圭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五 圭齋文集 卷第十六
元 歐陽玄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成化刊黑口本

圭齋文集卷之十六    宗孫銘鏞編集

             安成後學劉釪校正

 附録

  元勑賜翰林直學士亞中大夫輕車都尉追封渤

  海郡侯歐陽公神道碑銘有序

   翰林侍講學士通奉大夫知制誥同脩國史知

   經筵事臣張起巖奉𠡠譔

   奎章閣學士院侍書學士中奉大夫同知經筵

   事臣巙巙奉𠡠書

   奎章閣學士院承制學士中奉大夫兼經筵官

   臣尚師簡奉勑篆

今皇上即位之三年至元改元冬十一月三十日奎章

閣大學士臣沙臘班奏翰林直學士臣玄識翰林論思

有勞制贈其考官三品爵列侯欲著之碑銘光移上恩

其𠡠翰林臣起巖撰文奎章臣巙巙書丹臣師簡篆

上曰可臣起巖承詔伏惟延祐初年仁宗聖文欽孝皇

帝繼述祖訓建立科舉大廷䇿士臣玄臣起巗賜第拜

官為同年皇上御極簡擢侍従臣玄臣起巗代言紬史

為同官明詔諭臣俾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其先烈發其潜徳求之臣職揆

之友誼皆不敢辭謹按公諱龍生字成𠦑歐陽氏其先

冀之渤海人従晋南渡徙長沙率更令詢以文學顯名

陏唐四世孫琮為吉州刺史因家廬𨹧琮八世孫萬為

安福令故又有居安福者安福府君而下四世曰效三

子謨託逺託徙𠮷水後𠮷水析置永豐傳二世是為宋

大師兖國文忠公之考崇國公其他子孫散䖏安福邑

境雍熈𥘉割安福置分宜縣𨽻宜春郡故居安福永豊

者籍廬𨹧居分宜防里者籍宜春而安福分宜地相去

不滿五十里公防里族也别號防里歐陽氏曽祖安時

及祖新皆漕試湖南愛瀏陽山水之勝又徙居焉新字

仲齊以經學著稱淳祐未荆溪呉公子良漕湖南辟廬

𨹧歐陽巽齋守道為岳麓書院山長又以禮聘仲齊為

講書因寓長沙巽齋聆其講說嘆曰長沙自有仲齊吾

何為至扵此考逢泰字忠叟經術行業師表一方學者

數百人擢科登第相属也用薦為潭學録安撫司檄

與湘潭譚景衡履學田堙沒者登故額士廪以羡廬𨹧

羅子逺在教授席頼其佐助為多今贈中順大夫禮部

侍郎上𮪍都尉追封渤海郡伯妣何氏渤海郡君公年

十六入潭學巳負俊譽月試占髙第相國古心江公判

潭州帖為崇禮齋長又二年従醴陵田氏受春秋三傳

甲戌混試國學生湖南終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萬三千人有竒㧞士二十

八人公以春秋中第二肄業存心齋時羅教授為朝官

以書賀云曏潭學經界忠叟景衡盡心焉去𡻕景衡子

魁鄊薦今年忠叟子入上庠造物報人不爽如此至元

丙子内附侍禮部還瀏陽居霞陽山之白雲荘禮部晚

𡻕究心大玄作律曆統元圖書數十卷因耗心得渇疾

公泣諌不為止未脫藁卒公抱其遺書毎慟哭至絶左

丞崔公斌行省于潭召之以親老辭居山十有七年部

使者李淇至瀏瀏有文靖書院祠龜山楊先生淪廢扵

隣使者考郡志謀復其舊詢衆求才望士任斯責衆以

公對乃SKchar縣尹杜元忠即山中延至㑹有司例試儒户

中選者復其身使者命公考士湘隂瀏陽去取公當人

至今稱之憲部薦其才牒宣閫逹之省府授文靖書院

山長郡人强之起始受命改築書院猿山之陽踰年禮

殿講堂門廡齋舍及龜山先生祠事内外具舉學者雲

集書院廪稍不贍佐以巳資夫人亦徹奩具助其經費

落成之日升堂講孟子承三聖章言龜山先生傳周程

學而及豫章延平紫陽朱子實承道統斥王安石配享

孔廟功亦可配孟子山林老儒聞書院之復筵講至為

出涕秩滿㳂牒之亰師贈大𫝊魯國康里文貞公野齋

翰林李文正公抑庵集賢宋公交薦為校書郎行就職

矣㑹集賢言歐陽山長有功文靖書院今瀏陽陞中州

例設教授師席𥘉筵須宿儒碩望啓迪来學宜移教其

邦人便朝論是之改陽州儒學教授至則㑹學廪(“㐭”換為“面”)

贍二十人月約一十五日𨕖俊秀𥙷員㑹食躬親教督

諸生皆勤勉自力科塲既闢進士軰出實公權輿之遷

道州路教授道介兩廣或以為逺公曰兹為周夫子之

鄊何逺之有至官郡庠隣濂溪書院公㝎䂓約朔望謁

宣聖畢教授率諸生謁濂溪祠一日過祠東見老屋數

間詢知為西山精舍勝國時祠蔡季通蕪廢乆矣祠舊

𨽻郡庠有田百五十畒或利其入欲兼并之故以屋僦

軍官去遂不治幸其速壞公立召僕夫拚除按籍得田

脩其祠郡學田多為豪民㩀有公請諸憲司被檄徃括

暑行山間得租三百餘石因感疾歸卒官舍至大元年

八月五日也年五十有七諸姑奉柩歸以三年十月三

十日塟郡東羅田之木𤓰埭公既殁之七年當延佑甲

寅玄舉進士魁湖廣省貢明年乙卯以第三人賜第同

知平江州遷蕪湖尹𥘉贈公承事郎同知湘隂州事再

贈朝列大夫同簽太常禮儀院事上𮪍都尉追封渤海

郡伯今贈翰林直學士亞中大夫輕車都尉追封渤海

郡侯初娶譚氏一年卒再娶李氏金𨹧仕族有婦徳知

書前公四年䘚𥘉追封宜人進封渤海郡君今封渤海

郡夫人繼室李追封長沙郡君譚夫人有子曰浩龍川

書院山長娶唐渤海郡夫人有子五長貞孫石林書院

山長娶王次㝎孫曲阜林廟學録娶李次玄也今中大

夫國子祭酒依前翰林直學士知制誥同脩國史娶謝

封渤海郡夫人次憲孫㓜鞠外氏李沅陵縣學教諭娶

湯季彭年舉明經娶周女二長適武岡路教授卜天佑

次適瑞州雲石務稅使湯居恭孫男八長慶以教授借

住建昌路樂口砦廵檢次暹遹遜逹皆業儒女孫六曽

孫男四曽孫女四公儀表峻清瑩晳如玉有膽略幹局

性孝友㓜𡻕甞刲股肉以已母疾兄士卨蚤世撫其遺

孤皆有成婚嫁必先兄于而後及已子先疇悉推與之

讀書目五行下八𡻕屬文十五下筆萬言文雄渾有體

裁學精敏有識趣尤長扵講說義理毎講篇出士傳誦

之晚號雲荘有經學理窟雲荘講義及𠩄著文集傳扵

家歐陽氏世以文學名廬陵之族大顯于宋矣宜春防

里清門素業文行有傳至扵禮部倡鳴經學師道尊嚴

表率多士公學為通儒行為士榘宣勞庠序位不滿徳

維持斯文克肩其任再世如一遺善後人是有良嗣首

擢巍科聲華燁然演論玉署黼藻帝猷追封二代有位

有土大書表隧㤙賁殁存則公父子平昔纉學衛道之

報昭然四逹而防里之族克昌以大將嫓美扵廬𨹧矣

扵乎盛㢤

銘曰

惟歐陽氏廬𨹧别族有家瀏陽同岀安福文忠相宋魁

然大儒防里清門世徳不孤操義風烈堅持𠃔蹈服膺

克繩義方之教三代之英士生其時世其道徳以恬以

熈至行應古鄊邦攸重士子景従如鳥歸鳯衛道育才

再世一心播耰百年有穫斯今綸章載頒秩登侯伯霈

恩所覃扵渥其澤大君賜命詞臣敬承撰銘發潜匹休

廬陵宣昭幽顯帝仁(⿱艹石)天垂示無垠何千萬年

  大元故翰林學士承㫖光禄大夫知制誥兼脩國

  史圭齋先生歐陽公行状

曽祖新贈中奉大夫嶺北湖南道宣慰使護軍追封

  冀郡公

 祖逢泰贈昭文舘大學士資善大夫上護軍追封冀

  郡公

 父龍生宋太學上舍生累贈集賢大學士榮禄大夫

  上柱國追封冀國公

公諱玄字原功姓歐陽氏其先出扵夏禹之苗裔漢涿

郡太守子孫有居冀州之渤海從晋南渡居長沙唐率

更令詢四世孫曰琮爲𠮷州刺史因家廬陵琮八世孫

曰萬爲安福今故有居安福者安福而下四世曰效三

子謨託逺託徙居吉水析置永豊傅三世曰觀是宋大

師楚國文忠公之父崇國公逺留安福子孫散處境内

宋割安福置分宜縣𨽻宜春郡故居安福永豊者籍廬

陵居分宜防里者籍宜春而安福分宜地相去不滿五

十里公爲防里族宣慰公試湖南轉運司愛瀏陽山水

之勝遂卜居焉淳祐末荆溪呉公子良将漕湖南辟廬

陵歐陽公㢲齋守道爲岳麓書院山長又聘宣慰公爲

講書歐陽公聆其講說爲之驚嘆昭文公經術行業師

表一方若集賢公之行事始終則有今上所賜碑備載

云集賢公子四人長貞孫次定孫次即公季彭年公生

至元二十年五月母冀國夫人李氏賀州簽書判官

𠫊公事某之女讀書能文親授孝經論語小學諸書公

八𡻕巳䏻成誦始従鄊先生張貫之授學日記數千言

即知属文十𡻕有黄冠師至里塾坐㝎周視諸生注目

視公乆之曰是兒骨格不凡神氣凝逺耳白過面目光

射人惜本朝未興科目有則状元何疑然異日亦當文

章冠世聲名滿天下廊廟噐也言既而去亟追與語巳

失𠩄之集賢公為文靖書院山長部使者某至州謁之

書院公與諸生講誦使者異之就坐命賦梅詩立成十

首晚歸増至百首使者謂集賢公曰令子竒才也年十

従宋進士方山李公某受業下筆輒千言年十六𡻕

従宋進士吾山鄧公某毎試庠序必占髙等老師宿儒

讀公詞賦制科之文戒其子弟𫝊習焉弱冠下惟數

人莫見其面經史百家靡不研究伊洛諸儒源委尤𠩄

淹貫間至郡城憲使涿郡盧公摯見公儀表及觀所為

文大噐重之相與倡和留連不遣去薦為憲史力辭不

就大徳元年母李氏大夫人卒居䘮哀毀致疾十一年

公生之日集賢公為詞以夀之期待之意甚逺集賢公

遷道州路儒學教授公寔侍行道為周元公鄊里儒風

尤盛公日従諸先生逰學力銳進境内勝㮣題藻殆徧

集賢公卒居䘮毀瘠扶柩以還築室墓側居廬三年然

後㱕復還郡城江東憲使𫎇古公孫澤省親長沙一見

大奇之㽞居舍館為忘年友薦公文學堪居翰苑牒郡

府以達朝廷雍郡虞公井齋汲分教扵潭毎見公𠩄為

文為之擊節時其子集為國子助教繕寫成帙親題以

寄于是公蹤跡未至京師而聲名已彰著扵朝矣皇慶

二年州之霞陽山宣慰公墓在焉前有万池水流清㶁

仲春之月西偏有泉觱沸其色正綠初出如綫凝結漸

大如層雲疊翠浮泛水面日出生扵西亭午至池心日

入沈扵東者三日汲而書扵𥿄經久而色不變延祐元

年李春之月芝草一莖七葉生扵舍東桃樹猫犬樂相

乳哺綠衆復見作三瑞堂以志其事㑹下詔設科取士

公以治尚書與貢廬陵龍公仁夫為考試官夢神馬見

扵雲霄書公姓名于大旗上果以天馬賦中苐一明年

賜進士及第授承事郎岳州路同知平江州事四年丁

繼母李氏憂六年調太平路蕪湖縣尹疑獄數起累年

不能决公得其情皆為平反豪右非法虐驅其奴公俾

従良貢賦徴發及時民樂趨事民有𠩄為皆曰縣尹

聞之得無不可扵意否莫不忖度而後行事飛蝗獨不

入境嘉禾生野蠶熟成繭教化大行道不拾遺父老相

率上其状公立止之乃刻石吉祥僧舍行臺憲司交章

薦揚泰定元年改承直郎武岡縣尹縣控制溪洞蠻獠

雜居俗尚勇好鬬撫字少乖事釁不測公視事踰月赤

水大清兩洞聚衆相攻殺隣境告變官曹恣睢失色計

従出公曰彼亦人耳欲弭其變惟以徳化感之吾将

躬行撫諭即日單𮪍従二人徑抵其地至則死傷盈道

戰闘未巳徭人素知公徳望及至皆愕然相視棄兵仗

羅拜馬首請罪曰我曹非不畏法而擅興兵縁訢其事

于縣縣不為直而吏更需求無已繇役横歛掊克百端

使終𡻕勞苦無以為生情有不堪發憤就死耳不意煩

我清官自来罪不可逃公乃宣布徳威明示信義歸理

其頌其人感激遂安召為國子博士四年考試進士扵

禮部陞國子監丞致和元年授翰林待制奉議大夫兼

國史院編脩官㑹賔興承㫖學士或有事役或留上京

一二同属皆稱疾不出公領印攝院事日直内廷叅决

機務凡逺近調發制詔書檄既而改元天曆郊廟建后

立儲肆赦之文皆經譔述且條時政數十事實封以聞

多推行之二年考大都鄊試𥘉置奎章閣學士院又置

藝文監𨽻焉選清望之官中書擬翰林脩撰某爲少監

文宗不𠃔郡臣莫測其故乆之乃問脩𢰅品級對曰六

品又問嚮蕪湖歐陽縣尹有㢘聲今安在對曰爲翰林

待制又問待制品級對曰五品曰何爲不擬待制而擬

修撰耶即取奏目御書歐陽玄可授藝文少監特命左

丞相伯顔叅政阿榮傳㫖公邦命入謝文宗大恱復問

公曰汝爲廬𨹧族長沙族耶應對稱旨閱古今書𦘕或

以宸翰賜群臣必命為叙賛至順元年考試進士於禮

部奉詔纂脩皇朝經世大典明年春書成奏御夏謁告

南歸秋陞藝文大監檢校書籍事階朝散大夫是日中

書奏遷不愜上意者去其大半既而特筆藝文少監歐

陽玄可陞大監除目今蔵近臣家即遣使召還今上即

位改中順大夫僉大常禮儀院事元統二年拜翰林直

學士中憲大夫知制誥同脩國史奉𠡠編修四朝實録

譔太皇太后玉册文賜白金五十兩詔脩先師兖國公

廟成奉勑譔碑文明年春兼國子祭酒進階中奉大夫

召赴中都議事詔侍講學士張起巖譔公先塋碑至元

二年得請還家𣗳碑三年升侍講學士中奉大夫知制

誥同脩國史遣編修郭嘉檢校張先後各齎内醖趣

召譔太皇太后玉𠕋文四年復兼國子祭酒進通奉大

夫譔皇后玉冊文賜白金五十两五年𠯁患風痺乞南

歸便醫有㫖不𠃔修曲阜宣聖廟成奉𠡠譔碑文初公

有子皆早卒復以弟彭年之子逹老為嗣六年二月卒

公哭之過哀舊疾復作乞還鄊里携柩返塟近臣以聞

上深念之即日遣奎章閣典籖全普庵撒里賜内醖二

尊追至臨清勉諭諄切不克辤復還拜翰林學士資善

大夫知制誥同脩國史命馬札兒台右丞相草詔懇辭

去位降㫖不允止免朝賀行禮至正改元更張朝政事

有不便者集議廷中極言無𨼆科目之復沮者尤衆公

力爭之命脫脫右丞相草詔九月南歸眀年遣使賜白

金五十兩金幣表裏叚各一内醖二尊復起爲翰林學

士以疾未行有勑譔故相和寧忠獻王脫脫神道碑三

年詔脩遼金宋三史遣使賜内醖二尊召爲總裁官使

者迫促力疾就道至則廟堂問脩史之要公曰是猶作

室在扵聚材擇匠聚材則先當購書擇匠則必遴選史

官扵是用公言遣使購書増設史官立三史凢例又爲

便宜數十條俾論譔者有𠩄⿺辶䖏依史官中有悻悻露才

議論不公者公不以口舌爭俟其呈藁援筆竄正其論

自㝎至扵論賛表奏皆公属筆南郊禮成冊文肆赦賜

白金百兩居庸関過街塔成奉勑譔碑賜白金五十两

四年奉𠡠譔成宗御殿碑賜白金五十兩五年知貢舉

進翰林學士承㫖榮禄大夫知制誥兼脩國史初御史

大夫也先帖木兒在宿衛上問在廷儒臣乃以公姓名

對上曰斯人厯事累朝制作甚多朕素知之今脩三史

尤任勞勲汝其諭㫖丞相超授爵秩用勸賢能明日大

夫出遭丞相扵延春閣下傳㫖既畢立具奏牘上大恱

稱快者再三命左丞相董守簡賜宴史舘明日入謝平

章納麟謂曰吾乆在省臺未見昨日天顔如是之喜也

張公起巖先為承㫖位第六公所代第四公曰張公吾

榜首又先拜命今位次反居末雖曰君命誼有未安乃

固譲之及宋史後進上喜書成賜白金百兩金幣表裏

叚四乞致仕還鄊不𠃔六年御史㙜奏除福建閩海道

肅政㢘訪使行次浙西疾復作因請致仕九年夏遣使

賜白金五十兩内醖二尊𠡠譔故相冀寧忠宣王帖木

逹實神道碑文公自休致作南山隠居優㳺山水之間

謝絶世務日與昆弟故舊觴詠自適有終焉之志十年

秋復授承㫖遣使賜内醖二尊以老病力辭不𫉬湖廣

省臣知朝廷注意扵公属養疾武昌道宫日徃候問勸

公北行控辭之文屢上不𠃔又遣使賜内醖二尊趣行

適車駕還自開平迎謁行殿復有㫖行禮朝賀聚會皆

免冬奉𠡠譔㝎國律譔選格序河决白𦭘口大興工役

勑公譔河平之碑十二年春宣赴延春閣集議肆赦草

詔夏乞致仕陳情誠懇乃特授湖廣等䖏行中書省石

丞相致仕賜楮幣萬貫玉帶一條仍給全俸従子遜老

授本省檢校官孫佑持授湖廣道宣慰使司照磨俾得

便養将行降㫖不𠃔依前承㫖進階光禄大夫辭不𫉬

十三年上如開平中途賜楮幣萬五千貫㝷奉勑譔金

字蔵經序新建夀元忠國寺碑文十四年知貢舉又充

廷試讀卷官至是始知家罹寇禍二兄一弟相繼去世

親属四百指死已大半配冀國夫人謝氏避難郡城亦

沒公聞變哀甚上深閔念賜楮幣萬五千貫傳㫖慰勞

復命遜老以資成庫副使給驛還鄊收聚𠩄餘骨SKchar

寓武陵奉𠡠譔三皇廟新置雅樂記大赦天下草詔時

又以病不䏻出外命就家具藁秋皇太子遣宫臣齎親

書經訓二大字内醖二尊以賜上箋稱謝皇太子命世

臣觧說蔵諸端本堂十五年譔皇太子玉𠕋文賜金帛

表裏叚楮幣萬五千貫十六年上遣近臣賜楮幣萬五

千貫撫諭髙句驟草詔十七年春乞致仕欲由蜀還鄊

不𠃔大赦天下宣赴内府草詔時乆病不䏻歩履丞相

傳㫖肩輿至延春閣下上問丞相斯人在朝最乆製述

益富年夀今㡬何丞相悉以對賜楮幣二萬五千貫遣

執政存勞皇太子千秋節賜楮幣萬貫十二月戊戌薨

扵崇教里寓舍中書以聞上賻以楮幣二萬五千貫皇

太子賻以楮幣五千貫眀年三月壬寅權塟京西宛平

縣香山鄊石井村公既䘮其長子逹老後請于朝以長

兄之孫佑持為孫今授従仕郎侍儀司通事舍人婿⺊

士駿靖州安撫司經厯教授李崇志有圭齋文集若干

卷 --卷(⿵龹⿱一龴)惟公學扵未有科第之先沉潜經傳𠩄親承多故宋

𦒿碩而性度雍容含弘縝宻出宰二縣寛仁恭愛䖏已

儉約為政㢘平不苛視民如子舉善以勸未甞笞辱故

厯官四十餘年在朝之日居四之三三任成均兩為祭

酒六入翰林而三拜承㫖脩實録大典三史皆大制作

屢主文衡兩知貢舉及讀卷官凡宗廟朝廷雄文大冊

播告萬方國𠩄用制詔多出公手海内名山大川釋老

之宮王宫貴人墓隧碑銘得公文詞為榮片文隻字流

傳人間咸知貴重文章道徳卓然名世引㧞善𩔖賛化

衛道黼黻治具與有功焉扵是中外莫不敬服及大盗

之起相國徂征公甞陳論事宜謂當請命大廟而後行

招捕並行則脅従詿誤者可生六部諸司分官従行縻

費供給𡻕月稍乆必致公私匱乏嚴禁州縣科歛不公

一軍失利他軍不援罪在主将蒙古漢軍民義一體論

賞不可分别輕重徐州既平當順流東下耀武楊州遣

将分勁軍一支北助河州軍討平淮西一支南助池州

軍討平江州規圖湖廣江西道遣使SKchar南陽圖㐮陽四

川軍圖湖廣SKchar河南軍急攻汝南約諸軍以十月夷黄

州賊巢明立賞格正賊降者蠲其罪仍與相副官職土

能殺賊来降者亦官之大軍所至傳諭脅從者别置

一所則賊𫝑自孤有殺降俘男女者殺士之通曉軍務

立加旌擢至扵謹烽燧精間諜皆不可缺其後政府求

䟽時事公首言京師天下根本車駕行幸宜扵侍衛親

軍中遴選射藝絶倫方畧出衆者教練守禦要害陜西

四川宜擇徳望重臣素習武備深曉民事令其乆任責

以保障一方不宜數數遷除併力克復山東以制河南

兩淮選猛将擇精兵萬餘人出賊不意以取武昌邉官

SKchar宜擇公平㢘謹之人俾専兵事右司選官一員SKchar

一廵檢克復州郡覈其無籍戸若干今有若干総兵官

與監臨上司結罪申報則公經濟之術即是可窺其萬

一矣素宦學京師甞従公扵史館晩辱與進尤至謂可

以承斯文之遺緒然素之行不伎無䏻為役佑持請序

述公之世家出仕行實上之大常史官以俟采擇謹状

翰林學士承㫖榮禄大夫知制誥兼脩國史危素状











圭齋文集卷之十六終

  防里歐陽氏家蔵亞中大夫碑䟦

右元楚國文公玄爲翰林直學士時制贈其考

成叔爲亞中大夫追封渤海郡侯復命侍講學

士張起巖爲文以表其濳徳此碑𠩄由刻也按

元史稱楚國文公𠪱官四十餘年在朝之日殆

四之三三任成均兩爲祭酒六入翰林三拜承

㫖此碑作扵至元元年之冬正順帝即位之三

年公爲翰林承㫖𠩄給以贈封其二代之日也

按公瀏陽人瀏陽之族原扵防里防里之族本

乎安福與宋文忠公同祖故此碑述防里為詳

今防里之系有上舍歐陽鏞家蔵是本出以見

示予因竊歎曰盛㢤歐陽氏文獻之足徴也前

有文忠公以文鳴于宋後有楚國公以文闡于

元然二公之𠩄以廓大顯庸者皆先世之積累

仁厚𠩄致也按文忠公之考崇公為綿州推官

毎夜治官書必秉燭而嘆凡囚有可矜者必為

之求生此眀刑慎罰之心也楚國之考亞中公

為文靖書院山長進職教授能羽翼道學脩

溪龜山二書院經理學田以膳養士𩔖此崇文

衛道之功也其積累仁厚皆如此宜乎生二大

儒以清忠懿徳輔佐宋元昭一代之文眀流百

世之事業非偶然也其𠩄以㤙延先世殁贈名

爵追封公侯者非人之榮盖天報之也予𫉬拜

觀爲追原本始綴一言于碑末俾⿰糹⿱𢆶匹是而觀者

知二公之所以先揚盛大者有先徳爲之權輿

非淺淺之所能及也詩曰毋念爾祖聿脩厥徳

爲歐陽氏之後者朂之

賜進士朝議大夫加授大中大夫南京國子祭

 酒前翰林侍講同脩

國史兼

經筵官安成呉節與儉䟦幷書

  䟦歐陽文公集後

瀏陽歐陽文公出分宜防里防里之族實出安

福安福令萬為歐陽始祖一析歐陽而有兖國

文忠公顯于宋再析防里而有楚國文公顯于

元皆以古文擅名當代天下後世宗焉文公之

文追蹤文忠而多或過之掲公傒斯為序者四

十四卷宋公景濂為序者二十四卷 --卷(⿵龹⿱一龴)悉燬于兵

不可見矣防里五世宗孫俊質翁𭣣入散亡得

十一扵千百欲梓行而未果翁之長子銘季子

京衛經厯鏞益増輯之而京衛訪求考釘之功

尤多盖公存日嘗歸省防里訪族安成有眷眷

故鄊之意宜京衛父子思仰遺徳而輯其文之

謹如此情亦厚矣兹𠩄編輯凡十六卷将以属

浙江督學憲副劉君仗和重加校正入SKchar欲時

序之時自頋晚生末學何敢僣序公文雖使有

言亦何敢希掲宋二公之萬一雖二公所序扵

卷 --卷(⿵龹⿱一龴)目不同而其𠩄以推重公文以為必傳者

夫豈有異宜仍SKchar二公之序于篇端可也亰衛

以爲然因志其故于此将来公之文與文忠公

集並傳于世不朽實扵是編有賴若然不惟有

光扵歐陽族且扵安成亦有光焉

成化庚寅夏五月安成後學彭時謹志

䟦歐陽文公集後

元翰林承㫖歐陽文公圭齋文集十五卷附

録一卷其宗孫俊質翁蔵扵燬軼之餘并其

長子銘旁求博訪而𩔖入者予兄廣東叅政

實婿其門故予嘗従一造而𫉬觀焉心竊慕

之暨提學来浙翁之従孫永康司訓汶持𠩄

録副本謁予校正未遑也去年考績天官翁

之季子京衛經歴鏞来訪叙間闊外首以此

集舛訛為慊且託校正益勤明日復携其帙

以示比昔觀扵其家者間有増焉卷後又得

太子少保可齋彭先生𠩄為䟦讀之令人益

加景仰𧨏有不容緩者乃扵復任退食之暇

或秉燭良夜用心魯魚亥豕之中遂捐 --捐俸鍥

SKchar以廣其傳惟公之文可傳扵天下後世者

巳詳見扵掲宋二公之序彭先生之䟦其徳

業並駕古之賢哲國史有傳復何贅耶姑述

其後人惓惓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公共之意且告之曰公之

文多至一百餘冊至潜溪作序時止存二十

四卷今又闕矣其文在天地間當有鬼神為

之訶護未必澌盡𦍒而得之别為𥙷遺以附

卷末可也銘字光器鏞字光樂去公五世汶

字伯魯則為七世皆居防里仕與𨼆俱賢其

一門好禮不忝其先云

成化七年𨐌卯八月既望晚學安成劉釪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