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獵賦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獵賦(並序)
作者:李白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47
作于天寶初供奉翰林時期

白以為賦者古詩之流,辭欲壯麗,義歸博達。不然,何以光讚盛美、感天動神?

而相如、子雲競誇詞賦,曆代以為文雄,莫敢詆訐。臣請語春大略,竊或褊其用心。《子虛》所言,楚國不過千里,夢澤居其大半,而齊徒吞若八九,三農及禽獸無息肩之地,非諸侯禁淫述職之義也。

《上林》云:「左蒼梧,右西極。」考其實地,周袤才經數百。

《長揚》誇胡,設網為周阹,放麋鹿其中,以搏攫充樂。《羽獵》於靈台之囿,圍經百里而開殿門。當時以為窮壯極麗,迨今觀之,何齷齪之甚也?

但王者以四海為家,萬姓為子,則天下之山林禽獸,豈與眾庶異之,而臣以為不能以大道匡君,示物周博,平文論苑囿之小,竊為微臣之不取也。

今聖朝園池遐荒,殫窮六合,以孟冬十月,大獵於秦,亦將耀威講武,掃天蕩野,豈淫荒侈靡,非三驅之意邪?臣白作頌,折衷厥美。

其辭曰:

粵若皇唐之挈天地而襲氣母兮,粲五葉之葳蕤。惟開元廓海宇而運鬥極兮,總六聖之光熙。誕金德之純精兮,漱玉露之華滋。文章森乎七曜兮,制作參乎兩儀,括眾妙而為師。明無幽而不燭兮,澤無遠而不施。慕往昔之三驅兮,順生殺於四時。

若乃嚴冬慘切,寒氣凜冽;不周來風,元冥掌雪。木脫葉,草解節;土囊煙陰,火井冰閉。是月也,天子處乎元堂之中,餐八水兮休百工,考王制兮遵國風。樂農人之閑隙兮,因校獵而講戎。

乃使神兵出於九闕,天仗羅於四野;徵水衡與林虞,辨土物之眾寡。千騎飆掃,萬乘雷奔;梢扶桑而拂火雲兮,刮月窟而搜寒門。赫壯觀於今古,嶪搖蕩於乾坤,此其大略也。而內以中華為天心,外以窮發為海口;豁咽喉以洞開,吞荒裔以盡取。大章按步以來往,誇父振策而奔走;足跡乎日月之所通,囊括乎陰陽之未有。

君王於是撞鴻鍾,發鑾音;出鳳闕,開宸襟,駕玉輅之飛龍,曆神州之層岑;遊五柞兮瞰三危,挾細柳兮過上林。攢高牙以總總兮,駐華蓋之森森。於是擢倚天之劍,鸞落月之弓;昆侖叱兮可倒,宇宙噫兮增雄。河漢為之卻流,川嶽為之生風;羽毛揚兮九天絳,獵火燃兮千山紅。

乃召蚩尤之徒,聚長戟,羅廣澤;嗬雨師,走風伯。棱威耀乎雷霆,烜爀震於蠻貊;陋梁都之體制,鄙靈囿之規格。而南以衡、霍作襟,北以岱、恒作袪。夾東海而為塹兮,拖西冥而流渠。麾九州之珍禽兮,回千群以坌入;聯八荒之奇獸兮,屯萬族而來居。

雲羅高張,天網密布;罝罘綿原,峭格掩路。蠛蠓過而猶礙,蟭螟飛而不度;彼層霄與翳榛,空翔鳥與伏兔。

從營合技,彌巒被岡。金戈森行,洗晴野之寒霜;虹旗電掣,卷長空之飛雪。吳驂走練,宛馬蹀血;縈眾山之聯綿,隔遠水之明滅。

使五丁推峰,一夫拔木;下塹高頹,深平險穀。擺椿栝,開林叢,喤喤呷呷,盡奔突於場中。

而田疆、古冶之疇,烏獲、中黃之黨,超崢嶸,獵蒼莽。喑嗚哮㘚,風旋電往;脫文豹之皮,抵元熊之掌。批狻手猱,挾三挈兩。既徒搏以角力,又揮鋒而爭先。行甝號以鶚睨兮,氣赫火而煙。拳封猯,肘巨狿;梟羊應叱以斃踣,猰貐亡而墜巔。或碎腦以折脊,或噴髓而飛涎。窮遐荒,蕩林藪;扼土伯,殆天狗。脫角犀頂,探牙象口;掃封狐於千里,捩雄虺之九首。咋騰蛇而仰吞,拖奔兕而卻走。

君王於是峨通天,靡星旃;奔雷車,揮電鞭。觀壯士之效獲,顧三軍而欣然,曰夫何神讋鬼栗之駭人也。又命建夔鼓,勵武卒;雖藺轢之已多,猶拗怒而未歇。集赤羽兮照日,張烏號兮滿月。戎車監監以陸離,彀騎煌煌而奮發。鷹犬之所騰捷,飛走之所蹉蹶。攫麏麚之咆哮,蹂豺貉以掛格。膏鋒染鍔,填岩掩窟;觀殊材與逸群,尚揮霍以出沒。

別有白𧳬貙、飛駮,窮奇、貙䝡;牙若錯劍,鬛如叢竿。口吞殳鋋,目極槍櫓。碎琅弧,攫玉弩。射猛彘,透奔虎。金鏃一發,旁疊四五。雖鑿齒磨牙而致伉,誰謂南山白額之足覩。

總八校,搜四隅;馳專諸,走都盧。趫喬林,撇絕壁;抄獑猢,攬貊〔豸國〕。囚鼬鼯於峻崖,頓毅玃於穹石。養由發箭,奇肱飛車;巧括更羸,妙兼蒲且。墜鸀鳿於青雲,落鴻雁於紫虛。捎鶬鴰,漂鸕𪆂。彈地廬,空神居。斬飛鵬於日域,摧大鳳於天墟;龍伯釣其靈鼇,任公獲其巨魚。窮造化之譎詭,何神怪之有餘?

所以噴血流川,飛毛灑雪。乍若乎高天雨獸,上墜於大荒;又似乎積禽為山,下崩於林穴。陽烏沮色於旭日,陰兔喪精於明月,思騰裝上獵於太清,所恨穹昊之路絕。而忽也莫不海晏天空,萬方來同,雖秦皇與漢武兮,復何足以爭雄?

俄而君王茫然改容,愀若有失;居安思危,防險戒逸。斯馳騁以狂發,非至理之宏術。且夫人君以端拱為尊,元妙為寶;暴殄天物,是謂不道。乃命去三面之網,示六合之仁;已殺者皆其犯命,未傷者全其天真。雖翦毛而不獻,豈割鮮以染輪?解鳳凰與鸑鷟兮,旋騶虞與麒麟。獲天寶於陳倉,載非熊於渭濱。

於是享獵徒,封勞苦;軒行炰,騎酌酤。韜兵戈,火網罟。

然後登九霄之台,宴八紱之圃;開日月之扃,辟生靈之戶。聖人作而萬物睹,覽蒐岐與狩敖,何宣、成之足數?哂穆王之荒誕,歌白雲於西母。

曷若飽人以澹泊之味,醉時以醇和之觴;鼓之以雷霆,舞之以陰陽?虞乎神明,狃於道德;張無外以為罝,琢太樸以為杙。頓天網以掩之,獵賢俊以禦極。若此之狩,罔有不克。

使天人晏安,草木蕃殖;六宮斥其珠玉,百姓樂於耕織。寢鄭衛之聲,卻靡曼之色;天老掌圖,風後侍側。是三階砥平,而皇猷允塞。豈比夫《子虛》、《上林》、《長楊》、《羽獵》,計麋鹿之多少,誇苑囿之大小者哉?

方將延榮光於後昆,軼元風於邃古。擁嘉瑞,臻元符,登封於太山,篆德於社首,豈不與乎七十二帝同條而共貫哉?

君王於是回旌,返鑾輿;訪廣成於至道,問大隗之幽居。使罔象掇元珠於赤水,天下不知其所如也。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