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修詩話總龜 (四部叢刊本)/前卷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前卷八 增修詩話總龜 前卷九
宋 阮閱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前卷十

增修詩話總龜卷之九         乙集

            舒 城 阮一閱 編

皇  明  宗  室  月 窓 道人 刋

            鄱 陽 程 珖 校

   評論門

東坡作蝸牛詩云中弱不勝觸外堅𦕅自郛升高不知疲

竟作黏壁枯後改云腥涎不滿殻𦕅足以自濡升髙不

 知迴竟作黏壁枯余亦以爲改者勝直方詩話

山谷惠余詩两篇一云多病廢詩仍止酒一云醉餘睡起

 怯春寒𮗚者以爲疵余曰說詩者不以文害辭豈非謂

 此𫆀

東坡愛𮧯蘇州詩云誰知風雨夜復此對床眠向在鄭西

 別子由云寒燈相對記疇昔夜雨何時聴蕭瑟又有初

 秋𭔃子由云買田秋已議築室春當成雪堂風雨夜已

 作對床聲又子由與坡相從彭城賦詩云逍遥堂後千

㝷木長送中霄風雨聲悮喜對床㝷舊約不知飄泊在

彭城子由使虜在神水舘賦詩云夜雨從來相對眠茲

 行萬里隔胡天此其兄弟所賦坡在御史獄有云他年

夜雨獨傷神在東府有云對床定悠悠夜雨今蕭瑟其

同轉對有云對床貪聴連宵雨又云對床欲作連夜雨

 又云對床老兄弟夜雨鳴竹屋可謂無日忘之

詩云讀書頭欲白相對眼終青身更萬事巳頭白相對百

 年終眼青看鏡白頭知我老平生青眼爲君明故人相

 見尚青眼新貴即今多白頭江山萬里盡頭白骨肉十

 年終眼青白頭逢國士青眼酒尊開此坡谷所爲用青

 眼對白頭者非一而工拙亦各有差老杜亦云別來頭

 併白相見眼終青

山谷有詩云小立佇幽香農家能有㡬韻聮與荆公詩頗

 相同當是暗合

方時敏言荆公言鷗鳥不驚之𩔖如何作語則好故山谷

 有云一鷗同一波

謝朓嘗語沈約曰好詩圓羙流轉如彈丸故東坡答王鞏

 云新詩如彈丸及送歐陽弼云中有清員句銅丸飛柘

 彈盖謂詩貴圓熟也余以謂圓熟多失之平易老硬多

 失之乾枯不失於二者之間可與古之作者並驅

東坡爲温公作獨樂園詩只從頭四句便巳都說盡云青

 山在屋上流水在屋下中有五畆園花竹秀而野此便

 可以圖𦘕

東坡嘗為余書荆公詩云徑暖草如積山晴花更繁縱横

 一川水高下數家村倦憇雞鳴午荒㝷犬吠昏歸來向

 人說恐是武陵源坡云武陵源不甚好又云也是此韻

中別無韻也

山谷每與余言謝師厚七言絶𩔖老杜但少人知之耳如

 倒着衣裳迎户外盡呼児女拜燈前編入杜集無愧

趙徳甫云東坡爲程筠作歸真亭詩云㑹看千粟記木杪

 見龜趺是碑坐不應見木杪

秦少章云世上事絶有理㑹不得者余前日見孫莘老大

 𥬇東坡謝御賜書詩云有甚道理後面更直說至陜西

 奏捷

東坡䟦米元章所𭣣書云畫地爲餅未必似要令痴児出

 饞水又云錦嚢玉軸來無趾山谷和之云百家傳本畧

 相似如月行天見諸水又云拙者𥨸鉤輙斬趾皆謂元

 章患净病及好奪取人話

東坡平生最慕樂天之爲人故有詩云我甚似樂天但無

 素與蠻又云我似樂天君記取華顛賞遍洛陽春又云

 他時要指集賢人知是香山老居士又云定似香山老

 居士又云淵明形神似我樂天心相似我東坡在杭又

 與樂天所留歲月略相似

東坡送李公擇云有如長庚星到暁爛不𭣣贈道潜云故

 人各在天一角相望落落如晨星任師中挽辭云相看

 半作晨星没可憐太白與殘月而黄門送退翁守懷安

 亦云我懷同門友𫝑如曉天星友或作客學者尤多用此

⿱目兆以道言近見東坡說凢人作文字須是筆頭上挽得數

萬斤起可以言文字巳余謂歐公豈不云興來筆力千

 鈞重

謝玄暉最以澄江净如練得名故李白云觧道澄江净如

練令人却憶謝玄暉山谷詩云慿誰說與謝玄暉莫道

 澄江净如練則其人之優劣於此亦可以見

摭言載白樂天在江東進士多奔徃時張祜負時名旣而

 徐凝至二子相矛盾祜稱其佳句云樹影中流見鍾聲

 两岸聞凝以爲柰無野人千古長如白練飛一條界破

 青山色祜愕然不對於是一座盡傾其後東坡云世傳

 徐凝瀑布詩至爲塵陋又僞作樂天詩稱羙此句有賽

 不得之語樂天雖渉淺易豈至是㢤乃作絶云帝遣銀

 河一𣲖垂古來惟有謪仙詞飛流濺沫知多少不與徐

 凝洗惡詩余以爲此之相去何啻九牛一毛也

韓存中云東坡嘗云人言盧𣏌是姦邪我見鄭公但嫵媚

 好作一對請諸人將去作一篇詩

崔中云山谷稱晏叔原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

 風定非窮児家語

韓存中云東坡作漁蓑句好真堪𦘕柳絮才髙不道塩只

 不道塩與真堪𦘕自合是一對

陳無巳云山谷最愛舒王扶輿度陽燄窈窕一川花謂包

 含數箇意

韓存中云家中有山谷寫詩一𥿄乃是公有胸中五色筆

 平生𥙷衮用功深此詩本用小杜詩中五色線而却書

 云五色筆若却書云五色筆此真所謂筆悮

賀方回初作青玉案詞遂知名其間有云彩筆新題㫁腸

 句後山谷有詩云少㳺醉卧古藤下誰作詩歌送一杯

 觧道江南㫁腸句只今惟有賀方回盖載青玉案事

東坡作藏春塢有云年抛造化甄陶外春在先生杖屨中

 而秦少㳺作俞充衮詞乃云風生使者旌旄上春在將

 軍爼豆中余以為依倣太甚

陶潜避俗翁未必能逹道𮗚其著詩集頗亦根枯槁逹生

 豈是足默識盖不早生子賢與愚何其繋懷抱山谷云

 杜子羙困窮於三蜀盖爲不知者詬病以爲拙於生事

 又徃徃譏議宗文宗武失學故𦕅托之淵明以觧嘲耳

 其詩名曰遣興可解也俗人便爲譏病淵明所謂痴人

 前不得說夣也余以爲安得山谷將工部詩篇篇如此

 訓釋以成一集乎

日月老賔客送山谷詩也日月馬上過文潜詩也其工拙

 有能辯之者老杜云厨人語夜䦨東坡云圖書跌宕悲

 年老燈火青熒語夜深山谷云児女燈前語夜深余爲

 當以先後分勝負

山谷與余詩云百葉湘桃苦惱人又云欲作短歌慿阿素

 丁寜誇與落花風其後改苦惱作觸撥改歌作章改丁

 寜作緩歌余以爲詩不厭多改

東坡作百歩洪詩云有如兎走鷹隼落駿馬下注千丈坡

 當在黄時有人云千丈坡豈注馬䖏及還朝其人云惟

 善走馬方能注坡聞者以爲注坡

山谷有茶詩押腸字韻和者巳數四而山谷最後有曲几

 團蒲聴煑湯煎成車聲入羊腸之句東坡云黄九怎得

 不窮故⿱目兆無咎復和云車聲出𪔂細九盤如此佳句誰

能識

文潜先與李公擇軰來余家作長句後再同東坡來坡讀

其詩歎息云此不是吃烟火食人道底言語盖其間有

漱井消午醉掃花坐晚凉衆綠結夏帷老紅駐春粧山

 谷次韻云張侯筆端𫝑三秀䴡芝房掃花坐晚吹妙語

 亦難忘

白樂天有詩云醉貌如霜葉雖紅不是春東坡有詩云児

童誤喜朱顔在一𥬇那知是酒紅鄭谷云衰鬂霜供白

 愁顔酒借紅老杜云髪少何勞白顔衰肯更紅無巳出

 此一聮大爲諸公稱賞

宋景文云詩人必自成一家然後傳不朽若體䂓𦘕圓凖

 方作矩終爲人之臣僕故山谷詩云文章最忌隨人後

 又云自成一家始逼真誠不易之論

東坡送江公著云忽憶釣䑓歸洗耳又云亦念人生行樂

 耳註云二耳義不同故得重用

陳淳字子真南昌人也嘗以詩呈山谷云作詩須要開廣

 如老杜日月籠中鳥乾坤水上萍之𩔖子真云淳軰那

 便到此山谷曰無亦只是𥘉

洪龜父有詩云琅玕嚴佛界薜荔上僧垣山谷改云琅璫

 鳴佛屋以謂薜荔是一聲須要一聲對琅璫即一聲也

 余以爲然

龜父云朋見張文潜言魯直楚詞誠不可及晁無咎言魯

 直楚詞固不可及而律詩𥙷之終身不敢近也余嘗聞

 龜父前後詩有一朝厭蝸角萬里𮪍鵬背一聮最爲妙

 絶龜父云山谷亦歎賞此句

山谷謂龜父云甥最愛老舅詩中何等篇龜父舉螘穴或

 夢封侯王蜂房各自開戸牖及黄塵不觧涴明月碧𣗳

 爲我生凉秋以爲絶𩔖工部山谷云得之

古詩云公道世間惟白髪貴人頭上不曾饒而元祐𥘉多

 用老成故東坡有云此生自㫁天休問白髪年來漸不

 公陳無巳答邢敦夫云今代貴人頭白髪掛冠高處不

 冝彈其後秦少㳺謂李端叔復有白髪偏於我軰公之

 句則是白髪有隨時之義

東坡云爲我周旋寜作我一句只是難對時王平甫在坐

 應聲云只消道因𭅺憔悴却羞𭅺

秦少㳺嘗和黄法曹憶梅花詩東坡稱之故次其韻有西

 湖處士骨應槁只有此詩君壓倒之句此詩初無妙處

 不知坡所愛者何語和者數四余獨愛坡两句云江頭

 千𣗳春欲暗竹外一枝斜更好後必有能辯之者

陳無巳作小放歌行两篇其一云春風永巷閉娉婷長使

 青樓誤得名不惜捲簾通一顧怕君着眼未分明其二

 云當年不嫁惜娉婷映白施朱作後生說與旁人須早

 計隨冝梳洗莫傾城山谷云無巳他日作語極髙古至

 扵此篇則顧影徘徊衒耀太甚

荆公有詩云端能過我論竒字亦復令君見異書東坡亦

 云未許𭅺中得異書且共楊雄說竒字陳無巳又以竒

 字對異方

東坡題李秀才醉眠亭詩云君且歸休我欲眠人言此語

 出天然醉中對客眠何害須信陶潜未若賢山谷題無

 咎卧陶軒亦云欲眠不遣客佳處更難忘意極相𩔖

秦少㳺嘗以真字題月團新碾㵸花甆飲罷呼児課楚詞

 風定小軒無落葉青䖝相對吐秋絲扵邢敦夫扇上山

 谷見之乃扵扇背復作小草題黄葉委庭𮗚九州小䖝

 催女獻功裘金錢滿地無人費百斛明珠薏苡秋皆所

 自作也少㳺後見之云逼我太甚邢敦夫云掃地燒香

閉閣眠簟紋如水帳如烟客來夣覺知何處掛起西窓

浪接天東坡詩嘗題扵余扇山谷𥘉讀以爲是劉梦得

 所作也

陳留市中有一刀鑷工隨所得爲一日費醉吟於市負

 子以行歌江端禮以爲逹者爲作傳而要無巳賦詩無

 巳詩有閉門十日雨凍作饑鳶聲大爲山谷所愛山谷

後亦擬作有云養性霜刀在閱人清鏡空無以復加

潘邠老云陳三所謂學詩如學仙時至骨自換此語爲得

 之然余見山谷有學詩如學道之句陳三所得豈苗裔

 𫆀並同前

山谷謂余言吾少年時作漁父詞曰新婦磯頭眉黛愁小

姑堤畔眼波秋魚児錯認月沉鉤青蒻笠前無限事緑

蓑衣底一時休斜風細雨轉舩頭以示坡坡𥬇曰山谷

境界乃扵青蒻笠前而巳𫆀獨謝師直一讀知吾用意

 謂人曰此即能扵水容山光玉肌花貌無異見是真解

 脫逰戯耳冷齋夜話

舒王詩曰紅梨無葉庇華身黄菊分香委路塵晚嵗蒼官

才自保日高青女尚横陳又云木落岡巒因自獻水歸

 洲渚得橫陳山谷謂余曰自獻横陳見相如賦荆用不

應全耳余曰首楞經亦曰於横陳時味如嚼蠟

山谷云詩意無窮人之才有限以有限之才追無窮之意

雖少陵淵明不得工也然不易其意而造其語謂之換

骨法規模其意而形容之謂之奪胎法如鄭谷十日菊

 曰自縁今日人心別未必秋香一夜衰此意甚佳而病

在氣不長西漢文章雄深雅徤其氣長故也曽子固曰

詩當使人一覧語盡而意有餘乃古人用心處所以舒

 王菊詩曰千花百卉凋零後始見閑人把一枝坡則曰

萬事到頭都是夣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愁李翰林曰鳥

飛不盡暮天碧又曰青天盡處没孤鴻其病如前所論

山谷登逹𮗚䑓詩曰瘦藤拄到風烟上乞與逰人眼界

 開不知眼界開多少白鳥去盡青天回凢此之𩔖皆換

 骨法也顧况詩曰一别二十年人堪幾回別其詩簡緩

 而立意精確舒王與古人詩曰一日君家把酒盃六年

 波浪與塵埃不知烏石江𫟪路到老相㝷得幾回樂天

 曰臨風抄秋樹對酒長年身醉貌如霜葉雖紅不是春

 東坡南中詩曰児童悮喜朱顔在一𥬇那知是醉紅凡

 此皆奪胎法唐詩曰長因送人處憶得别家時又曰舊

 國別多日故人無少年舒王東坡用其意作古今不經

 人道語王詩曰木末北山烟冉冉草根南澗水泠泠繰

 成白雪桑重緑割盡黄雲稻正青坡曰桑疇雨過羅紈

 膩麥隴風來餅餌香如華嚴經舉果知因譬如蓮花方

 其吐花而果具蕋中造語之工至於舒王東坡山谷盡

 古今之變舒王曰江月轉空爲白晝嶺雲分瞑與黄昏

 一水護田將綠遶兩山耕闥送青來坡海棠詩曰只恐

 夜深花睡去故燒高燭照紅妝又曰我携此石歸䄂中

 有東海山谷曰此皆謂之句中眼李格非嘗曰老杜謂

 之詩史者其大過人在誠實耳如玉川子醉歸詩曰昨

 夜村飲歸徤到三四五摩挲青莓苔莫嗔驚着汝舒

 王用其意作扇子詩曰玉斧修成寳月圓月邉仍有女

 乗鸞青冥風露非人世𩯭亂SKchar2横特地寒謝公有池塘

 生春艸園林變鳴禽謂之神𦔳古今文士多稱之李元

 膺曰此句未有過人處古人意所至則見於情詩句盖

 寓也謝公喜惠連夣中當論情意不當泥句吾弟超然

 曰陳叔寳絶無肺腸詩語有驚絶者如午醉醒來晚無

 人夣自驚夕陽如有意長傍小窓明王摩詰山中小詩

 曰荆溪白石出天寒紅葉稀山路原無雨空翠湿人衣

 舒王百家衣體曰相看不忍𤼵慘淡暮潮平欲别更擕

 手月明洲渚生此得天趣問曰何以識其天趣曰能知

蕭何所以識韓信則天趣可觧余竟不能詰

東坡曰淵明詩𥘉看若散緩熟讀有竒趣如曰日莫巾柴

 車路暗光巳夕歸人望烟火稚子𠉀簷𨻶又曰藹藹逺

 人村依依墟里烟犬吠深巷中雞鳴桑𣗳顛才高意逺

 造語精到如此如曰一千里色中秋月十萬軍聲半夜

 潮蝴蝶夣中家萬里子規枝上月三更深秋簾幙千家

 雨落日樓䑓一笛風皆寒乞相初如秀整熟視無神

 氣以字露故也東披則曰山中老𪧐依然在案上楞嚴

 巳不看細味之無齟齬態對甚的而字不露得淵明遺

 意耳對句法人不過以事以意出處備具謂之妙荆公

 曰平昔離愁寛帶眼迄今歸思滿琴心又曰欲𭔃荒寒

 無善𦘕頼傳悲壯有能琴不若東坡特竒如曰見說𮪍

 鯨逰汗漫亦曾捫虱話酸辛又曰龍𩦪萬斛不敢過漁

 舟一葉從掀舞以鯨爲虱對龍𩦪爲漁舟對大小氣熖

 之不等其意(⿱艹石)玩世謂之秀傑之氣終不可没夫冨貴

 中不得言貧賤事少壯中不得言衰老康強不得言疾

 病死亡或犯之謂之詩䜟是大不然詩者妙𮗚逸想豈

 限繩墨㢤王維作雪中𦘕芭蕉詩眼見已知其神情意

 寓於物俗則譏其不知寒暑荆公方大拜忽書其壁曰

 霜筠雪竹鍾山寺投老歸歟𭔃此生東坡詩曰平生萬

 事足所欠惟一死豈可與俗論余作詩曰東坡醉墨浩

 琳琅千首空餘萬丈光雪裏芭蕉失寒暑眼中騏驥略

 玄黄句法欲老徤有英氣當間用方言爲妙竒男子行

 人羣中自然有頴脫不可干犯之韻老杜八仙詩序李

 太白曰天子呼來不上船船方言也所謂𬓛紐是已家

 家養烏鬼頓頓食黄魚川峽路民多供事烏蠻鬼以臨

 江故頓頓食黄魚耳俗人不觧便作養畜字讀遂使沈

存中自差以烏鬼爲鸕鷀也

詩云夜䦨更秉燭相對如夣寐更互秉燭照之恐是夣也

作更字讀則失意甚矣山谷每用之所謂一霎杜公雨

數畨花信風是也江左風流乆已零落士大夫人品不

高故音韻絶㓕東晋韻人勝士無出謝安石之右烟霏

空翠間乃携娉婷登之與夫雪夜訪山隂故人興盡而

反下馬㩀胡床三弄而去者異矣詩有句含蓄者老杜

曰勲業頻看鏡行藏獨𠋣樓鄭雲叟曰相看臨逺水獨

自上孤舟是也有意含蓄者如宫詞曰銀燭秋光冷𦘕

屏輕羅小扇撲流螢天街夜色凉如水卧看牽牛織女

星又嘲人詩曰恠來粧閣閉朝下不相迎総向春園裏

花間𥬇語聲是也有句意俱含蓄者如九日詩曰明年

 此㑹知誰徤醉把茱茰仔細看宫怨曰玉容不及寒鴉

色猶帶朝陽日影來是也並同前

田承君云王居卿在楊州同孫巨源蘇子瞻⿺辶商相㑹居卿

置酒曰踈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黄昏此林和靖

梅花詩然而爲詠杏與桃李皆可東坡曰可則可但恐

杏李花不敢承當一座大𥬇直方詩話




增修詩話總龜卷之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