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卷1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軍旅[编辑]

黃帝征蚩尤始戰,顓頊誅共工始陣,風後始演奇圖,力牧始創營壘。黃帝戰涿鹿始征兵,禹征有苗始傳令,紂禦周師始戍守。黃帝制記裏鼓,始斥候,漢武帝建墩臺,黃帝制演武場,周公制轅門。黃帝制車以翼軍,制騎以供伺候。呂望始制戰艦。武王會孟津,命倉兕具舟楫。公輸班為舟戰鉤拒。伍子胥治水戰,制樓船灘船。智伯決汾水,始水戰。蚩尤始火攻。孫子制火人、火積、火輜、火庫、火隊五法。魏馬鈞制爆仗起火。隋煬帝以火藥制雜戲,始施藥銃炮。黃帝始制炮,呂望制銃,范蠡制飛石用機。黃帝制纛、制五彩牙幢。禹制,懸車上為別。周公備九旗。伏羲制幹、制戈。揮制弓。牟夷制矢。舜制弓袋、制箭筒。黃帝制弩。黃帝始采首山銅鑄刀斧;蚩尤始取昆吾山鐵制劍、鎧、矛、戟、陌刀。蚩尤始制革為甲。禹制函甲。黃帝始制槍,孔明擴其制。舜制匕首。黃帝制雲梯,古名鉤援。牟夷制挨牌,古名傍排。孫武制鐵蒺藜,劉馥(三國時人)制懸苫,今為懸簾。嶽飛制藤牌。殷盤庚制烽燧告警。趙武靈王制刁鬥傳。魏制雞翹報急,制露布、漆竿報捷。

五兵[编辑]

矛、戟、戈、劍、弓謂之五兵。

專主旗鼓[编辑]

吳起臨戰,左右進劍,起曰:「將專主旗鼓,臨難決疑,揮兵指刃,此將事也。一劍之任,非將任也。」

授斧鉞[编辑]

國有難,君蔔吉日,以授旗鼓。將入廟,趨至堂下,北面而立,主親操斧鉞,持斧頭,授將軍其柄,曰:「從此上至天者,將軍制之。」復持斧頭,授將軍其柄,曰:「從此下至淵者,將軍制之。」

投醪[编辑]

秦穆公伐晉,及河,將軍勞之,醪唯一杯。蹇叔曰:「一杯可以投河而釀也。」穆公乃以醪投河,三軍皆取飲之。

吮疽[编辑]

吳起為魏將攻中山。卒有患疽者,起為吮之。卒母聞而哭。人曰:「子,卒也,而將軍自吮其疽,何哭為?」答曰:「往年吳公吮其父,其父戰不旋踵,遂死敵。今又吮其子,妾不知死所矣。」後起之楚,卒果見殺。

綸巾羽扇[编辑]

諸葛武侯與司馬懿治軍渭濱,克日夜戰。司馬懿戎服蒞事,使人視武侯獨乘素車,綸巾羽扇,指揮三軍,隨其進止。司馬懿嘆曰:「諸葛君可謂名士矣!」

金鉤[编辑]

闔閭既寶莫邪,復令國中作金鉤,令曰:「能為善鉤者賞千金。」有人貪賞,乃殺其二子,以血釁金,遂成二鉤,獻之,王曰:「鉤有何異?」曰:「臣之作鉤,貪賞而殺二子,釁以成鉤,是與眾異。」遂向鉤而呼二子之名,曰:「吳鴻、扈嵇,我在此!」聲未絕,而兩鉤俱飛,著父之胸。吳王大驚,乃賞之。遂服之不去身。

七制[编辑]

兵法七制,一曰征、二曰攻、三曰侵、四曰伐、五曰陣、六曰戰、七曰鬥。

挾纊[编辑]

楚子圍蕭,申公巫臣曰:「師人多寒。」王巡三軍,拊而勉之,三軍之士皆如挾纊。

呼庚癸[编辑]

吳申叔儀乞糧於晉,公孫有山氏對曰:「粱則無矣,粗則有之。若登首山,以呼曰庚癸乎,則諾」。(庚,西方,主谷。癸,北方,主水。教以隱語也。)

盜馬[编辑]

秦穆公失右服馬。見野人方食之,公笑曰:「食馬肉不飲酒,恐傷。」遂遍飲而去。及一年,有韓原之戰,晉人環穆公之車。野人率三百余人疾鬥車下,遂大克晉。

劍名[编辑]

劍口曰鐔,劍鼻曰(音位),劍握曰鋏,劍鞘曰室,劍衣曰韜,亦曰(音繞),劍把繩曰蒯緱(音勾)。

五名劍[编辑]

越王勾踐有寶劍五,一曰純鉤、二曰湛盧、三曰豪曹、四曰魚腸、五曰巨闕。

斬蛇劍[编辑]

漢高帝於南山得一鐵劍,長三尺,銘曰「赤霄」,大篆書,即斬蛇劍也。及貴,常服之。晉太康三年,武庫火,中書監張華列兵防衛,見漢高斬蛇劍穿屋飛去,莫知所向。

□飛[编辑]

荊有飛者,得寶劍於江幹。涉江,及至中流,兩蛟夾舟。飛祛衣,拔劍刺蛟。殺之。荊王任以執圭。

幹將莫邪[编辑]

幹將吳人,妻莫邪,為吳王闔閭鑄劍,不成,幹將曰:「神物之化,須人而成。」妻乃斷發剪爪,投入爐中,金鐵皆熔,遂成二劍,陽曰「幹將」,陰曰「莫邪」。

龍泉太阿[编辑]

張華見斗牛間有紫氣,在豐城分野,乃以雷煥為豐城令。至縣,掘獄深二丈,開石函,得二劍,一名龍泉,一名太阿,煥留其一,一以進華,且曰:「靈異之物,終當化去。」華死,劍飛入襄城水中。後煥子為建安從事,經延津,劍忽於腰間躍入水,使人汆水求之,見雙龍。龍蜿蜒,不敢近。

華陰土[编辑]

雷煥豐城獄中得劍,取南昌西山黃白土拭之,光艷照耀,張華更以華陰赤土磨之,鮮光愈亮。

金仆姑[编辑]

箭名。《左傳》:魯莊公以金仆姑射南宮長萬。

石馬流汗[编辑]

安祿山亂,哥舒翰與賊將崔乾祐戰,見黃旗軍數百來助戰,忽不見。是日,昭陵內石馬皆流汗。

露布[编辑]

軍中有露布,乃後魏每征伐戰勝,欲天下聞知,書帛建於漆竿上,名為露布,以揚戰功。

蔣廟泥兵[编辑]

南京鐘山,有漢秣陵尉蔣子文廟,蓋因子文逐盜死此,孫權為立廟,封蔣侯。權避祖諱鐘,改名蔣山。後孫權與敵人戰,夜大雨,蔣侯助之,次日,見廟中泥兵皆濕。

箭塞水註[编辑]

劉善射。水斛滿,以箭射斛,拔箭水註,隨射一箭宣之,人服其精巧。

□弧萁服[编辑]

□,山桑也。木弓曰「弧」。服,乘箭具也。萁草似荻,細織之,而為服也。

娘子軍[编辑]

唐平陽公主,嫁柴紹。初,高祖起兵,與紹發家資招亡命。渡河,主引精兵萬人與秦王會於渭北。紹與公主對置幕府,分定京師,號「娘子軍」。

夫人城[编辑]

晉朱序鎮襄陽,時苻堅遣兵攻之。序母見城西北角當先壞,領白余婢並女丁,斜築城二十余丈。賊攻西北角,果潰,眾守新城,賊遂引退,號「夫人城」。

紫電青霜[编辑]

《滕王閣序》:「紫電青霜,王將軍之武庫」。

榻側鼾睡[编辑]

宋太祖欲伐江南,徐鉉入奏乞罷兵。太祖曰:「江南主有何罪,但臥榻之側,豈容人鼾睡耶!」

廉頗善飯[编辑]

廉頗一飯鬥米,肉十斤,披甲上馬,以示可用。郭開謂趙王曰:「廉將軍雖老,尚善飯,然與臣坐,頃之,三遺矢矣。」王以為老,遂不召。

杜彪[编辑]

梁荊州刺史杜山從,膂力過人,便騁馬,射不虛矢。所佩霞明朱弓,四石余力,每出挑戰,魏軍憚之,號為「杜彪」。

飛將[编辑]

唐單雄信極勇,力事李密。人號為「飛將」。後周韓果破稽胡,稽胡憚果矯健,亦號「飛將」。

鐵猛獸[编辑]

後周蔡祐與齊戰,著明光鎧甲,所向無敵,齊人畏之,號「鐵猛獸」。

熊虎將[编辑]

周瑜嘗謂孫權曰:「劉備有關張熊虎之將,有飲馬長江之誌。」又言羽、飛為萬人敵。

細柳營[编辑]

漢文帝時,匈奴大入邊。上使周晉夫軍細柳,以備胡。上自勞軍,先驅至軍門,曰:「天子至!」都尉曰:「軍中聞將軍令,不聞天子詔。」上使使持節詔將軍曰:「吾欲入勞軍。」晉夫開壁門。天子按轡徐行。晉夫以軍禮見。文帝曰:「嗟乎,此真將軍矣!」

飛將軍[编辑]

漢李廣為北平太守,匈奴畏之,號曰「漢飛將軍」,避之數歲。

貫虱[编辑]

《列子》:紀昌學射於飛衛,衛曰:「視大如小,視微如著,而後告我。」昌以牦尾垂虱於牖間,南面而望之。旬日之間,漸大;三年之後,大如車輪。乃以弧矢射之,貫虱之心。

來嚼鐵[编辑]

唐來□為潁川太守。賊攻城,來射皆應弦而仆。賊拜城請降,稱為「來嚼鐵」。

半段槍[编辑]

唐哥舒翰為河西衛前將軍,吐蕃大寇邊,翰持半段槍當其鋒,所向披靡。

黃騶少年[编辑]

唐裴杲勇冠三軍,與敵國戰,乘黃騶當先,軍中稱「黃騶少年」。

白袍先鋒[编辑]

唐薛仁貴嘗從太宗征伐,每出戰,輒披白袍,所向無敵。太宗遙見,問白袍先鋒是誰。特引見,賜馬絹,喜得虎將。

大樹將軍[编辑]

後漢馮異性謙退不伐,諸將於所止舍,輒並坐論功,異常獨屏樹下,人號「大樹將軍。」

霹靂閃電[编辑]

唐長孫無忌父晟討突厥,畏晟,聞其弓聲,謂之「霹靂」;見其走馬,謂之「閃電」。晉王笑曰:「將軍振怒,威行域外。」

轅門二龍[编辑]

唐烏承,開元中,與族兄承恩皆為平虜先鋒,號「轅門二龍」。

一韓一范[编辑]

范文正公與韓魏公俱為西帥,邊士謠曰:「軍中有一韓,西賊聞之心膽寒;軍中有一范,西賊聞之驚破膽。」元昊懼,遂稱臣。

八遇八克[编辑]

唐婁師德,武后時募猛士討吐蕃,乃自奮,戴紅抹額來應詔。後與虜戰,八遇八克。

七縱七擒[编辑]

孔明與孟獲戰,凡七縱七擒。後乃嘆服曰:「公天威也,南人不敢復反矣!」

鉦止兵進[编辑]

狄青與西賊戰,密令軍中,鉦一聲則止,再聲則嚴陣而陽卻,鉦聲止則大呼而突之。虜大駭愕,以是勝之。

以少擊眾[编辑]

唐馬磷武藝絕倫,以百騎破卒五千。李光弼曰:「吾未見以少擊眾,如馬將軍者!」人號為「中興銳將」。

朕之關張[编辑]

宋狄青京師呼為「狄天使」,上嘉其材勇,為涇原路兵馬總管。上欲一見,詔令入朝。會寇逼平涼,乃令亟往,俾圖像以進。上觀其相曰:「朕之關張。」

立漢赤幟[编辑]

韓信攻趙,令卒曰:「趙見我走,必空壁逐我,若等疾入,拔趙白幟,立漢赤幟。信佯走。趙果逐之,回壁見赤幟,大亂。漢兵夾擊,遂克趙軍。

下馬作露布[编辑]

《南史》:傅永拜安遠將軍,帝嘆曰:「上馬能殺賊,下馬能作露布,惟傅修期能之耳!」

三箭定天山[编辑]

薛仁貴為行軍副總管。九姓眾十余萬,令驍騎挑戰,仁貴發三矢,輒殺三人,虜氣懾,皆降。

三鼓奪昆侖[编辑]

狄青宣撫廣西。儂智高守昆侖關,青至賓州,值上元節,大張燈火,首夜宴樂徹曉。次夜復宴,二鼓時,青忽稱疾如內,命孫元規主席。少服藥乃出,數使人勸勞坐客,至曉未散。忽有馳報雲:「是夜三鼓,狄將軍已奪昆侖關矣。」

順昌旗幟[编辑]

宋劉琦與兀術戰於柘臯,虜遠望見,大驚曰:「此順昌旗幟也。」即引兵而去。

每飯不忘巨鹿[编辑]

漢文帝謂馮唐曰:「昔有為我言李齊之賢,戰於巨鹿下。今吾每飯,意未嘗不在巨鹿也。」

鑄錯[编辑]

唐羅紹威以魏博牙兵驕甚,盡殺之,遂為梁朱溫所制,乃謂親吏曰:「聚六州四十三縣鐵,鑄一個錯不成!」

得隴望蜀[编辑]

司馬懿言於曹操曰:「今克漢中,益州震動,進兵臨之,勢必瓦解。」操曰:「人苦不知足,得隴復望蜀。」

塞創復戰[编辑]

隋張定和,虜刺之中頸,定和以草塞創而戰,神氣自若,虜遂敗走。

杜伏威[编辑]

唐杜伏威與陳戰,射中伏威額,怒曰:「不殺汝,箭不拔!」馳入陣,獲所射將,使拔箭,已,斬之。

首級[编辑]

秦法斬敵一首拜爵一級,故曰「首級」。後人雲:「割一首,必割其勢,以為一級者非。」

梓樹化牛[编辑]

秦文公伐雍,南山梓樹化為牛,以騎擊之,不勝。或墜地,解髻披發,牛畏之,入水。秦因置髦頭,騎使之先驅。

勒石燕然[编辑]

燕然,山名,去塞三千裏。竇憲大破單於,登燕然山,勒石紀功,頌漢功德。

九章[编辑]

管子曰:「舉日章則晝行,舉月章則夜行,舉龍章則水行,舉虎章則林行,舉鳥章則行阪,舉蛇章則行澤,舉鵲章則行船,興狼章則行山,舉章則載食而駕。」

啼哭郎君[编辑]

都統制曲端勇悍非常,每與虜戰,呼裨將頭目,備告以二帝蒙塵,今在五國城中青衣把盞,凡為臣子者聞之痛心,思之切骨,遂放聲大哭。將佐軍士皆哭,奮身上馬,勇氣百倍,虜人望之辟易,稱為「啼哭郎君」。

鴿籠分部[编辑]

曲端軍分五部,一籠貯五鴿,隨點一部,則開籠縱一鴿往,則一部之兵頃刻立至,其速如神,見者氣奪。

玉帳術[编辑]

杜子美詩:「空留玉帳術,愁殺錦城人。」玉帳乃兵家厭勝之方位,主將於其方置軍帳,則堅不可犯。其法:黃帝遁甲以月建,後三位取之,如正月建寅,則已為玉帳。

冠來沒處畔[编辑]

陳後主與齊雲觀,謠曰:「齊雲觀,寇來沒處畔。」故今人避人謂之「畔」。

府兵[编辑]

西魏始作府兵。隋唐始有番次,入為兵,出為農。周太祖始刺面見。唐末劉仁恭刺民為兵,給廩食,軍丁僉補。

渠答[编辑]

蒺藜也,以鐵為之,匝營則撒之四外。

繞指柔[编辑]

平望湖中掘得一劍,屈之則首尾相就,放手復直如故,鋒犀利,可斷金鐵。識者曰:「此古之繞指柔也。」

刑法[编辑]

鄭鑄《刑書》,晉作《執秩》,趙制《國律》,楚作《仆區》(區,音歐),皆法律之名也。仆,隱也;區,匿也;作為隱匿亡人之法。

歷代獄名[编辑]

夏獄曰夏臺,商獄曰裏,周獄曰囹圄,漢獄曰請室。

五聽[编辑]

《周禮》;少司寇以五聲聽訟獄,一曰辭聽,二曰色聽,三曰氣聽,四曰耳聽,五曰目聽。

三刺[编辑]

聽訟者以三刺,一刺曰訊群臣,二刺曰訊群吏,三刺曰訊萬民。

古刑[编辑]

墨、劓、、宮、大辟,其後加流、贖、鞭、樸為九刑。

古刑名[编辑]

城旦、舂:城旦者,旦起行治城。舂者,舂米,四歲刑也。鬼薪、白粲:取薪給宗廟為鬼薪;坐擇米使正白為白粲,三歲刑也。

五毒[编辑]

械頸足曰桁揚,械頸曰荷校,械手足曰桎梏,鎖系曰鋃鐺,鞭笞曰榜掠。考逼曰五毒俱備,言五刑皆用也。

三木[编辑]

三木者謂械枷鎖及手足也。

三宥[编辑]

一宥曰不識,二宥曰過失,三宥曰遺忘。

三赦[编辑]

一赦曰幼弱,二赦曰老耄,三赦曰愚蠢。

虞芮爭田[编辑]

周文王時,虞、芮之君爭田不決,相與質成於文王。入其境,見其民耕者讓畔,行者讓路。二君相謂曰:「我等小人,不可以履君,子之庭。」乃讓其所爭之田為閑田。

除肉刑[编辑]

漢太倉令淳於意,無子,有五女。罪當刑,罵曰:「生女不生男,緩急無可使!」其幼女緹縈上書,言死者不可復生,刑者不可復贖。願沒入為官奴,以贖父罪。文帝憐之,並除肉刑。

後五刑[编辑]

肉刑既除,後以笞、杖、徒、流、死為五刑。

髡鉗[编辑]

髡,削發也。鉗,以鐵束頭也。鉗,《陳鹹傳》謂私解脫。鉗,鉗在首,在足,皆以鐵為之也。

胥靡[编辑]

胥,相也;靡,隨也;聯系之,使相隨而服役也。猶今之役囚徒,以鐵索聯綴之耳。

棄市[编辑]

漢景帝改磔曰棄市,勿復磔。磔謂張其屍也,棄市,謂投之於市。

刑具[编辑]

漢刑法誌:大刑用甲兵,其次用斧鉞,中刑用刀鋸,其次用鉆鑿,薄刑用鞭樸。

鍛煉[编辑]

鍛,錘也。鍛煉猶言精熟也。深文之吏入人之罪,猶鍛煉銅鐵,使之成熟也。

鉗網[编辑]

李林甫為相,起大獄以誣陷異己者,寵任吉溫、羅希為禦史,鍛煉人罪。時人謂之羅鉗吉網。

羅織[编辑]

武後任用來俊臣、周光二人,共撰《羅網經》數千言,教其徒羅織人罪,無有脫者。

蠶室[编辑]

受腐刑者必下蠶室,蓋蠶宜密室,以火溫之。新受腐者最忌冒風,須入密室,乃得保全,因呼其室為蠶室。

庾死[编辑]

漢宣帝詔曰:「系者苦饑寒庾死獄中,朕甚痛之。」

梟首[编辑]

百勞名梟,以其食母不孝,故古人賜梟羹,懸其首於木,故刑人以首示眾者曰梟首。趙廣漢為潁川守,恨朋比為奸,乃許相訐或匿名相告者,置,令投書於其中。

銅匭[编辑]

武後自李敬業反後,恐人圖己,盛開告密之門。有魚保家者,請鑄銅為匭,其式一室四隅,上各有竅,可入不可出,武後善之。未幾,其仇家投匭告保家曾為敬業造兵器,遂伏誅。

請君入甕[编辑]

武後金吾丘神以罪誅,有人告右丞周興通謀,後命來俊臣鞫之。俊臣與興方推事對食,問興曰:「囚多不承,當為何法?」興曰:「此甚易耳!取大甕,以炭四圍炙之,令囚入其中,何事不承?」俊臣索大甕,如興法,起謂興曰:「有內狀推君,請君入此甕。」興惶恐服罪。法當死,宥之,流嶺南。

炮烙之刑[编辑]

商紂暴虐,百姓怨望,諸侯有叛者,妲己以為罰輕,威不立。紂為銅柱,以膏塗之,加於炭火上,令有罪者行,輒墮炭中,以取妲己一笑,名曰「炮烙之刑」。

蒼鷹[编辑]

郅都行法嚴酷,不避權貴。列侯宗室見都,側目而視,號曰「蒼鷹」。

乳虎[编辑]

寧成好氣,為小吏,必淩其長吏;為人上,操下如束濕薪,滑賊任威。稍遷至濟南都尉,其治如狼牧羊,民不堪命。後拜關都尉,凡郡國出入關者,號曰:「寧見乳虎,無值寧成之怒。」

鷹擊毛摯[编辑]

義縱為定襄太守,以鷹擊毛摯為治,其所誅殺甚多,郡中人不寒而栗。

掘獄訊鼠張湯兒時,父命守舍,鼠盜其肉,父怒,笞湯。湯掘窟得鼠及余肉,為具獄辭,磔之堂下。其父見之,視其文辭如老獄吏,大驚,遂使治獄,後為酷吏。

十惡不赦[编辑]

一曰謀反(謂謀危社稷),二曰謀大逆(謂謀毀宗廟山陵及宮闕),三曰謀叛(謂謀叛本國,潛從他國),四曰謀惡逆(謂毆及謀殺祖父母,父母及夫),五曰不道(謂殺一家非死罪三人,及支解人,若采生造畜蠱毒厭魅),六曰大不敬(謂盜大祀神禦之物及乘輿禦物),七曰不孝(謂告言咒罵祖父母及夫之祖父母、父母在,別籍異財,若奉養有缺),八曰不睦(謂謀殺及賣緦麻以上親,毆告夫及大功以上尊長、小功尊屬),九曰不義(謂部民殺官長,軍士殺所屬指揮守把),十曰內亂(謂奸小功以上親,父祖妾與和者)。

八議[编辑]

一曰議親(謂皇家袒免以上親,及太皇、太後、皇太後緦麻以上親,皇後小功以上親,皇太子妃大功以上親),二曰議故(謂皇家故舊之人素得侍見,特蒙恩待日久者)。三曰議功(謂能斬將奪旗,摧鋒萬裏,或率眾來歸,寧濟一時,或開拓疆宇有大勛勞,銘功太常者),四曰議賢(謂大有德行之賢人君子,其言行可以為法則者),五曰議能(謂有大才業,能整軍旅,治政事,為帝王之輔佐人倫之師範者),六曰議勤(謂有大將吏謹守官職,蚤夜奉公,或出使遠方,經涉艱難,有大勤勞者之謂),七曰議貴(謂爵一品及文武職軍官三品以上,散官二品以上者),八曰議賓(謂承先代之後為國賓者)。

例分八字[编辑]

以:【以者,與真犯同。謂如監守貿易官物,無異真盜,故以枉法論,以盜論,並除名、刺字,罪至斬絞並全科。】準:【準者,與真犯有間矣。謂如準枉法論,準盜論,但準其罪,不在除名、刺字之例,罪止杖一百,流三千裏。】皆:【皆者,不分首從,一等科罪。謂如監臨主守職役同情盜,所監守官物並贓滿數皆斬之類。】各:【各者,彼此同科此罪。謂如諸色人匠撥赴內府工作,若不親自應役,雇人冒名私自代替,及替之人,各杖一百之類。】其:【其者,變於先意。謂如論人議罪犯先奏請議。其犯十惡,不用此律之類。】及:【及者,事情連後。謂如彼此俱罪之贓及應禁之物,則沒官之類。】即:【即者,意盡而復明。謂如犯罪事發在逃者,眾證既明白,即同獄成之類。】若【若者,文雖殊而會上意。謂如犯罪未老疾,事發以老疾論。若在徒年限內,老疾者亦如之之類。】

顧山錢[编辑]

女子犯罪並放歸家,但令一月出錢三百,顧人於山伐木,謂之顧山錢。

平反[编辑]

雋不疑尹京兆。每行縣錄囚還,母輒問:「有所平反(音幡),活幾人耶?」平,謂平其不平也;反,言反罪人辭,使從輕也。

錄囚[编辑]

北人言以錄為慮。今言錄囚,誤以為慮囚者,非是。

頌系[编辑]

景帝著令年八十以上,十歲以下,及孕者未乳,盲師,侏儒,當鞫問者,皆頌系之。「頌」讀曰「容」,寬容之,不侄梏也。

爰書[编辑]

爰,換也,以文書代換其口辭也。

末減[编辑]

罪從輕也。末,薄也;減,輕也。

獄吏之貴[编辑]

周勃下獄,獄吏侵辱之。勃後出,曰:「吾常將百萬兵,然安知獄吏之貴也!」

死灰復然[编辑]

韓安國坐法抵罪,獄吏田甲辱之。安國曰:「死灰獨不復然乎?」甲曰:「然即溺之。」

六月飛霜[编辑]

鄒衍事燕惠王盡忠,左右譖之,王系之獄。衍仰天而嘆,六月天為之降霜。

太子斷獄[编辑]

漢景帝時,防年因繼母殺其父,遂殺繼母。廷尉以大逆讞,帝疑之。武帝年十二為太子,侍側,對曰:「繼母如母,緣父之故,今繼母殺其父,下手之時,母道絕矣!是父仇也,不宜以大逆論。」

錢可通神[编辑]

張延賞欲理一冤獄,案上有一帖雲:「奉錢三萬,乞不問其獄。」公恚,悉收左右訊之。明日,於盥洗處得一帖云:「奉錢五萬。」又於寢門所得一帖云:「奉錢十萬。」公嘆曰:「錢至十萬,可通神矣!吾以懼禍也。」乃不問。

祭臯陶[编辑]

范滂坐黨錮,系黃門北寺獄。吏謂曰:「凡坐系皆祭臯陶。」滂曰:「臯陶賢者,知滂無罪,將理之於帝;有罪,祭之何益!」

刮腸滌胃[编辑]

齊高帝有故吏竺景秀,以過系作坊,常云:「若許某自新,必吞刀刮腸,飲灰滌胃。」帝善其言,乃釋之。

青衣報赦[编辑]

符堅屏人作赦文,有大蠅入室,聲甚厲,驅之復來。俄而,人皆知有赦,詰所從來,云有青衣童子呼市中,乃蠅也。

於門高大[编辑]

前漢於公,門閭壞,父老治之。公令高大門閭,可容駟馬,且言:「我治獄多陰德,子孫必有興者。」後子定國為丞相。

論囚渭赤[编辑]

秦商君性極慘刻,嘗論囚渭水之上,其水盡赤。

肉鼓吹[编辑]

偽蜀李匡遠性苛急,一日不斷刑,則慘然不樂,嘗聞錘撻聲,曰:「此一部肉鼓吹也。」

無冤民[编辑]

張釋之、於定國為廷尉,克盡其職,朝廷稱之曰:「張釋之為廷尉,天下無冤民;於定國為廷尉,民自以為不冤。」

疏獄天晴[编辑]

宋淳熙二年,天久雨,上禦筆批問,欲行下諸路疏遣獄囚。是日天霽,上大悅。

上蔡犬[编辑]

秦李斯為趙高所譖,二世收之。父子臨刑,嘆曰:「吾欲牽黃犬出上蔡東門逐狡兔,其可得乎!」遂夷其三族。

華亭鶴[编辑]

陸機仕晉,為孟玫譖於成都王穎,王即使人收機,機嘆曰:「華亭鶴唳可得聞乎?」遂遇害。

走狗烹[编辑]

韓信為呂後所誅,嘆曰:「高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敵國破,謀臣亡。」

支解人[编辑]

齊景公時,民有得罪者,公怒縛至殿下,召左右支解之。晏子左手持頭,右手持刀而問曰:「古明王支解人,從何支解起?」景公離席曰:「縱之。」

屨賤踴貴[编辑]

齊景公煩刑。有鬻踴者(踴,刖足所用),公問晏子曰:「子之居近市,知孰貴賤?」對曰:「踴貴履賤。」公悟,為之省刑。

同文館獄[编辑]

章□起同文館獄,欲殺劉摯及梁燾、王巖叟等。後為元祐黨碑,皆始於此。

金雞集樹[编辑]

《唐書》:中書令供赦日,值金雞於仗南,竿長七尺,雞高四尺,黃金飾首,銜幅七尺,盛以絳幡,將作供焉。武後封嵩山,大赦,壇南有樹,置雞其杪,號金雞樹。

天雞星動[编辑]

古稱金雞放赦,至今詔書於五鳳樓,以金雞銜下之。三國異典,司馬膺之曰:「案海中有占,天雞星動皆有赦。故主王以金雞建赦。」

雀角鼠牙[编辑]

《詩經》:「誰謂雀無角,何以穿我屋?誰謂女無家,何以速我獄?誰謂鼠無牙,何以穿我墉?誰謂女無家,何以速我訟!」

吹毛求疵[编辑]

漢武帝時,天下多冤晁錯之策,務摧抑諸侯王,數奏其過惡。吹毛求疵,笞服其臣,使證其君。

犴狴[编辑]

獄也。犴,胡地犬也。野犬所以守,故謂獄為犴狴。造獄用肺嘉之石,故獄又名肺嘉。《周禮》:以肺石達窮民。肺石,赤石也,使之赤心,不妄告,以嘉石平罷民。嘉,文石也,使之思其文理以折獄。

子代父死[编辑]

梁吉父為原鄉令,為奸吏所誣,罪當死。年十五,撾登聞鼓,乞代父命。武帝疑人教之,廷尉盛陳刑具,不變,乃宥父罪。

父奸摘伏[编辑]

摘,挑也,言為奸而隱匿者,必摘發之。

請讞[编辑]

讞,議也,謂罪可疑者讞於廷尉。

刑獄爰始[编辑]

黃帝始制刑辟,制流、笞、杖、斬。蚩尤制劓、黥、。紂制烹、醢、□、剮。周公制絞。黃帝斬蚩尤始梟首。秦文公始族誅。公孫鞅始連坐。禹制城旦、舂。周公制徒。唐太宗始加役、流。周太祖始加刺配。

贖刑[编辑]

舜始制贖止鞭樸。周穆王始制五刑之疑各得贖。漢宣帝始制女徒雇役。宋太祖始制折杖。

三法司[编辑]

隋文帝始死罪三奏行刑。唐始大獄詔刑部尚書、都禦史、大理寺正卿三司鞫問。

越訴[编辑]

隋文帝令伸理由下達上,始禁越訴。臯陶始制獄。漢詔以周囹圄為獄。北齊制獄囚於治。臯陶始制律。蕭何制九章律,張倉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