圭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三 圭齋文集 卷第十四
元 歐陽玄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成化刊黑口本
卷第十五

圭齋文集卷之十四    宗孫銘鏞編集

            安成後學劉釪校正

  題 䟦

   北行録

士生休明之代區宇混一意之𠩄之跡跡皆可以逹即

其耳目之所覩記搴英𭣄華託諸翰墨論議之間異時

竒聞偉績因是以有徴扵来世也廬𨹧奔元凱挾其吟

詠之學卓犖之才其至京師與當代名縉紳劇談雄辯

周諮國家之巨麗而升平諸福之物舉集一時扵是黄

鵠朱鴈之什人爭誦之至扵登髙眺逺追懐徃哲風晨

月夕排遣覊思佳句尤富使之得展𠩄藴扵承明著作

之地以任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厲輔張之風豈不大强人意乎三復降嘆

題而歸之

   安成劉氏家譜

徃年宗人南記自𠮷州刺史琮遡歐陽亭侯上及神禹

下逮安福府君萬不以地之遐僻族之蕃廣必旁蒐逺

羅不少遺譜成且欲合祠吉州刺史安福府君為不祧

之祖集宗人之近者莭春秋展敬祠下其䂓措不凢用

志亦仁矣嘗因堯賔兄序之惜㢤南記已矣安成鐂君

思清携先世告身六七通求予識其後且眂余家譜上

推其祖之所自出下列各𣲖之𠩄同出徴兩漢南宋以

上至陶唐氏得姓以来之祖其意亦由南記也余嘉其

其敦睦之誼圖分𣲖别得别生分𩔖遺意故爲之書且

告之曰子歸爲我訪黄石宗人之賢者謝曰其毋廢譜

學毋廢祠事庶㡬余猶有望焉思清字清隠扵予先世

通家又同生癸未今爲湘鄊校官家譜則其従弟思復

之𠩄圖也

   西平李氏族譜

桓桓西平爲唐中興功著鼎𢑱徳𬒳𥠖烝當時賢良風

雲依乗如渾侍中如馬北平曽㡬何世系冷如氷惟西

平裔趾美相仍更唐厯宋我元是承設科曰雋試吏曰

能守令之選㙜閣之登表表愈偉爲時名稱子孫千億

蟄蟄繩繩天道之報信㢤可慿予書其㮣寓勸以懲後

之来者扵焉斯徴

   衆芳𠩄存安成劉伯仁號芳所後以扁其齋

嗟衆芳之所在宜君子之盤桓巖班璘𠔃有菊畹紛披

𠔃有蘭朝菲菲𠔃紉佩文采采𠔃為餐通神明扵鼻觀

納上清扵泥丸却氛穢而益夀志無昬而氣完襲馨徳

乎先哲託髙風乎𡻕寒

   彭功逺先世手澤

先叅政冀公𭧽善廬𨹧彭君士楚先公上庠髙選雖治

春秋䏻通諸經忍見前代時文散逸毎属士楚收拾士

楚至則稇載充牣先公暇日亂紬而泛閱之擇其尤者

别彚為帙士楚亦䏻朗誦先世詩義賔至迭論玄兄弟

澷不及省先公朂之曰黄𠕋子㑹有行世時児曹毋忽

也先公薨之七年科舉興玄首擢第追憶先訓泰㝎甲

子彭公冲𠩄以詩經擢進士為士楚従弟扵是其家學

益振他日冲𠩄子功逺来京師䄂其曽祖坦軒祖碧野

二先生及一門諸父舊業程文盖冲所題識手澤謁余

求一言是盖吾先公平日之所購求而士楚之𠩄樂誦

者彭氏世科之左劵不在兹乎俯仰四十餘年科目廢

而煟興興而歘廢今明詔復𩛙中書舉行玄叨塵従

𥘉議𨷂下力賛其成又適秉筆代言播告海内矣㑹将

見程文復盛當世喜而志扵斯

   南谷居士自賛像後

士大夫自賛其真例多自抑之辭而生平自知之明徃

徃見扵言表如善寫真者引鏡自照以圖其形宜無遺

巧玄甞銘南谷翁墓今觀其寫真自賛表裏純誠殆非

丹青之所䏻状尤非發潜者之所可模寫也至正二年

三月余客瀏東厚田湯氏家齊吾弟携此見過因贅數

語于後

   五馬圖

卷中五馬龍者其誰如隔腦脂如行烟外如辨九疑而

况南山四十萬匹中欲求流雲飛電之姿嗚呼世無伯

樂龍者其誰

   草虫圖

蜂戀其房𠔃不可以㳺蛛待以網兮為有𠩄求曽不知

蛺蝶與草虫𠔃飛躍之自由

   娱拙集

娱拙集者吾宗歐陽存中甫之作也其中古樂府諸篇

情景俱至追議當時近體詩清新俊逸佳句層見是何

吾宗人之多才也題曰娱拙雖謙辭實出見觧六朝劣

扵漢魏得其巧未得其拙也晚唐媿扵盛唐亦得其巧

未得其拙也繼自今拙日進則詩日進矣何當見存中

甫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確之

   白麟溪三大字後

右白麟溪三大字前中書右丞相脫脫為浦江鄭大和

書溪舊號香嚴在縣東二十八里白麟則大和二十六

世祖之名也有恵淮者字季淵寔白麟十九世孫由遂

安遷溪上易以今名示有先也淮之孫綺至大和凡六

世大和従子鑑至某又三世皆同居共財朝廷表為孝

義門扵乎溪流無終時公特書是以寵之者盖将朂其

門相為悠乆㢤字畫方毅酷𩔖顔真卿觀者孰不改容

不待賛也

   大師右丞相𦘕墨竹

右墨竹一枝大師右丞相𠩄畫以遺其舘客授經郎鄭

浚常者也丞相天資明叡知識過人一日得文與可竹

譜學之即臻其妙觀其枝葉面嚮柯幹節脉皆與可法

而筆意老蒼與近代李薊丘諸人所作逈然不同浚常

在相府直言不阿又多引拔善𩔗為長史甚得體相君

雅愛重之故受以心畫云

   御賜石刻千文搨本後題

今上皇帝得智永千文命近臣摹勒刻置宣文閣中𠩄

拓墨本從官之有文學者則識以宣文閣寳而賜之授

經𭅺浦陽鄭深浚常嘗侍上經筵故預是賜可謂稽古

之榮也夫金璧珠寳天下貴賤之𠩄同尚者也國家以

旌有德賞有功扵𠩄同尚者而不靳焉𠩄以示恩也至

扵法書名書遇彌文之代時君聖性好古則其所尚有

重扵金璧珠寳矣於其文學侍從之臣不靳其𠩄獨尚

者而賜之所以示異恩也鄭氏浦陽義門九世同㸑朝

廷嘗旌之今浚常以斯文又膺是賜愚故願義門之子

孫世世寳之上以無忘聖天子好古博雅之志下無以

忘乃祖父漕遇之由足以垂乆逺矣

   䟦逺林鐂君墓銘後

前代士大夫非居憂人不敢以銘墓情非此則奉勑或

契友族属尊行與座主舉主也今常愽鐂君文廷制中

作逺林劉君墓銘文字簡古又得古式故特表而出之

   䟦王大年詩帙

余從王實初先生得其族孫徳生詩賦一帙讀之翩翩

然渥洼竒駿筯骨甫壯肆其馳騁未有紀極也他日範

以王良造父之法納之和鸞大輅之下則才氣老矣三

復題而歸其帙

   䟦劉士行墓誌銘

廬陵䖏士劉士行父以經學名家𭧽予在京師國學進

士解子元甞請序其詩文矣今其弟解觀又以邵菴虞

公𠩄為墓銘求予跋失廬陵九老以忠節文章顯國史

書之天下宗之士行讀其書誦其詩論世尚友顧非斯

人之徒與抑卲菴之銘至矣予奚庸贅

   族祖澗谷先生留藁䟦

至正壬午十一月予訪族至鈐岡之防里縣大夫浚儀

趙侯尚之因休日時來勞既而又專其舘賔羅君孺文

與其子璉求鈐岡題名記等作時予又之別族之安成

孺文踪跡余𠩄至暇日敬問其先世則先軰澗谷先生

之從諸孫也先生分教長沙時先尚書澹軒先生居郡

泮前廡道同志合友誼彌篤既去官書問不絶咸淳甲

戌先冀公以混𥙷入國學先生時為權院留臨安貽書

相慶以為先尚書宣力學校之報内附後猶數有書於

是予與孺文叙先世通家之好聚首數日驩甚将別出

先生長沙藁一帙視予帙中或手自抄或筆更録朱墨

如新皆𠩄㸃校歛袵讀之如從先世與先生㳺詠碧湘

翠𪋤間也獨詢其適傳則有如徃時湘中之所傳者使

人不能不係之以感慨士大夫寓形天地可託者二一

曰有文二曰有後二者未必得兼不得巳而去則有文

庶無憾也

   歐陽文忠公墨跡䟦

玄生平𠩄見兖國文忠公真蹟甚多其篇帙大者扵同

年許安陽家見毘𨹧胡文恭公墓銘藁百丈輝上人𠩄

見州郡名急就章胡氏碑行草急就章皆微渉行楷余

家𠩄蔵佳者曰與杜祁公蘇明𠃔書及晚年三乞致仕

表草皆筆法如一獨祁公書端謹結體頗若蘇氏父子

豈非蘇氏感公之至初年倣公之書後充拓自為一家

體邪兹来叙族至早禾田歐氏見集古題名碑䟦而歐

氏在楓𣗳下者又出與留守學士書見示皆名墨也第

書中貺字兩用雖貺况古文通然意若有𠩄謂留守學

士者得非田元均乎旅寓乏文字考訂姑識此說以竢

愽古之君子

   眉夀二大字䟦

至正丁酉九月浦陽鄭深浚常由吏部員外郎除浙西

憲僉将行自念先為授經郎學在内府密迩青坊常𫉬

侍皇太子硯席今日逺𭛠𧨏當入辭乃因宫臣以見既

詢其南歸之由對曰老母年近八十思便侍養是以逺

渉鯨波不敢憚勞也儲君惻然頋左右取近日所書眉

夀二大字賜之盖以髙其親之年庶以永其子之養也

敬惟皇太子天迪仁孝之性扵兹一事二美備焉仁事

親之實孝為仁之本皇太子平日視膳問安盡其愛敬

之道扵三宫兾以寧君親之心說君親之志以蘄君之

夀也一旦推其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𩔖之盛心成己成物之功仁與孝不

可勝用矣眉夀始見扵𡺳風之七月老人眉有毫夀之

徴也後屢見於魯頌之閟宮今鄭氏在淛東九世同㸑

旌表孝義之家也部使者興化羙俗之官深知斯行奉

元良心𦘕以歸心法之正大筆法之端嚴焜燿山川新

民觀瞻於是稱𡺳雅之兕觥効𡺳人夀君之敬而竭其

忠賦魯頌之駘背保魯侯夀母之樂而遂其孝繼今鄭

氏忠孝之祚日熾而日昌其兆在此也深属玄述其實

謹書之下方云

   沁園春玄旦日先君冀郡公作此示勉敬跋于後

玄子来前還憶汝今朝初度時是吾家㡬世書香閥閱

我翁疇昔心地坦夷宅相伊何泛紅老子汝母慈仁有

兒如今恨𠋣門人去和膽為誰丈夫七十何為𥮅三十

功名已是遅要經天緯地拓開實用嘲風弄月省可虗

詞我亦平生巵言徒費猶酌花向九疑團欒好待老

吾泉石留汝鍾𢑱

 大徳丁未玄賤生之日先公祝之以沁園春玄受而

 蔵之第年以家貧性亦踈散房中惟有一敗篋以繩

 約之篋中無𠩄有又以紙外護之甚嚴暇日時復展

 玩明年戊申不幸先公棄捐 --捐自是見輒嗚咽殆不忍

 觀皇慶壬子玄免先公䘮又二年矣先公在時𠩄㝎

 謝氏𡻕乆不克成婚繼妣長沙郡君謀為玄畢㛰𡛸

 而玄方㳺湘中繼妣老妮啓玄篋取故衣浣濯𥙷紉

 以俟新婚老妮目不知書篋中文字亦為𠩄持去此

 詞亦在焉玄歸而求之竟失其𠩄遍索十數日無得

 深自刻責以為不䏻寳蔵先人之訓遂為此生抱恨

 之大端毎至劬勞之日則泣而識之如是二十五年

 屢甞𥸤之先公兾隂相之庶㡬復見此詞以無負

 嘱之意延祐乙夘以来玄僥倖科第厯官中外至元

 元年乙亥叨恩翰林直學士國子祭酒先公贈翰林

 直學士亞中大夫䡖車都尉追封渤海郡侯㝷𫎇奎

 章近臣奏請有㫖申勑詞臣製碑以賜玄感激之餘

 付書還家嘱舍弟信翁先白扵彌告祭之日諸昆弟

 子姪咸集中堂姪進老⿺辶䖏前曰昨日偶治故書得先

 祖手澤一紙蟫食殆半乃夀八翁沁園春也兄弟相

 視大驚曰此汝叔平時徧求而不得者汝何得此衆

 取視之果然即付書報玄京師二年丙子夏謁告南

 歸立碑甫抵舍姪即以詞見遺玄奉詞涕泣如隋珠

 和璧去而復還自計生平可喜之事未有過此嗚呼

 異㢤詞𠩄謂宅相伊何泛紅老子者謂外大父臨賀

 府判理齋李公也𠋣門人去和膽為誰者是𡻕免先

 夫人䘮也潮風弄月省可虚詞者玄少作頗患多故

 先公以實學朂之也猶酌檐花向九疑者先公分教

 舂𨹧時将之官也雖然玄之至喜者以此詞之失而

 驟得則先公若有隂相之也他日或可逭伯魯授簡

 之責也其至懼者則以先公期待之意如彼而玄之

 踈文謭學𠩄成就若此其何以逭伯符不克負荷之

 譏乎装禠既完踪跡𠩄至必携以自随三年丁丑以

 侍講學士召入京戊寅春以二品恩例申請夏五月

 進贈中奉大夫湖廣等䖏行中書省叅知政事護軍

 追封冀郡公先妣追封冀郡夫人六月甲申祭禮畢

 因出此卷再寫善本并致𠩄感云男玄泣血書于賢

 良坊寓舍

   䟦先公與南谷先生書

先冀公與南谷居士未及一識族中宜翁為之求書扵

安福同知王君習齋未㡬習齋去官故未及投㽞之篋

笥考其𡻕月盖大徳丙午丁未間書則玄為子弟時代

先公作者也至正壬午十一月玄叙族至防里俯仰将

四十年南谷先公即世皆乆兩家子弟覧之愴然





圭齋文集卷之十四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