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父馬溪府君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父馬溪府君墓誌銘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17

苞先世家桐城,明季,曾大父副使公以避寇亂,之秣陵,遂定居焉。吾父出贅,留滯棠邑,凡十年。苞生六年,大父司訓於蕪湖,吾父始歸秣陵舊居。計此生,惟大父承公事至秣陵,苞應試皖桐,道蕪湖,得暫相依,其時可稽日可數也。

江南土薄,葬非其地,水蟻必宅焉。故高祖太僕公家桐城,越十餘年而葬秣陵。曾大父家秣陵,越數十年而葬繁昌。大父之終也,吾父及叔父御柩歸桐城,以大母權厝秣陵,數十年而未得葬也。及遘宗禍,近支皆北徙。諸弟倉卒葬大父及叔父母於所居之梁莊已十年,而術者曰:「陰流入壙矣,禍猶未已。」啟之信然,復出而攢焉。今天子嗣位,布大德,赦吾宗還鄉里。苞蒙恩給假,歸葬父母。復奉大父柩,自桐城來秣陵。痛少時以家貧,迫生計,未得時依大父。及冠後,從錢飲光、杜於皇、蒼略諸先輩遊,始知大父文學為同時江介諸公所重。大父官蕪湖,兄舟實從,凡七年。每語余曰:「大父之仁也,曾王父未葬,一飯不忘。春秋時享及令節良辰,未嘗不噓唏終日。」

嗚呼!大父之葬,未卜何期?而苞自忖,則生世無幾時矣!乃略敘改葬之由,以付兄子道希而待事焉。大父處境順,無由為卓絕之行,而官甚微,士皆務科舉之學,教之所及亦淺,故不敢漫述。惟自痛咎愆之積而已。

大父諱幟,字漢樹,號馬溪。年十一,入安慶府學。以歲貢生,為蕪湖縣學訓導,遷興化縣學教諭。告歸,卒於蕪湖。時康熙丁卯七月也,年七十有三。大母吳孺人早世,葬江寧縣南周村。穴甚狹,不容合葬。子三人:長伯父,諱綏遠;次吾父,諱仲舒;次叔父,諱珠鱗,庶祖母王氏出也。女七人,皆適士族。以某年某月某日,葬於某鄉某原。銘曰:

營之艱,宅之寧,以庇我後生。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