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州團練副使廳壁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壽州團練副使廳壁記
作者:沈亞之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36

戰國南北書,更言故世諸豪,爭據於壽春。或兵至百萬,有不能得者,豈地勢為要津乎!自建中以來,淮夷窟叛於蔡。天子之詔,或討或赦,由是壽春備為東塞矣。為之守者,皆佩將軍印,募府符書之設,擬於方鎮。而有副使之官焉。元和中,韋公武以殿中侍御史為之。九年秋,蔡州叛,壽春守令狐通引兵屯霍丘,副使得孱卒百餘人留郡中。冬,蔡兵大入馬塘,寇鄧家城,殺其將卒五千餘人,盡虜民男女,焚壞邑室而去。郡中驚駭,民人多流其家而東。副使因言壽春,其地塹水四絡。南有淠,西遮淮潁,東有淝,下以北注,激而回為西流,環郛而濬入於淮。此天與險於是也。假如愚民能棄其業西流,即為蓬徙鹿走耳,安與國是為利耶?乃出家奴與民戶一丁,俱為水工,決安豐已南陂池,會其流於城傍野中,浸注如澤。以故居民流心稍稍複定。時馬塘鄧家城既陷,霍邶方畏寇乘其虛,複飛語為謠以惑其俗曰:「狐死首丘。」井閭多傳言之。耆老曰:「果守不能保是矣。」守聞之益恐,遂棄其城亡歸。是日霍丘焚。行未及郡,會日暮,使吏馳告副使以歸伏,令得夜開壁。吏至,壁卒捍關不得入,呼罵其卒。副使立城上曰:「某得命於詔,城書受即晝複之。今守獨入而卒露,無為也。如驅與俱來,寧不知盜居其閑,得夜則禍成矣。或幸止於郵。」平明辟關,介士陳兵夾道,驗其號以入,卒無敢越伍而趨。居有頃,守謫去,詔以李將軍代。將軍西出強兵臨萬勝城,複以副使掌留事。明年,陟其能,得加侍御史。是歲亞之東觀戰至壽春,得副使之跡,題之於署下,以記行事之時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