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客揮犀/卷0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墨客揮犀
◀上一卷 卷七 下一卷▶


禮部貢院試進士日,設香案於階前,主司與舉人對拜,此唐故事也。所坐設位供帳甚盛,有司具茶湯飲漿。至試學究,則悉徹帳幕氈席之類,亦無茶湯,渴則飲硯水,人人皆黔其吻。非故欲困之,乃防氈幕供應人私傳所試經義,蓋嚐有敗者,故事為之防。歐陽文忠有詩:「焚香禮進士,撤幕待經生。」以為禮數輕重如此,其實自有為。

楊大年內翰,七歲對客談論,有老成風。年十一,太宗皇帝聞其名,召對便殿,授秘書省正字。且謂曰:「卿久離鄉裏,得無念父母乎?」對曰:「臣見陛下,一如臣父母。」上歎賞久之。

杜學士鎬博聞強記,凡有檢閱,先戒小吏,某事在某書第幾行,取視無差。士大夫有所著撰,多以古事詢之,無不知者。雖晚學卑品,亦應答不倦,時人號為杜萬卷。性和易,有懿行,士君子推之。

西洛有五相宅,常有五相鄰居詩,賡相繼和。乃文潞公、富相、王相、二張相也。伊洛山水之秀,士風之厚,自昔卿相間出。故諺雲:「吾鄉有宰相坊,侍郎裏。」

華亭船子和尚,有偈曰:「千尺絲綸直下垂,一波才動萬波隨。夜靜水寒魚不食,滿船空載月明歸。」叢林盛傳,想見其為人。山穀倚曲音歌成長短句曰:「一波才動萬波隨,蓑笠一鉤絲,金鱗正在深深處。千尺也須垂,吞又吐,信還疑,上鉤遲。水寒夜靜,滿目青山載月歸。」

崔刑部樞夫人,太尉西平王女也。西平生日,中堂大宴。方食,有小婢附崔氏女耳語久之,崔女頷之而去。有頃複至,王問曰:「何事?」女對曰:「大家昨夜小不安適,使人往候。」王擲箸怒曰:「我不幸有此女!大奇事,汝為人婦,豈有阿家體候不安,不檢校湯藥,而與父作生日?吾有此女,何用作生日為!」遽遣乘簷子歸,身亦續至崔氏家問疾,月拜謝教訓子女不至。姻族聞之,無不愧赧。故李夫人婦德克備,治家整肅,貴賤皆不許時世妝梳,勳臣之家,特數西平禮法。

參政趙侍郎宅,在東京麗景門內,後致政歸睢陽舊第,東門之宅,更以為客邸。而材植雄壯,非他可比,時謂之無比店。李給事師保厘西京,時駝馬市有人新構酒樓,李乘馬過其下,悅其壯麗,忽大言曰:「有巴。」時人對曰:「酒苑叔平無比店,洛中君錫有巴樓。」

除拜官職,謂除拜舊籍。不然也,除猶易也,以新易舊曰除。如新舊歲之交,謂之歲除。易除戎器,戒不虞,以新易弊,所以備不虞也。階謂之進,以自下而上,亦更易之義。

崔堅白侍郎,口不談人之過,澹於勢利。祥符中,掌右史者幾十年,每立殿墀上,常自退匿,慮上見之。精易象,善鼓琴。所僦舍有小閣,手植竹數竿,朝退,默坐其上,翛然獨酌以自適。

韓魏公知北都,有中外親獻玉盞一隻,雲耕者入壞塚而得,表裏無纖瑕可指,真絕寶也。公以百金答之,尤為寶玩。乃開醇召漕使顯官,特設一桌,覆以繡衣,致玉盞其上,且將用之將酒遍勸坐客。俄為吏將誤觸台倒,玉盞俱碎,坐客皆愕然。吏將伏地待罪。公神色不動,笑謂坐客曰:「物破亦自有時。」謂吏將曰:「汝誤也,非故也,何罪之有。」公之量,寬大重厚如此。

有人說李寰建節晉州,表兄武恭性誕妄,又稱好道及蓄古物。遇寰生日無餉,乃遺箱挈一故皂襖子與寰雲:「此是李令公收複京師時所服,願尚書功業一似西平。」寰以書謝。後聞知恭生日,箱挈一破膩脂襆頭,餉恭曰:「知兄深慕高真,求得一洪崖先生初得仙時襆頭,願兄得道,一如洪崖。」賓僚無不大笑。

李侍郎性清介簡重,知杭州,惡其俗輕靡,不事遊燕。一日微雪,遽命出郊,眾謂當召賓朋為高會,乃獨訪林逋處士,清談至墓而歸。任中未嚐買物,及去,惟市《白樂天集》一部而已。

丞相龐公初登第,為郡掾。會郡守性褊急,好責人小禮,常令掾屬羅拜庭下而己坐受之,眾皆忿恥竊罵,公獨處之自若。公曾以疾在告,月餘方出,例當庭參。偶是日大雨,守乃命張傘布茅於庭下,使公設,拜起唯謹。此亦公遠到之量也。

少保歐陽公水叔,在政府將求引去,先一詩寄潁陰隱士常秩,其略曰:「笑殺汝陰常處士,十年騎馬聽朝雞。」及公致仕還潁,有詩贈秩曰:「賴有東鄰常處士,披蓑戴笠伴春鋤。」既而王丞相介甫秉政,遂以右正言直史館召秩,而秩遂起。先是歐公既致政,凡有賓客上謁,率以道服華陽巾便坐延見。至是秩授官來謝,公乃披衣束帶,正寢見之。明年秩拜侍講判國子監,尋有無名子改前詩,作秩寄歐公詩曰:「笑殺汝陰歐少保,新來處士聽朝雞。」又曰:「昔日潁陰常處士,卻來馬上聽朝雞。」

有僧法名無夢,自雲鄂州人。多化府畿村落間。手持木牌一麵,正書詩二首,雲:「身為車兮心為軾,車動軾隨何計息。交梨火棗是誰無,自是不除荊與棘。」又雲:「身為客兮心為主,主人平和客安堵。若還主客不康寧,精神管定辭君去。」後至封丘縣富固村,曰:「此一片地,可以寄吾身。」乃坐化。鄉人共蓋堂以庇之。其發每月生一二寸,則人為剃之。後為一婦人以手摸而觸之,即不複生。人有疾者往請藥,即有藥隨器中,服之多愈。其真身儼然,麵色紅潤,必有道者也。

退之有詩贈同遊者:「喚起窗全曙,催歸日未西。無心花裏鳥,更與盡情啼。」魯直曰:「餘兒時每哦此詩,而了不解其意。自出陝右,吾年五十八矣。時春晚,偶憶此詩方悟『喚起』、『催歸』,二禽名也。名不虛設,人故不覺耳。古人於小詩用意精深如此,況其大者乎?」蓋其學問淵源,有五石六鷁之旨。「催歸」,子規也。「喚起」聲如絡緯,圓轉清亮,偏於春晚鳴,江南謂之「春喚」。

海州士人李慎言,嚐夢至一處水殿中,觀宮女戲球。山陽蔡繩為之傳說,其事甚詳。有拋球曲十餘闋,詞皆清麗。今獨記兩闋:「侍燕黃昏晚未休,玉階夜色月如流。朝來自覽承恩醉,笑倩傍人認繡球。」「堪恨隋家幾帝王,舞裀揉盡繡鴛鴦。如今重到拋球處,不是金爐舊日香。」

常秩舊好治《春秋》,凡著書講解僅數十卷,自謂聖人之意皆在是矣。及詔起,而王丞相介甫不好《春秋》,遂盡諱所學。熙寧六年,兩河荒歉,有旨令所在散苗本錢,權行倚閣三年。人戲秩曰:「公之《春秋》,亦權倚閣乎?」秩色頗赭。

滑州韋城縣,有廟曰龍王,廟中有井曰豢龍。井甚泓澄,人莫敢汲,汲則井有怪。不然水且沸,汲者病。《圖經》曰:春秋時,周侯治滑,病目久不愈。醫者曰:「當得龍肝治之,乃平複,舍此不可治。」周侯詢左右,皆曰:「龍蟠韋城池中,歲旱,民禱皆有應,屠而取其肝可矣。」侯下令,俾人取之。是日,驚雷怒風大作,龍由南而去,衝其城缺。補之,複壞如故。慶曆年,有知縣門客馬存秀才,因醉入廟,乃以礫投井,試其靈異。俄有金雀自井底飛出,至井口化為烈焰,存鬚髮俱爇盡,無孑遺。臥病歲餘方愈。

謝諫議名知人,喜引薦下吏。知襄州日,待鄧城知縣張逸特厚。將薦之朝,乃先設幾案庭中,置章其上,望闕焚香再拜曰:「老臣為朝廷得一能吏。」乃封上之。逸後官至樞密直學士,累典大郡,皆有能名。公性端直奉道。及病,盥沐衣逸士服,怡然坐逝。

國朝置天文院於禁中,設漏刻觀天台,銅渾儀,皆如司天監。與司天監互相檢察,每夜,天文院具有無謫見雲物禎祥,及當交星次,須令於皇城門未發前到禁中門,發後司天占狀方到。以兩司奏狀對勘,以防虛偽。近歲皆是陰相計會,符同寫奏,習以為常,其來已久,中外具知之,不以為怪。其日月五星行次,皆隻據小曆所算躔度謄奏,不曾占候,有司但備員安祿而已。熙寧,子領太史,嚐按發其欺官者六人,未幾其弊複如故。

東坡在惠州,盡和淵明詩。時魯直在黔南,聞之,作偈云:「子瞻謫海南,時宰欲殺之。飽吃惠州飯,細和淵明詩。淵明千載人,子瞻百世士。出處固不同,風味亦相似。」尋又遷儋州,久之,天下傳聞子瞻已仙去矣。後七年北歸,時章丞相方貶雷州。東坡至南昌府,太守葉公祖洽問曰:「世傳端明已歸道山,今尚爾遊戲人間邪?」坡曰:「途中見章子厚,乃回反耳!」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