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吳越國將仕郎前守秀州嘉興縣主簿知縣事羊府君墓誌銘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吳越國將仕郎前守秀州嘉興縣主簿知縣事羊府君墓誌銘並序

將仕郎試秘書省校書郎滕仁鏸撰

公諱蟾,字中明。其先因姬而命氏,即晉大夫羊舌氏之裔也。其後軒裳繼世,代有循行,在乎典梟,不俟盡紀。皇曾祖諱漕,歷任吉州錄事參軍;皇曾祖妣河間淩氏夫人。皇祖諱♢,歷任牢州刺史;皇祖妣濟陰郜氏夫人。王父諱郇,應進士舉,任福州長樂縣令;妣鉅鹿魏氏夫人。府君即先府君之長子也。

府君幼負奇特,生知文華,禮樂謙和,聿傳家範。年十歲,即修選舉。以皇唐多事,修途有阻。乃遇我朝太祖武肅王底平吳越,間拓山河,高舉弓旌,遍搜英彥。是時府君攜其所志,造於國門。太祖見而嘉之,而有錫賚焉。以至世宗文穆王紹承丕搆,延納文儒,開選試之場,擇賢才之士。府君躬親明試,首中甲科。纔攀郄氏高枝,俄履梅仙上任。牓下,乃授錢唐府餘杭縣尉。三年守職,百里和光。政既清而事不繁,公畢辦而民不𢭪,則知從政之道哉。自罷苕溪,乃授秀州嘉興縣主簿、知縣事。雖提仇印,仍撫密琴。魯恭馴雉之仁,可躋前躅;史起決波之惠,必挾後輈。肅然訟庭,後無繼者。府君性惟幽逸,不樂州縣。雖在公家,忽忽而不得志。常思梁竦途勞之嘆,慕元亮歸去之吟。不俟考終,俄而解替自適。生平之志,乃為林谷之遊,密爾故山,樂哉其道。府君二年而逝。

府君有子七人,女五人,皆先夫人之體也。長子蔚,娶汝南周氏,歷任錢唐府吳昌縣主簿。次曰薮,娶琅琊王氏。次曰藻,娶博陵崔氏。盡修舉選,所娶皆名家也。次曰恭,方任錢唐府鹽官縣尉。次曰蓿。次曰蘋。次曰蓁。俱同鶚俊,盡得鳳毛,承家以孝悌所聞,立行則溫恭有素,各究一經奧旨,當期七學俱興,諒黃金之滿籝無出於此也。長女適富春孫氏,不幸短命;次適南陽滕氏;次三人尚在齠齔。若林下之風,閨中之秀,可得八九矣。

府君自退居山墅垂一紀,唯樂於詩酒,未嘗一日有輟諷訟,著文集未俟編序。忽一日染風恙,悉命諸子付於家法,決無遺事。於是,伏枕就醫,藥雖出神入聖,厥無効焉。向謂天返其道,不福善人,以廣順三年癸丑歲九月十九日薨於明州慈溪縣太平鄉之莊,享年六十有七。府君平生兢持仕行,剛直志性;整肅門戶,篤穆故舊;孤寡生姪,育過己子。自天下離亂,唯我國家儒家言行仕風無有偕者。以其年十一月初八日歸於太平鄉虞墅村大川里,袝先府君之塋,禮也。

仁鏸幸將孱懦,早奉門闌,況非玉潤之才,難紀冰清之德。遽承遺命,輒染斯文。嗚咽援亳而為銘曰:

用天之道,君子之風;知無不為,和而不同。

握節守慎,處謙固窮;靡不有初,鮮克有終。其二。

才逸任徐,志逾濳竦;拋卻官名,不求榮寵。其三。

作尉苕水,駈雞嘉禾;可使從政,眾聞弦歌。其四。

惟仁惟孝,惟君惟最;恤彼孤遺,篤於中外。其五。

按山坐壠,惟松與石;保子保孫,無窮無極。其六。

日照泉♢,雲淡空碧;固護玄宮,萬古不易。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