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士霍元甲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力士霍元甲傳
作者:萧汝霖
1916年1月
本作品收錄於《新青年/卷1
 萧汝霖(1890-1926),字培荄,湖南桃源人。

霍元甲。字俊卿。天津靜海人也。父恩第。以技擊有名當時。生元甲兄弟□人。元甲行居四。少善病。手十二。與裏中八九歲兒角力。輒負。恩第恚曰。令此兒知技。喪霍氏名矣。宅有習技室。元甲獨見屏不得入。則穴壁窺之。夜如宅畔棗樹園中。潛習。十余年不輟。無知者。諸少年藐之。與角。皆敗去。乃稍稍多元甲力。居無何。元甲之天津。賃懷慶會館為藥棧。天津治技擊者。妒霍氏名。又易元甲。欲辱之。群至。盡負。景州虎頭莊趙氏之徒聞之。陽為力人。就元甲傭。日夜詗之。無所獲。一日。三人共肩一巨捆牛膝。重可七百斤。呻而行。元甲蹙額曰。孱哉孺子。三人置之地而目焉。元甲以木承其二。引置棧中。力人夜移築衢二巨石塞門。元甲晨起。蹴而遠之。乃共服元甲能。庚子。拳匪作。其酋韓某。欲致元甲。使使饋以禮。元甲俱叩之。聞神拳事。大笑。反其物。使者慚而退。相戒不犯其處。會西教士。以急難棄其徒。其徒虞匪至不免。逃且無所之。涕泣載道。元甲聞之。往曰。我雖不善君等。不忍視君等無罪受死也。盍昵就我。於是教徒皆從元甲往。室隘。編葦而居。韓酋聞之怒曰。我以重渠故不之擾。今庇教民辱我。不翦之。不足以張神威。乃以書遺元甲曰。明日已初。必以教徒授我。薄午。即以千六百神軍取汝矣。元甲集眾人而告之。且曰。某殺君等也。君等不恃某必逃。逃雖無幸。必有免者。今且奈何。眾不知所對。元甲曰。臨難而懼。無勇也。棄人於危。不義也。君等以身托元甲。元甲敢不以身報乎。明日。吾將以辰往。巳歸。幸而克。君等之福也。不幸。則請遲君等於地下。眾皆哭。次日。元甲從容櫛沐飲食巳。佩刀之匪所。鼓聲闐闐然。騎士列廣場。左右騁。步者集其後。舉刃如霜雪。群待酋命。酋居幕中。踞案而坐。左右手挾二短銃。指揮徒黨。元甲瞥然入。斷首二臂。以號於眾。眾皆股栗。遂潰。津報紀其事。疑為劍仙。當此之時。元甲名聞海內。海內豪俠之士。皆以一見元甲為榮。元甲長不滿五尺。為人恭默謙虛。恂恂如也。人以是益重之。未幾。有俄羅斯人至津鬻武技者。嘗仰臥地上。手持百磅鐵啞鈴各一。足挾其一。上承巨板。板上置堅木之案。設四雕椅。四人環坐而博。將物事者。上下。無患傾側。登報廣告。自署為世界第一大力士。且曰。第二大力士為英吉利人。第三大力士為德意誌人。元甲曰。我國虛無一人乎。時俄力士開幕奏技而往。投以剌曰。我以角技來也。力士以詢譯者。譯者為述元甲平生。遂受意出曰。西人鬻技求食。故張其詞。以顯觀者。公何必與較短長。元甲曰不可。某幹二事。願達之力士。叩其一。曰、可與我決雌雄。更請其次。則曰。易詞宣眾。謝過而巳。譯者唯唯入。越數日。俄人登報更語而去。武清李富東。年且六十矣。嘗為清侍衛教師。海內無與敵者。聞元甲名。使其弟子往風之。數往還。元甲乃之武清。富東與角。弱焉。富東大喜。厚禮之。元甲歸語人曰。李公未馳衣束帶耳。逾數年。英國有大力士者。至上海。腹上可承鐵磴重八百斤。能曳自動車倒行。元甲自津往。屬力士已之南洋。力士蓋傭於人以鬻技者。其主人猶在上海。元甲偕譯者往見之。約與鬥。期以明年三月。賽二千金。失諾者罰五百金。元甲以英人品福為徵。及期。元甲至。則力士巳返自南洋。又如漢口矣。會有白人與黑人決鬥。鬻觀券者。皆自命為大力士。元甲與其友二人往。門者不之納。元甲曰。我與力士較力者。亦須券乎。叨其姓氏。肅之入座。睹其技。喟然嘆曰。是亦以勇嗚於吾國。國人羞死矣。遂請鬥。黑人方克其敵。許以明日。元甲延張園園主張叔和為徵。晨往約之。逾午。黑人偕數西人至。律師與焉。謂元甲曰。子毋蹴。毋觸。毋拳擊。毋肘摧。毋指掌中人。即與子鬥耳。元甲笑曰。然則使我臥而承之乎。懼我即竄去。安得為此無理之言。數人大慚而退。元甲遂賃張園。投擂臺一月。以俟英大力士。且為各國文揚言曰。我國為病夫國。我為病夫國之病夫。顧願與天下健者從事。越二十余日。有東海趙其人者。請鬥。元甲曰。我為此。欲國人不弱人也。子不我與而敵我乎。趙曰。若設臺。我撲臺耳。胡餂我為。元甲不得巳。與周旋。久之。推趙墮臺而隨之曰。汝我匹也。可以休矣。趙曰。不僵一人。毋休也。元甲又起與鬥。懼失外敵。不敢盡能。曳之臥。趙銜而去。英人以力士遁。品福亦不知所往。欲索罰金。法無徵者訴不得直。事遂寢。東海趙之師曰張文達。至上海。欲復元甲。與元甲語。甚嫚。滬上好事者。襄之。復賃張園。設擂臺。元甲適有心疾。與其弟子劉正聲往視。文達立臺上。呼而搦焉。正聲代其師與鬥。自午及暮。未巳。園主嗚鈴止之。明日復往。元甲以溫語慰之。欲釋前隙。與文達者叱曰。呼將伯以禦敵。非夫也。文達益張。元甲曰。今日之事。吾弟子且以十五分鐘奏捷。文達曰。我僅識若。不識若弟子。元甲曰。某雖病。敢與君約。三出外趺君者。我負矣。躍而上。一進破文達門戶。再進趺文達於跨下。舉拳厲聲曰。張文達。若為異邦人。吾手下無完軀矣。觀者萬余人。皆大呼。文達倉皇遁去。有善元甲者。謂元甲宜廣其傳。遂留海上。募貲設精武體育會。先是元甲友某。以喪父逋萬金。求佽於元甲。元甲與之。友營商敗。不能償。元甲諸兄弟有間言。元甲患之。遂疾。至是愈劇。或送之至秋野醫院。秋野日人也。知元甲善技擊。邀之往觀柔道會。元甲以疾辭。固請。乃與劉正聲偕。日人欲與角。元甲不可。強之。命正聲。日人進撲。正聲欲顛之。不得。陽臥。伸足出正聲跨下。正聲側而蹴之。傷股。繼進者。怒而前。勢甚疾。正聲迎擠之。仰跌尋丈外。其三人。乃舍正聲撲元甲。元甲執其手。膚裂。投之。落地。折其脅。日人皆盱愕。與秋野語良久。元甲歸。秋野敬之異於他日。明日。元甲疾忽劇。強舌望陽。未幾遂卒。手四十有三。

蕭汝霖曰。宣城農勁蓀君。為余道霍公平生。好任俠。重然諾。濟人如不及。譽人如不足。有德於人。終身不伐。負絕技二十年。不驕不餒。未嘗敗衄。之精武會。睹其遺像。質樸如村農老圃。想像其為人。蓋篤厚君子也。寧獨無慚於古勇士哉。於虖。霍公殆進技以道者矣。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