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修詩話總龜 (四部叢刊本)/後卷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後卷十七 增修詩話總龜 後卷十八
宋 阮閱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後卷十九

百家詩話總龜後集卷之十八

   辯疑門

王絲字敦素越之蕭山人景祐初為縣令㑹嵗歉絲每家

 攴錢一千以濟之期以眀年夏輸絹一匹邑人大受其

惠稱為徳政繇此當路薦之盖是時一縑售價不逾其

 數爾仕止𭅺曹典州而巳范文正公為作墓誌具載其

 事至荆公當國傚其法施之天下𭈹為和買乆之本錢

 旣不復俵且有折帛之害世悞傳始扵王儀仲素儀仲

 文正公之子早即貴逹未嘗為邑官至八座没謚懿敏

 國史夲傳可考其子鞏字定國與東坡先生㳺李定字

 仲求洪州人晏元獻公之甥文亦竒欲預賽神㑹而蘇

 子美以其任子距之致興大獄梅聖俞謂一客不得食

 覆𪔂傷衆賔者也其孫即商老彭以詩名列江西𣲖

 中又李定字資深元豐御史中丞其孫方叔正民兄弟

 皆𩔰名一時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人又李定嘉祐治平以來以風采聞

 嘗遍歴天下諸路計度轉運使官制未行老于正卿乃

 敦老如岡之祖盖濟南人也同姓名者凢三人世亦多

 指而為一不可不辯李豸陽翟人東坡先生門下士亦字方叔两方叔俱以文鳴詩章又

 多互傳于世

陳子昻感遇詩云樂羊為魏將食子狥軍功骨肉且相薄

他人安得忠又曰吾聞中山相乃属放麑翁孤獸猶不

 忍况以奉君終一則忍扵其子一則不忍於麑故魯直

懐荆公詩有啜羮不如放麑樂羊終媿巴西陳無巳啓

 亦用此事所謂中山之相仁於放麑亂世之雄疑於食

 子是也然屬麑於秦西巴者孟孫也非中山相也子昻

 徒見樂羊中山事遂誤作孟孫用無巳亦遂襲之魯直

 以西巴為巴西亦悞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李白古風云燕昭延郭隗遂築黄金䑓辛方趙至鄒衍

 復齊來予攷史記不載黄金䑓之名止云昭王為郭隗

 改築宫而師事之孔文舉與曹公書曰昭王築䑓以尊

 郭隗亦不著黄金之名上谷郡圗經乃云黄金䑓在易

 水東南十八里燕昭王置千金於䑓上以延天下士遂

 因以為名皇甫松有登黄金䑓詩云燕相謀在兹積金

 黄巍巍上者欲何顔使我千載悲其迹尚可得而考也

東坡詩云玉奴弦索花奴手玉奴謂楊妃花奴謂汝陽王

 璡也及觀和楊公濟梅花詩乃言玉奴終不負東昏何

 𫆀按南史東昏妃潘玉児當是筆悞尓

韓退之詩曰離騷二十五王逸序天問亦曰屈原凢二十

 五篇今楚詞所載二十三篇而已豈非并九辨大招而

為二十五乎九辨者宋玉所作非屈原也今楚詞之目

雖以是篇併注屈原宋玉然九辨之序止稱屈原弟子

 宋玉所作大招雖疑原文而或者謂景差作(⿱艹石)以宋玉

 痛屈原而作九辨則招魂亦當在屈原所著之數當為

 二十六矣不知退之王逸之言何所㩀𫆀

杜子羙栢中𠃔除官制詩舊註以為栢𦒿又以為正節按

 杜詩云紛然䘮亂際見此忠義門蜀中㓂亦甚栢氏功

 彌存三止錦江沸獨清玉壘昏當是有功扵蜀者方是

 時叚子璋反扵上元徐知道反扵寳應而正節為卭州

 刺史數有功則是正節無疑矣杜集又有栢學士茅屋

 栢大兄弟山居詩議者皆以謂正節之居然詩中殊不

 及功名之事但皆稱其為學讀書尔茅屋云古人巳

 用三冬足年少今開萬卷餘山居云山居精典籍文雅

 渉風騷疑是卭州立功之前丹陽集

黄魯直詩云世有捧心學取𥬇如東施梅聖俞云曲眉不

 想西家様餒腹還須二子清太平寰宇記載西施事

 云施其姓也是時有東施家西施家故李太白效古云

 自古有秀色西施與東鄰而東坡代人留别詩乃云綘

 蠟燒殘玉斚飛離歌唱徹萬行啼他年一舸鴟夷子應

 記儂家舊姓西似與寰宇記所言不同豈為韻所牽

 𫆀同上

張無盡嘗和山字云安得將相似仲山人疑之以近人所

 常用皆山甫也觀後漢志陽樊攅茅田服䖍注云楚

 仲山所居又楊脩荅臨淄侯牋云仲山周旦之儔只稱

 仲山何疑之有黄常明

坡記王凌過賈逵廟呼曰賈梁道我大魏之忠臣也及

 司馬景王病夢逵為崇因為詩曰嵇紹似康為有子

 郄超畔鍳似無孫如今更恨賈梁道不殺公閭殺子元

盖怪梁道忠義之靈不能自巳其子充之惡按晋紀王

 賈所殺者乃宣帝名懿字仲達非景帝子元也䂬溪

   正訛門

天闚象緯逼雲卧衣裳冷世傳古本作天闚今從之莊子

 以管闚天正用此字舊集以作闕又或作𨵿今不取盖

先生詩該衆羙者不惟近體嚴扵屬對至扵古風句

對者亦然𮗚此詩可見矣近人論詩多以不必屬對為

髙古何𫆀故詳論之以俟知者焉杜詩正異

海右此亭古濟南名士多濟南實海右諸郡舊集一作

 海右今從之正文作海内非也

拂天萬乗動𮗚水百丈湫拂字従一作兼𦘕馬詩有云翠

 華拂天來向東正文作沸非也

君臣留歡娯樂動殷嶱嵑殷從上聲嶱嵑出文選音渇SKchar

 集韻山貌舊集作殷湯嶱音字皆悞盖縁湯字之訛二

 字從而倒之兼他詩二字悞倒之者非一

豈知秋禾登貧窶有倉卒别本禾字一作未今從之按此

 詩十一月作禾字明矣昌𥠖謂年登而妻啼飢實此意

 也

隂風西北來𢡖淡隨回紇紇字從一作鶻唐史徳宗朝始

 改名回鶻正文非也

中興諸將収山東捷書夜報清晝同夜字從王介甫謂捷

書晝夜至也舊作日今不取

花門天驕子飽肉氣勇决諸詩之言花門者皆回紇也舊

集作北門盖由字畫小誤唐以太原為北門非謂回紇

 明矣卒章申言花門也

渡河不用船千𮪍常撇捩撇捩疾貌大食刀歌云鬼物撇

 捩辭沆壕字意皆同今從之舊集作撇烈非也

嬋娟碧蘚静蕭摵寒籜聚蘚字従别本舊集作鮮盖字

畫小缺而釋者因云嬋娟碧蘚皆謂竹也尤

長夜苦寒誰獨悲杜陵野老骨欲折此成都詩舊集作長

 安非也其夜字之訛故悞作安耳况卒章之意明甚

南京亂初定所向色枯槁色字従别本他詩亦云朝野色

 枯槁正文作邑今不取

樹枝有鳥亂棲時瞑色無人獨歸客棲字従一作正文作

 鳴今不取言亂棲則鳴可知矣

高皇亦明王魂魄猶正直皇字舊集諸本皆作堂近見别

 本作皇今従之乃與上下數聮詩意相貫也詢之閬人

 其漢高祠廟今尚存焉

别離重相逢偶然豈足期足字舊集作定盖由字畫小訛

 况上句巳云泄雲無定姿

悲䑓蕭颯石巃嵸哀壑𭩚枒浪呼洶浪字作别本考两句

 属對之二當用一實字又别本下句作二鶯猛胸絛徐

 墜字亦未通

主守問家臣分朋見溪畔耘者必分朋曹而進故東坡逺

 景樓記謂耘者畢出數百人為曹者是也舊作明乃字

 小訛耳

風吹巨熖作河漢騰烟柱諸本下句作何掉騰烟柱蜀本

 何作河近見別夲今從之盖扵詞意通也

合昏排鐡𮪍清曉散錦幪幪字   他詩有云駑駘怯

 錦幪乃覆馬之物正文作𩦺非也

大火運金氣荆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不知秋火字從一作謂大火西流七月

 詩也正文作暑今不取

終然契真如得匪金仙術二句並從一作正文作終契如

 徃還得匪合仙術今不取

㡬度𭔃書白塩北故人贈我青絲裘絲字從一作縑别本

 正文止作絲字此詩𭔃裴施州者或謂裴冕非也按唐

史冕以寳應元年貶施州刺史不數月移澧州距此巳

 六年矣

配極玄都閟慿高禁籞長籞字舊集諸本皆作蘌按西

漢宣帝紀云池籞者其字從竹今従之

尸郷餘土室誰話呪雞翁誰話從  事見列仙傳正文

 作雞說乃字之訛也咒字一作喌音州又音祝

茂𣗳行相引連山望忽開茂字連山字皆從一作時歸鳯

 翔行在正文連山作連峰非也霧𣗳亦然

掖垣竹埤梧十㝷洞門對霤常隂隂霤字從别本文選云

 二堂對霤此春深詩也而諸本作雪悞矣

江上小堂巢翡翠𫟍邉高塜卧麒麟𫟍字從一作正文作

花盖字畫小訛而說者云一詩連用三花字不害為工

 誤矣

雲㫁岳蓮臨大路天晴宫柳暗長春大路陜華間地名也

 晋書檀道濟從劉𥙿伐姚泓至潼𨵿姚鸞屯大路以絶

 道濟粮道而蜀本正作大道誤矣

馬嬌朱汗落胡舞白題斜朱汗巳見他詩舊作珠乃衍

 也白題從一作西漢云斬胡白題將字義與雕題同正

 文作蹄非也

力疾坐清曉來詩悲早春詩字従别本考詩題與上下句

 意當從之舊作時非也

峽雲籠樹小湖日蕩船明蕩字従一作非乆㳺江湖者不

 知此字之工正文作落盖字訛也

合觀却𥬇千年事驅石何時到海東題云觀造竹橋即日

 成句中合觀字謂聚觀橋成之速而𥬇驅石之誕舊集

 諸本皆訛作歡非也





百家詩話總龜卷之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