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崔黯秀才論為文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報崔黯秀才論為文書
作者:柳宗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75

崔生足下:辱書及文章,辭意良高,所向慕不凡近,誠有意乎聖人之言。然聖人之言,期以明道,學者務求諸道而遺其辭。辭之傳於世者,必由於書。道假辭而明,辭假書而傳,要之之道而已耳。道之及,及乎物而已耳,斯取道之內者也。今世因貴辭而矜書,粉澤以為工,遒密以為能,不亦外乎?吾子之所言道,匪辭而書,其所望於仆,亦匪辭而書,是不亦去及物之道愈以遠乎?仆嚐學聖人之道,身雖窮,誌求之不已,庶幾可以語於古。恨與吾子不同州部,閉口無所發明。觀吾子文章,自秀士可通聖人之說。今吾子求於道也外,而望於予也愈外,是其可惜歟!吾且不言,是負吾子數千里不棄朽廢者之意,故復雲爾也。

凡人好辭工書者,皆病癖也。吾不幸蚤得二病。學道以來,日思砭針攻熨,卒不能去,纏結心腑牢甚,願斯須忘之而不克,竊嚐自毒。今吾子乃始欽欽思易吾病,不亦惑乎!斯固有潛塊積瘕,中子之內藏,恬而不悟,可憐哉!其卒與我何異?均之二病,書字益下,而子之意又益下,則子之病又益篤。甚矣,子癖於伎也!

吾嚐見病心腹人,有思啖土炭、嗜酸鹹者,不得則大戚。其親愛之者不忍其戚,因探而與之。觀吾子之意,亦已戚矣。吾雖未得親愛吾子,然亦重來意之勤,有不忍矣。誠欲分吾土炭酸鹹,吾不敢愛,但遠言其證不可也,俟麵乃悉陳吾狀。未相見,且試求良醫為方已之。苟能已,大善,則及物之道,專而易通。若積結既定,醫無所能已,幸期相見時,吾決分子其啖嗜者。不具。宗元白。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