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廣佛華嚴經八十卷/6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四[编辑]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六十三

于闐國三藏實叉難陀奉 制譯

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四

  爾時,善財童子一心正念法光明法門,深信趣入,專念於佛,不斷三寶,歎離欲性,念善知識普照三世,憶諸大願普救眾生,不著有為,究竟思惟諸法自性,悉能嚴淨一切世界,於一切佛眾會道場心無所著。

  漸次南行,至自在城,求覓彌伽。乃見其人於市肆中,坐於說法師子之座,十千人眾所共圍遶,說輪字莊嚴法門。時,善財童子頂禮其足,遶無量匝,於前合掌,而作是言:「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我未知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修菩薩道?云何流轉於諸有趣常不忘失菩提之心?云何得平等意堅固不動?云何獲清淨心無能沮壞?云何生大悲力恒不勞疲?云何入陀羅尼普得清淨?云何發生智慧廣大光明,於一切法離諸暗障?云何具無礙解辯才之力,決了一切甚深義藏?云何得正念力,憶持一切差別法輪?云何得淨趣力,於一切趣普演諸法?云何得智慧力,於一切法悉能決定分別其義?」

  爾時,彌伽告善財言:「善男子!汝已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耶?」善財言:「唯!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彌伽遽即下師子座,於善財所五體投地,散金銀華無價寶珠,及以上妙碎末栴檀、無量種衣以覆其上,復散無量種種香華、種種供具以為供養,然後起立而稱歎言:

  「善哉善哉!善男子!乃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善男子!若有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則為不斷一切佛種,則為嚴淨一切佛剎,則為成熟一切眾生,則為了達一切法性,則為悟解一切業種,則為圓滿一切諸行,則為不斷一切大願,則如實解離貪種性,則能明見三世差別,則令信解永得堅固,則為一切如來所持,則為一切諸佛憶念,則與一切菩薩平等,則為一切賢聖讚喜,則為一切梵王禮覲,則為一切天主供養,則為一切夜叉守護,則為一切羅剎侍衛,則為一切龍王迎接,則為一切緊那羅王歌詠讚歎,則為一切諸世間主稱揚慶悅,則令一切諸眾生界悉得安隱。所謂:令捨惡趣故,令出難處故,斷一切貧窮根本故,生一切天人快樂故,遇善知識親近故,聞廣大法受持故,生菩提心故,淨菩提心故,照菩薩道故,入菩薩智故,住菩薩地故。

  「善男子!應知菩薩所作甚難,難出難值,見菩薩者倍更難有。菩薩為一切眾生恃怙,生長成就故;為一切眾生拯濟,拔諸苦難故;為一切眾生依處,守護世間故;為一切眾生救護,令免怖畏故。菩薩如風輪,持諸世間不令墮落惡趣故;如大地,增長眾生善根故;如大海,福德充滿無盡故;如淨日,智慧光明普照故;如須彌,善根高出故;如明月,智光出現故;如猛將,摧伏魔軍故;如君主,佛法城中得自在故;如猛火,燒盡眾生我愛心故;如大雲,降霔無量妙法雨故;如時雨,增長一切信根芽故;如船師,示導法海津濟處故;如橋梁,令其得度生死海故。」

  彌伽如是讚歎善財,令諸菩薩皆歡喜已,從其面門出種種光,普照三千大千世界。其中眾生遇斯光已,諸龍神等乃至梵天悉皆來至彌伽之所。彌伽大士即以方便,為開示、演說、分別、解釋輪字品莊嚴法門。彼諸眾生聞此法已,皆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

  彌伽於是還昇本座,告善財言:

  「善男子!我已獲得妙音陀羅尼,能分別知三千大千世界中諸天語言,諸龍、夜叉、乾闥婆、阿脩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與非人及諸梵天所有語言。如此三千大千世界,十方無數乃至不可說不可說世界,悉亦如是。

  「善男子!我唯知此菩薩妙音陀羅尼光明法門。如諸菩薩摩訶薩,能普入一切眾生種種想海、種種施設海、種種名號海、種種語言海,能普入說一切深密法句海、說一切究竟法句海、說一所緣中有一切三世所緣法句海、說上法句海、說上上法句海、說差別法句海、說一切差別法句海,能普入一切世間呪術海、一切音聲莊嚴輪、一切差別字輪際;如是功德,我今云何能知能說?

  「善男子!從此南行,有一聚落,名曰:住林;彼有長者,名曰:解脫。汝詣彼問:菩薩云何修菩薩行?菩薩云何成菩薩行?菩薩云何集菩薩行?菩薩云何思菩薩行?」

  爾時,善財童子以善知識故,於一切智法,深生尊重,深植淨信,深自增益;禮彌伽足,涕泗悲泣,遶無量匝,戀慕瞻仰,辭退而行。

  爾時,善財童子思惟諸菩薩無礙解陀羅尼光明莊嚴門,深入諸菩薩語言海門,憶念諸菩薩知一切眾生微細方便門,觀察諸菩薩清淨心門,成就諸菩薩善根光明門,淨治諸菩薩教化眾生門,明利諸菩薩攝眾生智門,堅固諸菩薩廣大志樂門,住持諸菩薩殊勝志樂門,淨治諸菩薩種種信解門,思惟諸菩薩無量善心門;誓願堅固,心無疲厭;以諸甲冑[1]而自莊嚴,精進深心不可退轉,具不壞信;其心堅固,猶如金剛及那羅延,無能壞者;守持一切善知識教,於諸境界得不壞智;普門清淨,所行無礙;智光圓滿,普照一切;具足諸地總持光明,了知法界種種差別,無依無住,平等無二;自性清淨而普莊嚴,於諸所行皆得究竟,智慧清淨離諸執著;知十方差別法,智無障礙;往十方差別處,身不疲懈;於十方差別業,皆得明了;於十方差別佛,無不現見;於十方差別時,悉得深入;清淨妙法充滿其心,普智三昧明照其心,心恒普入平等境界;如來智慧之所照觸,一切智流相續不斷,若身若心不離佛法;一切諸佛神力所加,一切如來光明所照;成就大願,願身周遍一切剎網,一切法界普入其身。

  漸次遊行,十有二年,至住林城,周遍推求解脫長者。既得見已,五體投地,起立合掌,白言:

  「聖者!我今得與善知識會,是我獲得廣大善利。何以故?善知識者,難可得見,難可得聞,難可出現,難得奉事,難得親近,難得承接,難可逢值,難得共居,難令喜悅,難得隨逐。我今會遇,為得善利。

  「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為欲事一切佛故,為欲值一切佛故,為欲見一切佛故,為欲觀一切佛故,為欲知一切佛故,為欲證一切佛平等故,為欲發一切佛大願故,為欲滿一切佛大願故,為欲具一切佛智光故,為欲成一切佛眾行故,為欲得一切佛神通故,為欲具一切佛諸力故,為欲獲一切佛無畏故,為欲聞一切佛法故,為欲受一切佛法故,為欲持一切佛法故,為欲解一切佛法故,為欲護一切佛法故,為欲與一切諸菩薩眾同一體故,為欲與一切菩薩善根等無異故,為欲圓滿一切菩薩波羅蜜故,為欲成就一切菩薩所修行故,為欲出生[2]一切菩薩清淨願故,為欲得一切諸佛菩薩威神藏故,為欲得一切菩薩法藏無盡智慧大光明故,為欲得一切菩薩三昧廣大藏故,為欲成就一切菩薩無量無數神通藏故,為欲以大悲藏教化調伏一切眾生皆令究竟到邊際故,為欲顯現神變藏故,為於一切自在藏中悉以自心得自在故,為欲入於清淨藏中以一切相而莊嚴故。

  「聖者!我今以如是心、如是意、如是樂、如是欲、如是希求、如是思惟、如是尊重、如是方便、如是究竟、如是謙下,至聖者所。我聞聖者善能誘誨諸菩薩眾,能以方便闡明所得,示其道路,與其津梁,授其法門;令除迷倒障,拔猶豫箭,截疑惑網,照心稠林,澣心垢濁,令心潔白,使心清涼,正心諂曲,絕心生死,止心不善,解心執著;於執著處令心解脫,於染愛處使心動轉,令其速入一切智境,使其疾到無上法城;令住大悲,令住大慈,令入菩薩行,令修三昧門,令入證位,令觀法性,令增長力,令修習行,普於一切,其心平等。唯願聖者為我宣說: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隨所修習,疾得清淨,疾得明了!」

  時,解脫長者以過去善根力、佛威神力、文殊師利童子憶念力故,即入菩薩三昧門,名:普攝一切佛剎無邊旋陀羅尼。入此三昧已,得清淨身。於其身中,顯現十方各十佛剎微塵數佛,及佛國土、眾會、道場、種種光明、諸莊嚴事,亦現彼佛往昔所行神通變化、一切大願、助道之法、諸出離行、清淨莊嚴,亦見諸佛成等正覺、轉妙法輪、教化眾生。如是一切,於其身中悉皆顯現,無所障礙;種種形相、種種次第,如本而住,不相雜亂,所謂:種種國土、種種眾會、種種道場、種種嚴飾。其中諸佛現種種神力、立種種乘道、示種種願門,或於一世界處兜率宮而作佛事,或於一世界沒兜率宮而作佛事;如是,或有住胎,或復誕生,或處宮中,或復出家,或詣道場,或破魔軍,或諸天、龍恭敬圍遶,或諸世主勸請說法,或轉法輪,或般涅槃,或分舍利,或起塔廟。彼諸如來於種種眾會、種種世間、種種趣生、種種家族、種種欲樂、種種業行、種種語言、種種根性、種種煩惱隨眠習氣諸眾生中,或處微細道場,或處廣大道場,或處一由旬量道場,或處十由旬量道場,或處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由旬量道場,以種種神通、種種言辭、種種音聲、種種法門、種種總持門、種種辯才門,以種種聖諦海、種種無畏大師子吼,說諸眾生種種善根、種種憶念,授種種菩薩記,說種種諸佛法。

  彼諸如來所有言說,善財童子悉能聽受,亦見諸佛及諸菩薩不可思議三昧神變。

  爾時,解脫長者從三昧起,告善財童子言:

  「善男子!我已入出如來無礙莊嚴解脫門。

  「善男子!我入出此解脫門時,即見東方閻浮檀金光明世界,龍自在王如來、應、正等覺,道場眾會之所圍遶,毘盧遮那藏菩薩而為上首;又見南方速疾力世界,普香如來、應、正等覺,道場眾會之所圍遶,心王菩薩而為上首;又見西方香光世界,須彌燈王如來、應、正等覺,道場眾會之所圍遶,無礙心菩薩而為上首;又見北方袈裟幢世界,不可壞金剛如來、應、正等覺,道場眾會之所圍遶,金剛步勇猛菩薩而為上首;又見東北方一切上妙寶世界,無所得境界眼如來、應、正等覺,道場眾會之所圍遶,無所得善變化菩薩而為上首;又見東南方香焰光音世界,香燈如來、應、正等覺,道場眾會之所圍遶,金剛焰慧菩薩而為上首;又見西南方智慧日普光明世界,法界輪幢如來、應、正等覺,道場眾會之所圍遶,現一切變化幢菩薩而為上首;又見西北方普清淨世界,一切佛寶高勝幢如來、應、正等覺,道場眾會之所圍遶,法幢王菩薩而為上首;又見上方佛次第出現無盡世界,無邊智慧光圓滿幢如來、應、正等覺,道場眾會之所圍遶,法界門幢王菩薩而為上首;又見下方佛光明世界,無礙智幢如來、應、正等覺,道場眾會之所圍遶,一切世間剎幢王菩薩而為上首。

  「善男子!我見如是等十方各十佛剎微塵數如來。彼諸如來不來至此,我不往彼。我若欲見安樂世界阿彌陀如來,隨意即見;我若欲見栴檀世界金剛光明如來、妙香世界寶光明如來、蓮華世界寶蓮華光明如來、妙金世界寂靜光如來、妙喜世界不動如來、善住世界師子如來、鏡光明世界月覺如來、寶師子莊嚴世界毘盧遮那如來,如是一切,悉皆即見。然彼如來不來至此,我身亦不往詣於彼。知一切佛及與我心,悉皆如夢;知一切佛猶如影像,自心如水;知一切佛所有色相及以自心,悉皆如幻;知一切佛及以己心,悉皆如響。我如是知,如是憶念:所見諸佛,皆由自心。

  「善男子!當知菩薩修諸佛法,淨諸佛剎,積集妙行,調伏眾生,發大誓願,入一切智自在遊戲不可思議解脫之門,得佛菩提,現大神通,遍往一切十方法界,以微細智普入諸劫;如是一切,悉由自心。

  「是故,善男子!應以善法扶助自心,應以法水潤澤自心,應於境界淨治自心,應以精進堅固自心,應以忍辱坦蕩自心,應以智證潔白自心,應以智慧明利自心,應以佛自在開發自心,應以佛平等廣大自心,應以佛十力照察自心。

  「善男子!我唯於此如來無礙莊嚴解脫門而得入出。如諸菩薩摩訶薩得無礙智住無礙行,得常見一切佛三昧,得不住涅槃際三昧,了達三昧普門境界,於三世法悉皆平等,能善分身遍一切剎,住於諸佛平等境界,十方境界皆悉現前,智慧觀察無不明了,於其身中悉現一切世界成壞,而於己身及諸世界不生二想;如是妙行,而我云何能知能說?

  「善男子!從此南行,至閻浮提畔,有一國土,名:摩利伽羅;彼有比丘,名曰:海幢。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時,善財童子頂禮解脫長者足,右遶觀察,稱揚讚歎,思惟戀仰,悲泣流淚——一心憶念:依善知識,事善知識,敬善知識,由善知識見一切智;於善知識不生違逆,於善知識心無諂誑,於善知識心常隨順;於善知識起慈母想,捨離一切無益法故;於善知識起慈父想,出生一切諸善法故。——辭退而去。

  爾時,善財童子一心正念彼長者教,觀察彼長者教,憶念彼不思議菩薩解脫門,思惟彼不思議菩薩智光明,深入彼不思議法界門,趣向彼不思議菩薩普入門,明見彼不思議如來神變,解了彼不思議普入佛剎,分別彼不思議佛力莊嚴,思惟彼不思議菩薩三昧解脫境界分位,了達彼不思議差別世界究竟無礙,修行彼不思議菩薩堅固深心,發起彼不思議菩薩大願淨業。

  漸次南行,至閻浮提畔摩利聚落,周遍求覓海幢比丘。乃見其在經行地側結跏趺坐,入于三昧,離出入息,無別思覺,身安不動。

  從其足下,出無數百千億長者、居士、婆羅門眾,皆以種種諸莊嚴具莊嚴其身,悉著寶冠,頂繫明珠,普往十方一切世界,雨一切寶、一切瓔珞、一切衣服、一切飲食如法上味、一切華、一切鬘、一切香、一切塗香、一切欲樂資生之具,於一切處救攝一切貧窮眾生,安慰一切苦惱眾生,皆令歡喜心意清淨,成就無上菩提之道。

  從其兩膝,出無數百千億剎帝利、婆羅門眾,皆悉聰慧,種種色相、種種形貌、種種衣服上妙莊嚴,普遍十方一切世界,愛語、同事攝諸眾生。所謂:貧者令足,病者令愈,危者令安,怖者令止,有憂苦者咸使快樂;復以方便而勸導之,皆令捨惡,安住善法。

  從其腰間,出等眾生數無量仙人,或服草衣或樹皮衣,皆執澡瓶,威儀寂靜,周旋往返十方世界,於虛空中,以佛妙音,稱讚如來,演說諸法;或說清淨梵行之道,令其修習,調伏諸根;或說諸法皆無自性,使其觀察,發生智慧;或說世間言論軌則,或復開示一切智智出要方便,令隨次第各修其業。

  從其兩脇,出不思議龍、不思議龍女,示現不思議諸龍神變,所謂:雨不思議香雲、不思議華雲、不思議鬘雲、不思議寶蓋雲、不思議寶幡雲、不思議妙寶莊嚴具雲、不思議大摩尼寶雲、不思議寶瓔珞雲、不思議寶座雲、不思議寶宮殿雲、不思議寶蓮華雲、不思議寶冠雲、不思議天身雲、不思議采女雲,悉遍虛空而為莊嚴,充滿一切十方世界,諸佛道場而為供養,令諸眾生皆生歡喜。

  從胸前卍字中,出無數百千億阿脩羅王,皆悉示現不可思議自在幻力,令百世界皆大震動,一切海水自然涌沸,一切山王互相衝擊,諸天宮殿無不動搖,諸魔光明無不隱蔽,諸魔兵眾無不摧伏;普令眾生,捨憍慢心,除怒害心,破煩惱山,息眾惡法,長無鬪諍,永共和善;復以幻力,開悟眾生,令滅罪惡,令怖生死,令出諸趣,令離染著,令住無上菩提之心,令修一切諸菩薩行,令住一切諸波羅蜜,令入一切諸菩薩地,令觀一切微妙法門,令知一切諸佛方便。如是所作,周遍法界。

  從其背上,為應以二乘而得度者,出無數百千億聲聞、獨覺;為著我者,說無有我;為執常者,說一切行皆悉無常;為貪行者,說不淨觀;為瞋行者,說慈心觀;為癡行者,說緣起觀;為等分行者,說與智慧相應境界法;為樂著境界者,說無所有法;為樂著寂靜處者,說發大誓願普饒益一切眾生法。如是所作,周遍法界。

  從其兩肩,出無數百千億諸夜叉、羅剎王,種種形貌、種種色相,或長或短,皆可怖畏,無量眷屬而自圍遶,守護一切行善眾生,并諸賢聖、菩薩眾會,若向正住及正住者;或時現作執金剛神,守護諸佛及佛住處,或遍守護一切世間。有怖畏者,令得安隱;有疾病者,令得除差;有苦惱者,令得免離;有過惡者,令其厭悔;有災橫者,令其息滅。如是利益一切眾生,皆悉令其捨生死輪轉正法輪。

  從其腹,出無數百千億緊那羅王,各有無數緊那羅女前後圍遶;又出無數百千億乾闥婆王,各有無數乾闥婆女前後圍遶。各奏無數百千天樂,歌詠讚歎諸法實性,歌詠讚歎一切諸佛,歌詠讚歎發菩提心,歌詠讚歎修菩薩行,歌詠讚歎一切諸佛成正覺門,歌詠讚歎一切諸佛轉法輪門,歌詠讚歎一切諸佛現神變門,開示演說一切諸佛般涅槃門,開示演說守護一切諸佛教門,開示演說令一切眾生皆歡喜門,開示演說嚴淨一切諸佛剎門,開示演說顯示一切微妙法門,開示演說捨離一切諸障礙門,開示演說發生一切諸善根門。如是周遍十方法界。

  從其面門,出無數百千億轉輪聖王[3],七寶具足,四兵圍遶,放大捨光,雨無量寶;諸貧乏者悉使充足,令其永斷不與取行;端正采女無數百千,悉以捨施心無所著,令其永斷邪婬之行;令生慈心,不斷生命;令其究竟常真實語,不作虛誑無益談說;令攝他語,不行離間;令柔軟語,無有麁惡;令常演說甚深決定明了之義,不作無義綺飾言辭;為說少欲,令除貪愛,心無瑕垢;為說大悲,令除忿怒,意得清淨;為說實義,令其觀察一切諸法,深入因緣,善明諦理,拔邪見刺,破疑惑山,一切障礙悉皆除滅。如是所作,充滿法界。

  從其兩目,出無數百千億日輪,普照一切諸大地獄及諸惡趣,皆令離苦;又照一切世界中間,令除黑暗;又照一切十方眾生,皆令捨離愚癡翳障;於垢濁國土放清淨光,白銀國土放黃金色光,黃金國土放白銀色光,瑠璃國土放玻瓈色光,玻瓈國土放瑠璃色光,硨磲國土放碼碯色光,碼碯國土放硨磲色光,帝青國土放日藏摩尼王色光,日藏摩尼王國土放帝青色光,赤真珠國土放月光網藏摩尼王色光,月光網藏摩尼王國土放赤真珠色光,一寶所成國土放種種寶色光,種種寶所成國土放一寶色光,照諸眾生心之稠林,辦諸眾生無量事業,嚴飾一切世間境界,令諸眾生心得清涼生大歡喜。如是所作,充滿法界。

  從其眉間白毫相中,出無數百千億帝釋,皆於境界而得自在,摩尼寶珠繫其頂上,光照一切諸天宮殿,震動一切須彌山王,覺悟一切諸天大眾;歎福德力,說智慧力,生其樂力,持其志力,淨其念力,堅其所發菩提心力,讚樂見佛;令除世欲,讚樂聞法;令厭世境,讚樂觀智;令絕世染,止脩羅戰,斷煩惱諍,滅怖死心,發降魔願,興立正法須彌山王,成辦眾生一切事業。如是所作,周遍法界。

  從其額上,出無數百千億梵天,色相端嚴,世間無比,威儀寂靜,言音美妙,勸佛說法,歎佛功德,令諸菩薩悉皆歡喜,能辦眾生無量事業,普遍一切十方世界。

  從其頭上,出無量佛剎微塵數諸菩薩眾,悉以相好莊嚴其身,放無邊光,說種種行。所謂:讚歎布施,令捨慳貪,得眾妙寶莊嚴世界;稱揚讚歎持戒功德,令諸眾生永斷諸惡,住於菩薩大慈悲戒;說一切有悉皆如夢,說諸欲樂無有滋味,令諸眾生離煩惱縛;說忍辱力,令於諸法心得自在;讚金色身,令諸眾生離瞋恚垢,起對治行,絕畜生道;歎精進行,令其遠離世間放逸,皆悉勤修無量妙法;又為讚歎禪波羅蜜,令其一切心得自在;又為演說般若波羅蜜,開示正見,令諸眾生樂自在智拔諸見毒;又為演說隨順世間種種所作,令諸眾生雖離生死,而於諸趣自在受生;又為示現神通變化,說壽命自在,令諸眾生發大誓願;又為演說成就總持力、出生大願力、淨治三昧力、自在受生力;又為演說種種諸智,所謂:普知眾生諸根智、普知一切心行智、普知如來十力智、普知諸佛自在智。如是所作,周遍法界。

  從其頂上,出無數百千億如來身,其身無等,諸相隨好,清淨莊嚴,威光赫奕如真金山,無量光明普照十方,出妙音聲充滿法界,示現無量大神通力,為一切世間普雨法雨。所謂:為坐菩提道場諸菩薩,雨普知平等法雨;為灌頂位諸菩薩,雨入普門法雨;為法王子位諸菩薩,雨普莊嚴法雨;為童子位諸菩薩,雨堅固山法雨;為不退位諸菩薩,雨海藏法雨;為成就正心位諸菩薩,雨普境界法雨;為方便具足位諸菩薩,雨自性門法雨;為生貴位諸菩薩,雨隨順世間法雨;為修行位諸菩薩,雨普悲愍法雨;為新學諸菩薩,雨積集藏法雨;為初發心諸菩薩,雨攝眾生法雨;為信解諸菩薩,雨無盡境界普現前法雨;為色界諸眾生,雨普門法雨;為諸梵天,雨普藏法雨;為諸自在天,雨生力法雨;為諸魔眾,雨心幢法雨;為諸化樂天,雨淨念法雨;為諸兜率天,雨生意法雨;為諸夜摩天,雨歡喜法雨;為諸忉利天,雨疾莊嚴虛空界法雨;為諸夜叉王,雨歡喜法雨;為諸乾闥婆王,雨金剛輪法雨;為諸阿脩羅王,雨大境界法雨;為諸迦樓羅王,雨無邊光明法雨;為諸緊那羅王,雨一切世間殊勝智法雨;為諸人王,雨無樂著法雨;為諸龍王,雨歡喜幢法雨;為諸摩睺羅伽王,雨大休息法雨;為諸地獄眾生,雨正念莊嚴法雨;為諸畜生,雨智慧藏法雨;為閻羅王界眾生,雨無畏法雨;為諸厄難處眾生,雨普安慰法雨。悉令得入賢聖眾會。如是所作,充滿法界。

  海幢比丘又於其身一切毛孔,一一皆出阿僧祇佛剎微塵數光明網,一一光明網具阿僧祇色相、阿僧祇莊嚴、阿僧祇境界、阿僧祇事業,充滿十方一切法界。

  爾時,善財童子一心觀察海幢比丘,深生渴仰,憶念彼三昧解脫,思惟彼不思議菩薩三昧,思惟彼不思議利益眾生方便海,思惟彼不思議無作用普莊嚴門,思惟彼莊嚴法界清淨智,思惟彼受佛加持智,思惟彼出生菩薩自在力,思惟彼堅固菩薩大願力,思惟彼增廣菩薩諸行力。如是住立,思惟觀察,經一日一夜,乃至經於七日七夜、半月、一月,乃至六月,復經六日。

  過此已後,海幢比丘從三昧出。善財童子讚言:「聖者!希有奇特!如此三昧最為甚深,如此三昧最為廣大,如此三昧境界無量,如此三昧神力難思,如此三昧光明無等,如此三昧莊嚴無數,如此三昧威力難制,如此三昧境界平等,如此三昧普照十方,如此三昧利益無限,以能除滅一切眾生無量苦故。所謂:能令一切眾生離貧苦故,出地獄故,免畜生故,閉諸難門故,開人、天道故,令人、天眾生喜樂故,令其愛樂禪境界故,能令增長有為樂故,能為顯示出有樂故,能為引發菩提心故,能使增長福智行故,能令增長大悲心故,能令生起大願力故,能令明了菩薩道故,能使莊嚴究竟智故,能令趣入大乘境故,能令照了普賢行故,能令證得諸菩薩地智光明故,能令成就一切菩薩諸願行故,能令安住一切智智境界中故。聖者!此三昧者,名為何等?」

  海幢比丘言:「善男子!此三昧名:普眼捨得,又名:般若波羅蜜境界清淨光明,又名:普莊嚴清淨門。善男子!我以修習般若波羅蜜故,得此普莊嚴清淨三昧等百萬阿僧祇三昧。」

  善財童子言:「聖者!此三昧境界究竟唯如是耶?」

  海幢言:

  「善男子!入此三昧時,了知一切世界,無所障礙;往詣一切世界,無所障礙;超過一切世界,無所障礙;莊嚴一切世界,無所障礙;修治一切世界,無所障礙;嚴淨一切世界,無所障礙;見一切佛,無所障礙;觀一切佛廣大威德,無所障礙;知一切佛自在神力,無所障礙;證一切佛諸廣大力,無所障礙;入一切佛諸功德海,無所障礙;受一切佛無量妙法,無所障礙;入一切佛法中修習妙行,無所障礙;證一切佛轉法輪平等智,無所障礙;入一切諸佛眾會道場海,無所障礙;觀十方佛法,無所障礙;大悲攝受十方眾生,無所障礙;常起大慈充滿十方,無所障礙;見十方佛心無厭足,無所障礙;入一切眾生海,無所障礙;知一切眾生根海,無所障礙;知一切眾生諸根差別智,無所障礙。

  「善男子!我唯知此一般若波羅蜜三昧光明。如諸菩薩入智慧海,淨法界境,達一切趣,遍無量剎,總持自在,三昧清淨,神通廣大,辯才無盡,善說諸地,為眾生依;而我何能知其妙行,辨其功德,了其所行,明其境界,究其願力,入其要門,達其所證,說其道分,住其三昧,見其心境,得其所有平等智慧?

  「善男子!從此南行,有一住處,名曰:海潮;彼有園林,名:普莊嚴;於其園中,有優婆夷,名曰:休捨。汝往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時,善財童子於海幢比丘所,得堅固身,獲妙法財,入深境界,智慧明徹,三昧照耀,住清淨解,見甚深法,其心安住諸清淨門,智慧光明充滿十方,心生歡喜,踊躍無量;五體投地,頂禮其足,遶無量匝,恭敬瞻仰,思惟觀察,諮嗟戀慕,持其名號,想其容止,念其音聲,思其三昧及彼大願所行境界,受其智慧清淨光明;辭退而行。


校勘

  1. 原文為「胃」
  2. 原文為「世」
  3. 原文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