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廣佛華嚴經八十卷/6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六[编辑]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六十五

于闐國三藏實叉難陀奉 制譯

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六

  爾時,善財童子於善知識所,起最極尊重心,生廣大清淨解,常念大乘,專求佛智,願見諸佛,觀法境界,無障礙智常現在前,決定了知諸法實際、常住際、一切三世諸剎那際、如虛空際、無二際、一切法無分別際、一切義無障礙際、一切劫無失壞際、一切如來無際之際;於一切佛心無分別,破眾想網,離諸執著,不取諸佛眾會道場,亦不取佛清淨國土;知諸眾生皆無有我,知一切聲悉皆如響,知一切色悉皆如影。

  漸次南行,至師子奮迅城,周遍推求慈行童女。聞此童女是師子幢王女,五百童女以為侍從,住毘盧遮那藏殿,於龍勝栴檀足金線網天衣座上而說妙法。善財聞已,詣王宮門,求見彼女。見無量眾來入宮中,善財問言:「諸人今者何所往詣?」咸報之言:「我等欲詣慈行童女聽受妙法。」善財童子即作是念:「此王宮門既無限礙,我亦應入。」

  善財入已,見毘盧遮那藏殿,玻瓈為地,瑠璃為柱,金剛為壁,閻浮檀金以為垣牆,百千光明而為窓牖,阿僧祇摩尼寶而莊校之,寶藏摩尼鏡周匝莊嚴,以世間最上摩尼寶而為莊飾,無數寶網羅覆其上,百千金鈴出妙音聲,有如是等不可思議眾寶嚴飾。其慈行童女,皮膚金色,眼紺紫色,髮紺青色,以梵音聲而演說法。

  善財見已,頂禮其足,遶無數匝,合掌前住,作如是言:「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修菩薩道?我聞聖者善能誘誨,願為我說!」

  時,慈行童女告善財言:「善男子!汝應觀我宮殿莊嚴。」

  善財頂禮,周遍觀察,見一一壁中、一一柱中、一一鏡中、一一相中、一一形中、一一摩尼寶中、一一莊嚴具中、一一金鈴中、一一寶樹中、一一寶形像中、一一寶瓔珞中,悉見法界一切如來,從初發心,修菩薩行,成滿大願,具足功德,成等正覺,轉妙法輪,乃至示現入於涅槃;如是影像靡不皆現,如淨水中普見虛空日月星宿所有眾像,如此皆是慈行童女過去世中善根之力。

  爾時,善財童子憶念所見諸佛之相,合掌瞻仰慈行童女。

  爾時,童女告善財言:「善男子!此是般若波羅蜜普莊嚴門,我於三十六恒河沙佛所求得此法。彼諸如來各以異門,令我入此般若波羅蜜普莊嚴門;一佛所演,餘不重說。」

  善財白言:「聖者!此般若波羅蜜普莊嚴門境界云何?」

  童女答言:

  「善男子!我入此般若波羅蜜普莊嚴門,隨順趣向,思惟觀察,憶持分別時得普門陀羅尼,百萬阿僧祇陀羅尼門皆悉現前。所謂:佛剎陀羅尼門、佛陀羅尼門、法陀羅尼門、眾生陀羅尼門、過去陀羅尼門、未來陀羅尼門、現在陀羅尼門、常住際陀羅尼門、福德陀羅尼門、福德助道具陀羅尼門、智慧陀羅尼門、智慧助道具陀羅尼門、諸願陀羅尼門、分別諸願陀羅尼門、集諸行陀羅尼門、清淨行陀羅尼門、圓滿行陀羅尼門、業陀羅尼門、業不失壞陀羅尼門、業流注陀羅尼門、業所作陀羅尼門、捨離惡業陀羅尼門、修習正業陀羅尼門、業自在陀羅尼門、善行陀羅尼門、持善行陀羅尼門、三昧陀羅尼門、隨順三昧陀羅尼門、觀察三昧陀羅尼門、三昧境界陀羅尼門、從三昧起陀羅尼門、神通陀羅尼門、心海陀羅尼門、種種心陀羅尼門、直心陀羅尼門、照心稠林陀羅尼門、調心清淨陀羅尼門、知眾生所從生陀羅尼門、知眾生煩惱行陀羅尼門、知煩惱習氣陀羅尼門、知煩惱方便陀羅尼門、知眾生解陀羅尼門、知眾生行陀羅尼門、知眾生行不同陀羅尼門、知眾生性陀羅尼門、知眾生欲陀羅尼門、知眾生想陀羅尼門、普見十方陀羅尼門、說法陀羅尼門、大悲陀羅尼門、大慈陀羅尼門、寂靜陀羅尼門、言語道陀羅尼門、方便非方便陀羅尼門、隨順陀羅尼門、差別陀羅尼門、普入陀羅尼門、無礙際陀羅尼門、普遍陀羅尼門、佛法陀羅尼門、菩薩法陀羅尼門、聲聞法陀羅尼門、獨覺法陀羅尼門、世間法陀羅尼門、世界成陀羅尼門、世界壞陀羅尼門、世界住陀羅尼門、淨世界陀羅尼門、垢世界陀羅尼門、於垢世界現淨陀羅尼門、於淨世界現垢陀羅尼門、純垢世界陀羅尼門、純淨世界陀羅尼門、平坦世界陀羅尼門、不平坦世界陀羅尼門、覆世界陀羅尼門、因陀羅網世界陀羅尼門、世界轉陀羅尼門、知依想住陀羅尼門、細入麁陀羅尼門、麁入細陀羅尼門、見諸佛陀羅尼門、分別佛身陀羅尼門、佛光明莊嚴網陀羅尼門、佛圓滿音陀羅尼門、佛法輪陀羅尼門、成就佛法輪陀羅尼門、差別佛法輪陀羅尼門、無差別佛法輪陀羅尼門、解釋佛法輪陀羅尼門、轉佛法輪陀羅尼門、能作佛事陀羅尼門、分別佛眾會陀羅尼門、入佛眾會海陀羅尼門、普照佛力陀羅尼門、諸佛三昧陀羅尼門、諸佛三昧自在用陀羅尼門、諸佛所住陀羅尼門、諸佛所持陀羅尼門、諸佛變化陀羅尼門、佛知眾生心行陀羅尼門、諸佛神通變現陀羅尼門、住兜率天宮乃至示現入于涅槃陀羅尼門、利益無量眾生陀羅尼門、入甚深法陀羅尼門、入微妙法陀羅尼門、菩提心陀羅尼門、起菩提心陀羅尼門、助菩提心陀羅尼門、諸願陀羅尼門、諸行陀羅尼門、神通陀羅尼門、出離陀羅尼門、總持清淨陀羅尼門、智輪清淨陀羅尼門、智慧清淨陀羅尼門、菩提無量陀羅尼門、自心清淨陀羅尼門。

  「善男子!我唯知此般若波羅蜜普莊嚴門。如諸菩薩摩訶薩,其心廣大,等虛空界,入於法界,福德成滿,住出世法,遠世間行,智眼無瞖,普觀法界,慧心廣大猶如虛空,一切境界悉皆明見,獲無礙地大光明藏,善能分別一切法義,行於世行不染世法,能益於世非世所壞,普作一切世間依止,普知一切眾生心行,隨其所應而為說法,於一切時恒得自在;而我云何能知能說彼功德行?

  「善男子!於此南方,有一國土,名為:三眼;彼有比丘,名曰:善見。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時,善財童子頂禮其足,遶無數匝,戀慕瞻仰,辭退而行。

  爾時,善財童子思惟菩薩所住行甚深,思惟菩薩所證法甚深,思惟菩薩所入處甚深,思惟眾生微細智甚深,思惟世間依想住甚深,思惟眾生所作行甚深,思惟眾生心流注甚深,思惟眾生如光影甚深,思惟眾生名號甚深,思惟眾生言說甚深,思惟莊嚴法界甚深,思惟種植業行甚深,思惟業莊飾世間甚深。

  漸次遊行,至三眼國,於城邑聚落、村隣市肆、川原山谷、一切諸處,周遍求覓善見比丘。

  見在林中,經行往返,壯年美貌,端正可喜。其髮紺青右旋不亂,頂有肉髻,皮膚金色,頸文三道,額廣平正,眼目修廣如青蓮華,脣口丹潔如頻婆果,胸標[1]卍字,七處平滿,其臂纖長,其指網縵,手足掌中有金剛輪。其身殊妙如淨居天,上下端直如尼拘陀樹,諸相隨好,悉皆圓滿,如雪山王種種嚴飾,目視不瞬,圓光一尋。智慧廣博猶如大海,於諸境界心無所動,若沈若舉,若智非智,動轉戲論,一切皆息。得佛所行平等境界,大悲教化一切眾生,心無暫捨。為欲利樂一切眾生,為欲開示如來法眼,為踐如來所行之道,不遲不速,審諦經行。

  無量天、龍、夜叉、乾闥婆、阿脩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釋、梵、護世、人與非人前後圍遶,主方之神隨方迴轉引導其前,足行諸神持寶蓮華以承其足,無盡光神舒光破闇,閻浮幢林神雨眾雜華,不動藏地神現諸寶藏,普光明虛空神莊嚴虛空,成就德海神雨摩尼寶,無垢藏須彌山神頭頂禮敬曲躬合掌,無礙力風神雨妙香華,春和主夜神莊嚴其身舉體投地,常覺主晝神執普照諸方摩尼幢住在虛空放大光明。

  時,善財童子詣比丘所,頂禮其足,曲躬合掌,白言:「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求菩薩行。我聞聖者善能開示諸菩薩道,願為我說: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修菩薩道?」

  善見答言:「善男子!我年既少,出家又近。我此生中,於三十八恒河沙佛所淨修梵行,或有佛所一日一夜淨修梵行,或有佛所七日七夜淨修梵行,或有佛所半月、一月、一歲、百歲、萬歲、億歲、那由他歲,乃至不可說不可說歲,或一小劫、或半大劫、或一大劫、或百大劫,乃至不可說不可說大劫,聽聞妙法,受行其教,莊嚴諸願,入所證處,淨修諸行,滿足六種波羅蜜海。亦見彼佛成道說法,各各差別,無有雜亂,住持遺教,乃至滅盡。亦知彼佛本所興願,以三昧願力嚴淨一切諸佛國土,以入一切行三昧力淨修一切諸菩薩行,以普賢乘出離力清淨一切佛波羅蜜。

  「又,善男子!我經行時,一念中,一切十方皆悉現前,智慧清淨故;一念中,一切世界皆悉現前,經過不可說不可說世界故;一念中,不可說不可說佛剎皆悉嚴淨,成就大願力故;一念中,不可說不可說眾生差別行皆悉現前,滿足十力智故;一念中,不可說不可說諸佛清淨身皆悉現前,成就普賢行願力故;一念中,恭敬供養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如來,成就柔軟心供養如來願力故;一念中,領受不可說不可說如來法,得證阿僧祇差別法住持法輪陀羅尼力故;一念中,不可說不可說菩薩行海皆悉現前,得能淨一切行如因陀羅網願力故;一念中,不可說不可說諸三昧海皆悉現前,得於一三昧門入一切三昧門皆令清淨願力故;一念中,不可說不可說諸根海皆悉現前,得了知諸根際於一根中見一切根願力故;一念中,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時皆悉現前,得於一切時轉法輪眾生界盡法輪無盡願力故;一念中,不可說不可說一切三世海皆悉現前,得了知一切世界中一切三世分位智光明願力故。

  「善男子!我唯知此菩薩隨順燈解脫門。如諸菩薩摩訶薩如金剛燈,於如來家真正受生,具足成就不死命根,常然智燈無有盡滅,其身堅固不可沮壞,現於如幻色相之身,如緣起法無量差別,隨眾生心各各示現,形貌色相世無倫匹,毒刃火災所不能害,如金剛山無能壞者,降伏一切諸魔外道;其身妙好如真金山,於天人中最為殊特,名稱廣大靡不聞知,觀諸世間咸對目前,演深法藏如海無盡,放大光明普照十方。若有見者,必破一切障礙大山,必拔一切不善根本,必令種植廣大善根。如是之人,難可得見,難可出世;而我云何能知能說彼功德行?

  「善男子!於此南方,有一國土,名曰:名聞;於河渚中,有一童子,名:自在主。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時,善財童子為欲究竟菩薩勇猛清淨之行,欲得菩薩大力光明,欲修菩薩無勝無盡諸功德行,欲滿菩薩堅固大願,欲成菩薩廣大深心,欲持菩薩無量勝行,於菩薩法心無厭足,願入一切菩薩功德,欲常攝御一切眾生,欲超生死稠林曠野,於善知識常樂見聞,承事供養無有厭倦;頂禮其足,遶無量匝,慇懃瞻仰,辭退而去。

  爾時,善財童子受善見比丘教已,憶念誦持,思惟修習,明了決定,於彼法門而得悟入。天、龍、夜叉、乾闥婆眾前後圍遶,向名聞國,周遍求覓自在主童子。

  時,有天、龍、乾闥婆等,於虛空中告善財言:「善男子!今此童子在河渚上。」爾時,善財即詣其所,見此童子,十千童子所共圍遶,聚沙為戲。善財見已,頂禮其足,遶無量匝,合掌恭敬,却住一面,白言:「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修菩薩道?願為解說!」

  自在主言:

  「善男子!我昔曾於文殊師利童子所,修學書、數、算、印等法,即得悟入一切工巧神通智法門。善男子!我因此法門故,得知世間書、數、算、印界處等法,亦能療治風癇[2]、消瘦、鬼魅所著——如是所有一切諸病,亦能造立城邑聚落、園林臺觀、宮殿屋宅種種諸處,亦善調鍊種種仙藥,亦善營理田農商估一切諸業,取捨進退咸得其所;又善別知眾生身相,作善作惡,當生善趣,當生惡趣,此人應得聲聞乘道,此人應得緣覺乘道,此人應入一切智地,如是等事皆悉能知。亦令眾生學習此法,增長決定究竟清淨。

  「善男子!我亦能知菩薩算法。所謂:一百洛叉為一俱胝,俱胝俱胝為一阿庾多,阿庾多阿庾多為一那由他,那由他那由他為一頻婆羅,頻婆羅頻婆羅為一矜羯羅;廣說乃至,優鉢羅優鉢羅為一波頭摩,波頭摩波頭摩為一僧祇,僧祇僧祇為一趣,趣趣為一諭,諭諭為一無數,無數無數為一無數轉,無數轉無數轉為一無量,無量無量為一無量轉,無量轉無量轉為一無邊,無邊無邊為一無邊轉,無邊轉無邊轉為一無等,無等無等為一無等轉,無等轉無等轉為一不可數,不可數不可數為一不可數轉,不可數轉不可數轉為一不可稱,不可稱不可稱為一不可稱轉,不可稱轉不可稱轉為一不可思,不可思不可思為一不可思轉,不可思轉不可思轉為一不可量,不可量不可量為一不可量轉,不可量轉不可量轉為一不可說,不可說不可說為一不可說轉,不可說轉不可說轉為一不可說不可說,此又不可說不可說為一不可說不可說轉。

  「善男子!我以此菩薩算法,算無量由旬廣大沙聚,悉知其內顆粒多少;亦能算知東方所有一切世界種種差別次第安住,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亦復如是;亦能算知十方所有一切世界廣狹大小及以名字,其中所有一切劫名、一切佛名、一切法名、一切眾生名、一切業名、一切菩薩名、一切諦名,皆悉了知。

  「善男子!我唯知此一切工巧大神通智光明法門。如諸菩薩摩訶薩,能知一切諸眾生數,能知一切諸法品類數,能知一切諸法差別數,能知一切三世數,能知一切眾生名數,能知一切諸法名數,能知一切諸如來數,能知一切諸佛名數,能知一切諸菩薩數,能知一切菩薩名數;而我何能說其功德,示其所行,顯其境界,讚其勝力,辨其樂欲,宣其助道,彰其大願,歎其妙行,闡其諸度,演其清淨,發其殊勝智慧光明?

  「善男子!於此南方,有一大城,名曰:海住;有優婆夷,名為:具足。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時,善財童子聞是語已,舉身毛豎,歡喜踊躍,獲得希有信樂寶心,成就廣大利眾生心,悉能明見一切諸佛出興次第,悉能通達甚深智慧清淨法輪,於一切趣皆隨現身,了知三世平等境界,出生無盡功德大海,放大智慧自在光明,開三有城所有關鑰;頂禮其足,遶無量匝,慇懃瞻仰,辭退而去。

  爾時,善財童子觀察思惟善知識教,猶如巨海受大雲雨無有厭足,作是念言:「善知識教,猶如春日,生長一切善法根苗;善知識教,猶如滿月,凡所照及皆使清涼;善知識教,如夏雪山,能除一切諸獸熱渴;善知識教,如芳池日,能開一切善心蓮華;善知識教,如大寶洲,種種法寶充滿其心;善知識教,如閻浮樹,積集一切福智華果;善知識教,如大龍王,於虛空中遊戲自在;善知識教,如須彌山無量善法,三十三天於中止住;善知識教,猶如帝釋,眾會圍遶,無能映蔽,能伏異道、脩羅軍眾。」如是思惟。

  漸次遊行,至海住城,處處尋覓此優婆夷。時,彼眾人咸告之言:「善男子!此優婆夷在此城中所住宅內。」善財聞已,即詣其門,合掌而立。

  其宅廣博,種種莊嚴,眾寶垣牆周匝圍遶,四面皆有寶莊嚴門。善財入已,見優婆夷處於寶座,盛年好色,端正可喜,素服垂髮,身無瓔珞,其身色相威德光明,除佛菩薩餘無能及。於其宅內,敷十億座,超出人、天一切所有,皆是菩薩業力成就。宅中無有衣服、飲食及餘一切資生之物,但於其前置一小器。復有一萬童女圍遶,威儀色相如天采女,妙寶嚴具莊飾其身,言音美妙,聞者喜悅,常在左右,親近瞻仰,思惟觀察,曲躬低首,應其教命。彼諸童女,身出妙香,普熏一切;若有眾生遇[3]斯香者,皆不退轉,無怒害心,無怨結心,無慳嫉心,無諂誑心,無險曲心,無憎愛心,無瞋恚心,無下劣心,無高慢心,生平等心,起大慈心,發利益心,住律儀心,離貪求心。聞其音者,歡喜踊躍;見其身者,悉離貪染。

  爾時,善財既見具足優婆夷已,頂禮其足,恭敬圍遶,合掌而立,白言:「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修菩薩道?我聞聖者善能誘誨,願為我說!」

  彼即告言:

  「善男子!我得菩薩無盡福德藏解脫門,能於如是一小器中,隨諸眾生種種欲樂,出生種種美味飲食,悉令充滿。假使百眾生、千眾生、百千眾生、億眾生、百億眾生、千億眾生、百千億那由他眾生,乃至不可說不可說眾生;假使閻浮提微塵數眾生、一四天下微塵數眾生,小千世界、中千世界、大千世界,乃至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眾生;假使十方世界一切眾生,隨其欲樂悉令充滿,而其飲食無有窮盡亦不減少。如飲食,如是種種上味、種種床座、種種衣服、種種臥具、種種車乘、種種華、種種鬘、種種香、種種塗香、種種燒香、種種末香、種種珍寶、種種瓔珞、種種幢、種種幡、種種蓋、種種上妙資生之具,隨意所樂悉令充足。

  「又,善男子!假使東方一世界中,聲聞、獨覺食我食已,皆證聲聞、辟支佛果,住最後身;如一世界中,如是百世界、千世界、百千世界、億世界、百億世界、千億世界、百千億世界、百千億那由他世界、閻浮提微塵數世界、一四天下微塵數世界、小千國土微塵數世界、中千國土微塵數世界、三千大千國土微塵數世界,乃至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世界中,所有一切聲聞、獨覺食我食已,皆證聲聞、辟支佛果,住最後身。如於東方,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亦復如是。

  「又,善男子!東方一世界,乃至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世界中,所有一生所繫菩薩食我食已,皆菩提樹下坐於道場,降伏魔軍,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東方,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亦復如是。

  「善男子!汝見我此十千童女眷屬以不?」

  答言:「已見。」

  優婆夷言:

  「善男子!此十千童女而為上首,如是眷屬百萬阿僧祇,皆悉與我同行、同願、同善根、同出離道、同清淨解、同清淨念、同清淨趣、同無量覺、同得諸根、同廣大心、同所行境、同理、同義、同明了法、同淨色相、同無量力、同最精進、同正法音、同隨類音、同清淨第一音、同讚無量清淨功德、同清淨業、同清淨報、同大慈周普救護一切、同大悲周普成熟眾生、同清淨身業隨緣集起令見者欣悅、同清淨口業隨世語言宣布法化、同往詣一切諸佛眾會道場、同往詣一切佛剎供養諸佛、同能現見一切法門、同住菩薩清淨行地。

  「善男子!是十千童女,能於此器取上飲食,一剎那頃遍至十方,供養一切後身菩薩、聲聞、獨覺,乃至遍及諸餓鬼趣,皆令充足。善男子!此十千女以我此器,能於天中充足天食,乃至人中充足人食。善男子!且待須臾,汝當自見。」

  說是語時,善財則見無量眾生從四門入,皆優婆夷本願所請。既來集已,敷座令坐,隨其所須,給施飲食,悉使充足。告善財言:

  「善男子!我唯知此無盡福德藏解脫門。如諸菩薩摩訶薩一切功德,猶如大海甚深無盡,猶如虛空廣大無際,如如意珠滿眾生願,如大聚落所求皆得,如須彌山普集眾寶,猶如奧藏常貯法財,猶如明燈破諸黑闇,猶如高蓋普蔭群生;而我云何能知能說彼功德行?

  「善男子!南方有城,名曰:大興;彼有居士,名曰:明智。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時,善財童子頂禮其足,遶無量匝,瞻仰無厭,辭退而去。

  爾時,善財童子得無盡莊嚴福德藏解脫光明已,思惟彼福德大海,觀察彼福德虛空,趣彼福德聚,登彼福德山,攝彼福德藏,入彼福德淵,游[4]彼福德池,淨彼福德輪,見彼福德藏,入彼福德門,行彼福德道,修彼福德種。

  漸次而行,至大興城,周遍推求明智居士。於善知識心生渴仰,以善知識熏習其心,於善知識志欲堅固,方便求見諸善知識心不退轉,願得承事諸善知識心無懈倦;知由依止善知識故,能滿眾善;知由依止善知識故,能生眾福;知由依止善知識故,能長眾行;知由依止善知識故,不由他教,自能承事一切善友。如是思惟時,長其善根,淨其深心,增其根性,益其德本,加其大願,廣其大悲,近一切智,具普賢道,照明一切諸佛正法,增長如來十力光明。

  爾時,善財見彼居士在其城內市四衢道七寶臺上,處無數寶莊嚴之座。其座妙好,清淨摩尼以為其身,金剛帝青以為其足,寶繩交絡,五百妙寶而為校飾;敷天寶衣,建天幢幡,張大寶網,施大寶帳[5];閻浮檀金以為其蓋,毘瑠璃寶以為其竿,令人執持以覆其上;鵝王羽翮清淨嚴潔以為其扇;熏眾妙香,雨眾天華;左右常奏五百樂音,其音美妙過於天樂,眾生聞者無不悅豫。十千眷屬前後圍遶,色相端嚴,人所喜見,天莊嚴具以為嚴飾,於天人中最勝無比,悉已成就菩薩志欲,皆與居士同昔善根,侍立瞻對,承其教命。

  爾時,善財頂禮其足,遶無量匝,合掌而立,白言:「聖者!我為利益一切眾生故,為令一切眾生出諸苦難故,為令一切眾生究竟安樂故,為令一切眾生出生死海故,為令一切眾生住法寶洲故,為令一切眾生枯竭愛河故,為令一切眾生起大慈悲故,為令一切眾生捨離欲愛故,為令一切眾生渴仰佛智故,為令一切眾生出生死曠野故,為令一切眾生樂諸佛功德故,為令一切眾生出三界城故,為令一切眾生入一切智城故,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修菩薩道,能為一切眾生作依止處?」

  長者告言:

  「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乃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善男子!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是人難得。若能發心,是人則能求菩薩行,值遇善知識恒無厭足,親近善知識恒無勞倦,供養善知識恒不疲懈,給侍善知識不生憂慼,求覓善知識終不退轉,愛念善知識終不放捨,承事善知識無暫休息,瞻仰善知識無時憩止,行善知識教未曾怠惰,稟善知識心無有誤失。

  「善男子!汝見我此眾會人不?」

  善財答言:「唯然!已見。」

  居士言:

  「善男子!我已令其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生如來家,增長白法,安住無量諸波羅蜜,學佛十力,離世間種,住如來種,棄生死輪,轉正法輪,滅三惡趣,住正法趣,如諸菩薩悉能救護一切眾生。

  「善男子!我得隨意出生福德藏解脫門,凡有所須悉滿其願。所謂:衣服、瓔珞、象馬、車乘、華香、幢蓋、飲食、湯藥、房舍、屋宅、床座、燈炬、奴婢、牛羊及諸侍使,如是一切資生之物,諸有所須悉令充滿,乃至為說真實妙法。善男子!且待須臾,汝當自見。」

  說是語時,無量眾生從種種方所、種種世界、種種國土、種種城邑,形類各別,愛欲不同,皆以菩薩往昔願力,其數無邊俱來集會,各隨所欲而有求請。

  爾時,居士知眾普集,須臾繫念,仰視虛空;如其所須,悉從空下,一切眾會普皆滿足。然後復為說種種法。所謂:為得美食而充足者,與說種種集福德行、離貧窮行、知諸法行、成就法喜禪悅食行、修習具足諸相好行、增長成就難屈伏行、善能了達無上食行、成就無盡大威德力降魔怨行;為得好飲而充足者,與其說法,令於生死,捨離愛著,入佛法味;為得種種諸上味者,與其說法,皆令獲得諸佛如來上味之相;為得車乘而充足者,與其宣說種種法門,皆令得載摩訶衍乘;為得衣服而充足者,與其說法,令得清淨慚愧之衣,乃至如來清淨妙色。如是一切靡不周贍,然後悉為如應說法。既聞法已,還歸本處。

  爾時,居士為善財童子示現菩薩不可思議解脫境界已,告言:

  「善男子!我唯知此隨意出生福德藏解脫門。如諸菩薩摩訶薩成就寶手,遍覆一切十方國土,以自在力普雨一切資生之具,所謂:雨種種色寶、種種色瓔珞、種種色寶冠、種種色衣服、種種色音樂、種種色華、種種色香、種種色末香、種種色燒香、種種色寶蓋、種種色幢幡,遍滿一切眾生住處,及諸如來眾會道場,或以成熟一切眾生,或以供養一切諸佛;而我云何能知能說彼諸功德自在神力?

  「善男子!於此南方,有一大城,名:師子宮;彼有長者,名:法寶髻。汝可往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時,善財童子歡喜踊躍,恭敬尊重,如弟子禮,作如是念:「由此居士護念於我,令我得見一切智道,不斷愛念善知識見,不壞尊重善知識心,常能隨順善知識教,決定深信善知識語,恒發深心事善知識。」頂禮其足,遶無量匝,慇懃瞻仰,辭退而去。


校勘

  1. 此處原文為「摽」
  2. 此處原文為「癎」
  3. 此處原文為「過」
  4. 此處原文為「遊」
  5. 此處原文為「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