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開女禁的問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少年中国》的朋友要我讨论这个问题,我且随便把我的一点意思发表在此,只可算作讨论这个的引子,算不得一篇文章。我是主张大学开女禁的。我理想中的进行次序,大略如下:

  第一步,大学当延聘有学问的女教授,不论是中国女子是外国女子,这是养成男女同校的大学生活的最容易的第一步。

  第二步,大学当先收女子旁听生。大学现行修正的旁听生规则虽不曾明说可适用于女子,但将来如有程度相当的女子,应该可以请求适用这种规则。为什么要先收女子旁听生呢?因为旁听生不限定预科毕业,只须有确能在本科听讲的程度,就可请求旁听。现在女子学制没有大学预科一级,女子中学同女子师范的课程又不与大学预科相衔接,故最方便的法子是先预备能在大学本科旁听。有志求大学教育的人本不必一定要得学位。况且修正的旁听规则明说旁听生若能将正科生的学科习完,并能随同考试及格,事业期满时,得请求补行预科必修科目的考试,此项考试如及格,得请求与改为正科生,并授与学位。将来女子若能做得这一步,已比英国几个旧式大学只许女子听讲不给学位的办法更公平了。

  第三步,女学界的人应该研究现行的女子学制,把课程大加改革,总得使女子中学的课程与大学预科的入学程度相衔接,使高等女子师范预科的课程与大学预科相等,若能添办女子的大学预科,便更好了。这几层是今日必不可缓的预备。现在的女子中学,程度太浅了,外国语一层,更不注意,各省的女子师范多把部章的每年每周三时的外国语废了。即使不废,那每周三小时的随意科,能教得一点什么外国语?北京的女子高等师范预科,去年只有每周二时的外国语,今年本科始加至每周五时。高等师范本科的学生竟有不曾学过外国语的。这是女子学校自己断绝进大学的路。至于那些教会的女学校,外国语固然很注意,但是国文与科学又多不注重。这也是断绝入大学的路。依现在的情形看来,即使大学开女禁,收女学生,简直没有合格的女学生能享受这种权利!这不是很可怪的现状吗?前两个月,有一位邓女士在报上发表他给大学蔡校长请求大学开女禁的信。我初见了这信,以为这是可喜的消息。不料我读下去,原来邓女士是要求大学准女子进补习班的!补习班是为那些不能进预科的人设的。一个破天荒请求大学开女禁的女子,连大学预科都不敢希望,岂不令人大失望吗?这个虽不能怪邓女士,但是我们主张大学开女禁的人,应该注意这一点,赶紧先把现在的女子学校彻底研究一番,应改革的,赶紧改革,方才可以使中国女子有进入大学的资格。有进大学资格的女子多了,大学还能闭门不纳女子吗?

  以上三层,是我对于这个问题的意见。我虽是主张大学开女禁的,但我现在不能热心提倡这事。我的希望是要先有许多能直接入大学的女子,现在空谈大学开女禁,是没有用的。

  八年九月二十五日夜作

  (原载1919年10月15日《少年中国》第1卷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