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院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悲院記
作者:朱彝尊 清
本作品收錄於:《曝書亭集/卷67

孔子歿,百氏之學興,其最盛者,楊朱、墨翟。治墨氏之學者,至分為三,其師說之不傳,豈非孟氏辟之也與?浮屠之言,近乎墨者也。墨之教,摩頂放踵利天下為之,而獨於治喪也,以薄為其道。為浮屠者,術主乎慈,其始去父母昆弟,捐妻子而不顧,詎非忍哉!昔孔子不遇於時,馳驅四方,若微生畝、接輿、荷蕢之徒,交訕其後,而曰:「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痛哉!其言也。蓋吾觀於佛,獨善彼所稱觀世音菩薩者,推其願所至,欲盡斯人而登之善,其去孔氏之旨不遠。

而大悲菩薩者,彼所謂觀世音之化身也,其手目之數,多至八萬四千,目必有所運,手必有所執,俾匠人一一肖之,佛氏之教則然。禪人世高結茅天津之衢,夏以水,冬以茗果,施往來之人。而予友曹君實司武備茲土,捐俸錢繼之,程工庀材,築室三楹,題曰大悲禪院,而請記於予。

嗟夫!舉斯世之人,其可惻然悲者眾矣,惟泯於無所睹聞則已,試遊目而觀,其迷途陷溺,目不能周,手不能援者何限,此菩薩之以大悲名也,而況聖人之心哉。曹君勇而好文,馭兵以嚴,而養民也惠,殆所謂可使治賦者也。夫浮圖之言,儒者疾之,以其無預於世,天下饑溺,而不思所以救也。世高用其師之說,獨以大悲菩薩自託,則豈盡無意於斯人者哉!宜曹君之樂其人而信其道也。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