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世祖章皇帝實錄/卷04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顺治六年。己丑。春正月。庚申朔上避痘免朝贺。  

  ○朝鲜国王李倧遣陪臣吴俊等表贺冬至、元旦、万寿圣节及

  □山戊不□贡方物。宴赉如例。  

  ○壬戌。浙闽总督陈锦疏报、福州总兵张应梦恢复罗源县。右路总兵马得功、恢复永春、德化二县擒伪总师颜昌儒等、平三百余寨。下兵部察叙。  

  ○福宁巡道潘映娄、坐陷城从逆、削职。下督抚按质问。  

  ○癸亥。命多罗敬谨郡王尼堪、同固山额真镇国公喀尔楚浑、辅国公穆尔祜等、率官兵往平太原。  

  ○遣大学刚林等、传谕朝鲜国朝觐使臣曰。朝鲜一年一朝。原定阁臣一员、尚书一员书状官一员、共三员代觐。今念尔国阁臣、尚书、垂白衰老者颇多。且道路遥远。此后或阁臣、尚书一员、侍郎一员、令其代觐。书。状官仍旧。  

  ○乙丑。升福建运使范登仕、为福建布政使司参政、兼按察使司佥事、巡海道劄委广西布政使马鸣鸾为湖广按察使司佥事荆西兵备道。  

  ○给朝鲜国病故使臣金霱棺祭如例。  

  ○江南江西河南总督马国柱奏、舟山伪佥都严我公、率知府许珖等投诚。兼献进巢□刀机宜、愿充乡导。下兵部议。  

  ○丙寅。奉恩将军巴特玛篇古卒。追封辅国将军。谥悼殇  

  ○丁卯。孟春享太庙遣辅国公巴布泰行礼  

  ○祭太□山戊不□月将之神  

  ○纂修太宗文皇帝实录。命大学士范文程、刚林、祁充格、洪承畴、冯铨甯完我宋权充总裁官。学士王铎查布海、苏纳海、王文奎、蒋赫德刘清泰胡统虞刘肇国充副总裁官。赐之敕曰。兹者、恭修太宗文皇帝实录择于顺治六年。正月初八日开馆朕惟帝王抚宇膺图。绥猷建极。凡一代之兴必垂一代之史、以觐扬于后世诚要务也。我太宗文皇帝。应天顺人、安内攘外。在位十有七年。仰惟文德之昭、武功之盛。以及号令赏罚、典谟训诰。皆国家之大经大法。尔等稽核记注、编纂修辑。尚其夙夜勤恪。考据精详。毋浮夸以失实。毋偏执以废公。毋疎忽以致阙遗毋怠以淹

  □山戊不□月敬成一代之令典。永作万年之成宪各殚乃心以副朕意钦此。  

  ○河南巡按李若琛疏报开垦过兰阳南阳二县荒地千有余顷。  

  ○山西巡按刘漪奏报贼渠刘迁刘豹等攻陷宁武偏关。  

  ○戊辰。谕兵部朕欲天下臣民共享太平日夕图维罔敢怠忽往年流贼作乱官民人等受其屠戮祸患已极是以命将兴兵、入关巢□刀贼、出斯民于水火。登赤子于衽席凡我臣庶、已无不输诚归命矣。孰意迩年以来、多有不轨之徒捏作洗民讹言煽惑愚众以致无知之民轻信惶惑逃散作乱者往往有之夫君民一体上下交孚则治臻上理若愚民疑心未释天下何时太平朕闻不嗜杀人者能一天下书云。众非元后何戴后非众罔与守邦君父也民子也父残其子情理之所必无况诛戮所以惩有罪岂有无故杀人之理自元年以来洗民谣言无时不有今将六年矣。无故而屠戮者为谁民肯从此回想、疑心必然冰释。朕又思满汉语言虽异。心性自同世间决无安居乐业之人。自好为贼而愿就死地者。必有所迫以至此也。意者督抚镇按、不得其人欤。有司朘削鱼肉、民难自存欤。蠲免赋税、有名无实欤。兹特数事料不止此。今严饬内外大小各官、确议除弊兴利之长策、朕将次第酌行之。尔部即通行告示、仍著各抚按、刊刻晓谕。务使天下人民、各安生理、共乐昇平。以副朕抚绥爱养之至意。  

  ○谕户部迩闻各省卖参人役地方官民商贾甚受扰害尔部可传

  谕永行禁止、不得仍前遣往各省发卖。止许在京均平市易永为定制。违者重罪不宥其采参人丁、并行酌减。  

  ○以镶红旗毕井泰、正蓝旗喇欣、为护军参领镶白旗贺尔多为甲喇章京。  

  ○以图哈图为礼部理事官。  

  ○赐进贡蒙古诸王贝勒贝子、公、及来使等银两、缎币有差。  

  ○赠山东殉难济宁道佥事李旹、为光禄寺少卿、荫一子、入监读书。  

  ○己巳。阿霸垓乌朱穆秦、土默特部落、各遣使贡马。宴赉如例。  

  ○庚午。升南浙运使李长春为福建布政使司参政、兼按察使司佥事、分巡福宁道。山东运使王尔翼、为湖广布政使司参政、兼按察使司佥事上江兵备道以拜他喇布勒哈番蔺继儒、为山西按察使司副使、宁武兵备道。楼希昊、为山西按察使司副使、岢岚兵备道。  

  ○辛未。保定巡抚于清廉奏、驿递困敝已极。请视差缓急量行裁汰。喂养改归县令。应付仍属驿丞。庶驿政永清、公事无误得上□日、驿传原备军国重务。岂容繁差致困。著遵照经制应付有滥给牌票、及例外多索者、许该地方官、参奏治罪。  

  ○山西巡抚祝世昌奏报、姜镶叛党姚举等、率众猖獗。攻城掠堡。冀宁道王昌龄、运饷至平原驿、为举所杀。又犯忻州。知州刘德炎、开门迎降。固山额真库鲁达尔汉阿赖随统官兵破贼于石岭关。贼退据忻州。官兵复进逼之。战于城下先后斩首二千余级。获甲胄马匹甚众。贼弃城遁官兵追至上阳武、因路险而止。忻州克复。疏下所司。  

  ○壬申。辰刻日生晕色白良久乃散。  

  ○四川巡抚李国英奏报、伪逆李廷明、犯剑州。章京项友功、黄世仁等率兵往巢□刀。至毛蛇沟、板桥坝等处贼逆战官兵奋击大破之。追杀二十余里生擒伪将三员斩首二百余级、下兵部察议。  

  ○夜、月生晕。  

  ○癸酉。封苏尼特部落腾机思子撒玛查台吉、为贝勒。  

  ○甲戌。顺天府举行乡饮酒礼。  

  ○乙亥。谕大同、及山西地方、文武官员军民人等曰。姜镶作乱惧诛。结党聚众造作讹言诈传欲杀官吏军民等语。尔等误信为实、遂与俱叛朕思人情岂有不安生、而自求死亡之理。不过无知愚民、被讹言所诱。或有畏死偷生、为苟且一时之计者。天下之民、皆吾赤子。朕既作民父母、若无故诛戮将何以取信于天下。朕不忍尔等愚昧就死、故特颁谕上□日一概赦免若于赦到之日即能悔悟前非、翻然来归。宥其前罪仍与恩养。若执迷不悟。仍信姜镶之言、自取死亡。大军已到不得已而后降者、不在赦例。  

  ○谕大同城内官吏兵民人等曰。姜镶自造叛逆大罪。摇惑众人、诱陷无辜。尔等被围城中、无所逃避。止因姜镶一人作恶、遂致无罪众人同陷死地。朕命大军围城、筑墙掘壕、使城内人不能逸出然后用红衣火炮攻破、尽行诛戮。若尔官民人等。于未筑长围之前有能执缚姜镶来献。或杀死姜镶来归者。准赦前罪、仍行恩养不惟尔等免死、即尔等之父母妻子、亦可因此而保全矣、尔等宜速图之。  

  ○谕户部、设关徵税。原寓讥察奸宄之意、非专与商贾较锱铢也。尔部行文各关、满汉官员以后俱照原定则例起税。如有徇情权贵放免船只。乃于商船增收或希充私槖、例外多徵、以病商民者、一经查出、定行重处  

  ○丙子。定内三院官制。每院设学士一员。侍读学士一员。侍讲学士一员。侍读一员。侍讲一员著为例。  

  ○丁丑。偏沅巡抚线缙、坐闻警离汛、削职逮问。永州道彭而述、坐逡巡规避、贻误地方、革职为民  

  ○戊寅。以礼部尚书管内翰林弘文院学士事王铎、仍以尚书管礼部左侍郎事。  

  ○升内翰林秘书院检讨高珩、为国子监祭酒。内翰林秘书院编修吕缵祖、为国子监司业。  

  ○大学士洪承畴奏言、平治天下之道。在于各省督抚总兵、俱得其人。然人才难得。知人亦不易。旧时会推、原有成例。正为一人见闻有限必合众论、乃为无私。今欲用得其人、宜实行保举连坐之法。如督抚兵员缺、令吏兵二部、满汉堂官、详加评注、自书姓名保举。再以咨询左右大臣、议论相合、方行点用。俟后有功效。保举者、受荐贤之赏。若旷职偾事。保举者受妄昧之罪。庶封疆民生、两有攸赖矣。得上□日、以后用督抚镇著内院、九卿会推。若有独知灼见、情愿保举者许自行保举得人者升赏。误举者连坐。  

  ○己卯。谕曰。关外辽人有先年入关、在各省居住者、离坟墓别乡井历年已久殊可悯念著出示晓谕。凡系辽人、各写籍贯姓名、赴户部投递。听候察收有愿入满洲旗内者、即入旗内。欲依亲戚居处者、听归亲戚内有通晓文理、堪任民牧者准送礼部考选有素善骑射堪为将领者准送兵部试用。有人材壮健、愿人入行伍者给与粮饷照满洲一例恩养。其有愿还故乡者听。若安土重迁。不愿来京报名者、亦从其便。  

  ○以甲喇章京杨名高、为都督同知、福建提督总兵官。  

  ○厄鲁特部落阿巴赖诺颜等遣使贡马。宴赉如例。  

  ○庚辰。掌河南道监察御史张煊上言、督抚有司、朘削百姓。小民无由申愬。言官既有所闻、自当参奏。使言之而当、固可立见施行。即或偶有过当、亦宜稍示优容免其对理。则言官欢忻鼓舞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矣。得上□日、以后言官论人善恶虽有不实。不得竟送刑部。必命廷臣公同议拟。如果挟讐诬陷革职。下刑部治罪。  

  ○山东巡抚吕逢春奏报、土贼攻商河县满汉官兵追败之于德平。擒斩贼渠徐青头、及贼首八百余级。余众大溃。  

  ○辛巳。谕户部、凡诸王贝勒贝子公宗室等、采参人丁、若于额外多遣者、其所遣之人入官如官员人民、私行采取者。采取人亦入官伊主治以重罪仍著于山海关、设人稽察。  

  ○以考满称职加一等阿思哈尼哈番刑部侍郎卓罗、一拖沙喇哈番。升二等阿达哈哈番兵部理事官张朝璘、为一等阿达哈哈番  

  ○以军功升二等阿达哈哈番金砺为一等阿达哈哈番三等阿达哈哈番蓝拜、为二等阿达哈哈番拜他喇布勒哈番穆成格、为三等阿达哈哈番加拜他喇布勒哈番屯泰一拖沙喇哈番。授诺泰为拖沙喇哈番  

  ○以蒙古乌马海谏止都冷郡王逆谋授为三等精奇尼哈番  

  ○赠蒙古布打汉达尔汉为一等阿达哈哈番。以其子巴泰、袭职。阵亡半个牛录章京渥赫诺、为拖沙喇哈番以其子粘汉、袭职骁骑校何天馥为拖沙喇哈番以其子中魁袭职朱车、为拖沙喇哈番以其兄子塔库、袭职。  

  ○以雅尔岱、为拜他喇布勒哈番。  

  ○擢云南道监察御史金廷献、为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巡抚偏沅等处。  

  ○壬午。征南大将军固山额真谭泰固山额真何洛会等奏报平复江西捷音。云官兵于去年七月初十日。薄南昌府城下、围困贼兵、至本年正月十八日固山额真何洛会、领护军参领喀尔他喇、署甲喇章京根特巴图鲁至城南、竖云梯进攻。十九日、午后、蒙古固山兵先登。叛贼金声桓、中二矢、投水死。仍磔尸示众。生擒王得仁、正法。贼党尽歼。南昌、九江、南康、瑞州、临江、袁州等府、地方俱平。获金银骡马、船只、珠、珀、珊瑚、玉、帛、貂裘等物无算。下兵部察叙。  

  ○开福建鼓铸。  

  ○癸未。平西大将军和硕英亲王阿济格奏报、贼党刘迁、攻代州、据其外关。章京艾松古、游击高国胜、并蒙古兵三百人、俱被困。臣随遣多罗端重郡王博洛多罗承泽郡王硕塞等、率兵往援。竖梯攻外关。蒙魁等相继先登大破之。斩贼渠郎芳。迁遁去代州围解。下兵部。  

  ○辅国公锦柱卒。谥怀仪。  

  ○乙酉。山东巡抚吕逢春奏报、土贼杜全张文齐等、分据村落、筑城浚壕势甚猖獗。临清总兵宜永贵同满洲大兵往巢□刀、毁其巢穴。斩全、文齐、并贼首二千余级下兵部察叙。  

  ○丙戌。四川巡抚李国英奏报、叛将王基城、旧部林时泰等前杀基城来降臣是以待之不疑令分防中江、潼川射洪等处时泰等屡次乞粮臣以非额设未给遂据城噪叛杀死射洪知县杨于朝臣随遣副将曹纯忠游击惠成杰等分兵攻巢□刀斩获无算时泰等俱溃遁得上□日、林时泰等、著严行巢□刀捕。毋致逋诛。  

  ○己丑。万寿圣节遣固山贝子吴达海、祭太庙。  

  ○转内翰林秘书院侍讲学士张端、为国史院侍读学士。升弘文院侍读白允谦为本院侍读学士。秘书院侍读吕崇烈、为本院侍读学士。国史院编修刘正宗、为本院侍讲学士。国史院检讨魏天赏、为弘文院侍讲学士。国史院编修李呈祥、为本院侍读。秘书院检讨王崇简、为本院侍读。秘书院检讨张丕吉、为弘文院侍读。国史院检讨乔廷桂、为本院侍讲。弘文院检讨岳映斗、为本院侍讲。国史院检讨张悬锡为秘书院侍讲。  

  二月。庚寅朔。  

  ○辛卯。兵部以总兵官任珍阵获伪官兵四十九名、俱抚养不杀、奏。闻得上□日、凡平定地方降者抚之以示恩抗者、杀之以示惩。如此、则人皆感恩畏死求生而来归矣。今平西王等、将阵获之人、抚而不杀。以为敌闻之必曰抗者被获、尚加抚养。我等若降、亦将抚我、盖冀其不抗而来归也。殊不知敌人见抗者亦抚。降者亦抚是抗拒者亦不诛也。有战而已谁肯先降。此事甚不合理。尔部其移咨平西王吴三桂墨尔根侍卫李国翰知。  

  ○壬辰。遣陕西道监察御史张瑃巡按四川。  

  ○癸巳。召出征固山额真兵部侍郎明安达礼、回京办理部务。  

  ○喀尔喀部落硕雷汗下硕克推邵尚书塔布囊等、五十户来归。  

  ○升太仆寺卿赵继鼎、为太常寺卿。  

  ○户部奏言自大帅偏裨、及千把总、均有领兵征巢□刀之责。驰驱追逐、必资马力若一人止备一骑。恐致困疲。今议提督总兵、养马十五匹。总兵养马十二匹。副将、养马八匹。参将游击、各养马六匹。都守中军、各养马四匹。千把总、各养二匹。永为定例。从之。  

  ○甲午。命大学士范文程、刚林、祁充格、洪承畴、甯完我、宋权学士王文奎、为会试主考官。  

  ○丁酉。遣大学士范文程、祭先师孔子。  

  ○以吴国柄、吴士俊、为梅勒章京。郎载为甲喇章京。  

  ○以刑部他赤哈哈番张朝珍、为工部启心郎。  

  ○内院大学士刚林等奏言、臣民章奏天语批答、应分曹编辑以垂法戒、备章程。为纂修国史之用令六科每月录送吏馆付翰林官分任编纂。请以梁清宽陈爌朱之锡、黄志遴、法若真、王无咎、张宏俊李昌垣李中白、庄冋生、孙自式、章云鹭等、为编纂官报可。  

  ○戊戌。祭。大社大稷遣固山贝子吴达海行礼。  

  ○己亥。江宁巡按窦蔚、题表节孝、江浦县民杨天瑞妻顾氏、十七□山戊不□、适天瑞。未几夫故。守节迄今四十五□山戊不□。溧阳县民杨光禄妻陈氏年二十一□山戊不□、夫故。守节迄今六十五□山戊不□。广德州民濮阳景彦妻许氏、夫故。守节迄今七十□山戊不□。潜山县民程士朝妻聂氏、十九□山戊不

  □、夫故。守节迄今七十九□山戊不□。其子继昇、值母病两次割股以疗亲。下所司知之。  

  ○庚子。宴喀尔喀部落硕雷汗下来归硕克推等于礼部。并赐衣帽、甲胄弓矢等物。  

  ○癸卯。命摄政王多尔衮、总统内外官兵、征巢□刀大同。  

  ○升工科给事中魏裔介、为吏科右给事中。礼科给事中姚文然、为本科右给事中。兵科给事中李化麟、为本科右给事中。  

  ○以拜他喇布勒哈番兼一拖沙喇哈番熊维杰、为山西布政使司参政、兼按察使司佥事分巡冀宁道。升礼部郎中王家楫、为江南按察使司佥事、水利道兵部员外郎管郎中事李仲熊、为湖广按察使司佥事管分守上湖广道参议事。  

  ○免直隶六年以前、无主荒地四万四千四百八十余顷、有主荒地八千一百九十余顷、未完额赋以四川未定、免徵商民盐课。从巡按赵班玺请也。  

  ○甲辰。宴真人张应京于真人府。  ○丁未。遣官祭历代帝王。  

  ○戊申。宣府巡抚冯圣兆、启摄政王多尔衮宣府总兵胡章、心怀叛逆。所报巢□刀杀土贼、并无确数。又擅给贼首守备劄付王以章招抚贼首情由、曾经题明讵可加以叛逆之罪著据实具奏。后章见王辩晰圣兆诬陷王慰劳之。赐鞍马一匹。令率所部兵马、前往大同、听和硕英亲王调度。  

  ○己酉。摄政王多尔衮、师次古儿班口有喀尔喀硕雷汗下七人、携妻子来归。言硕雷汗兵马、距我国有十日程、散处于野。王因止大同之行。议定出张家口趋喀尔喀。遣人调外藩蒙古兵。  

  ○谕征南大将军固山额真谭泰、何洛会等曰。览尔等所奏。众官兵同心协力、攻取九江等府。击败各处贼兵。俘斩甚众。又困取南昌。戮金王二贼、及其兵将。恢复江西。朕甚嘉悦。尔等所统官兵、殊为勤苦。抚定江西完日、即率领回京。至镇守江西总兵、副将等官、可于尔等同去汉军旧官内、酌量选补。令其管辖新兵、并量付汉军。期于足备捍御。至前带去新归汉军旗下刘良佐等官令其一同来京另用。  

  ○庚戌。陕西总督孟乔芳奏报、官兵平甘州叛犭□回下所司察叙。  

  ○辛亥。平西王吴三桂等奏报、伪王朱森釜、伪定远侯赵荣贵。率贼万余、犯阶州。臣等前后分击。杀贼七十有余。阵斩森釜荣贵。获伪侯印一颗、伪总兵印十颗、及马骡、金银等物。捷至下所司议叙。  

  ○以投诚功擢阿禄喀喇车里克阿拜代巴图鲁子二等阿达哈哈番塞尔格克、为二等阿思哈尼哈番。豸桑扎尔固齐为三等阿思哈尼哈番。以其子查柱、袭职。阿拜代子塞棱、为三等阿达哈哈番。塞勒、多尔机、绰斯希、俱为拜他喇布勒哈番。豸桑扎尔固齐侄阿玉锡多尔济为拜他喇布勒哈番。阿拜代孙鄂齐尔、为拜他喇布勒哈番  

  ○以毕里克图囊素、于喀喇沁、土默特部落未归之先、投诚有功。授为一等阿达哈哈番。  

  ○叙征无为州登城功、以和罗齐为拜他喇布勒哈番。赐号巴图鲁。劳察、为拜他喇布勒哈番。喇喇、为拖沙喇哈番。  

  ○加赠阵亡拜他喇布勒哈番。习奇纳、一拖沙喇哈番。以其弟噶布噶、袭职  

  ○以故续顺公沉志祥兄子永忠、一等阿达哈哈番张国柱子德明、二等阿达哈哈番金汝贵弟汝显、高国忠子承先、任有大子钟灵、钟文举子标、王守文子永年、三等阿达哈哈番李显德子万科、苏得霖子自祥、拖沙喇哈番水柏舟子定国、致仕二等阿思哈尼哈番曹德轩子三节、三等阿达哈哈番张遇恩子拱辰、各袭职  

  ○授投诚官王允诚、为二等阿思哈尼哈番。董英、为三等阿思哈尼哈番薛友德、王有成、唐文耀、为二等阿达哈哈番。岳养心、王凤翔、田云龙、王进忠、周师忠、阎运泰、为三等阿达哈哈番郭民性郭承昊、向文学、孙先捷、郭惟荐、张大寿、罗九成、温彦功、郑允昌为拜他喇布勒哈番。张象乾、唐龙、徐文安、陈可立、谢佳芳、薛三用、蒋斌、蓝世隆、薛澡龙、杨国祯、蒋赓、陈士铭、应泰极黄国华、孙凤鸣、牛冲云、为拖沙喇哈番。  

  ○壬子。清明。享太庙。遣固山贝子吴达海行礼。  

  ○遣官祭福陵。昭陵、  

  ○摄政王多尔衮师次察喜儿土察罕脑儿。以军中马瘠、且蒙古道路无水、遂罢往喀尔喀。转趋大同。遣人止外藩蒙古兵。  

  ○乙卯。宴出征回京外藩蒙古土默特公顾穆、喀喇沁公色冷等、于礼部。  

  ○兵部议覆、内院大学士洪承畴奏、国门之外大盗公行备防不可不周。应于良乡、通州、海子、昌平四面俱选拨满洲官兵巡缉。分汛责成。仍禁扰累无辜。如仍前疎忽、有失事之人告发者、即照汛究治。从之。  

  ○兵部议覆、漕运总督吴惟华奏、防护运河、各有专汛。应令梁成珠梅以南、漕督任之。以北、山东督抚任之。各照管辖饬防。不得诿卸。以重封守。从之。  

  ○丙辰。山东巡抚吕逢春奏报、长清县知县吕朝辅率官兵击寇孙化庭。化庭势穷遂献伪翼王朱议氻军师宗岱、并伪印、伪敕。命将朱议氻宗岱、正法吕朝辅等下所司察叙。  

  ○丁巳。以福建右布政使赵林翘老病勒令休致。  

  ○戊午。汉羌总兵尤可望、坐冒饷科罚、闻警规避妄杀兵丁擅造龙旗、窝藏伪官、奸淫良妇、弃市宁夏巡抚胡全才坐滥给劄付、刑毙证佐。褫职  

  ○川湖总督罗绣锦奏报、辰常总兵官马蛟麟、率官兵巢□刀张逆于黄茅田、大破之擒斩逆贼八百七十余人。获马一百余匹。伪关防五十七颗。及旗帜、火炮、器械甚多下所司叙恤。  

  ○以原任銮仪卫官骆养性、为浙江掌印都、司许壮猷为江西掌印都司。  

  世祖实录卷之四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