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修詩話總龜 (四部叢刊本)/前卷三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前卷三十三 增修詩話總龜 前卷三十四
宋 阮閱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前卷三十五

增修詩話總龜卷之三十四

   紀夣門

狄遵度紀夣詩云佳城𣡡𣡡頽寒烟孤雛乳獸𭈹荒阡夜

 卧北斗寒挂枕木落霜拱鴈連天浮雲西去半落日行

客東盡隨長川乾坤未毁吾尚在肯與蟪蛄論大年狄

遵度自児童時巳能属文落筆有竒氣年十六一夕

夢杜子羙誦平生詩皆集中所未見者覺而記两

句後遂續之百斛明珠

張𧦴字𨼆之本閩人迁於成都数世矣善属文不仕晚用

 太守王素薦賜號冲退處士一日夣有人𭔃書召之

 云東岳道士書也明日與李士寕荅曰手持東岳𭔃

書來𧦴大驚不知其所自來未㡬𧦴果卒其子禩亦

 逸民舉仕一命乃死士寕蓬州人也語黙不常或以為

得道者百歳乃絶嘗見余於成都曰子甚貴當䇿

舉首已而果然

余嘗夣見人云是杜子羙謂余曰今人多誤㑹余八陣啚

詩云江流石不轉遺恨失吞呉世人皆以為先主武侯

𣣔與関羽復𬽦故恨不能㓕呉非也我意本謂呉蜀乃

唇齒之國不當相圖晋之所以能取蜀者以蜀有不

忘詩區區自列其意書生之習氣也並同前

東坡将亡前數日夣中作一詩𭔃朱行中云舜不作六

噐誰知貴璵璠哀哉楚狂士抱璞號空山相如起睨柱

 𭠘壁相與還何如鄭子産有禮國自閑虽㣲韓宣子鄙

 夫亦辭環至今不貪寳凛然照塵寰斍而記之自不曉

 所謂東坡絶筆也直方詩話

陳明信云䔥貫少時嘗夣至宫SKchar中長廊䆳舘如王者

 所居有千門萬戸望之洞然金碧爍耀旣過數門見群

 婦人如神仙視貫驚問何所從來貫愕然亦不知對

 貫自陳進士能為詩中有一人授貫𥿄曰此所謂衍波

 牋煩賦宫中曉寒SKchar貫援筆立成旣有竒語其人甚賞

 之因曰先軰異日必貴此天上非人間也貫寤尚能記

 所賦俞秀老徃嘗得之於蕭翰林之孫其詩有云十

 二嶤関𨼆空緑獸貎呼熖椒壁馥渇烏㳙㳙不相續

 轆轤𣣔轉霏紅玊百刻香殘隕蓮燭九龍吐水漫寒漿

 紅綃佩魚無左璫两两趨走瞻扶桑紅萍半圭山波面

 囬首觚𥟀九霞絢鳴鞙聲從天上來大劍髙冠滿前

 殿秀老誦之尚有四五韵忘之

王太初傳言有焦仲先者家於南徐元豐元年因詣京

 師訪知巳忽夣一婦人相頋遇或以詩筆相徃來其一

 聮云呉王䑓下無人處㡬度臨風學舞腰又曰呉山之

 北㑹稽之陽古木蒼蒼其㝡後一章云仲冬之月二

 七之間月圎風静車馬相扳其人如病狂縁太初而

 後愈至秦少游書栁鬼事所載詩語前後皆同但年

 月乃是熈寕九年所病者乃是嘉興令陶集而所諭

 者乃是天竺辯才法師二者不知孰是並同前

僕嘗夣有客携詩文見過者𮗜而記其一詩云道惡

 賊其身忠先愛厥親誰知畏九折亦自是忠臣又有

 數句若銘賛者云道之所以成不以害其畊徳之所

 以修不以賊其生東坡詩話

冨鄭公早年嘗夣青州王相公以後事相托公曰相公徳

𬒳生民當延遐夀何⿺辶䖏及此後二年罷相知鄆州辟鄭

 公爲倅到任月餘有大星隕于宅園家人恠之相告曰後

 月當見果至後月薨鄭公為治䘮事故鄭公挽詞曰

 道徳𬒳生民與當年夣中符契古今詩話

鄭内翰獬未貴時嘗病瘟疫數日未愈甚困俄夣至一

䖏若宫闕有吏迎謁甚恭公謂吏曰吾病甚倦煩𤍠思

得凉浴以清其肌吏云已為公辦浴乆矣吏引公至一室

中有小池方闊數尺甃以明玊水光㶑灔以手測之清

冷可愛公乃坐甃上以水泛身俄視两臂已生白鱗視

水中影則頭已角出公驚⿺辶䖏出吏云此玊龍池也惜

乎公不入其水中入則為輔宰乃覺少選出汗公後

登第為第一人為詩戯友人云文闈數戰奪先鋒

変化湏知自古同霹𮦷一聲從地起到頭身是白龍翁

王仲舉营道人毋嘗夣挾仲舉入月仲舉修進業長興化

二年赴舉謁秦王登第後有詩謝秦王曰三千里外抛漁

艇二十人前折桂枝太平興國中仲舉有子曰嗣全亦

 中進士第乃扶两子入月之祥青𤨏集

湖州長興縣啄木嶺金沙泉即毎年造茶之所也湖常

 二郡接界於此其𡈽有境㑹亭毎茶節二牧畢至斯

泉處沙中居嘗无水将造茶太守具犧牲𥙊泉頃之

發源清溢造御茶畢水則㣲减供堂者畢水已半矣太

 守造茶畢即涸矣太守或行斾稽晚則有風雷之變或見

鷙獸毒蛇鬼魅之𩔗焉胡生者即其居以釘鉸為業居

 霅溪而近白蘋洲去其居十餘歩有古墳胡生每因茶

 飯必奠酬之嘗夣人謂之曰吾姓柳氏平生善詩而嗜

 茗及死塟此室乃子今㞐之側也常衘子之惠無以為

 報𣣔教子為詩胡生辭以不能柳強之曰但率子意言

 之當有致矣生旣寤試𭻍思果有SKchar𦔳者其後遂

 工焉詩曰胡風似劔鎪人骨漢月如鈎釣胃腸魂夣

 不知身在路夜來犹自到昭陽人謂之胡釘鉸詩

金沙池泉在常州冝興縣罨畫溪之東有寺寺有碑載

 當時杭湖常三州貢茶唱和樂天云十𨾏畫船何處𪧐

 洞庭山脚大湖心常州太守忘其姓名和云殷勤為報

春風道不貢新茶只貢心

韋(⿱𫝀吊)檢舉進士不第常有一羙SKchar一日捧心而卒檢追思痛

 悼殆不勝情舉酒吟詩悲怨可掬吟曰寳劔化龍歸

 碧落嫦娥隨月下黄泉一盃新酒青春曉寂寞書窓

 恨獨眠一日忽夣SKchar泣涕潜然曰當有後期今和來萹

 即口占云春雨𪷟𪷟不見天家家門户栁如烟如今

 賜断空垂淚𭭕𥬇重追别有年檢終日怏怏後更夣SKchar

 曰即遂相見𮗜來神魂恍惚乃題曰白浪漫漫去不廻

 浮雲飛盡日西頽始皇陵上千年𣗳銀鴨金鳬也變灰 -- 灰

 後數日即符夣兆說前集

晁奉禮簡故宫保内翰之次子也於昆弟中㝡稱竒秀與

 梁固少小硯席之至善大中祥符二年固状元及第授

 青州倅時奉禮荣侍在闕下是年冬末梁方之任去青

 雨驛夜夣晁來相謁手携白扇上有七言詩一首以贈

 梁云死生離别最堪悲相對無言涙滿衣歎我巳歸

 泉下去羡君新向月中歸長鞭巳見騰夷路折翼終

 難継迅飛珍重故人當聖代早持鈞軸入黄扉覧詩起

 執手悲泣而别倐然覺大異之歎晁必沒故矣乃急走㒒

 録所得詩入京師訪其安否宫保開讀之大慟曰品格

 真吾兒作也夣之夕乃簡忘之日也

李良弼故給事中防之子祥符元年應進士舉得同學

究及第二年給事自南京移知鄭州以家在應天良弼奏

為本府司士叅軍是年中赴良弼隨侍至鄭夜𪧐中牟

驛夣人持詩版跪而來献良弼詩曰九霄丹詔三天近萬

叠紅芳一旦開日月山川湏問甲為君親到小蓬萊覺

而異之旦⿺辶䖏起而白給事喜曰㨿此詩意汝必有前程

慎勿廢於笔硯勉旃勉旃至郊而别五年方歸闕授三司

 户部判官五月已舉張楚縣丞事停任六月十九日良

 弼卒於應天府給事大慟悲語張君房曰夣之不誠

 如是自此兒夣必謂其前程而為詞臣一旦至是苦㦲君

 房但寛勉以慰之是年秋君房以詔鞠獄無状謪為寕海

 督郵乃同給事舟抵應天府旦憇泊間細詰良弼卒塟之日

 月及塟地之所因而繹之忽有數悟乃省其詩盡得之良弼

 丙戌生年二十有七即詩首句云九霄丹詔三天近三九二十

 七數是年二十五故云近也萬叠紅芳一旦開方萬葉之

 花一旦開盡是近謝之意次云日月山河湏問甲其年

 六月十九日甲寅乃其卒日殯是二十九日甲子塟于府

 東甲地即是日月山川湏間甲也盖六月天徳月徳俱

 在甲末句云爲君親到小蓬萊即虚無𡨋漠之所給

 事沉黙曰君辨之矣說前集

沈亞之嘗言邢鳯寓居長安平康里第晝夣一婦人自

 楹而來古粧髙髻作陽春曲曰長安少女翫春陽何處春

 陽不断腸舞䄂弓腰渾忘却蛾眉空帶九秋霜鳯曰何

 謂弓腰曰昔年父母教舞作此弓彎状舞罷辭去鳯

 亦尋覺說後集

呉興姚郃嘗言有友王生者元和𥘉夕夣逰呉宫乆之聞

 宫中岀輦吹簫撃鼓言塟西施王悲悼不止立召門客

 作挽歌生應声爲詞曰西望吴王闕雲書金字牌連

 江張蕙帳擇土塟金SKchar2滿池紅心草三層碧玊㙜春風

 無處所悽恨不勝懷及寤復記其事王生太原人

崇寕元年元日昏眠夣中作一詩云無頼春風試怒號共

 乗一葉傲驚濤不知两岸人皆愕但𮗜中流𥬇語髙

 三月與陳莹中渡湘江是日大風當断渡小舟𣔙舞白

 浪中两岸聚𮗚胆落莹中𥬇愈髙余以詩語莹中莹中

 曰此公按後大行叢林

東坡倅錢塘夣神考召入禁中宫女環侍一紅衣女捧紅

 靴一𨾏命坡銘之其中一聮云寒女之絲銖積寸累歩

 武所及雲蒸雷起上極嘆其敏㨗同前

山谷晝卧夣與一道士升空道士曰與公㳺蓬萊𮗜天風

 吹鬂道士曰歛目俄有狗吠開目不見道士惟見宫殿魯

 直入有两玊人導升殿主𨹓揖之仙女侍之中有一女云

整琵琶魯直愛其風韵頋之忘揖主者主者色荘故其

詩曰試問琵琶可聞否靈君色荘妓揺手與余親言之

 今山谷集語不同盖更易耳冷齋夜話

少逰南迁𪧐郡亭湖廟下側枕視㣲波月影縱横追憶昔

𪧐垂雲老借竹軒見西湖月色如此夣羙人自言我天女也

以維摩像乞賛少㳺愛其畫念曰非道子不能作此天

 女以詩戯少㳺曰不知水𪧐分風浦何似秋眠借竹軒

聞道詩詞妙天下廬山對眼可無言少㳺夣中題其

像曰竺儀華夣瘴面囚首口雖不言十分似九應𥬇舌

覆大千作師子吼不如不搏取妙喜如陶家手同前

陳智夫㐮陽人慱學有才思尤長於歌詩嘗遇異人授

 以吐納之術故佳句多於夣中得之若花𥬇似留客鳥

 聲如喚人又野花臨水數枝恨芳草連天千里情之句

 雖前軰不能逺過遯齋閑覧






增修詩詁總龜卷之三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