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高僧傳/卷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 大明高僧傳
卷八 習禪篇第三之四(正傳十七人附見六人)
終 
皇明天台山慈雲禪寺沙門釋如惺撰

習禪篇第三之四(正傳十七人附見六人)[编辑]

一、南康軍雲居寺沙門 釋德昇(附:慧溫)[编辑]

  釋德升,號頑庵。漢州何氏子也。幼溺塵滓。稍長夢醒。二十得度,游心講習,三學四眾以「義虎」推焉。忽以支解自嫌,翻然易輒,更衣頂笠謁文殊道和尚,懇示佛法省要之旨。道說偈曰:「契丹打破波斯寨,奪得寶珠村裏賣;十字街頭窮乞兒,腰間掛箇風流袋。」昇將擬對,道叱曰:「莫錯。」於是退參三年方領前旨。

  入閩鼓山禮覲竹庵,問:「『國師不跨石門』句意旨如何?」竹庵應聲曰:「閒言語。」言下頓悟。後有僧問:「如何是無位真人?」昇曰:「聞時富貴,見後貧窮。」

  釋慧溫,號蘿庵,產于福州鄭氏。與昇同依竹庵於東,未幾,因竹庵謝事,自以胸次而未灑然,又謁高庵悟、南華昺、草堂清諸耆宿,皆蒙賞音。會竹庵遷閩乾元,溫復歸省,庵曰:「情生智隔,想變體殊,不用停囚長智。道將一句來。」溫釋然悟入,呈偈曰:「拶出通身是口,何妨罵雨訶風?昨夜前村猛虎咬殺南山大蟲。」竹庵肯之。後住通州狼山,與昇共樹竹庵赤幟,為一方良導也。

二、南康軍雲居寺沙門 釋自圓(附:善能)[编辑]

  釋自圓,號普雲,綿州雍氏子也。夙有靈根,少能割愛,卸欲梏如魚脫網,入法苑似鳳棲梧。十九試經,得頌祠牒。染衣之後,先探律宗,作犯止持,白圭良璧,淹流教海五祀。

  而後出關南下參遊,四眾咸推英俊。遍扣尊宿,始入龍門,偶步廊廡,覩繪壁間胡人之像,忽爾有省。至夕,白于高庵,庵舉法眼偈曰:「頭戴貂鼠帽,腰懸羊角錐;語不令人會,須得人譯之。」庵即筴火示之曰:「我為汝譯了也。」圓於言下大悟,呈偈曰:「外國言不可窮,起雲亭下一時通;口門廣大無邊際,吞盡楊岐栗棘蓬。」高庵遣侍佛眼,眼曰:「吾道東矣。」

  釋善能,亦高庵嗣法門人,其族嚴陵,未詳姓氏。一日,高庵普請擇菜次,庵知其緣熟,忽以貓兒擲能懷中。能擬議,被庵攔胸踏倒,谿然大悟,起惟吟笑而已。歷侍既久,德馨遠聞,緇素傾心,天人擁出。住持福州中際,大闡宗風,世稱「雙樹法幢」云。

三、臨安府淨慈寺沙門 釋彥充[编辑]

  釋彥充,號肯堂,杭之於潛盛氏子也。幼即慧性朗然,善根內著。生而知有願脫塵羈,遂依明空院釋義堪薙髮。五夏學律,一缽孤征,逕造大愚宏智、正堂大圓。

  後聞僧舉東林顏示眾曰:「我此間別無玄妙,秖有木札羹、鐵釘飯,一任汝等咬嚼。」彥竊喜之,直謁,陳所見解。東林謂曰:「據汝所見處,正坐在鑑覺中也。」彥盡將從前所得底一時颺下,專注一心,精勤參究。一日,聞傍僧舉南泉道:「時人見此一株花如夢相似」,乃默自覺曰:「打草秖要蛇驚耳。」次日入室,東林問:「那裏是巖頭密啓其意處?」彥曰:「今日捉敗這老賊。」林曰:「達磨大師性命在汝手裏也。」彥擬開口,驀然被林攔胸一拳,頓即大悟,汗流浹背,點首言曰:「臨濟道黃檗佛法無多子,豈虛語哉?」呈偈曰:「為人須為徹,殺人須見血;德山與巖頭,萬里一條鐵。」林深然之。

四、婺州智者寺沙門 釋真慈[编辑]

  釋真慈,號元庵,潼川李氏子也。總角即慕空寂,好遊伽藍,懇父母依成都之正法院圓頂,受具足、大小乘戒。潔肅氷雪,解慧日隆。耽嗜貝文,遍遊講肆。聽〈圓覺修多羅〉,至「四大各離,今者,妄身當在何處?畢竟無體,實同幻化。」因而有省,頌曰:「一顆明珠在我這裏,撥著動著,放光動地。」呈似諸座講師,無能識者,歸舉受業師,師以「狗子無佛性」話詰之,慈曰:「百千公案無出此頌也。」師乃叱出,因而南遊廬阜,掛錫圓通。

  時卍庵為西堂,為眾入室舉:「僧問雲門:『撥塵見佛時如何?』門曰:『佛亦是塵。』慈聞,豁然,隨聲便喝,以手指胸曰:「佛亦是塵。」復呈頌曰:「撥塵見佛,佛亦是塵。問了答了,直下翻身。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又頌塵塵三昧曰:「缽裏飯桶裏,水別寶崑崙,坐潭底,一塵塵上走須彌。明眼波斯笑彈指;笑彈指,珊瑚枝上清風起。」卍庵頷之。於是聲揚四表,道洽殊途。出主智者,誨誘學者,大屠龍之手焉。

五、福州鼓山沙門 釋安永(附:安分)[编辑]

  釋安永,號木庵,閩縣吳氏子也。永生具道質,行止肅然;身汨愛纏,心懷遐舉。弱冠薙髮,高標物外。聞有別傳之道,乃謁懶庵禪師於雲門。入室之際,庵顧而問曰:「不問有言,不問無言。世尊良久,不得向世尊良久處會。」隨後他便喝,永倏然契悟:「諸人未得箇入處,須得箇入處。既得箇入處,不得忘却老僧。」永曰:「恁麽說話,面皮厚多少?」木庵則不然,諸人未得箇入處,須得箇入處。既得箇入處,直須揚下入處始得。」凡所說法簡明如此。

  時有安分菴主,少與永共隸業於安國。後永偕依懶巷,不契,辭謁大慧於徑山。行次錢塘江干,仰瞻宮闕,忽聞街司喝侍郎來。分忽大悟,偈曰:「幾年個事掛胸懷,問盡諸方眼不開;肝膽此時俱裂破,一聲江上侍郎來。」竟回西禪。懶菴迎之,付以伽梨衣,自爾不規所寓。後庵居劍門,化被嶺表,學者從之。

六、臨安府淨慈寺沙門 釋曇密[编辑]

  釋曇密,號混源,天台盧氏子也。生即英敏,穎異匪凡。幼失廕天,志懷高邁,初依邑之資福道榮研窮竺教,十六,圓具足戒,登大僧籍,大小律部瑩無瑕疵。精習天台教觀,而於頓漸偏圓、性具理毒之旨如指諸掌。

  一日歎曰:「教乘之妙,無得而稱,但未離於名言,終非見性。不若更衣從別傳之學,倘有隙見,足快生平。」聞大慧唱道徑山,腰包禮謁。又訪雪巢一、此庵元諸公,皆無省發,於是從閩而之泉南,投教忠光和尚,俾職維那。聞忠舉香嚴擊竹因緣,豁然契悟,呈偈。忠詰玄沙未徹之語,對酧無滯,始囑曰:「子此後方可見大慧也。」於是受教辭往梅陽,服勤四載,慧甞登座焉。出世奉詔住持淨慈,大弘教忠之道,戶外之履常滿。示寂,塔于本山之西北隅。

七、明州天童寺沙門 釋咸傑[编辑]

  釋咸傑,字密庵,福州鄭氏子也。其母夢廬山老僧入舍,遂舉師。自幼穎異過人;及壯,剃髮進具,遍參知識,最後謁應庵華和尚於衢州明果庵。一日問曰:「如何是正法眼?」答曰:「破沙盆。」應庵頷之,說偈曰:「大徹投機句,當陽廓頂門;相從今四載,徵詰洞無痕。雖未付衣缽,氣宇吞乾坤;却把正法眼,喚作破沙盆。」

  後出住衢州烏巨庵,次遷祥符蔣山華藏。未幾,奉詔主徑山及靈隱。

  上堂:「牛頭橫說豎說,不知有向上關棙子。有般漆桶漢;東西不辯,南北不分。如何是向上關棙子?何異開眼尿床?我有一轉語,不在向上向下,千手大悲摸索不著,老僧今日布施大眾去也。」良久曰:「達磨大師無當門齒。」上堂卓拄杖曰:「迷時秖迷這個。」復卓一下曰:「悟時秖悟這個。迷悟兩忘,糞掃堆頭,重添搕□。莫有東湧西沒,全機獨脫處。道得一句底麽?若道不得,老僧自道去也。」擲拄杖曰:「三十年後又舉金峯和尚眾云:『老僧二十年前有老婆心,二十年後無老婆心。』僧門:『如何是和尚有老婆心?』峯曰:『問凡答凡,問聖答聖。』僧又問:『如何是和尚無老婆心?』峯曰:『問凡不答凡,問聖不答聖。』師曰:「我當時若見他恁麽說,好向他道:爾若自瞥地去,自然不落這聖凡窠臼也。」又舉「婆子燒庵」話畢,師曰:「這個公案叢林中多有拈提者,老僧今日裂破面皮,不免對眾納敗闕一上,定要諸方檢點明白。」乃召眾曰:「這婆子住處深穩,水泄不通,偏向枯木上糝花,寒巖中發焰。這僧孤身逈逈,慣入洪波,等閒坐斷潑天潮頭,到底自無涓滴,仔細檢點,將來敲枷打鎖則不無。若謂佛法二人俱未夢見在,今老僧與麽提持?畢竟意歸何處?」良久曰:「一把柳絲收不得,和烟搭在玉欄干。」

  上堂卓拄杖曰:「盡大地喚作一句子擔枷帶鎖,不喚作一句子業識茫茫。兩頭俱透脫,得了淨倮倮赤酒酒。不可把達磨一宗掃地而盡。所以雲門大師道:盡乾坤大地,無纖毫過患。猶是轉句,不見一法。始是半提,更須知有全提在。」師曰:「劍去久矣,方乃刻舟。」拈拄杖卓一卓,下座。

 八、夔州臥龍山沙門 釋祖先(附:法薰)[编辑]

  釋祖先,字破庵,廣安王氏子也。幼歲出家,力參祖道,夜不安寢,一衲隨身。聞密庵大弘臨濟之宗,遂腰包參謁。密庵知是大器,深加錐拶。一日,密庵上堂示眾,忽有省。

  後密庵住靈隱,命師分座,偶有道者問曰:「猢猻捉不住時奈何?」師曰:「用捉作什麽?如風吹水,自然成文。」有講〈楞嚴〉,座主求示,師說偈曰:「見猶離見非真見,還盡八還無可還;木落秋空山骨露,不知誰識老瞿曇。」時有石田法薰參師,舉「世尊拈花,迦葉微笑」話詰之,薰對曰:「焦磚打破連底凍,赤眼撞著火柴頭。」師頷之。後出世為嗣法焉。

九、臨安府靈隱寺沙門 釋崇嶽[编辑]

  釋崇嶽,字松源,處州龍泉吳氏子也。隆興二年,得度於杭之西湖白蓮精舍,參方最久。後謁密庵傑和尚,聞室中問僧「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話,忽大悟,遂得心印。

  因密庵還靈隱,命居第一座。久之,出世,首住平江澄照,次居江陰光孝,饒之薦福、明之香山。寧宗慶元三年,詔住靈隱。三易寒暑,乞老退居寺之東庵。

  嘉泰二年八月四日,手書別公卿,垂語示學者曰:「有大力量人,因甚擡腳不起?」又曰:「開口不在舌頭上。」貽囑弟子以闡法是務,乃書偈曰:「來無所來,去無所去;瞥轉玄關,佛祖罔措。」跏趺而逝,壽七十一,臘四十。塔全身于北高峯之原。得法者,香山光睦、雲居善開。

十、臨安府徑山沙門 釋師範[编辑]

  釋師範,字無準,蜀之梓潼雍氏子也。年九歲,依陰平山道欽和尚出家,讀書過目成誦。

  南宋紹熙六年,始腰包遊於成都正法寺,請益堯和尚坐禪工夫。堯曰:「禪是何物?坐的是誰?」師於是晝夜體究。一日如廁,因提前話,有省。明年,出遊廣、浙,謁佛照於育王,照問:「何處人?」曰:「劍州。」又問:「帶得劍來麽?]師便喝,佛照笑曰:「這烏頭子也亂做。」師貧,無資薙髮,故人目之曰「烏頭子」。

  破庵居靈隱,師侍次時,有一道者問破庵:「猢猻子捉不住,奈何?」破庵曰:「用捉做麽?如風吹水,自然成文。」師於言下大悟。未幾,同月石溪公遊天台、雁宕。時雪峯雲和尚住瑞巖,留師分座,夜夢一偉人,手持把茅,授與師。次日,明州清涼寺專使迎師,方入院,見伽藍神牌書茅姓,然其衣冠與夢所見無異。住三年,遷焦山,次雪竇,又奉旨領主阿育王。久之,補雙徑。無何,召入大內修政殿,說法稱旨,賜金襴衣,加佛鑑禪師之號。

  師住徑山,其殿宇兩遭回錄,皆兩復新之。又去寺四十里築室百楹,接待雲水。額曰萬年正續。次於其西數百步結庵為歸藏之所,又建重閣其上,藏朝延所賜御翰。師之先世居蜀,遇亂絕嗣,乃於山中設祠,祀俗之祖父。事聞於朝,賜額曰圓照,以徵其孝思。

  宋淳祐戊申乃築室明月池上,榜曰退耕。是年三月旦日,疾作,遂升座謂眾曰:「山僧既老且病,無力與諸人東語西話。今勉強出來,將從前說不到的盡情向諸人抖擻去也。」遂起身抖衣曰:「是多少,便歸方丈。」十五日,集眾親書遺表遺書數十言,而與客言笑諧謔如平時。至夜,書偈曰:「來時空索索,去也赤條條;更要問端的,天台有石橋。」移頃而逝。停龕二七日。遺表上聞,帝遣中使降香,賜弊帛,奉全身塔于圓照。

十一、鄭州普照寺沙門 釋道悟(附:白雲海禪師)[编辑]

  釋道悟,號佛光,陜西蘭州冠氏子也。師生即齒發俱長,具大人相。年十六,力求出家,父母不聽。乃絕食幾死,遂捨入里中寺祝髮。

  閱二年,偶宿臨洮灣子店,夢梵僧振聲喚覺,忽聞馬嘶,豁然大悟,喜不自勝,說偈曰:「見也羅,見也羅;遍虛空,只這個。」遂歸告母曰:「某於途中拾一物。」母問:「何物?」師曰:「無始來,不見了的。」母掌曰:「何喜之有?」遂辭,欲參方去,母問:「汝將何之?」答曰:「水流須到海,鶴出白雲頭。」

  先是熊耳山有白雲海禪師,雖住古剎,不畜一徒。人或問:「和尚何不擇一法嗣去?」海曰:「芝蘭秀發,獨出西秦。」曰:「幾時至?」海曰:「行腳了也。」師腰包將至,海命侍者鳴鐘集眾曰:「我關西弟子來也。然此寺原是郭子儀所建,今渠自來住持,汝當迎之。」師方入門,海遙見,便云:「相公來何暮也。」師進前曰:「諾。」海大笑,竟授與衣法,令繼其席,自即退隱寺側。先有羣盜盤踞劫,民受其害,或請海捕之,海曰:「非老僧所能也。不久郭公至,必自捕也。」民弗解其說。後師居寺方三日,乃率眾擒,盡縛之,破其穴。將欲盡誅,賊哀乞命,師從容謂曰:「汝劫財物,傷人命,分當死矣。今汝乞命,獨不念彼命乎?」賊叩首流血,願從三寶戒,誓不為非。師為說偈,剃髮釋之。自是路不拾遺者數十年,人始信師實郭令公之再來也。

  宋大定二十四年,海公歿,師方出主鄭州普照。又遷三鄉竹閣庵,身著白衣,跨黃犢,吹短笛,遊於洛中。甞曰:「道我凡耶?曾向聖位中來。道我聖耶?又向凡位中去。道我非凡非聖耶?却向毗盧頂上別有行處。」

  泰和五年,於臨洮大勢寺結夏,闡〈圓覺經〉,謂眾曰:「此席將半,吾當行矣。」五月十二日晚小參,為眾談第一義。晨興,呼侍僧曰:「我病,覓藥去。」待僧將出門,師已蛻矣。上有五色祥雲盤結似蓋,紅光如日,彌塞四維,三日不散。世壽五十五,僧臘三十有九。弟子舉全身建塔焉。

  系曰:迦葉聞那羅王三奏樂則三起舞,非習氣,其誰耶?昔郭邠陽能為國討賊,拯民於塗炭,今為佛光居寺方三日便擒羣盜,得非習氣使然者乎?觀其著白衣,騎黃犢而吹笛遊洛,自稱於毗盧頂上別有行處,此又不可思議也矣。

十二、江西羅湖沙門 釋曉瑩[编辑]

  釋曉瑩,字仲溫,未詳氏族。歷參叢席,頓明大事,四眾推重。晚歸羅湖之上,杜門却掃,不與世接,惟以生平之所見聞、諸方尊宿提唱之語及友朋談說、議論宗教之言,或得於殘碑蠹簡,有關典謨之說,皆會萃成編,曰:〈羅湖野錄〉。其所載者皆命世宗匠、賢士大夫言行之粹美、機鋒之勁捷、酧酢之雄偉、氣格之弘曠可以輔宗乘,訓後學,抑起人于至善,是故閱者不忍釋手云。

十三、名山天寧寺沙門 釋禪惠[编辑]

  釋禪惠,即名山人也。家世業儒,屢舉不第。元符間,郡守呂由誠見以僧勅戲之,遂棄儒從釋,力參祖道,得大開悟。初出住邑天寧寺,出入必策馬乘輿,諸耆宿言以佛法貴乎苦行,固不宜乘輿馬,服綺繡,師答以偈曰:「文殊駕師子,普賢跨象王;新來一個佛,騎馬也無妨。」凡所說法機鋒敏捷。有語錄行世。

十四、巴川宣密院沙門 釋顯嵩(附:淨業)[编辑]

  釋顯嵩,西蜀重慶銅梁李氏子。飽參倦遊,出世住巴川之宣密院三十年,跡不出閫。紹興中,集眾說偈曰:「八十年中,甞浩浩宏開肆貨摩尼寶。也無一個共商量,不是山僧收鋪早。」言訖,端坐而逝。荼毗,舍利無算。

  時有淨業和尚,石照文氏子。少業屠,有羊方乳二羔,將殺之,二羔銜其刀跪伏於門,若乞母命。師感歎,棄家為僧,力參宗匠。忽大悟,作偈曰:「昨日羅剎心,今朝菩薩面;羅剎與菩薩,不隔一條線。」

十五、平江靜濟沙門 釋法全[编辑]

  釋法全,字無庵,昆山陳氏子。生有偉質,溫粹不凡。幼請父母從道川禪師為僧,參請精勤,志明大事。一日,行靜濟寺殿前,偶觸首於柱,忽大悟,旁觀者見其光彩飛動而不自知,自此遍遊名山業席,道價日益。

  乾道中,將示寂,眾求遺偈,師瞪目下視。眾又請,遂援筆書「無無」二字,端坐而逝。闍維,得舍利五色,塔於金斗峯。

十六、臨安徑山沙門 釋道沖[编辑]

  釋道沖,字癡絕,武信長江荀氏子也。首參杭之妙果曹源生和尚,大悟玄旨。出世嘉禾之天寧,次遷蔣山雪峯。無何,奉旨住四明天童,三年,詔補靈隱。時京兆尹建法華寺,特奏請師為開山第一代,允之,未赴。宋理宗降勅,命主杭洲雙徑,師謂眾曰:「不赴法華則不信,違徑山之命則不恭。既失恭與信,何以為後學法?」遂慵然就法華開堂。月餘,即啣旨登徑山,於是一眾響合,歡聲若雷。

  臨入滅,乃手書記叙得法之由,上堂說法辭眾,入方丈囑後事。至夜分,正坐,與眾論道移時,蛻然而逝,當理宗三年三月十五日也。世壽八十二,僧臘六十一。荼毗,舍利瑩然,弟子分塔二處,一于本山菖蒲田玉芝菴,一于金陵玉山菴。

十七、保定興聖寺沙門 釋德富[编辑]

  釋德富,保定易縣謝氏子也。年七歲,力求出家,父母感異夢,遂捨入興聖寺,依真空和尚薙髮受具戒,力究大法。一日,經行次,忽大悟,自是名播叢林。

  宋皇慶初,萬山壽和尚奉旨大興水陸齋會,請師開堂說法,七眾咸集。師方升座說偈,忽於座上放大光明,遍照空際,現諸瑞相,良久方隱。聞于朝廷,賜通辯大師之號,並金僧伽黎衣。

  及後示滅,有白光頂出,照耀四達。荼毗,得舍利數十顆,建塔。

 卷七 ↑返回頂部 終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