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郡國利病書 (四部叢刊本)/冊三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冊三十七 天下郡國利病書 冊三十八
清 顧炎武 撰 清 錢邦彥 撰坿錄 崑山圖書館藏稿本
冊三十九

Page:Sibu Congkan Sanbian170-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50-38.djvu/2Page:Sibu Congkan Sanbian170-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50-38.djvu/3

  海防SKchar論                    周弘祖

沿海自廣東樂㑹縣接安南界起歷海條粤為文昌界舖前港為㑹通界神應

港豊盈浦為⿰王𤔫州界麻頭浦吕湾浦為臨髙界田禾湾為儋州界峩詐山馬昌

化所界歴白沙營為感恩縣界大洞天小洞天為崖州界牙娘澚𩀱洲門為凌

水縣界七十二徑牙山淡水湾為欽州界革木營烏雷山為靈山縣界青嬰池

楊梅池平江池為廉州界邵州為永安所界泖洲為康海所界潿洲為錦農所

界調洲獨猪山為石城千户所界碙洲小黄程汾洲為寕川所界青聚山罷浮

峰為神電衛界海淩山爲雙海所界小𫉬山為海朗所界中𫉬山為陽江所界

大𫉬山為新寕縣界西熊山鶚洲山為新㑹縣界萬斛山上川山為順徳縣界

石岐峰為香山縣界蛇西山大南常山為南海畨禺泉烏沙洋為白沙廵司九

星洋為福永廵司界珊瑚洲渡柸山為東莞縣界合蘭洲為大鵬所界馬鞍洲

為鐡岡驛界寕洲山桔州山為惠州界記心洋為平海所界徐娘山為海豊縣

界大星尖山為捷勝所界吉頭峰爲碣石衛界前標峰為甲子門所界陶娘湾

靖海嶴為靖海所界大浮山玊嶼山為朝陽縣海門所界小柑牛為蓬州所界

大柑山為大城所界犬京山九猴山為饒平縣界計五千里抵福建南澳山為

玄鍾所界歴侍郎洲石城嶼為銅山所界歷鴻儒嶼沙𬇞嶴為陸鰲所界大潵

嶼壁洲山為鎮海衛界小潵嶼為月港界舊浯嶼為高浦所界嘉禾山大担山

為中左所界小担虎頭山為金門所界大登山小登山為福全所界大捕山小

捕山為永寕衛界埕埭峰⿰犭頼窟峰為崇武所界沙塘湾為惠安縣界𡾒嶼白嶼

為峰尾廵司界湄洲山為南泉寨蒲禧所界石獅峰小澚峰為平海衛界埕口

三江口為冲心廵司界綱山王家嶼為萬安所界六湖山碧水島為鎮東衛界

踵門山為蕉山廵司界日嶼月嶼為梅花所界即會城三波礁五虎粤為連江

界下干塘四嶼為定海所界花瓶為北茭廵司界飛鸞渡為寕徳縣界青山峰

為大金所界天干山丁家桯大俞山三星山流江為福寕州界計二千里抵淛

江懸中峰為蒲門莊士二所界歷長沙門大崑山為金卿衛界鳳凰山為平陽

所界銅盆山為沙園所界仙口峰飛雲渡為瑞安所界大衢山海安港為海安

所界霓嶴披山為寕村所界黄華港為磐石衛界大岩頭為磐石後右界前山

䨥斗門為蒲岐所界九眼塘斗門𨵿為三山廵司界丫髻峰為楚門所界臨門

溢為隘頑所界省梅坑為沙角廵司界大陳山石塘港為松門衛界金清閘西

嶼閘氷豊閘皆朱文公所造為新河所界金沙灘鐺礁為海門衞界海門港為

海門前所界五嶼為桃諸所界三門山為徤跳所界石蒲港為前後二所界青

苔湾為昌國衛界小目山為爵谿所界西厨山為前倉所界孝順洋白𡍼為大

嵩所界大射山為穿山後所界洛茄山長白山為中左所界大魚湾長山廵司

界招寳山巾子山為定海衛界金家嶴為寕波界丘家洋為慈谿界金塾浦為

龍山所界松浦港為松浦廵司界黄山為觀海衛界破山浦為三山所界化龍

浦為餘姚界臨山港為臨山衛界西海塘為上虞界漁山𫎇池臺為紹興三江

所界鱉子山為蕭山界和尚山栲門為㑹城界茶浦門為海寕所界大衢山小

衢山為澉浦所界桑扶山為海寕衛界西海口馬蹟山北丁興殿前山淡水門

為乍浦所界計二千七百里抵南直𨽻三姑山為金山衛界胡家港為金山廵

司界上釣山中釣山下釣山大盤山為青村所界蒲嶴為南滙所界陳前山茶

山為蹌廵司界寳山為上海界永字山分水礁海礁山綵淘港為吳淞所界浪

岡山顧涇港為嘉定界竺箔沙送信嘴小圑沙新安少為太倉界太隂沙管家

沙為崇明界福山狼山三槿口為通州千户所界唐家港海門島為泰州界亂

沙新洋港為塩城界開山淮河口莺山為安東界蚄山高公島為海州所界清

河口已頭河為贑榆界旬島勞山島為安東界孤𦒿山為石臼所界計一千八

百里抵山東青沉峰界歴胡家峰為高港廵司界沙嘴峰為靈山衛界黃埠峰

為夏河寨界洋河峰為膠州界大勞山田横島為鰲山衛界走馬峰為即墨界

馬山為浮山所界旬島赤島為雄崖所界吾島徐福山為大山所界巨高島為

大嵩衛界竹島為海隅所界松島莫島浸雞島為靖海衛界佛島爲津寕所界

五疊島下勞山為㝷山所界歇馬墩洛口堡為成山衛界海牛島為不夜城界

竇家峰為百尺岩所界古陌頂為威海衛界父島為金山所界新安堡戯山峰

為寕海衛界海雞山為竈河寨界武家庄為馬埠寨界洋山為萊州界八角島

碗蟻島為登州界劉家窪為盧洋寨界沙門島為解宋寨界单山為黄縣界桑

島為馬停寨界亀島為昌邑縣界歆末島為壽光界都里鎮為蒲臺界青島為

利津界黄島為賔州界直沽口為寳坻縣界塔山為盧龍衛寨界南半洋山為

昌黎縣界計一千二百里抵遼東北半洋山為山海衛界蔬莱島為中前所界

牛車島為中後所界孤山為中右所界向陽島羅兒島為金州衛界石灘島為

左所界東雲島黃駝島為蓋州衛界屏風山為復州衛界鳯凰山為中左所界

女兒河為中屯衛右屯衛界遼河渡古寺島為廣寕衛界麻田島平島為海州

衛界湯站堡為鎮遼所界臨江為義州界計一千三百餘里為鴨緑江朝鮮界

總其入㓂則隨風所之東北風猛則由薩摩或由五島至大小琉球而視風之

變北多則犯廣東東多則犯福建正東風猛則必由五島歷天堂官渡而視風

之變東北多則至鳥沙門分䑸或過韭山海閘門而犯温州或由舟山之南而

犯定海犯象山奉化犯昌國犯台州正東風多則至李西嶴壁下陳錢分䑸或

由洋山之南而犯觀犯錢塘或由洋山之北而犯青南犯太倉或由南沙而入

大江犯𤓰儀常鎮或在大洋而風歘東南也則犯淮揚登萊若在五島開洋而

南風方猛則趨遼陽天津防倭者以三四五為大汛九十月為小汛向之入寇

者薩摩肥後長門三洲之賊居多其次則大隅筑前筑後愽多愽人善造舟而

豊前豊後和泉之人間亦有之乃因商於薩摩而附行者 廣東列郡者十分

為三路高雷廉近占城滿刺諸畨烟烽希曠中路東莞東路惠潮皆倭宼不時

岀没之地而東路尤為要衝若柘林者則又必東路控賊之咽喉門户也無柘

林是無水寨矣無水寨是無東路矣瓊州四面環海東西九百里南北一千一

百四十里長山峻嶺三黎錯居其間而五指腹心盡為黎㩀羣岡之中定安尤

險稍或撤備門庭皆勍敵矣頃因辛丑之亂舉兵討平事雖大定險終在夷議

者𣣔於羅活崗據以重兵斷其徃來攛㐲噫必如是而為乆安之計乎福洋烽

火門寨設於福寕州所轄官井沙埕羅浮為南北中三哨後官井添水寨則又

以羅江古鎭分為二哨是在烽火官井當會哨者五小水寨設於連江所轄

閩安鎮北茭焦山等七廵司為南北中三哨是在小當㑹哨者三日南水寨

設於莆田所轄冲心蒲僖崇武等所司為三哨而文澚港則近添設於平海之

後是在日南當㑹哨者四浯嶼水寨設於同安上自圍頭以抵日南下自井尾

以抵銅山大約當㑹哨者二銅山水寨設於漳浦北自金山以接浯嶼南自梅

嶺以逹廣東大約當㑹哨者二由南而哨北則銅山㑹之浯嶼浯嶼會之日南

日南㑹之小㑹之烽火而北來者無不備矣由北而哨南則烽火㑹之

㑹之日南日南㑹之浯嶼浯嶼㑹之銅山而南來者無不備矣哨道

聮絡𫝑如長蛇防禦之法其能踰此耶SKchar計八閩之地二面當海者二興泉是

也一面當海者二福漳是也其要害地如晋江深扈⿰犭頼窟興化冲心平海龍溪

海門漳浦島尾南靖九龍寨溪是也然莫有如福寕之尤險者三面孤懸海中

如人吐舌賊入必首犯之舊寨設於州東北六十里三沙海面後焦宏倡議棄

徙松山今必復舊而後可乎浙江沿海舊設四總今增為四叅六總矣四叅者

杭嘉湖一寕紹一台一温一也六總者定海昌國臨觀松海金盤海寕也悉其

防禦之制自内逹外有三重焉會哨於陳錢分哨於馬蹟羊山普陀第一重沈

家門馬墓之師為第二重SKchar兵督發兵船為第三重備至宻也乃若定海者是

寕紹之門户舟山者又定海之外籓其地則故縣治也為里者四為嶴者八十

有三五糓之饒魚塩之利可供數萬人不待取給於外非若普陀諸山比也

國𥘉置昌國衛於其上屯兵戍守誠至計也信國經略海上以其民孤懸徙之

内地政𨽻象山識其小而未見其大也蘇松為畿輔望郡濵於大海自吳松江

口以南黄涌以東海壖數百里一望平坦皆賊经道徃因不能禦之於海致賊

深入其禍惨矣今建議者曰松江之有海塘而無港口者則自上海之川沙南

滙華亭之青村柘林凡賊所據以為巢穴者各設陸路把總以屯守之而金山

界於柘林乍浦之間尤為直浙要衝特設總兵以為陸路各将之領䄂又於其

中𣸸設逰兵把總一員專駐金山徃來廵哨所以北衛松江而西援乍浦也至

於蘇之沿海而多港口者如嘉定之吳松太倉之劉家河常熟之福山港凡賊

舟可入者各設水兵把SKchar以堵截之至於崇明孤懸海中尤為賊所必經之處

特設𠫵将以為水兵各将之領䄂又於其中添設遊兵把總二員分駐行治营

前二沙徃來廵哨所以逺哨海洋而遮蔽港口也外内夾持水陸兼備上之可

以禦賊於外洋下之可以廵塘而拒守亦既精且宻笑乃若淮揚二郡介於江

淮之間東瀕大海三面隄防考其形𫝑起自東南蓼角嘴柢姚家蕩綿延四百

里除安豊等三十六塲俱在腹裹未為要害要害之䖏乃通州也狼山也楊𣗳

灣裹河鎮也餘東餘西等塲也蓼角嘴吕四塲也掘港新閘港也廟湾劉家庄

金沙塲也其尢要者有三曰新塲為其岀入至近逼揚州也曰北海所其通新

閘港且有塩艘聚泊也曰廟湾為其為巨鎮而通大海口也湏設三把總以駐

之仍用陸路逰撃一員駐劄海安則東可以控狼山通州海門之入而西可以

捍禦揚州矣倭患之作嶺嶠以北逹於淮揚靡不受害而東獨不之及者豈其

無意於此哉良以山東之民便鞍馬不便舟楫無過海通畨之人為之嚮道接

濟耳所虞者登萊突岀海中三面受敵且危礁暗沙不可勝數非諳練之至則

舟且不保何以迎敵而追撃乎故安東以北若勞山赤山竹篙旱門劉公芝界

八角沙門三山諸島乃賊之所必泊而我之所當伺者若白蓬頭槐子口橋雞

鳴嶼夫人嶼金勞石倉廟淺灘亂磯乃賊之所乙避而我之所當逺者當亊諸

臣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備之造舟選卒練習故當将來 廟堂或脩海運以

備不虞亦大有賴焉獨禦宼云乎哉遼東古營并地也其背為沙漠花當吉列

迷諸部落在焉其面為滄溟其餘氣為朝鮮 國朝設瀋陽遼陽三萬鐡嶺四

衛統於開原以遏北狄之衝金復海蓋旅順諸軍聮屬海濵以防島夷之入東

北藩籬可謂固矣洪武初倭奴以玩南方之心而玩遼東遼人以禦北狄之法

而禦倭宼斬滅無遺海氛蕩熄劉江金線島之捷是已二百年來𫟪備無故倭

敢遽犯哉但地方千有餘里馬歩官軍九萬員名止藉山海関一路饋餉我

朝北都燕而逺漕江南粟又自京師逹於遼陽飛輓不繼何以食之此其患非

渺小矣邇者登萊運米逹遼甚便惜未多耳愚謂 國𥘉軍屯啇中之制至為

精當而大壞極敝司國計者當深念而亟之圖不當專責幕帥而已也

 兵事

 泉州 正統間建昌人鄧茂七聚衆殺人縣官捕之遂拒捕率黨刼上杭汀州

 正統十三年㩀杉関攻光澤縣大掠順流而下攻卲武掠庫藏𢾗日至順昌縣

 時尤溪爐主蔣福成亦號集爐丁刼取聚落旬日至数萬人襲尤溪與茂七聲

 援遂攻延平合拒官軍官軍皆没御史丁宣等發牌招之茂七等殺齎牌使者

 據王䑓地方立總甲里長殺張都司𫝑益熾遣賊将陳敬徳由徳化㓂永春永

 春民郭榮六撃破之餘賊吳都總等分㓂諸縣逺近望風降附将攻郡城郡守

 熊尚𥘉請調衞軍未下自提民兵與晋江簿史孟常隂陽正術楊仕洪拒于城

 南古陵坡𬒳執皆SKchar之廵按御史張海上其事上遣都督劉得新陳榮與都

 御史張楷等親諭務要勦㓕盡絶陛辭又諭你每不可遲福建一方百姓望你

 每來救他務要将賊人殺㓕盡絶楷等分道入閩乃平諸賊凾賊首赴京八閩

 始定 弘治四年漳平盗温文進㓂安溪攻䧟縣治永春南安郡城一時騷動

副使司馬垔督官民兵討平之 正徳中廣東盗屡㓂南安永春徳化安溪等

縣 嘉靖元年秋廣東盗犯永春二年正月辛亥泉兵與賊𢧐于髙坪敗擄

泉州衞經歷葛彦乙酉漳泉合兵復𢧐于霞村擄漳州府通判施福七月賊入

興化 三年十月六縣兵合撃賊于徳化小尤中團殱之 二十六年劇㓂陳

日輝聚黨㩀安溪覆𪔂山大小尖白葉坂諸峝是冬㓂同安分廵僉事余爌督

兵討平之 時漳州月港家造過洋大船徃來暹羅佛狼機諸國通易貨物海

道不靖是年新設總督閩浙都御史厲禁通畨𫉬通畨者九十餘人都御史朱

紈行海道副使柯喬都司盧鏜就教塲悉斬之㝷論發柯喬盧鏜皆擬重典後

恤刑即中陸穏乃奏釋之漳泉㝷復通倭倭亦以巨航至漳泉人徃徃有詐負

其直者遂生嫌隙而倭患萌矣 三十五年倭自福清海口入㓂泉州衞指揮

童乾震引兵迎𢧐SKchar之倭復至郡城下䧟崇武入永春安溪 三十七年四月

倭犯安平市䧟福清南安惠安知縣林咸禦賊于鴨山死之遂犯郡城 三十

 八年倭犯郡城同安三十九年四月䧟崇武入永春七月䧟安溪 四十年

 倭掠同安晋江仙遊叛民吕尚四聚黨攻䧟永春擄知縣林萬春賊褚鐸攻南

 安執招撫千户王道成遂攻徳化知縣張大綱戒壁SKchar壘乗機岀𢧐大破之直

 追至巢尚四走SKchar擒鐸二賊悉平 四十一年二月倭䧟永寕衞 是時𡈽賊

 謝爱夫等並起擄人𤼵冡挾贖指揮歐陽深𠫵将黎鵬舉等合兵連破七寨斬

 賊首韋老等六月深遣人撫諭其黨夜觧散萬餘人黎眀進撃擒江一峯李五

 官等斬之十二月廣賊陳紹禄三千餘犯永春 先是倭在福清未回者適

 浙直總督遣𠫵将戚継光領金華兵來援興化至次宏路驛一夜勦之兵無所

 犒賞尋還浙江新倭自海口登岸遂攻園興化城数月時都督劉顕屯江口距

 城四十里不敢進遣五兵詣城約援為倭所𫉬殺之以從倭漢人詐為劉兵入

 城分守𠫵政翁時噐𠫵将畢髙並中其計十一月二十八日夜五人在城殺人

 倭乗亂攻城城遂䧟㩀城三月凢殺署印同知一人士夫十餘人大家小民無

数至正月始去屯平海衞上命戚継光以都督SKchar兵福建提浙江兵未至時

廣東SKchar兵俞大猷奉遣應援以南贑兵為軍門所留新募漳兵未可以𢧐帷先

把截海港毋令船得脱去指揮歐陽深奉遣應援與賊𢧐于平海之東蕭死之

戚兵至遂直抵平海衞城破其巢殱㓕無遺四十二年十月倭復攻仙遊五

十餘日時浙兵更畨未至戚總兵俟乆恐城中力竭乃率見在兵破其西寨遂

與譚廵撫連兵盡破其東南二寨賊遂潰四十三年正月賊入泉郡境攻安

平戚SKchar兵兵續至賊聞引去戚追勦直至漳州賊復奔潮州為廣東總兵俞大

猷截殺無餘四十五年春有倭航百餘徒突至永寕戚總兵截殺之 𨺚慶

三年四月倭二百餘犯同安分廵僉事蘇愚遣指揮張竒峰督𡈽兵徃殱之自

是倭絶迹矣

興化 嘉靖二年七月廣㓂申大SKchar犯莆田典史汝艮𢧐死三十七年四月

倭犯府城自是連𡻕入㓂 四十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夜倭䧟府城同知奚

世亮訓導劉堯佐死之賊復破平海城罷游廵撫逮翁分守謫戌

漳州 正統十四年鄧茂七黨楊福䧟漳浦南靖長泰龍巖又圍漳城漳州衞

指撣顧斌敗走之 嘉靖二十九年贑州峒㓂李文彪等作亂漳州府通判謝

承志率兵禦之為所𫉬 三十五年十月倭犯詔安三十六年六月海㓂許

老謝䇿等焚月港三十七年冬有海㓂謝老洪老即洪廸珍等誘倭三千餘人船

泊浯㠘次年正月由島尾渡浮宫直抵月港奪港中大船散刼八九都珠浦及

官㠘等䖏復歸浯㠘自是連年焚刼府屬各縣三十九年五月饒賊張璉僣

稱偽號襲䧟雲霄城是年龍巖南靖平和詔安各䖏俱𬒳倭饒殺掠草㓂乗風

竊發郡無寕土四十年正月月港二十四将反先是丁己年間九都張維等

二十四人共造一大船接濟畨船官府莫能禁戊午冬廵海道邵楩差捕道林

春領兵三百捕之二十四将率衆拒敵殺死官兵三名由是益横遂各據堡為

巢旬月之間附近地方效尤各立營壘各有頭目名號曰二十八宿曰三十六

猛是年春攻破虎渡城又攻田尾城合浦漸山南溪諸䖏濵海之民害甚于倭

是年龍溪縣二十三四等都并海滄石羙烏礁等䖏土民俱反閠五月饒賊襲

䧟鎮海衞八月䧟南靖縣四十一年三月饒賊復入南靖縣 十月海賊吳

平引倭襲䧟玄鍾所四十二年十二月龍巖縣土賊蘇阿普曽東田等作亂

殺漳平知縣魏文瑞四十三年二月倭賊数千人自興化仙遊縣來總兵戚

継光追至無象舖犬破之斬倭首三百餘級是年斬二十四将賊張維四十

四年勦殺龍頭寨賊首曽東田馬元湘等 四十五年五月吳平夥黨林道乾

等犯詔安十月總兵戚継光勦㓕之 𨺚慶二年吳平夥黨賊首曽一本犯詔

安九月復㓂饒平詔安副總兵張元勲領兵由陸路截殺于塩埕又大敗之于

大牙澚三年五月内曽一本賊船数百屯于雲盖寺柘林等澚閩廣軍門會

兵於六月内進兵勦㓕之𫟪境始安 萬曆十一年四月奸民吳䨇引等謀亂

誅之二十年二月長秦縣民董公等反獄斫知縣李學詩不死捕得誅之

 福寕州 自嘉靖三十四年以後倭無𡻕不犯州境三十八年三月倭数千攻

 州城署州事武平縣知縣徐甫宰悉力禦之倭退四月䧟福安丁已𠫵将黎鵬

 舉自嵛山衝倭舟為両截壓沉其一舟追馳三沙至火𦦨山以火攻大破之六

 月鵬舉𬒳逮去七月倭破桃坑寨八月連攻柘洋堡不克 四十年三月倭據

 雲淡門十月䧟寜徳四十一年八月浙江𠫵将戚継光帥𡠉士八千殱倭衆

 千餘于横㠘 四十二年五月倭㓂流江沙埕烽火寨把總朱璣率舟師破之

 把總王如龍追倭賊于小石嶺犬破之 四十三年四月𠫵将李超破倭賊千

 餘于水澚

  閩中經略議               郭造卿

閩经略之大者繋于督鎮葢閩之巡撫自正統前侍郎楊勉始也至

成化末王継而後SKchar罷遣矣嘉靖間胡璉朱紈王忬兼閩浙巡視事

平而不常設專設自阮鶚始未幾而䈴提督軍門矣璽書居漳則于

防山㓂為踈居省城調度則去南粤太逺以地理之沿海州縣通潮

汝者六縣而抵大海者十五縣耳尚有重巖叠障者三十七縣為盗

賊穴窟者何乃遣之乎然諸縣屬之南贛軍門建邵延三郡及福興

漳泉山縣皆當居中綰轂而四出筴應然後可也置節鎮與立㑹省

不同㑹省取舟楫𠩄集以為民生便節鎮取道理𠩄均以為控制便

也如總兵鎮鎮東則鎮軍門無如泉左興右漳其城髙如省中而加

廣五百十九丈且無省城九山及諸公署而闤闠星聮科甲鼎盛壮

哉郡也冝為鎮者一閩郡城大者三福也建也泉也皆昔僣偽𠩄都

故恢闢若此歴考僣據而泉之唐宋王留陳三姓尤乆故其城尤大

而非當上游之衡宋末蒲夀庚元末那兀那納虜酋𠩄㨿流毒福興

甚熾為無重臣鎮之耳今福有三司三縣建有都司二衞而泉獨一

縣一衞以制甚大昜㨿之郡他日之SKchar當不下于唐宋元之季世矣

冝為鎮者二沿海州郡外衛偹倭者一其𢃄守禦𠩄不𬨨一二三耳

獨泉外禦一而𢃄𠩄五及十五廵司獨多于他郡者葢其濵海最廣

而其地重故也冝為鎮者三沿海 國𥘉島民多内徙而泉同安之

嘉禾浯州諸島不徒二守禦𠩄及鹽塲諸廵司居之邇来𠩄城䧟其

一笑且外嶼彭湖最大有三十六島與琉球直視他島為獨逺不預

為之𠩄漸為海㓂𠩄㩀則其巢難攻徃年之覆轍可鑒宜為鎮者四

夫均閩海也而漳潮多㓂者為私通多而嚮道熟救援便耳故南

甚多而閩漳多泉次之其北邑恵安而上非為鹵掠不泛之矣故惟

梅洲雲霄月港海滄桑嶼劉店及同安晋江二三海堧也 璽書鎮

漳亦為此耳今安𫟪舘又開畨市匪軍門鎮之如我心巨測何但鎮

漳則反側不安是急而之海也居㑹城則此去遠而波無忌矣惟居

泉弹壓此軰其勢昜于搜捕且今㑹城迤南不敢聛睨焉冝為鎮者

五海上難以里度惟視風之順送若沿海之陸其程可計省城南行

六驛至泉漳城北上至泉凡五里則其道里稍均可通上下羽檄而

左右䇿應不至于後時冝為鎮者六夫上下各云四郡在山海分言

也其實建連福州汀連漳州而邵延居興泉之直北即汀為閩西極

𫟪泉至其界五百五十里若汀至福州則千餘里也故其由水至延

平又陸抵泉四百里其由漳至者陸路七百餘里耳建由東溪下邵

由西溪下皆㑹于延而入泉泉屬徳化西至延界二百餘里北至福

之永福二百餘里即福雖隔府而其西北古田閩清皆可由永福入

泉非惟漳泉便而福建邵汀延葢無不便也冝為鎮者七閩驛詳于

通衢而深山茂林獨少是以官吏罕至而姦宄逋亡沙尤鄧冦猖獗

至熾坐此耳汀漳初設兵備諸臣經畫為通道置驛故其盗區漸弭

自省城而下峽江濤險宋初泉人避之于北門而往有驛二三由尤

溪入福此其故道可考也儻軍門移鎮而尋故蹟于大田徳化置驛

則山路四逹可無盗賊SKchar矣冝為鎮者八若以户口稅賦論之雖無

贏於福而福有三司臺院加以軍門SKchar兵民不勝其疲矣而泉為開

府雖其愚民一時或恐煩擾而福獨匪民可使有不均之嘆乎然供

儲皆八郡𠩄萃軍門多廵他郡豈能常居此如居此則視之如家必

多方經畫不惟城池加金湯之固而舟車𠩄㑹冠葢𠩄集儼然齒于

上園矣冝為鎮者九夫泉自宋鹽塲多于他郡而畨舶於此置司故

其郡為獨冨餘力及于橋道而寺觀甲七閩今科甲雖侈于昔而橋

道之𩔖多廢則其冨盛不及昔者尚多耳通者畨舶為漳𠩄移而鹽

興之未善必得開府畫之則令重而民尊以遏外夷則舶可興以復古制則鹽利

利可通于地方𠩄益良多而軍興可以佐費矣冝為鎮者十故移鎮

莫善于泉為山海皆可區處也茲第就閩而論之若经略之逺者如

舊軍門汪道昆𠩄奏福廣共設總兵鎮漳潮二省各副總兵則福居

五寨之中而廣居三路之中聼其調度為冝然温福之間尤為上游

要路元末方國珍逋而入閩 國朝湯大夫潜而取閩皆是道也島

夷入必先此今雖陸㓂稍戢安保後日無事乎一當有事則猶增SKchar

兵矣此一時SKchar冝之術而非可以常設者也若今副SKchar兵于南澚而

掣肘于二省奔馳于一隅則其不便亦甚矣且南澚孤山延袤既廣

而無衞所非𠩄以壮形勢也無論瓊崖儋萬立州郡于孫島中即嘉

禾浯洲孤嶼而各列守禦𠩄南澚可不為之𠩄乎故必移衞及𠩄方

可以重帥府以藉其掎角其如繁費何㦲夫潮今有柘林守備以控

南澚而漳有銅山寨足以扼其吭喉但當遴将簡卒峙粮治艦而左

右㑹師漳下潮之大城潮上漳之玄鐘使接壤之粤不淂蟠以為窟

漳于銅山而北至擔嶼以㑹浯嶼洛嶼㑹南日于平海南日㑹小埕

于南交小埕㑹烽火于西洋烽火出北蒲門以㑹温之全南

亦如之此其大勢也視㓂之𠩄在而總兵徃赴之賊在温而鎮烽火

賊在潮而鎮銅山禦不使入此定䇿也安用副SKchar兵而待冦以煩民

乎且潮漳各有𠫵将其事SKchar與之頡頏而兩部遵奉不一其文移尤

難行于州縣盖視之猶贅旒也然昔漳南設𠫵将為有潮㓂耳北路

重地僅設守備𠩄轄本衛二𠩄小埕水寨即在定海𠩄外有警輙閉

𠩄城而罪則不之坐盖以陸藉口為其無與于海即守備之賢者亦

無以行其令矣宜改守備為𠫵將而𬋩烽火小埕二寨防北户而重

鎻鑰南𠫵將則管浯嶼銅山二寨為此聲援而山海俱聼其令興化

守備南日水寨南北𠫵将皆淂調之方如常山蛇𫝑者尾及中撃則

應矣是故加副搃兵不足為南路重而改設𠫵将𠩄以重北路者

大則SKchar兵居中而轄二叅将如命左右手五寨皆𠩄提挈而臂指之

𫝑成矣况廣綜理亦宻而足為守助乎冝罷副SKchar兵于彼此各便不

者冝為之䖏而重其事SKchar若城池諸費皆不可紱者也

  閩中兵食議

今夫浙廣沿海其府有衞如金衢韶南諸府不近海者惟以守禦𠩄

而閩延邵汀建非海郡皆有衞建之衞且二其視浙均多于廣矣雖

守禦𠩄視二省去半然閩地隘如此足矣有二都司五水寨舊額共

馬歩官軍四萬八千二百餘員名視浙之三萬九千九百餘員名廣

之三萬九千四百餘員名其軍尤多自昔然矣則外非踈而内甚固

今軍丁雖减而食多留以充餉况州縣弓機其兵又萬餘乎機兵每

名有加二分之一者弓兵毎名有减二分之一者以𠩄加减之食充

餉又有機若干名全以充餉者此外備用存留有丁料及倉粮折色

浮糧餘剩魚課寺田海田啇課之租稅并諸司之罰鍰皆可以佐軍

興迩者軍門有减有增其作為不同無非為地方計耳以余計之今

賊之㩀者不𬨨萬餘而閩捍寨有衞𠩄之兵機弓為州縣之䘚且十

餘萬矣惟擇将而蕳練之無供億之煩可淂水陸精兵両倍于敵則

閩無不足之兵自無不足之食兵食之外亦無不足之費其𠩄以不

足者客兵未除也客兵為用則軍衞州縣之兵皆無用矣扵客母論

加食第儉之而日二分其𠩄歳費己為額外况安家行糧及将領之

猥𤨏乎夫閩昔籍扵浙其将實良故其兵足恃也今殊于昔矣而籍

之猶故此何異扵闔廬之宫皆以之為孫武之師泜上之衆亦以為

淮隂之士也耶是以有限之財而飬無頼之兵矣則浙兵之冝除不

可不早計也或曰子𠩄言者兵之常經儻賊𬨨萬餘則何以禦之夫

海㓂則海兵浙廣之不如閩久矣山賊弄兵乃專籍客兵攻之然其

阨塞未閑歳月徒困不如𡈽兵海内皆然以土兵而當山㓂亦未見

其不足也至于大勢若不可支亦以土兵未練不淂不藉客兵聲威

耳至收功而𡈽居多倘而既練又奚患乎今閩無事且勿𬨨計但經

常而為之理先正名而責寔可也名曰旗軍𥙷羙丁而勿侵冐名曰

弓機還舊額而勿加减勿充餉之故而盈縮巧取勿團操之故而虔

蠧歳月則名實覈矣此在司戎司牧者淂人以練之葢非言之𠩄能

盡也誠圖表裹之策晝急緩之冝順逺近之勢制輕重之SKchar則即在

閩土自分主客如上四郡凡沿江浙廣之界勿召召延建郡汀五衞

延二守禦𠩄及連城清流歸化邵武泰寕建陽建安甌寕南𠥾将楽

尤溪順昌大田永安沙縣十五縣之軍兵選四千爲四營分四道于

四府下四郡一州凡沿浙廣海之界勿召召福興漳泉六衞龍巖一

守禦𠩄及古田永福閩清懐安侯官仙遊德化永春安溪南安寕洋

長泰南靖平和龍巖十五縣之軍兵選五千為五营分五道于四府

一州各道監之為之調度農隙則閲罷而歸㓂警則檄至而集随軍

SKchar兵𠩄往即為標兵䇿應赴伍則優常給逺征則加行粮其不召

者各守其土為主而征者為之客山海小警則各就近而調如海猖

獗則上四营援之如山猖獗則下五营援之各𫟪疆堅守如故此非

竒正之術乎其間通變尤存乎人自非大亂未有全閩皆㓂區也儻

又不支而用召募山鄉各有張丁有餉而自有兵事已則散歸于田

畆迩来𠩄慮在海其舟卒尤為昜集不待甚練亦可以𢧐两舟交鋒

匪勝則敗曰面皆水非但背水己也同舟為命胡越同心一舟自為

一隊一隊自為救援必兵士衆乃不疲于更𢧐然實在舟楫壮而衝

壓不動石多而撃殺不竭尤以火藥火器為威多蓄則益勝笑其

至要莫如辨風色潮期取上風上潮以戰失此雖十萬不能以敵千

餘經年多募亦無益也賊毎避下風入島以待順風之月乃出當先

期預防之𬨨期則可罷矣此皆因意外以保萬全稍變通而即足用

奚至張皇而他借乎或曰軍興匪直兵餉而城堡楼船器械諜賞卹

之費計當安出乃可不詘夫閩詻有云三山六海一田田儉則賦儉

𠩄有魚塩僅足為民生需取之而充國計雖什百之一二然舍是非

桑孔則無可為笑故閩承平不謂不安有事不謂不危何者兵集餉

難况一切之費乎故軍興而加賦此為救觧之術當莆中郡破言官

閩人陳𢡟觀(⿰氵閠)曾承芳上言閩餉多頼之時用兵二萬八千共銀

二十八萬餘兩半𢧐半守守食如常𢾗𢧐者日給四分一年十四萬

四千兩但不𢧐且罷縮其餉而乗之出入十萬足矣常賦亦已足供

而可與民休息外此則閩業不出魚塩舊魚米三萬一千九百六十

餘石弘治中折之石為銀三錢五分民甚便葢萬餘兩也然海未嘗

尽變桑田人未嘗乆廢網𦊙而課失微吏無得問何故 國初之籍

覈于校尉嚴甚自海島内調民失業多年𠩄為他姓豪奪而輕重失

均逋賦者采且惟偹衞𠩄用不関白有司吏胥為政而多乾没是以

籍存而户逃絶官設而令廢格也嘉請末民愈趋海争者日衆乃取

而充餉檄問其賦則額多亡失而户逃者半吏尔莫能究竟之矣詎

知户雖絶面地有主惟匿者無稅輸者無業課之失徴往往由此漁

户王寶𠩄以奏而𣣔釐之也兹冝繙故牘以近年為始必滿其額且

新授札勿䆒乆占之罪勿追己牟之利開其首匿與之更始彼此𠫵

覆通融而配户絶地存承其地者代之不必盡復扵夲里地奪户在

當其户者復之不必逺償其舊課清于官者聼之貿于私者聼之民

雖紛争務淂大体其無地手取謂之浮業廢絶者多一切蠲之以𠩄

增𥙷𠩄闕但地若干則稅若干海縣不必于取贏山海尔可以𬨨半

矣乃定其册乃立之甲有正有副以科其衆如户口版籍十年而重

編之若隆慶之元福清令𠩄釐及萬暦初惠安令之重編可鏡己河

泊𠩄官之設最不均者如莆田之数不及沙縣與福清彼二邑者其

𠩄各一而莆以三故當裁也漳之海縣有米而不設𠩄何也他縣雖弊

其制猶存獨泉屬縣尤非舊制葢漁課網𦊙與海扈等地本不相侵

制具存也為扈者曰𠩄其米重為蕩者曰畒其米次之他為網罟諸

業利薄故米尤輕今泉之扈蕩在課冊者少而多竄于黄册豈制哉

地非有力者不能蓄小民既諌于𠩄而又納其地租故民償私而負

公至煩縣為之徴加以澚甲又餉兵船不勝其苦此𠩄當清理者也

然悉理不𬨨萬餘兹其少者耳塩舊十萬五千三百餘引而泉有其

六故𠩄轄塲七而泉有其四是𠋣辦于泉者視興之上里福之海口

牛田為多也乆之私塩白易售入倉者雜黒啇無𫉬不肯冐海而支

守者苦之因援折米折銀潯美𬇞州浯州為三𠩄軍餉惠安輸之運

司此固丁夫之便未必啇人𠩄楽從夫啇𥘉往遼海為轉道顧以閩

海為逺哉今海口三塲甚便啇惟以引為名其入塲既寡且里襍

于啇無與丁夫如故事支吾亦無墆財更費之苦曩泉若此則固不

廢矣𣙜㑹者不察其故遂以三塲折引視泉三四倍半引視泉三十

餘倍故議増其價潯羙最重浯𬇞次之惠安又次之㨿法塩則折則

鹽當毁今不毁第取其稅而奏比漳浦漳浦之抵浮米𫁘户地菲塲

屬鹽三萬有竒可𣙜五百両泉𣙜冝如之乃其入堇堇不能半漳浦

且藉口于竭澤之嗟此其故難言之矣惠安令不恤衆議𠩄著政書

具在倘因而請復其舊不亦韙乎然閩塩之視廣将倍之而𡻕入

三萬其轉輸萬有二千匪惟課不之及而餉相去尤甚此又何也盖

廣𥘉行嶺右湖南又逹江右五郡而南贛兩廣軍門之𠩄取餉閩僅

千里内𥘉惟出之西路今益以東南二路其行塩亦惟數縣汀州以

去西路逺乆為南贛借行廣塩漳之逺鄙亦數榖于潮矣其課纎嗇

有由然也今之興者為國忠計但當考其𠩄以廢而後知其𠩄以興

矣泉四塲之引共六萬五千竒原輸者如𢾗已足軍食費今又比海

口半引令其先納三錢其願為上游三路者與其復舊通行舊引之

積乆者亦淂此分部䟽増至六錢則子毋賦之年不下數萬不必召

逺啇而漳泉之人昔苦塩壅閼其利㣲𣺌今價倍而淂髙貲彼将争

先為之矣如泉以為不可興則廣昔之廢者海北諸塲今奚嘗不復

通之邪此計部言官𠩄以亹亹不己而行之存乎人非人則言無益

耳汀塩運之福漳雖令甲以汀為閩行塩地而䘚難行者其𫝑于潮

為便矣汀通福溪有四縣險逺通漳惟永定其由陸則益難潮自三

河至武平所而陸由羊角水可百里入㑹昌下贛此間道也由潮而

至上杭經税至汀為正道陸有二道一由古城下贛一由白水入撫

𬨨此明多淮塩矣是汀雖非産塩之區而實為通塩之路亦江廣之

咽㗋為閩西外府也宋時通之㓂且踵作而必禁之寕詎能乎盖汀

行廣塩宋守𠩄奏天順後廣塩通行正徳都御史王守仁復申請矣

故凡入汀境徃㑹昌者武𠥾𣙜之徃瑞金者上杭𣙜之或徃撫者長

汀而薄𣙜之固啇至願也若閩往者勿𣙜為原行塩地以寓抑彼申

此昔漳栁营江通汀原有掣騐𠩄今改巡司而利廢矣若聞汀不𣙜

閩啇當楽從此而往閩塩因以漸復實相濟而非相厲也福興之塩

自有轉運司存而其以船為量視内之𡚁最甚其説最長存之未論

凡閩塩淂劉晏軰理之𡻕可淂十餘萬今第善通之一二萬有之矣

然此亦常課也而操竒莫贏于市船泉有市舶提舉司在水仙門外

宋元祐𥘉置後廢崇寕𥘉復置南渡時罷而復置其提舉多儒紳為

名吏者衆而𠩄耒之國必𠩄市之貨具于志可考泉在宋冨饒本此

自元以夷人提舉而諸夷為虗人或懲之因廢市矣 國𥘉立市舶

司七年罷仍復之為琉球入貢其國與泉之彭湖山直而受貢于此

不使外夷窺省城猶浙置之寕波是也後畨舶入貢多抵福州河口

因 朝賜通事三十六姓其先皆河口人也故就乎此而内官提舉

其事成化都御史張瑄奏移省城内則失䇿矣尚有進貢厰懷逺驛

于城外使臣容其入見餘則停居扵驛而今此禁盡弛貢夷縱横城

中矣浙嘗有日夲廣有佛郎機之変琉球今雖恭順不可不預為防

也閩因罷諸畨市而利皆歸于廣漳人垂涎而引廣入境正徳廣之

禁嚴畨舶入漳泉而廣失利于是兩廣都御史閩人林冨奏言通之

有四利語在奏䟽中而舶復通焉嘉靖𥘉革市舶内官而言官因請

并罷市舶善㦲尚書鄭曉之言也𠩄當罷者内官非市舶也夷中百

貨皆中國不可缺者夷必𣣔售中國必欲淂之以故聖訓雖絶日本

而浙福廣三市舶不廢葢東夷有馬市西夷有茶市江南海夷有市

舶𠩄以通夷狄之情遷有無之貨收徴税之利减戍守之費又以禁

海賈柳奸啇使利SKchar在上可謂訏猷矣朱紈之忠清卿執𠩄不敢輕

議特審畫未冝此海邦之𠩄追嘆也即今浙閩夷禍為酷而廣多其

土首市夷之助虐者寡則可概見故漳之安𫟪舘初為禁之今為通

之而海澄為縣乃戢其明效可覩也第漳聼其便而無重臣為轄利

之所叢其害之蘖乎不如復 祖制市舶仍立于泉移安𫟪舘于此

焉而軍門鎮之貢使由此入省而藩臬可以亟𫟪他畨如宋舊規許

通其互市而𣙜従廣例此又出魚塩之外其利如川方至以佐軍興

而竒贏𠩄操多矣噫民之常賦不加魚塩䖏之淂宜而市舶又善通

之何不安生而為盗乎

  閩中分䖏郡縣議

古制盗賊者惟用良二千石及徤令擒制之耳今守令主餉而SKchar

輕且閩通耒郡各分以守巡則郡守SKchar輕矣但閩視沿海諸藩為

小戎衞最宻寨所羅列经畫可謂至偹矣第郡縣因循處置尚多乖

方故自海㓂猖獗他藩破縣者有之而郡破自興化始興化本唐㳺

洋鎮𨽻于泉州莆田縣宋初以游洋山㓂屡作乃分而為軍其制郡

有四等曰府州軍監此特以比下州耳元列為路今因為府為其科

甲盛也科甲既盛則徭役多復而田産踰制細民日困考閩随攻随

䧟未有如興化者元十餘年間因土酋引夷讐殺而䧟路城及二縣

者各三四次流毒福清惠安𢾗百里為SKchar通倭變既䧟府又䧟𠥾

而仙遊堅守幸不䧟葢國小民貧而力不堪矣舊志言冝降為州有

為發也郡人御史林潤憤䧟城之變上䟽請惠安及福清益之而二

縣不聼乃罷夫惠安屬泉自縣至泉一驛耳至興則二驛也舎近就

逺不聼固冝福清至宏路驛之省之興各經一驛俱一百二十里然

就㑹城訟獄徵納即可峻事安能往興而復至省中奔走而重勞乎

故汪中丞戚都䕶議于待賔里迎仙寨江口為縣割福清近江附之

時閩中𠩄屬凡請置五縣漳守善幹濟而寕洋海澄縣矣江口及福

州之水口福寕之穆洋者不果固郡州守之不力亦其地勢審度未

冝也夫江口置縣者謂其江廣梁凡六十有四闢舊寨為城以㩀之

則福興之間賊難于奔突耳然江口百餘家其地如覆鹽不足以居

衆民第闢塞垣為堡以扼長橋或于橋中為髙関如泉之萬安橋則

㓂不能径踰矣此江又為莆田福清之界北岸即福清光賢里離橋

能半里許當漆林之南有枋頭當驛路旁地有中左右三區面臨

大江其民業海慣于濵濤合三區為縣治其中區而左右翼之地不

改闢為城可千餘丈民不改聚為㕓己二千餘家㓂至扼以長橋関

寨而此城負山𢃄河𫝑不能猝攻二郡可無流突SKchar矣在福清冝割

安香光賢南日江隂及臨江下圖昔之不聼者通縣非数里也莆田

冝割廣業待賔奉谷武盛新安里共為一縣葢福清自蒜嶺邑以南

言語與莆同婚姻與莆通其川合于江而蒜嶺諸山為限宋莆中圗

經序云莆地遍廹由蒜嶺而南有為諌大夫者居漆林云則是地原

屬于莆惜圖經無可考矣莆田之屡䧟多由東北隅未䧟之先未嘗

不増城建臺而不知于此置縣外失其重險故也賊由海入多自東

北今有此縣不惟民由江海至縣便利于府而武盛里有𠥾海衞嵌

頭巡司新安里有莆禧𠩄吉了廵司為水寨地奉谷里有青山廵司

待賔里有迎仙廵司福清江隂里有壁頭廵司光賢里有蒜驛俱當

屬之是一衞一𠩄一水塞立廵司一驛以控江海之間而綰轂福興

之口雖有增者不𬨨四五里而其險壮葢有金城之𫝑矣第枋頭有

縣迎仙廵司可革南日里原與福清隔九海以其逺島而棄之故調

移其民居扵枋頭等地而于興則近地也既縣枋頭則當復其故里

以待舊民復業焉江隂里亦孤島也昔幸免扵調移而設壁頭廵司

守之今二百年民安業如故况南日為舊水寨地可不移迎仙寨以

控海上乎且以江隂里觀之則福清昔𠩄移者南日海壇二里海壇

周圍數百餘里其地可為一大縣視之嘉禾浯洲去同安為近乃洛

洲嘉禾不移而民安業如故今海壇之民盗耕百餘年居民數萬户

而為𡈽豪私賦稅海宼常惮其强悍而不敢犯之矣其民既不可復

徒可委而為大㓂之資乎昔同安之古浪大登諸嶼同海壇南日而

徙矣成化六年奏復迩年軍門又稍徴餉于海壇昔𠩄調移者散䖏

他乆而常賦不闕則此又起新賦矣若及江隂時和永賔𠥾北等里

一二近嶼其時同移今為民𠩄盗種者一比古浪大登而復之則福

清雖見割𢾗里而海壇既復原分為上下二里四都八圖及江隂等

近島為賦視今𠩄割𢾗里相當福清民以海為業當鼓舞而無不從

矣以縣言之倭㓂䧟縣未有如福寕戊午夏䧟寕徳秋䧟福安仁戌

冬䧟壽寕改和四境皆䧟而州亦僅免者耳然寕徳福安為其通海

故䧟夀寕改和屬建寕府居福寕之内而亦䧟者二縣常往福寕盗

販𬐱徒因以勾引倭㓂而入也元末紅中則由建而往䧟福寕笑此

是四縣者其勢為存亡者也㓂𠥾之後建議州北當改夀之界扵穆

洋立縣以控之不果而戚SKchar兵以福寕雖直𨽻州而事𣙜不如府重

實保界東甌為賊首入之區也乙邜由此而破仙居其遯亦必由之

匪惟扃閩實以障浙三面獨突海中為閩第一重地若増縣穆洋再

割附縣益之而可陞為府議者駭之矣彼嘗𠥾㓂往来至熟尤𡢃于

兵事豈無見而言之㦲余嘗考之江之南安府秋米二萬石共轄里

六十廣之亷州府秋米二萬六千共轄里七十有六而福寕州秋米

二萬八千五百餘石𢃄轄二縣共一百二十八里若以為府𬨨南安

亷州多矣且其廣四百五十里袤九百六十里閩中府大者疆域未

多𬨨之矣興化外縣惟一而此外縣二既陞為府則州為縣凡三縣

其視興化統轄尤多為府未嘗不可也若割近縣附之則當以政和

夀寕政和本寕徳縣之関𨽻鎮也但宋陞為縣而益以建安五里而

屬建寕乆矣壽寕又政和福安二縣地景泰六年𠩄置也其不屬福

寕州者為去州逺耳而夀東南至福安之界八十里越政和而赴府

甚遠冝割以畀福寕可也又按古田杉洋去縣百五十餘里昔議設

縣不果乃設福州捕盗通判一員鎭之以治寕福政夀松溪一𢃄礦

徒今頗寕戢猶窃發官本遥制竟非乆治或割數里以附寕徳等縣

而福寜為府以制之此則杉洋通判可减也若夀寕附之而穆洋可

勿設縣但府治本州僻在東北壽寕杉洋以為逺矣度其地里中無

如福安東南至州二百里南至寜徳二百里西北至夀寕二百里将

設穆洋城費而廣其故城公署費而為府宇及學然八府既有衞而

此亦移衞但如廣髙州之𢃄海惟設千户𠩄協守禦而神電衞在外

縣則此移𠩄而衞可以不移矣州如 國𥘉仍為福寕縣此其略也

斯疆域既均而保障為壮閩之東北山海皆頼以安关福州府屬當

倭㓂後水口地方為轉運分司上郡塩徒𠩄聚倭㓂廣兵𬨨之屡經

焚刼矣羣小乗倭肆志兵備之舟方艤而彼挾刅鼓楫莫敢誰何故

時議建縣為自延至省凡經六驛沿岸而無一縣故至盗賊𠑽斥載

考是地為古田舊縣今水口驛其地故也葢閩溪石多灘急至此稍

緩而下無石灘舟楫可集延福驛路至此適中其設縣固冝原議移

閩清縣于此雖省張官置吏但閩清至此六七十里為東北極界而

其𠩄轄圖里多在西南去此二百里不便将割候官閩清等地為之

可矣但此地埈坂臨岸惟有驛地頗寛民𠪨如带後扼髙山越衢庋

木岑楼出水而居縣湏有城衢外之屋俱毁城中一帶甚逼後跨崇

嶺虗而難守故竟不果良有以也然此地有轉運分司有驛及遞運

𠩄未嘗無官得賢分司足治矣今𠩄掣騐者造舟為梁而己水𫝑至

此己平當石灘之上有能累石為堆以木為梁不𬨨一百六十餘丈

當不難于建寕城外之長橋者也且多冨啇願助者衆課鹺之贏猶

足佐費永無每歳繕舟之煩而扼橋掣騐猶便羣小之舟莫横矣故

縣不設未為失䇿也福近懐安縣冝减矣第考長楽雖轄百五十里

舊縣治在敦嘉里上元初移于今治而城外為江即閩縣之界今長

樂如子葢失半身也且右界自營前江至長楽為近去閩縣為遠又

𬨨峽江民甚不便長楽之東北閩縣之東南皆濵大海閩縣𠩄轄最

逺西至至海一百九十里至長樂縣一百里勢不能以逺控宜自峽

江以南近里割與長樂長楽方有右臂不惟追徴勾攝為便而江海

之防尤利矣又厯考閔屬自 國朝耒每因㓂亂設縣即定建寕之

設壽寕延𠥾之設永安大田漳州之設漳平及近日寕洋海澄而無

不定者獨汀州當三省之交成化六年設歸化而其地盗少十四年

設永定而𥨸發間有者葢南通潮漳而北上杭三圖皆㓂薮也迩日

乃靖者贛分大埔而又立𠥾逺耳𠥾逺未立之時程郷立太𠥾營城

設撫民通判主之官無常居不實撫卹乃因立為縣則有司存而其

學校祀典郷飲酒禮民日由之遂漸没善而歸治若當數十年一亂

一征其糜費殘戮亡𥮅何如一勞永逸而化其為衣宼文物之區乎

𠥾逺立而潮賊寕矣余嘗駐汀前汀守吴興徐公當㓂猖獗未遑

立縣乃建議立撫民舘于三圖逼抵賊巢本為SKchar冝之術也然近日

三省山㓂數十年一作及剿有數十年之安惟三圖百餘年無秋冬

間不嘯聚屡撲而不馴服其山林險宻尤異他區隣省山㓂共推之

為主耳𠫵将俞大猷嘗至上下水諸寨其民七十三户上状言三圖

溪南東接永定西毘程郷北仰上杭南聮大埔四通而昜誘惑恃險

不難作乱雖設撫舘要之不如縣便且峰市附近又通閩廣要路地

雖𥚹小猶可以為善國上下水間有河坪地勢寛廣山溪環𢫎堪築

縣城就近撫治冝割上杭耒蘓三圖四圖溪南三圖永定溪南一圖

四圖共五里丁米為縣如昔永定之例大猷上其議未行或以在二

縣之民以割地為難其費出于汀屬有以擾民為詞不知此方未寕

二縣及府首受其祸既寕先𫉬其福矣或以官多為費不知将盗賊

之地養治賊之官以設官之擾省用兵之費葢有乆利而無害者也

今三圖餘黨雖就撫而巨測若汀分𡈽安民此一方最急論弭盗絶

源在三省尤先者也即割二縣地而動一府費冝𠩄必從者第行之

何如耳来蘓各圖田糧為他圖𠩄已收割者冝從地而歸新縣雖紛

争之門己杜而舊城之賦实减上杭既分永定矣而猶為河坪扵四

十里而割其三恐稱不給長汀有五十九里冝割附近上杭之𠥾

丹溪等圖二三圖𥙷附之不患乎不均矣其和坪今方移撫民舘築

城其中不如就而立縣如𠥾逺之立于太𠥾營者為便既已有城而

縣學公署借上杭河稅用之足矣夫此𢾗者皆属大計但郡縣幸亂

已定則息肩而稅駕匪以瘡痍未復為辭則以繭絲未蓄為慮夫先

隂雨而綢繆可也既潥摇稍寕可不為禦侮計乎邇之力任寕洋海

澄者豈不良二千石㦲以次第籌之河坪有垂成之勢江口當急興

之役而懷安之减長楽之增百利而無一害第勿因循斯成矣福安

之䇿尤大見目前者為迀籌日後者為切則俟之君子焉

  防閩山㓂議

夫防山宼建郡延汀有守廵都司守備足頼矣第閩入國家版籍二

百餘年矣苞桑之䇿正冝承平預之在内山㓂第其小者耳若境外

大冦必當為之𠩄唐之入閩也自虔入汀而元亦破汀関先入則于

建而邵延因以不守元末紅巾㓂起則先入邵國初之入也邵建吸

海凡四道焉海道𠩄入今當守烽火矣其𥘉定閩先置上四郡之衞

延在内地而建汀郡為𫟪疆汀之長汀隘嶺為僻道其府衞一邵之

光澤杉関為間道其府衞一獨建有二道于崇安曰分水関扵浦城

曰仙霞関故府衞二而以行都司鎮之仙霞関當浦城之衝天兵再

入乃克是以夷浦城而関屬浙之江山取犬牙相制意也至正統有

處㓂奏築成化十年加以守禦𠩄而崇安及光澤迩年因流㓂継城

矣但衞𠩄初建多因亂後民不足守而召募以充之耳今則民居繁

庶而軍餘丁亦衆可以别移乃株守則非也冝如北塞𫟪関因山㩀

險為城建寕二衞各移一𠩄出守分水杉関衞𠩄皆行都司𠩄屬也

分水杉関其地可以作城杉関雖屬邵而府惟一衛不可輕調故调

之建寕焉既有以守禦即其官以譏察而二関廵司自可以省矣即

将省廵司弓矢十年之費可以于垣又十年之費可以置營又十年

之費而公署罔不傋矣但仙霞既屬浙而閩于梨嶺等地冝相形制

以立重関而移浦城千户𠩄鎮之浦城閩浙捷SKchar行者視分水杉関

猶衆彼各有驛而此無者葢分水為大関中歴江西鉛山廣信玉山

乃浙之常山為藩𠩄取道邵武杉関雖僻于浦城而出則江西建昌

各以一府當之耳崇安浦城皆建𠩄屬江山常山皆衢𠩄屬故减一

路為省費計不知由江山浦城者多則由崇安常山者少矣而由分

水者惟江右之𠩄取道耳二道分往其費亦分且廣信亦省而皆受

其利矣浦城在宋有臨江漁梁大湖盆亭四驛則在江山必有驛蹟

可知匪惟便旅人亦以杜奸宄也此三関者因江浙軍門各居省城

去逺故為之𬨨慮焉而汀不慮者為有南贛軍門障之且隘嶺天塹

數䘚當関可阻况入隘一舎即為府衞者乎

猺人楚粤為盛而閩中山溪高深之處間有之漳猺人與䖍汀潮

循接壌錯處尔以槃藍雷為姓隨山種挿去瘠就SKchar編荻架茅為

居善射獵以毒薬𡍼弩矢中獸立斃其貿昜啇賈刻木大小短長

為驗今酋魁亦有辨華文者山中自稱狗王後各畫其像犬首人

身𡻕時祝𥙊族處喜讐殺或侵員之一人訟則衆人同一山訟則

衆山同常稱城邑人為河老謂自河南遷來畏之繇陳元灮将卒

始也 國初設撫猺土官令撫綏之量納山賦其賦論刀若干出

賦若干或官府有征剿悉𦗟調用後撫者不得其人或索取山獸

皮革遂失賦官隨亦癈徃徃聚出為患若徃年南勝李志甫軰之

亂非猺人乎今山首峒丁略受約束但每山不過十許人鳥獸聚

散無常所漢綱當寛之爾

 上南撫䑓暨廵海公祖請建彭湖城堡置将屯兵永為重鎮書

   沈 鈇

謹陳為䖏置彭湖啓基善後永固閩疆事紅夷潜退大湾蓄意叵

測徴兵調兵殊費公帑昨僣陳移檄暹邏委官宣諭約為共逐一

節未知可允行否若彭湖一島雖僻居海外寔泉漳門户也莫道

紅夷湾泊即日本東西洋吕宋諸夷所必SKchar焉地最險要山尤

坦南有港門直通西洋紅夷築城據之北有港門名鎮海港官兵

渡彭居之中間一澚從南港門而入名曰暗澚可泊舟𢾗百隻四

圍山地人云可開作園栽種𮮐稷爪菓䓁物牧飬牛羊牲畜未可

遽墾為田以山多頑土無泉可SKchar故耳今欲使紅夷不敢居住彭

湖城諸夷不得徃來彭湖港其䇿有六一曰專設遊撃一員鎮守

湖内二曰召募精兵二千餘名環守湖外三曰造大舡製火噐備

用防守四曰招集兵民開墾山塲以助粮食五曰議設公署营房

以妥官兵六曰議通東西洋吕宋商舡以備緩急此六議似冝斟

酌舉行者夫彭湖險地什倍南澚南澚地在海島夙盗薮也萬曆

𥘉年撫臺劉凝齋公祖移㑹廣東制䑓題設副SKchar兵坐鎮于中抵

今兵民完聚田土開闢屹為海邫重鎮倭夷不敢窺伺漳潮頼以

安枕信明驗矣今彭湖可倣而行之請設遊撃一員坐鎮湖内仍

設左右翼把總哨官為之輔佐擇閩中慣厯風濤諳練水路者充

之無事則演藝守汛有事則料敵出竒俾諸夷不得窺中土併議

乆任責成凢兵之進退糧之出入咸遊撃是頼三載皆加衘六載

成勣特陞大将每𡻕或委亷幹佐貳不時查㸃如兵士有虗揑月

粮有尅减𠫵處查䆒追出銀両以充兵餉庶知勸懲永奠沃壌殆

與南澚一鎭竝爲閩中屏翰矣此設遊撃之䇿一也夫有官守必

有兵戍戍守哨SKchar之兵非二千餘名不可每名月糧九錢此定例

者其糧餉或出自漳泉二府或支自布政司庫原有定議沿海濵

捕漁之民慎擇以充之或撥出洋遠SKchar若干名遇賊則攻撃之或

撥港内守城若干名有警則應援之遊撃標下親兵与把總哨官

人役各自另設不許占用水陸戍兵一人不許虗冐戍兵月粮一

分其月粮按季関支該道委海防舘照名数鏨鑿包封逐名唱給

不許将官SKchar哨代領以防尅减尤不許防舘吏書需索常例以奪

兵食此遊兵营堡𪧐𡚁亟冝申明禁革之凢汛地之守SKchar具数SKchar

報院道以便查考夷情之緩急飛報院道防舘以便調度一或誤

事自有軍法庶水陸竝進犬牙相制彭島一𢃄可保無慮此議戍

兵之䇿二也夫各寨遊每舡板薄釘稀委官製造價銀十不給半一

遇海濤便自潰裂安可出𢧐今冝令駕舡者領價監造每船厯㡬

汛方許修理載㡬汛方許改拆而拆造僅給半價則造舡駕舡均

出一手或不敢以敝漏之舟自試蛟龍之窟耳若火薬尤紅夷所

懼者中左所火攻己破其膽大舟四集自爾宵遁則火舟當多備

明甚而大銃大舡尤不可少者冝造大舡十餘隻安置大銃十餘

門布列港口俟㓂至夾之夷酋惮我長技不惟不敢侵我疆土

且逺遁無敢再出矣此議造舡火噐之䇿三也彭湖山地雖云禎

士不堪墾田乎而遍度膏SKchar之區或可佈種禾榖者即𮮐稷麻頭

豆柑樜菓木均可充兵民口食之需須廣招同安海澄濵海黎庶

乏田園可耕者多四五百人少亦二三百人俾挈犂鋤種子以徃就

居撥地聼其墾種每人量給二三十畆仍𢃄妻子方成家業併畜

牛羊捕釣漁利少資糊口仍禁遊撃SKchar哨各官不許科索粒食各

戍兵下班之日有能用力種植者亦聼之明示十年以内决不抽

税俟十年以後田園果熟酌量每畆抽銀二三分以為犒賞官兵

之用務使兵民相安永逺楽業此議召民開墾園地之策四也若

官既守海必有公𪠘居之戍兵寓民亦湏藉營房寮舎爲藏身計

今議盖遊撃府公署或在鎮海港口或在娘媽宫前當查舊基拓

充之標兵量撥百名環劄左右仍設倉厫数間爲貯粮之𠩄擇寛

廣為教塲以備操練而暗澚口相對二銃城及東北面大中墩各

量置营舎以為守禦方免各兵暴露舡兵营兵輪流撥用少均勞

逸即召募種植居民或令自蓋房舎或官量給房價咸附兵營居

住相依為命守望相𦔳此議設官𪠘兵營之策五也夫彭湖大灣

上下官兵舡隻把港則畨舡不許出入紅夷不許互市無待言者

然泉漳二郡商民販東西二洋代農賈之利比比然也自紅夷肆

掠洋舡不通海禁日SKchar民生憔悴一夥豪右奸民𠋣藉𫝑宦結納

SKchar官兵或假給東粤高州閩省福州及蘇抗買貨文引載貨物

出外海SKchar徃交趾日本吕宋䓁夷買賣覔利中以硝磺噐械違禁

接濟更多不但米粮飲食也禁愈急而豪右出沒愈神法愈SKchar

衙役賣放更飽且恐此軰营生無路東奔西竄如李旦黃明佐之

儔仍走夷鄉代為畫䇿更可慮也不如俟彭湖島設兵鎮後紅夷

息肩暫復舊例𦗟洋商明給文引徃販東西二洋經過彭湖赴遊

府驗引放行不許需索阻𣻉囘舡之日若帶有夷人在船即拿送

上司以奸細論庶可生意飽商民之腹亦可以夷貨増中國之利

俟彭湖設官建城之後可徐議爲之此議通商便民之䇿六也以

上迂議六欵前五欵似可爲彭湖善後之一𦔳後通啇一欵亦𦕅

備後日通變之微SKchar伏望 臺不棄迂朽仍㑹藩臬廵海守廵司

道洎總兵副𠫵䓁衙門靣議停妥面題請一靣舉行匪但彭湖一

島堪與南澚竝稱重鎭而八閩士民永有攸頼矣

崇禎十二年三月給亊中傅元𥘉請開洋禁䟽言今軍需孔亟徒求之田畆加

𣲖編户此亦計之無如何也然利害有宜剖晰時𫝑有宜變通如閩中洋禁曾

奉明㫖然臣閩人也謹查先臣何喬逺曾有䟽議謹其詳槩則又未始不可採

行者臣請得按論之萬曆年間開洋市于漳州府海澄縣之月港一年得稅二

萬有餘兩以充閩中兵餉至於末年海上乆安武偹廢弛遂致盗賊刦掠兼以

紅毛畨時來倡奪船貨官府以聞朝廷遂絶開洋之稅然語云海者閩人之田

海濱民衆生理無路兼以饑饉薦臻窮民往往入海從盗嘯聚亡命海禁一嚴

無所得食則轉掠海濱海濱男婦束手受刄子女銀物盡爲所有爲害尤酷近

雖鄭芝龍就撫之後屡立戰㓛保䕶地方海上頗見寜静而歷稽往事自王直

作亂以至于今海上固不能一日無盗特有甚不甚耳海濱之民惟利是視走

死地如鶩往往至島外區脱之地曰臺灣者與紅毛蕃為市紅毛業㨿之以爲

窟穴自臺灣兩日夜可至漳泉内港而另宋佛郎机之夷見我禁海亦時時私

至雞籠淡水之地與奸民闌出者市貨其地一日可至臺灣官府卽知之而不

能禁禁之而不能絕徒使沿海將領奸民坐享洋利有禁洋之名未能書禁洋

之實此皆臣鄉之大可憂者蓋海外之夷有大西洋有東洋大西洋則暹羅東

𥙷諸國道其國産蘇木胡椒犀角象牙諸貨物是皆中國所需而東洋則吕宋

其夷佛即机也其國有銀山夷人鑄作銀錢獨盛中國人若往販大西洋則以

其産物相抵若販吕宋則單得其銀錢是兩夷者皆好中國綾縀雜繒其土不

蠶惟藉中國之絲到彼能織精好縀疋服之以為華好是以中國湖絲百斤值

銀百兩者至彼得價二倍而江西磁器福建糖品果品諸物皆所嗜好佛即机

之夷則我人百工技藝有挾一器以往者雖徒手無不得食民爭趨之永樂間

先後招徠東西二洋入貢之夷恭謹信順與狡悍不同至若紅毛蕃一種其夷

名加留巴與佛郎機爭利不相得曩雖經撫臣大創𥘉未嘗我怨一心通市據

在臺灣自明禁絕之而利乃盡歸于奸民矣夫利歸于奸民而使公家歳失二

萬餘金之餉猶可言也利歸于奸民而使沿海將領不肖有司因以爲奇貨掩

耳盗鈴利權在下將來且有不可言者𥨸謂洋税不開則有此害若洋税一開

除軍器硫磺焰硝逹禁之物不許販賣外聽閩人以其土物往他如浙直絲客

江西陶人各趨之者當莫可勝計即可復萬曆𥘉年二萬餘金之餉以餉兵或

有云可至五六萬而卽可省原額之兵餉以解部助邊一利也沿海貧民多資

以為生計不至饑寒困窮聚而為盗二利也沿海將領等官不得因緣為奸利

而接濟勾引之禍可杜三利也倘以此言可採則今日開洋又議洋税給引或

仍于海澄縣之月港或開于同安縣之中左所出有定引歸有定澚不許竄匿

他泊卽使漳泉兩府海防官監督稽查而該道為之考覈歳報其餉于橅臣有

出二萬餘之外者具册報部以憑弔用臣鄉弁鄭芝龍屢立奇功旣受延世之

賞仍責以海上捕盗賊詰奸細使人與船無恙計年量加陞賞竊考有宋之季

市舶司實置在泉州載在舊制可考廣東香山澚亦見有税額閩廣一體耳此

非臣一人之言實閩省之公言也伏乞勑下閩省撫按查洋禁果否盡閡開洋

果否無害有利廣詢泉漳士民箸爲一定之䂓庶奸利可杜兵餉可裕矣

八閩通志 食貨 民惟邦本而食貨則所以養其生資其用者也閩地負山

濵海平衍膏SKchar之壤少而﨑嶇磽确之地多民之食出於𡈽田而尤仰給於水

利民之貨岀於物産而尤取資於坑治凢是数者非獨民頼以生而土貢財賦

亦由是而出焉嘗考之於史唐之時民物猶未甚蕃故其貢賦亦未甚夥及王

氏僣偽遂以區區数州之地而供宗廟百官之費㝷復兄弟相殘分裂割據百

役繁興用度不足乃増田畆山澤之税至於魚塩蔬菓無不倍征民之財力至

是竭矣宋興猶未能盡革南渡以來軍國之需皆仰給於江南供億繁重固其

宜也至我 國家稽古立法貢篚有常賦入有等而凢前代一切無名之征始

盡除矣

福州府志 户口論曰予嘗考歷代草創并邑蕭條盖百姓新去湯火故爾及

治平日乆則未有不滋殖者也舊志載正徳時户口視洪武間不能増十之二

三頃視正徳又無所増矣夫 國家治平晏然無事二百年于兹即前古未有

 也休飬生息SKchar濡汪SKchar固宜数倍於 國𥘉時而民不加多豈有是理哉抑或

 有司未稽其實而姦胥蠧吏得為僥倖者地耳舊制凢十載一籍其民大抵足

 舊数而止此敝政也夫一邑之户始衰而終盛一族之人始寡而終衆柰之何

 必因其舊也哉是故豪宗巨家或百餘人或数十人縣官庸調曾不得徴其寸

 帛役其一夫田夫野人生子黄口以上即籍于官吏索丁錢急於星火此所以

 貧者益貧而富者益富也又自倭㓂以來軍儲徴求催督旁午皆出于田瘠土

 之供竭矣不毛之宅無職事之人終日美衣甘食慱奕飲酒市并嬉遊獨不可

 稍舉古人仰末之政以紓力本者之困也耶為今之計欲使户無匿丁則莫若

 凢訟于官者必稽其版凢適四方者必驗其繻則户口可覈户口可覈則賦役

 可均不惟足國SKchar2財驅民于農亦無便于此者矣

 𡈽田 𡈽田之目有二曰官田曰民田若職田若學田若廢寺田若没官田若

 官租地皆係之官而佃于民者與民自占田及寺田官未斥賣悉書于籍其則

有輕重官田有科米三斗上下者以三錢五分爲率五斗者三錢而止七斗者

二錢五分而止SKchar之稱官折而蠲其别差若民田之米自五升而上其則不一

丨其間有水塌沙崩浮粮未豁新壅𥘉墾未及首正升科者萬曆七年撫按㑹

題奉 㫖稽覈履畆丈量均勻攤𥙷其畆視田髙下爲差其則以縣原額爲定

截長𥙷短彼此適均則壌成賦民間無不稅之田計畆均粮公家無不田之稅

法最善也其後縣官更代不常而積猾姦胥那移改换悉易其籍除一蠧復生

一蠧卒無有能究詰之者

秋粮 國朝定制宇内郡縣輸粟京師後以閩逺隔山海令官田米各分本折

毎石以五斗折色徴銀觧京以五斗本色米存留各倉民米以十分爲率七分

各徴本色派倉三分徴折價銀觧京即金花銀至沈御史灼奏准凡官米俱折

銀觧京免輸倉民米毎石半本色米五斗輸倉爲官吏師生俸廪及軍士之月

粮半五斗折色徴銀二錢五分中分其半觧京其半凑𥙷各倉粮給軍觧京者

加槓䌇五厘輸倉者加耗米五升𡻕以秋杪督粮道坐派各縣于十月開倉入

綱派 憲綱經用者名曰綱銀以見役坊里長供之若慶賀接詔迎春視學

祀典之當舉者鄉飲酒之再行者校文閱武之賞賚者貢士于禮部者資其路

費邑之癈疾孤寡給其衣粮行部及士大夫之徃來者有餼牽牢醴官長始至

有郊勞致舘門𥙊堂燕輿盖噐什冬夏易其研席𡻕終供桃符花燈正雜諸綱

一切取辦至無筭也 國𥘉以里甲繫民十載畨役所領惟催徴勾攝載在令

甲顧役使支應官府諸費未知作俑何人坊里供役𫝑易陵迫雜物𥝠饋多爲

麋費吏皂如虎抑索沓至故有米石丁一而費至数十金者坊郭之長尤苦焉

嘉靖末諸監司始議官當著爲令以丁及米若干徴銀若干責辦該吏支應

良法美意但坐派於見年之里役名猶未除萬曆六年廵撫龎公尚鵬廵按商

公爲正恊議行一條鞭法盡以週𡻕經用多寡籍其縣之丁米𡻕一徴之

論曰古布縷之征今夏税是也古粟米之征今秋粮是也古力役之征今徭綱

諸力差是也自唐立兩税法後世遂因以為常乃今并取之一時即兩税之法

亦邈不可復矣

徭役 徭力役之征古法也 國朝酌而行之編于属縣人在官者視事繁簡

給其稍食有銀力二差亦宋顧役免役之遺意力差若両院督府上司府縣各

衙門門子皂𨽻書手庫子獄卒舖兵儒學殿夫門子斗級庫子及驛舘夫倉斗

級廵簡弓兵税課廵欄各分司公舘與書院祠壇門子橋渡厰夫之屬銀差若

長夫上中二觧户各衙門祗候馬夫儒學齋夫膳夫借撥皂𨽻之属徃者𡻕一

編之以見年里甲後五年應役其中銀差稍輕力差如斗級舖兵舘夫諸属所

費溢額派倍蓰其甚者則庫子庫子本備筦收役使耳縣官視為甲幹公𥝠之

費悉兹取給其破産者什之九隆慶間議以縣吏充庫子秤收宿𡚁稍蠲而若

舖兵斗級有代者猶多索顧直萬曆六年行一條鞭法以十年SKchar編盡清官户

之重免者諸邑丁米稍SKchar2與僱直又多贏餘無復輕重不均之嘆矣

丁米料 國朝上供之数洪武間有雜色翎毛皮角弓弦箭及荒絲之貢永樂

以後有紅白糖藥味黄白蠟細茶牲口諸色物料有額辦歳辦雜辦或為本色

或為折色額辦有定額𡻕辦不常徴雜辦於二辦之外又有泛雜名目在成化

間所辦不過十三種弘治間増至二十三正徳間所貢繁多𠋣辦該年里甲名

数細碎増减因革有司莫能究詰吏胥因緑為姦利虗派侵没其𡚁益滋沈御

史灼始通計各縣應辦物料融派丁米㮣徴銀八分送府轉輸民以為便嘉靖

二十六年議附由帖徴銀觧布政司𩔗輸京師先是徴派視料数稍益後因倭

㓂軍興復増其数以𥙷足軍需萬曆六年龎都御史尚鵬議行一條鞭法酌盈

濟虗復以八分為末减而民益稱便矣

鑛冶 論曰山冶之當罷也漢時大夫文學詳哉其言之矣惟是鑛禍最烈亡

命無頼逋逃作奸小則爭掠犬則嘯聚盗之囮㓂之薮也材記 今上壬辰浙

人王君錫奏開易州礦㫖下大司徒議時材叨户垣聞其交結夤縁将必得

請遂偕馬右諌邦良執奏謂 聖明在宥奸人以利㒺不宜聴且易州鄰虜萬

一剽聚持之急則北走胡是兆禍也䟽入 上憣然逐之令勿濳住别生奸越

数年新建張學士位秉政軸以為利岀於天地所自然可益國無病民採之便

 上從其言而毒流區宇矣材SKchar侍交㦸下毎見 上睿智天縱夐岀千古獨

輔之者非其人率不能以道佐人主耳今東南之力已竭輪䑓之悔尚稽誰生

厲階至今為梗嗚呼長國家而務財用必自小人詎弗信夫

塩課 閩之塲其𨽻吾郡者福清有二一為海口塲一為牛田塲其鹵地皆掌

於司附海為塩户主煎作依山為𫁘户供薪木後專曝曬令竈户以銀代薪為

雇直塩竈户每米一石准夫一丁着令復其身仍給工本鈔日辦塩一斤四両

積三百六十日為一引四百五十斤以入于倉SKchar𥝠販之禁計民男女成丁者

歳給塩三斤徴米八升謂之塩粮後罷米折鈔毎丁口𡻕納鈔六貫毎貫折錢

 二文中半折之為鈔三貫錢六文閠月則𥮅而加之倉塩給口食餘者以給商

 販乆之民不復支塩納鈔如故其私塩擔負不及数於法無禁𥝠販多白塩易

 售入倉𩔗低黒殽雜鹵壌賈人又慮就場險阻輒置引市𥝠塩充数由是倉塩

 積乆SKchar耗丁夫困於賠累依山户縣又不免其雜役編户重稱困矣後遵户部

 奏准各折銀米以足軍需遂罷辦塩入倉之例工本鈔亦復住支 論曰閩之

 壌什五依山什五𬓛海非若江淮吳楚之郊舟㠶所畢通車轂所交集也行塩

 之界不過依山四郡止耳地匪廣輪賈無贏篋時逄平世市絶横征則商固可

 執筴而取餘官亦可持籌而收積乃今増引加課駢拇枝指㚄尾䟦胡得以錙

 銖失以什伯於是商日困而𣙜日棼矣

 魚課 國𥘉立河泊所𣙜漁利遣校尉㸃視以所㸃為額納課米其後漁户逃

 絶米責里户辦納不敷乃有折徴之令每米一石半納本色五斗折色五斗輸

 銀二錢五分編户猶稱重困至弘治七年廵按御史吳一貫奏准不分本折並

徴銀三錢五分

軍政 衞兵有三曰征操軍曰屯旗軍曰屯種軍征操軍者入則守城謂之見

操軍以時訓練出則守寨謂之出海軍按季踐更均月給米八斗如銀則月給

四錢惟外衞所軍有出外海及守烟墩者毎月給一石如銀則月給五錢更有

選練備𢧐餘丁亦月給米八斗其軍户有㓜弱及老疾者則SKchar恤之或月給七

斗六斗三斗各有等差如給銀則視其斗数以定多寡屯旗軍者乃國初奉

紅牌及様田事例之屯軍也屯種軍者即見在頂種之屯軍也此二項軍第

𡻕視受田之数輸粮於官並不霑官餼自正統間鄧茂七之亂郡方戒嚴調屯

軍以為防守始有給八斗者今已報罷客兵者舊制無有也嘉靖三十六年

郡苦倭㓂廵撫始有調廣西向武州兵禦之者未㡬遣歸四十一年倭又入㓂

廵撫告急鄰省SKchar督都御史胡宗憲遣叅将戚繼光以所練義烏兵八千人自

浙來援與倭𢧐大㨗明年廵撫譚綸與繼光復以浙兵平興化之㓂斬首萬餘

級乃奏留浙兵戍閩散於八郡而開府與帥府駐在省會故聚兵尤多令環䖏

教塲綂以将領名曰浙營其營有六人数大抵不下三千餘人

海防 水寨自洪武𥘉命江夏候周徳興經略海徼備倭衞所廵簡司築城数

十防其内侵又於外洋設立水寨𥘉惟𤇺火門南日山浯嶼至景泰間増置小

埕銅山共五寨成化末當事者以孤島無援奏移内港内港山澚﨑嶇賊舟窄

小易趨淺水而兵船濶大難於迎敵遂致失利嘉靖四十二年廵撫譚綸始請

復舊制五寨以扼外洋其原屬福州者𤇺火門與小埕後𤇺火改屬福寕惟小

埕專屬焉南日舊𨽻福清今屬興化浯㠘屬泉州銅山屬漳州𨺚慶𥘉始添設海壇浯銅二遊兵萬曆𥘉

㝷増南澚嵛山湄洲三遊海壇遊則屬福州嵛山属福寕州湄洲属興化浯銅属泉州南澚属漳州寨遊

各有把SKchar一人統其衆寨SKchar由武進士或世勲髙等題請陞授以都指揮體統

行事謂之欽依遊SKchar由撫院差委或以指揮及聴用把總督領謂之名色各為

分汛地嚴㑹哨賊寡則各自為𢧐賊衆則合力以攻時值春秋二汛必駕楼船

以備海外憲司廵海道與郡海防館視防守之踈宻而差次殿最焉小埕水

寨在連江縣定海所前今定額船四十六𨾏官兵一千六十四名北與烽火門

㑹哨南與南日會哨西洋下目下竿塘白大皆其汛地省會之門户也 海壇

遊在福清海壇山山故唐牧馬地宋𥘉置牧監㝷罷聽漁民就耕増兵守之洪武𥘉守備李彜要金于壇衆弗與彛奏徙其民于内地遂為

盗種之區𨺚慶年始建遊兵于此額船三十隻官兵六百六十九名泊海壇汛地與南日兵船

恊守 桉寨與遊之𥘉設寨必用世胄及勲陞者欲尊其體統令有以御舟師

懾衆志也至遊第用材官及良家子所以便吾鞭弭可使飛㐲應援耳故寨為

正兵遊為竒兵寨可以分疆言遊難以汛地執也近㮣題請欽依其説一遊一

寨相間以居俾分疆不淆而汛地各守此徒足𡍼觀聴耳夫指臂不聯則秦越

異視輔車既隔将唇齒莫依幸無事也若𫝑成犄角倘變起倉卒而觀望參商

庸足頼乎殆與先臣請設立之意異矣 把截寨凡十有一 長樂四广石黄﨑

仙﨑東山 連 江光臨 福 清六柗関 永平 白鶴𡶶頭 大坵 牛頭 捍   寨凡十 閩縣一

長樂一 連 江一 福 清七柗下 平北里 平南里沙塢 連盤 長沙 峰頭 烟  墩凡六十

有七 閩縣十一鳯峬 長﨑 琅﨑 海嶼 象洋 拱㠘 東﨑 猴㠘 旺﨑 塩倉 鼓山 長 樂二十有二

酢 广石 魁洞 碁山 斗湖 浪頭山 旒山 大㠘 甲峰 塔山 蕉山 牛山 湖頭 聖浪山 山亭山 流水 壼井 小祉 江田

石門石濃 福 清二十有七柗下 峰前 大坵 後營 白鶴 大孃 壠下汶流 桃㠘 茶林 讌積 仙巖 前晏 白沙

塔山 馬頭 灙頭 ⿱觧虫㠘 前村 洪坑 巒山 西嶺 蒲海 石馬 陳塘 䨇㠘 𡶶頭

戎噐兵噐甲胄干戈之屬衞所軍匠為之有定式有成数都指揮視其利鈍

而藏之庫三衞舊各有庫弘治四年始設武傋庫合而藏之 銃炮火箭噴筒

之屬謂之火噐三衞置局藏之其外衞所則取兵噐於庫局 又有𡻕造觧京

軍噐府衞並造取辦于料銀不足徴之屯耗折鈔衞所造故有軍三民七之目

 防海之舟曰官船曰快船曰哨船委指揮一員造之三衞舊各有厰景泰間

始併為一厰在河口𨺚慶元年改設於橘園洲郡寨遊外更𤇺火南日浯㠘銅

山四寨不𨽻福州衞亦造舟於此 論曰郡之戎噐歳有督造頋噐一而直十

工之家四胥之家六甲冑苦惡噐械朽鈍所從來矣上下相䝉刓弊相續乆之

皆烏有也至於𢧐艦其費倍蓰歳縻金錢秪實奸槖收汛撤兵守之則羸卒連

艘積水觸之則虗舟也夫噐不堅好卒不服習趨利弗及避難弗畢塵飯𡍼𦎟

直児SKchar耳噫安得臨敵合刅如楚之劒㦸利而教習水𢧐若越之舟師也豈SKchar

倭奴哉

屯田 屯田之制固古者寓兵於農意也我 國𥘉籍民為軍乃講此政度郡

屬地間曠者或取諸廢寺及籍没之産聴其耕作以為屯田而我郡在城三衞

與鎮東一衞亦不下四千餘頃顧國初新附之籍有從他衞所徙而至者海濵

幅員未廣軍士亦有屯他郡之田者外又有紅牌及様田諸例者要之在洪武

時軍則稱舊屯在永樂時軍則稱新屯而屯無論新舊毎分給三十畆𡻕輸正

粮一十二石餘粮一十二石正粮給本軍月餼餘粮給守城軍士固其㮣也第

征粮設正餘兩額又各取盈於十二石之数法非什一軍士稍厭苦之後論者

乃罷其正粮不復征餘額又减其半只徴六石復計其田之SKchar瘠分爲本折色

本色爲存留輓粟入倉以給軍士之月餼折色爲起運納價於屯官以備軍興

及觧京之襍需至折色之中又分爲舊額新増而稍差等之比嵗終憲司之督

屯使者眡其賦之登耗以署衞屯官之上下考 論曰國𥘉屯制一軍一餘各

受三十畆而耕持㦸之士即荷畚之農故士無曠伍屯無溷冐也自後以來軍

餘半居市㕓不能親操耒耜于是始有寄佃於土人而分其息者有𥝠兊於他

姓而更其名者又有丁盡籍空而轉爲別軍所承頂者世乆弊滋舉数十屯而

兼併於豪右比比而是昔林文恪先生謂宜因均田之會無憚䟦履盡括舊屯

并其新墾勿令豪強更得侵冐擇其膏SKchar者給衞丁壯令自食其力有急用之

則可以漸省客兵此亦漢人實塞下之良䇿也其議洵不可易第頂種已越百

年轉鬻不下数姓若徒取之豪右則彼原以厚直售之若欲付之丁壯則彼又

不能以空拳得之捉衿掣肘䇿将安施是故清屯之議尚當熟圗必使民收

直之償軍𫉬實屯之受而後兩得其當也至於徴賦顓屬衞所之官愚亦以為

否否夫國家武臣不典錢糓何獨於衞官而寛之夤縁請托進司利SKchar染指既

甘漏巵無當因而覆劵者何可勝数倘分之附近各縣並為帶徴則官保其先

世汗馬之勲軍免於頻歳侵漁之苦矣

福州潮汐 閩之水海為最大自東迤南𬓛帶五縣閩之東南長樂之東北連

江之東南羅源之東福清之東南東北皆海也海潮從東南來南則由粗蘆門

北湧東則由閩安鎮西湧皆會於馬頭江復分為二一入西峽一入南䑓復合

於馬瀆竹﨑與水口下之溪相接乃囬流而汐焉是潮也在永北合北地方猶

兼鹹鹵至馬頭江則皆淡矣瀕海可田之地唐太和中閩縣令李茸築石堤跨

閩與長樂東界以障鹹鹵墾田無数又有一等洲田潮至則没禾汐而無害於

禾不假人牛而收穫自若有力之家隨便扞挿但東流西復遷徙不常利害亦

相當云今将潮信具列左方 每月初一 十六 寅正三 申正三 𥘉二

 十七 卯𥘉三 酉𥘉三 𥘉三 十八 卯正三 酉正三 𥘉四 十

九 辰𥘉三 戍初三 𥘉五 二十 辰正三 戍正三 𥘉六 二十一

 己𥘉三 亥𥘉三 初七 二十二 已正二 亥正二 𥘉八 二十三

 午初 子𥘉 初九 二十四 午初三 子初三 初十 二十五

 午正一 子正一 十一 二十六 午正四 子正四 十二 二十七

 未𥘉三 丑初三 十三 二十八 未正二 丑正二 十四 二十九

 申初一 寅初一 十五 三十 申𥘉四 寅𥘉四 此海潮之𠉀也江

潮常緩海潮三刻至入府城内外諸河則愈緩矣又當視其近逺為先後各以

意推其他海舶貿易徃來淮浙交通之間各以十五潮為率

建寕府志 浦城縣 塔嶺隘SKchar章里 筋 竹隘在畢嶺里 小 峰隘在通德里 劉 源隘

在官田里 長 呌隘在髙泉里西距縣治一百里東距龍泉縣一百里 巖 坑隘在髙泉里疊石為門西距縣治八十里東連慶元縣

 毛 源隘在髙泉里西距縣治七十里東連慶元縣界 小 坑隘在髙泉里西距縣治六十里東慶元縣界南接柗溪縣界

 南溪際頭隘在大石里疊石為門西距縣治八十里南接柗溪縣界 葛 山隘 在大石里西距縣治八十里東連龍泉縣十

 溪 源隘在郊陽里蔡家嶺根西距縣治五十里東至龍泉縣六都溪頭界六十里南至慶元縣界八十里北至鴈塘里小井嶺遂昌界一百

 黄 二仰隘在登俊里東源尾南距縣治八十里東接龍泉縣界一百五里 牛 嶺隘在鴈塘里西距縣治八十里北接遂昌縣

界二百五十里東接龍泉縣界百里 豪 嶺隘在孝悌里北距縣治一百里東至龍泉縣二百三十里西至上元里翁源嶺隘三十里南至柗溪縣

界八十里 翁 源嶺隘在上原里北至縣治七十里東至柗溪縣界七十里 際 溪隘在孝悌里北距縣治一百里東至龍泉縣界二

百三十里西至上原里翁原嶺隘三十里南至柗溪縣隘八十里 寨 嶺隘在忠信里南距縣治八十里東至遂昌縣二百三十里北至江山縣

二百 靖 安隘地隣永豊正徳七年調民兵把截饒宼一時無立營之所知縣孫懋相形勝議立於此 楓 嶺隘 竿頭

正徳七年立扁日新関已上三隘俱安樂里隘皆以地界江浙因山川之險設民兵以守者也各有望楼一間後𠫊三間 柗 溪縣 鐡

嶺隘在東関里東距縣治二十里與慶元縣界 寨 嶺隘在東関里西距縣治一十里與政和縣界巖下隘在皈㐲里東北距縣

治三十里與慶元縣界 黄 沙隘在永和里北距縣治四十里與慶元縣界 山 庄隘在永和里北距縣治五十里與浦城慶元縣界

 黃土隘在永和里東距縣治六十里與浦城慶元縣界 荷 嶺隘在豪田里南距縣治八十里與浦城慶元縣界 翁 源隘

慶原里南距縣治四十里與浦城縣界以地連温䖏防制與浦城同 政 和縣 嶺腰隘在感化下里一都西距縣治三十里距垻

頭隘一十五里東連慶元縣界其地両山突起峻絶險阻 垻 頭隘在感化下里四都至縣一十五里其地両山夾聳中瞰深溪地連温䖏防制亦

與浦城同壽寕縣 西溪小青田隘在北隅四啚去縣西三十里與慶元縣界 葡 萄隘在政和里七都去縣西南

一百四十里與古田政和慶元三縣界 碑 坑隘在政和里八都去縣西南八十里與慶元縣界 下 黨坑頭隘在政和里八都

去縣西南八十里與慶元縣界 峽 頭隘在政和里十都去縣西八十里與慶元縣界 洋 婆墓頭隘在政和里十都去縣西七

十里與慶元縣界 白 巖後隘在政和里十都去縣西九十里與慶元縣界 青 草抝隘在政和里十二都去縣西北一百里

與景寕縣界 三 坑隘在政和里十二都去縣西北一百里與慶元縣界 黄 洋凹隘在福安里一都去縣北一百二十里與泰

順縣 石 門隘在政和里八都去縣西一百三十里與政和縣接界地瀕山海隘制與浦城同

延平府志 正統十二年監察御史栁華按閩時承平日乆境内晏然華至檄

各郡縣凢城廓鄉村之中犬小巷道首尾各剙立一隘門門上為重屋各置金

鼓噐械於其上又於鄉村各立望髙楼乃編其各鄉居民為什伍設SKchar小甲以

綂率之夜則輪畨直宿於隘門之上鳴鼓撃柝以備不虞有不從令者聴SKchar

甲懲之而不悛者許總小甲聞官䖏治由是總小甲各得號召其鄉之人而強

梗狡猾之徒徃徃别生枝節以侵奪於民沙有鄧茂七者及弟茂八時編為郷

SKchar甲鄉舊有例佃人之田者𡻕還租穀外有鷄鴨之𩔗以餽田主辭曰冬牲

茂七倡鄉人革之田主不敢與較既而又倡議以為鄉民佃田其合還之租各

令田主自備脚力擔負以歸不許輒送其家田主因訴於縣逮之茂七茂七等

率衆拒捕不服縣乃下廵簡司追攝茂七等因殺弓兵数人縣遂以聞於上遣

民壮三百人徃捕之茂七等又聚衆格殺官兵殆盡至是𫝑不容已乃刑白馬

𥙊天㰱血誓衆遂舉兵反時十三年之二月也旁近尤溪縣民亦聞風而起烏

合之衆旬日間至十餘萬人於是僣稱王號偽署官職八郡騷動詔遣兵討之

以都督劉聚為總兵都督陳韶劉徳新為左右𠫵将僉都御史張楷監軍賊猶

未下十四年復命寕陽侯蔣𢡟為SKchar兵保定伯梁珤平江伯陳懋崇信伯費釗

為副總兵都督范雄都督僉事董興為左右翼SKchar兵太監曹吉祥陳梧為監軍

刑部尚書金濓𠫵賛軍務御史丁瑄張海記功是年二月茂七率衆來攻郡城

與官軍𢧐於水南爲亂兵所殺福建始平景泰元年其餘黨羅丕等復率其衆

㓂沙縣朝廷又命范雄及太監廖秀奉御馬討平之于是推䆒致亂之原寘

栁華于辟嘉靖四十年山㓂蘇阿普傅詔五等聚衆攻掠沙縣尢溪永安大

田火焚城外民廬以千計郡守周賢宣以計勦之餘黨遣林天贈引諭招降賊

方平

沙縣 三代寓兵于農之制逺矣漢有南北諸軍唐有府兵宋有衞禁諸兵

法皆有因中或變壊惟我 朝軍衞不循古始創較畫一内設親軍都督府

外立都指揮使司以叅綂之衞有定所額有定数軍之僉充皆各州郡之罪

譴者既覊其身以𨽻夫衞藉復别其家以異夫民户有所迯亡列于兵部移

单原户取𥙷之𡻕月既乆迯亡己多冊籍買亂于是特差憲臣而郡縣復專

其官于佐貳毎𡻕一清理焉他不能知自沙言之其殆繁擾妨民費靡而不

適于用者乎何則凢軍之清不論有無通都排年里老悉行赴官造為冊結

老㓜迯絶㨿𥿄上之陳耳復觧之府拘集勞候比縣加重且乆焉開单勾取

本無買𥙷者固不待論其有丁可觧者則長觧之編輪道路之盤用司府之

倒換攝繋踰旬時徃返動萬里然觧者文未銷囬而𠩄觧之丁已先至其家

或避而之他者多有之矣因仍輾轉行伍何由實勾取SKchar從已乎夫軍事之

大者也所以壮國威而備非常制四夷而寕禍亂坐視銷缺固不可然徒妨

民而無益亦豈盛世之宜乎是故司國柄者不可不為之所也 粮之出于

田也由毛髪之生于肌體也有是田則岀是粮有是肌體始生是毛髪SKchar

乎其浮也江淮河海之濵沙流之轉徙潮汐之蕩汩地去額存或不免焉以

沙言之負山阻溪生齒既繁開墾日益惟加増可耳烏乎浮議者多謂鄧賊

亂平之後認辨不全永安分柝之餘規畫未盡然此特其一耳以今觀之要皆奸

狡之飛詭而雄豪者之欺𨼆矣乎監臨者前嘗持撽清之意非不羙也其所

㨿以即事者推收之錯誤者耳至于册籍之改洗叚落之易移正管之失實

則固未之能悉也而自謂足以盡之不其過乎舊有清浮粮册在于户房夫糧衆役𠩄從

起也冨者田連阡陌坐享無苗之利貧者地無置錐反多数外之賠富益富

貧益貧其不均有如此者民之病孰為之大乎嘗計環沙之域五百里而儉

山林溪谷之外為田無㡬固可履畆而核也誠淂夫精敏幹練之人按其都

啚逐一丈量三月之前凢占有田者責其質劑之文契取租之簿籍分柝之

家状舉封送官有欺𨼆者𦗟其首報查果相同惟升将來之科不究既徃之

失其不然者不惟升科而已併追罰其積年之𫉬與罪焉持以至公㫁以必

行半載之間可刻期而畢矣夫如是則田畆眀田畆明則粮苗實粮苗實則

冊籍清而差役定貧富均而奸𨼆絶不惟去其額外之有浮實足以定無徴

之賠𥙷一勞永逸其利夫民也不特小𥙷也己 以予觀于沙也而知 國

家子民也法之周也取之悉也民之應乎上也其力竭也官職之未易脩也

實惠之未易徧也化理之不易章也何也古者什一而税役于民者𡻕三日

漢唐盛時三十税一二十始傅與夫租庸調已矣宋中葉後外奉夷狄内崇

侈靡民不堪命竟趨于亡元起朔漠科條簡省惟法制不立貪墨縱肆耳我

朝聖祖應天啓運稽古定式中正明當逺嫓成周草創之初蠲詔屡下祈天

求命之基端在是矣百餘年來蠲免末聞而州縣之征則日趨于繁且重焉

自沙言之粮岀于田差本乎丁固矣而又有軍與匠焉魚課塩粮焉六分丁

料焉綱銀秋𥙊焉驛傳水夫民快工食焉府縣之流差焉計其一𡻕之所出

為粮五千八百石餘為銀一萬四千九百両餘而官吏之 掊稱納之加添

額外之摘𥙷無礙之科𣲖不與焉司以是責之府府以是責之縣縣以是責

之里甲雜然而並至卒然而取應里甲之中夫長有奸良丁户有迯移里地

有近逺粮産有虗浮天時有旱潦固不能一律以齊也則必比併之拘繋之

鞭械之矣而又加以訟牒之究詰徃來之迎候前後之積垜如是而欲鳴琴

卧閣不以難乎上之稽乎其下某件己未完而已矣下之自計其績某件己

完觧而已矣此之未能則雖龔卓之行夷憲之節不免于議矣兹為職豈易

于脩而况夫化理也哉嗚呼國家之𠩄以設官與官之𠩄以自負民之𠩄以

為望者固非止于是也而其𫝑則不淂或易也雖然即其急緩而為之後先

調其分数而與之制節因法以施而不𠋣法以病如朱子所謂民不告勞而

官無廢事中智之士則殆庻㡬矣夫竊有志而未能逮也材哲者自當以賢

聖為期三代既降人物又何足云乎哉

邵武府志 邵武縣 寨四 隘三 氷口寨在縣東十六都宋紹興二年元改為水口廵簡司𪠘宇居水

之南隘門在水之北今仍其舊黄鎮成復城碑云水口扼邵武之衝素稱險固 拿 口寨在二十二都 楊 坊寨在縣東大都

同廵寨在三十二都已上三寨俱宋紹興二年設元改為廵簡司洪武十年  黃  𡈽嶺隘在二十九都  神  宿隘

大竹藍隘在五十一都 光 澤縣 関二 寨一  隘十有一  杉関在九都山嶺石山嶄絶僅

容單車古稱甌閩西户 鐡 牛関在二十七都太和山二関俱唐廣明元年設宋元因之 國朝洪武三年徙大寺寨廵司于杉関寨兼守鐵牛

 大 寺寨在縣西北舊設廵簡司于此後徙于杉関 鐡 牛隘在二十七都 孔 坑隘在十三都  巖  嶺隘

在七 風 掃隘在十二都  極  髙隘在六 髙 嶺隘在九 羊 頭隘在八 関 隘

都八隘並界于新城 雲 際隘在二十五都果于鉛山 昂 山隘在二十九都 火 燒隘在二十四都並界于貴溪

泰寕縣寨十四 隘一 盤龍寨 南石寨在将 鍾 石寨在福興下  羊  頭寨

在南 濟 龍寨在南 虎 口寨在梅 麒 麟寨在開 大 寨 刀背寨在仁

黄茜寨在瑞 福 緑寨 登雲寨並在瑞溪 青 山寨在長 三 門寨在梅 茶 花

 隘在安仁保路通江西 建 寕縣 寨五 隘十有六 隔一 軍口寨在赤上保 西 安寨

 在里心保唐義寕軍故地南唐廢軍為寨名永安後改為鎮又為埸宋建隆元年陞為縣遷治於濉江之北四年復置寨于此紹定五年又分總領劉純忠武

 軍守之駐新城保今名元為西安廵司 國朝因之洪武三年遷置今所 永 平寨在新城保即羅源筋竹㓂區也二寨並在縣西  将  屯

 寨在縣南将屯保梁鎮将謝望常駐兵于此 巢 隔亦在将屯保唐陳巖率民兵于此以禦巢㓂巢為隔絶不能進故名 羅 漢寨

 門宋乾道四年張魏公浚奏調汀州駐劄左翼兵屯戍以禦何白旗之㓂即此 朝 天隘在藍田保 蟠 湖隘在上黎保 嶺 頭

 隘在周平保 丘 家山隘在周平保 界 頭隘在都上保 小 拗隘在新城保 茱 茰隘 立坊隘

 紫雲隘俱在客坊保 沙 羅隘在静安保 九 傀儡隘在𨺚安保 SKchar 嶺隘在安吉保 竹 溪隘

 在永城保 禪 尖隘在挂羊保 柗 根下坊逕隘在赤上保 界 牌隘在洛陽保 杉 関一線逺通

 江右乃㓂盗從入之區建之丘坊茱茰小SKchar界頭連接廣昌石城寕化汀㓂慿

 之為窟穴正徳嘉靖間屡中流賊之禍倐去突來蠕動難制已事可邇論也

汀州府志 長汀縣 古城寨在縣西六十里属古貴里今置廵簡司 白 花寨在縣東南一百二十里属宣河

里半溪石山下其上平四圍險塞可容千餘人鄉民避患於此遺址猶存 九 磜隘路通江西瑞金縣界 隘 嶺隘路通瑞金縣界

鎮平寨隘路通江西石城縣界 七 嶺半嶺隘路通石城縣界 牛 姆山下隘路通江西㑹昌縣界 桃 楊

洞隘路通瑞金縣界 分 水凹隘路通江西會昌縣交牙界 黄 𧊵嶺隘路通武平縣界巳上八隘俱廵撫都御史金澤添設

SKchar甲機兵人役守把以備不虞 寕 化縣 安逺寨在下𡈽今置廵簡司 立 源逕隘 石灰嶺隘 楊

梅逕隘 磴頭嶺隘 芒苳逕隘已上五隘俱廵撫都御史金澤𣸸設SKchar甲機兵守把 上 杭縣 梅溪

在縣東二十五里梅溪口宋設官兵守戍于此今廢 雷 公寨在縣之西北 石 璧寨在掛𫀆山上 武 婆寨

運里安鄉石山  王  家寨在勝運里乾田丁光圍寨在勝運里上南湖己上五寨昔年鄉民避㓂居此遺迹猶存新城

長嶺隘寒陂隔隘逕磯石隘在溪南里  狗  悶嶺隘在勝運里桃牌嶺隘在古田里

洋頭嶺隘在白砂里巳上六隘俱廵撫都御史金澤𣸸設 武 平縣三摺溪寨在三摺溪當汀贑潮三州界首宋設廵簡士軍

戍守于此今廢 象 洞寨在縣南一百里今置廵簡司 永 平寨在縣四十五里地名帽磜今移廵簡司在背寨 水 口山

下隘 金鷄嶺隘俱通上杭縣 章 金地隘 鉢盂嶺隘 簇坑隘俱通程鄉縣 龍 溪

隘 黄田隘俱通安逺㑹昌羊角水等路 背 寨隘今移永平寨廵簡司於此 崆 頭隘 湖界隘三隘俱通

會昌 蟠 龍崗隘通程鄉縣界 鄭 家坪隘通安逺程鄉縣 檀 嶺隘通藍屋驛路 清 流縣

北寨在縣北即屏山三頂下險上平元竹省平章陳有定於此磊石為寨聚驍勇保守縣境頼以無虞今基猶存 南 寨在縣南山𫝑險峻頂

上寛平可容千人元陳友定纍石爲城與北寨相夾守禦㓂舊跡俱存 石 龍寨在縣北十里許山峻頂平左通寕化時平章陳有定磊石為營

故址猶存 連 城縣 北團寨元在縣二十五里後燬於兵今廵簡司移駐縣側 冠 豸寨在蓮峯山上 旗 石

在縣南南順里  西  寳寨在縣西南順里田心馬鞍寨在縣東南順里石門巖右城石寨在縣東北安里揭坊

山容寨在縣東北安里溪源石嵩寨在縣北北安里 凉 傘寨在縣南河源里壁洲  張  源寨在縣南河源里招福

 團 兵寨在縣南表席里湖里崗 旗 山寨在縣南表席里蓆湖營東 石 榴寨在縣南表席里溪源隔口 金

山寨在縣南表席里朗村官庄已上十三寨實鄉民保障之所 秋 家嵐隘在姑田里東北通永安等䖏山形險峻約五十餘里 廖

天山隘在姑田里南路 龍巖山路﨑嶇林木障蔽約二十餘里 上二隘弘治初年奉廵撫都御史金澤榜文設 歸 化縣 明

 溪寨在縣治西二里𡈽坊宋設廵簡土軍戍守于此今廢中定寨在柳楊岡宋設官兵廵戍于此今廢  平  安寨在縣治後山上

 髙而險隘頂上寛平元末行省平章陳友定立栅屯戍今基尚存 萬 安砦在縣西四十里宋柳楊曽氏婦於此立五砦以禦賊賊平賜名萬安

 古址猶存黄楊寨在縣東八十里巖前宋設廵簡𡈽軍屯戍今廢 南 平寨在潭飛磜宋設官兵廵戍今廢 北 安寨

 賢里宋設官兵守戍今廢 沙 溪隘 淳化隘 鐡嶺隘 夏陽隘已上四隘俱廵撫都御史金澤添設 永

 定縣 興化寨 太平寨 三層嶺寨 摺灘隘在縣西南溪南里 錦 豐窯隘在縣南溪

 南里路接廣東界 三 層嶺隘 楊梅崠隘在縣東金豊里 縁 嶺隘在縣東豊田里路接漳州界 蔡 坑

 隘在縣西北勝運里已上六䖏俱係舊隘 水 槽隘在縣西北勝運里 大 富隘在縣西溪南里 金 鷄嶺隘

 河頭隘在縣南溪南里 箭 竹凹隘 武溪隘已上六䖏俱廵撫都御史金澤𣸸設

 天順六年上杭溪南賊反先是溪南人李宗政憤嫉邑之富豪侵奪有司弗禁

 乃招誘流亡聚衆攻破縣治縱兵刼掠監軍暨三司官駐兵汀州恃城自保不

 敢進監察御史伍𩦸安福人奉 命按福建道至浦城聞事急徑馳至汀州府

 檄三司進兵衆猶豫未决公獨携数百兵抵上杭因一致仕教官諭以 朝廷

 意明日賊下寨來者数十人𩦸諭以禍福皆感泣賊聞而䧏者数萬人其渠魁

 亦欲降會有議紿其降而誅之者賊諜知遂復反𩦸躬督將士逼賊巢而營賊

 悉力來拒𩦸命都指揮丁泉領竒兵岀賊後焚其寨戒以勿深入泉乗勝直擣

 賊營伏發力𢧐死之丁雖亡賊亦創甚𩦸督𢧐益急宗政等皆就擒遂平賊乃

 班師仍奏設上杭守禦千户所拆汀州右千户所軍一千餘人以守備上杭

 城𩦸因積苦瘴鄉囬京疾作而卒成化十四年上杭縣溪南賊首鍾三等哨

 聚刼掠鄉邑詔起右僉都御史髙明撫捕之未至賊已平明乃躬詣上杭招

 撫流亡遣副使劉成擒𫉬賊首黎仲端平其餘黨民旣安所乃 奏立永定縣

  二十三年上杭賊首劉昂温留生紏武平所千户劉鐸佃人丘𨺚等数千人

 攻掠江西石城廣昌信豊廣東揭陽等縣殺官刼庫三省奏 聞添設汀漳兵

 備僉事伍希閔討平之奏添設菜鼓楼岡二廵簡司并守備都指揮專駐武

 平守禦弘治八年上杭來蘇里賊首劉廷用張敏陳宗壽等聚衆攻刼江西

 瑞金會昌寕都轉掠廣東程鄉等縣就任陞廣東左布政使金澤都察院右副

 都御史節制江西廣東湖廣福建四省統轄汀贑潮桂等八府地方俾專鎮于

 江西贑州比照梧州中制事例以撫捕之八月澤蒞任悉平群盗仍具 奏毎

 縣添設廵捕主簿一員職專捕盗 正徳二年㓂李四子等作亂四子廣東

 沉香縣人時沉香石骨都柗源等䖏盗賊竊發武平巖泉里界於江廣李四子

 乗機結黨搶奪貨物平糴稲谷一時烏合之衆聞風蝟起巖泉賊首陳SKchar2應

 遂分作二十營寨七年會三省官駐劄上杭四䖏把截断其粮道遂擒賊首李

 四子等梟首軍門招撫脅從而餘黨悉平 十二年岩泉孽㓂劉𨺚等復熾節

 制右副都御史王守仁平之

 興化府志 寺租充餉縁繇 嘉靖四十二年閩省兵興軍儲告匱軍門議将

 各寺田産扣除迷失崩䧟外毎實田十畆扣抽六畆𠑽餉四畆還僧𠑽餉者毎

 畆徴銀二錢内除一錢四分辦納粮差尚銀六分觧司𨺚慶元年軍門𡍼澤民

 明文将寺觀庵院官民田地山蕩俱照黄册原額盡数查岀各依原議六分𠑽

 餉事例官田毎畆徴銀二錢内扣一錢五分粮差民地每畆徴銀一錢内扣三

 分粮差山蕩每畆徴銀五分内扣一分粮差民田毎畆徴銀二錢内扣八分粮

 差俱存縣貯庫隨項支納其扣餘官田毎畆銀五分民地每畆銀七分山蕩毎

 畆銀四分民田毎畆銀一錢二分縣徴觧府轉觧荒蕪迷失産業申請停徴

 按寺田四六𠑽餉實出軍興SKchar宜之䇿後沿為例遂不可更故隨時斟酌不同

 萬曆六年軍門龎毎十畆只抽二畆十一年軍門趙毎十畆議抽四畆五分十

 六年軍門周每十畆只抽三畆大抵旋行旋止此僧所以告困也田鬻寺廢比

 比然矣

塩課上里塲塩課司𨽻福建都轉運塩使司莆以竈户役者凢二千五百六

十六家分爲三十一團有SKchar催有秤子有團首有埕長皆擇丁粮相應者爲之

其册十年一造隨丁粮消長每塩一引重四百斤每嵗共辦塩二萬二百引一

百八十斤零八錢内依山竈户該辦塩一萬五千八百九十二引二百六十二

斤七両四錢𥘉由煎煑依山竈户出備柴薪銀両附海用力𤋎辦塩斤有無相

湏稱爲両便後由曝晒近海竈户漸生勒掯依山遂至靠損訐告分廵僉事牟

俸定與則例每依山竈户該納塩一引出銀二錢五分交與附海代替晒辦還

官毎𡻕總催人等各照團分催徴SKchar計銀三千九百七十三両一錢六分三厘

八毫継縁乾沒多端逃竄百岀官府思係 國課未免重復追徴因奉户部勘

合該聽選官曾音徳奏准将依山竈户折徴銀両通觧塩運司𠉀客商開中

對引買塩支用民以爲便民間户役最重者莫如塩户盖軍户則十年取貼

軍装匠户則四年輪當一班塩户既與軍民諸户輪當本縣十年之里長又輪

當塩塲之SKchar催團首秤子埕長依山者謂總催團首附海者謂秤子埕長總催

秤子即民之里催也團首埕長即民之甲首也毎十年攅造塩册又徃省赴運

司候審至見當之年正差之外凢塩司過徃公差牌票下塲及該塲官吏在官

人役等費輪月接替支應賠貱需索之苦過於民矣况塲官白首窮途吏胥門

𨽻復不可制加以積棍包當多取上下交征非竭澤不甘又軍民諸户遞年均

徭驛傳之編凢民正米一石只派銀二錢上下塩户每年毎丁既納銀二錢五

分毎粮一石納銀五錢五分尚有𥝠貼脚費及僱募塩丁等役輕重懸絶嘉靖

四十三年攢造塩册時殘破之後濵海死亡殆盡運司以該塲塩價不滿原額

将各户新收田地毎頃加收虗丁四口比諸國制又加多銀五分塩倉原置

附塲常璜山後因附海人户告准各就地方置立倉厫便於修葺㸔守在南洋

者三倉在北洋者三倉𨺚慶二年塩商告復附塲常璜山建立倉厫三十一間

徴輸運納但離海窵逺搬運㸔守不便自嘉靖以前通就海口牛田二塲買塩

 應幇而上里塲之塩只到塲空剪引目塩引依時索價上璜倉之設實虗名耳

 屡經告復舊䖏或從改折便民當事者烏得以因循為無事哉附塩法議萬

 曆四十年莆田縣布衣陳天叙目擊灶户之苦因赴京奏請為塩法𡚁害懇

 㤙比例酌䖏急甦民命事運使江大鯤詳院道䝉批司府會議本府知府馬夢

 吉議上里場附海本色照依浯汭潯渼惠安四塲事例改折全課利民等情㩀

 此查得上里場附海塩斤舊制倉立隨團灶户輸塩于倉以俟商人到塲支塩

 此成法也嗣後倉移上璜山商又因海運危險絶不到團只将引目赴塲空剪

 惟聼奸儈勒索灶户折價商人僅得三分之一赴海自買塩虗言様船到港某

 日開駕将引照塩過鎮則商人之不支塩非變法乎既不支塩復令灶户輸塩

 入倉塩之所輸無㡬進倉使用常例毎冬計費四両每團十冬計三十六團所

 費不知凢㡬此納塩之害也塩朝進而暮偷倉隨盖而隨撤出廵邉儲兩次查

 磐倉塩俱無奸棍乗機科歛經營免罪各冬之中狡猾者少費愚朴者多費少

 者𢾗両多者十数両以通團計之所費不知凢㡬貧而擬徒抑又甚矣此查盤

 之害也派塩出商奸儈胥徒賄賂相通有應派而不派未應派而先派稍不如

 意故留厫底塩不盡派以延查盤是以有窮灶𢾗年不派而𢾗經查盤者此派

 支之害也商人到塲出支則店家下鄉勒索𥝠價每引得銀一錢二分只以四

 五分還商仍将貨物抵折商灶原不會面有已收作未收收多作收寡奸儈以

 空剪引目制商人商人亦自知非法而曲從竭民膏血以飽奸貪既已上塩又

 折𥝠價𥝠價之外又有出倉常例湯水等費此折𥝠價之害也折價之時不問

 各冬只責見年中間各冬有引多者有引少者如一冬見年中九冬具係見年

 代納輪流見年則輪流代納多者與少者納易於除還至少者與多者納則無

 可除未免賠累此折𥝠價不均之害也本府目撃民艱甚切恫𤸄合無照依上

 里塲牙儈年與商人抵折五分之價令塲官收貯不許生事多索各冬多寡自

 行辦納見年只理催儧不得賠累商人齎引到塲照引給價聴其海口買塩查

盤稽其完否不完者罪如是則商灶両得其便牙儈莫施其奸成法不必盡更

虗設塩倉可廢無辠之罪贖可盡蠲矣運司署印支如璋議倉立附塲以官為

守聴商來支塩完則灶無問可也場官報完商如不至罪坐在商與灶無預官

收官放牙儈何所厠其奸隨足隨支查盤無罪可聲𬋩塩法道吕純如議舉

灶户告訴之情則甚苦㩀商人支塩之名則甚正名正者有 國𥘉之經制在

⿺辶䖏難輕變自當持成法以防趋便之𥝠情告若者有本院捐贖之徳意在贖

可盡捐又何必用查盤以致灶民之藉口本道謬為兩言以蔽之改折之議官

不可著之令也而查盤之役及今猶可報罷也他如隨場立倉以官為守塩一

完則灶無問商不至則罪在商該司之議已為得之顓候憲示以𠂻羣情軍門

丁継嗣批據該道覆審謂灶户懼罪而議告折商人執舊制之議支塩已娓娓

言之詳矣但國𥘉經制⿺辶䖏難輕變改折之議似不可執以為常設查𥂟之役可

以報罷則己之可也諸如隨場立倉以官為守該司之議甚善俱如照桉院陸

夢祖批海灶輸塩商引剪支二百年令甲俱在况上里塲受塩更多乎商灶不

務完塩擅叩 九閽欲撓 國法大不可訓道司辨之悉矣場官立倉為守完

塩不罪灶不支止罪商彼又何説之辭悉照行惟是查盤一廢則塩之為官為

𥝠灶之孰完孰欠一仕縱横誰其問之以後盤之無苛如有力改稍力稍力改

决不輕擬徒與以法外之仁可也

墩䑓 舊志所載凢墩䑓五十九所萬曆二年分守宋䂊卿廵歴沿海查出見存僅一十七所俱已傾壊行本府動支帑銀從新改築 小 澳

 蔡山 石城 礪前 埕口 石井 三江 新浦 石獅 湖𫟪 澄港

 﨑頭凢一十二所属平海衞 文 甲 山柄 西山 火頭 東湖凢五所属莆禧所

民兵 國𥘉衞所設置軍伍各寨廵司編簽弓兵皆以防禦㓂盗景泰間柄兵

者建議凢臨敵失一軍以上與失機罪同而民兵之制起矣

廵司 前志論曰廵尉職邏警宰四封非冗官也 本朝周江夏經營炎海於

吾郡東南建平禧衞所又念南日湄洲至迎仙環海二百餘里踈節濶目非一

 衞一所能遥制之乃於隙䖏又設六廵司司各有寨城有官有射手百間雜以

 房帳墩䑓斥堠相望壮哉昔人之紆䇿也自兵政陵夷廵警失職當道者遂贅

 痝之乃减削射手数移以餉水陸兵存在寨堡僅三之一耳不知六司絡繹分

 則自衞疆場合則以五百兵併力勦捕懸軍挿羽唇齒相依又附寨村落去郡

 城迢逺有警各㩦老稚挾衣粮馳入寨城避鋒鏑此又堅壁清野意也昔賢才

 智豈下今人而故輕變置之胡為乎昔宋燕逹守延州懐寕砦以五百兵破𦍑

 胡三萬騎彼其官非廵尉其兵非射手耶

 客兵 閩中陸設衞所海立水寨皆是本地軍兵原無客兵名目自嘉靖㓂起

 始設𠫵将遊撃帶領各䖏客兵四十三年專設中路守備一員以都指揮體統

 行事轄福州興化平海泉州永寕各衞所軍并興泉二府陸路客兵守備衙門

 坐鎮本府取道里適均有警便於應援除泉州一營外本府二營𥘉只分劄城

 内民舎𨺚慶六年始置營望仙門外曠野去䖏每遇操練調入城内教塲較閲

春秋二汛移屯平海莆禧吉了城内萬曆十九年𣸸設一營曰興泉營本府北

門外安置至二十年改為興化新營俱守備領之二十五年以有朝鮮之警復

設右營一營北門外西庚地方屯札以舊營為前營新營為左營共三營設遊

撃領之遊撃二十四年冬軍門金學曾 奏立革守備三十一年軍門朱運昌将右營一營調守平海

建城安挿前左二營仍駐守府城團練防禦汛期每營撥守一哨出守賢良文

甲濵海扼要地方量撥兵隊分扼三江汛畢撥兵二三十名哨探信地以防不

收汛全營操守

水兵 國𥘉立水寨三𤇺火門属福寕州南日山属興化府浯嶼属泉州府景泰間增置小埕

属福州府銅山属漳州府共五寨後以各寨在漲海中無援奏移内港本府南日一寨

移入新安里吉了澚官府文移仍以南日水寨稱當時撥興化平海泉荆三衞

旗軍充為舟師各衞撥指揮一員SKchar管所部之軍謂之衞總又選各衞指揮才

能出衆者曰把SKchar行事視都指揮而衞總聽節制焉興化衞指揮一員平海衞

把總指揮一員泉州衞把總指揮一員南北海洋哨捕百户六員守備䨇嶼改

移三江口指揮一員成化年間廵撫都御史張瑄欲軍休息分為三班上班今年二月

上明年二月下中班今年八月上眀年八月下下班明年二月上後年二月下輪流更代衞總一年一换把SKchar五年一

代不欲數易以廢寨亊㫒平日乆武備廢弛倭舶多由内港登岸盖内港山澚

﨑嶇賊舟窄小易趋淺水而兵船闊大難以迎敵皆為無用之噐嘉靖四十二

年軍門譚綸廵按李邦SKchar兵戚継光會議題請復舊制五水寨以扼外洋

将烽火門南日山浯嶼三䑸為正兵銅山小埕二寨為遊兵選各衞指揮千百

户有才力者充五寨把總以都指揮體統行事分信地明斥堠SKchar會哨定功罪

五寨兵船毎寨各屯劄二哨又分二哨屯劄大洋賊船必經之䖏其餘各寨附

近緊要港澚則分哨徃來以防内侵又於道里適均海洋定為両寨㑹哨之地

盖倭賊由浙而南則烽火門為先故分兵屯劄於烽火以上之井下門而與浙

船㑹哨南則與小埕㑹哨于西洋山属羅源縣小埕則分劄於西洋而與烽火㑹焉

南則與南日會哨于梅花所之南茭南日則分劄於柗下又移至南茭與小埕

會焉本寨屯劄兵船則移至平海衞前與浯嶼㑹哨浯嶼則分劄於湄洲山而

移與南日會焉又兵船二哨屯劄於料羅移至担嶼與銅山㑹哨其銅山兵船

則二哨屯劄浯嶼又二哨屯于沙洲山由此而南則爲廣東界矣信地既定兵

𫝑聯絡賊寡則各自爲𢧐賊衆則合力併攻以撃外洋之來賊爲第一撃去賊

次之失賊弗撃與致賊登岸者查照信地論罪五寨把SKchar俱屬督府監軍道提

督惟銅山一寨去省路逺聴該道於漳州調閲隨汛督𤼵本寨坐駕官員把SKchar

以都指揮體統行事指揮僉事一員恊總一員前後左右各哨官一員各衞所

抽充本寨征操軍共八百九十八名分駕哨船十𨾏自是夷遭創距嘉靖四十二年爲SKchar

兵戚継光所破减𫟪境稍寕萬曆二十四年夷酋関白侵犯朝鮮羽書雜沓海上戒嚴

廵撫都御史金學曾委分守張𪔂思都司鄧鍾躬歷信地規畫萬全議題請

添設嵛山海壇湄洲浯銅玄鍾䑓山彭湖諸遊於一寨之中以一遊間之寨爲

 正兵遊為竒兵錯綜迭出廵儌旣周聲𫝑亦猛且寨與寨會哨東西相距南北

 相抵而支洋皆在所搜遊與遊會哨東西相距南北相抵而旁澚皆在所及如

 閩浙分界則烽火門為先盖倭船必由此南下扼要冿守門户城関防之一大

 関徤也始倭之通中國實自遼東今乃從南道浮海率自温州寕波以入風東北汛自彼來此可四五日程盖其去遼甚逺而去閩浙甚邇也

 烽火全力守官澚北與浙船㑹哨而南與小埕㑹於羅浮小埕兵船二䑸一䑸

 屯西洋一䑸屯竿塘北與烽火會哨而南與南日㑹於柗下南日兵船二䑸一

 䑸屯苦嶼一䑸屯舊南日北與小埕會哨而南與浯嶼㑹於大小岞浯嶼兵船

 二䑸一䑸屯崇武一䑸屯料羅北與南日㑹哨而南與銅山會於担嶼銅山兵

 船二䑸一䑸屯鎮海一䑸屯沙洲北與浯嶼會哨而南與廣船㑹若諸遊屯劄

 則嵛山屯西洋礵山䑓山屯東東湧官澚海壇屯蘇澚龍王宫湄洲屯賊澳大

 小砟浯銅屯担嶼等䖏而會哨則北標與海壇會于下木海壇與湄洲㑹于西

 寨湄洲與浯銅㑹于圍頭浯銅與南澚㑹于陸鰲信地分明兵𫝑聯絡犬都規

 模建置不外戚SKchar戎範圍中也寨遊俱屬分守廵海二道總鎮遊撃提督及清

 軍海防同知稽覈

 自倭變之後議者以三江地方為吾郡門户海流至此分為三路一路稍北通

 端明陡門入北洋涵頭等䖏一路稍南墩陡門入南洋黄石等䖏中流通寕

 海橋直抵熈寕橋白湖等䖏距郡城二里許計自海洋入三江口自三江口入

 郡城不半日可到議設指揮一員守備防汛之時撥軍一百二十名澚船六隻

 坐駕防禦至收汛之時撥軍三十名調船二隻廵守萬曆二十七年分守溤孜

 以指揮無益防禦徒肆漁獵遂議裁革然亦因噎廢食之論近同知汪懋功議

 春秋二汛收泊三江之劉澚有警便於四應已經 題𠃔遵行 海防舘同知

 汪懋功條陳南日寨兵船收泊劉澚及區畫南日山事宜夫兵船當汛時棋布

 星列在在周防可無置喙惟收汛時寨遊之船盡入泊吉了内澚伹湄遊與吉

 了不逺泊之於此或發或收無甚阻閡至若南日四十餘艘併聚此澚既非五

 都之衝又無扼要之險不過藉以避颶颱免震蕩耳然自吉了沿崖一帶以至

 莆禧平海三江逺及萬安苦嶼五六百里無舟停泊瞭守空虗萬一當發汛之

 時北風汛烈大䑸團聚吉了之中卒難岀澚倭㠶㩀我上游雖有一二小防船

 隻廵徼在外猶孤羊而遇群虎也合無於汛畢之時将湄洲遊兵船原泊吉了

 以南日寨船撤泊三江今復親履其地遍覧形𫝑去三江不逺曰劉澚者四山

 藩蔽又且寛廣更善于三江昔戚總戎曾泊船于此矧在三江口外為南日右

 哨信地况南日前哨苦嶼去此僅二潮水左哨萬安去此僅一潮水右哨南日

 山西寨去此止半潮水後哨平海亦一潮水居中四逹隨𤼵隨至孰與逺停吉

 了之阻哉若夫南日山居民始焉浮居今成𡈽著徒羶沃饒之利罔顧堂幕之

 災今既不能徙而之他獨不可預為安全之䇿誠如宋時沿𫟪弓弩射之法倣

 而行之擇其丁壮時其訓練𫉬倭者叙之擒盗者賞之若虞其獷悍也則以鄉

 保倡鄉民未必逆也若虞其艱費也則以船噐充兵噐未必乏也若虞其鳥獸

散也則南日山四面阻海𫝑無所逃也惟弓矢之備于民難需古云矢石如雨

則石亦戎事所不廢况從髙𢷬下尤捷于矢取之無禁用之不竭乎至于築堡

之議誠為萬全但費鉅工煩取民則斂怨取官則無貲有未易言者惟擇要地

剙一墩䑓取其足以備一時之瞭望蚤知備禦可也如此則鄉兵虎視于南日

楼船龍矯于要津陸營鷹楊于沿岸聲𫝑相𠋣應援交濟藩籬設而固矣

中路游撃 嘉靖間倭薄興化福建撫按請置𠫵戎以專統将領復罷𠫵戎

而置守備以都指揮體統行事萬曆二十三年 題請改遊撃衙門欽䧏旗

牌三面 勅書一道加設中軍把SKchar一員哨探把總一員掌號把總一員以便

彈壓其管轄水陸南日一寨海壇湄洲二遊興化前左右泉州新舊共五營欽

依名色各把SKchar悉聴節制自福州左右中鎮東興化平海共六衞莆禧萬安梅

花共三所廵簡一十八司犬小職官凢有淡削月粮及包軍占屯大者申文小

者輙自約束

福寕州志 鄉堡 州柗山堡 赤 岸堡二三 三 沙堡五六都舊置𤇺火水寨後以孤島無

援烽火徙柗山 牙 裏堡内有廵簡司舊在西嶺因倭徙 横 山堡 雲陽堡俱七 㶑 村堡 才裏

堡 才外堡 秦嶼堡俱十都篔簹廵簡司今徙此 屯 頭堡 黃﨑堡俱十一都 水 嶼堡

澳腰堡 釣澳堡 南鎮上澳堡 下澳堡 甘家﨑堡 嶼前堡 店下堡

 沙埕堡近浙莆門今成鎮市委官抽税烽火官兵守之俱十二都 巽 城堡十三 小 村堡 流江堡

南﨑堡俱十四都 前 﨑堡 蔡江堡 窩口堡俱十五都 桐 山堡髙家一姓所築今蘆門廵簡司徙此 十七都

塘底堡十九 藤 嶼堡二十 東 安新堡與柘洋廵簡司城隔溪嘉靖已未築 三十一都  南  屏堡  沙

洽東西二堡四十 古 縣沙塘堡 上洋堡 下村堡 蚶澳堡 洪江堡

 漁 洋堡 武曲堡 傳臚堡四十二都 小 麻堡 厚首堡 武﨑澳堡 長

溪堡 積石堡 羅湖堡 閭峽堡俱四十三都髙羅廵簡司今徙此  棠  源堡四十二三都 竹

嶼堡四十四五都 霞 江堡 𡍼灣堡四十六七都  長  𫟪四十八都 文 星平堡五十一都

 下滸堡延亭廵簡司今徙此 塘 頭堡萬曆元年海賊破堡殺戮殆盡 赤 﨑堡俱五十三都 按 海濵南有

 大金北有柗山俱屯重兵廵司居中先年屡議裁革况今弓兵十二可當勍敵

 乎如南鎮流江既設哨兵則青灣篔簹二司量存其一而大箬哨兵居守延亭

 則延亭爲冗員且四廵司兵燹之後舊址荒搸僦居州城即今青灣移牙裏篔

 簹移秦嶼延亭移下滸髙羅移閭峽蘆門移桐山皆非舊地泰順髙場原爲大

 盗營窟居民騷擾累𡻕不休乃置蘆門廵司今棄蘆門而桐山矣脱礦㓂復作

 将誰移乎至于鄉堡之設有司聼民自築不免多濫如古縣一村而三堡𪔂建

 沙洽一埠而二堡角立似宜併而爲一庻便于守不然力弱𫝑分鮮克濟矣

 福安亷村堡 三塘堡 麂灣堡 黄﨑鎮堡白石廵簡司今移于此 蘇 洋堡

 厰隘 州東関東門外建善寺前 西 関西門外教塲左 西 城関隘涵口巷南養濟院𫟪 倒 流厰

 官田 湖坪 楊家溪 錢王 龍亭 王頭陀 杜家 蔣以上東北路上截

五蒲  萬里林隘原盗窟嘉靖戊子同知趙廷柗建康夷楼以兵守之  虎  巢  白琳  王孫乞児廠

巖前  馬山頭  半嶺  水北  分水隘以上東北路下截  九  島嶺  十八摺  棲

聖嶺頭  鴛鴦隘  白箬隘以上西路  尤  家灣  暗橋以上南路  福  安大萊  柗羅

  中嶺  五嶺  寕徳南城関今名龍門嘉靖間縣丞李詔設民兵把守  南  靖関在二都山嶺頭羅源界嘉靖間

開路設民兵守  白  鶴界  金垂界  閩坑界

烽燧  州中軍瞭望䑓龍首山東  柗  山烟墩  䑓嶼並一   後   﨑  頼離並三

州離智  𤇺火峰  東璧  大青浩  小青浩並五   梅   花  南  金  金家

山  三石  大𡶶並八   黄   﨑  白巖十一   南   嶺  白露  水澳十一   沙

十五  古  縣四十  右  二十一墩並洪武二十年置福寕衞撥軍哨守  長

門煙墩  北山嶺  積石  閭峽  赤﨑  南山  小南  羅浮並四十三都  下

滸  㙮尾   青山   界石並五十二都  石  湖  下簟  車安  劉全  関﨑並五十三

 右 十七墩並洪武二十年置大金定海撥軍哨守

古関 分水嶺與温州平陽交界 叠 石関在十八都與分水嶺皆閩王立以防吳越之侵後溪関在柘洋圖王時

立宋時建寕賊范汝為由政和來攻長溪人姓王褒者率守吳賊不得過而歸 營 嶺関在四十八都霞浦出前有小嶼跨海路通大山中可容數

古寨 三沙在五 清 灣在五 丁 家在一 小 篔簹 黄﨑 大篔簹並在十一

 南 鎮 水澳並在十二都通前八寨皆洪武間置福寕衞軍防守 下 滸在五十一都 延 亭 西臼

五十三都 車 安五十三都 髙 羅在四十二都通前五寨洪武間置大金所軍防守 莆 門鎮在十四都與温州界 箬

頭寨五十三都先年曾移烽火寨于此

運政 州𥘉惟有衞軍與民壮無所謂土客兵也嘉靖間倭變選軍餘五百名

於本等月粮外各給飯食銀三錢謂之軍兵又選民壮及募鄉兵共五百名各

給餉銀有差謂之民兵廵道舒公春芳令習𫟪銃鳥銃倭賊攻城而不能犯銃

之力也嘉靖三十六年倭㓂犯閩孔𣗥于是軍民両兵罷而𡈽客両兵岀矣嘉

𨺚間𡈽客更易不常萬曆𥘉年募柗溪政和等䖏𡈽名一營駐劄城西名左營

後増募一營駐劄城南名右營十九年軍門趙公參魯以倭警復從本道李公

琯議募浙兵以一營防守鑑江為一州二縣之應援汛畢撤囬團練駐劄城東

名福寕營三營並峙兵威振矣不戢而焚尚厪當事者之慮也 五年考選軍

政衞所指揮千百户才堪備倭者即署備倭職銜烽火寨把總以福建十六衞

中選一員任之衞SKchar聴把總節制以福寕衞福州左中二衞中選一員任之又

選千百户分守海洋要害至嘉靖末年議把總奉欽依一員衞SKchar罷設恊總一

員至萬曆初年亦罷而千百户諸員不用矣

論曰州之沿海有墩䑓以暸外洋各路則有廠隘分兵哨守此陸路之阨塞守

在堂階矣至于海洋則官澳鎮下門閭峽大金為内地之咽喉䑓山嵛山七星

礵山為外洋之門户既入内地則東南之陸路寨嶼三沙為最要至柗山則去

州十里而近西南之陸路閭峽犬金黄崎下滸寕徳鑑江為最要至漁洋則去

州亦二十里而近倭奴之來也不乗南風則乗北風然南風則入吳越為最便

北風則入閩為最便舊制設烽火于五六都三沙海面正統九年以海面風波

不便洎舟乃移寨於一都之柗山把總一員則由両院薦舉兵部選差奉 欽

依以都指揮體統行事仍設中軍遊把總一名領兵哨守徃來應援各䖏要害

故不謂之寨而謂之遊萬曆二十年改守備為𠫵将節制水陸改中軍遊為嵛

山遊二十八年増設䑓山一遊春秋二汛𠫵将總鎮嵛山分遣陸兵守各要害

水兵則烽火寨把總案屯柗山分前哨于官澳後哨于斗米澳左哨于鎮下門

右哨于三沙舊烽火䑓山嵛山両遊各守本䖏可謂周于慮矣戚都䕶元敬有

言曰防海有三䇿海洋截殺毋使入港是得上䇿循塘拒守毋使登岸是得中

䇿阻水列陣毋使近城是得下䇿不得而守城則無䇿矣吁格言哉

户口 按周禮司民掌登萬民之数自生齒以上歳皆登下其死生至察矣然

古者一國僅足當今之一縣又司民世守其官視編列若支属也安能隐其子

姓之多寡且役民之制家無過一人𡻕無過三日居君之𡈽食君之毛曽何爱

于三日之力以抵欺其主上哉 國朝洪武二十四年户給一帖以書丁産嵗

覈于有司十歳而登之黄册然郡邑大夫数𡻕一更若過賔之于傳舎不甚急

也而户帖遂廢吾州之籍自嘉靖以視洪武户减三之二口减五之三自今以

視嘉靖不能加其什一雖或時有盗賊荒扎之葘而以数十年之生聚乃不足

以𥙷其一年之耗則𨼆口之𡚁不敢謂其必無顧令甲役民之制丁賦三錢以

傭直計之是一𡻕之役五倍于周而興事任力又不與焉上但期于足用不必

計于𨼆口與否下雖受重役之名而實分輸于数丁上下固両得之矣第此帷

族姓繁夥者得以䝉浩蕩之恩而單門弱户分無所之重役如故至于以有身

為患不足悲乎𨺚慶

綱派 國𥘉之制以一百一十户為一里同一格眼册謂之一圖惟其丁粮多

者為長在城者坊長在鄉者里長每圗分為十長毎長属以十户為甲首州縣

每年役其一長使供公事用度使奉公事役使十年而周十長既周復編如故

當在國𥘉官吏守法量入為出而民無愁嘆之聲其後法網稍踈暴官或剥民

以媚上奸民或瘠人以肥己於是成弘之間乃令見役里長隨其丁田賦錢輸

官以供一年用度者謂之網以僱一年役事之傭者謂之徭既出此錢則歸之

農惟一里長在役以奉追徴句攝然法雖具而所入不足以供所費則又𠋣辦

于里甲里甲既輸錢而又治辦則向者所賦之錢悉充縣官𥝠槖是重利縣官

耳於是乃不賦錢第復國𥘉之制以丁粮定班綱則使之自供用度然而官吏

益視里甲為外帑縻費無厭不至盡破其家不己徭則有銀力二差銀差輸官

加者不過SKchar衡之贏力差則註榜数両而費至数百両者有之夫勞其一年逸

其九年法非不善也然有治法無治人乃使一年之勞盡傾其数十年之積役

法之𡚁至此而民殆不堪命矣至于賦法雖仍舊制但條目煩𤨏愚民不知其

云何輸此責其負彼輸彼責其負此里長愚則胥欺其里長里長黠則胥與里

長共欺其甲首萬曆六年龎都御史尚鵬奏行一條鞭之法SKchar計米之石所當

輸粮税科之数丁之一所當輸鈔科之数又總計一州一邑綱徭兵站𡻕費㡬

何分派于丁米官以其所輸者為之僱役舊之九逸一勞者今以十而勻之吾

州之條鞭每米一石除存留本色輸倉外合折色夏税料綱徭站民壮共徴銀

一両三錢七分有竒每丁合塩鈔綱徭兵共徴銀三錢此其大凡耳若遇科舉

及他公費多則増少則减然亦無㡬也民但計其丁米當輸㡬何不必知其某

賦㡬何某役㡬何至于見役之年但存其名而一切公事公費皆不與焉官但

計民之丁米當輸㡬何亦不必知某賦㡬何某役㡬何至于公事公費一切不

以慁民盖自條鞭之法行而民始知有生之樂雖三王之政何以加此然其所

當用之財與其所當役之人未嘗盡廢也今列其數于左

福寧州志 海潮之候每月以朔望爲期以漲半滿退半乾

六字爲凖如初一日寅時漲卯時漲半辰時滿己時退

午時退半未時乾大率兩日同一潮汐之時候以掌輪之自

寅逆數至丑周而復始一定不差一月合而一周月大月小潮

亦隨之但外海内海大港小港之期候稍有不同緫不差晷

刻耳渡海者亦以此法算行舟泊舟之程若郵舎然海邊

捕魚者則有起水小水之說如月頭以十一二爲起水至十八九止

爲小水月尾以廿七八爲起水至𥘉七八爲小水起水則捕魚小

水則止也

海潮人皆言因月唐盧肇獨言因日金嘗遊海上詢

之故老月𥘉出則潮初上月卓于則潮滿月西轉則

潮漸退月没則潮退盡北方月出則潮復上斗北月中

則潮滿月東轉則潮漸退月没則潮退盡盧肇言

日是太陽水是純隂日西入地時隂避太陽東海潮上

日出時水乃西流東海潮下且箭之急疾晝夜不能行

萬里海之深闊洪波蕩漾如何日夜能行數萬里

乎又肇之𠩄言晝夜方是一潮知肇不曽海上逰行其

文經進朝臣無有詰難者余曾較勘東萊与膠西陸

地相主二百里許水行迂曲則千里許潮信不同萊北潮

上即膠而潮下膠西潮上即萊北潮下北到南海約近

萬里據大體北海潮上則江淮以北皆潮滿南海潮上

江淮以北皆潮下即是如何登萊即墨盈縮不同又見

四方大海潮流各異耳世間之事尚不能究况天外之

事乎大抵海水盈縮譬乾象縱撗耳扵理則無有邊

際隨風飄蕩莫能定準何乃晝夜循環不差度數

亦聖功道力不可思議耳丘長春之說如氏可与盧肇

余靖及大原發㣲之説相參互故備錄之升菴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