们;(三)国民运动的势力却高涨起来了,中山先生北上更使北方的民众觉醒。有此三因,我们工人阶级于是利用时机,重振旗鼓,又由保守的状态而变为进攻的形势了。北方自北京政变后,今年春北方铁路工会完全恢复,上海纱厂发生五万人的大罢工,北京武汉山东各处也发生罢工,证明我们到了复兴时期了。但各自为战,是不能打胜敌人的,全靠工人大联合,共同作战。第二次劳动大会就应时而生,就是为了完成工人阶级大联合的目的。这次大会开了十多天,各重要产业以及各城市都有代表参加,总共到代表二百七十余人,代表有组织的工人群众五十四万。这次大会是很有成绩的,通过议案十三个,个个都是重要而切实的。这次大会的几个大结果,一是全国工人大团结,组织成一个“中华全国总工会”。二是工农兵大联合,因为我们要联合世界上被压迫的阶级一致起来,共同打倒资本帝国主义,所以我们中国工会一致加入赤色职工国际。这一种策略,我相信人家都很赞同的,因为他实在是解放我们工人阶级唯一的出路。其中还有为了广州问题与香港问题的两个决议案,决议的意思是第二次劳动大会听了香港广州的工友代表报告,工会很不统一,所以要泯灭门户之见,统一起来。但从大会到现在已二月了,仍未能实行,希望今天的会是实行决议的第一步。如果不去实行,决议案不过白纸写成黑字,都是没有用的。现在我要不客气的将不能统一的原因说说:广东最不好的最可痛心的现象,就是工会与工会之争,如土木建筑之争,茶面粉之争,锦纶机织之争,油业机器之争,中山县鲜鱼之争,果菜之争。为什么工会与工会发生这么多的争执呢?第一原因,是工人不明白工会的组织,第二次大会明白规定工会是与帝国主义、军阀、资本家斗争的团体,不是工会内自相争斗的。其组织原则如下:


(一)凡新式产业,须绝对采用产业组合;

(二)小工厂手工业,可酌量采用职业组合。


平心而论,产业组合比职业组合好,何以呢?如一条铁路,不论是机务、车务、工务、养路各处的工友,都加入铁路工会,这就叫做产业组合。若以职业分组,则铁路上之木工、电器工、机器工、与轮船纱厂船厂之木工电气工机器工,各组织木匠工会、电气工会、机器工会,乃叫做职业组合。我们比较一下,如系产业组合一致起来罢工,一定可致资本家的死命,职业组合则因势力之分散,就不可以了。不过职业组合,也有相当的用处,如小工厂手工业,他们若是每一个机关组织一工会,力量就小了,一定要联合起来,按地方组织一工会,如理发工会,铁匠工会等。试问几个建筑工会为什么不可联合,茶居面粉为什么不可联合,这都是因为不明白组合的道理。第二原因就是广州有政治自由,工人谋自由组织工会,资本家无可奈何,所以资本家只好利用或另组别的工会来破坏我们的团结。工会内的领袖,论理只有牺牲自己的利益,为工人谋利益,不要为谋自己个人的利益,然而有些工会领袖,却不是这样,专门为了个人地位,用工会打工会了。第三原因就是无工会统一的机关,如是一班官僚从中偏袒播弄,引起工人自己打自己,前几天工人打死自己工人,这是如何不幸的事,如果我们工人被资本家打死,是很快活的,现在却自己打自己,同是被压迫阶级的苦兄弟,而自己打起来,无怪资本家在那里狞笑道:“请看!神圣打神圣,好呀!”工友们!你们听了惭愧不惭愧?痛心不痛心?现在有二件事要希望各位不可忘记的。


第一,广州有政治自由,我们要更加努力去整顿我们的组织,统一我们的组织,你们想北方各地工友,没有政治自由,是何等痛苦呵?你们为何还要自暴自弃。


第二,罢工是对付敌人的,今则以罢工对付自己兄弟,不要被全世界的人笑死。


最后,我希望从今天起,大家彻底觉悟,痛改前非,整理工会的组织,促成工会的统一,然后今天的联欢,是永远联欢。联欢者,联合则欢也,反面就是离苦,分离则苦也。工友们!大家努力!我在此高呼敬祝:

广州工会统一万岁!

香港工会统一万岁!

无产阶级解放万岁!


原载《省港工人代表联欢大会特刊》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