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西域記/序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序一 大唐西域記
序二 
尚書左僕射燕國公于志寧
卷第一

若夫玉毫流照,甘露灑於大千;金鏡揚暉,薰風被於有截。故知示現三界,粵稱天下之尊;光宅四表,式標域中之大。是以慧日淪影,像化之跡東歸,帝猷宏闡,大章之步西極。

有慈恩道場三藏法師諱玄奘,俗姓陳氏,其先潁川人也。帝軒提象,控華渚而開源;大舜賓門,基歷山而聳構。三恪照於姬載,六奇光於漢祀。書奏而承朗月,遊道而聚德星。縱壑駢鱗,培風齊翼。世濟之美,鬱為景冑。法師籍慶誕生,含和降德,結根深而䓲茂,導源浚而靈長。奇開之歲,霞軒月舉;聚沙之年,蘭薰桂馥。洎乎成立,藝殫墳素。九臯載響,五府交辟。以夫早悟真假,夙照慈慧,鏡真筌而延佇,顧生涯而永息。而朱紱紫纓,誠有界之徽網;寶車丹枕,實出世之津途。由是擯落塵滓,言歸閑曠。令兄長捷法師,釋門之棟榦者也。擅龍象於身世,挺鶖鷺於當年。朝野挹其風猷,中外羨其聲彩。既而情深友愛,道睦天倫。法師服勤請益,分陰靡棄。業光上首,擢秀檀林;德契中庸,騰芬蘭室。抗策平道,包九部而吞夢;鼓枻玄津,俯《四韋》而小魯。自茲徧遊談肆,載移涼燠。功既成矣,能亦畢矣。至於泰初日月,獨曜靈臺;子雲鞶帨,發揮神府。於是金文暫啓,佇秋駕而雲趨;玉柄纔撝,披霧巿而波屬。若會斲輪之旨,猶知拜瑟之微。以瀉瓶之多聞,泛虛舟而獨遠。迺於轘轅之地,先摧鍱腹之誇;井絡之鄉,遽表浮杯之異。遠邇宗挹,爲之語曰︰「昔聞荀氏八龍,今見陳門雙驥。」汝、潁多奇士,誠哉此言。

法師自幼迄長,遊心玄籍。名流先達,部執交馳,趨末忘本,摭華捐實,遂有南北異學,是非紛糾。永言於此,良用憮然。或恐傳譯踳駮,未能筌究,欲窮香象之文,將罄龍宮之目。以絶倫之德,屬會昌之期,杖錫拂衣,第如遐境。於是背玄灞而延望,指葱山而矯迹。川陸綿長,備嘗艱險。陋博望之非遠,嗤法顯之為局。遊踐之處,畢究方言,鐫求幽賾,妙窮津會。於是詞發雌黃,飛英天竺;文傳貝葉,聿歸振旦。

太宗文皇帝金輪纂御,寶位居尊。載佇風徽,召見青蒲之上;迺睠通識,前膝黃屋之間。手詔綢繆,中使繼路。俯摛睿思,乃製《三藏聖教序》,凡七百八十言。今上昔在春闈,裁《述聖記》,凡五百七十九言。啓玄妙之津,盡揄揚之旨。蓋非道映雞林,譽光鷲嶽,豈能緬降神藻,以旌時秀!

奉詔翻譯梵本,凡六百五十七部。具覽遐方異俗,絶壤殊風,土著之宜,人備之序,正朔所暨,聲教所覃,著《大唐西域記》,勒成一十二卷。編録典奧,綜覈明審,立言不朽,其在茲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