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修詩話總龜 (四部叢刊本)/後卷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後卷十 增修詩話總龜 後卷十一
宋 阮閱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後卷十二

百家詩話總龜後集卷之十一         庚集

            舒 城 阮一閱編

皇  明  宗  室  月窓道人刋

            鄱陽 程珖校

   評論門

翰𫟍作春帖子徃徃秀䴡可喜如蘇子容云璇霄一夕斗

 杓東㶑灔晨曦照九重和氣熏風摩盖壌競消金甲事

 春農鄧温伯云晨曦㶑灔上簾櫳金屋熈熈歌吹中

 桃臉似知官宴早百花頭上放輕紅蔣頴叔云昧旦求

 衣向曉雞蓬萊仗日下將西花添漏䜵三聲逺柳映春

 旗一色齊梁君貺詩云東方和氣斗回杓龍角中星轉

 紫霄聖主問安天未曉求衣親護玉宸朝皆佳作也余

觀鄭毅夫新春詞四首其一云春色應隨歩輦還珠

旒玊几照龍顔紫雲殿下朝元罷便領東風到世間其

 二云春風細拂緑波長初過層城渡建章草色未迎雕

輦翠柳梢先學赭衣黄其三云晴暉散入鳯凰樓一行

朱簾不上鉤漢殿𨶜簮𩀱彩燕併和春色上SKchar2頭其四

云小池春破玉玲瓏聲觸簾鉤漸好風閑繞䦨干搯花

𣗳春痕已着半梢紅觀此四詩與帖子格調何異豈乆

扵翰𫟍而筆端自然習熟𫆀丹陽集

張籍韓愈高弟也愈嘗作此日足可惜贈之八百餘言

 又作喜侯喜至之篇贈之二百餘言又有贈張籍一篇

 二百言皆不稱其能詩獨有調張籍一篇大尊李杜而

 末章有顧語地上友經營無太忙之句病中贈張籍一

 篇有半𡍼喜開鑿𣲖别失大江吾欲SKchar其氣不令見麾

 幢之句醉贈張徹有張籍學古淡軒昻避雞群之句則

 籍有意扵慕大而實無可取者也及取其集而讀之如

 送越客詩云春雲剡溪口殘月鏡湖西逢故人詩云海

 上見花𤼵瘴中聞鳥飛送海客詩云入國自獻寳逢人

 多贈珠紫掖𤼵章句青闈更詠歌如此之𩔖皆駢句也

 至語言拙惡如寺貧無施利僧老足慈悲収拾新琴譜

 封題舊藥方多申請假牒秪送賀官書此尤可𥬇至扵

 樂府則稍超矣姚秘監嘗稱之曰妙絶江南曲凄凉怨

 女詩白太傅嘗稱之曰尤攻樂府詞舉代少其倫由是

論之則人士所稱者非以詩也

應制詩非他詩比自是一家句法大抵不出扵典實冨艶

爾夏英公和上元觀燈詩云魚龍曼衍六街呈金鎻通

宵啓玉扄冉冉逰塵生輦道遲遲春箭入歌聲寳坊

月皎龍燈淡紫舘風㣲鶴熖平宴罷南端天欲曉回瞻

河漢尚SKcharSKchar王𡵨公詩云雪消華月滿仙䑓萬燭當樓

寳扇開𩀱鳯雲中扶輦下六鼇海上駕山來鎬京春酒

沽周宴汾水秋風陋漢才一曲昇平人盡樂君王又進

紫霞杯二公雖不同時而二詩如出一人之手盖格調

當如是也丁晋公賞花釣魚詩云鶯驚鳯輦穿花去

 魚畏龍顔上釣遲胡文㳟云春煖仙蓂初靃靡日斜芝

盖尚徘徊鄭毅夫云水光翠繞九重殿花氣濃薰萬夀

 盃皆典實冨艶有餘(⿱艹石)作清癯平淡之語終不近尓

顔延之謝靈運各𬒳㫖擬北上篇延之受詔即成靈運乆

 而方就梁元帝云詩多而能者沈約少而能者謝眺雖

 有能速多寡之不同不害其俱工也

咸平景徳中錢惟演劉筠首變詩格而楊文公與之𪔂立

 綽號江東三虎詩格與錢劉亦絶相𩔗謂之西崑體大

 率效李義山之為豐冨藻䴡不作枯瘠語故楊文公在

 至道中得義山詩百餘篇至扵愛慕而不能釋手公嘗

 論義山詩以謂包藴宻緻演繹平暢味無窮而炙愈出

鑚彌堅而酌不竭使學者少窺其一斑(⿱艹石)滌腸而浣骨

是知文公之詩者得扵義山者為多矣又嘗以錢惟演

詩二十七聮如雪意未成雲着地秋聲不㫁鴈連天之

𩔖劉筠詩四十八聮如溪牋未破氷生硯爐酒新燒雪

滿天之𩔖皆表而出之

詩之有思卒然遇之而莫遏有物敗之則失之矣故昔人

言覃思垂思抒思之𩔖皆欲其思之來而所謂亂思蕩

 思者言敗之者易也鄭綮詩思在㶚橋風雪中驢子上

唐求詩所㳺歴不出二百里則所謂思者豈㝷常咫尺

 之間所能發哉前軰論詩思多生扵杳冥寂寞之境而

志意所如徃徃出於埃𡏖之外苟能如是扵詩亦庻㡬

矣小說載謝無逸問潘大臨云近日曾作詩否潘云秋

來日日是詩思昨日投筆得滿城風雨近重陽之句忽

催租人至令人意敗輒以此一句奉𭔃亦可見思難而

敗易也

米元章賦詩絶少而人罕稱之者以書名掩之也如不及

陪東坡徃金山作水陸詩云乆隂障奪佳山川長瀾四

隘魚龍淵衆看李郭渡浮玉晴風掃出清明天頗聞妙

 力開大施足病不列諸方仙想應蒼壁有垂露照水百

恠愁寒烟栖雲閣云雲出救世旱澤浹雲㝷歸入石了

不見豐功已如遺龍騫荐復起抱石明幽姿雲乎無定

 所𨼆者何當栖如此二詩殆出翰墨畦逕之表盖自邁

 徃凌雲之氣流出非㝷䂓索矩者之可到也

韓退之調張籍詩曰刺手㧞鯨牙舉瓢酌天漿魏道輔謂

 高至酌天漿幽至扵㧞鯨牙其用思深逺如此𬒳獨未

 讀送無本詩爾其曰吾嘗示之難勇往無不敢蛟龍弄

 牙角造次欲手攬衆鬼囚大幽下覷襲元窞言手攬蛟

 龍之角下覷衆鬼之窞皆難事而無本勇徃無不敢盖

 作文以氣為主也則調張籍之句無乃亦是意乎

余㐮公靖嘗在契丹作胡語詩云夜筵没邏臣拜洗兩朝

 厥荷情幹勒㣲臣稚魯祝若統聖夀鐡擺俱可忒没邏

 言侈盛拜洗言受賜厥荷言通好幹勒言厚重鐡擺言

 嵩髙也沈存中筆談載刀約使契丹戯為詩云押燕移

 離畢看房賀䟦攴餞行三匹裂宻賜十𧴀狸移離畢如

 中國執政官賀䟦攴執衣防閣人匹裂小木罌𧴀狸如

 形如䑕而大狄人以爲珎饌二詩可作對故表而出之

孟郊詩云食薺腸亦苦強歌聲無𭭕岀門即有碍誰謂天

 地寛許渾詩云萬里碧波魚戀釣九重青漢鶴愁籠皆

是窮蹙之語白樂天詩云無事日月長不覊天地闊與

 二子殆霄壤矣

作詩貴雕琢又畏有斧鑿痕貴破的又畏粘皮骨此所以

 爲難李商𨼆柳詩云動春何限葉撼曉㡬多枝恨其有

 斧鑿痕也石曼卿梅詩云認桃無緑葉辯杏有青枝

恨其粘皮骨也能脫此二病始可以言詩矣劉夣得

 稱白樂天詩云郢人斤斵無痕迹仙人衣裳弃刀尺世

 人方内欲相従行盡四維無處覔若能如是雖終日斵

 而鼻不傷終日射而鵠必中終日行扵䂓矩之中而其

 迹未嘗滯也山谷嘗與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明叔論詩謂以俗爲雅以故

 爲新百戰百勝如孫呉之兵𣗥端可以破鏃如甘蠅飛

 衞之射SKchar聚放開在我掌握與劉所論殆一轍矣

余讀許渾詩獨愛道直去官早爲貧家客多之句非親嘗

者不知其味也贈蕭兵曹詩云客道耻摇尾皇恩寛犯

鱗直道去官早之實也將離郊園詩云乆貧辭國逺多

 病在家希家貧爲客多之實也

蘇飬直清江曲見賞扵東坡以爲與李太白無異所謂屬

玉𩀱飛水滿塘菰蒲深䖏浴鴛鴦是也旣為前軰所賞

名已不沒而又作後清江曲一篇豈飬直尚惡其少作

 𫆀所謂呼児極浦下笭箵社瓮欲熟浮蛆香輕蓑浙𤁋

鳴秋雨日暮乗流自相語如此等句前曲似未到也

自古文人雖在艱危困踣之中亦不忘扵製述盖性之所

嗜雖𪔂鑊在前不䘏也况下扵此者乎李後主在圍城

中可謂危矣猶作長短句所謂攖桃落盡春歸去蝶飜

金粉𩀱飛子䂓啼月小樓西文未就而城破蔡約之嘗

親見其遺蒿東坡在獄中作詩贈子由云是處青山可

藏骨他年夜雨獨傷神猶有所托而作李白在獄中作

詩上崔相云賢相爕元氣再欣海縣康應念覆盆下

雪泣拜天光猶有所許而作是皆出扵不得已者劉長

卿在獄中非有所托訴也而作詩云斗間誰與看𡨚氣

盆下無由見太陽一詩云壯志已憐成白髪餘生猶待

𤼵青春一詩云冶長空得罪夷甫不言錢又有獄中見

𦘕佛詩豈性之所嗜則縲絏之苦不能易雕章繢句之

樂欤

杜牧赤壁詩云折㦸沉沙鐡未消自將磨洗認前朝東風

 不與周𭅺便銅雀春深鎻二喬李義山集中亦載此詩

未知果何人所作也俱同上


百家詩話總龜後集卷之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