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卷0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制科[编辑]

賓興[编辑]

《周禮·地官·大司徒》:以鄉三物教萬民而賓興之。一曰六德:智、仁、聖、義、忠、和;二曰六行:孝、友、睦、姻、任、恤;三曰六藝:禮、樂、射、禦、書、數。

槐花黃[编辑]

科舉年,舉子至八月皆赴科場。時人語曰:「槐花黃,舉子忙。」

棘圍[编辑]

《通典》:禮部閱試之日,嚴設兵衛,棘圍之,以防假濫。五代和凝知貢舉時,進士喜為喧嘩以動主司。主司每放榜,則圍之以棘,閉省門,絕人出入。凝撤棘圍,開省門,而士皆肅然無嘩。所取皆一時英彥,稱為得人。

鄉貢進士[编辑]

唐《選舉誌》:唐制取士之科,多因隋舊。其大略有二:由學校曰生徒,由州縣曰鄉貢,皆升於有司而進退之。其科目,有秀才,有明經,有進士。

觀國之光[编辑]

《易經·觀》:卦六四爻,觀國之光。利用賓於王象,曰觀國之光,尚賓也。

試士沿革[编辑]

漢文帝始取士以策,武帝加問經疑,左雄加章奏。武帝始取士以詞賦,唐太宗加律判及射。玄宗取士以詩賦,德宗加論及詔誥。宋仁宗始加試經義,時王安石始去聲律對偶。哲宗始詔專習經義,始廢詩賦。唐太宗始制鄉試會試。宋始定秋鄉試,春禮部會試。唐玄宗始移貢舉禮部典試。唐初郎官試。宋真宗始詔禮部三年一貢試。唐中宗始設三場。漢文帝始親策士。唐武後策問貢士於洛城殿,始殿試。宋太祖始禦殿復試。先是武後復試,崔沔後間行之。宋太宗始臨軒,宰臣讀卷。仁宗始殿試貢士,不黜落。宋孝宗始進士引射,有陛甲。唐武後始制武舉。宋始印給試題。唐高祖始貢院設兵衛,搜衣服,稽察出入棘圍。武後始彌封,始糊名。宋真宗始席舍。後唐始禁懷挾。唐玄宗始嚴鄉貫,禁舉人冒籍。蕭何試學童,誦九千字以上為史。左雄奏年十五經為童子科,始制童科。漢文帝始納粟。宋仁宋始置太學三舍。漢武帝始制補博士弟子,稱秀才。元魏始制生員。唐高祖始制秀才,州縣類考。後魏令公卿子弟入學。唐睿宗令舉人下第聽入學。宋開寶六年,因徐士廉訴知舉不公,帝禦講武殿復試,親試自此始。及第人賜綠袍、靴、笏,賜宴賜詩,自興國二年呂蒙正榜始。分甲次,賜同進士出身,自興國八年宋白、王世則榜始。唱名自雍熙二年梁灝榜始。封印試卷,自鹹平三年始。置謄錄、彌封、復考、編排,皆自祥符八年始。唐制:禮部試舉人,夜以三鼓為限。宋率由白晝,不復繼燭。

關節[编辑]

士子行賄,請求試官,曰關節。明朝楊士奇主試,有柱聯曰:「場列東西,兩道文光齊射鬥;簾分內外,一毫關節不通風。」

甲乙科[编辑]

漢平帝時,歲課甲科四十人為郎中,乙科二十人為太子舍人,丙科四十人補文學掌故。

通籍[编辑]

舉子登科後,禁門中皆有名籍,可恣意出入也。

正奏特奏[编辑]

科甲為正奏,恩貢為特奏。

金榜題名[编辑]

崔實暴卒復生,見冥司列榜,將相金榜,其次銀榜,州縣小官並是鐵榜。今人得第,謂之金榜題名。

銀袍鵠立[编辑]

隋唐間試舉人,皆以白衣卿相稱之,又曰白袍子。試日,引於院中,謂銀袍鵠立。==鄉試==

天府賢書[编辑]

《周禮·地官·鄉大夫》:三年則大比德行道藝,而興賢者、能者,鄉老及鄉大夫以禮禮賓之。厥明,鄉老、鄉大夫群吏獻賢能之書於王,王再拜受之,登於天府。

鹿鳴宴[编辑]

《詩·鹿鳴》篇,燕群臣嘉賓之詩也。貢院內編定席舍,試已,長吏以鄉飲酒禮,設賓主,陳俎豆,歌《鹿鳴》之詩。

孝廉[编辑]

漢制舉人皆名孝廉,不由科目始也。曹操亦舉孝廉。

破天荒[编辑]

荊州應試舉人,多不成名,為「天荒解」。劉蛻以荊州解及第,時號為「破天荒」。

郁輪袍[编辑]

王維善琵琶,岐王使為伶人,引至公主第,獨奏新唱,號《郁輪袍》。因獻懷中詩,王驚曰:「皆我素所誦習,嘗謂是古人佳作,乃子為之耶!」因命更衣,引之客座。召試官至第,遣宮婢傳教,作解頭及第。

會試[编辑]

南宮[编辑]

唐開元中,謂尚書省為南省,門下、中書為北省。南宮,禮部也。舊以禮部郎中掌省中文翰,謂之南宮舍人。後之赴春榜,曰赴南宮。

知貢舉[编辑]

唐《選舉誌》:玄宗開元二十四年,考功員外郎李昂與貢舉,詆訶進士李權文章,大為權所陵詬。帝以員外郎望輕,遂移貢舉於禮部,以侍郎主之,永為例。禮部進士自此始。

玉筍班[编辑]

唐李宗敏知貢舉,所取多知名士,世謂之玉筍班。

朱衣點頭[编辑]

歐陽修知貢舉,考試閱卷,常覺一朱衣人在座後點頭,然後文章入格。始疑傳吏,及回視,一無所見,因語同列而三嘆。常有句雲:「文章自古無憑據,惟願朱衣暗點頭。」

文無定價[编辑]

韓昌黎應試《不遷怒、不貳過》題,見黜於陸宣公。翌歲,公復主試,仍命此題;韓復書舊作,一字不易,公大加稱賞,擢為第一。

奏改試期[编辑]

宋朝科試在八月中,子由忽感寒疾,自料不能及矣。韓魏公知而奏曰:「今歲制科之士,惟蘇軾、蘇轍最有聲望。聞其弟轍偶疾,如此人不得就試,甚非眾望,須展限以待之。」上許之。直待子由病痊,方引就試,比常例遲至二十日。自後科試並在九月。相國呂徽仲不知其故,東坡乃為呂言之,呂曰:「韓忠獻之賢如此哉!」

同試走避[编辑]

二蘇初赴制科之召,同就試者甚多。相國韓公偶與客言曰:「二蘇在此,而諸人亦敢與之較試,何也?」於是不試而去者十八九。

屈居第二[编辑]

嘉祐二年,歐陽修知貢舉,梅堯臣得蘇軾《刑賞論》以示修,修驚喜,欲以冠多士,疑門生曾鞏所作,乃置第二。

龍虎榜[编辑]

唐貞觀八年,陸贄主試,歐陽詹舉進士,與韓愈、李觀、李絳、崔群、王涯、馮宿、庾承宣聯第,皆天下名士,時稱「龍虎榜」。

殿試[编辑]

狀元[编辑]

唐武後天授元年二月,策問貢士於洛陽殿前。狀元之名,蓋自此始。

淡墨書名[编辑]

唐人進士榜必以夜書,書必以淡墨。或曰名第者陰註陽受,以淡墨書,若鬼神之跡也。

臚傳[编辑]

集英殿唱第日,皇帝臨軒,宰臣進三名卷子,讀於禦案前,用牙棍點讀。宰臣拆視姓名,則曰某人。鴻臚寺承之,以傳於階下,衛士六七人,齊聲傳其名而呼之,謂之傳臚。

糊名[编辑]

唐初擇人以身、言、書、判,六品以下集試,選人皆糊名,令學士考判。

臨軒策士[编辑]

宋熙寧三年,呂公著知貢舉,密奏曰:「天子臨軒策士,用詩賦,非舉賢求治之意。令廷試,乞以詔策,咨訪治道。」自是上禦集英殿親試,乃用策問。

天門放榜[编辑]

範仲淹判陳州時,郡守母病,召道士伏壇,奏章終夜不動。至五更,謂守曰:「夫人壽有六年。」守問奏章何久,曰:「天門放明年春榜,觀者駢道,以故稽留。」問狀元,曰:「姓王,二字名,下一字塗墨,旁註一字,遠不可辨。」明春,狀元王拱壽,禦筆改為拱辰。

湘靈鼓瑟[编辑]

錢起宿驛舍,外有人語曰:「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起識之。及殿試《湘靈鼓瑟》詩,遂賦曰:「善鼓雲和瑟,常聞帝子靈。馮夷徒自舞,楚客不堪聽,雅調淒金石,清音發杳冥。蒼梧來暮怨,白芷動芳馨。流水傳湘曲,悲風過洞庭。」末聯久不屬。忽記此二語,足之。試官曰:「神句也。」遂中首選。

誌不在溫飽[编辑]

王曾初舉進士,省試禮部、廷對皆第一。人或曰:「狀元中三楊,一生吃著不盡。」曾曰:「某生平誌不在溫飽。」

瓊林宴[编辑]

宋太平興國八年,宋白等及第,賜宴瓊林苑,後遂為定制。又曰自呂蒙正始。

泥金報喜[编辑]

《天寶遺事》:新及第,以泥金帖子附家書報捷,謂之泥金報喜。

雁塔題名[编辑]

唐韋肇及第,偶於慈恩寺雁塔上題名,後人效之,遂為故事。自神龍以來,杏林宴後於雁塔題名,同年中推善書者記之。他時有將相,則易朱書。

曲江宴[编辑]

曲江在西安府,唐朝秀士登科第者,賜宴曲江。每年三月三日,遊人最盛。

蕊榜[编辑]

世傳:大羅天放榜於蕊珠宮,故稱蕊榜。

一榜京官[编辑]

宋太祖幸西都。張齊賢以布衣獻《十策》,語太宗曰:「我到西都得一張齊賢,異時可作宰相。」太宗即位,放進士榜,欲置齊賢高等,而有司落名三甲榜末,上不悅。及註官,一榜盡除京官。

奪錦標[编辑]

唐盧肇、黃頗皆宜興人,同舉鄉試,郡守獨厚餞頗。明年,肇狀元及第歸,郡守延肇觀競渡,有詩:「向道是龍君不信,果然奪得錦標歸。」守大慚。

釋褐[编辑]

宋興國二年,始賜呂蒙正等釋褐加袍帶。後遂為例。

燒尾宴[编辑]

唐士人得第,必展歡宴,謂之燒尾宴。謂魚化為龍,必燒其尾。

賜花[编辑]

唐懿宗開新第,宴於同江,乃命折花於金盒,令中使馳之宴所,宣口敕曰:「便令簪花飲宴。」無不為榮。

紅綾餅[编辑]

唐僖宗幸南內興慶池,泛舟,方食餅。時進士在曲江,有聞喜宴。上命禦府依人數各賜紅綾餅。所司以金盒進,上命中官馳以賜。故徐演詩雲:「莫欺老缺殘牙齒,曾吃紅綾餅來。」

柳汁染衣[编辑]

李固行古柳下,聞彈指聲曰:「吾柳神也,用柳汁染子衣矣。得藍袍,當以棗糕祀我。」未幾,及第。

英雄入彀[编辑]

唐太宗貞觀中私幸端門,見進士綴行而出,喜曰:「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時人語曰:「太宗皇帝真長策,賺得英雄盡白頭。」

取青紫[编辑]

漢夏侯勝曰:「士患不明經術耳,經術一明,取青紫,如俯拾地芥耳。」

席帽離身[编辑]

宋初士子猶襲唐俗,皆曳袍垂帶,出則席帽自隨。李巽累舉不第,鄉人曰:「李秀才不知恁時席帽離身?」及第後,乃遺鄉人詩曰:「為報鄉閭親戚道,如今席帽已離身。」

一日看遍長安花[编辑]

王維登第,得意之甚,有「一日看遍長安花」之句。

踏李三[编辑]

王十朋正榜第一,李三錫副榜第一。時有戲正榜尾者,曰:「舉頭雖不見王十,伸腳猶能踏李三。」

五色雲見[编辑]

韓忠獻弱冠舉進士,名在第二。方唱名,太史奏曰:「下五色雲見。」遂拜右司諫,權知制誥。

青錢學士[编辑]

唐張舉制科甲第,員半千稱:文辭猶青銅錢,萬選萬中。時號「青錢學士」。

登科謝詩[编辑]

王寄幼有聲場屋間,為李文定客。文定薨於位,章聖臨奠,見屏間有詩雲:「雁聲不到歌樓上,秋色偏欺客路中。」愛之,召見。占對稱旨,特許赴殿試。既登科,有謝詩雲:「不拜春官為座主,親逢天子作門生。」

讀卷賀得士[编辑]

開慶間,王應麟充讀卷官。至第七卷,頓首曰:「是卷古誼若龜鑒,忠肝如鐵石,臣敢以得士賀。」遂擢第一,乃文天祥也。

門生[编辑]

春官桃李[编辑]

唐劉禹錫寄王侍郎放榜詩:「禮闈新榜動長安,九陌人人走馬看。一日聲名遍天下,滿園桃李屬春官。」

謝衣缽[编辑]

《摭言》:狀元以下,到主司宅,綴行而立,斂名紙通呈,與主司對拜。執事雲:「請狀元請名第。第幾人,謝衣缽。」「衣缽」,謂與主司名第同者,或與主司先人名第同者,謂之謝衣缽。

傳衣缽[编辑]

範質舉進士,主司和凝愛其才,以第十三人登第,謂質曰:「君文宜冠多士,屈居第十三者,欲君傳老夫衣缽耳。」後和入相,質亦拜相。

沆瀣一氣[编辑]

杜審權知貢舉,收盧處權。有戲之者曰:「座主審權,門生處權。」祥符二年,崔沆收崔瀣,說者謂:「座主門生,沆瀣一氣。」

頭腦冬烘[编辑]

鄭侍郎薰主試,疑顏標為魯公之後,擢為狀元。及謝主司,知其非是,乃悔誤取。時人嘲之曰:「主司頭腦太冬烘,錯認顏標是魯公。」

好腳跡門生[编辑]

唐逢吉知貢舉,榜未發而拜相,及第士子皆就中書省見座主。時人謂好腳跡門生。

陸氏荒莊[编辑]

唐崔群知貢舉歸,其妻勸令置田。群曰:「予有美莊三十所。」妻曰:「君非陸贄門人乎?君主文柄,約其子不令就試,贄如以君為良田,則陸氏一莊荒矣。」

門生門下見門生[编辑]

唐裴官仆射,宰相馬胤孫、桑維翰皆其所取士。胤孫知貢舉,引新進詣,作詩曰:「門生門下見門生。」世以為榮。維翰嘗過,不迎不送。或問之,曰:「我見桑公於中書,庶僚也;桑公見我於私第,門生也。何送迎之有?」

天子門生[编辑]

宋趙逵,紹興中對策當旨,擢第一,獨忤秦檜意,外除。帝問逵安在,授校書郎,單車赴闕。關吏迎合檜,搜逵,橐中僅書籍耳。比檜卒,遷起居郎。帝曰:「卿知之乎?始終皆朕自擢。檜一語不及卿,以此信卿不附權貴,真天子門生也。」

下第[编辑]

點額[编辑]

《三秦記》:龍門跳過者,魚化為龍;跳不過者,暴腮點額。

康了[编辑]

柳冕應舉,多忌,謂「安樂」為「安康」。榜出,令仆探名,報曰:「秀才康了!」

曳白[编辑]

天寶二年,以禦史中丞張倚之子為第一,議者蜂起。玄宗復試,終日不成一字,謂之曳白。

孫山外[编辑]

孫山應舉,綴名榜末。朋儕以書問山得失,答曰:「解名盡處是孫山,餘人更在孫山外。」

我輩顏厚[编辑]

劉對策,極得罪宦官。考官馮宿等見策嘆服,而畏宦官,不敢收取。榜出,物論囂然。李曰:「劉下第,吾輩登科,能無顏厚?」

紅勒帛[编辑]

劉幾屢試第一,好為險怪之語,歐公惡之。場卷有曰:「天地軋,萬物茁,聖人發。」歐公曰:「此必劉幾。」批曰:「秀才辣,試官刷。」一大朱筆橫抹之,謂紅勒帛。後數年,又為禦試。考官試「堯舜性仁」賦曰:「靜以延年,獨高五帝之壽;動而有勇,形為四兇之誅!」公大稱賞,及唱名第一,乃劉幾易名劉。公愕然久之。

花樣不同[编辑]

盧仝下第出都,逆旅有人嘲之曰:「如今花樣不同,且自收拾回去。」

倒繃孩兒[编辑]

苗振第四人及第,召試館職。晏相曰:「宜稍溫習熟。」振曰:「豈有三十年為老娘而倒繃孩兒者乎?」既試,果不中。公曰:「苗君果『倒繃孩兒』矣!」

大器晚成[编辑]

《老子》雲:「大器晚成。」漢馬援失意。其兄馬況謂援曰:「汝大器晚成。」

眼迷日五色[编辑]

唐李程試《日五色》題,呈卷楊於陵。楊稱許當作狀元,而榜發無名。楊持卷示主司,主司懊恨,因謀之於陵,擢狀元。後李薦為東坡客,坡知貢舉,薦下第,東坡送之詩曰:「平生漫說古戰場,過眼終迷日五色。」

舉子過夏[编辑]

《遁齋閑覽》:長安舉子,六月後落第者不出京,謂之過夏,多借靜坊廟院作文,日夏課。

文星暗[编辑]

唐大中間,天官奏雲:「文星暗,科場當有事。」後經三科皆復試,復多落第。考官皆罰俸。

操□[编辑]

《國史補》:進士籍而入選,謂之春關。不捷而醉飽,謂之操。匿名造謗,曰無名子。

傍門戶飛[编辑]

唐元和中,士人下第,多為詩刺試官。獨章孝標作《歸燕詩》以上庾侍郎,曰:「舊壘危巢泥已落,今年故向社前歸。連雲大廈無棲處,更傍誰家門戶飛?」

薦舉[编辑]

征辟[编辑]

凡訪求遺佚,有詔召之曰征,郡國舉擢曰辟。三代官由訪舉。漢始詔刺史守相得專辟。隋煬帝始州縣僚屬選舉,一由吏部。唐玄宗始文武選,分屬吏、兵兩部。

勸駕[编辑]

漢高帝詔曰:「賢士大夫有肯從我遊者,吾能尊顯之。……其有稱明德者,長吏必身勸,為之駕。」

計偕[编辑]

漢武帝元光五年,詔征吏民有明當世之務,習先聖之術者,縣次續食,令與計偕。

鶚薦[编辑]

後漢禰衡始冠,孔融愛其才,與為友,上表薦之曰:「鷙鳥累百,不如一鶚;使衡立朝,必有可觀。」

先容[编辑]

《鄒陽傳》:「蟠木根柢,輪離奇。為萬乘器者,以左右為之先容也。」公門桃李唐狄仁傑薦張柬之為宰相,又薦夏官侍郎姚崇、監察禦史桓彥範、太平州刺史敬暉數人,皆為名臣。或謂仁傑曰:「天下桃李盡屬公門。」仁傑曰:「薦賢為國,非為私也。」

藥籠中物[编辑]

元行沖謂狄仁傑曰:「下之事上,譬之富家積貯以自資也。脯脂胰,以供滋膳;參術芝苓,以防疾病。門下充為味者多矣,願以小人充備一藥石。」仁傑嘆曰:「君正吾藥籠中物,不可一日無也。」

道側奇寶[编辑]

韓愈薦樊宗師於袁滋相公書曰:「誠不忍奇寶橫棄道側。」

向陽花木[编辑]

範文正公知杭州,蘇麟為屬縣巡簡。城中官弁往往皆獲薦,獨麟在外邑,未見收錄,因公事入府,獻詩曰:「近水樓臺先得月,向陽花木早為春。」文正見而薦之。

夾袋[编辑]

呂蒙正夾袋中有折子,每四方人謁見,必問有何人才。客去,即識之。朝廷求賢,取諸夾袋以應。

明珠暗投[编辑]

《鄒陽傳》:明月之珠,夜光之璧,以投於道,莫不按劍相顧盼,無因而至前也。相見之晚,主父偃上書閣下,朝奏,暮召。時徐樂、嚴安亦俱上書言世務。上召三人,曰:「公等安在?何相見之晚也!」

齒牙余論[编辑]

《南史》:謝眺好獎予人才。會稽孔有才華,未貴時,孔嘗令草讓表以示,嗟吟良久,手自折簡薦之,謂曰:「士子聲名未立,應共獎成,無惜齒牙余論。」

鉛刀一割[编辑]

晉以譙王永為湘州刺史,行至武昌,敦與之宴,謂永曰:「足下雅素佳士,恐非將相才也。」永曰:「公未見知耳,鉛刀豈無一割之用?」

四輩督趨[编辑]

唐《馬周傳》:中郎將常何言:「臣客馬周,忠孝人也。」帝即召之。未至,又遣四輩督趨之。

舉賢良[编辑]

漢武帝建元初,始詔天下舉賢良方正、直言敢諫之士。又用董仲舒議,令郡縣歲舉孝廉各一人,限以四科:一曰德行高潔,誌節清白;二曰學通行修,經中博士;三曰明習法令,足以決疑,按章復問,文中禦史;四曰剛毅多略,遭事不惑,明足決斷,材任三輔。縣令四科取士,終漢世不變。

舉茂才[编辑]

後漢安帝元嘉初,尚書令左雄上言:郡國強仕,自今孝廉年不滿四十,不得察舉,皆請詣公府,諸生試經學、文吏課箋奏。若有茂才異行,自可不拘年齒。帝從之。

濫爵[编辑]

麒麟楦[编辑]

唐楊炯每呼朝士為麒麟楦,或問之,炯曰:「今之扮麒麟者,必修飾其形,覆之驢上,象貌宛然;及去其皮,還是驢耳。無德而朱紫,何以異是!」

白版侯[编辑]

唐武後時,封侯者眾,鑄印不給,遂有以白版封侯者。

斜封官[编辑]

唐太平公主與安樂等七公主皆開府,而主府官屬皆濫用,悉出屠販,納資求官,降墨敕,斜封授之,故號斜封官。

銅臭[编辑]

漢靈帝鬻官爵。崔烈進錢五百萬為司徒。常問其子鈞曰:「吾居三公,外議若何?」鈞曰:「大人少有英稱,歷位卿守,論者但嫌其銅臭耳。」

鬥酒博梁州[编辑]

漢孟沱以一斗葡萄酒遺張讓,得梁州刺史。東坡詩雲:「伯一斗酒博梁州。」

爛羊頭關內侯[编辑]

更始劉聖公納趙萌女為後,委政於萌,日夜飲宴後庭,群小膳夫,濫受美爵。長安人語曰:「竈下養,中郎將。爛羊胃,騎都尉。爛羊頭,關內侯。」

貂不足,狗尾續[编辑]

晉趙王倫篡位,同謀者越階次,奴隸廝奴,亦加爵位。每會,貂蟬盈座。時人語曰:「貂不足,狗尾續。」

彌天太保[编辑]

更始時,官爵太濫,有彌天太保、遍地司空之稱。

□椎碗脫[编辑]

武後時濫用人,時人為之語曰:「椎侍禦史,碗脫校書郎。」四齒耙為椎,言用官之濫,如用耙齒椎聚之多。碗,小盂也。碗脫之形模,言個個相似也。

官制[编辑]

三公三孤[编辑]

三公:太師、太傅、太保。三孤:少師、少傅、少保。師,天子所師。傅,傅相天子。保:保護天子。

六卿[编辑]

吏部曰太宰、冢宰,戶部曰大司徒,禮部曰大宗伯,工部曰大司空,兵部曰大司馬,刑部曰大司寇。

六官[编辑]

吏部曰天官,戶部曰地官,禮部曰春官,兵部曰夏官,刑部曰秋官,工部曰冬官。

以龍紀官[编辑]

優羲以龍紀官:春官曰蒼龍,夏官曰赤龍,秋官曰白龍,冬官曰黑龍,中官曰黃龍。

以火紀官[编辑]

神農以火紀官:春官為大火,夏官為鶉火,秋官為西火,冬官為北火,中官為中火。

以雲紀官[编辑]

黃帝始以雲紀官:春官曰青雲,夏官曰縉雲,秋官曰白雲,冬官曰黑雲,中官曰黃雲。

以鳥紀官[编辑]

黃帝後以鳥紀官:祝鳩氏為司農,雎鳩氏為司馬,司鳩氏為司空,爽鳩氏為司寇,鶻鳩氏為司事。

以民事紀官[编辑]

顓頊氏以民事紀官:以少昊之子重為木正,曰勾芒;該為金正,日蓐收;修熙相代為水正,曰玄冥;炎帝之子為土正,曰勾龍;顓頊之子為火王,曰祝融。勾龍能平水土,後世祀以配社。

太尉仆射[编辑]

太尉,秦官也,等於三公,掌兵。左右仆射,亦秦官也,等於六卿。

九錫[编辑]

一大輅,玄牡。二駟馬,袞冕之服,赤舄副之。三軒,縣之樂,六佾之舞。四朱戶以居。五納陛以登。六虎賁之士三百人。七斧鉞各一。八彤弓。一彤,矢百。旅弓十,旅矢千。九鬯。一卣,瓚副之。

勒名鐘鼎[编辑]

《周禮·司勛職》:「鑄鼎銘勛。」言有功勛者,鑄器以銘之也。

紀績旗常[编辑]

《周禮》:王命君牙曰:「惟乃祖乃父,服勞王家,厥有成績,紀於太常。」太常者,王之旌旗也。有功者書焉,以表顯也。

礪山帶河[编辑]

漢高帝定天下,剖符封功臣,刳白馬而盟之,封爵之誓曰:「使黃河如帶,泰山若礪。國以永存,爰及苗裔。」

丹書鐵券[编辑]

漢高與功臣剖符作誓,丹書鐵券,金匱石室,藏之宗廟。

尚寶[编辑]

天子玉璽龍章,王後玉璽鳳章,親王金寶龜鈕,勛爵金印麟鈕,總兵銀印虎鈕,布政銀印,府州縣銅印,禦史鐵印。

六部稱號[编辑]

禮部曰祠部、儀部、膳部。戶部曰民部、版部、金部、倉部。兵部曰駕部。刑部曰比部。工部曰水部、虞部。此稱自唐朝始。

都禦史[编辑]

左都禦史,以其為禦史之率,故曰禦史大夫。巡撫都禦史,以其為憲臺之長,故曰禦史中丞。

大九卿[编辑]

六部尚書、都察院、通政、大理寺卿,謂之大九卿。

小九卿[编辑]

太常、太仆、光祿、鴻臚、上林苑等卿,翰林院、國子監祭酒、順天府尹,謂之小九卿。

執金吾[编辑]

漢武帝改秦中尉,更名曰執金吾。蓋吾者,禦也。執金刀以禦非常者也。又曰:金吾,鳥名,取以辟除惡鳥。

率更令[编辑]

師古曰:「掌知漏刻,故曰率更。」率,音律。

三獨坐[编辑]

光武詔禦史中丞與司隸校尉、尚書令會同,並專席而坐,京師號曰「三獨坐」。

三老五更[编辑]

後漢永平二年,三雍成,拜桓榮為五更。晉某年,天子幸太學,命王祥為三老。三老、五更總是一人,與《尚書》四嶽一例。

四姓小侯[编辑]

漢外戚樊、郭、陰、馬四姓非列侯,故曰小侯。

宰相參政[编辑]

【下丞相一等】

歷代置相[编辑]

顓頊置樂正。黃帝七輔。湯六傅。伏羲置二相。秦獻公置左右二卿,稱丞相。莊襄王改相國。唐莊宗置丞相兼樞密。唐中宗始置大學士。五代置文明殿大學士,始為宰相兼職,宋真宗置資政殿學士,班翰林上。漢武帝置秘書令,置太史令。漢桓帝置秘書監。唐太宗始置宰相,監修國史。唐德宗始宰相政事,詔叠秉筆。

通明相[编辑]

漢翟方進為丞相,智能有余,兼通文法吏事,以儒術緣飾法律,人號通明相。

救時宰相[编辑]

唐姚崇拜相,問齊曰:「予為相,何如管晏?」曰「管晏之法,雖不能施於後世,猶可以終其身。公所為法,隨復更之,只可為救時宰相。」

知大體[编辑]

漢丙吉不問橫道死人,而問牛喘。吏謂失問。吉曰:「宰相不親細事,民鬥傷命,則有司存。方今春月牛喘,恐陰陽失調,宰相職司燮理陰陽,是以問之。」人稱其知大體。

伴食相[编辑]

唐盧懷慎為相,自以才能不及姚崇,政事皆推委不與,人譏其為伴食宰相。

紗籠中人[编辑]

唐蔔者胡蘆生,蔔筮甚驗,李藩常問之,生曰:「公乃紗籠中人。」藩不解所以。後有異僧言:凡宰相,冥司必潛以紗籠護之,恐為異物所擾。藩默喜蔔者言,果拜相。

琉璃瓶覆名[编辑]

五代唐廢帝擇相,問左右,皆言盧文紀、姚有聲望。帝因悉書清望官名,納琉璃瓶中,夜焚香祝天,以箸挾之,得盧文紀,欣然相之。

金甌覆名[编辑]

唐玄宗蔔相,皆書其名,納之金甌,名曰甌蔔。一曰,書崔琳等名,問太子曰:「此宰相名,若謂誰?」太子曰:「非崔琳、盧從願乎?」上曰:「然。」

枚蔔[编辑]

古天子蔔相,必書清望官名,納金甌或琉璃瓶中,焚香祝天,以箸挾之,得其名,即拜相,故曰枚蔔,又曰甌蔔。

魚頭參政[编辑]

宋魯宗道為參政,時樞密使曹利用恃權驕橫,公屢折之帝前。時貴戚用事者,莫不憚之,稱為魚頭參政。

骰子選[编辑]

宋丁謂作參政,或率楊文公賀之,謂曰:「骰子選耳,何足道哉!」尚書部曹卿寺

古納言[编辑]

唐玄宗用牛仙客為尚書,張九齡諫曰:尚書,古之納言,多用舊相居之。仙客,本河、湟一使典耳,拔升清流,齒班常伯,此官邪也。

天之北鬥[编辑]

李固疏:陛下有尚書,猶天之有北鬥。北鬥為天之喉舌,尚書為陛下之喉舌。

六卿[编辑]

隋文帝始定六部,本漢光武分署六曹。吏曹職起伏羲。漢光武為選部。魏始名吏部,始居諸曹右。戶曹職起黃帝。吳始為戶部。唐武後始以戶部居禮部右。禮曹職起顓頊之秩宗。隋始為禮部。兵刑曹職起黃帝。隋始為兵部、刑部。工曹職起少昊。晉起部。隋始為工部。宋神宗復唐故事,以吏、戶、禮、兵、刑、工為次序。

尚書[编辑]

秦遣吏至殿中文書,始號尚書。後漢始專席。魏三品,陳加至一品。

侍郎[编辑]

隋煬帝置六曹侍郎。副尚書名始秦。

郎中[编辑]

漢置尚書郎,分掌尚書事,名始秦。

員外[编辑]

隋文帝命尚書六曹增置員外郎,名始漢。

主事[编辑]

隋煬帝置主事副員外郎,名始漢武帝。

司務[编辑]

宋置六部司務。

九卿[编辑]

夏後氏始置九卿。漢設九卿,不以官名,但稱九寺。梁武帝始加卿字。後魏始置少卿,以卿為正卿。

大理寺[编辑]

黃帝立士師,有虞為士師。夏始稱大理。秦置大理正,今卿;置廷尉正,今寺正。魏置少卿。晉武帝置丞。隋煬帝置評事。

太常寺[编辑]

本周官春官之職。秦稱奉常。漢改太常,名始有虞。後漢置卿。秦置丞。魏文帝置博士。漢武帝置郎,置司樂,置協律。隋置郊社署,今天地壇祠祭署。唐置簿。太仆寺、苑馬寺,職始周官,梁置簿,漢置監。

光祿寺[编辑]

本秦置,郎中令掌宮掖。漢為光祿勛。梁始改光祿卿。北齊兼膳羞。隋始專掌。唐始署珍羞官,因隋。隋始署大官名,因秦始署良醞,即漢湯官,掌醞,本周官酒正入置。

鴻臚寺[编辑]

漢武帝置大鴻臚,梁武帝除「大」字,本秦典客、周大行人。

國子監[编辑]

周以師氏、保氏教養國子,始名國子。晉武帝始立國子學。隋煬帝始改國子監。漢始定祭酒,銜名本周。隋煬帝置司業並周職。漢武帝置博士,名始秦。晉武帝置教。隋煬帝置丞。北齊高洋置簿。宋神宗置錄。

宮詹學士翰苑[编辑]

東宮官[编辑]

秦始皇置詹事,漢因掌太子家。唐玄宗置少詹事,並輔導東宮。周公置左右庶子。唐高宗置左右諭德、贊善。隋文帝置內允,即中允。北劉置門下、典書二坊。秦始皇置洗馬,先導太子。晉始為詹事屬官,掌圖籍。漢蘭臺置校書。北齊置正字。

翰林[编辑]

伏羲始立史官。唐玄宗置修撰、編修、簡討。宋文帝置學士。後魏置太子侍講。唐玄宗置侍講學士、侍讀學士、侍講、侍讀、待詔。漢武帝置博士。守置孔目。

玉堂[编辑]

宋蘇易簡充承旨,多振舉翰林故事。太宗為飛白書院顏曰「玉堂」,及以詩賜之。太宗曰:「此永為翰林中一美事。」易簡曰:「自有翰林,未有如今日之榮也!」

木天[编辑]

《類苑》:秘書閣下穹隆高敞,謂之木天。

鰲禁[编辑]

宋公白、賈公黃中,皆先達巨儒,同在鰲禁。

內相[编辑]

唐陸贄博學弘詞,入翰林。德宗重其才,呼先生而不名。雖外有宰相主大議,贄常居中參議,號曰「內相」。

文堂[编辑]

宋真宗政和五年,禦書文堂榜,賜學士院。

五鳳齊飛[编辑]

宋太宗時,賈黃中、宋白、李至、呂蒙正、蘇易簡,同時拜翰林學士。扈蒙雲:「五鳳齊飛入翰林。」

北門學士[编辑]

唐劉之,少以文詞稱,遷右弘文館直學士。上元中,與萬元頃等召入禁中,參決政事,時稱「北門學士」。

八磚學士[编辑]

唐李程為學士。常規:學士入院,以階前日影為候。程性懶,日過八磚乃至,時號「八磚學士」。

諫官[编辑]

忠言逆耳[编辑]

沛公見秦宮室之富,欲留居之。樊噲諫曰:「凡此奢麗之物,皆秦所以亡也,公何用焉?願還灞上。」不聽。張良曰:「忠言逆耳利於行。」乃還。

真諫議[编辑]

蕭鈞為諫議大夫,永徽中,爭盜庫財死罪,曰:「囚罪當死,但恐天下謂陛下重貨輕法,任喜怒殺人」。帝曰:「真諫議也。」六科給事中,名始秦,漢置給事黃門,職始秦,置諫大夫,唐分為左右。

真諫官[编辑]

唐李景伯為諫議。中宗侍宴,命諸臣為回波詩。眾皆以諂言媚上。景伯獨為箴規語以諷,帝不懌。中書令蕭至忠曰:「景伯樂不忘規,真諫官也。」

碎首金階[编辑]

唐敬宗好遊畋,劉棲楚為拾遺,出班苦諫,以額叩龍墀,血流被面。

鐵補闕[编辑]

唐乾寧中楊貽德為諫議,正直敢言,不避權幸。人目為「鐵補闕」。

殿上虎[编辑]

宋劉安世正色立朝,面折廷諍。每犯雷霆之怒,則執簡卻立,俟天威少霽,復前極論,必得請乃已。人稱之曰「殿上虎」。

戇章[编辑]

宋任伯雨性剛鯁,持論勁直。為諫官僅半載,所上一百疏,皆系天下治體,號「贛章」。

魯直[编辑]

魯宗道為右正言,風聞彈疏,真宗厭之,自訟罷去。他日上追念其言,禦筆題曰「魯直」。

朝陽鳴鳳[编辑]

唐高宗時,自韓瑗、褚遂良死,內外以言為諱。高宗造奉天宮,李善感始上書,極言之。時人謂之朝陽鳴鳳。

立仗馬[编辑]

李林甫專權,恐諫官言事,謂之曰:「諸君見立仗馬乎?終日無食三口料,及其一鳴輒斥,雖欲勿鳴,其可得乎?」

拾齒[编辑]

宋張靄,太祖方彈雀後苑,靄亟請入奏事。及見所奏乃常事耳,上怒,靄曰:「竊謂急於彈雀。」上以斧柄撞其齒,齒墮,徐拾之。上曰:「欲訟朕耶?」靄曰:「臣何敢訟陛下?但有史官在耳。」

古忠臣[编辑]

宋鄒浩官右正言,極論章誤國,未報而劉後立。復反,復廷諍,被竄。史謂之古忠臣。浩與陽翟、田畫善,初,劉後立,謂人曰:「鄒誌完不言,可以絕交矣。」浩既得罪,畫迎諸途,正色曰:「使誌完隱默居京師,遇寒疾不汗,五日死矣,豈獨嶺海之外能死人哉?」

抵家復逮[编辑]

楊爵言朝延政事有失人心,而致危亂者五,系獄數年始得釋。會復有諫者,上曰:「吾固知釋爵,妄言者立至矣!」復就逮。時爵抵家方一日,忽錦衣校至,校佯曰:「吾便道省公耳。」爵笑曰:「吾固知之。」與校同飯,飯已,曰:「行乎?」校曰:「盍一入為別?」爵立屏間曰:「朝廷有旨見逮,吾行矣。」再系獄,逾年乃出。

為朕家事受楚毒[编辑]

章綸疏陳修德弭災十四事。又請復汪後於中宮,以正壺儀;復沂王於東宮,以正國本。詔逮獄,廷杖不死。英宗復辟,嘆曰:「綸好臣子,為朕家事受楚毒。」拜禮部侍郎。

碎朕衣矣[编辑]

陳禾劾童貫弄權,反復不置,徽宗欲起,禾引帝衣,請畢其奏。衣裾落。帝曰:「正言碎朕衣矣!」禾曰:「陛下不惜碎衣,臣豈惜碎首以報!」內侍請易衣,帝卻之,曰:「留以旌直臣。」

憚黯威棱[编辑]

武帝嘗曰:「甚矣,黯之戇也!」「古有社稷臣,黯近之矣。」黯前奏事,帝不冠,不敢見。淮南王謀逆,憚黯威棱,遂寢。

賁育不能過[编辑]

唐魏徵,太宗朝諫議大夫,狀貌不揚,有膽氣,犯顏敢諫,雖上怒甚,而徵神色自若,議者謂賁育不能過。

瓦為油衣[编辑]

谷那律博洽群書,褚遂良稱曰「九經庫」。從太宗出獵,遇雨,因問:「油衣若何而不漏耶?」那律曰:「以瓦為之,當不漏。」上嘉其直。

謫死[编辑]

陳剛中性慷慨,敢論事。故銓以劾檜貶。剛中啟曰:「知無不言,願借尚方之劍!不遇故去,卿乘下澤之車。」檜怒,遂與張九成同謫,客死,貧不能葬。士論惜之。

小官論大事[编辑]

曹輔為秘書正字。徽宗多微行,輔上疏極諫。太宰余深曰:「輔小官,何敢言大事?」輔對以「大官不言,故小官言之。官有大小,愛君之心則一」。遂編管郴州。

忠良鯁直[编辑]

陳諤負抗直聲,舉劾權貴無所避。上呼為「大聲秀才」。嘗忤旨,命坎瘞奉天門外,七日不死,赦還,搏擊愈甚。歷任中外,所至能其官,終為忌者致貶。上一日問「大聲官兒」何在,直署輔導使人得聞過。乃召還,上書「忠良鯁直」四字賜之,示寵異焉。

直聲震天下[编辑]

海瑞為南平教諭,謁上官,止長揖,曰:「參師席,不可屈膝也。」主戶部政,疏諫下獄,直聲震天下。

劾嚴嵩得慘禍[编辑]

沈疏劾嚴嵩父子為奸,竄名白蓮教中,於邊。楊繼盛論嵩專權誤國五奸十大罪,棄東市。劾逆而受酷刑死者:萬廷杖死;高攀龍投水死;楊璉、左光鬥、周順昌、繆昌期、周宗建、黃尊素、魏大中被逮,詔獄拷掠死;鄒維連謫戍死,俱江浙人。禦史

白簡[编辑]

晉傅玄為禦史,每有奏劾,或值日暮,捧白簡,整簪帶,竦誦不休,坐以待旦。貴遊懾服,臺閣風生。

烏臺[编辑]

漢成帝時,禦史府列柏樹,有野烏數千棲其上,故稱烏臺,亦稱「柏臺」。

法冠繡衣[编辑]

《漢書》:法冠,禦史冠也,本楚王冠也。秦滅楚,以其君冠賜禦史也。繡衣禦史,漢武帝所置。法冠一名「獬豸冠」。

獨擊鶻[编辑]

宋王素既升臺憲,風力愈勁。嘗與同列奏事,上有不懌,眾皆引去,素方論列是非,俟得旨,乃退。帝嘆曰:「真禦史也。」人皆目為「獨擊鶻」。

石禦史[编辑]

唐劉思立舉進士,高宗擢為禦史,執法不阿,彈劾權貴,人號「石禦史」。

驄馬[编辑]

後漢桓興為侍禦史,直言無所忌諱。常乘白馬,京師憚之,為語曰:「行行且止,避驄馬禦史。」

鐵面禦史[编辑]

宋趙少孤貧,舉進士,及為殿中侍禦,彈劾不避權貴,號為「鐵面禦史」。

豹直[编辑]

漢《輿服誌》:大駕屬車八十一乘,皆尚書臺省官所載,最後一乘,侍禦史所乘,獨懸豹尾,故名「豹直」。

節度膽落[编辑]

唐敬宗朝,夏州節度使李佑入朝,違詔進奉,禦史溫造彈之。佑趨出待罪,股栗流汗,謂人曰:「吾夜逾蔡州,擒吳元濟,未嘗心動,今日膽落於溫禦史矣。」

埋輪當道[编辑]

後漢張綱為禦史。安帝時,遣八使按行風俗,綱獨埋其車輪於洛陽都亭,曰:「豺狼當道,安問狐貍?」遂劾大將軍梁冀兄弟。

頭軔乘輿[编辑]

申屠剛,建武初拜侍禦史,延臣畏其鯁直。時隴蜀未平,上欲出遊,剛力諫,不聽。以頭軔乘輿,馬不得前。

貴戚泥樓[编辑]

漢李景讓為禦史大夫,剛直自持,不畏權幸。內臣貴戚有看街樓閣,皆泥之,畏其彈劾。

劾燈籠錦[编辑]

宋唐介為禦史,劾文彥博知益州日以燈籠錦媚貴妃,致位宰相,請逐彥博。仁宗怒,謫介英州別駕。

炎暑為君寒[编辑]

唐岑參《送侍禦韋思謙》詩曰:「聞欲朝金闕,應須拂豸冠。風霜隨雁去,炎暑為君寒。」

天變得末減[编辑]

楊,天順初為禦史,劾曹吉祥、石亨怙寵擅權。後為曹、石文致坐死。將刑,會大風拔木,吹正陽門下馬牌於郊外,得末減。子源為五官監候,以占候上言指斥劉瑾。瑾怒曰:「爾何官,亦學為忠臣乎?」杖而戍之。劉瑾之亂,大臣科道同日勒令致仕四十八人,以其名榜示天下。源之同鄉禦史熊卓與焉。使臣

一介行李[编辑]

《左傳》:子員曰:「君有楚命,亦不使一介行李,告於寡君。」

一乘之使[编辑]

韓信破趙,欲移兵擊燕,武涉說信曰:不如發一乘之使,奉咫尺之書以使燕,燕必從風而靡。

堂堂漢使[编辑]

蘇武使匈奴,匈奴脅武令拜,武不從。以刀臨之,武曰:「堂堂漢使,安能屈膝於四夷哉!」

埋金還鹵[编辑]

唐杜暹使鹵,以金遺暹,固辭。左右曰:「公使絕域,不可失戎心!」乃受焉,陰埋幕下。已出境,乃移文,俾取之,突厥大驚。

口伐可汗[编辑]

唐突厥攻太原,鄭元持節往勞。既至,虜以不信咎中國。隨語折讓無所屈。徐乃數其背約,突厥愧赧,引兵還。太宗賜書曰:「知卿口伐可汗,邊火息燧。朕何惜金石賜於卿哉!」

斬樓蘭[编辑]

龜茲、樓蘭二國常殺漢使,傅介子謂霍光曰:「樓蘭、龜茲反復,不誅無所懲。」霍光使介子行。介子賫金幣,以賜外國為名。樓蘭王貪漢寶物,求見。介子與飲,陳物示之。王飲醉,介子使壯士刺殺之,諭以「王負漢罪」,遂將王首還詣闕。上嘉其功,封義陽侯。

少年狀元[编辑]

宋王拱辰,至和二年聘契丹,見其主於混同江設宴垂釣,每得魚,必酌酒飲客,親鼓琵琶侑觴,謂其相曰:「此南朝少年狀元也。」

臣不生還[编辑]

曹利用契丹議和,假崇儀副使奉書以行。真宗曰:「契丹如貪歲幣,非國家細事,或求不厭,當以理絕之。」利用答曰:「虜若妄有所求,臣不敢生還。」

執節不屈[编辑]

張騫以使通大夏,還為校尉,封博望侯。後為將軍,使大夏,窮河源。楊子淵騫篇:「張騫、蘇武之奉使也,執節沒身,不屈王命,雖古之名使,其猶劣諸!」

郡守[编辑]

使君[编辑]

京府使君陳尹東郊。漢武帝因更名內史為京兆尹,置丞,置治中。宋太祖置通判推官,本唐節度使,屬有推官判官。

五馬[编辑]

《遁齋閑覽》:漢時朝臣出使以駟馬,為太守增一馬,故稱「五馬」。

刺史[编辑]

《唐誌》:武德中,改太守曰刺史。天寶中又改刺史曰太守。

郡守魏文侯始置郡守。秦始皇置郡丞,即今同知。漢置州牧,景帝更太守。宋高宗始稱知府,始改唐郡稱府。

黃堂[编辑]

《吳郡誌》:吳郡太守所居之堂,乃春申君所居之殿也。數火,塗以雌黃,故曰「黃堂」。

驅蚊扇[编辑]

唐袁光庭典守名郡,有異政。明皇謂宰輔曰:「光庭性逐惡,如扇驅蚊。」

五袴[编辑]

漢廉範為蜀郡太守,除火禁,百姓便之,歌曰:「範叔度,來何暮?不禁火,民安作。昔無襦,今無五袴。」

麥兩岐[编辑]

漢張堪為漁陽太守,擊匈奴,開稻田千萬頃,勸農,致殷富。百姓歌曰:「桑無附枝,麥秀兩岐。張君為政,樂不可支。」

禾同穎[编辑]

梁柳渾為吳興太守,嘉禾同穎,一莖兩穗。

水晶燈籠[编辑]

趙宋張中庸為詳州刺史,洞察民偽。民號為「水晶燈籠」。

照天蠟燭[编辑]

田元均治成都有聲,民有隱惡,輒摘發之。蜀人謂之「照天蠟燭」。

賣刀買犢[编辑]

漢龔遂為渤海太守,民有帶刀劍者,遂令賣劍買牛,賣刀買犢。

獨立使君[编辑]

五代裴俠守河北,入朝,周太祖命獨立,曰:「裴俠清慎奉公,為天下之最。有如俠者,與之俱立。」眾默然。朝野嘆服,號「獨立使君」。

天下長者[编辑]

漢文帝謂田叔曰:「公知天下長者乎?」田叔請其人。帝曰:「雲中太守孟舒是也。」

召父杜母[编辑]

漢召信臣為南陽太守,興利除害,吏民信愛,號為「召父」。杜詩亦為南陽守,性節儉,而政治清平。南陽為之語曰:「前有召父,後有杜母。」

願得耿君[编辑]

漢耿純為東郡太守,多善政,盜賊清寧。內召去任,百姓思慕不已。光武駕過東郡,百姓數千隨車駕,雲:「願復得耿君。」

借寇[编辑]

漢寇恂為穎川太守,光武召為執金吾。後光武幸潁川,百姓遮道,曰:「願復借寂君一年。」乃留鎮之。

魏郡岑君[编辑]

後漢岑熙為魏郡太守,視事三年,人歌之曰:「我有枳棘,岑君伐之。我有蟊賊,岑君遏之。犬不吠夜,足下生。」

平州田君[编辑]

唐田仁會為平州太守,歲旱,自暴以祈雨,時雨大至,年遂豐登。人歌曰:「父母育我兮田使君,挺精神兮上天聞。」

大小馮君[编辑]

漢馮立徙西河上郡太守,與兄馮野王相代。民歌之曰:「大馮君,小馮君,兄弟繼踵相因循。聰明賢知恩惠民,政如魯衛德化均,周公康叔猶二君。」

二邦爭守[编辑]

宋杜衍知乾州,未期,安撫使察其治行,以公權鳳翔。二邦之民爭於界上,一曰:「此我公也,汝奪之!」一曰:「今我公也,汝何有焉?」

一龜一鶴[编辑]

宋趙任成都,攜一龜一鶴以行。其再任也,屏去龜鶴,止一蒼頭。執事張公裕贈以詩雲:「馬諳舊路行來滑,龜放長沙不共來。」

臥治淮陽[编辑]

漢武帝拜汲黯為淮陽太守,黯伏謝不受印。帝曰:「君薄淮陽耶?吾以淮陽軍民不相得,欲借卿之郡,臥而治之耳。」乃進黯以諸侯相秩,居淮陽。

良二千石[编辑]

漢宣帝曰:「庶民所以安其田裏,而無嘆息愁恨之心者,政平訟理也;與我共此者,其良二千石乎!」

承流宣化[编辑]

董仲舒曰:「今之郡守縣令,民之師帥,所以承流宣化。」

褰帷[编辑]

賈琮為冀州刺史行部,升車言曰:「刺史當遠聽廣視,糾察美惡,何可反垂帷幄以自蔽乎?」乃命禦者褰帷。

露冕[编辑]

郭賀為荊州刺史,治有殊政。明帝巡狩,賜以三公之服,敕行部去露冕,使百姓見之,以彰有德。

兒童竹馬[编辑]

郭伋,字細侯,拜并州牧。行部西河,有數百小兒,騎竹馬,迎於路次。問曰:「兒曹何來?」對曰:「聞使君到,喜,故來迎耳。」

河潤九里[编辑]

郭為潁川太守,召見,帝勞之曰:「郡得賢能太守,去帝城不遠,河潤九里,冀京師並受其福也。」

虎北渡河[编辑]

後漢劉琨初為江陵令,縣有火災,琨叩頭反風,火隨滅。守弘農,虎負子渡河而去。帝嘉之,徵為光祿勛,召問:「反風滅火及虎北渡河,行何德政而致此?」琨對曰:「偶然耳。」帝嘆曰:「長者之言也!」

別利器[编辑]

虞詡為朝歌長時,賊數千人攻殺長吏,故舊皆吊。詡曰:「不遇盤根錯節,何以別利器乎?」

二天[编辑]

後漢蘇章為冀州刺史,有故人為清河令,以贓敗,章乃設酒款之。故人喜曰:「人有一天,我獨有二天。」章曰:「今夕,蘇孺文與故人飲酒,私情也。明日,冀州刺史白奏事,公法也。」遂舉正其罪,郡界肅清。

治行第一[编辑]

漢黃霸為潁川太守,戶口歲增,治行為天下第一。是時鳳凰神雀數集郡國,穎川尤多。賜爵關內侯,黃金百斤。

開鑒湖[编辑]

漢馬臻為會稽太守,開鑒湖,得田九千余頃。豪右惡之,告臻開河發掘古冢無數。征下獄,遣官復按,詭稱並不見人,雲是鬼訟。臻竟被戮。其後越民承河之利,立祠祀之。

一錢清[编辑]

後漢劉寵為會稽太守,多善政。將去,父老賫錢送之,曰:「明府下車以來,狗不夜吠,民不識吏。今當遷去,聊為贐送。」寵為選一大錢受之。今號其地曰「錢清」。

魚弘四盡[编辑]

梁魚弘嘗語人曰:「我為郡守有四盡,水中魚鱉盡,山中麋鹿盡,田中米谷盡,村中人庶盡。」

清恐人知[编辑]

《魏誌》:胡質為常山太守,在郡九年,吏民便安,將士用命。子威厲操清白,嘗省其父,告歸,賜其絹一匹。威跪曰:「大人清白,不審於何得此絹?」質曰:「是吾俸祿之余。」威乃受之。官至前將軍、青州刺史。對武帝曰:「臣父清,恐人知;臣清,恐人不知。」

酌泉賦詩[编辑]

吳隱之有清操,由晉陵太守轉廣州刺史。至石門,酌貪泉,賦詩曰:「古人雲此水,一歃懷千金。試使夷齊飲,終當不易心。」清操不渝,屢被褒飾。子延之為太守,延之弟及子為郡縣者,皆以廉慎為門法。

常懸蒲鞭[编辑]

崔祖思仕齊,為青、冀二州刺史,在政清勤,而廉卑下士,常懸一蒲鞭,而未嘗用。去任之日,士人思之,為立祠。

清風遠著[编辑]

崔光伯為北海太守,明帝詔曰:「光伯自蒞海沂,清風遠著,可更用三年,以廣風化。」

清廉石見[编辑]

虞願,會稽人,為晉安太守。海邊有越王石,常隱雲霧。相傳雲清廉太守乃得見,願往觀之,清徹無所隱蔽。

萬石秦氏[编辑]

後漢秦彭與群從同時為二千石者五人,三輔號曰萬石秦氏。遷山陽太守,百姓懷愛,莫有欺犯。轉潁守,有鳳凰麒麟、嘉禾甘露之瑞,集其郡境。

得如馬使君[编辑]

馬默為登州知府,士民愛戴。其後蘇軾起知是郡,父老迎於路,曰:「公為政愛民,得如馬使君乎?」軾異之。

鄧侯挽不留[编辑]

鄧攸清和平簡,貞正寡欲。授吳郡太守,載米之郡,俸祿無所受,惟飲吳水而已。後去郡,百姓數千人留牽攸船,不得進。吳人歌曰:「恍如打五鼓,雞鳴天欲曙。鄧侯挽不留,謝令推不去。」

六駁食獸[编辑]

張華原兗州刺史,折獄明恕,囹圄一空。先是境內有猛獸為民患,華原下車,甄山中忽有六駁食獸,民害頓除。

虎去蝗散[编辑]

宋均為九江守。郡多虎暴,民患之。均至,下令曰:「勤勞張捕,非憂恤之本也。其務退奸貪,進良善,除一切檻阱!」虎皆渡江而東。時楚沛飛蝗蔽天,入九江界者輒散去。

冰上鏡中[编辑]

王覿知蘇州,民歌之曰:「吏行冰上,人在鏡中。」

民頌守德[编辑]

陶安為饒州知府,民謠曰:「千裏榛蕪,侯來之初。萬姓耕辟,侯去之日。」又曰:「湖水悠悠,侯澤之流。湖水有塞,我侯之德。」

合浦還珠[编辑]

孟嘗為合浦太守。合浦產珠,居人采珠易米。時二千石貪汙,珠徙去。及嘗至,廉潔化行,一年,去珠復還。

州縣[编辑]

【附幕、判、丞、簿、尉、吏】

知州[编辑]

宋置知州,名因唐始。舜有州牧。宋太祖置州通判。

知縣[编辑]

周置縣正。秦孝公置縣令、丞。唐宣宗始置知縣。宋仁宗置縣丞。隋煬帝置主簿。

上應列宿[编辑]

後漢館陶公主為子求郎,不許,賜錢十萬緡。明帝謂群臣曰:「郎官上應列宿,出宰百裏,茍非其人,則民受其殃矣!」

鳧舄[编辑]

唐憲宗時,王喬為葉縣令,有神術。每朔望朝,帝怪其來速,不見車騎,密令太史伺之。言其臨至,有雙鳧從南飛來,舉羅張之,但得雙舄。詔尚方視之,則向年所賜尚書履也。

良令[编辑]

《韓子》:晉公問趙武曰:「中牟,三國之股肱,邯鄲之肩髀也。寡人欲得一良令,其誰可?」武曰:「刑伯可。」

中牟三異[编辑]

後漢魯恭為中牟令,蝗不入境,司徒袁安遣使往察之。值恭息桑陰下,有雉在旁,使者謂小兒曰:「何不捕之?」曰:「雉將雛。」乃語恭曰:「公為政有三異:積德禳災,一異;仁及禽獸,二異;童子有仁心,三異。」

琴堂[编辑]

宓子賤治單父,喜彈琴,身不下堂而單父治。唐詩雲:「百裏春風回草野,一輪明月照琴堂。」

花滿河陽[编辑]

潘嶽為河陽令,公余值桃李花,人稱曰「花滿河陽」。

神君[编辑]

唐喬智明為隆慮令,縣民愛之,號為神君。黃浮為童陽令,亦號神君。

聖君[编辑]

晉曹攄補臨淄令,縱死囚歸家,克日而還,一縣嘆服,號曰:「聖君」。

慈父[编辑]

唐房謙為長葛令,治為天下第一。百姓號為慈父。擢司馬,縣民泣曰:「房明府今去,吾屬何以生為?」乃立碑頌德。

陳太丘[编辑]

漢袁紹問陳元方曰:「卿家君在太丘,遠近稱之,何所履行?」元方曰:「強者綏之以德,弱者撫之以仁。」杜詩雲:「姚公美政誰與儔,不減當年陳太丘。」

元魯山[编辑]

唐元德秀為魯山令,誠信化人,士夫高其行,稱之元魯山。

治縣譜[编辑]

齊傅僧綽、子琰並為山陰令,父子並著奇績。世謂傅氏有治縣譜,子孫相傳,不以示人。

萊公柏[编辑]

宋寇知巴東縣,手植雙柏於縣庭,民以比甘棠,謂之萊公柏。

魯公浦[编辑]

宋真宗朝,魯宗道為海鹽令,疏治東南舊港口,導海水至邑下,人以為利,號魯公浦。

晉陽保障[编辑]

晉趙簡子使尹鐸為晉陽,將行,請曰:「以為繭絲乎,抑為保障乎?」簡子曰:「保障哉。」

花迎墨綬[编辑]

唐岑參《送宇文舍人出宰元城》詩:「縣花迎墨綬,關柳拂銅章。別後能為政,相思淇水長。」

第一策[编辑]

劉玄明歷建康、山陰令,治每為天下第一。傅代之,問玄明白:「願聞舊政。」對曰:「作令無他術,惟日食一升米飯而莫飲酒,此第一策也。」

公田種秫[编辑]

陶潛為彭澤令,縣有公田,悉令種秫,曰:「吾常得醉於酒足矣。」

民之父母[编辑]

王士弘為海寧知縣,有惠政,禱甘霖,除虎害。邑人歌曰:「打虎得虎,祈雨得雨。豈弟君子,民之父母。」

辟荒[编辑]

溫縣知縣沃墅,令民墾辟荒蕪,樹藝桑棗。百姓歌曰:「田野辟,沃公力。衣食足,沃公育。」

思我劉君[编辑]

劉陶,順陽長,多惠政,以疾免。民思而歌之曰:「悒然不樂,思我劉君。何得復來,安我下民。」

進秩還治[编辑]

周健知全州,任滿,民詣闕請留,進秩還治。楊士奇贈以詩,有雲:「歸到清湘三月暮,郊南騎馬勸春耕。」

三善名堂[编辑]

沈度為余幹令,父老以三善名其堂:一曰田無廢土,二曰市無遊民,三曰獄無宿系。

雀鹿之瑞[编辑]

吳在木知余幹,有白雀青鹿之瑞。民歌曰:「吳在木,政嚴肅,惡者憂羈囚,善者樂化育。鳥有白翎雀,獸有青毛鹿,不見大聲急走人,昔之屢空今皆足。」

張侯[编辑]

張讜為德興令,民頌之曰:「張侯張侯,敷政優遊。農樂其業,禾麥有秋。」

侯禦侯食[编辑]

何正為萍鄉令,民歌之曰:「寇至侯禦之,民饑侯食之。」

入幕之賓[编辑]

晉郗超為桓溫參軍,謝安、王坦之詣新亭論事,溫令超臥帳中聽之,風動帳開。安笑曰:「郗生可謂入幕之賓矣。」

蓮花幕[编辑]

《南史》:王儉用庾果之為衛將軍長史,蕭沔與儉書曰:「盛府元僚,實難其選;庾景行泛綠水芙蓉,何其麗也!」時人以入儉府為蓮花幕。

解事舍人[编辑]

唐齊,開元初姚崇擢為中書舍人。論駁詔誥,皆援證古誼。朝廷大政,必資之。時號解事舍人。

判決無壅

《南史》:孔凱除長史,醉日居多,而明曉政事,醒時判決,未嘗有壅。人曰:「孔公一月二十九日醉,勝世人二十九日醒也。」

髯參短簿[编辑]

晉桓溫辟王為主簿,郗超為參軍。超多須髯,體短小。人語曰:「髯參軍,短主簿,能令公喜,能令公怒。」

滄海遺珠[编辑]

狄仁傑為汴州參軍,以吏誣訴,即訊。黜陟使閻立本異其才,謝曰:「仲尼稱觀過知人。君可謂滄海遺珠矣。」薦授並州法曹參軍。高宗幸汾陽宮,道出妒女祠。俗言:盛服過者致風雷之變。更發卒數萬,改馳道。仁傑曰:「天子之行,風伯清塵,雨師灑道,何妒女避耶!」止其役,帝壯之。出為寧州刺史。

親耕勸農[编辑]

裘賢通判潮州,為政勤,愛民篤。嘗出勸農,釋冠帶,執農具以耕,其妻之。其年大熟,人皆以為勸農所致。

不寬不猛[编辑]

楊為高郵判,民頌曰:「為政不寬還不猛,處心無黨更無偏。」

好官人[编辑]

楊瑾知華亭,秩滿,父老為二旗以餞,題其上曰:「農人不為題詩句,但稱一味好官人。」

老吏明[编辑]

何為松江司李,知府王衡贈詩雲:「關門共惜寒氈苦,斷獄爭誇老吏明。」

第一家[编辑]

陶安字主敬,明太祖留參幕府,嘗榜其門曰:「國朝謀略無雙士,翰苑文章第一家。」

築圍堤[编辑]

王斌,龍陽丞,為民築堤,無旱潦災。民歌之曰:「王父母,築圍堤。民樂業。我無饑。」

禱神斃虎[编辑]

王□,桐城縣丞。時黃蘗山虎白晝噬人,禱於神,虎忽自斃。

余下負丞[编辑]

唐崔斯立為藍田丞。始至,喟然曰:「丞哉,丞哉!余不負丞,而丞負余。」庭有老槐四行,南墻巨竹千挺,斯立痛掃溉對,樹二松,日吟哦其間,有問者,輒對曰:「余方有公事,子姑去。」

替府[编辑]

裴子羽為下邳令,張晴為縣丞,二人俱有聲氣,而善言語,論事移時。吏人相謂曰:「縣官甚不和,長官道雨,替府稱晴,以此終不得合也。

廉吏重聽[编辑]

漢黃霸為令,許丞年老,病聾,吏白欲逐之,霸曰:「許丞廉吏,雖老,尚能拜起,重聽何妨!」

清靜無欲[编辑]

後漢張玄遷陳倉縣丞,清靜無欲,專心經史。

仇香[编辑]

後漢仇覽,陳留人。考城令王渙聞覽以德化人,署為主簿。渙謂曰:「主簿得無少鷹之誌耶?」覽曰:「以為鷹,不如鸞鳳。」渙曰:「枳棘非鸞鳳所棲,百裏豈大賢之路!」

鴻漸之賓[编辑]

《白氏六帖》:鳳棲之位,鴻漸之賓。

千里駒[编辑]

韋元將為郡主簿,楊虔稱曰:「韋主簿有長城風,昂昂然千里駒也。」

關中三傑[编辑]

朱光庭調萬年主簿,邑人謂之明鏡。時程伯淳縣簿,張三甫武功簿,與光庭均有才名,故關中號為「三傑」。

才拍翰林肩[编辑]

黃山谷《送謝主簿》詩雲:「官棲仇香結,才拍翰林肩。」

米易蝗[编辑]

孫覺為合肥簿,值歲旱,課民捕蝗。覺言民方艱食,捕得蝗若幹,官以米易之,捕必盡力。守悅,推其法行之,竟不損禾。

少府[编辑]

李白《贈瑕丘王少府》,杜甫《贈華陽李少府》。唐朝縣尉多稱少府。

黃綬[编辑]

唐朝縣尉之綬黃色。陳之昂《送齊少府序》:黃綬位輕,而青雲望重。

梅仙[编辑]

西溪梅福為南昌縣尉,上疏言事不用,遂棄官,一朝攜妻子去九江,不知所終。後為吳門市卒。

聰明尉[编辑]

唐魏奉古為雍丘尉。嘗公宴,有客草序五百言。奉古曰:「此舊作也。」朗背誦之。草序者默然。奉古徐笑曰:「適覽記之,非舊習也。」由是知名。人號「聰明尉」。

鐵面少府[编辑]

宋楊王休,調臺州黃巖尉。邑有豪民,武斷一方,具得其奸狀,白於郡,黥隸他州。閭裏歡稱為「鐵面少府」。

五色絲棒[编辑]

曹操年二十,舉孝廉為郎,除洛陽比部尉。入尉廨,繕治四門,造五色棒,懸門左右。犯罪者,不避豪強,皆棒殺之。京師斂跡。

金灘[编辑]

唐河南伊閭縣前水中,每僚佐有入臺省者,先有灘出,石礫金砂。牛僧孺為尉,一日報灘出,有老吏觀之曰:「此必分司禦史。若是西臺,當有雙至。」僧孺祝曰:「既有灘,何惜?」語未竟,一雙飛下。不旬日,召拜西臺禦史。

鄭尉除奸[编辑]

鄭虎臣會稽尉也,解賈似道安置循州,侍妾尚數十人,虎臣悉屏去,奪其寶玉,撤轎蓋,暴烈日中,令舁轎夫唱杭州歌謔之,窘辱備至。至漳州木綿庵,虎臣諷令自殺,似道不從。虎臣曰:「吾為天下殺此賊,雖死何憾!」遂囚似道子於別室,即廁上拉似道椎殺之。

霹靂手[编辑]

唐裴琰之為同州司戶,年少,刺史李崇義輕之。州中積年舊案數百,崇義促之判決。琰之命吏書數人遞紙筆,須臾,剖斷畢。崇義驚曰:「公何忍藏鋒,以成鄙人之過?」由是大知名。人稱霹靂手。

廉自高[编辑]

劉子敏由禦史左遷侯官典史,自署曰:「祿薄儉常足,官卑廉自高。」

刀筆[编辑]

蕭曹出身刀筆。古者用版牘,吏書以刀削書之,故吏稱刀筆功名。

學官[编辑]

學校[编辑]

有虞氏始立國學。漢文翁守蜀,起學宮,始天下皆立學。後魏文帝始立郡縣學。唐高祖始詔國學立周孔廟。高宗始敕天下皆立廟,特祀孔子,初並祀周公。舜始制釋奠、釋采。魏正始七年,始祀孔子於太學,前此皆祀於闕裏釋奠。晉武帝始皇太子釋奠。隋四仲月上丁釋奠。魏曹芳始以顏子配饗。唐太宗加左丘明等配享。宋神宗加孟子配享。

儒學[编辑]

宋神宗各府置教授,掌教諸生,始戰國博士祭酒。漢武帝置博士於京師,文學於郡國。及唐太宗詔天下師為學官。

取法為則[编辑]

胡瑗嘗為湖州學官,言行而身化之,使誠明者達,昏愚者厲,而頑傲者革。其為法嚴而信,為道久而尊。自景□、明道以來,學者有師,惟瑗與孫復、石介三人。慶歷四年,建太學於京師,有司請下湖州取瑗教學之法以為則,召為諸生官教授。

誥敕[编辑]

人臣五品以下,其父母與妻封贈之命曰敕命,其寶用敕命之寶,受封者曰敕封。五品以上,其祖父母、父母與妻封贈之命曰誥命,其寶用誥命之寶,受封者曰誥封。

封贈[编辑]

人臣父母與妻生前受封者曰敕封、誥封,人稱之曰封君;死後受封者曰敕贈,人稱之曰贈君。

母妻封號[编辑]

凡品級官員封及其母妻者,正從一品,母妻封一品夫人;正從二品,母妻封夫人;正從三品,母妻封淑人;正從四品,母妻封恭人;正從五品,母妻封宜人;正從六品,母妻封安人;正從七品,母妻封孺人。

文官補服[编辑]

一二仙鶴與錦雞,三四孔雀雲雁飛,五品白鷴惟一樣,六七鷺鷥宜,八九品官並雜職,鵪鶉練雀與黃鸝。風憲衙門專執法,特加獬豸邁倫夷。

武官補服[编辑]

公侯駙馬伯,麒麟白澤裘,一二繡獅子,三四虎豹優,五品熊羆俊,六七定為彪,八九是海馬,花樣有犀牛。

文勛階[编辑]

文正一品,初授特進榮祿大夫,升授加授俱特進光祿大夫、左右柱國,月俸八十七石。從一品,初授榮祿大夫,升授加授俱光祿大夫、柱國,月俸七十二石。正二品,初授資善大夫,升授資政大夫,加授資德大夫、正治上卿,月俸六十一石。從二品,初授中奉大夫,升授通奉大夫,加授正奉大夫、正治卿,月俸四十八石。正三品,初授嘉議大夫,升授通議大夫,加授正議大夫、資治尹,月俸三十五石。從三品,初授亞中大夫,升授正中大夫,加授大中大夫、資治少尹,月俸二十六石。正四品,初授中順大夫,升授中憲大夫,加授中議大夫、替治尹,月俸二十四石。從四品,初授朝列大夫,升授、加授俱朝議大夫、贊治少尹,月俸二十石。正五品,初授奉議大夫,升授、加授俱奉政大夫、修正庶尹,月俸十六石。從五品,初授奉訓大夫,升授、加授俱奉直大夫、協正庶尹,月俸十四石。正六品,初授承直郎,升授承德郎,月俸十石。從六品,初授承務郎,升授儒林郎(儒士出身)、宣德郎(吏員才幹出身),月俸八石。正七品,初授承仕郎,升授文林郎(儒士出身)、宣議郎(吏員才幹出身),月俸七石五斗。從七品,初授從仕郎,升授征仕郎,月俸七石。正八品,初授迪功郎,升授修職郎,月俸六石六斗。從八品,初授迪功佐郎,升授修職佐郎,月俸六石。正九品,初授將仕郎,升授登仕郎,月俸五石五斗。從九品,初授將仕佐郎,升授登仕佐郎,月俸五石。未入流,月俸三石。

武勛階[编辑]

正一品,初授特進榮祿大夫,升授、加授俱特進光祿大夫、右柱國。從一品,初授榮祿大夫,升授、加授俱光祿大夫、柱國。正二品,初授驃騎將軍,升授金吾將軍,加授龍虎將軍、上護軍。從二品,初授鎮國將軍,升授定國將軍,加授奉國將軍、護軍。正三品,初授昭勇將軍,升授昭毅將軍,加授昭武將軍、上輕車都尉。從三品,初授懷遠將軍,升授定遠將軍,加授安遠將軍、輕車都尉。正四品,初授明遠將軍,升授宣威將軍,加授廣威將軍、上騎都尉。從四品,初授宣武將軍,升授顯武將軍,加授信武將軍、中騎都尉。正五品,初授武德將軍,升授武節將軍,加驍騎尉。從五品,初授武備將軍,升授武毅將軍,加飛騎尉。正六品,初授昭信校尉,升授武毅將軍,加飛騎尉。從正六品,初授昭信校尉,升授承信校尉,加雲騎尉。正七品,初授忠顯校尉,升授忠武校尉,加武騎尉。從七品,初授忠翊校尉,升授忠勇校尉。正八品,初授毅武校尉,升授修武校尉。從八品,初授進義校尉,升授保義校尉。凡月俸俱與文官同。

品級正從一品[编辑]

正一品:太師,太傅,太保,宗人令,左右宗正,左右宗人,左右都督。從一品:少師,少傅,少保,太子太師,太子太傅,太子太保,都督同知。

正從二品[编辑]

正二品:太子少師,太子少傅,太子少保,尚書,都禦史,都督僉事,正留守,都指揮使,襲封衍聖公。從二品:布政使,都指揮同知。

正從三品[编辑]

正三品:太子賓客,侍郎,副都禦史,通政使,大理寺卿,太常寺卿,詹事,府尹,按察使,副留守,都指揮僉事,指揮使。從三品:光祿寺卿,太仆寺卿、行太仆寺卿,苑馬寺卿,參政,都轉運鹽使,留守司指揮同知,宣慰使。

正從四品[编辑]

正四品:僉都禦史,通政,大理寺少卿,太常寺少卿,太仆少卿,少詹事,鴻臚寺卿,京府丞,按察司副使,行太仆寺少卿,苑馬寺少卿,知府,衛指揮僉事,宣慰司同知。從四品:國子監祭酒,布政司參議,鹽運司同知,宣慰司副使,宣撫司宣撫。

正從五品[编辑]

正五品:華蓋、謹身、武英殿大學士,文淵、東閣、春坊大學士,翰林院學士,庶子,通政司參議,大理寺丞,尚寶司卿,光祿寺少卿,六部郎中,欽天監正,太醫院使,京府治中,宗人府經歷,上林苑監正,按察司僉事,府同知,王府長史,儀衛,正千戶,宣撫司同知。從五品:侍讀侍講學士,諭德,洗馬,尚寶、鴻臚少卿,部員外郎,五府經歷,知州鹽運司副使,鹽課提舉,衛鎮撫,副千戶,儀衛,副招討,宣撫司副使,安撫使安撫。

正六品[编辑]

大理寺正,詹事,丞,中允,侍讀,侍講,司業,太常寺丞,尚寶司丞,太仆寺,行太仆寺丞,主事,太醫院判,都察院經歷,京縣知縣,府通判,上林苑監副,欽天監副,五官正,兵馬指揮,留守司、都司經歷,斷事,百戶,典仗,審理正,神樂觀提點,長官司副招討,宣撫僉事,安撫同知,善世正。從六品:贊善,司直郎,修撰,光祿寺丞、署正,鴻臚寺丞,大理寺副,京府推官,布政司經歷、理問,鹽運司判官,州同知,鹽課司提舉,市舶司、河梁副提舉,安撫司副使。

正七品[编辑]

都給事中,監察禦史,編修,大理寺評事,行人司正,五府、都察院都事,通政司經歷,太常寺博士、典簿,兵馬副指揮,營膳司所正,京縣丞,府推官,知縣,按察司經歷,留守司、都司都事、副斷事,審理,安撫司僉事,蠻夷長官。從七品:翰林院檢討,左右給事中,中書舍人,行人司副,光祿寺典簿、署丞,詹事府、太仆寺主簿,京府經歷,靈臺郎,祠祭署奉祀,州判官,鹽課司副提舉,布政司都事,副理問,鹽運司、衛、宣慰、招討司經歷,蠻夷副長官。

正八品[编辑]

國子監丞,五經博士,行人,部照磨,通政司知事,京主簿,保章正,禦醫,協律郎,典牧所提領,營繕所副,大通關寶鈔、龍江司提舉,衛知事,府經歷,縣丞,煎鹽司提舉,按察司知事,宣慰都事,王府典寶、典簿、奉祀、良醫、典膳正、紀善,講經,至靈元符崇真宮靈官。從八品:清紀郎翰林院典籍,國子監助教、典簿、博士,光祿錄事、監事,鴻臚寺主簿,京府、運司知事,挈壺正,祠祭署祀丞,布政司照磨,王府典膳、奉祀、典寶、良醫副,宣慰司經歷,神樂觀知觀,崇真宮副靈官,左右覺義,玄義。

正九品[编辑]

校書,侍書,國子監學正,部檢校,鴻臚寺署丞,五官監候、司歷,營繕所丞,典牧所、會同館、文思院丞、承運、寶鈔廣運、廣積、贓罰、十字庫,顏料、皮作、鞍轡、寶源局、織染所、京府織染局大使,龍江寶鈔副提舉,府知事,縣主簿,長史司主簿、典儀正、典樂,牧監正,茶馬大使,贊禮郎,奉鑾、宣撫、安撫知事。從九品:侍詔,司諫,通事舍人,正字,詹事府錄事,司務,學錄,典籍,鳴贊,序班,司晨,漏刻博士,司牧大使,牧監副,圉長,太醫院、提舉司、鹽課司、州所吏目,軍儲、禦馬、都督府、門倉、軍器局大使,承運、寶鈔廣運、廣積、贓罰、十字庫副使,典牧所、會同館、文思院副使,廣盈、太倉銀庫、太仆寺、京府庫、都稅、宣課、柴炭司大使,顏料、皮作、鞍轡、寶源局、織染局、京府織染局副使,草場大使,孔、顏、孟子孫教授,按察司檢校,府、宣撫司照磨,典儀,副教授,伴讀,都司、運司、府、京衛,宣撫、宣慰司學教授,司庫司、府倉、雜造、織染司、稅庫司大使,司獄,巡檢,茶馬副使,正術,正科,都綱,都紀,太常寺同樂,教坊司韶舞,司樂。

未入流[编辑]

孔目,國子監掌饌,學正,教諭,訓導,兵馬、斷事、長官司吏目,司牲、司牧副使,府檢校,縣典史,軍器局、柴炭司副使,遞運所大使,驛丞,河泊所閘壩官,關大使,牧監,錄事,郡長,提控,案牘,都督府、禦馬、軍儲、門倉副使,廣盈庫、都課、都稅、稅課司副使,茶鹽課司使,府州縣衛所倉場大使、副使,鹽運司、府衛提舉,司所州縣庫大使、副使,司府州軍器、織染、雜造局副使,宣德倉、司竹、鐵冶、河州、遼陽、青州府、樂安稅課司大使,茶運批驗所、巾帽針工局、慶遠裕民司大使、副使,司庫副使,鹽倉、稅課、鈔紙、印鈔、鑄印、抽分竹木、惠民金銀場、惠民局、水銀朱砂場局、生藥庫、長史司倉、庫大使、副使,縣雜造局副使,典術,典科,訓術,訓科,副都綱,都紀,僧正,道正,僧會,道會。

仕途[编辑]

隋煬帝始置進士科取士。唐始縉紳必由科目,始重資格。漢二千石滿三載,任同產子一人為郎。秦始試吏入仕,漢丙吉、龔勝是也。始納粟拜爵,始皇因旱蝗,漢武帝沿之。至靈帝時,富者先入錢,貧者赴官倍輸。堯始考功。魏崔亮始限年。漢制久任如古。晉宋始制守宰六期為滿。漢左雄始孝廉核年滿四十察舉。宋敘官閥,有官年、實年。後周始制舉主連坐。漢順帝制,選用不得互官,謂姻家鄉裏人不交互為官。今隔選。唐太宗制,大功不得連職。今回避。唐高宗始給告身,即給劄。唐武後始設門籍。籍,朝參奏事,待詔官出入,每月一易之。伊尹始致仕。漢制,二千石吏予告、賜告。唐制,致仕五品以上表,六品以下轉奏。唐太宗許子弟十九以下父兄隨任。宋太祖詔群臣父母迎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