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世祖章皇帝實錄/卷01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顺治二年。乙酉。三月。甲申朔礼部奏言、三月初三日、例应祭历代帝王。按故明洪武初年立庙将元世祖入庙享祀。而辽金各帝皆不与焉但稽大辽、则宋曾纳贡。大金、则宋曾称侄。当日宋之天下、辽金分统南北之天下也。今帝王庙祀、似不得独遗。应将辽太祖、并功臣耶律曷鲁、金太祖、金世宗、并功臣完颜粘没罕、完颜干离不、俱入庙享祀。元世祖之有天下、功因太祖。未有世祖入庙、而可遗太祖者。则元世祖之上、乃应追崇元太祖一位。其功臣木华黎、伯颜、应从祀焉。至明太祖、并功臣徐达、刘基、各宜增入。照次享祀以昭帝王功业之隆。用彰皇上追崇往哲至意。从之。  

  ○陕西道监察御史赵开心奏言、朝参之仪。故明两掖门外、有东西两廊。各官按品级坐立。今为逆贼焚毁。每遇朝参。各官坐立无所。历位踰阶。起止莫定。况时值春夏之交。大雨时行之候。群臣断难露处。请令工部就六科廊基址、鳞次搭造俾栖止有定朝常肃而体统严矣下所司议。  

  ○乙酉。山西巡按黄徽允疏荐平阳府通判董宗圣御贼安民才长守洁。命擢河东都转运盐使司运使。  

  ○升通政使司右通政熊文举、为吏部右侍郎。太仆寺少卿涂必泓为都察院左佥都御史。  

  ○丙戌。遣户部尚书英俄尔岱、祭历代帝王。太昊伏羲氏、炎帝神农氏、少昊金天氏、帝颛顼氏、帝高阳氏、帝高辛氏、帝陶唐氏、帝有虞氏、夏禹王、商汤王、周武王、汉高祖、汉光武、唐太宗、宋太祖、元世祖、及增入辽太祖、金太祖、金世宗、元太祖、明太祖、共二十一帝。礼部尚书觉罗郎球、工部尚书星讷、梅勒章京吴拜、兵部侍郎朱玛喇、分祭配享功臣。风后、力牧、皋陶、龙伯夷、夔、伯益、伊尹、傅说、周公旦、召公奭、太公望、召穆公虎、方叔、张良、萧何、曹参、陈平、周勃、邓禹、冯异、诸葛亮、房元龄、杜如晦、李靖、李晟、郭子仪、张巡、许远、曹彬、潘美、韩世忠、张浚、岳飞、及增入曷鲁、粘没罕、干离不、木华黎、伯颜、徐达、刘基、共四十一位。诸帝王、祀以太牢。祭筵各一。祭品俱二十四。功臣、祀以、少牢。二位祭筵共一。祭品俱十。  

  ○丁亥。顺天巡抚宋权奏言、农事方兴。屯政宜讲。欲革毙兴利、惟有按兵授田之法。计三协屯田旧额、不下十八万余亩。今确查可耕之田。除战兵外、每守兵给地十亩。兑作本兵五月粮饷。目前牛具籽种、各兵有未领月饷者、即作饷给之下户部议。  

  ○己丑。河南道监察御史赵继鼎奏言、刑罚之设。原期无刑。或杀一二人、以生千万人。圣王犹兢兢也。臣见刑部金有光正法一事。内称奉谕不论有毒无毒、将金有光处决。金大念其年幼释放。以幼儿顽耍、致杀其父。恐于轸念民生之意不合。但已往者不可追、而将来者犹宜慎。请急议修律。以垂永久。得上□日、定律已有屡上□日。金有光审实处决原非臆。断。以后所司将刑名本章问过招词。及奉上□日事理。详明叙述。  

  ○庚寅。改授副将孙率礼、为蓟州道佥事。  

  ○礼部奏言、贡生廷试每年例在四月十五日。昨年以铨选乏人先将到部贡生。随便考试。今各省咨送恩拔岁贡生、三百十四人。若拘四月定期守候为艰。伏乞钦定日期。先行考试。命于三月十五日考试。吏礼二部。同翰林院。赴内院阅卷。  

  ○辛卯。清明节。祭太庙。遣尚书觉罗郎球行礼。  

  ○遣官祭福陵。昭陵。  

  ○免山东顺治二年分荒地额赋。  

  ○壬辰。湖广巡抚王梦尹、引年乞休。允之。  

  ○礼部疏请直省府州县学生员。应令各学选拔文。行兼优者、大学二名、小学一名送国子监肄业。听监臣考课、仍以贡监名色。汇送应试。从之。  

  ○甲午。蒋家峪男妇聚集二百余人。号称善友。利民堡参将王守志乘机搜掠遂致激变。宣大巡按张民骏以其事闻鞫实。守志伏诛。  

  ○以叶克书为盛京总管。  

  ○以常鼐为兵部启心郎吴库礼为兵部理事官。  

  ○增设六部都察院繙译汉字主事、各一员  

  ○乙未。大学士冯铨、洪承畴等奏言上古帝王、奠安天下。必以修德勤学为首务。故金世宗、元世祖、皆博综典籍、勤于文学。至今犹称颂不衰。皇上承太祖太宗之大统。聪明天纵。前代未有。今满书俱已熟习、但帝王修身治人之道。尽备于六经。一日之间、万几待理。必习汉文、晓汉语、始上意得达、而下情易通。伏祈择满汉词臣。朝夕进讲。则圣德日进、而治化益光矣。  

  ○户兵二部、议覆顺天巡抚宋权疏言、祖傅军籍、隶在营路。选取民壮、隶在州县。二差扰累、为民大害。允宜速罢。从之。  

  ○兵部议覆河南巡抚罗绣锦、疏请罢修筑边工班军。从之。  

  ○丙申。定国大将军和硕豫亲王多铎等、自军中奏报。二月十四日、大军由西安府抵河南。招降流贼镇守河南伪平南伯刘忠。旋得平定江南之谕。即于三月初五日、率师南征。因赍。解所获西安府、及潼关二处金印八颗、及金、银、珍珠、䌷}、缎等物。  

  ○戊戌。日生晕。  

  ○山西道监察御史廖攀龙、条陈四事。一讲圣学。一兴文教。一定新律。一蠲财赋。疏下所司。  

  ○谕内外大小各衙门曰。凡陈奏本章、照故明例。殊觉迟误。今后部院一切疏章、可即速奏。候上□日遵行。至于各衙门应属某部者、有应奏事宜。即呈该部转奏。至直省抚按总兵等官。凡有章奏、与某部相涉者、亦必具文该部。部臣即请上□日定夺。或部臣不听、致有迟误。或部议舛谬、不合事宜。或冤抑苦情、不肯代为上达。或有参劾部臣章奏。俱赴都察院即为奏闻。其有与各部无涉、或条陈政事、或外国机密、或奇特谋略、此等本章。俱赴内院转奏。  

  ○己亥。以山东参议道汪光绪、为山西布政使司参议、兼按察使司佥事驿傅道。山西参政道于变龙、为山东布政使司参政、兼按察使司佥事兖东道。  

  ○庚子。故明文渊阁大学士李建泰来京陛见。慰谕之。  

  ○壬寅。叙征锦州、杏山、山海等处破敌功。以三等梅勒章京古禄、为二等梅勒章京。牛录章京苏郎、为二等甲喇章京。牛录章京兼半个前程艮忒、为三等甲喇章京。加牛录章京艮特巴图鲁、随兰、杭起霸巴图鲁、库尔堪巴图鲁、李士昌、麻宁噶、朱尔堪、护军参领森特赫、半个牛录章京达喇米、伊尔德赫、管牛录章京事巴林、虚衔章京瓦古礼、海珠和、杜勒深、各半个前程。以白身多和纶、为半个前程章京。管包衣牛录章京事塞赫、扈米塞、杨明星、管牛录章京事、达尔汉车克、俱授牛录章京。  

  ○以故一等甲喇章京穆璋达尔汉子古禄、三等甲喇章京索讷木达思祜尔海子鄂齐礼牛录章京帕帕子邵鼐、古弩逊侄哙齐、绰克托弟图萨、半个牛录章京张泰子查尔海各袭职。  

  ○癸卯。允工部议。山东省额解甲胄、弓、矢、弓弦、刀、天鹅、鹿皮、狐皮、俱徵折色。  

  ○乙巳。遣每旗护军参领一员。率兵更番驻防济宁。  

  ○丙午。山西巡抚马国驻、疏荐。故明顺天巡抚张鹏云、湖广巡抚苗胙土、太仆寺。少卿王邦柱、巡按陈昌言等。章下吏部。  

  ○裁柳沟营总兵官、副将各一员。兵二千名。  

  ○遣朝鲜国王次子李淏归国。上御武英殿。淏陛辞。赐宴。并赐貂裘、䌷}、缎、鞍马等物。  

  ○丁未。叙征锦州、杏山、山海等处破敌功。以三等辅国将军宗室额克亲为二等辅国将军。三等奉国将军宗室班布尔善、为二等奉国将军。三等甲喇章京萨必图、噶达浑、雅素特纳睦、渥赫塞尔格克、为二等甲喇章京。管甲喇章京事阿尔布尼、为牛录章京。加一等甲喇章京果尔亲、古禄塔素尔海、管护军参领事阿哈廉、牛录章京察达海、浑晋、阿济拜、查木素、喀。喀木、席达礼、崇古巴图鲁东果罗、半个牛录章京纳尔泰、沙玛海、塞黑、管牛录章京事阿尔赛、吴霸海、翁盖、明噶图、卦喇、诺云对、苏克萨哈、席纳海、虚衔章京苏布习、管住牧蒙古恩克、各半个前程。  

  ○以故三等梅勒章京阿哈廉兄阿喇米、二等甲喇章京塞棱子傅尔丹、牛录章京兼半个前程觉罗霸兰弟海兰、各袭职。  

  ○以故三等梅勒章京诺木齐塔布囊子阿桑袭职。以阿桑三等甲喇章京职、令其兄额布亘袭。  

  ○申刻。黄气四塞。日光黯澹。  

  ○戊申。谕户部。近闻出征所获人民。有祖父、父母、及伯叔兄弟、亲子、伯叔之子、并元配妻、未经改适、在籍者甚多。尔等如情愿入满洲家、与兄弟同处。可赴部禀明。如实系同胞兄弟、即令与同处。若系远支兄弟、则勿令同处。又闻贫民无衣无食、饥寒切身者甚众。如因不能资生、欲投入满洲家为奴者、本主禀明该部。果系不能资生、即准投充。其各谋生理、力能自给者、不准。尔小民如以远支兄弟为近支。本可自给、而诈称无计资生。及既投入满洲、后复称与已无预虽告不准。至各省人民、有既经犯罪、欲图幸免。白与该部、情愿投充。该部不知其有罪、辄令投充。嗣后得实、仍坐罪不宥。此等投充旗下人民、有逃走者。逃人、及窝逃之人、两邻十家长、百家长、俱照逃人定例治罪。  

  ○大学士刚林等奏言盛京原定六部为一品。内三院为二品。今六部系二品。银印通政使司、詹事府、系三品。翰林院、系五品。俱铜印。奏请酌定。得上□日内三院照盛京为二品衙门。  

  ○己酉。以故明大理寺。少卿陈允丛为原官。  

  ○免直隶蓟州顺治元年额赋。  

  ○壬子。故明山海总兵怀仁伯马科来降。  

  ○河南巡抚罗绣锦疏报、卫辉镇后营参将赵士忠等、攻破娄儿寺贼寨。擒贼首沈四等。获马匹、牛羊、火器无算。太行一带贼巢悉平  

  ○定国大将军和硕豫亲王多铎等疏报、三月初七日臣统兵出虎牢关口。固山额真拜尹图等、出龙门关口。兵部尚书宗室韩岱梅勒章京伊尔德、侍郎尼堪等、统外藩蒙古兵。由南阳路三路兵同趋归德。所过州县、尽皆投顺。兵科凌马□冏。叛逃南中。复为御史出巡河南。适在归德、亦已擒获。南阳伪副将李好、献劄投诚随给劄升为总兵官。河南、开封、归德三府属州县、已委官管理。内院中书赵文蔚、升为河南兵备道。王永、亦升为清军道总兵官高第、留镇河南。孔希贵、留镇归德。惟开封府尚未留兵驻防许定国、及投诚贼首刘芳兴等、俱随营南征。河南地方初定、请速铸给各官印信。以防诈伪。疏入。得上□日、王方收关陕。旋定中原。巢□刀寇安民。勋庸茂著。朕甚嘉悦。所请地方各官印信、该部即与铸给。  

  夏四月。癸丑朔。享太庙。遣吏部尚书宗室巩阿岱行礼。  

  ○丙辰。归化城章京古禄格等、贡驼马。宴赉如例。  

  ○升兵部员外郎张国泰、为河南按察使司佥事、管理河道。礼部主事杨璥、为陕西按察使司佥事、提调学政。  

  ○叙入关破流寇、及征松山、杏山、锦州、宁远等处功。以二等甲喇章京。察哈尔国海塞为一等甲喇章京加一等甲喇章京察哈尔国衮楚克古英、牛录章京鄂尔退巴图鲁英格巴图鲁、阿习泰巴图鲁麻尼、各半个前程。  

  ○赠阵亡半个牛录章京萨素喀、为三等甲喇章京。以其子阿素喀袭职。  

  ○以克明燕京授管梅勒章京事阿喇善为牛录章京  

  ○以吏部启心郎索尼、系昂邦章京不便为启心郎。命解任。仍在部办事。以甯古里代为启心郎。  

  ○以柯鼎为户部启心郎。王顺白色纯、为刑部启心郎。  

  ○以蒋赫德为内国史院学士刘清泰为内弘文院学士。  

  ○改员外郎衔笔帖式鄂莫克图、何世泰、法尔古达、祁彻白、硕对、塞棱、黄国栋、俱为内秘书院侍读顾霸达能图、曹璧、鉴特、布尔凯、叶成格、杜当、俱为内弘文院侍读郑库讷、图海、郎廷佐、石岱、马禄、石图、俱为内国史院侍读。  

  ○解正白旗满洲梅勒章京吴拜任。以摄政王多尔衮令入王府随从故也。  

  ○升正白旗满洲甲喇章京卓罗、管本旗梅勒章京事。  

  ○固山额真叶臣、坐私拆皇城。不准叙军功。  

  ○遣每旗汉军章京各一员、驻防盛京。  

  ○丁巳。礼部奏言、故明时、给僧道度牒。俱纳银三两二钱。今应否纳银给牒。请上□日定夺。得上□日、俱著宽免。  

  ○庚申。礼部奏言、四月初八日、系佛诞之期。旧例于是日浴佛。而故明并无此例。得上□日仍照旧例浴佛。多罗郡王以上、俱往祭是日、著停刑禁止赛神、屠宰各旗满洲、蒙古、汉军俱照例傅谕。  

  ○辛酉。升保定巡抚王文奎、为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总督陕西三边军务。调天津巡抚雷兴以原衔巡抚陕西。  

  ○擢山西雁平道参政焦安民、为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宁夏。直隶易州道佥事黄图安、为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巡抚甘肃。以故明刑部尚书张忻、为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天津刑部左侍郎郝晋、为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巡抚保定。  

  ○以故明直隶天津道副使李政修、为山东布政使司参议兼按察使佥事天津兵备道。陕西庄浪道参议吴一元、为山西布政使司参议、分守河东道。升工部郎中朱国寿、为山东按察使司佥事驿傅道。户部郎中陈燝、为山西按察使司佥事定州道。  

  ○谕民间丧葬、毋出正阳门。著为例。  

  ○礼部议覆都给事中龚鼎孳疏言、故明旧制。考取举人。第一场、时文七篇二场、论一篇。表一篇。判五条。三场、策五道。今应如科臣请减时文二篇。照故明洪武时例、用时文五篇。于论表判外、增用诗。去策、改用奏疏。至京城贡院颓坏。应即修葺。得上□日考试仍照旧例行。贡院著即修葺。  

  ○壬戌。赐和硕豫亲王多铎嵌珠宝镀金顺刀一口。带全副。多罗承泽郡王硕塞团龙纱衣一袭。恭顺王孔有德、绣蟒纱衣一袭。怀顺王耿仲明、绣服一袭。多罗贝勒博洛、尼堪、弓各一张固山贝子吞齐、尚善圆补纱衣各一袭。固山贝子和托蟒衣一袭公图赖、固山额真宗室拜尹图、绣服各一袭固山额真佟图赖吴守进、恩格图、蟒服各一袭。固山额真富喇克塔马喇希、缎补服各一袭固山额真公阿山、带全副以和硕豫亲王多铎等破流寇平陕西安抚河南复奉命征南京勤劳日久故也  

  ○癸亥。谕户部前许民人投旗原非逼勒为奴。念其困苦饥寒。多致失所。致有盗窃为乱。故听其投充资生。近闻或被满洲恐吓逼投者有之。或误听屠民讹言畏惧投充者有之。今欲平定天下何故屠民。且将及一载、虚实已见。有何惊疑。此后有实不聊生、愿投者听。不愿投者毋得逼勒。  

  ○调柳沟总兵官刘芳名、仍以都督同知、管陕西宁夏总兵官事。升署总兵官刘有实为都督佥事、管陕西甘肃总兵官事。副将尤可望、为都督佥事管陕西汉羌总兵官事。副将王<⿰王延>、仍为右都督、管陕西延绥总兵官事。章京何世元为都督佥事、管陕西固原总兵官事。起原任牛录章京范苏为都督佥事、管陕西临洮总兵官事。  

  ○御史赵继鼎奏请纂修明史。并博选文。行鸿儒、充总裁纂修等官。下所司知之。  

  ○转工部右侍郎李化熙为左侍郎。升太仆寺卿赵京仕为工部右侍郎。太仆寺。少卿李元鼎为太常寺卿。太常寺少卿刘昌为太仆寺卿。  

  ○谕户部曰。近闻满洲市买民物、短少价值。强逼多买。殊失公平交易之道尔部即傅谕百姓、如遇此等妄行之人、即拏送该部。治以重罪  

  ○甲子。命葬故明殉。难太监王承恩于故主陵傍给香火地六十亩。仍建立碑额、以旌其忠。  

  ○丙寅。科尔沁国土谢图亲王巴达礼、以其子巴雅思护朗尚公主、来朝上御殿。赐宴。  

  ○丁卯。颁恩诏于陕西等处曰。周弘大赉、天下归心。汉约三章、秦民咸悦。流贼李自成、弑君虐民多地悖逆。神人共怒。自速诛亡。知朕诞膺天命。抚定中华。尚敢窃据秦川、抗阻声教。朕悯念斯民、受其荼毒、救饥救溺、久切痌瘝。爰整貔貅、穷摉巢穴。豫亲王移南伐之众、直捣崤函。英亲王秉西征之旄、济自绥德。莫不追奔逐北。斩馘获俘。百二山河、定于俄顷。实赖我太祖太宗之纯嘏。藉叔父摄政王之弼辅。致予眇躬、克扬大烈。缅惟全秦黎庶、莫匪嘉师。向因郡盗纵横、迄无宁宇。频年捍御、既竭脂膏。一日染污、重遭汤火。虽贼以此始、必以此终。要其受祸久而痛痡深、未有过于秦人者矣。朕执言吊伐、本、为除残。既受归诚、宜矜诖误。是用特施浩荡。咸与维新。所有陕西地方合行恩例、开列于后。一自顺治二年二月初一日昧爽以前。陕西通省地方、官吏军民人等有犯。无论大小、已发觉、未发觉、已结正、未结正、并文武伪官等罪。咸赦除之。有以赦前事相讼告者、即以其罪罪之。其隐匿在官及民间人口、牲畜财物者、许自。首免罪。各还原主。如被人告发、不在赦例。一官吏贪赃、最为民害。自本年二月初一日以后。该省抚按司道各府州县镇协营路军卫等官、并书吏、班皂、通事、拨什库、粮长、十季、夜不收等役、但有贪贿枉法。剥削小民者。俱治以死罪。一地方初定。亟需抚辑绸缪。应设督抚镇将等官、以资弹压。会城根本之地。应留满洲重臣重兵镇守。其延、宁、甘、固四镇、实在兵马。应行文清核、以便裁定经制。潼关、商雒、及楚、蜀冲要地方。应酌量置兵控扼。著吏户兵三部、作速确议具奏。一陕西通省地亩钱粮。自顺治二年正月为始。止徵正额。凡加派辽饷、新饷、练饷召买等项、悉行蠲免。其大兵经过地方仍免见粮一半。归顺地方、不系大兵经过者、三分免一。西安等府州县、遭寇焚掠独□□参。应听抚按官。察明顺治二年钱粮应全免者全免。应半徵者半徵。一陕西起存、拖欠、夏税、秋粮马草、人丁、盐钞、民屯、牧地、及内供茜草本折钱粮、未经徵收。逋欠在民者。自顺治二年正月以前、尽行蠲免。一大兵初入陕西境内。该地方文武官绅、倡先慕义、杀贼有功、以城池归顺者。该部通行察叙具奏定夺。一秦中山林隐逸之士有怀才抱德、堪为时用、及武略出众、胆力过人者、抚按据实举荐。该部覆核。徵聘来京。以便擢用。一该省地方、前朝文武进士举人、仍听该部核用。一该省地方前朝建言降谪诸臣果系持论公平、有裨治理者、吏部具奏召用。其横被诬害公论称冤。曾经荐举、不系贪酷犯赃者并与昭雪叙用一应为民者准复冠带。闲住者准致仕。一该地方军民年七十以上者许一丁侍养。免其杂派差徭。八十以上者给与绢一疋、绵一斤米一石、肉十斤九十以上者、倍之有德。行著闻、为乡里所敬者、著给与冠带荣身。一各运司向来加增新饷、及杂项加派等银、前次恩诏、已尽行蠲免。止照旧额按引徵收。秦省盐法事宜准一体遵行。本年额课、仍三分免二一该省落地税银照例禁止。一有司徵收钱粮、止取正数。不许分外侵渔秤头火耗。违者治以重罪。一前朝秦肃庆韩瑞等、各府宗藩、有倡先投顺者、优给养赡。其一切藩封、荒芜田宅、听彼处抚按官察明汇报。一民间贸易资本。虽在赦前。应还应取者、照旧还取。一该省生员乡试。举人会试。俱照直隶、及各省事例、一体遵行。各学廪增附生员、仍旧肄业。俱照例优免。其有被闯贼威逼、曾受伪职者、尽行赦宥。生员归学。举人准赴京会试。一秦民自遭兵革、不知晦朔。礼部速颁新历。使百姓遵行。一该省各府州县卫学廪生、准照恩例。每学贡二名。一历代帝王陵寝、在秦中者有司照例以时致祭。及名臣贤士坟墓俱严禁奸民掘毁。一该省各学贫生听地方官核实申文该提学官、于所在学田内、动支钱粮酌量赈给一军民人等有昔被流寇要挟、今愿改弦易辙、倾心归化、于所在衙门投有降文及甘结可据者、概从赦宥一凡讹言妖术煽惑平民聚众烧香。伪造符契集兵仗。其傅头会首怙恶不悛者自当严缉正法。胁从人等、果能改邪归正。解散力农前罪免究如执迷不悟、被人告发者不赦。一该省肃州地方嘉峪关外、西域三十八国部落之长、投诚归顺者抚按官察实具奏。以便照例封赏一西番都指挥宣慰、招讨等司万户、千户等官。旧例应于洮河西宁等处、各茶马司、通贸易者准照旧贸易。原有官职者许至京朝见授职一切政治悉因其俗一乌思藏番僧、应从陕西入贡者该布政司察号果赍有印信番本咨文。准照旧例入贡。一四川、湖广、皆切近陕西。今蜀有献寇。楚有老回回等寇。及郧阳、德安、荆州、襄阳等处、流孽未靖。土寇尚繁有能倡先投顺者、文武官员仍与委任其带领兵马、及以城池来归者、仍量功大小。升擢赏赉。军民人等、一体恩养。一凡军兵地伍之中隐匿无主财物因而犯罪者尽行赦免。一营路将领、及侨寓等官、有乘寇乱扰攘、私带在官兵丁马匹回家者、准将原兵原马照数交官。前事免其追论。一各州县土寇、有乘机窃发、贼首已经就擒、胁从归农复业、及胁从共擒寇首、赴所在官司。连名自省者、前罪并赦勿论。一边方兵马投顺、仍愿在伍效用者、各清查实在数目。准与造册酌用一秦中久为寇穴。无知愚民、多被诱惑恐大兵不及到之地尚有余孽遁迹。果能投诚归降前罪俱准赦免如负固不服地方官民能率众擒捕者量功奖赏。但不许株连诬告自干重典一逃散良民故业、或被贼党势豪、乘乱霸占、以致还乡良弱、资生无策。有能省改前非、一一归还本主者、无论贼党势豪、概从赦宥。违者、仍以党寇重治。一该省额。解工部四司、料银、匠价银、弓箭撒袋折色银两、盔甲腰刀本色钱粮、自顺治二年二月为始、从前逋欠在民者、尽与蠲免。以苏民困。自本年二月以后、应徵钱粮、俱归户部。其顺治二年额数准照户部丁地钱粮事例、照分数一体蠲免。一秦省。解官。解户领解钱粮、侵盗与被贼寇劫失者、自顺治二年二月以前、咸与豁免。一陕西应差巡按御史、都察院速行题用。一地方初定。有司未及铨除。抚按当亟行察核。一切为贼迫胁、情出于不得已者、无论有司及乡绅举贡、俱著量才题委。俟事平酌定。但不得滥及匪人。一陕中在今日、抚恤为救民第一义。抚按不是听从有司、滥准词状、戕害穷民。果有奸恶不法、大者题请。小者抚按拏问。依律惩处。一切纸赎折罚、严行禁革。务令州县官、一意课农。仍于岁终、察其荒熟多寡、以分殿最。一衙蠹向为民害、乘此寇乱之后、更易为奸。抚按严行所属。不许有司偏听积猾蒙蔽。致百姓汤火之后、复被残害。如本官不行禁饬、致有前项不法者、抚按访出。官役一并治罪。一抚按旧习、迎送往来、交际馈遗。实为可恨。以后除文移会稿外不许交相馈送。况纸赎既革、俸禄之外便是贪赃抚按为朝廷法吏。当先为倡率。勿自遗戚。一抚按承差向来滥用多至百十余人。今各院止许用二十人。以便赍奏。除紧急重大文移外、不得擅差承差。扰累驿递。违者重处。一越诉诬告、屡经严禁。该省人民、初出汤火。宜息讼务农。凡户婚田产小事、止就有司归结。人命劫盗重大事情、方赴抚按告理。倘奸棍讼师、诱隐愚民。入京越诉。察出一并反坐。于戏。慰苗民于清问。鳏寡有辞。恢汤网而克宽。云霓在望。式谐群志。以迓天休。拯溺救焚。原不私于西土。承流向化。期遍喻于多方。布告臣民。或宜知悉。  

  ○戊辰。赐总兵官刘芳名、何士元、范苏等白金各三百两。并衣帽等物。  

  ○升太常寺少卿提督四译馆孙承泽、为通政使司左通政。大理寺左寺丞高有闻、为通政使司右通政。  

  ○户科给事中郝杰奏言、帝王六合为家。饥溺由己。昔汉高入关、妇女无所幸。曹彬下江南、不妄戮一人。木华黎禁掠遣俘、俱成一统之业。盖立国之本、在结民心。而来远之术、务先威德。今大兵南下。祈申明诏谕。纪律详严。秋毫无犯。其俛首来归者、俱曲示矜全。俾遐陬争附。怀德畏威开万世无疆之历。下部知之。  

  ○叙入关破流寇、及松山、锦州、山东、大凌河、朝鲜等处功。升一等甲喇章京衮楚克古瑛、为三等梅勒章京。加一等梅勒章京班第思哈布、一等甲喇章京察哈尔国巴喇习礼、察哈尔国戴青、牛录章京祁塔特巴图鲁各半个前程。授护军参领达尔岱、半个牛录章京。  

  ○庚午。陕西道监察御史赵开心奏言、古来明目达总、敷求谠言、必朝夕接见。谏臣盈庭。天子咨询。百官献纳。而后下无不达之隐、上无不善之施。今立政之始、一事之得失。一言之通塞。关天下万世之利害。其中大纲大法、固须讲求。即细节隐情、尤须洞晰凡有奏疏不能尽陈封章不敢频渎者祈时假召对、霁颜听受一切用人行政应否行止、斟酌立断。史臣立书。以成泰交盛事。疏入。是其言。召对著候上□日行。  

  ○癸酉。调井陉道副使邱茂华、为河南按察使司副使兼布政使司参议、管左布政使事。升都察院理事官吴景道、为河南布政使司参议、管右布政使事。昌平道佥事孟良允、为河南布政使司参议兼按察使司佥事、管按察使事。户部郎中史延华、为河南按察使司佥事、分守河南道。  

  ○甲戌。河南巡抚罗绣锦、疏请叙录标官苏屏翰等。得上□日、苏屏翰等功次、所司查议。明朝劄委太滥。宜尽裁革。今后督抚总兵标下委用各官、毋得给虚衔劄付。必试验真才。及任事有效。方许报部核实。应给劄者、给劄应实授者、奏请实授。  

  ○改刑部左侍郎孟乔芳、为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总督陕西三边军务。其保定巡抚王文奎仍留原任。郝晋候另用。  

  ○吏部议覆大学士刚林等疏凡翰林官、仍循旧制。由内院补授。从之  

  ○以太宗文皇帝第八女固伦公主。下嫁科尔沁国土谢图亲王巴达礼子巴雅思护朗、是日、赐诸王群臣宴。其所献礼物。颁赐亲王、郡王、公主、有差。  

  ○乙亥。升翰林院侍读学士管国子监祭酒事李若琳、为内翰林弘文院学士。翰林院侍读学士掌院事胡世安、为内翰林国史院学士。编修高尔俨、为内翰林秘书院侍讲学士。  

  ○以杨熙为内秘书院侍读。  

  ○以故明侍讲陈具庆、为内翰林弘文院侍读。侍讲朱之俊、为内翰林秘书院侍读。  

  ○赐扎赖特部落莽色台吉、班第、巴延、缎、䌷}、银器角弓等物有差  

  ○丙子。升国子监助教武延祚、为山西按察使司佥事易州道。授辽东举人金柱、为山西按察使司佥事昌平道辽东生员卢震阳、为山西按察使司佥事雁平道。成大业、为河南按察使司佥事驿傅道。  

  ○授额尔格布什为三等甲喇章京。以其劝噶尔玛济农来归也。  

  ○授中书科中书舍人姜金允、福建道试监察御史。马兆煃、陕西道试监察御史。张濩四川道试监察御史制敕房中书舍人吴赞元湖广道试监察御史行人司行人赵弘文、广东道试监察御史。  

  ○戊寅。升国子监司业薛所蕴为祭酒。  

  ○庚辰。兵部奏言三秦六镇、远处西陲。且被寇之余物力艰窘各镇马步兵月饷、须较他处、量从优厚从之。  

  ○辛巳。谕户部前听民人投充旗下为奴者原为贫民衣食开生路也。诚恐困于饥寒、以致为盗。是以令各自便、不许迫胁今闻有满洲威逼投充者。又有愚民、惑于土贼奸细、分民屠民之言、辄尔轻信妄行投充者。此等甚可悯恻。前曾令户部榜谕。贫苦之民、无以为生。愿投充旗下者听。不愿者勿得逼勒、以苦民人。今京城内外人等虽已闻知、尚未明晓、不肯全信。又距京三百里外、耕种满洲田地之处、庄头及奴仆人等、将各州县庄村之人、逼勒投充。不愿者即以言语恐吓。威势逼胁。各色工匠、尽行搜索。务令投充。以致民心不靖。讹言繁兴。惟思逃窜。此甚非安抚民生之至意也。尔部再行晓谕京城内外满洲人等。凡恐吓民人、逼胁投充为奴者。许令本人赴部告理。或赴五城御史。及顺天府衙门控诉。转送尔部。治以迫胁之罪。距京城三百里内外庄头人等、有逼勒投充为奴、及将工匠逼胁为奴者、道府州县官审明、即将受逼之人释放。如有庄头及奴仆人等、恃强不从者、该道即行拏。解尔部。蕃明定罪。如有重罪、可转申抚按题参。请上□日定夺。如此庶民人得以安生。地方亦可宁谧。尔部可速刊示。通行晓谕。  

  ○以谕户部。我国家荷天休命底定中原。满汉官民、俱为一家。所以分给田庐、原欲资其生养彼此交利、贸易宜公。今闻各处庄头人等辄违法禁。擅害乡村勒价强买。公行抢夺。踰房垣。毁仓廪攘其衣服赀财少不遂意即恃强鞭挞。甚至有捏称土贼、妄行诬告。且狡猾市侩甘为义子豪仆种种不法肆行横恶。殊为可恨。尔部遍行严查如有不遵法纪者俱行治罪傅谕各处抚按道府州县各官。不论满洲、及满洲家汉人、若有违法犯罪者、即拏送来京。如满洲恃强、不服拘拏、即识其姓名居址。赴京控告。便差人逮问。若地方官不能稽查即属庸懦溺职。刑部官有所徇纵、即属挟私误公。国法具在断不轻饶。但不许听无据虚词。妄行具奏。满汉买卖人俱从公交易。不许争斗启衅。致误生理。尔部可速刊示。通行晓谕。俾新旧兵民、各安生业。共享太平。  

  ○谕吏部。近览各官章奏本以爵位为荣、而故饰虚名、具疏控辞、有至再至三者。此蹈故明旧习、甚无取焉。今后若再如此、即罢斥不用。如政务未当、宜明切敷奏。指实入告。自应听纳。至老疾丁艰者、理合奏请。该部仍循例行。  

  ○赐宴科尔沁国土谢图亲王巴达礼等于驿馆。  

  ○授故明翰林院庶吉士成克巩、胡统虞、为内翰林国史院检讨。张端、刘肇国、为内翰林弘文院检讨。高珩、罗宪汶、为内翰林秘书院检讨。  

  ○兵部请开武乡试。报可。  

  ○河南巡抚罗绣锦疏言清化镇委署同知史灿麟、同妻高氏拒贼。俱遭□□参戮孟县知县王曰俞骂贼不屈而死。请议恤典。事下所司。  

  世祖实录卷之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