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卷之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紀卷之一 大越史記全書
本紀卷之二
本紀卷之三 

李紀[编辑]

太祖皇帝[编辑]

姓李,諱公藴,北江古法州人也。其母范氏,逍遙遊焦山寺,與神人交,因而有娠。以丁太平五年甲戌二月十二日誕生。及長仕黎,累官至殿前指揮使。卧朝崩,自立為帝,都昇龍城,在位十八年,壽五十五,崩于龍安殿,塟壽陵。
帝應天順人,乘時啓運,寬慈仁恕,密察温文,有帝之量。然未明正學,反好異端,為之累耳。
帝之生也,方三歳。其母懷抱至李慶文家。慶文遂養以為子。幼而聰睿,姿表秀異。為兒時,逰學六祖寺,僧萬行見而噐之曰:「此非常人,強壯之後,必能剖劇折䌓,為天下明主也。」及長,不事生產作業,惟涉獵經史,慷慨有大志。應天中起家,事黎中宗。大行崩後,中宗遇害,抱屍而哭。卧朝嘉其忠,授四廂軍副指揮使,遷左親衛殿前指揮使。及卧朝崩,遂即帝位,改元順天,大赦。初,古法州應天心寺感選院犬生一子,白色有黑毛,文成天子二字。識者曰:「盖戌生人成天子之兆。」至是帝以甲戌年生為天子,果驗。

庚戌順天元年宋大中符三年祥春二月,車駕回古法,賜鄕老錢帛有差。

遣員外郎梁任文、黎再嚴如宋結好。

帝以華閭城湫隘,不足為帝王居,欲遷之。手詔曰:「昔商家至盤庚五遷,周室迨成王三徙,豈三代之數君,徇于己私,妄自遷徙。以其圖大宅中,為憶萬世子孫之計,上謹天命,下因民志,苟有便輙改,故國祚延長,風俗富阜。而丁黎二家乃徇己私,忽天命,罔蹈商周之跡,常安厥邑於兹,致世代弗長,筭數短促,百姓耗損,萬物失宜,朕甚痛之,不得不徙。况髙王故都大羅城,宅天地區域之中,得龍蟠虎踞之勢,正南北東西之位,便江山向背之宜。其地廣而坦平,厥土髙而爽塏音愷,髙燥也,民居蔑昏墊之困,萬物極蕃阜之豐。遍覽越邦,斯為勝地。誠四方輻輳之要會,為萬世京師之上都。朕欲因此地利,以定厥居,卿等如何。」羣臣皆曰:「陛下為天下建長久之計,上以隆帝業之丕洪,下以措斯民扵富庶,所利如此,誰敢不從。」帝大悅。

秋七月,帝自華閭城徙都于京府大羅城,暫泊城下,黄龍見于御舟,因改其城曰昇龍城。古法州曰天德府,華閭城曰長安府,北江曰天德江。詔發府錢二萬緡,賃工建寺于天德府凡八所,皆立碑刻功。遂於昇龍京城之内起造宫殿。前起乾元殿,以為視朝之所。左置集賢殿,右立講武殿。又啓飛龍門通迎春宫,丹鳳門通威遠門,正陽起髙明殿,皆曰龍墀。墀之内引翼回廊,周圍四面。乾元殿後置龍安、龍瑞二殿,以為燕寢之處。左建日光殿,右建月明殿,後起翠華、龍瑞二宫,以為宫女之居。修府庫,洽城隍。城之四面啓四門,東曰祥符,西曰廣福,南曰大興,北曰耀德。又扵城内起興天御寺、五鳳星樓,城外離創造勝嚴寺。

黎文休曰:李太祖即帝位,甫及二年,宗廟未建,社稷未立,先於天德府創立八寺,又重修諸路寺觀,而度京師千餘人為僧,則土木財力之費,不可勝言也。財非天雨,力非神作,豈非浚民之膏血歟。浚民之膏血可謂修福歟。創業之主躬行勤儉,猶恐子孫之奢怠,而太祖垂法如此,宜其後世起淩霄之堵坡,立削石之寺柱,佛宫壯麗,倍扵宸居。下皆化之,至有毀形易服,破産迯親,百姓太半為僧,國内到處皆寺,其原豈無所自哉。

詔天下逋亡人㱕本貫,仍命諸鄕邑所有寺觀已頽毀者,悉重修之。

東十二月,翠華宫成,慶成,大赦天下三年諸税,孤寡老癃,積年欠税籍者並蠲除之。

賜卧朝所擒蠻卒二十八人衣裳粮藥,遣人送遠本土。放驩州南界石河縣人㱕本縣。

宋封帝為交趾郡王,領靜海軍節度使。

改十道為二十四路愛州驩州為寨。

是歲度百姓為僧。發府銀一千六百八十两鑄洪鐘,置扵大教寺。

辛亥二年宋大中祥符四年春正月,置左右宿車軍,皆五百人。

二月,帝以愛州、莒隆賊猖獗陸梁,歷于丁、黎二朝,攻之弗克,至此愈熾。師六軍征之,焚其部落,擒其魁首而還,賊遂滅。

夏四月,遣員外郎李仁義、陶慶文如宋報聘。慶文竄在宋,宋人執㱕,我仗殺之。

占城獻獅子。

是歲,城内左起大清宫,右起萬歳寺,構鎮福藏。城外建四大天王寺、錦衣龍興聖壽寺、盧江步頭起含光殿。

壬子三年宋大中祥符五年夏四月,重修龍安、龍瑞二殿。

冊皇太子佛瑪為開天王,管龍德宫于外居之,欲其周知民事也。

秋七月,帝御含光殿觀兢舟。

冬十月,遣太保陶碩輔,員外郎吳壤如宋結好。

十二月,東南峯磐石上有神跡,長廣各三尺,深一寸不知某山

真躐國來貢。

帝親征演州。還至汴灣,會天地晦冥,風雷震怒,焚香吿天曰:「自以菲德,沗居民上,慄慄危懼,若将陷于深淵,非敢自特兵威,妄行征伐。特以演州之人,不遵厥化,逞行昏暴,殘忍小民,罪惡貫盈,於今不容不討。至於兵刅交攻之際,或枉傷忠孝,或誤害賢良,致使皇天震怒,以彰其遇,雖遭傾隕,亦無憾焉。其在六軍,罪猶可怒,惟簡在上帝之心。」言訖,風雷帖息。

史臣吳士連曰:湯遇旱熯之災,以六事自責而雨隨下。帝遭風雷之變,以攻代自責而風隨止。天人交感之機,影響甚速。孰謂冥冥之中,不日監在我,而敢欺天乎。

上厩有白馬,凡駕將發,必先嘶嗚。命之曰白龍神馬。

是歲蠻人過銅柱,至金華步及渭龍州貿易。帝使人擒獲蠻人,及馬萬餘疋。

癸丑四年宋大中祥符六年春二月,定天下諸税例,一潭池田土,二桑州錢榖,三山原藩鎮產物,四關監譏察鹹鹽,五蠻獠犀象香料,六原頭木條花果等類。

夏六月,封皇子菩為開國王,居長安府。

秋七月,帝御含光殿觀兢舟。

冬十月,渭龍州叛附于蠻,帝親征之。首領何晏俊惧,引其徒竄山林。

賜王侯公主所管諸税有差。

甲寅五年宋大中祥符七年春正月,蠻將楊長惠、段敬至率蠻人二十萬入寇,屯金華步,布置軍營,名五花寨。平林州牧黃恩榮以狀聞。帝命翊聖王帥師討之,斬首萬計,俘獲士卒馬疋不可勝數。詔員外郎馮真、李碩齎所獲蠻馬百疋遣于宋。宋帝詔所在差使臣接伴赴闕,郵傳供屯,務今豐僃。及至,召見真等扵崇德殿,賜冠帶器幣有差。

夏四月,驩州獻麒麟。

五月,右街僧綂沈文苑奏請立戒塲於萬歲寺賜僧徒受戒。可其奏。

秋九月,詔發府金三百十两,鑄鍾置于興天寺。

真臘國來貢。

冬十月,詔發府銀八百两,鑄鍾二口置于勝嚴寺及五鳳星樓。築昇龍京四圍土城。改應天府為南京。

乙卯六年宋大中祥符八年春正月,以鄭文秀為少師。

陶甘沐卒,贈太師亜王。

二月,太平縣齊聖寺僧献舍利寶函。

詔翊聖王、武德王討都金、渭龍、常新、平原等州,扲首領何晏俊歸京師,梟于東市。

丙辰七年宋大中祥符九年春三月,再立皇后三,佐國皇后、立元皇后、立教皇后。

度京師千餘人為僧道。

起天光、天德二寺,及塑四天帝像。

地震,望拜諸名山。 帝因省覽山川,方至古所步頭,望江山秀氣,心動神感,作酒灑之曰:「朕觀此方,山奇水秀,苟有人傑地灵,受吾明享。」是夜。夢異人稽首再拜曰:「臣本鄕人,姓李,名服蠻,佐南帝為將,以忠烈知名,授杜洞、唐林二條江山,夷獠不敢犯邊,一方按堵。及卒,上帝嘉其志,直勑守職如故,是故凡夷盧入寇,皆捍禦焉。幸遇陛下矜憐,臣守職久矣。」既而從容曰:「天下遭蒙昧,忠臣匿名中,天明日月亮,孰不見其形。」帝寤,以語御史大夫梁任文曰::「此神意要欲顯立形像之言。」命置環珓、果然、乃督州人立祠設像、一如夢時所見,歲時祀焉。陳元豊間,韃靼入寇,至境,馬蹶不進,村人率眾拒戰,斬虜首,賊奔散。重興後入寇,到處皆焚簜,而其邑如有防護,秋毫無犯,如其所言。

宋封帝為南平王。

是歲大熟,禾三十結直七十錢。

賜天下三年税租。

丁巳八年宋天禧元年春三月,以陳文秀為太傅。

詔賜天下田租。

乾元殿震,視朝於東殿。

戊戌九年宋天禧二年春二月,追封先祖妣為后及謚。

史臣吳士連曰:帝至是始追封先祖妣,失之晚矣。

夏六月,遣員外郎阮道清、范鶴如宋,乞三藏經。

冬十月,封皇子力為東征王。

賜天下田租之半。

己未十年宋天禧三年春正月,立天德陵太廟。

詔度天下人民為僧。

庚申十一年宋天禧四年夏四月,真臘國來貢。

秋九月,阮道清使回,得三藏經,詔僧綂費智往廣州迎之。

冬十二月,命開天王及陶碩輔帥師擊占城人于布政賽,直抵龍鼻山,斬其將布令于陣,占人死者過半。

是歲東殿震,視朝于西殿。起造三殿,前殿視朝,後二殿聽政。

辛酉十二年宋天禧五年春二月,以誕日為天成節,以竹結為萬壽南山,一峯於廣福門外,峯上多作飛禽走獸,奇恠萬狀,又使人效禽獸之聲為樂,以宴群臣。

遣員外郎阮寬泰、阮守疆等如宋,起八角經藏。

壬戌十三年宋乾興元年春二月,帝以天成節作山勞民,罷之,但設燕禮而已。

詔翊聖王伐大元歴。王師深入宋境如洪寨,焚其倉而還。按宋如洪夾我潮陽。大元歴盖一種夷,介在其間也。後儂智髙叛,據儻猶州,曰大歴國,疑即此地。

癸亥十四年宋仁宗禎天聖元年秋九月,詔寫三藏經留于大興藏。改潮陽鎮為永安州。

甲子十五年宋天聖二年春,詔開天王伐峯州,開國王伐都金州。

修治昇龍京城。

秋九月,造真教禪寺於城内,以便幸觀誦經。

乙丑十六年宋天聖三年春二月,真臘國來貢。

詔立定藩寨于驩州南界,以管甲李台偕為寨主。

秋八月,定兵為甲,每甲十五人,用一人為管甲。又定諸邑各管甲。又改火頭為正首,惟唱兒乃號管甲時有唱女陶氏,長於本藝,常得賞賜。時人慕其名,凡唱女並呼為陶娘

僧萬行死萬行無疾而死,時人謂之化身

史臣吳士連曰:僧萬行初見李祖,知非常人。及見震文,揣知時變,則其智識起乎凡人矣。然而决性命,廢人倫,厭塵嚚,依禪寝,以獨絜,君子不與也。

丙寅十七年宋天聖四年春正月,詔修玉牒。

秋八月,遣李徵顯、黎再嚴如宋結好。

冬十一月,真臘國來貢。

詔開天王討演州賊。

丁卯十八年宋天聖五年夏六月,旱。

秋八月,詔寫三藏經。

詔開天王討七源州,東征王討文州。

戊辰十九年三月以後太宗天成元年,宋天聖六年春二月,帝弗豫。三月丙申,朔,日食。戊戌,帝崩于龍安殿。群臣皆詣龍德宫,請太子奉遺詔即位。東征、翊聖、武德三王聞之,皆帥府兵入伏禁城。東征王伏于龍城内,翊聖、武德二王各自伏于廣福門内,俟太子至襲之。有頃,太子自祥符門入,至乾元殿覺變,命内竪閉諸殿門,及使宫中衛士守備。因謂左右曰:「我於兄弟,無所毫負。今三王行不義,忘先帝之遺命,欲圖大位,卿等以為何如。」内侍李仁義曰:「兄之與弟,内可以協謀,外可以禦侮。今三王反以為兄弟乎,以為仇讎乎。願許臣等一戰,以决勝負。」太子曰:「吾耻先帝未殯,骨肉相殘,寧不為萬世笑耶。」仁義曰:「臣聞務遠圖者忘近功,存公道者割私愛,此唐太宗、周公旦出不得已之奉。今殿下以唐太、周公為務遠圖,存公道耶。抑為貪近功,溺私愛耶。殿下能偕唐太、周公之遺迹,則後世之人,將頌歌功德之不暇,何暇笑哉」又曰:「先帝以殿下善足以繼志,才足以濟事,故以天下付託殿下。今賊逼宫門,而隱忍如此,其如先帝付託何。」太子默然良久,謂仁義及宫臣楊平、郭盛、李玄師、黎奉曉等曰:「吾豈不知唐太、周公之所為若是乎。吾欲掩晦其罪惡,使自退伏,以全吾骨肉為上耳。」時三府兵愈急,太子度不能制,曰:「勢既如此,我何靣目與三王見乎。吾但成服,奉侍先帝,此外皆委卿也。」仁義等皆再拜曰:「死君之難,臣等之職分。今既得死,所將復何辞。」乃令宫中衛士開門出戰,人樂赴難,無不一當百。兵既接戰,未决勝負,奉曉怒,拔劍直至廣福門,大呼謂:「武德王等覬覦神噐,蔑視嗣君,上忘先帝之恩,下背臣子之義,所以臣奉曉捧斯劎為獻。」乃直犯武德王馬。王引馬避之,馬蹶,為奉曉所獲殺之。三府兵敗走。官軍追斬之,殆無遺者,惟東征、翊聖二王僅以身免。奉曉等還,以服戎奏㨗于太祖柩前,又詣乾元殿吿太子。太子勞之曰:「吾所以克荷先帝之丕基,全父母之遺体,卿等之力也。吾嘗觀唐史,見尉遲敬德匡君之難,自謂後世人臣無可比者。今日遭變,乃知奉曉之忠勇過敬德遠矣。」奉曉再拜曰:「殿下德感天地,敢有萌異圖者,天下神祗皆效其職,而誅滅之,臣等何力之有。」奉曉愛州冰山鄕人,少雄勇。古碑、潭舍二村爭地界,以兵相向。奉曉謂古碑人曰:「我獨能擊眾。」父老喜,貝酒饌食之。奉曉一飯數斗,飲且過量,既而挑潭舍戰。聳身扳樹横擊,傷損者眾,潭舍大惧,還古碑田。太祖聞其名,因以為將,迁武衛將軍。至是以靖難,功拜都綂上將軍侯秩。天感聖武中,從太宗南征為前鋒,大破虜兵,名震藩國。凱還定功,奉曉曰:「不欲爵賞,願得立氷山,遠擲大刀,驗刀墮官地内,賜以作業。」從之。奉曉登山一擲,遠十餘里,刀墮多縻鄕。即以賜之,蠲斫刀榖税,故愛州賞功,有斫刀之名。

黎文休曰:李家封嫡子皆為王,庶子皆為皇子,而皇太子之位不設。及至宫軍大漸,方攑諸子一人,入繼大綂。傳之成俗,不知何意也。或曰李家不先正儲位,盖欲使諸子亹亹為善,謂儲位既定,則君臣分定,雖有微子之賢,將何以處之哉。曰天下之本既定,猶有楊廣飾行奪嫡之禍,况儲貮不正,事至倉卒,方欲攑立。萬一有三夫人強請之嗣君,徐文通弄筆之遺詔,雖若不允,其可得乎。有國家者,當以此為戒。
史臣吳士連曰:同心同德,必事業之能成。有君有臣,何艱險之不濟。太宗當創鉅痛深之日,变生肘腋,而君臣處之,曲折得宜,險難以濟,事業以成,宗廟賴以尊安。非君臣相遇,同德同心,能如是乎。觀史所載,太宗真情之感,發於骨肉相殘之言;仁義忠憤之激,在於唐太、周公之事;奉曉義勇之奮,形於躍馬献劎之時。及乎事濟,君臣畧無一毫矜誇,固無間然矣。至於未踰年而改元,則不容不議。春秋之法,君薨嗣君定位於初䘮,踰年然後改元。書即位者,緣始終之義,一年不二君;綠臣民之心,不可曠年無君,禮也。太宗乃冒先君之年,以紀年何哉。夫甲子流年,天之運也。人君法天,因甲子之運行,紀在位之久近,從古已然。帝精於禮樂書數,曾不是考,而叙擾之,遂使後世襲為故事,踵而行之,其失大矣。

己亥,太子佛瑪即位於柩前。尊母黎氏曰靈顯太后。大赦,改元天成元年。

是日,東征、翊聖二王詣闕伏罪。詔免之,復其爵。

群臣上尊號曰開天綂運尊道貴德聖文廣武崇仁尚善政理民安臣符龍見体元御極億歲功髙應真寶曆松玄至奧興龍大定囱明慈孝皇帝。帝以新即位,詔發大府錢帛頒賜天下庚申十五日也。開國王叛。初,王居長安府,以山川險固,因聚亡命,刼掠小民。太祖終不之知,遂養成其惡。及聞太祖崩,武德王被誅,意愈不平,乃率府兵叛。

封銅皷山神以王爵,立廟時祭,仍行盟禮。先是,三王叛前一日,帝夢見稱銅皷山神語帝,以武德、東征、翊聖三王作亂,速調兵討之。及覺,即令警備,果驗。至是,詔有司立廟於大羅城,右伴聖壽寺後,以是月二十五日於廟中築𡊨、張旗幟、整隊伍,懸劎㦸於神位前,讀誓書曰:「為子不孝,為臣不忠,神明殛之。」群臣自東門入,過神位飲血,每歲以為常。後遇三月有國忌,展至四月四日。

夏四月,帝親征長安府,以内侍李仁義留守京師。壬申至長安,是日開國王降。下令曰:「敢有虜掠小民財貨者斬。」軍士肅然,秋毫無犯。大軍入長安城,城中民餽獻牛酒者填路。帝遣使諭旨慰勞之,舉城大悅。詔徙開國王及其僚屬于昇龍京師。還自長安詔,免開國王罪,復其爵。五月六日,神人見迹于萬歲寺。群臣上言曰:「太子天下之本,本立則天下安。願陛下早攑賢嗣,正位東宫,以慰天下之望。」從之,冊皇子日尊為東宫太子。

立皇后七。

十一月,拜枚皇后父祐為安國上將,王皇后父杜為輔國上將,丁皇后父吳尚為匡國上將。

史臣吳士連曰:后戚之貴,前世有之矣。雖以其戚,亦以其才也。祐軰果才耶,不以后父,故用之可也。不才耶,厚之以禄可也,授封不可也。或曰此特寵之以爵,非假之以權。曰爵之既髙矣,安有安國、輔國、匡國上將軍之號,而濫及無功者哉。

以梁任文為太師,吳尚丁為太傅,陶處中為太保,李道紀為左樞密,李徹為少師,冲新為右樞密,李密為左參知政事,矯蓬為右參知政事,廖嘉貞為中書侍郎,何遠為左諫議大夫,杜讖為右諫議大夫,阮光利為太尉,譚碎狀為都綂,武波斯為威衛上將,阮慶為定勝大將,陶文雷為左腹心,李仁義為右腹心,潘唐烈為内侍。

置僧道陛品。

置殿前禁軍十衛,一曰廣聖,二曰廣武,三曰衛龍,四曰捧日,五曰澄海。每衛各分為左右,直周廬環衛于禁城之内,緫謂之十衛。

六月以誕日為天聖節。以竹作萬歲南山于龍墀,其制為五峯,中峰頂立長壽山左右,四峯頂皆置白鶴山,山上作鳥獸飛走之狀,山腰又有神龍蟠繞,間植旌旗錯懸金璧,使伶人於巖中,弄笛吹笙獸歌奏舞為娛樂,賜群臣宴。五峯之制自此始。

史臣吳士連曰:誕辰慶賀大禮也。臣祝其君,君宴其臣,君臣和合,以通上下之情,禮固宜然。顧帝當䘮,而極心目之娛,曾不念及先帝之未塟乎。惸惸在疚之心,盖蔑如也。

冬十月,塟天德府壽陵,謚曰神武皇帝,廟號太祖。

黎文休曰:夫古者,天子既崩,安靈柩有陵,或號茂陵,或號昌陵;遣宸章有閣,或名顯謨,或名寶文。今李家歴代陵秪曰壽陵,閣秪曰龍圖,盖時君不學,而儒臣不能潤色或無稽古之力也。
史臣吳士連曰:李祖之興,天啓其祥,見於震木之迹。德必得位,出扵眾人之㱕。又當卧朝浮逞暴虐之餘,而寬仁素著,天之眷求民主,民之㱕于有德,舍帝將誰適哉。觀帝之基命宥密,遷都定國,仁心愛民至,誠感天與。夫伐叛討乱,南北通好,天下晏然,傳祚求世,可見其有帝王之畧。惟好佛老一事,為之累耳。

太宗皇帝[编辑]

諱佛瑪,一名德政,太祖長子也。其母皇后黎氏,以黎應天七年庚子六月二十六日,誕生于長安府。太祖受禅,立為東宫太子。及太祖崩,賴奉曉之志勇,同心濟難,遂即皇帝位。在位二十七年,壽五十五歲,崩于長春殿。
帝沉幾先物,同符漢光,征伐四克,比迹唐太。然君子每以矜大過舉,責備其賢。

初,帝之生也,時長安府有民家,牛居然自換其角,其民以為不祥,憂之。有善占者過其家,笑曰:「此乃改新之象,子何預焉。」民憂遂解。帝扵項下有七黑子,比天七星。為兒時,與群觀遊,能自區處,使之引翼前後左右,如眾官導從之儀。太祖見而悅之,因戱曰:「將家子當效軍旅事,安用導從乎。」帝應之曰:「導從奚間扵將家子哉。如間之,何獨不在丁而在黎乎。由天之命耳。」太祖驚異,由是益竒之。受禅之,日立為東宫太子。順天三年,封開天王,居于外。十一年,命為元帥,擊占城于布政寨。大軍渡海抵龍鼻山。黄龍見于帝舟,帝獨自負。及至,破之,擒其將而還。十九年春三月,丙申朔,帝以所御衣賜南帝觀道士陳慧隆。是夜光徹觀内。慧隆驚起視之,乃黄龍見于衣架也。此皆天之所命,至是,並符之。其禀性仁哲頴,悞通文武大畧,至於禮樂射御書數等藝,無不精諳云。

己巳天成二年宋天聖七年春二月壬午,慶成太祖廟。

三月七日,以平陽公主嫁諒州牧申紹泰。

愛州但乃甲叛。夏四月,朔,帝親征但乃甲,以東宫太子監國。但乃甲既拔,遣中使督但乃人開但乃港,至自但乃。

神人見跡于勝嚴寺。

六月,龍見于乾元殿基。帝謂左右曰:「朕既壞其殿,剗其基,而神龍猶見。意者景德龍興之勝地,居天地之正中乎。」令有司廣其規模,正其背向,重脩之。因改天安殿。殿之左起宣德殿,右起延福殿,殿之前墀名龍墀。墀之東置文明殿,西置廣武殿,墀之左右對立鍾楼,以登聞小民庶獄寃枉墀之。四圍皆起廊廡,以聚會百官六軍之宿衛。前安奉天殿上建正陽樓,以為主掌籌刻之處,後起長春殿上建龍圖閣,以為宴寝逰玩之所。外築周圍城一,重名曰龍城。

秋八月,驩州献麒麟。

冬十月朔,萬歲寺陛前,天雨白米成堆。

是歲宋使章頴來吊祭,又遣使封帝為郡王。

庚午三年宋天聖八年春二月,起天慶殿于長春殿前,為聽政之所。其制為八角,殿之前後並駕鳳凰橋。

夏四月,遣大僚班黎偓佺,員外郎阮曰親如宋報聘。

定公侯文武冠服。

冬十月,大熟。十四日,帝幸鳥路田省歛,因改其田曰永興。是日還宫。

辛未四年宋天聖九年春正月,驩州叛。

二月朔,帝親征驩州,以東宫太子監國。發京師次驩州,州人降。詔赦牧守罪,遣中使撫諭其民。

三月,帝至自驩州。

詔發錢賃工,造寺觀于鄕邑九百五十所。

秋八月,設法會慶成,大赦天下。

冬十月朔,道士鄭智空奏請賜道士受記籙于太清宫。制可。

壬申五年宋明道元年春二月,雷公觀前釋迦寺優曇樹開花。

夏四月朔,帝幸杜洞江信鄕耕籍田,農人献夏田禾,一莖九穗。詔改其田曰應天。是日還宫。

秋九月,帝幸諒州捕象,至自諒州。

冬十一月,宴群臣於天安殿。

癸酉六年宋明道二年春正月,真臘國來貢。

定源州叛。二月,帝親征,以東宫太子監國。八月,發京師次真登州,陶大姨進其女納為妃。十七日,拔定源州,班師還。

秋七月十二日,永安州牧師用和言,六州有真珠淵。遣使求之,果得。

八月,冊東宫太子為開皇王,居龍德宫。

十三日,帝幸長廣門外,觀皇子第宅落落,始也成。

詔鑄萬斤鍾置于龍墀鍾樓。

九月彘源州叛。

冬十月,帝親征彘源州,以開皇王監國。彘源州平。十二月朔,帝班師。

甲戌七年四月以後通瑞元年,宋景祐元年夏四月,詔群臣言事於上前,呼帝曰朝廷。

黎文休曰:天子自稱曰朕,曰予一人,人臣稱君曰陛下,指天子所居曰朝廷,指政令所出為朝省,自古不易之稱也。太宗使群臣呼己為朝廷,其後聖宗自號為萬乘,髙宗使人呼為佛,皆無所法而好為誇大。孔子所謂名不正則言不順,此也。

是月改元通瑞元年。時有嚴寶性、范明心二僧焚身,盡成七寶。詔以其寶留于長聖寺,供以香火。帝以其異,改元通瑞。

史臣吳士連曰:佛家之説,有謂舍利者,乃焚身時精氣所聚之精,不為火所滅之物,故謂之寶。相傳以為學佛成身化為此。盖僧人斷慾,則其精氣因結為此故也。世人以不常見而異之,殊不知此陽精氣聚而成之耳。帝惑之,因而改元。自時厥後,好名之人,祝髮為僧忍耐受死,如智通之類多矣。

六月,驩州献一角獸,使員外郎陳應機、王文慶遣于宋。

秋八月帝幸僊逰山重光寺,詔起重興藏。

遣員外郎何授、杜寬以馴象二遣于宋。宋以大藏經謝之。

冬十一月,造萬安舶。

是歲,古法州法雲寺僧体上言,寺中放光數道,尋光掘之,得一石函,内有銀函;銀函之内有金函,金函之内有琉璃瓶,瓶中有舍利。帝遣迎入禁中,觀畢還之。

乙亥通瑞二年宋景祐二年春二月,天慶殿前芝草生。

夏四月,詔制金八角逍遙。

秋七月,立寵姬缺名為天感皇后,封皇子日中為奉乾王,其餘皇子皆封侯。

創立西街市及其長廊。

詔建太和橋於蘇歴江。九月橋成,帝臨幸,命侍臣賦詩。

愛州叛。冬十月,帝親征,以奉乾王為京師留守。發京師次愛州。帝御行營,宴享侍臣將帥,密指定勝大將阮慶,謂妃嬪曰:「慶必反。」妃嬪皆驚曰:「陛下何以知之?願聞其故。」帝曰:「慶心不平,見朕有慙色,動止失節,言行反常。以此觀之,知其志有他圖,反状明矣。」克愛州,定愛州牧長罪,遣使撫諭其民。京師留守奉乾王日中驛聞,僧胡氏、定勝將阮慶義弟都綂譚碎状、皇弟勝乾、太福等謀反。果如其言。妃嬪皆再拜曰:「妾聞聖人默視於未形,逆覩於未萌。今親見之。」

詔捕慶等,檻送京師。十一月朔,帝至自愛州。設飲至禮,勞將士平愛州之功。

帝御天慶殿,執胡氏、阮慶獄,並切肉剉骨于西市,其餘以罪次輕重論。

詔發銅六千斤鑄鍾置于重光寺。鍾成,使人拽送之。其鍾不待人力,自能移轉,頃刻間至其寺。

史臣吳士連曰:凡物方則止,圓則行。鍾之行,以其形之圓也。盖曳之行而有不勞人力,如神之助者。以今觀之,如木之大,十數人舉之,不勝其重;一人横推之,則圓轉而去。鍾亦然。寺僧欲神其教,乃颺言誑之爾。其曰神人迹、舍利光、優曇花、古佛湧之類,皆出僧徒之言。當時乘史筆者不揆諸理,從而書于冊也。

丙子三年宋景佑三年春正月,設慶成大願佛會於龍墀。大赦。

二月,詔寫大藏經留于重興藏。

三月,以金城公主嫁峯州牧黎宗順。

夏四月,置驩州行營,因改其州曰乂安。

秋八月,以長寕公主嫁上威州牧何善覽。

冬十月,臨西道及都金、常新、平原等州叛,侵宋思陵等州,掠牛馬、焚盧舍而還。

丁丑四年宋景祐四年春二月朔,帝親征臨西道,以開皇王為大元帥,討都金、常新、平原等州,奉乾王為京師留守。發京師次臨西道,克之。三月,帝至自臨西道。

詔乂安州起資城、利人、永豊等庫五十所于本州。

秋七月,帝御含光殿觀競舟。

大水。

鳥路桑園中古佛湧。

八月,造永春舟。

冬十二月,造日光舟。

立弘聖大王祠。先是,帝以都護府多疑獄,士師不能决,欲得彰著靈明,庸塞奸詐者,乃沐浴焚香請于天帝。是夜,夢赤衣使者奉上帝勑,賜范巨俩為都護府獄訟盟主。顧問天使曰:「是何人耶?典我何職局?」使者曰:「乃黎大行朝太尉也。」言訖忽不見。帝夢覺,召問群臣徵其事,封以王爵,命有司立祠於城南門之西,時祭焉。弘聖後改洪聖

戊寅五年宋寳元元年春二月,帝幸布海口耕籍田,命有司除地築壇。帝親祠神農畢,執耒欲行躬耕禮。左右或止之曰:「此農夫事耳,陛下焉用此為。」帝曰:「朕不躬耕,則無以供粢盛,又無以率天下。」於是耕三推而止。三月還京師。

史臣吳士連曰:太宗復古禮,躬耕籍,填率天下,上以供宗廟,下以畜萬民,治效臻於富庶也。宜哉。

秋八月,帝御含光殿觀競舟。

九月,神人見迹于大勝寺。

冬十月,立重光寺碑。

十一月,起御庫。

十二月,廣源州儂存福叛。

宋封帝為南平王。

是歲,東征王力卒。

己卯六年六月以後乾符有道元年,宋寳元二年。春正月,西農首領何文貞以存福叛状聞。初,存福為儻猶州首領,弟存禄為萬涯州首領。存福妻阿儂、弟當道為武勒州首領,皆屬廣源州,歲輸土貢。後存福殺存禄及當道,併有其地,僣稱昭聖皇帝,立阿儂為明德皇后,封子智聰為南衙王,改其州曰長生國,繕甲治兵,堅城自守,無復奉土稱臣。

二月,帝自將征存福,以開皇王監國。發京師渡冷涇津、白魚入舟,次廣源州。存福聞之,率其部落,携其妻子,亡匿山澤。帝縱兵追之,擭存福及智聰等五人。惟妻阿儂、子智髙走脱。檻存福等歸京師,令軍士夷其城池,招其遺類而存撫之,然後班師。

三月,帝至自廣源,詔曰:「朕有天下以來,將相諸臣,靡虧大節,異方殊域,莫不來臣,而諸儂世守封疆,常供厥貢。今存福妄自尊大,竊號施令,聚蜂蠆之眾,毒邉鄙之民。朕以之龔行天討。」俘存福等五人並斬之于都市

夏四月,占城王子地婆剌、樂舜、乍兜、羅繼、阿撻㻋五人來附。

五月,廣源州属武建洞獻生金一塊,重一百一十二两。連縣弄石州定邉州奏本處有銀穴。

六月,群臣請改元曰乾符有道,及增尊號曰金湧銀生儂平藩伏八字。帝曰:「唐虞之世,畫象而人不犯,不戰而屈人兵,垂衣拱手,而天下大治,是以星辰不悖,雷雨弗迷,鳥獸率舞,鳳凰來儀,四夷咸實,百蠻向化,不知何以臻歟。朕以藐躬,託于士民之上,夙興夜寐,若涉深淵,未知何道以格乎天地,何德以參乎堯舜。乃者儂寇克平,占城來附,洞産黄金,地湧白銀,意者何以致之歟?抑將有以警之歟?朕甚懼焉,何足以崇美名,尊顕號。卿等議宜停罷。」群臣固請,乃允。

黎文休曰:帝堯、帝舜、文王、武王皆以一字為號,未當有增其尊號也。後世帝王,好為誇大,乃有累至數十餘字者。然以功德稱之,未有以物件及蠻夷聮綴於其間者也。太宗乃納群臣所上金湧銀生儂平藩伏八字為號,則於誇大中,又失於麄矣。太宗不學,無以知之,而儒臣進此以䛕媚其君,不可謂無罪也。

秋八月,遣大僚班師用和,親王班杜興如宋脩舊好。

冬十月,詔重脩太祖神武皇帝廟。

十二月,真臘國來貢。

庚辰乾符有道二年宋康定元年春正月,丁亥朔,日食。

二月,帝既教宫女職成錦綺。是月,詔盡發内府宋國錦綺為衣服,頒賜群臣,五品以上錦袍,九品以上綺袍,以示不復服御宋國錦綺也。

史臣吳士連曰:帝之此舉,於美之中,又有美者存。不貴異物,見其儉德之脩;頒賜群臣,見其惠下之厚。

夏四月,朔詔今後凣天下人民詞訟,悉委開皇王裁决以聞,仍命以廣武殿為王聽獄訟所。

史臣吳士連曰:太子之職,問安侍膳之外,居府曰監國,行軍曰撫軍,如斯而已,未聞使之聽訟也。夫訟乃有司之事。太宗使開皇王行之,非其職矣。又廣武殿為王聽訟所,非其所矣。

秋八月,占城國守布政寨人布令、布哥蘭、沱星率其部属百餘人來附。

冬十月,設羅漢會于龍墀,大赦,免流人罪,復徒人之法,及天下税錢之半。先是,帝令工匠造雕佛千餘像,畫佛千餘軸,寶幡萬餘頂。至是工畢慶成也。

辛巳三年宋慶曆元年春二月,有白雀集于禁庭。

夏五月,置宫女皆品,皇后妃嬪十三,御女十八,樂妓一百有餘。

六月,殿前指揮使丁禄、馮律謀反。詔捕禄、律及其黨下吏治。開皇王聽斷,禄律並伏誅。

秋九月,帝幸哥來捕象,又幸哥覽,還京師。

冬十月,帝幸僊逰山觀起慈氏天福院。及還,詔發銅七十五百六十斤,鑄彌勒佛,海清、功德二菩蕯及鍾置于其院。

十一月,詔威明侯日光知乂安州。

是歲,儂智髙與其母阿儂由雷火洞復據儻猶州,改其州曰大曆國。帝命將討之,生擒智髙歸京師。帝㦖其父存福,兄智聰俱被誅,免其罪,復授廣源州如故,以雷火平安婆四洞及思琅州附益之。

壬午四年十月以後明道元年,宋慶曆二年春三月,帝幸哥覽海口耕籍田,還京師。

夏五月,詔諸官職都迯亡者杖一百,刺靣五十字,徒罪諸軍士迯林野劫人財物者杖一百,刺靣三十字。守鎮寨迯亡者如之。

秋七月,詔諸盗官牛者杖一百,一頭罰二頭。

九月,杖欠盟誓者各五十。

遣員外郎杜慶、梁茂才遣馴象于宋脩舊好也。

地震。

文州叛。

閏月,詔諸夜入人家奸人妻妾,主人登時格殺者勿論。

詔百姓賦税,許輸官十分外别取一分,謂之横頭,過者以盗論。百姓有吿訴者,復其家三年,京城人吿者,以其物賞之。如管甲、主都及徵税人相與過例征取,雖已歴時月而告者,管甲主都與徵税人同罪。

冬十月朔,以開皇王為都綂大元帥討文州。

詔改元明道元年。

頒刑書。初,天下獄訟煩擾,法吏拘律文務為深刻,甚者或至枉濫。帝為之惻然,命中書刪定律令,參酌時世之所適用者,敘其門類,編其條貫,别為一代刑書,使觀者易知。書成,詔頒行之,民以為便。至是治獄之法,坦然甚明,故有明道改元之命,及鑄明道錢。

十一月,詔諸年七十以上,八十以下,十歲以上,十五歲以下,及身有弱疾,以至皇家、大功、期親以上犯罪者許贖。犯十惡者不在。

是歲,天下大飢。詔樞密院阮珠令諸路迯人,各認地方橋道,築土為堠,置木牌於其上,以便四方所向。

癸未明道二年宋慶曆三年春正月,愛州叛。

二月,帝御天慶殿,詔官職三人,其保一人如有匿藏大男,三人者同罪。

文州叛。

三月,朔,以開皇王為都綂大元帥討愛州。奉乾王為都綂元帥討文州。文州平,奉乾王獻所獲良馬四。賜名載天、廣勝、追風、日馭。

夏四月,占城風浪賊謂乘風浪寇掠掠取海邉民。命陶處中鎮之,乃平。

帝幸武寕州松山古寺,見其人迹萧然,基址暴露,中有石柱,欹斜欲傾。帝慨嘆,意欲重修之。言未發,石柱忽然復正。帝異之,命儒臣作賦以顯其靈異。

秋八月,詔諸賣百姓、黃男為人家奴,已賣者杖一百,刺靣二十字,未賣而已為人後者,杖如之,刺靣十字,知情買者,減一等。

帝問左右曰:「先帝棄世于今,已十六載矣。而占城未有一介使來,何也?意朕之威德不加乎?抑彼自恃山川之阻險乎?」對曰:「臣等以為,陛下之德雖加,而威未廣故也。何者陛下即位以來,彼逆命不庭,惟布德施惠以懷之,未嘗信威耀武以征之,非所以威遠人也。臣恐海内異姓諸侯,皆如占城,奚啻占人哉。」帝於是决意伐占城。

史臣吳士連曰:占城風浪賊掠我海邉民,問罪之師,其可以乎,盖正其罪名也。苟云遠人不服,則脩文德以來之,豈可勒兵於遠哉。

九月朔,使魏徵如廣源州,賜儂智髙都印,拜為太保。

黎文休曰:前年儂存福之叛逆,僣號開國置官属,太宗既罪存福,而遺其子智髙。今智髙復蹈其父之不軐,則其罪大矣,誅之可也。奪其爵邑,降為庶人亦可也。太宗既赦其罪,又以州郡附盖之,賜印封為太保,則賞罰無章。及其為廣源之患,乃出其兵以援鄰為辝,何以異放虎兕使之噬人,而徐救之哉。盖溺佛氏之小仁,而忘有國之大義也。

帝以明年將伐占城,詔造龍、鳳、魚、蛇、虎、豹、鸚鵡戰艦數百餘艘。

冬十月,長春殿御楯自動,詔群臣商議。皆曰:「楯之為物兵噐也。臣聞鸞先風翔,礎先雨潤,今陛下欲興師征討不庭,而兵噐自動者,是神人默會,物類相應之兆。書曰:『惟動丕應徯志。』彼既先志而應動,何疑之有。」帝然之。

詔軍士迯亡踰年者杖一百,刺靣五十字,不满年者,從輕罪之,復㱕者許還舊處。行幸不從駕者,杖亦如之,刺靣十字。

十二月,詔軍士繕甲治兵,約以明年春二月伐占城。

帝幸古覽行營,詔諸強盗百姓禾秧財物,得財杖一百,不得財而傷人者,以流罪論。

是歲,復鑄明道錢,頒賜文武臣僚。

甲申三年十一月以後天感聖武元年,宋慶曆四年春正月,發府庫噐械,頒授諸軍。癸卯,帝親征占,以開皇王為京師留守。是日,有司以所祀山神少牢,得膽大如柚子献之。帝戲之曰:「膽聲耽相近,彼少牢得大膽者,盖示我以少勞而得大耽樂之徵也。」甲辰,發京師。乙巳,次大惡海口,會風濤帖靜,大軍利涉,故改大惡曰大安。抵麻姑山,紫雲捧日。過河腦彎,有片雲覆帝所御舟,隨其行止。是日,至住牙一作身海口駐營。次日發,以風勢之使,一日過大小二長沙。抵思客海口,白魚入舟。帝聞占城引其眾及象陳于五蒲江南岸,欲拒官軍。詔舍舟登陸,領軍士至北岸,見彼属徒已列江邉。帝乃部分士卒建旗鳴鼓,徑渡擊之。兵刀未接,占人自潰,追斬三萬級。郭加彛斬其主乍斗首,于陣献之。獲馴象三十餘,生擒五千餘人,其餘為官軍所殺,血塗兵刀,尸塞原野。帝為之慨然,下令曰:「有妄殺占城人者殺無赦。」

史臣吳士連曰:帝之此心,其宋太祖之心乎,傳祚永久也,宜哉。

秋七月,帝引軍入佛誓城,俘乍斗妻妾及宫女之善舞西天曲調者。遣使徧行鄕邑,撫論遣民。群臣賀捷,八月班師。還至乂安,行營詔威明侯日光慰勞之,尋授本州節鉞,加封王爵。初,帝委威明以乂安歲租,及令置婆和寨,使之牢固,及諸處堠鋪,餱粮畢備,皆稱旨故也。

九月朔,次長安府,黄龍見于帝所御舟。至莅仁行殿,令内人侍女召乍斗妃媚醯侍御舟。媚醯不勝憤鬱,密以氊自纏投江死。帝嘉其貞節,封協正佑善夫人。

史臣吳士連曰:夫人義不受辱,從一而終,以全婦節。人臣事二君者,夫人之罪人也。帝嘉其貞節封為夫人,以勸後世,宜哉。

帝還自占城,吿捷于太祖廟畢,御天安殿,設飲至禮。是日,群臣献俘五千餘口,及其金銀珠寶之物。詔俘虜各認部属,居之永康鎮,直至登州今歸化是,置鄕邑,倣占城舊號。

帝使設大檻於霪覃今西湖也,以占城馴象為媒,誘野象入其中,親幸捕之。

冬十一月,賜伐占城有功者,六品以上錦袍,七品以下羅衣。群臣請改元曰天感聖武,增號曰聖德天感宣威聖武八字。允之。詔曰:「遠事征伐,妨奪農功,豈料今冬得大豊熟。苟百姓之既足,則朕孰與不足。其賜天下今年税錢之半,以慰跋涉之勞。」

詔絹庫司私受人絹一尺,杖一百,一疋至十疋以上者准疋數,加配役十年。

十二月朔,置懷遠驛于嘉林江岸,以為異域來實舘歇之處。

太保儂智髙來朝。

是歲,詔諸軍迯亡者,准三流罪。禁獄官毋得遣囚人作私役,犯者杖八十,刺靣配牢。

乙酉天感聖武二年宋慶曆五年,制太平車,以黄金飾蓬,羅峩占城象鞍也,駕象引之。

立大内碑。

丙戌三年宋慶曆六年,起别宫,居占城女。

丁亥四年宋慶曆七年春三月,置望國鎮,及㱕德、保寕、宣化、清平、永通、感化、安民七驛,各立碑堠,以為蠻夷宿歇之處。

戊子五年宋慶曆八年秋九月,命將軍馮智能攻哀牢,獲人畜甚眾而還。

儂智髙以勿惡洞叛。命太尉郭盛溢討之。方交戰,天地晦冥,俄而雷震洞中,其酋長體皆磔裂,舉洞驚駭。智髙降。

立社稷𡊨于長廣門外,四時祈榖。

冬十二月,立春日詔,有司行迎春禮。

己丑六年三月以後崇興大寶元年,宋皇祐元年春二月,改元崇興大寳元年。

冬十月,造延祐寺。初,帝夢觀音仸坐蓮花臺,引帝登臺。及覺,詔群臣,或以為不祥。有僧禪慧者勸帝造寺,立石柱于地中,搆觀音蓮花臺于其上,如夢中所見。僧徒旋繞誦經求延壽,故名延祐。

庚寅崇興大寶二年宋皇祐二年春三月,占城献白象。

夏六月,大水。

秋九月,勿陽洞人叛,討平之。

辛卯三年宋皇祐三年春正月,置内外隨車龍軍,命左驍衛將軍陳稔領之。

定文武官年深無過犯者,陞職爵有差。

秋八月,大酺,賜民幣帛銀錢有差。

冬十一月,開廪港。

壬辰四年宋皇祐四年春正月,封諸皇子為王侯皇女,為公主。

三月,鑄洪鍾于龍墀,令民有寃,抑不達者,撞之以聞。

夏四月,儂智髙叛,僣稱仁惠皇帝。國號大南,寇宋境,破横山寨,陷邕、横、貴、藤、梧、康、端、龔、潯等州,遂至廣州城,傳城攻之,五旬不下,乃還。再入于邕,殺宋將佐三千餘人,虜生口萬計。所過焚蕩無遺。宋君臣以為憂。樞密副使狄青抗章請行。宋帝命青以宣徽使都大提舉,總其節鉞討之。

癸巳五年宋皇祐五年春正月初五日,地震三度。

十日,有雲不雨,黄龍見于端明閣。群臣稱賀,惟僧法語云:「龍飛在天,今乃下見不祥也。」

狄青帥三將兵至邕州㱕人鋪。智髙出拒戰,為青所敗,走十餘里。其腹心將黄師宓與其下五十七人死于陣。宋所追殺二千二百餘人。智髙焚城夜遁。

秋七月至八月,大水。

冬十月,智髙使梁珠來乞師。詔指揮使武珥将兵援之。狄青又破智髙,智髙奔大理。大理斬髙,函其首献于宋。儂氏遂滅。先是,智髙寇宋邊,宋命樞密直學士孫沔、入内押班石全彬,同本路經畧使余靖經制盗賊。帝請出師助討,宋以便宜許之。及狄青為大將,遂奏曰:「假外兵以除内寇,非我利也。以一智髙,两廣力不能制,乃假外境兵,其或因而起亂,何以禦之?」是年宋有詔,止我援兵。及智髙乞師,又允其請。宋都監蕭注從特磨道襲獲智髙母阿儂,殺之。

甲午六年九月以後聖宗竜瑞太平元年,宋至和元年秋七月,詔皇太子日尊視朝聽政。

史臣吳士連曰:詳下文九月書帝弗豫,則是月詔太子視朝聽政,為不得已之事。

九月戊寅,帝弗豫。

冬十月一日,帝崩于長春殿。太子即位于柩前,改元龍瑞太平元年。追尊大行皇帝,謚庙號太宗,母枚氏為金天皇太后。建國號曰大越。

賜東宫舊臣官爵有差,以裴佑為文明殿學士。

史臣吳士連曰:史稱帝仁哲通慧,文武大畧,六藝無不精諳。惟其有此才德,故能有為。然拘於君臣燕亨之禮,當哀而樂,致孝道之有虧。惑於浮屠慈愛之説,肆赦叛臣,則仁流於姑息,此其失也。

大越史記本紀全書卷之二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