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廣慈禪院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周廣慈禪院記
作者:劉從乂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60

原夫了無相之因,乃歸寂默。現有為之教,即示莊嚴。攝(闕)生浮想於是(闕一字)無相而詮真諦,以有為而誘鈍根。嗟乎!劫(闕)動地但漲情(闕二字)負冤而不能堙苦海之波蟻,有術而不能(闕)以指迷津而(闕一字)彼岸開惠日而破昏衢。未廣度於能仁,應機誤(闕)隨業化緣。質(闕二字)難信之疑,立像法相沿之理。不有開士,孰匡(闕)故思遠禪師之經始也。禪師本王氏子,回中人也。道性元通,(闕)調象馬能降忄龍(闕一字)之情。體化蒲蘆,盡作如來之種。微言殆絕,景行彌高。扣(闕)無階駕真乘而長往。詳僧傳則於是乎在,創佛宮則可得而言。禪(闕)化南昌教(闕三字)時洪州廉使侍中彭城公請住香城禪院,(闕二字)二紀,有誌四方。乃振錫浮江,(闕一字)徒登路。念三輔五陵之豪族,想規天矩地(闕三字)思(闕三字)鷲峰遂歸(闕)鬆柄未揮。歸依者掎裳連袂而來,檀施者接足駕肩而至。感優曇(闕)之良緣,莫不童子標花,神人獻柱。兢施布金之地,(闕一字)投累壁之錢。(闕)材朽宅之頹基聳構,正殿中蹲而(闕一字)起。長廊四注以雲舒,蟾蠩納(闕)葩於藻井。文楣憐亂,畫栱攢羅。達法堂以悟空,設真教以陶智。(闕)定布經行之地以豫遊,無裏閈之囂塵。(闕二字)泉之爽氣,聿成佛(闕)我皇祖在宥之二載也。太尉袁公罷侍(闕)玉節,次宗結社,潛懷出俗之心。靈運居官,已熟生天之業。拜封(闕)榜以斯題,遂敕賜號廣慈禪院,以廣(闕一字)慈(闕)等苦節橫霜,高名跨世。精進而身田自潤,住持而眼界常空。(闕)而下蔭欲於寶刹,思勒貞瑉。托敘美於非才,庶傳芳於不(闕)存摭實之辭,時歲在單閼月旅季秋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