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王證東窗事犯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地藏王證東窗事犯
作者:孔文卿

楔子[编辑]

(正末扮引二將上)(坐定開)某姓岳名飛,字鵬舉。幼習武藝。隨高宗南渡于金陵。不經旬日,有大金國四太子追襲。到於浙西錢塘鎮,立名行在,即其帝位。某統軍在朱仙鎮拒敵,四太子閉門不出。某平生願待複奪東京,近新交上表,欲起軍去,不見聖旨到來。這幾日神思不安,呵!不知有甚事。(接旨,云)不知朝冶裏有甚事?張憲、岳云,在意看守邊塞,則今日便索上馬去。(唱)

【仙呂】【端正好】見一日帝王宣十三次,多應擋回俺百萬雄師。莫不朝廷中別有甚關機事,既不沙卻怎竹節也似差天使?

【么篇】多敢是聖明君犒賞待宣賜,怎肯信讒言節外生枝?只不過休兵罷戰還朝呵是,我暗暗地自尋思。莫不是封官爵聖恩慈,明宣賜賞金資?添軍校複還時,將三略展六韜施,收九府取京師,殺猛將血橫屍。奪了四京九府,須要稱了俺平生志!(下)

第一折[编辑]

(正末帶枷上,開)自宣某到于闕下,不引見官裏,有秦檜將某送下大理寺問罪。陛下信奸臣賊子,將俺功臣虧損。"太平不用舊將軍",信有之!(唱)

【仙呂】【點絳唇】立國安邦,列著虎賁郎將。沙場上,臥雪眠霜,爭與恁百二山河掌。

【混江龍】想挾人捉將,相持廝殺數千場,則落得披枷帶鎖,枉了俺展土開疆。信著個挾天子令諸侯紫綬臣,待損俺守邊塞破敵軍鐵衣郎。俺與你掃除妖氣,洗蕩妖氛,不能夠名標簿上。剗地屈問廳前,想兒曹歹謀帝王前,不由英雄淚滴枷梢上!想著俺掌帥府將軍一令,倒不出的坐都堂約法三章。(云)非是岳飛造反,皇天可表!(唱)

【油葫蘆】想十三人舞袖登城臨汴梁,向青城虜了上皇。(帶云)唬得禁軍八百萬丟盔卸甲。(唱)那其間,無一個匣中寶劍掣秋霜!楊戩是個幫閒攢懶元戎將,蔡京是個傳書獻簡頭廳相。一個治家亡了家,一個安邦的喪廠邦。虜得些金枝玉葉離了鄉黨,若不是泥馬走康正。

【天下樂】到如今宋室江山都屬四國王,生並的國破城荒!那一場我與你重安口月定了四方。戰沙場幾個死?破敵軍幾處傷?兀的是功名紙半張!(云)既是我謀反,哪里積草屯糧?誰見來?(唱)

【那吒令】恁尋思試想,向殺場戰場;恁尋思試想,俺安邦定邦;恁尋思試想,立朝綱紀綱。我不合扶持的帝業興,我不合保護的山河壯,我不合整頓的地老天荒。

【鵲踏枝】我不合定存亡,列刀槍。恁剗的定計鋪謀,損害賢良。試打入天羅地網,待教俺九族遭殃!

【寄生草】仰面將高天問,英雄氣怨上蒼!問天公不曾天垂象,治居民不曾教居民蕩,統三軍不曾教三軍喪。只落的滿身枷鎖跪廳前,卻甚一輪皂蓋飛頭下!

【村裏迓鼓】我不合扶立一人為帝,教萬民失望;我不合于家為國,無明夜,將煙塵掃蕩;我不合仗手策,憑英勇,占得山河雄壯。鎮得四海寧,帝業昌,民心良,則兀的是我請官受賞!

【元和令】消不得上馬金下馬銀,也合教出朝將入朝相。我與恁奪旗扯鼓統兒郎,不能夠列金釵十二行。教這個牧童村叟蠢芒郎,到能夠暮登天子堂!

【上馬嬌】不索你狠,更怕我慌。你道是先打後商量,做了個耕牛為主遭鞭杖。見外則慌,內則相隔著漢陽江,陛下久顧鎮蘇杭。

【遊四門】只怕不知禍起在蕭牆!你待興心亂朝綱,詐傳宣賺離我邊庭亡。原來恁沒世界有官方,暗暗將刀斧列在階旁。

【勝葫蘆】卻甚爛醉佳人錦瑟旁,今日和天也順時光。則那逆天的天不教命亡,順天的禍從天降;逆天的神靈不報,順天的受災殃!

【寄生草】你道我把朝廷亂,不合將社稷匡。我不合降戚方揭寨施心亮,我不合捉李成賊到中軍帳,我不合破金國扶立的高宗旺。待將我簽頭號令市曹中,卻甚功勞寫在淩煙上?

(云)皇天可表,岳飛忠孝!(唱)

【賺煞】下我在十惡死囚牢,再不坐九鼎蓮花帳,則我這謀反事如何肯當!我死呵,做個負屈銜冤忠孝鬼!見有侵境界小國偏邦,秦檜結勾起刀槍。陛下,則怕你坐不久龍床!俺死呵,落得個蓋世界居民眾眾講:岳飛子父每不合舍性命生並的南服北降,出氣力西除東蕩!(帶云)殺了岳飛、岳云、張憲三人,(唱)陛下,你便似砍折條擎天架海紫金梁!(下)

第二折[编辑]

(正末扮呆行者拿火筒上,念)吾乃地藏神,化為呆行者,在靈隱寺中,洩漏秦太師東窗事犯。(詩曰)損人自損自身已,我瘋我癡我便宜。人我場中恁試想,到底難逃死限催。

【中呂】【粉碟兒】休笑我垢面瘋癡,恁參不透我本心主意,則與世人愚不解禪機。鬅松著短頭髮,胯著個破執袋,就裏敢包羅天地。我將這吹火筒卻離了香積,我泄天機故臨凡世。

【醉春風】又不曾禮經懺法堂中,俺則是打勤勞山寺裏。則為你上瞞天子下欺臣,(帶云)你道我癡,我道你奸。"縛虎則易,縱虎則難"。(唱)太師,這言語單道著你!你休笑我穢,我乾淨如你!你問我緣由,我對你說破,看怎生支對?有甚不知你來意!

【迎仙客】你來意我理會得,你未說我先知。知你個怕心也你那夢境惡,故來動俺山寺裏,祝神祗,禮懺會。休只管央及俺菩提,道不得念彼觀音力。(等太師云了)(正末唱)

【石榴花】太師一一問真實,你聽我說因依。當時不信大賢妻,他曾苦苦地勸你,你豈不自知?東窗下不解西來意,我葫蘆提,你無支持。則為您奸猾狡佞將心昧,你但舉意,我早先知。

【鬥鶴鶉】知你結勾他邦,可甚于家為國?咱人事要尋思,免勞後悔。豈不聞湛湛青天不可欺!據著你這所為,來這裏唬鬼瞞神,做的個藏頭露尾。(云)太師,你休笑這火筒。(唱)

【紅繡鞋】他本是個君子人則待挾權倚勢,吹一吹登時教人煙滅灰飛。則為他節外生枝,教人落便宜。為甚不廚中放,常向我手中攜?(帶云)這其間不是我掌握著呵,(唱)敢起煙塵,傾了社稷!

【十二月】笑你個朝中宰職,只管裏懊惱闍梨。我這裏明明取出,他那裏暗暗掂提。不是瘋和尚直恁為嘴,也強如於吃了堂食。

【堯民歌】你好坐兒不覺立兒饑,這的是兩頭白麵做來的。我重吃了兩個莫驚疑,你屈壞了三人待推誰?普天下明知、明知其中造化機。百姓每恰似酸餡一般,都一肚皮衠包著氣。

【滿庭芳】你則待亡家敗國,你幾曾奪旗扯鼓,廝殺相持?將別人邊塞功番成罪,你只會改是為非。有神方難除你病疾,無妙藥將我難醫。你將那英雄輩,都向鋼刀下做鬼,云陽內血沾衣!

【快活三】則為你非來我這風越起,風過處日光輝。則為你拿了云握住雨不淋漓。便下雨呵,則是替岳飛天垂淚!

【鮑老兒】替頭兒看看趲到你那裏,怕犯法,沒頭罪。我不念經強如人咒駡你,你仔細參詳八句詩中意。你心我知,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詩曰)久聞丞相理乾坤,占斷官中第一人。都領群臣朝帝闕,堂中欽伏老勳臣。有謀解使蠻夷退,塞閉奸邪禁衛寧。賢相一心忠報國,路上行人說太平。(云)俺這裏景致好。(唱)

【耍孩兒】這寺嵯峨秀麗山疊翠,這湖瀑布嵐光水碧,這山千層萬疊似屏幃,這玉湖清浩蕩盡蘇堤。青山只會磨今古,綠水何曾洗是非?枉了你修福利,送的教人亡家破,瓦解星飛。

【三煞】岳飛定家邦功已休,秦檜反朝廷事已知,你兩家冤仇有似簷間水。則為奸讒宰相千般狠,送了慷慨將軍八面威。你所事違天理,休言神明不報,只爭來早來遲。

【二煞】你看看業罐滿,漸漸死限催,那三人等候在陰司內。這話是金風未動蟬先覺,暗送無常死不知。那時你歸泉世,索受他十惡罪犯,休想打的出六道輪回。

【收尾】便似啞迷般說與你猜,你索似悶弓兒心上疑。有一日東窗事犯知我來意,只怕你手搠著胸脯恁時節悔。(下)

楔子[编辑]

(正末扮虞候上,云)自家姓何,何宗立的便是。秦太師鈞命,教西山靈隱寺勾捉呆行者去。誰想不見,惟留紙一張,上有八句詩,須索交太師看。(做見太師、等太師看詩科)(詩曰)棄了袈裟別了參,不來塵世住心庵。二時齋粥無心戀,薄利虛名不意貪。性似白云離嶺岫,心如孤月下寒潭。丞相問我歸何處?家住東南第一山。(正末云)秦太師鈞旨,教往東南第一山勾捉呆行者葉守一,須索走一遭去。(閃下)(等賣卦先生上,云住)(正末便上,云)遠遠地見一個賣卦先生,第一問東南山去路,第二買一卦則個。(等賣卦先生云了)(下)(正末做望了,拜唱)

【仙呂】【賞花時】這六爻內特將禍福看,指引迷人八卦間。(等牧童吹笛科)(做聽住,唱)只聽的笛聲韻悠殘,這其間天昏日晚,直引鬼門關。(閃下)(等地藏王上,云了)(正末做見了科,云)我哪里不尋你?卻在這裏。秦太師鈞旨有勾!(唱)

【么篇】兀底明寫東南第一山,(等押秦太師帶枷上,云了)(正末唱)則見鬼吏牛頭慘霧間。見太師擱著淚訴艱難,教傳示夫人,只說道東窗事犯,大古是人馬報平安。

第三折[编辑]

(等駕上,云住,睡了)(門神上了)(正末扮岳飛魂子引二將上,開)某三人自秦檜屈壞了俺,陽壽未終,奉天佛牒、玉帝敕,東岳聖帝教來高宗太上皇托夢去。(唱)

【越調】【鬥鵪鶉】但行處怨霧淒迷,悲風亂吼。恰離枉死城中,早轉到陰山背後。不能青史內標名,只落的鋼刀下斬首。每日秦不管,魏不收。送的俺酩子裏遭誅,更怕我葫蘆罷手。

【紫花兒序】三魂兒瀟瀟灑灑,七魄兒怨怨哀哀,一靈兒蕩蕩悠悠。俺不是降災邪祟,俺是出力公侯。你問緣由,我對聖主明言剮骨仇,俺說的並無虛謬。謝聖上將這屈死冤魂,放入這鳳閣龍樓。

【小桃紅】躬身叉手緊低頭,又不敢把龍床叩,拜舞山呼痛僝僽。見官裏猛抬頭,驚回禦寢把天顏奏。燈影下誠惶頓首,臣說著傷心感舊,尚古自眉鎖廟堂愁。

【鬼三台】臣在生時多生受,馳甲胄,做先鋒帥首,向沙塞擁貔貅。臣說著呵自羞,想微臣挾人捉將一旦休,只落的披枷帶鎖遭重囚。臣想統三軍永遠長春,不想半路裏拔著短籌。

【紫花兒序】臣性命不若如花梢滴露,風裏楊花,水上浮漚。臣統三軍捨命,與四國王做敵頭,將四京九府平收。不想臣扶侍君王不到頭,提起來雨淚交流。想微臣蓋世功名,到今日一筆都勾。(云)臣等三人每,曾與國家出氣力來。(唱)

【金蕉葉】臣舍性命沙場上戰鬥,臣出氣力軍前陣後。剗地撇俺在三鬧裏不偢,臣意社稷江山宇宙。

【調笑令】陛下索趁逐,替微臣報冤仇,臣須是一日無常萬事休!不能夠懸牌掛印將君恩受,只落的絣扒吊拷百事有,早難道眾臣千秋。

【禿廝兒】臣望寫皇閣千年不朽,標青史萬代名留。臣做了個充饑畫餅風內燭,這冤仇,這冤仇怎肯於休!

【聖藥王】臣這方頭,又不曾寫犯由,也合三思然後再追求。臣海外收伏了四百州,將淩煙閣翻作抱官囚,久以後再誰想分破帝王憂!

【絡絲娘】臣舍性命出氣力請將邊庭鎮守,秦檜沒功勞請俸幹吃了堂食禦酒。他待將咱宋室江山一筆勾,好金帛和大金家結勾。

【綿答絮】臣趁著悲風浙浙,怨氣哀哀,天公不管,地府難收。相伴著野草閑花滿地愁,不能夠敕賜官封萬戶侯。想世事悠悠,歎英雄逐水流。

【拙魯速】臣將抽頭不抽頭,向殺人處便攢頭。秦檜安排釣鉤,正著他機彀,怎生收救?臣當初只見食不見鉤。

【么篇】想微臣志未酬,除秦檜一命休。陛下逼逐記在心頭。將緣由苦苦遺留,明明說透。把那禽獸,剮割肌肉,號令簽頭,豁不盡心上憂。

【收尾】忠臣難出賊臣彀,陛下宣的文武公卿講究。用刀斧將秦檜市曹中誅,喚俺這屈死冤魂奠盞酒!

第四折[编辑]

(正末扮何宗立上,開)自太師差自家東南第一山勾呆行者葉守一去,不想去偌多時節!(唱)

【正宮】【端正好】奉鈞命陷在酆都,別妻子離了鄉郡。則我便是個了事公人,鬼窟窿裏衣飯也能尋趁,一去二十載無音信。

【滾繡球】去時節未四旬,回來時經幾春,不覺染秋霜兩鬢,轉回頭高塚麒麟。改換的日月別,重安的社稷穩,每應舊功臣老盡,今日另巍巍別是個乾坤。果然道長江後浪催前浪,今日立起新君換舊君,歲月如奔。

【呆古朵】玉階前聖主將臣來問,聽臣說太師原因。當日做好事回來,路逢著一人。施全心膽大將他壞,秦檜福氣大難侵近。本向靈隱寺祭福星,不想到宅上惹禍根。

【倘秀才】太師頓然省將詩句議論,道這個呆行者好言而有准,道那八個字自包天地自殺身!因此上差臣為公吏,勾喚那僧人,因此上事緊。

【滾繡球】想著秦太師性情狠,不由何宗立去心緊,正行裏起撼天關大風一陣,無片時間早刮的地慘天昏。那風出山卷怪塵,那風入山推敗云,險刮的那太華山一時崩損,刮的昆侖山希力力難以影身。那風刮的六朝老樹和根倒,萬里長江惡浪奔,進退無門。

【倘秀才】又無侵古道疏籬遠村,見一個卦先兒深山中潛隱,他和那野草閑花作近鄰。要知山下路,須問往來人,□□□□□。

(云)微臣向前去問那先生,那先生道:"你休問我,問那個牧童去!"(唱)

【叨叨令】恰問罷早駕祥云瑞靄,乘著風信,見一個牧童牛背笛聲韻。我將那東南山去路將他問,他指一指隱靈寺行者分明近。他早去了也未哥,早去了也未哥,向前來扯住禪師問。

(云)微臣扯住他道:"太師鈞命有勾!"那和尚道,"不索你勾,我已把秦太師勾到這裏。怕你不信,教你看咱。"(唱)

【倘秀才】恰道罷見太師鐵鎖沉枷在身,並無那玉女金童接引,則有一簇牛頭鬼吏跟。教秦檜,見微臣,普碌碌推出獄門。

【滾繡球】太師道,從見了呆行者西山裏作下文,不想東窗下事犯緊。道他則與漫君王幹家緣興心規運,只為他虐黎民好金帛前後絕倫。他不合倉厫中盜了糧,府庫中偷了銀。狠毒心一千般不依本分,更罷軍權屈殺了閫外將軍。當初禍臨岳飛,今日災臨己,抵多少遠在兒孫近在身,唬鬼謾神。

【倘秀才】夫人聽說了陰司下因,早不覺腮邊淚痕,古自想一夜夫妻日夜恩。說的夫人衠愁悶,為太師受辛勤。要見太師呵,則除是關山靠夢魂。

【滾繡球】那陰司刑法別,比陽間官府狠,不想他苦懨懨痛遭危困,只因笑吟吟陷於人洗垢尋痕。參可哥皮肉開,血力力骨肉分,痛殺殺怎挨那三推六問!監押都是惡鬼獰神。說太師于般淩虐苦,則除你一上青山便化身,顯夫人九烈三貞。

【二煞】岳飛道秦檜不肯學漢蕭何追韓信,至潭溪齎發的交職掛三齊印。道陛下自離京兆泥馬走,似高祖滎陽一跳身。枉了他子父每捨死忘生,苦征惡戰,扯鼓奪旗,捉將挾人,漾人頭廝滾,噙熱血相噴。虧煞他枕盔腮印月,臥甲地生鱗。

【尾】投至奏的九重禁闕君王准,教燒與掌惡酆都地藏神。屈殺了岳飛、岳云、張憲三人,已上升三個全身。將殺身秦檜賊臣不須論,想他誑上欺君,苦虐黎民。近有東岳靈文,交替了陳壽千年無字碑,古自證不的本!

【後庭花】見一日十三次金宇牌,差天臣將宣命開。宣微臣火速臨京闕,以此上無明夜離了寨柵,馳驛馬踐塵埃渡過長江一脈。臣到朝中怎掙揣?想秦檜無百刂劃,送微臣大理寺問罪責,將反朝廷名字揣,屈英雄淚滿腮。臣爭戰了十數載,將功勞翻作罪責。

【柳葉兒】今日都撇在九霄云外,不能夠位三公門轉幹階。將秦檜三宗九族家族壞,每家冤仇大。將秦檜剖棺槨坐刂屍骸,恁的呵,恩和仇報的明白。(等地藏王隊子上)(斷出了)

題目岳樞密為宋國除患

秦太師暗結勾反諫

正名何宗立勾西山行者

地藏王證東窗事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