堯峰文鈔 (四部叢刊本)/前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堯峰文鈔 前序
清 汪琬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林佶寫刊本
目録上

吴門汪鈍翁先生未卒前數月手𠩄刻前後𩔖槀重加汰存彚為

詩十卷 --卷(⿵龹⿱一龴)文四十卷題曰堯峰文鈔刻未成而歿尭峰先生𠩄𨼆居

也後三年刻成其孤是穮榖詒請予序予既卒業為掩卷絫欷者

久之韓愈氏有言聖人之道學焉而各得其性之𠩄近吴言偃氏

學扵洙泗首聖門文學之科至今二千餘年論者謂南方之學得

其精華盖子㳺文學之傅在是又其地襟江滙湖其山川秀麗融

結盤礴之氣徃徃泄之為人文故求文章扵吴譬求珠扵滄⿰氵𡨋

玉扵元圃也逺未敢稱引前明三百年𭈹稱文章大家僅十餘軰

耳十餘軰中又首稱荆川震川兩先生皆吴人也𣈆江王遵巖序

荆川集謂吴之文學自季札子㳺後得應徳而三其言稍夸然遵

巖以立言自命疑非漫然者虞山錢受之序震川則以謂先生以

㡬庶體貳之才好學深思障斯文之末流又言海内望祀先生如

五緯在天芒寒色正盖其推重如此距今百餘年而鈍翁先生繼

之予謏聞樸學老未聞道扵文章家𠩄為根柢之大小淺深波瀾

之廣陿結搆之工拙不知鈍翁視兩先生何居要以代興兩先生

之後為

本朝一大家如歐蘇曽之在宋虞集黄溍柳貫諸君之在元則海

内學士大夫皆以為然非予私言也先生通籍三十餘年浮沉郎

署請告者十七年最後官翰林與修明史入史館僅六十日⿺辶䖏

疾乞歸閉門空山不妄交一人其難進易退違俗孤介之跡較兩

先生亦同乎不也而談者頋徃徃謂文士不矜細行豈其然㢤憶

先生官曹𭅺與新城王阮亭吾鄉梁曰緝交最善予亦得交先生

每促膝深巵以詩文相切劘甚樂也未㡬各散去宦轍𡵨途忽忽

不復合幷嵗戊辰予行省江南先生暱就予署中尊酒論文畧如

京邸時臨别序予𠩄為綿津詩集别年餘而歿而今予乃序其遺

文也追思疇昔逰従談𥬇恍恍如昨日事盖俯仰二十年間予三

人者幸無恙而先生之墓宿草矣悲夫予𠩄為低佪絫欷不知涕

之落也曰緝常評先生文源流派别出扵南渡諸家而先生自評

亦以為吾文従廬陵入非従廬𨹧出論之當矣予何容更贅獨𦍒

謭劣如予得挂名簡末有餘榮焉故不辭而序之且以質之阮亭

曰緝兩先生也康熈癸酉二月啇丘宋犖序

堯𡶶文鈔五十卷𠋫官林佶𠩄手錄以鏤版者也先是先生之攵

有𩔖藁續藁一百十八卷皆門人編次未敢有𠩄去取而傳冩失

真譌誤多有先生病之嘗語周惕曰古人文章皆係晚年刪㝎SKchar

手自編輯㦯門人較讎然後鏤板行世今吾前後藁去取未定将

属之子子盍為我序而蔵之周惕蹵然不敢承時適有京師之役

辭先生北去其年冬十二月先生卒扵丘南㐫問至京師周惕設

位扵磐石菴率諸門人聚𡘜已即𦤺書先生嗣君首及先生文集

事嗣君是穮穀詒復書曰先君之文巳經刪㝎属𠋫官林君手錄

成帙次苐付SKchar矣惟待吾子之序以識之踰年先生門人頋希喆

董文琛宋成業寓余堯𡶶文鈔五十卷字畫精楷裝潢燦然𠩄謂

林君手録者也因取前後藁互相𠫵訂盖去前者十之二三而益

以晚年文字𢾗十篇其篇目先後與𩔖藁㦯未相脗合然而先生

之文扵是乎無遺漏無譌誤矣愚竊以為先生之學無𠩄不通而

SKchar以六經為歸搜擇融液與之大適然後浸滛乎史漢反復乎

歐曽折衷乎紫陽博取扵吴臨川元清河黄金華諸君子之文因

得通其變窮其神極其理趣而卓然自成一家故其立言命意皆

有𠩄夲即一字一句其根柢亦有𠩄自来非余小子𠩄䏻窺見萬

一者惟是十數年門墻洒掃之舊竊幸有聞繕冩校讎庶㡬其職

而又牽率事故弗𫉬承命視林君有深愧焉安敢執茟序先生之

文㢤姑承先生昔年之命誌是書之始末以塞嗣君之請而周惕

亦得挂名卷末垂諸永永雖自媿亦竊自幸云癸酉春正月門人

恵周惕書扵京師之瀛洲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