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溪筆談 (四部叢刊本)/卷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二 夢溪筆談 卷十三
宋 沈括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明刊本
卷十四

夢溪筆談卷第十三

         沈 括 存中

    權智

陵州鹽井深五百餘尺皆石也上下甚寛廣獨

  中間稍狹謂之杖鼔𦝫舊自井底用柏木

  爲榦上出井口自木榦垂綆而下方能至

  水井側設大車絞之歳乆井榦摧敗屢欲

  新之而井中隂氣襲人入者輒死無縁措

  手惟𠋫有雨入井則隂氣隨雨而下稍可

  斾工雨晴復止後有人以一木盤满中貯

  水盤底爲小竅釃水一如雨㸃設於井上

  謂之雨盤令水下終日不絶如此數月井

  榦爲之一新而陵井之利復舊

丗人以竹木牙骨之𩔖爲叫子置人喉中吹之

  能作人言謂之顙叫子甞有病瘖者爲人

  所苦煩𡨚無以自言聽訟者試取叫子令

  顙之作聲如傀儡子粗能辨其一二其𡨚

  獲申此亦可記也

莊子曰畜虎者不與全物生物此爲誠言甞有

  人善調山鷓使之𨶜莫可與敵人有得其

  術者毎食則以山鷓皮褁肉哺之乆之望

  見其鷓則欲搏而食之此以所養移其性

  也

寳元中党項犯塞時新募萬勝軍未習戰陳遇

  宼多北狄青爲將一日盡取萬勝旗付虎

  翼軍使之出戰虜望其旗易之全軍徑趍

 爲虎翼所破殆無遺𩔖又青在涇原甞以

  寡當衆度必以竒勝預戒軍中盡捨弓弩

  皆執短兵器令軍中聞鉦一聲則止再聲

  則嚴陣而陽却鉦聲止則大呼而突之士

  卒皆如其教𦆵遇敵未接戰遽聲鉦士卒

  皆止再聲皆却虜人大𥬇相謂曰孰謂狄

  天使勇時虜人謂青爲天使鉦聲止忽前

  突之虜兵大亂相蹂踐死者不可勝計也

狄青爲樞宻副使宣撫廣西時儂智髙守崑崙

  關青至賔州值上元節令大張燈燭首夜

  燕将佐次夜燕從軍官三夜饗軍校首夜

  樂飲𢕿暁次夜二鼔時青忽稱疾暫起如

  内乆之使人諭孫元規令暫主席行酒少

  服藥乃岀數使人勤勞座客至曉各未敢

  退忽有馳報者云是夜三鼔青已奪崑崙

  矣

曹南院知鎮戎軍日甞出戰小捷虜兵引去瑋

  嗔虜兵去已逺乃驅所掠牛羊輜重緩驅

  而還頗失部伍其下憂之言於瑋曰牛羊

  無用徒縻軍不(⿱艹石)棄之整衆而歸瑋不荅

  使人𠋫虜兵去數十里聞瑋利牛羊而師

  不整遽襲之瑋愈緩行得地利處乃止以

 待之虜軍將至迎使人謂之曰蕃軍逺來

  必甚疲我不欲乗人之怠請休憩士馬少

  選决戰虜方苦疲甚皆欣然嚴軍歇良乆

 瑋又使人諭之歇定可相馳矣於是各鼔

  軍而進一戰大破虜師遂棄牛羊而還徐

 謂其下曰吾知虜已疲故爲貪利以誘之

  比其復來幾行百里矣(⿱艹石)乗銳便戰猶有

 勝負逺行之人(⿱艹石)小憩則足痺不能立人

 氣亦䦨吾以此取之

予友人有任術者甞爲延州臨真尉携家出冝

  秋門是時茶禁甚嚴家人懷越茶數斤稠

  人中馬驚茶忽墜地其人陽驚回身以鞭

  指城門鴟尾市人莫測皆隨鞭所指望之

 茶嚢已碎于埃壤矣監司甞使治地訟其

  地多山嶮不可登由此數爲訟者所欺乃

  呼訟者告之曰吾不忍盡爾當貰爾半爾

  所有之地兩畒止供一畒㥀不可欺欺則

 盡覆入官矣民信之盡其所有供半旣而

  指一處覆之文致其參差處責之曰我戒

  爾無得欺何爲見負今盡入爾田矣凢供

  一畒者悉作兩畒收之更無一犂得隱者

  其權數多此𩔖其爲人強毅恢廓亦一時

  之豪也

王元澤數歳時客有以一麞一鹿同籠以問雱

  何者是獐何者爲鹿雱實未識良乆對曰

  獐邊者是鹿鹿邊者是獐客大竒之

濠州定逺縣一弓手善用矛逺近皆伏其能有

  一偷亦善擊刺常蔑視官軍唯與此弓手

  不相下曰見必與之決生死一日弓手者

  因事至村歩適值偷在市飲酒勢不可避

  遂曵矛而𨶜觀者如堵墻乆之各未能進

  弓手者忽謂偷曰尉至矣我與爾皆健者

  汝敢與我尉馬前決生死乎偷曰喏弓手

  應聲㓨之一舉而斃蓋乗其𨻶也又有人

  曽遇強寇𨶜矛刃方接寇先含水滿口忽

  噀其面其人愕然刃已揕𦙄後有一壯士

  復與㓂遇巳先知噀水之事寇復用之水

  𦆵出口矛已洞頸蓋已陳芻狗其機已泄

  恃勝失備反受其害

陜西因洪水下大石塞山澗中水遂横流爲害

  石之大有如屋者人力不能去州縣患之

  雷簡夫爲縣令乃使人各於石下穿一穴

  度如石大挽石入穴窖之水患遂息也

熈寧中髙麗入貢所經州縣悉要地圖所至皆

  造送山川道路形勢險易無不備載至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州牒州取地圖是時丞相陳秀公守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紿

  使者欲盡見兩浙所供圖倣其規摸供造

  及圖至都聚而焚之具以事聞

狄青戍涇原日甞與虜戰大勝追奔數里虜忽

  壅遏山踊知其前必遇險士卒皆欲奮擊

  青遽鳴鉦止之虜得引去驗其處果臨深

  澗將佐皆悔不擊青獨曰不然奔亡之虜

  忽止而拒我安知非謀軍已大勝殘宼不

  足利得之無所加重萬一落其術中存亡

  不可知寧悔不擊不可悔不止青後平嶺

  宼賊帥儂智髙兵敗奔邕州其下皆欲窮

  其窟穴青亦不從以為趨利乗勢入不測

  之城必有大敗将軍智髙因而獲免天下皆罪

  青不入邕州脫智髙於垂死然青之用兵

  主勝而已不求竒功故未甞大敗計功最

  多卒爲名將譬如奕棊巳勝敵可止矣然

  猶攻撃不巳徃徃大敗此青之所戒也臨

  利而能戒乃青之過人處也

瓦橋𨵿北與遼人爲隣素無關河爲阻徃歳天

  宅使何承矩守瓦橋始議因陂澤之地潴

  水爲塞欲自相視恐其謀泄日㑹僚佐汎

  舡置酒賞蓼花作蓼花吟數十篇令座客

  属和畫以爲圗傳至京師人莫喻其意自

  此始壅諸淀慶暦中内侍楊懷敏復踵爲

  之至熈寧中又開徐村栁莊等濼皆以徐

  鮑沙唐等河叫猴鷄距五眼等泉爲之原

 東合滹沲漳淇易白等水并大河於是自

  保州西北沉逺濼東盡滄州𭰖枯海口幾

  八百里悉爲潴潦闊者有及六十里者至

  今𠋣爲藩籬或謂侵蝕民田歳失邊粟之

  入此殊不然深冀滄瀛間惟大河滹沲漳

  水所淤方爲美田淤澱不至處悉是斥鹵

  不可種藝異日惟是聚集逰民乱鹹煑鹽

  頗干鹽禁時爲宼盗自爲潴濼姦鹽遂少

  而魚蟹菰葦之利人亦頼之

浙帥錢鏐時宣州叛卒五千餘人送𣢾錢氏納

  之以爲腹心時羅隠在其幕下屢諫以謂

  敵國之人不可輕信浙帥不聽杭州新治

  城堞樓櫓甚盛浙帥携寮客觀之隱指却

  敵佯不曉曰設此何用浙帥曰君豈不知

  欲備敵耶隱謬曰審如是何不向裏設之

  浙帥大𥬇曰本欲拒敵設於内何用對曰

  以隱所見正當設于内耳蓋指宣卒将爲

  敵也後浙帥巡衣錦城武勇指揮使徐綰

  許再思挾宣卒爲亂火青山鎮入攻中城

  頼城中有備綰等㝷敗幾於覆國

涥化中李繼捧爲定難軍節度使隂與其弟継

  遷謀叛朝廷遣李継𨺚率兵討之継𨺚馳

  至克胡度河入延福縣自鐵茄驛夜入綏

  州謀其所向継𨺚欲徑襲夏州或以謂夏

  州賊帥所在我兵少恐不能克不(⿱艹石)先據

  石堡以觀賊勢継𨺚以爲不然曰我兵旣

 少(⿱艹石)徑入夏州出其不意彼亦未能料我

 衆寡(⿱艹石)先據石堡衆寡已露豈復能進乃

 引兵馳入撫寧縣継捧猶未知遂進攻夏

  州継捧狼狽出迎擒之以歸撫寧舊治無

  定河川中數爲虜所危継𨺚乃遷縣於滴

  水崖在舊縣之北十餘里皆石崖峭抜十

 餘丈下臨無水今謂之囉瓦城者是也熈

 寧中所治撫寧城乃撫寧舊城耳本道圖

 牒皆不載唯李継𨺚西征記言之甚詳也

熈寧中党項母梁氏引兵犯慶州大順城慶帥

  遣别將林廣拒守虜圍不解廣使城兵皆

  以弱弓弩射之虜度其勢之所及稍稍近

  城乃易強弓勁弩叢射虜多死遂相擁而

  潰

⿱⺾⿰𩵋禾 -- 蘇州至崑山縣凢六十里皆淺水無陸途民頗

  病渉乆欲爲長堤但⿱⺾⿰𩵋禾 -- 蘇州皆澤國無處求

  土嘉祐中人有獻計就水中以蘧蒢芻藁

  爲墻栽兩行相去三尺去墻六丈又爲一

  墻亦如此漉水中淤𭰖實蘧蒢中𠋫乾則

  以水車畎去兩墻之間舊水墻間六丈皆

  土留其半以爲堤脚掘其半爲渠取土以

  爲堤毎三四里則爲一橋以通南北之水

  不日堤成至今爲利

李允則守雄州北門外民居極多城中地窄欲

  展北城而以遼人通好恐其生事門外舊

  有東嶽行宫允則以銀爲大杳爐陳於廟

  中故不設備一日銀爐爲盗所攘乃大出

  募賞所在張牓捕賊甚急乆之不𫉬遂聲

  言廟中屢遭㓂課夫築墻圍之其實展北

  城也不踰旬而就虜人亦不怪之則今雄

  州北𨵿城是也大都軍中詐謀未必皆竒

  䇿但當時偶能欺敵而成竒功時人有語

  云用得着敵人休用不着自家羞斯言誠

  然

陳述古宻直知建州浦城縣日有人失物捕得

  莫知的爲盗者述古乃紿之曰某廟有一

  鍾能辨盗至靈使人迎置後閤祠之引羣

  囚立鍾前自陳不爲盗者摸之則無聲爲

  盗者摸之則有聲述古自率同職禱鍾甚

  肅祭訖以帷圍之乃隂使人以墨塗鍾良

  乆引囚逐一令引手入帷摸之出乃驗其

  手皆有墨唯有一囚無墨訊之遂承爲盗

  蓋恐鍾有聲不敢摸也此亦古之法出於

  小說

熈寧中濉陽界中發汴堤淤田汴水暴至堤防

  頗壊䧟將毀人力不可制都水丞侯叔獻

 時蒞其𭛠相視其上數十里有一古城急

  發汴堤注水入古城中下流遂涸急使人

  治堤陷次日古城中水盈汴流復行而堤

  陷已完矣徐塞古城所決内外之水平而

  不流瞬息可塞衆皆伏其機敏

寳元中党項犯邊有明珠族首領驍悍最爲邊

  患种丗衡爲將欲以計擒之聞其好擊皷

  乃造一馬持戰鼔以銀裏之極華煥宻使

  諜者陽賣之入明珠族後乃擇驍卒數百

  人戒之曰凢見負銀鼔自隨者併力擒之

  一日羌酋負鼔而出遂爲丗衡所擒又元

  昊之臣野利常爲謀主守天都山號天都

  大王與元昊乳母白姥有𨻶歳除日野利

  引兵巡邊深渉漢境數宿白姥乗間乃譛

  其欲叛元昊疑之丗衡甞得蕃酋之子⿱⺾⿰𩵋禾 -- 蘇

  吃曩厚遇之聞元昊甞賜野利寳刀而吃

  曩之父得幸于野利世衡因使吃𭧽𥨸野

  利刀許之以縁邊職任錦袍眞金帶吃𭧽

  得刀以還丗衡乃唱言野利巳爲白姥譛

  死設祭境上爲祭文叙歳除日相見之歡

  入夜乃火燒𥿄錢川中盡明虜見火光引

  𮪍近邊窺覘乃佯委𥙊具而銀器凢千餘

  兩悉棄之虜人争取器皿得元昊所賜刀

  及火爐中見祭文巳燒盡但存數十字元

  昊得之又識其所賜刀遂賜野利死野利

  有大功死不以罪自此君臣猜貳以至不

  能軍平夏之功丗衡計謀居多當時人未

  甚知之丗衡卒乃録其功贈觀察使


夢溪筆談卷第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