堯峰文鈔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六 堯峰文鈔 卷第十七
清 汪琬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林佶寫刊本
卷第十八

堯峯文鈔卷十七           門人𠊱官林佶編

 誌銘七共六首

  湘郷知縣汪君墓誌銘

君與予同出新安越國公華之裔又與予同年進士順治十五年

冬予待罪户曹而君亦來謁選吏部數相過從甚樂也是時予僦

居正陽門東所居後有小閣俛魚薻池而面郊壇閣外灌木幽深

水鳬沙雁游泳上下為都人士游觀之所君暇即登予閣裵囘眺

望把酒賦詩以為常其明年君得湘郷令湘郷涉江踰湖去京師

數千里予祖君於郊臨別無惆悵繾綣之色所以然者葢以 天

子方褒寵循吏多不次之擢予同年諸兄弟涖郡縣者逺或及朞

近或不過三四月而得入為京朝官者比比矣如君之才行是宜

在侍從清要之列予以為非久則必復入入則必復相見於此故

不以此别為重且難也而孰知其遽殁也㢤君之殁也以丁母夫

人憂哭之至毁因請急奔喪以歸而上官固留君𠊱代代者不即

至君毁益甚遂不𧺫其距謁選時僅二歲其距予祖君之日僅四

十餘旬耳豈不尤可痛㢤君性簡易無町畦與人言呐呐不出口

而及其為吏則又以廉能仁恕為上官所重湘郷罹兵亂里井蕭

然君一切與之休息嘗語人曰刑者所以警衆非用以騁吾虐也

有訟於庭者立諭遣之㑹 國家有事雲南而湘郷當用兵孔道

所需役夫船馬無算君慨然曰征徭彚集民不死兵而死役矣因

奏記上官請免船解且請復故時廢站民困始蘇武岡邵陽大旱

飢民𢿱走至君縣或虞其生變也議逐之君不可為設䇿予之食

葢頼而活者數千家其以吏治稱者如此惜乎中道以殁而不得

竟其所設施也豈非其命也㢤君諱觀字顒若舉順治乙未進士

享年五十有三曾祖某祖某父太學生某其自新安遷宣城者十

四世祖宋中𢿱大夫慥也娶某氏男女各一人男名紹洪初君與

弟燦發若同舉郷試君既殁發若以其柩歸將卜某年某月某日

葬君某里某原而因試事至京師乞予銘其兄之壙予不得辭君

有弟三人發(⿱艹石)其叔也今更名如龍亦以文學有名於時銘曰

魯公之後其氏汪自唐而宋世斯昌子孫緜聮𢿱四方於今纓芾

遥相望惟君才行宗之良有施未究滋可傷我欲呌天天茫茫茲

丘之穴𩲸所藏賦命雖短名則長

  昭信校尉分得撥什庫王君墓誌銘

君諱仕字某正紅旗下人世家遼東 國家陞盛京就設遼陽縣

君葢其縣人也先世用軍功得官祖蘭前明時中屯衞指揮使父

有才以謹飭聞於郷君長身頳面望之甚偉而為人恂恂退讓有

父風少以烏金超哈事 太宗 太宗方用師中國大凌河之役

君力戰知名自是數出入行敶備著勞勩 世祖即位為分得撥

什庫尋授六品頂帶階昭信校尉尋又加二級順治十三年從征

福建敗走鄭成功師還病卒杭州歸喪於京師春秋四十有六安

人陸氏子三魁三畏予與君初不相知聞葢得之其從子刑部筆

帖式三省者如此十八年三月將葬君京城東北宛平縣界中於

是君之從父昆弟仲舉等介三省來請曰吾弟雖以武力自奮然

能勤勞於國孝友於家仁且讓於郷里雖全遼之人號為讀書知

道理者亦皆推巽吾弟自以為不及也今不幸中道以死苟非匃

一言以寵之於幽則是舉等没吾弟之實而無以昭示其子孫也

予方辭謝三省又言曰吾王氏之役於 本朝者三世矣自天命

天聰以來 國家佐命偉人下及鞍馬𮪍射髙上勇力之士林立

麻列然得如吾從父之材幹者固僅僅也惜省於是時尚㓜不能

周知其始末所得於遼之父老與吾伯仲昆弟者特其略耳至於

摧鋒陷堅禽生馘級之數則兵部尚有檔子可考也然亦什不存

二三矣嗟乎吾從父之殁訖今不過五年其上距 太宗皇帝之

世亦不及二十年然省之所習傳止於如此使更歷數十年則世

愈逺而事愈微省恐其有時冺㓕而絶無一存也豈不可痛㢤幸

而辱為之辭不獨以耀於子孫亦庶㡬傳之永久也己予嘉其言

之質而悲也遂為銘銘曰

東海之瀕有龍出水羣攀其鱗雲翔飇舉君也烈烈提戈䇿勳馳

驅 王事殁而有聞不佚前光以貽後昆於何徴之視此銘文

  葛府君墓誌銘

崑山葛生悌明將合葬其父母於常熟虞山之西原來謁予而請

曰灝中不幸甫四歲而吾妣與吾府君相⿰糹⿱𢆶匹即世至於今三十載

府君之嘉言懿行其不𫉬記憶審矣幸而入則侍吾祖父母之側

出則奉教於從祖祖父世父及吾父之執葢無不叙説府君軼事

以督率灝中也祖父母之稱府君曰善事我從祖祖父世父之稱

之曰少而克勤於學執友則皆曰其與人交也耿介而不諧於俗

端方而不受憐於人者也徴諸家庭質諸郷黨灝中以為信故敢

乞銘予語之曰四民之窮無告者誠未有甚於孤子也人孰無父

人孰無母而顧㓜無以為依長無以為養家貧則力不能自存及

其饒益也又將有外侮内難乗𨻶交訌之虞焉而三尺之童或不

被魚肉者少矣君子己孤不更名冠衣不純采必終其身非獨以

志不忘也夫亦自傷其艱難勞瘁而有大不得己者於此也予之

孤與吾子同言之而且刺心蹙額矣其忍為吾子銘其先君乎悌

明復請曰灝中事先生久敢卒以是累先生予乃曰昔孔子疑其

父墓處殯其母五父之衢聊人輓父之母誨以父墓然後知之今

吾子於先君之軼事也徴諸家庭而信質諸郷黨而又信其勝於

輓父之母也不既多乎夫顯幽闡微亦後死者之責也予不可以

固辭遂叙而銘之君諱雲𦶜字方千崑山縣學生卒於某年月日

年二十有六娶戴氏先君一年卒曾祖某贈某官祖某萬曆某年

進士仕至某官父某某官子男一人灝中也國子監生考授州同

知娶陸氏孫女三人銘曰

太常名卿澤流孫子文學蔚蔚而不永世卜彼髙敞虞山之趾鬱

乎佳㢤墨食在此越惟後人克承遺祉既剥乃亨行復爾始

  張府君墓誌銘

府君之葬也其孤排纘事畧踵門請文為銘追惟予自童子時數

從先仲父知縣公𫉬見府君府君豐上削下頎然長身間與仲父

及予同里繆子長先生為文㑹其文最雅麗秀拔予昆弟在家塾

中輙傳相謄寫以熟逮入 本朝繆先生先舉進士最後予亦舉

進士為郎官於 朝先仲父亦得浙東一縣以去而府君獨棄諸

生服杜門不出以教督諸子為事葢府君有令子曰遇恩每以諸

生試有司必與同邑諸名士互占甲乙嘗詮次墨卷所謂介石堂

選者徧走四方殘膏剰馥沾溉後進藉是取科第者甚衆而遇恩

屢見屛於省試府君恒為之歎息及遇恩之子如錦髙第始得大

亢其宗而府君則捐舘舍己十餘年矣康熙二十八年某月日葬

於吳縣十九都長山郷之先塋予少習府君而遇恩之室則又予

中表女弟也故遂採掇事畧中語序而銘之府君諱明動字元卿

晩自號介菴張氏之先當孫吳有國時與朱顧陸竝為吳中著姓

後徙長洲之陽城村者不知其何別也繼又徙居郡城以封徴仕

郎諱某者為曾祖忠義衞經歷諱某者為祖縣諸生諱某者府君

之父也府君少而孤露能自奮於學以致成立出應童子試受知

學使者偕其同産弟明烈後先居諸生中俱善屬文聲譽籍籍稱

二難所結納悉勝流名宿凡八試於郷不録中間一為本房首薦

又以忤主考意報罷府君私自詫曰命也非戰之罪久而循例貢

入南太學兩司成有識府君氏名者勞之曰吾子猶蹭蹬未遇耶

於是國將亡而府君亦不復措意舉子業矣為人有至性以不及

侍飬為憾每值諱辰設享所居之東堂指示子姓曰此爾祖屬纊

處也爾曹其識之毋忘言未竟必澘然涙下世父饒於産而無子

鞠明烈為子及世父殁人或謂府君乃大宗也質諸令甲吾子宜

為後府君正色曰有治命在且親昆弟相距㡬何而敢爭㢤居平

事世父如父事庶母如母視諸從子悉如己子而與明烈友愛無

間性素耿介晩節尤硜硜自愛故人有顯者歸里來謁府君拒不

與相見招飲亦不赴有司聞其文行延致郷飲又郤之由是為郷

黨所推重而府君訖不以此矜於衆也既謝諸生掃除一室𢇮書

數千卷坐卧其中日夜手鈔口誦雖盛寒暑不輟屢遘外侮家産

漸以中落猶夷然不屑也間為古文詞喜學唐宋諸大家或遇風

日晴美華月朗𡡾輙拈小詩一二首葢府君才甚高學甚博非僅

用舉子業擅名者顧雅不欲以詩文自命也既成則削其稾今惟

存介菴日纂若干卷藏於家春秋六十有九卒於康熙某年月日

配吳孺人婦德甚具治家儉勤中度拊媵妾臧𫉬皆有恩意自少

知書暇則閱通鑑綱目繕録古文小品誦之以為常春秋四十有

六卒於順治某年月日己前葬矣至是以府君合焉子男二人長

即遇恩次次墀皆太學生女五人適廪貢生黄日華吳江學生吳

森頴府學生顧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龯及范君瓚吳詔孫男五人太學生如鏡縣學

生如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康熙某科進士如錦府學生如鈺㓜如鉽孫女五人適太

學生王元震鄭誼縣學生顧三曾許時對一未行曾孫男一人女

三人銘曰

張故巨族世有哲人或隠或仕爰逮府君以學名家以善立身善

積於身詒慶文孫庶承 天寵用大里門 貤恩所加賁及幽䰟

其形雖亡不亡者存如欲徴之眡此銘文

  朱翁墓誌銘

翁諱某字愼闇别自號潤寰系出徽之望族曽祖存中始遷吳江

祖行父文彬復徙著府城翁其季子也先世率居市闤間潛德弗

耀至翁昆弟始延名師勸諸子於學而其子姓遂有掇取科第仕

宦於朝者吳中朱氏至是始益大為人倜儻不羣敦尚氣義雖自

少棄去舉子業而喜觀諸史與人論古今成敗得失大畧若繩引

珠貫娓娓不怠家庭雍穆闔門數百指翁養老字㓜指撝使令上

下皆訢訢如也性好施予自三族以訖交舊若鄰里若委巷老弱

傭丐諸婚嫁饑寒與夫疾病死䘮悉惟翁是歸翁赴人之急不以

在亡為解亦不以逺邇戚䟽為厚薄於是吳中人爭頌説之素信

釋老氏之學晩節築室鄧尉山麓蕭然孑居惟與方外士相游遨

以繕性參學為務家政悉付諸子不問病將革始就醫入城有問

疾者即荅曰吾目中無翳吾胸中無礙來處來去處去而已識者

知翁葢有得云平居尤有至性母夫人常患末疾輙中夜焚香露

禱願以身代無已遂刲股肉治糜以進母疾良愈翁不以其故語

人久而稍有知者或質諸翁翁蹙然曰此不得己耳豈吾本心欲

為是乎由是衆益歎息以為難予嘗論之昔唐史言陳藏器注本

草謂人肉治羸疾民間遂刲股肉以療父母韓退之作鄠人對罪

其毁傷肢體為不孝之甚予竊疑不然夫人子之事親猶人臣之

事君也人臣當國家危急之時雖肝腦塗地亦所不惜是以殺身

成仁君子許之忠孝一也使刲股而非孝則比干之剖心屈原之

沈淵顏魯公張睢陽之身殉國難皆可謂之非忠乎賈生曰借父

耰鉏有德色母取箕帚有誶語葢自周末以來先王之教不作彝

倫道衰父子之間如秦人視越人者多矣顧退之復作此對以佐

之宐乎孝友之不少概見也予故特書翁療母一事以風末俗至

其他造染甃衢賑荒己責俗流所稱善事者率不及書以其事不

勝書且在翁為細行故也壽五十有八卒於康熙某年月日元配

陳氏繼室以黃氏二男子曰霖曰霞皆太學生霞出繼伯父後三

女子適太學生邵言璋諸生裴起潛㓜許李鈞俱黄出孫男二人

女三人其孤卜於某年月日葬翁吳縣西南珍珠隖之原先事來

乞銘銘曰

歲在徒維日𨇠星紀爰諏良辰幽宫是啟維是幽宫鄧尉之陽梅

華馥郁宰木鬱蒼翁安體𩲸越千萬祀摛詞著之不磨可竢

  敕封徵仕郎翰林院庶吉士劉太翁墓誌銘

太翁姓劉氏士壯名也穉公字也石菴其别號也先世豢龍氏之

裔徙著寳應自宋南渡後始也縣學生諱承宗者考也廪例太學

生諱延祚者王考也縣學生諱本者大王考也儒學訓導翁所𠊱

選者也徵仕郎翰林院庶吉士以子貴所貤封者也壽六十有一

前明崇禎改元四月三日今康熙二十七年五月廿有三日翁生

卒之年月若日也太孺人喬氏其室也曰國翼曰壬戌科進士由

庶吉士累官刑科掌印給事中國黻曰丁卯科郷進士國扆曰諸

生國藻為世父後者翁之三男子也曰諸生張麗微張易抒喬崇

醇者翁之三女子之夫也翁自㓜頴敏閱書一過即成誦嘗治春

秋研深索隠所撰録盈尺同學者莫能與抗雖老師宿儒亦皆驚

歎以為國器也在諸生中數十年文詞典麗學術醇深議論奥博

鋭欲以功名自奮輙為學使者所知拔置髙等然訖困於塲屋晩

而以歲貢應補師儒之官非其志也雅負至性室無一金之儲而

奉養母夫人備極豐腆有三兄一弟俱早世仲兄之子亦如之於

是廣陵大水邑中士庶瀕於飢寒俱不能自存而翁顧獨力送徃

事居支撐門户撫育孤𡠉絶未嘗告倦也為人恬靜寡欲凡榮名

寵利世所羣趨爭騖者悉無求其間尤喜周人之急嘗捐高燥地

一區為義冡又嘗慮鄰田乏水為廢腴産濬渠以利之畧無纎毫

顧惜故闔郡滋呼翁長者也晚既受貤封之 命然平居不衣章

服不乗軒不張葢老屋數椽衣敝飯麤如故間屣歩馮一童子出

游初不以貴人自命邑中不相識者亦不知其為貴人也為人謙

謹樂易見傔從衣好衣者怒曰汝衣若此𫝑且忤我宗黨鄰里必

累老夫詣門謝過矣急命褫之亦不譴責也最後叔子舉於郷賀

者塡里閭翁獨瞿然曰吾寒門得此過望非力為善事將何以堪

爾曹其勉之翁之家訓𩔖如此故給事君號名諌官自叔子以下

亦蔚有聲譽推為邑中巨室衆皆曰此太翁種德績學之報也先

是邑中有御史喬先生聖任素稱東林巨儒擅知人之鑒方為愛

女擇對翁尚童丱喬先生見而異之許適以女翁之考遜謝謂吾

窶人兒不敢與女公子為偶喬先生不之聽所許即太孺人是也

久而翁坎坷不偶先生又慨然語其子侍讀公曰劉氏名長者累

世矣穉公且好學能文顧終不得一第諸昆季又不祿困極而亨

將在其子吾欲以女孫許國黻為重姻故給事君復娶於喬不數

年而喬先生言果騐當翁晩節給事君既大亢其宗子姓滿前又

率斌斌文雅謹守翁家法劉氏之興信乎其未艾也二十八年春

翁葬有日矣給事君郵所撰事畧介其外舅侍讀君以書請銘予

聞之曰先人無美而稱之是誣也有善而弗知不明也今核給事

君所撰𩔖皆質而不誣可謂善稱太翁之美者也乃作銘曰

維卯金刀盛於豐沛其别綿延爰及千祀翁之鼻祖南徙射陵奕

世載德猶不能興翁也繼之文行尤偉儒素之稱溢於井里食報

其子顯名 王廷 天子汝嘉教子有成乃下 綸音賜之章服

翁受是賜老益自朂生榮殁哀餘慶繩繩爾熾爾昌後人其承之




  康熙辛未閏七月十四日靜𭔃軒録

堯峯文鈔卷十七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