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考:来信(未名)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备考:来信(未名)
作者:魯迅 1926年
本作品收录于《集外集

  我們學校里也有一個小小的圖書館,雖說不到國內的報章刊物雜志一切盡有,大概也有一二种;而辦學者雖說不到以全副力量在這里辦學,總算得是出了一點狗力在這里廝鬧。

  有一天,一位同學要求圖書館主任訂購《莽原》,主任把這件事提交教授會議——或者是評議會,經神圣的教授會審查,說《莽原》是談社會主義的,不能訂。然而主任敵不過那同學的要求,終究訂了。

  我自從听到《莽原》是談社會主義的以后,便細心的從第一期起,重行翻閱一回,始終一點儿證据也找不著。不知他們所說的根据在何處?——恐怕他們的見解獨到罷。這是要問你的一點。

  因為我喜歡看《莽原》,忽然听到教授老爺們說它談社會主義,像我這樣的學生小子,自然是要起恐慌的。因為社會主義這四字是不好的名詞,像洪水猛獸的一般,——在他們看起來。因為現在談社會主義的書,就像從前“有圖畫的本子,就要被塾師,就是當時的‘引導青年的前輩’禁止,呵斥,甚而至于打手心”一樣。因為恐怕他們禁止我讀我愛讀的《莽原》,而要我去讀“人之初性本善”,至于呵斥,打手心,所以害怕得要死。這也是要問你的一點,要問你一個明白的一點。

  有此兩點,所以要問你,因為大學教授說的話,比較的真确——不是放屁,所以要問你,要問你《莽原》到底是不是談社會主義。

  六,一,未名于武昌。

  我并不是姓未名名,也不是名未名,未名也不是我的別號,也不是像你們未名社沒有取名字的意義。我的名二十一年前已經取好了,只是怕你把它宣布出來,那末他們教授老爺就要加害于我,所以不寫出來。因為沒有寫出自己的真名字,就名之曰未名。


注释[编辑]

  1.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六年六月二十五日《莽原》半月刊第十二期。
  2. 關于學生因為投稿被教授謀害的事,北京大學英語系學生董秋芳在一九二六年三月三十日《京報副刊》發表《可怕与可殺》一文,指斥陳西瀅等把三一八慘案的責任“放在群眾領袖的身上”。陳便利用北大英語系主任的職權,拒發英語翻譯本給董,使他得不到該課成績而影響畢業。董曾將此事經過告訴魯迅。
  3. 指牛榮聲的《開倒車》一文,見《現代評論》第七十八期(一九二六年六月五日),其中說:“即如現在急進派罵穩健派為‘開倒車’,照他們的主張,必須把知識階級打倒,把一切社會制度根本推翻,方不是‘開倒車’。不過大家要細想:假設我們把知識階級完全打倒后一百年,世界成個什么世界呢。”
  4. “心上有杞天之慮”這是楊蔭榆掉弄成語“杞人憂天”而成的不通的文句。見她發表于一九二五年五月二十日《晨報》的《對于暴烈學生之感言》。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7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