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荘漫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墨荘漫錄 卷第一
宋 張邦基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明鈔本
卷第二

墨荘漫録卷第一

僕以聞見慮其忘也書藏其篋歸耕山間遇力

罷釋耒之壟上與老農憇談非敢示諸好事也

其間是非毁譽均無容心焉僕性喜藏書随所

寓榜曰墨荘故題其首曰墨荘漫録淮海張邦

基子賢

范蜀公乞致仕章四上未𠃔第五章言臣所懐

有可去者二謂言青苗不見聴一可去薦蘇軾

孔文仲不見用二可去章旣上遂得請

張宣徽安道守成都眷籍娼陳鳳儀後𢾗年王

懿敏仲儀出守蜀安道祝仲儀致書與之仲儀

至郡呼鳳儀曰張尚書頃與汝留情乎鳳儀泣

下仲儀曰亦嘗遺尺牘今且存否曰迨今蓄之

仲儀云尚書有信至汝可盡索舊帖吾𣣔𮗚之

不可𨼆也遂悉取呈韜於錦嚢甚宻仲儀謂曰

尚書以剛勁立朝少與多𬽦汝母以此黷公乃

取書付鳳儀并嚢盡焚之後語安道張甚感之

王張姻家也

東坡在杭州一日遊西湖坐孤山竹閣前臨湖

亭上時二客皆有服預焉乆之湖心有一綵舟

漸進亭前靚粧𢾗人中有一人尤麗方鼓筝年

且三十餘風韻閒雅綽有態度二客競目送之

曲未終翩然而逝公戯作長短句云鳯凰山下

雨𥘉晴水風清晚霞明一朶芙蓉開過尚盈盈

何䖏飛來𩀱白鷺如有意慕娉婷忽聞江上弄

哀箏

并郡宅後池光亭臺上白公檜世傳白樂天手

植也此朱勔進后事首有脫字以上是一事創造以下别是一事

創造二大舟費八千緡以獻時常潤間河渠淺

淤重載不前乃先繪圖以聞宸翰賜石名神運

昭功敷慶萬年之峯時人莫不目擊余時𥘉至

吴中亦𫉬一𮗚是秋方至京師詔置于艮嶽

范純仁尭夫丞相薨禮官謚曰忠宣考功鄧忠

臣議曰每思捐 --捐身而開䇿嘗願休兵而息民秪

知扶危而濟傾寧恤䟦前而㚄後又曰讒言亂

國而明蔡確之無罪姦黨𭠘石而謂大防之可

原當衆人莫敢言之時在偏州無所用之地義

形色正憤激至誠非特救當世正人端士之織

羅直𣣔戒後世亂臣賊子之迷國狥公忘已為

國惜賢又曰父母之國有時而去股肱之義於

是或𧇊放之江湖忽如草芥紉蘭澤畔更甚屈

原之忠占鵩坐隅已分賈生之死又曰側席南

望而快浮雲之蔽趋節東歸而詠零雨之濛又

曰法座想見其風采詔書相望於道塗云云

論皆以為𠃔當崇寧𥘉追奪元謚并定謚覆官

並罰銅二年六月言者𠕂論忠臣得宫祠

東坡作儋耳山詩云突兀隘空虗他山㧾不如

君看道傍石盡是𥙷天餘叔黨云當作者傳冩

之誤一字不工遂使全篇俱病

王荆公書清劲峭㧞飄飄不凢世謂之横風疾

雨黄魯直謂學王濛米元章謂學楊凝式以余

𮗚之乃天然如此

武帝建安二十年冬十月始置名號至五大夫

與舊列侯𨵿内侯凡六等以賞軍功名號侯爵

十八級𨵿中侯爵十七級皆金印紫綬又置𨵿

内外侯十六級銅印亀紐墨綬五大夫十五級

銅印環紐亦墨綬皆不食租此印决曹氏物也

表舅唐悊端仲見之亦以予言為然乃賦詩云

𨵿中金印豈秦𨵿想見風流漢已還大饗似書

譙縣石蘭亭寧𢾗會稽山空餘此日歸嚢槖曽

是當年雜佩環萬户兄将取如斗此章何足繫

腰間後范左轄謙叔在方城以書求借舅氏不

與也 此則亦缺首簡

崇寧初旣立黨籍臣僚論元祐史官云初大臣

挾其𥝠忿濟以邪說力引儇浮與其厚善布列

史職毁詆先烈或鑿空造語以厚誣(⿱艹石)范祖禹

黄庭堅張耒秦𮗚是也或𨼆𣳚盛徳而不録若

曾肇是也或含糊取容而不敢言(⿱艹石)陸佃是也

皆𠕂謫降時舊史已盡改矣

王鞏定國為太常博士常從術士作𮜿革𦘕一

堂廡庭中有明珠一枚旁置棊局未幾為御史

朱光庭所抨得𥙷外

東坡在海外瓊州士人姜公弼來從學坡題其

扇云滄海何曾断地脉白𫀆或作朱厓端合破天荒

公弼求足之坡云𠉀汝登科當為汝足後入廣

𬒳貢至京師時坡已薨乃謁黄門於許下子由

乃為足之云生長 間已異 風流稷下古諸

姜適從瓊𬋩魚龍窟秀出羊城翰墨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滄海何

曽断地䐂白𫀆端合破天荒錦衣他日千人看

始信東坡眼目長

國朝宗室例除環衞𥙿陵始以非袒免𥙷外官

継有登科者然未有為侍從者宣和五年始除

子崧徽猷閣待制継而子植亦除八年又除子

櫟宗室為從官自伯山始然皆外任未有任禁

從者紹興三年始除子晝侍郎皆子字也然其

他字號未有也十八年始除不棄侍郎不字任

禁從自徳夫始

香滿釣筒萍雨夜緑揺花塢栁風春舒亶信道

詩也信道清才而詩刻削有如此者又有云空

外水光風動月暗中花氣雪藏梅又云𪧐雨閣

雲千嶂碧野花弄日一村香又云萬壑水澄知

月白千林霜重見松髙皆警句也

韓駒子蒼詩云倦鵲遶枝翻凍影征鴻摩月墮

孤音誠佳句也但太費工夫

浮休居士張芸叟乆經遷旣還鞅鞅不平嘗内

集分題賦詩其女得蠟燭有云莫訝涙頻滴都

縁心未灰 -- 灰 浮休有慙色自是無復躁進意司馬

朴之室浮休之女也有詩在鄜延路上一寺中

一聮云滿地煙含芳草緑𠋣欄露泣海棠紅或

云便是詠燭者

紹聖初逐元祐黨人禁中䟽出當責人姓名及

廣南州郡以水土美惡係罪之輕重而貶竄焉

執政聚議至劉安世噐之時蒋之竒頴叔云劉

某平昔人推命極好章惇子厚以筆於昭州上

㸃之云劉某命好且去昭州試命一廵

杜子美玄都壇歌子規夜啼山竹裂王母晝下

雲旗翻說者多不暁王母或以謂瑶池之金母

母也中官陳彦和言頃在宣和間掌禽𫟍四方

所貢珎禽不可殚舉蜀中貢一種鳥状如燕色

紺翠尾甚多長飛則尾開顫裊如两旗名曰王

母則子美所言乃此禽也盖遐方異種人罕識

者子規夜啼山竹裂言其聲清越如竹裂也

鄱陽胡詠之朝散生平好道元符初嘗於信州

弋陽縣見一道人青巾葛衣神氣特異因揖而

延之對飲道人止取大白滿引無筭曰君有從

軍之行去否胡竦然曰當去盖是時𣣔就熈和

河帥姚雄之辟也道人曰西陲方用師好去索

𥿄書詩曰濟世湏應不世才調𡙡重見用塩梅

種成白璧人何䖏熟了黄梁夣未囬相府舊開

延士閣武夷新築望仙䑓青雞唱徹亟𨵿暁好

卷游幃歸去來授詠曰爲我以此𭔃章相公且

曰章相公好箇人又錯了路SKchar也詠叩其說但

云未可立談胡問其姓名亦不肯言曰吾非晚

亦游邉可以復相見夜艾詠曰先生可就此𥨊(“爿”換為“丬”)

曰吾歸邸中只在河下乃拂衣去明日遣人徃

諸邸尋問皆云未嘗有道人因告縣令徧邑物

色竟無曾見者詠至京師見王副車詵具告以

此𣣔持詩謁子厚詵曰不可上方以邉事𠋣辨

相公丞相得此必堅請去上必疑恠詰其所以

然君且得罪詠以為然徑趋姚幕從取青唐曁

還闕則子厚已去矣他日子厚北歸聞有此詩

就詠求之其真本已為附車奄有之乃録𭔃子

厚見詩歎曰使吾早得此詩去位乆矣豈復有

今日之事乎方詠之在邉日嘗至秦州天慶𮗚

聞說吕先生在此月餘近日方去矣問何以知

其為吕道士云道人去時適道人衆赴隣郡醮

道人顧小童曰吾且去借筆書壁侯師歸示之

小童辭以𮗚新修師戒勿令題涴乃曰煩貯火

殿鑪吾𣣔禮三清而去旣而行殿後砌下有石

池水甚清泚乃以𤓰畫殿壁留詩云石池清水

是吾心漫𬒳桃花倒影沉一到邽山空闕内消

閑塵累七絃琴囬後看題衆驚嘆以為必吕翁

也壁甚髙其字非手可䏻及邽山即㤗山也詠

因思弋陽所遇有游邉之約豈非斯人歟此說

予聞江元一太𥘉云

宿州靈璧縣張氏蘭臯園一石甚竒所謂小蓬

萊也蘇子瞻愛之題其上云東坡居士醉中𮗚

此𤂢然而醒子瞻之意盖取李徳𥙿平泉荘有

醒醉石則踞之乃醒也蒋頴叔過見之復題云

荆溪居士暑中𮗚此爽然而凉吴右司師禮安

中為宿守題其後云紫溪翁大暑醉中讀二題

一𥬇而去張氏皆刻之石後歸禁中

姑蘇士人家有玉蟾蜍一枚皤腹中空每焚香

置爐邉煙盡歸腹中乆之冉冉復自蟾口噴出

亦異物也

退之詩風䏻折黄觜露亦染梨腮魯直本亦作

風稜露液又與興元宴集詩有云茫漫華墨間

墨當作黒華梁黒水惟梁州興元梁州也

吴安中少年時為堠子詩云行客徃来渾望我

我於行客本無心喜為人書之

李啇𨼆錦瑟詩云荘周暁夣迷蝴蝶望帝春心

托杜䳌滄海月明珠有涙藍田日煖玉生煙人

多不暁劉貢父詩話云錦瑟令狐綯家青衣亦

莫䏻考瑟譜有適怨清和四曲名四句盖形容

四曲耳

方亞夫幾仲興化人乙軍五百至省闈皆不捷

嘗夣廷試而無試卷甚惡之晚以八行舉詔免

廷試賈安宅榜唱名排入第一甲以通直郎終

崇寧中𥘉興書𦘕學米芾元章方為太常博士

奉詔以黄庭小楷作千文以獻継以所藏法書

名𦘕来上賜白金十八笏是時禁中萃前代筆

蹟號宣和御覧宸翰序之詔丞相蔡京跋尾芾

𬒳㫖預𮗚已而出知無為軍復召為書學博

士便殿賜對詢 移晷因上其子友仁楚山清

暁圖旣退賜御書𦘕扇各二遂除春官外𭅺人

以為荣十八笏盖戯之耳

宣和癸卯平江朱勔採石太湖黿山得一石長

四丈有竒廣得其半玲瓏嵌空竅穴百千非雕

刻所䏻成也此則即并郡宅後云云首簡

 因上之道君曰斯物寧人臣家所蓄縝以元

𣣔獻表言之止得賜幣焉此則亦脫首簡

毗陵一士人姓常為蠏詩云水清詎免雙螯黒

湯老難逃一背紅盖譏朱勔父子

田衍魏泰居㐮陽郡人畏其吻謡曰㐮陽二害

田衍魏泰未幾李豸方叔亦來郡居㐮陽人憎

之曰近日多磨又添一豸

唐庚子西嘗見桃李盛開而梅尚存𢾗枝因作

詩時張無盡天覺𬒳召乃以詩𭠘之云桃花䏻

紅李䏻白春來無䖏無春色不應尚有𢾗枝梅

可是東君苦留客向来開䖏當SKchar冬李桃未在

交游中只今已是丈人行勿與年少争春風無

盡大加稱賞

延安夫人蘇氏丞相子容妹曾子宣内也有詞

行於世或以為東坡女弟適桞子玉者所作非

崇寧三年邦基伯父文簡公賔老自翰宛拜左

丞而伯父倪老後除内相宣和八年宇文粹中

自翰𫟍拜右丞而其季虚中除内相皆兄弟相

代於北扉亦盛事也

廣陵先生王逢原嘗詠暑𤍠思風詩云力卷雨

來無𡻕旱盡驅雲去放天髙客有傳示王介甫

嘆曰有致君澤民之志惜乎不振也

逄原一日與王平甫𢾗人登蒋山相與賦詩而

逄原先成舉𢾗聮平甫未屈至聞仰躋蒼崖顛

下視白日徂夜半身在髙若𮪍箕尾居乃嘆曰

此天上語非我曹所及遂閣筆

㐮陽有一曹SKchar不為郡将所禮屡窘幾殆一日

SKchar𬒳召以詩上郡将而别之有云已覺目光在

牛角未信鞭長及馬腹郡将雖嘉賞而愈衘之

蔡元長魯公在位賜賚無窮而用度亦廣京師

感慈走修浮啚一題三千緡時有吴錬師者丹

陽人辟榖修飬舘于西園庵中後有隙地吴𭄿

令蒔麥旣穫頗厭狼籍公見之題詩于庵曰塔

縁便入三千貫月俸無餘一萬緡却向西園課

小麥老來㒹倒見愁人

胡師文元質侍𭅺知利州一日晝𥨊(“爿”換為“丬”)書室蹶然

而興呼吏問曰適有人𭠘訟牒自稱吴伴姑吏

無有斯湏復夣如𥘉旣覺復呼吏曰倅𠫊庖舎

在何所其户牖何向吏具白之即命駕至彼率

倅同𮗚指一隅命SKchar發之不𢾗尺得一婦人尸

倒植土中衣履猶未敗盖前倅子舎之婢因捶

瘞於此人莫知之因命具棺衾薦以佛事復

夣婦人云今免倒形以就安宅且将訴於隂府

矣感激而去髙郵人徐伯通與直時為舘客親

見此事

杜甫詩東閣𮗚梅動詩興還如何遜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多

不詳遜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之說以本傳考之但言遜天監

中為尚書水部𭅺南平王引為賔客掌書記室

薦之武帝與吴均俱進倖後稍失意帝曰吴均

不均何遜不遜遜卒於廬陵王記室亦不言在

揚州也及𮗚遜有梅花詩見於藝文𩔖聚初學

記云兎園標節物驚時最是梅衘霜當路發映

雪擬寒開枝横𨚫月𮗚花遶凌風䑓朝洒長門

泣夕注臨卭杯應知早彫落故逐上春來余後

見别本遜文集乃有此詩而集首有梁王僧儒

所作序乃云遜東海郯人舉本州秀才射䇿為

當時之魁歴官奉朝請時南平王殿下為中𫞐

将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刺史望髙右戚曰賢主擁篲分庭愛

客接士東閣一開競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馬左席暫起争趨鄒

枚君以詞藝早聞故深親禮引為水部行𠫵軍

事仍掌文記室云云乃知遜嘗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也盖本

傳但言南平引為記室畧去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耳然東晋宋

齊梁陳皆以建業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則遜之所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乃

建業耳非今之廣陵也隋以後始以廣陵名州

潤州州蘇氏家書𦘕甚多書之絶異者有太宗

賜易簡御書宋玉大言賦并名真戒酒批荅鍾

繇賀吴㓕𨵿羽上文帝表王右軍答會稽内史

王述書雪晴𭔃山隂張侯帖献之秋風詞梁䔥

子雲節班固漢史唐禇遂良模本蘭亭李太白

天馬歌賀知章醉中吟張長史書𨓜人壁顔魯

公進文殊碑讃李陽冰篆新泉銘永禅師真草

千文齊已題贈並皆真跡名𦘕則顧凱之雪霽

圖望五老峯啚北齊舞鶴啚閻立本醉道 啚

吴道子六甲神薛稷戯鶴陳宏蕃馬韓幹御馬

戴嵩牛啚王維臥披啚邉鸞雀竹李将軍暁景

屏風李成山水徐熈草虫黄筌墨竹居寧翎毛

董羽龍水劉道士鬼神刀䖏士竹石鍾𨼆乳兎

物之尤異者有明皇賜蘇小許公四代相玉印

賛皇父子石研石兎竹拂連理拄杖陳後主宫

娃七寳束帯雷公斧珊瑚筆架玉連環皆希世

之寳皆㪚逸或有歸御府者今不知流落何䖏荆

公退居金陵蒋山學佛者俗姓吴日供洒掃山

下田家子也一日風堕掛壁舊烏巾吴舉之復

置于壁公適見之謂曰乞汝歸遺父𢾗日公問

幞頭安在吴曰父村老無用貨於市中嘗賣得

錢三百金供父感相公之賜也公嘆息之因呼

一僕同吴以原價徃贖且戒苟以轉售即不湏

訪索果以弊惡猶存乃贖以歸公命取小刀自

於巾脚刮磨燦然黄金也盖禁中所賜者乃復

遺吴吴後潦倒竟不䏻祝髪以竹工居真州政

和丙申年予嘗令造竹噐親說如此時已年六

十餘貧窶之甚亦命也

呂温卿為浙漕旣起錢濟明獄又發廖明略事

二人皆廢斥復𣣔網羅叅寥未有以中之㑹有

僧與叅寥有隙言叅寥度牒冒名盖叅寥本名

曇潜因子瞻改曰道潜温卿索牒騐之信然竟

坐刑之歸俗編管兖州未幾温卿亦為孫傑鼎

臣發其𧷢濫繫獄人以為菑人者人必反菑之

孔雀毛着龍腦則相綴禁中以翠羽作帚每幸

諸閣擲龍腦以辟穢過則以翠羽掃之皆聚無

有遺者亦(⿱艹石)磁石引針琥珀拾芥物𩔖相感然

中表錢洎子全穆父之孫𮐃仲之子三歳䘮父

自少刻苦䏻立志好學有節操何㮚榜登科即

丁母艱及第十餘年未嘗到官試中學官除濟

南府敎授車駕駐蹕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有薦𫞐國子博士者

始入局𠫵謁長貳方茶疾作仆地輿歸一夕而

殂竟無一日之禄惜哉命薄如此可為奔啚躁

求之戒

世傳宗室中昔有昏𮘸俗呼為厥𪮫太尉一日坐宫門

見釘鉸者亟呼之命僕取弊履令工以革護其

首工𥬇曰非我技也公乃悮曰我謬也誤呼汝

矣適𣣔喚一錮漏俗呼骨路者耳聞者大𥬇之

王黼将明盛時搜求四方SKchar竒之物以充玩好

有人以核桃半枚來獻中容米三四斗其間題

詠之字滿矣李之儀端叔題云𮗚此桃則退之

所謂華山十丈蓮信有之矣今不知存否也予

嘗𮗚洽聞記云吐谷渾桃大如六石甕豈非此

桃也耶



𣈆昌唐寅校畢




墨荘漫録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