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郡國利病書 (四部叢刊本)/冊二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冊二十六 天下郡國利病書 冊二十七
清 顧炎武 撰 清 錢邦彥 撰坿錄 崑山圖書館藏稿本
冊二十八

Page:Sibu Congkan Sanbian159-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50-27.djvu/2Page:Sibu Congkan Sanbian159-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50-27.djvu/3

鞏昌府志鞏為國家西北門户畨虜乗垣無一墻之限套酋瞰

室僅衣帯之隔階文西固之間畨族動輙蠢蠢三靣瀕夷四境

𪧐兵地莫重於此者故自周秦開𭛌漢唐置吏以至今日無𡻕

不尋於干戈𩛙備當如何者今新𭛌雖建𫟪長兵寡難恃戎鎭

雖設餉匱卒饑堪虞僥倖惟恃其不來单弱何稱於有備故廟

堂西頋而嗟𭛌臣蒿目而籌無不爲三靣兢兢云

洪武二年夏四月大将軍徐達進兵隴右鞏昌元守将縂帥注

庸歸附 秋七月大将軍徐逹遣将來伐南境秦徽階岷西禮

成文北境安㑹渭秦俱歸附三年偽夏平章丁世貞㑹吐

攻文州守将朱顯忠死之攻城四十日援兵不至部下皆曰與其䧟死地孰若出城求生路乎𩔰忠

厲声曰爲将守城城存與存城亡與亡豈有求活将軍耶忠知下有携心獨領家兵二百人突圍力𢧐死於陣SKchar三日救至畨

四年議征西虜征西将軍馮勝副将軍傅友徳陳徳出隴西

攻下𠂀肅河西平 五年夏四月鄧愈沐英等征西畨分兵爲

三路併力齊入畨部抵川藏覆其巢西至崑崙山斬首八千級俘男女一萬名口馬五千

牛羊十三萬畨人震懾願求内附封其酋僧爲法王佛子隨俗以神道設教後更馭以茶馬畨遂受羈十一年春

二月曹國公李景隆率師建岷州衞於祐川 十二年秋七月

西平侯沐英率師建洮州衞於洮州 十三年開設文縣守禦

千户所𡈽官趙逵垜集𡈽民為軍𨽻陜西都司十五年改𨽾秦州衛十八年裁革文縣以千户領縣事二十七

年千户張嚞㨿火燒闗断臨江橋以叛命平羗将軍寗政討平

先是嚞得龍馬於古教塲心自負妖人霍佛奴謂嚞有天命遂叛政兵至連𢧐大敗軍皆䧏嚞竄入林搜得誅之

順二年設靖虜衛於舊㑹州舊㑹州原在河上元移㑹州於西寜城空其地國初殘虜遠遁惟建

廵司巳已之變虜復猖獗殘胡迭烈遜踏氷渡河入冦遂改廵司設衛名靖虜從都御史陳鎰縂兵鄭名之請也六年

復設文縣 成化四年置洮岷𫟪備以𩛙兵馭将防制畨虜

岷階固徽成文和分𨽻之八年春設立全陜廵撫以察吏撫民督儲制畨首

以右都御史羅汝敬爲之初鞏西南以茶馬馭畨給兵SKchar以憲SKchar以行人無定差乆不䏻無弊臺(“士”換為“亠”)

臣王紹建議用重臣廷議設都御史督理之兼賛兵務後設監察御史紏茶法專理其事都御史廵撫全陜遂爲定制

年設分廵隴右道以臬司副僉為之 正德七年蜀盗攻䧟徽

州城邑焚掠殆盡八年夏六月蜀盗復至徽州南鄙按察僉

事李璋帥三衛兵迎擊破之 十年套虜深入搶擄臨之蘭金

鞏之安㑹渭秦 十五年八月西固畨侵掠階成總制尚書王

瓊遣鎮守劉文帥帥問罪破其八族受降而還斬首前後三百級願奉約易馬

者三十六族與訂盟十六年設臨鞏兵備道以臬副駐蘭州 嘉靖四年

隴東流賊百餘攻秦安邑令張⿰糹⿱𢆶匹先督民兵二百人戰於束龍

谷執其魁餘散去 五年賊復至三百餘人㩀秦州桃花山四

刼知州王卿都指揮尹謨討平之 十三年春正月𤞑賊馬興

鳩衆千餘人㩀階州鐡爐山以叛殺千户王靈鳯 秋八月套

虜入犯自秋歴冬掠安定㑹寕通渭十四年夏五月賊興再

犯徽成殺指揮王煦興詭言受招安當亊者遣煦徃諭語不合遂見殺秋七月廵撫都

御史黃臣親督大軍討興平之黄聞煦𬒳殺大怒督叅政陳時明分廵僉事紀常叅将崔嵩韓

選白浹指揮种⿰糹⿱𢆶匹率大軍遇於石門大戰破之靈鳯子印身先士卒射SKchar興於陣手斬之萬暦三年夏四月

畨癿力咂犯階州執守備范延武守備𬒳執畨以刀挾之令跪守備不跪炙以火守備大罵

畨懼留之四年春三月分守叅議劉伯爕副總兵孫國臣興師問罪

得癿力咂誅之大軍以正月至階畨入材榨路口兵不得交相持月餘計無所施咂忽遺畨状謝罪請䧏歸國

臣議曰師老矣姑因之踏經罰九九與和約給賞南門入西門出殺六十五人畨始𮗜遁執咂殺之梟其首於畨界五年

設兵糧道駐靖虜衛 十八年海虜大舉入㓂逾臨洮掠渭源

逰𮪍至郡東焦家舖城中戒嚴總兵劉承嗣叅将鄧鳯逰擊孟孝臣郭有光四将兵戰於朱家

山敗績虜遂深入殺擄甚惨四十五年秋八月新𭛌傳警分守隴右道按察

使朱爕元督蘭靖𠫵将張世成楊麒提兵躬禦𨚫之時公兼攝臨鞏道聞

警星夜馳至洪水督蘭靖叅将張世成楊麒徃禦之虜聞有備夜遁去秋九月川虜犯舊洮州兵

備右叅政畢自嚴督同副将李國柱提兵躬禦却之虜牧兩川中隔畨帳

偵探不䏻逺又烽火失傳以夜半猝至故戍卒近畨頗罹其害公聞警馳至而副總兵李國柱率洮州兵亦至相持数日我軍

以大将軍砲撃之虜SKchar砲下者甚多惟斬𫉬四級虜始遁去四十八四十八年秋七月海川二虜

犯洮岷守道張公士俊聞警馳赴督兵将禦𨚫之時洮岷道闕公代署警報

踵止居民遑遑走避逺近戒嚴公星夜至洮岷督各将領清野堅壁以待虜知有備留牧十餘日潜遁

鞏昌府志警備論曰警備官政事也舊志不載豈以府屬𨖚衍

衞所週羅區區警備為迂爲細乎不知事雖細而闗係甚大言

若迂而利害最切是不可不紀者盖鞏南苦畨北苦虜而中路

横加以猓夷鑛徒㑹静之間鞠爲盗藪今且聚衆入城明火肆

刼𠒋醜群聚拒捕𢦤官雖𡻕荒民窮哨聚出於有因然玩愒廢

弛戎心啓於無忌使處處皆嚴廵徼即奸徒何地安着故兵徹

州郡而五胡興職罷典兵而群盗起自古天下多亊𤼵難於夷

狄者什一首事於掲杆者什五有烱鑑也細乎鉅乎州縣未必

皆有衛所而處處俱設教塲非徒設也迂乎切乎故修則爲實

政廢則爲故事記警備者盖預備以待警非因警而始備憂深

思逺之明哲當無俟余言之畢矣

墩堡此民間墩堡也其沿邉墩堡見𫟪政别攷 府 附郭

隴西縣 闗 後川 薬舖 赤山 隘 沙 灣口扁曰隴右咽喉

截道 深安 烏隆 錦布 堡 赤 亭 科羊 白𡈽坡

荆河岩 砦 汪家 宋坂 榆木 石門 鎭熟羊

錦布 北二十 墩赤山 岳家 北山 仁夀烏隆

 烽火臺(“士”換為“亠”)

秦州闗秦州闗𭅺闗子鎮 石  現子 堡 牡 丹原

皂郊 剪子嶺鐡爐坡 三陽川 劉溝 街子口 東柯

峪 砦四十 沙 隴頭 横河谷 翟家平 馬跑泉 馬房

山 東柯峪 花南務 卧牛山 白石谷 紅崖子 原店

 甘澗谷 賈家川俱州東南小家谷 女皃溝 瓦子平平䦨

 杏𣗳灣青草嶺 牡丹園 草川 堡坌谷 馬鞍山

姚家庄 徐家店 茹林平 店頭廟俱州西南 百 頃原 北稻

俱州東北 吕 家平剪子嶺 放牛谷 蜘蛛谷 鹹泉谷

花園頭 鐡爐坡 松𣗳坡俱州西三陽川在州 鎭  社 𣗳

坪 草川舖 上三十 下三十

徽州 闗 虞 闗有署有官有吏弓兵三十名仙人

鎮 木廬 火鑚

階州 闗 望 賊闗 七防闗 石闗 白馬

民堡二十叚河 嘴頭 麻池 仙人 磑子 桑家 潘家

 大坪 橋南 髙杜 月圓 宗家 崔家 閆家 如水

 陳家 姚家 李家 徐家 何家 下曹上曹 董家

 趙家

設堡官六人各管四堡遇變與砦軍挾刀同禦

安定縣 闗  巉  口有署有官有吏有弓 隘  青 嵐峪口 大

西口 𩀱峪口 硤口 堡 永 城 髙山 張生 中灘

 唐家 雷家 韓家 平川 東岳 青𡈽 𡊮家溝李家硤

 塌寺岳家溝烽火岔石家 蘇家 滿家 圓嘴 闗川

 砦 秦 義岔 永安營 小南岔 姚家坌 北岔 泉

子岔 橽子岔 烽火岔 九條岔 鎭 秤 鈎灣 西鞏

㑹寜縣 闗 烏 蘭 青家有署有官有吏弓兵十一名 堡  河 崖

 白楊 白虎山 髙廟山 紅山 厙家硤 王家崖 張

圑 胡家山 髙山 趙家山 西南岔 麥子岔 髙原

灘 大盧 金龍峪 野力麻 鎭 翟 家 乾溝 郭城

 陡城 水泉 墩 桃華山 老李岔 西寜城 閙店子

 礶子 碾奪山 巉崖山 木SKchar山 萬家山 稍岔 俄

東峪 安馬岔 東岔山 韓

地方保甲各備器械以時暸望斥堠有警則舉烽爲號

通渭縣 闗 閉 門 華川 石門 隘 田 家硤 砥

石硤 淡家硤 石嘴硤 袁家硤 金𢃄硤 藺家硤 堡

 中 林山 石峴子 湯峪 髙山寺 石山 髙窑 乾

鍋 蘇羊坡 椅子山 䂖崖峰 蔡家 白楊 鷄窩 紅

𡈽 長義 斗底岔 髙崖 山砦 懸空 第八岔 砦

渭陽 堅鷄 四羅 山砦 坡龍 鎮 雞 川 安逺

蔡家 白塔  寺子 義岡 舖路 新増墩䑓八座知縣劉世綸剏

盤路坡 馬兒灣 十八盤 藺家硤 呉家河 倒𢌞溝

 猫兒現 野狼現

秦安縣 闗 卧 馬 𨇠移 馬頰 隘 礶 兒峽 神

仙嶺 鷂子嶺 㫁山 堡三十西河 西㫁 安川 武峽

 大山 東川 圓𣗳 中嶺 髙崖 南濟 䂖峽 南山

 三甸 照坡 髙妙 麻谷 宜磑 錦𢃄 煖泉 把龍

 㧞坡 隴灘 葉甲 玉鍾 南嶺 王甲 癿鐡 髙甲

 神坡 了 雞川 琵琶 衍閣 卧龍 螺泉 郭嘉

 砦二十呐叭 乾磑 白鶴 髙峯 九龍 獅蠻 卧馬

 花山  剡家 田夾  第七  觀耳 黒𡈽  扁坡 玉鍾

 錦𢃄 河西 岳家  曜子 馬頰  神仙 地   馬頰

 鎮  蓮  花 隴城  雞川

寜逺縣  闗   大木𣗳  馬務 水闗 文SKchar 隘  魯

班山口  花崖山口  石門山口 大陽山  硯石硤 木林

峽  堡  喝  龍 焦賛 沙團  雷家 廣呉  滳水  佛

兒  花崖  砦  瓦  舎坪 禄龍廟 立界嶺 僧官寺

馬山  松山頭  党総旗 木家嶺 大平頭 紀家 禄寺

川 馬龍川 雙龍山  討納平 野寺 鎮  灘  哥 綁

撒  青瓦 四門 納泥 樂善

伏羗縣 闗 槐 𣗳 隘 天門山黄羊在邑東南二十五里週圍五十

丈墻髙一丈五尺㡳闊八尺頂闊四尺門北向壕深八尺口壽一丈老人一名經管有警𭣣保石人中里二里人民𠋣山三薑

石硤在邑東北三十里週圍五十丈墻髙一丈五尺底闊一丈頂闊五尺門南向壕深一丈三尺闊一丈聳出渭河一靣

𠋣山三靣阻水生成險峻有警𭣣𡽗中𡽗下𡽗上三里民見龍在邑西南離城四十五里永寜鎮西週圍七十丈墻髙一

丈五尺底闊八尺頂闊五尺楼門北向壕𭰹一丈闊一丈二尺一靣𠋣山三靣懸崖頗險𭣣永上安𫟪渭陽三里民 延

泉洞在邑西二十里䂖崖之半高險有警可𭣣歛舖居人民 永 新洞在邑西三十里石崖之半有三官殿

 鎮  永寕 小樂門禮新 砦威遠

清水縣 闗 盤 嶺 隘 玉 屏山 小隴山 坂坡峽

 石牛峽 軒轅谷 堡 杜 家 華林 申家 竇家

華延 舊城 冶坊 茹刺 大元 杏林 韋(⿱𫝀吊)家峪麻

崔家 倒淋 鐡石 鎭 白 沙 𢇲穰 弓門 冶坊

張家 百家 湯峪 閆家

西和縣 隘 𡈽 橋 屏風峽 青陽峽 堡 岐 山

鐡城 木門 保子 横嶺 𬽦池 寳泉 谷藏 砦南

岈 北岈 鎮 鹽𮗚 白石 永寧 大潭

禮縣 闗 洮 平 牛脊 野麻 尖岔 木𣗳 隘 夾

箭嶺隔虎谷 馬槽溝堡 岐 山 砦 紅 𡈽 髙

坡 簸箕灣 保子山 南丹 大山 雷王山 楸子山

 長 道 大潭

两當縣 隘 董 真容 銀甕峽青杠坡 堡 天門

擂皷 寨山 賈家 砦 馮 家鎭 楊 家 劉家

合四  前川 楊坪

成縣  闗  黄  渚 堡 白還

文縣  闗 玉 壘 火燒 臨江 隘  隂  平道 吧咱

叱豁尾 鄧艾城 堡 玉皇 黎坪  馬家 趙村清泉

鷂子 楼舎 那塞  喬帳 庵理 鄉岩 張家 麥鵝

松𣗳 新舎 侯家 赦書 老羅  草坪 潘家劉家

風坡  鄭  左家 砦  安昌 哈喃 陽湯 大黒

漳縣 堡  鳯  臺(“士”換為“亠”) 䀋厰 鎮   三岔 墩  閆  家

鳯凰  藥山 空耳頭

邉政 今天下號稱泰寕已頋獨患苦虜九邉之患虜秦為最

秦患虜隴右爲最盖東夷縻以貢市雲中上谷覊以市賞國家

𡻕不𬨨費一郡之租一𧰼胥領之疆臣期而畢事有髙枕卧耳

然猶叙勞績焉無柰套虜之𭶑而海酋之驁也是飄歘不受覊

絏者套虜西則靖固戒SKchar海虜東則臨鞏驚SKchar今且牧两川矣

然又苦畨畨自癸酉大創之後南境稍戢徃獨急蘭靖近松虜

逐新𭛌啓西北無虞而今時所冝急籌者無如洮岷舊洮州矣

洮州原設守備改叅将今父以副總兵領之臨洮設鎮戎備非

不周然舊洮州之兵食獨单非完計也說者以為鎮戎為海虜

設而駐臨洮鞭雖長不及馬腹若虜入洮境而待應援江雖决

無濟渇鱗今即不䏻移鎭戎扵洮州秋防時移住三月亦得備

堂奥固不若備門户也舊洮設守備不若設守禦千户所募而

守固不若自為守也矧前所屯寨在焉又甚便乎籌𫟪者其以

為然否

洮岷𫟪備道駐節岷州公署見建置 夫武署為邉政攷也而

先之以監司者何盖監司奉 璽書而鎮𫟪庭外以靖𭛌固圉

内以察吏安民凡所以規調兵食驅䇿将領拊揗疲瘵綢繆户

牗者皆揆文奮武之專司其運籌折衝将吏咸禀受節度焉固

師中之丈人而建節之大帥也故首列以 副總兵府在衛城

西

舊洮州堡在洮州衛西七十里原洮州衛舊地移衛而東以其

地為堡自海虜逼兩川遂為重地原設操守隆慶五年改設守

靖虜衛 永安堡在衛東北一百三十里隆慶元年虜酋賔兎

率輕𮪍自老龍湾踏氷渡河内掠白草原㑹寕地方當事者議

隆慶五年建堡裴家川名永安移靖虜守備於此改北路逰

兵戍守仍𨽻靖虜叅将

打刺赤堡在衛東八十里本宋之鎮戎堡築以防夏者堡廢趾

成化十年廵撫都御史馬文升復修因地衝兵单以本衛中

千户所官軍填𥙷駐操守一員

乾塩池堡在衞東一百二十里週四里有竒宋之定戎堡舊趾

成化十八年廵撫阮鶚修築以本衛右千户所全伍官軍填

𥙷劄操守一員 平灘堡在衞西九十里舊蘭州地成化二十

二年虜犯大浪口守備廖斌𫉬㨗乃建堡摘撥歩軍九十八名

操守領之遂𨽻於本衛蘆塘堡在衛北二百二十里黄河外

新𭛌内原松虜着力免牧地自新𭛌啓建堡内設叅将一員領

蘆溝守備一員小蘆塘索橋防守二員專備新𭛌與靖虜叅将

犄角而守亦與洪水三眼井為聲援 蘆溝堡在衛北一百四

十里萬暦乙未秋套虜從長灘氷溝時常入犯丙申議建此堡

内設守備一員領中軍一員坐堡一員專備套虜

分𭛌論曰分𭛌信地也自古防𫟪者先分布矣警備不豫則鏬

𨻶可乗畫地不明則推諉易起必統領者若元氣周流脉絡闗

節無不貫注而後榮衛調分職者若臂指流行五官四體無不

輻輳而後一身強此分𭛌責成意也至若逰兵應援無定具常

山率然之形比隣同室相關毆𬒳髮纓冠之義又非分𭛌所必

限矣

鞏南境洮岷𫟪備道駐節岷州衛有中軍有把總有操守有衛

所官軍道属西起舊洮州朶的河歴洮岷西固階文界四川青

川所延長一千九百里西南起兩川古疊州東北至鞏昌府漳

成二縣界横亘八百里

洮州副總兵駐劄本衛領舊洮州階州西固文縣四守備岷州

一操守有中軍有两哨有衛所其地隨道属苐一意治兵不與

民事衞境東至岷州界五十里至衛一百二十里西至畨界一

百里南至生畨界一百三十里北至臨洮府二百三十里舊洮

州堡地界西迤𫟪墻二百里東至洮州七十里南隣畨界八十

里西北去畨虜三百里岷州衛地界西至洮州一百二十里南

至階州界四百里東至西固界二百里北至臨洮府二百三十

里西固守禦所地界東至階州一百六十里西至畨族二十五

里西北至畨族三十里東南至階州界一百二十里南至畨族

二十里西南至畨族一十五里北至本衛三百三十里階州守

禦所地界東至成縣二百八十里西至西固城界一百六十里

南至文縣界二百五十里北至西和縣界二百九十里文縣守

禦所地界東至四川青川千户所界四百里西至古扶州生畨

界二百里南至上丹堡生畨界五十里北至階州界一百一十

五里

靖虜兵粮道駐節本衛有中軍有两哨有衞所官軍道属東起

固原西安州界西扺蘭州一條城北至新𭛌南臨安㑹延袤約

一千里本衛駐叅将一員領永安守備一乾塩打刺平灘大廟

哈思吉分水嶺水泉陡城入防守各有信地與蘆塘叅将犄角

而守有中軍有把總有衛所官軍蘆塘堡地界東至𠋣黄河三

百里北抵𫟪墻一百里西望洪水三眼井東南接永安永安堡

地界西領索橋堡至河北領塔兒湾至河東聮大廟蘆溝二堡

南接裴城水泉二防守蘆溝堡地界東界鎻黄川二百八十里

西界永安堡南界本衛一百四十里北界中衛香山二百四十

里其乾塩打刺等十一大堡各有分界志不詳

要害論曰要害者為害之要地也必彼可為害我可扼吭如洮

岷之舊洮州堡綰畨虜腰領北境靖虜之鎻黄川永安蘆溝諸

堡杜山後之窺伺遏踏水之奔衝斯稱要害所當備矣其他𤨏

𤨏山谷㣲㣲蹊徑奚要害之足云然衛志有之姑存其名以備

洮州衛舊洮州入路一路自丹把川由劄竜三岔至榨堵墻透

官洛𢙣藏入一路自西𫟪挖墻填塹渡朶的河犯舊洮州窺岷

一路自九條嶺入一路自馬蓮灘透馬旗堡入犯衛窺岷一路

自搭連川透土門堡直犯臨洮一路自黒石嘴透遭接寺窺岷

一路自白松嶺大草灘大山口窺臨洮洮岷為秦隴藩籬洮又

岷之𬓛喉舊洮又洮之門户洮當孤懸絶域環諸畨迫強虜備

稍踈岷先震隣臨鞏不得安枕卧矣以上皆極衝要害而戍堡

单弱自非増九條丹把之戍相為聲援恐舊洮孤危不可恃也

岷州衛一路烟刺勿杓等族生畨自中寨駱駝巷大溝入一路

鐡占等七族生畨自馬燁倉鹿兒𭐏後溝入一路麻子川属畨

勾引打刺等族生畨自分水嶺入一路自西灣濠寨西通海虜

東犯臨鞏最冝首防一路官洛𢙣藏等族属畨自着古灘鎻溝

偷入作賊以上雖有入犯之路然無擁衆之強或乗間𥨸𤼵則

殱厥渠魁倘大肆猖獗則傾彼巢穴未足深患所可慮者火酋

諸虜駐牧西海徃來两川朶的河遺孽生齒日繁逾洮闖岷窺

犯臨鞏包頂𡈽門徃徃得志縁其深入不忌料我議後無人急

湏足兵益餉扼要設防壮在山之大𫝑伐穿竇之狡謀斯畨虜

兼制之要計也

西固城守禦所一意備畨他無所防然畨入之路有之一路自

消氷溝入犯兩河口沙川寨等䖏一路山後坡平道兒等族生

畨自核桃坡入掠横岩近郊一路自黄水灣錯落坪透澗溪溝

入犯平定寨等處一路自西寨坡入有𫟪墻一道堵之一路自

桞𭐏通西禮階岷

階州守禦所設所雖止防畨然去郡漸逺礦盗茶徒𤞑夷亂民

不時𥨸𤼵之來去亦各有路今記之一路自角弓峪通西禮生

畨盗賊出入之路一路大竹坪林𡋹險峻礦徒𤞑民徃徃𥨸㨿

一路自三岔口黄楊坪通木竹慈竹SKchar至城下昔擄守備范延

武從此入一路自大石河乗其坪曠無險恣意出没入路非一

盡備不䏻盖由人情偷惰彼此推諉故彼得出其不意及醸成

大患動兵縻餉為害非小SKchar若專有責成俾不因循僨事七防

責在廵檢豊泉責在逰徼大竹坪責在防礦大石河SKchar編保甲

時其盤詰各盡厥職何憂㓂盗

文縣守禦所一路自哈南寨入一路自陽湯寨入一路自松平

寨入一路自東屯入昔人建有守備行重可知矣按邑志曰昔

人建置軍民相叅堡寨聮絡備非不善柰何畨甫戢寜守者輕

其易與上下SKchar弛乙丙之難率由四路入如蹈無人之境非細

事也又四寨之外皆楩楠杞梓之材守者公然深入采取作器

貿易大開門户是誨之盗也司守者尚其革夙弊慎偵探明烽

SKchar盤備庻可無後患矣SKchar又以守備坐城中不足耀武何若

移駐東屯行署又四路適中之地東望玉壘南鎮虎穴節短應

速似亦䇿之得者

靖虜衛一路自塔兒灣乗氷渡河由鎻黄川青沙現入犯安㑹

一路自迭烈遜老龍灣入犯靖寕隆徳一路自梁泉經青沙現

無𠩄不犯一路自莾牛口經打刺赤入犯衛南境一路自哈思

吉入犯一路自𤇆同溝經營房灘入犯安㑹一路自三角城入

犯附論曰靖虜昔苦松套二虜交訌其要害頗多自新𭛌既啓

松虜逺遁𫟪内建堡設将置戍開屯蘆塘與紅水東西犄角靖

之西北境即稱内地可矣惟是東境尚苦套酋徃徃踏氷深入

徃猶𥨸出山後今公然取道山前鎻黄川海納都一𢃄矌逺難

防隆静安㑹每𬒳其蹂躝永安裴城二堡兵单不足禦逰兵観

望又不得力今雖建蘆溝堡設守備差足輔車若欲為静隆安

㑹萬全計非鎻海二川適中處𠕂建一堡置将宿兵不可也然

建堡置将豈易言哉

闗梁 洮州衛 黒松嶺闗東三十里 黒石嘴闗東北四十

里 大嶺闗北九十里 石嶺闗八角闗北一百四十里

舊洮州闗西七十里此係要害 羊撒闗北六十里 鳳山橋

北四十里 舊橋東南四十里 新橋西南四十里 岷州衛

 石闗兒東一百三十里西控虜羗東維秦隴天然之鎻鑰也

 野SKchar橋西四十里由洮入岷必經之路 西固城守禦所

化石闗北九十里 平定𨵿西北三十里 殺賊橋東南七十

里 鄧鄧橋東北一百里 蘭峪橋東南二十里 兩河口橋

 階州守禦所 望賊闗北一百八十里 七防闗東八十里

 石闗西二十里 白河橋東南二十里 石門橋北五十里

 棧道東一十五里 文縣 人燒闗東南十里丨昔元人燒

闗入蜀故名 玉壘闗東北二百里晋鄧艾入蜀之路 臨江

橋山𫝑巉巗長虹特起昔張㩀此以㫁援兵

馬政附論曰有兵則有馬馬之湏扵兵甚急也我國家之馬政

其法不啻備矣然無如西塞之招啇𣙜茶覊畨易馬之為得䇿

也盖畨地不産五榖所食惟青稞菽豆磑作炒麵雜以蕪箐酪

漿非茗飲輙病廢食不可湏㬰離若潜制其命者初奉金牌納

馬者不𬨨必力等(⿱艹石)干族因立守禦所於浩亹防之成化以來

黒章咂等族叛服不常阻寨道路守禦廢而羗横自亦不刺駐

牧西海洮河二衛畨夷大罹其害徃徃失故𡈽眤近漢𭛌欲資

我保䕶多内附求納馬盖虜為驅魚之⿰犭頼畨若依人之鳥於是

置洮河西寕三茶司額設監𭣣一員各大使一員董之者兵憲

臺(“士”換為“亠”)史監察之為西南永利實鞏之南境故攷之

岷州衞志曰國初議招畨軍止八名耳近年増添太多耗費愈

甚而民兵又有戍凉戍洮戍階之分自兩虜窺洮聲震扵岷當

道者見畨軍不得力欲以其餉募兵以資防禦𥨸意畨軍難以

⿺辶䖏革而客兵徒以縻費莫若限畨軍之数以省餉扯廻戍兵以

壮衞則兵食不加而自足是岷之長𥮅也

兵衛論曰衛以兵為名非止防夷亦以禦侮則兵是頼也衞額

五千而見兵財半餘皆安在乎即半亦未必盡在衛一遇操閲

𩔗倉卒雇市人以充額即失額主者不問矣是尚謂有兵乎無

兵矣尚謂有衛乎弊由清勾為故亊而考課不SKchar征調祇虚文

而稽覈無法加以屯糧兊支成風俗軍無固志主管以賣脫為

應得下循常規欲衛之有兵不䏻也無兵矣尚論簡練耶噐械

說者謂非痛革積弊大加振刷不可第上之䋲約觧縱乆𭣣

拾不易下之心志紐習熟促併翻駭恐猝未易振也以當承平

不妨相安無事一旦緩急䏻無束手是當事者所冝念也

 納馬夷人  本衛境六十六族 列咂族 瓦麻族  上下扯

 巴族  窩族  郭着族  哈爾木車族  駝竜族  納郎族

 甘藏着落族  香藏族  木舎族  列咂扳地族  卜劄族

 川多族  底思當下族  碾斑族  卜刺方  喘哥兒族  夫

 刺族  羶藏族  㱔你巴族  雀哥族  勞昝族 答失下族

  滿松族  哈杓族  奔古八族 六卦族  㱔藏族 劄來

 十族  多竜族  禄爾族  阿爵十族  芍原族 相古族

 爾着五族  苫苦族  多藏族 阿譲爾族  劄的族  川卜

 族  郭鎻六族  挣多族  尾子族  哈古四族  麻六族

 㱔龍族  攪龍四族  揑日族  雞翎族 沙麻兒族  答㱔

 族  團咂族  阿譲爾族  着泥寺  着落寺 上冶三族

 木九族  𢙣藏族  官洛族  阿中族  火巴族  落巴族

 餓狸族  叅多族  答力族  岷州境七十六族  節藏族

 多牟族  小五平族  竹力族  西宗族  青沙坡族  哈咓

 族  大的族  揑東哈族  巴竜族  榆𣗳族  𢙣卜赤族

 忍藏族  水平族 三角坪族  鵞兒族  居木族  青石山

 族  真文族  占藏族  小青石族  劄工族  竹林族  上

 搭刺族  竹泉族  竹席族  下搭刺族  栗中族  栗林族

  麻子川族  七的族  多納族  峯崖山族  真庄族  七

 龍族  長山族  隂山族  板藏族  昔藏寺族  峯崖族

  尖藏族  竹園庄族  墻匡族  六工族  西寕溝族  刺

 即族  居占族  太平頭族  刺答族  湯吉族  坎卜他族

 北咂族 着咂族 上羅卜族 塞卜族 在堡族 下羅

卜族 哈即族 多知族 上芭籬族 竹林族 鵲中族

上索咂族 北咂族 八哈族 狼岔峪族 南哈族 蜜

族 下索咂族 賞哈族 湯的族 憨班堡族 劄刺族

刺哈族 𨦟鐵城堡

畨之環洮岷而居者生熟不下六七百族其納馬入貢者財十

之二三無論生畨跳梁即熟畨居近川口者如必力阿力他杓

剛劄甘加五種帳輕遷與虜不易而駌驁亦與虜同近雖貪

茶茗就撫賞恐野性終不易馴是畨族中所當加意防範者也

防禦論曰防禦者扼要而禦患者也自古籌𫟪者尚之為其足

以制敵而自衛也今之所謂防禦者吾惑焉喫𦂳要堡當防必

矣廼斗筲小聚零星羸卒或三五十名或一二十名縳柴攔馬

壘石塞壑小入不足以堵截大舉或反以損威此何為者也𦘕

形圖本不𬨨𡍼塞標號粮籍不無虚冐何(⿱艹石)專力要堡其他無

益分布各路總計不下五六千人似冝𭣣囘本鎮以壮軍伍但

當逺斥𠉀謹烽燧則𭣣保蚤而備禦先𢧐爲先𤼵守為有待勝

𥮅固在我矣何頼𤨏𤨏之細謹乎故今第詳其大者餘惟記名

以備覧

楊恩首陽山辯

首陽山在中古以前一山耳自孔子稱伯夷叔齊餓

於首陽之下其名遂與五嶽争高後世好竒之士争

欲私之説文以為在遼西劉延之以為在SKchar師馬融

以為在蒲坂方輿勝覧以為在隴西曹大家註通幽

賦亦云在隴西荘子云北至岐山西至首陽故索𨼆

以為在岐山之西寰中遂有五首陽後來不知何時

断以河東蒲坂者為是即其地祠而祀之至今相因

以為此夷齊餓處他首陽皆廢矣野史楊子曰河東

之首陽非夷齊餓䖏也然則何者為是曰隴西者為

是何以明其然有五証焉史稱黄帝採首山之銅鑄

䁀閿原註山在蒲坂止名首山不名首陽禹貢曰壼

口雷首至於太岔註雷首在蒲坂南止名雷首不名

首陽春秋傳曰趙宣子田於首山止名首山不名首

陽使蒲坂果為首陽何為經史俱不著陽字唯唐風

有之而毛氏通考則曰采苓乃秦風之首誤𭣣唐風

之末篇次相連而錯耳亦以首陽在秦不在唐為断

此可據明甚乃安成劉氏註唐風求首陽不得以意

度之曰即古之雷首夫雷首可以為首陽𫆀書曰道


渭自鳥䑕傳曰渭水出隴西首陽縣縣以山名今鳥

䑕與首陽並峙昭昭若此傳為漢儒所作去古未逺


今捨經傳明書之首陽不信而猥以首山雷首當之

柰何不信孔子而信劉氏耶此一証也又論世者原


心夷齊既以耻食周粟而去亦必逺引其心始安蒲


坂去豊鎬不四百里固周之畿内地避周而顧居畿

内不食其地之粟又食其地之薇乎隴西古西羗地

至周孝王時始封非子於秦開天水郡則周初尚未

屬版籍夷齊固楽居之此一証也夷齊之詩曰登彼

西山𠔃采其薇矣是明言山為西山也蒲坂之山㨿

甚輿大𫝑為北山據周都為東山據蒲坂為南山非

西山而云西山夷齊豈不辨方隅者𫆀隴西在天地

之西首陽又在隴西之西顔師古亦云當以隴西為

是此一証也又山名首陽以居群山之首陽光先𬒳

之耳蒲當輿地胸腹之間不得言首又負坎而立亦

何得言陽即稱山南曰陽亦蒲之陽耳首陽云乎哉

不過以雷澤𤼵源為雷首以中條起䖏為首山於首

陽無當也天下之山自崑崙來此北戒者隴上諸山

為頭頸終南太白太行中條為胸腹醫無閭為尾隴

西地髙山峻與東海對立相望矅靈出海陽光首照

又一証也夷齊采薇而食是山有薇矣今蒲坂首陽

薇𠩄不産每致祭則取於别所後來好事者移植亦

復不多隴西蕨薇徧滿山谷土人以之代食且儲以

禦饑賈人轉販江南京都皆隴西産又一証也夫是

數者有一焉亦足以明此是而彼非矣况歷歷若此

乎祗縁近代以來隴右人文湮欝著述鮮少遂為河

東樓取更千百年無拈出者可為太息矣夫忠孝節

義天下之公理賢人君子古今之共師吾而誠有志

乎千古猶旦暮萬里為比隣河東隴西孰非我闥在

此在彼豈必深辯但以神之享祀必顧其安而祠之

妥神當求其是二賢之神逰於隴西今時之祀舉河

東謂二賢昧初心入周畿而歆之乎是更千百載猶

饑也可哀也當道賢人君子誠念此而興復遺跡表

章崇祀比於河東世世勿絶則二賢之心白而風化

所関非小也斯區區所以致辯之意矣

階州志 斬賊𨵿舊名望賊在州東北一百五十里路通沔畧冝防七防關州東北三百餘里距畧陽

 甚近川湖要路商賈絡繹舊設官吏弓兵盤詰抽税後奉文革税焉近𬒳SKchar民去其郷商不出途荒山僻徑刼掠公行已成

 蓁莾矣為地方計者當急思整頓之良䇿也上下板橋州西北十里郭𠫵将設有軍守柳埧州西北三十里

 通西禮𡈽畨盗賊出入之路有墩米倉山堡郭𠫵将設有軍守今廢中寨州東北二百里通西禮畨盗出

 入之路有墩軍守吊子峪州西北一百三十里通西禮畨資出入之路有墩太石河與西禮建界𡈽

 畨𡈽賊礦徒𤞑猓每聚為患冝設法防禦太石山堡郭𠫵将築山高路峻要害冝防

三岔口  黄楊坪  木竹坪  慈竹坪 以上四處皆在耿貧峪最

 深處昔年西畨事擄范守備於此因議𣸸設寨堡於三岔口四處軍民同守未果此間多民地採樵所出州城並附近居民頼

 以舉火冝防石関州西十里郭𠫵将設軍守兩水溝州西三十里通西禮出入之路有墩石門橋

 州西五十里西畨惟上下打牙族利族最強盛隔岸烽火嶺為入犯生事之路必經此橋冝防石門溝通西禮畨盗出

 入之路有墩冝防角弓峪州西八十里通西禮畨盗出入之路有墩冝防白鶴橋在角弓峪江西岸畨之熟

 殺賊橋州西一百二十里西固交界西畨必繇之路安家境林家山兩族最強曾内犯傷官兵冝防 按階

 内地凢各畨及𡈽賊茶徒礦𤞑出入之路各有墩堡兵壮防守十减八九矣七防𨵿責在廵簡豊泉山責在防守官大竹坪責

 在防礦官惟是太石河紅石庄大水埧鐵甲山野馬河皆畨民典西禮岷土畨連界礦𤞑資賊之薮也平埧無險可守惟有嚴

 編保甲擇地方不時稽查以清窟穴此廵捕官所冝每飯不忘者也夫関隘以詰奸而堡寨以𭣣

 保此亦官政所最急者輓近多重𫟪堡而輕忽民堡殊不知虜

 䦨而入則不趋邉堡而趋民堡矣避有備攻無備弗可輕也况

 今賊氛未靖處處冝防使各堡編垊俱修備修守互相綢鏐則

 長城寕獨在𫟪防哉

險要雖以防畨然去郡漸逺礦盗茶徒𤞑夷亂民不時竊𤼵其來

去徑路冝紀之以偹偵防 一路自角弓峪通西禮生畨資賊出

入之路 一路大竹坪林壑險峻礦徒𤞑民徃徃竊㨿 一路自

三岔口黄楊坪通木竹慈竹或至城下昔年擄守備范延武從此

路入 一路自大石河乘其坪曠無險恣意出沒 以上入路不一盡俻不能

 惟人情倫惰推委奸詭通同市利故彼得出其不意時為地方大患耳若專有責成SKchar加約束防範偵探俾不因循僨事則又

 司疆者之責也

礦賊 大金厰  小金厰  鮮家溝  龍窩子  大竹

 坪係成縣軍屯有防守官軍豐泉山堡係礦賊入蜀要路有官軍防守

𤞑賊 馬陳二姓每数十人挾妻子馬騾遷徙搶掠得財卽去而

 各屯軍餘窩留分利最冝SKchar

𡈽畨 土畨上接岷下連西禮毎每窩盗事𤼵差捕則聚衆持挺

 拒敵即編立保甲庄頭終為難馴

軍餘 鎻池小川𡱝牛江等距州數百里毎村以千百計徃徃以

 窩礦窩徊為地方害隣近州縣以非轄難制階營又以鞭長不

 及有心地方者冝留意焉

洮岷 舊洮州堡在洮州衛西七十里南接生畨西隣川虜二

夷内侵必從此入臨鞏門户洮岷咽襟西北籌邉兹首衝重地

也内設防守一員有中軍有坐堡額兵一千見六百員名馬四

百壹十八匹 按洮州衛原以防畨無虜患自正徳間亦不刺

𥨸㩀西海而洮始防虜頻年内犯徃徃得志至十八年由官洛

直犯臨洮損兵折将洮非昔日之洮視諸𫟪為首衝舊洮州當

其鋒而甘不他官洛𢙣藏𡈽門等㫮其入路近雖築邉一道低

薄難恃虜來動以萬計而衛兵不足三千衆寡之形未陣先辨

何以足兵何以足餉何以為乆安長計任𭛌塲之𭔃者枕戈而

籌之可矣 古爾占堡在堡西十里有防守官一員旗軍二十

七名馬一十七匹 官洛堡在堡西二十五里有防守𡈽舎一

人管畨夫一百三名 𢙣藏堡在堡西二十里有防守𡈽舎一

人管畨夫一百三名 迤東楊昇等一十二堡堡雖小俱係要

衝其防守軍各不𬨨二三十名地衝若彼備单若此挹䔥葦以

捍衝流舉杯水以澆輿薪寕有幸乎保𭛌者何以籌之西固迤

東專力備畨堡無要者

靖虜衞 蘆塘堡在衛北二百二十里黄河外今為内地南𠋣

黄河不慮踏氷之入西連洪水氣𫝑相依以靖鎮而論新𭛌第

一要堡也内創設叅将一員有中軍有兩哨有坐堡軍屯環列

以禦松酋 蘆溝堡在衛北一百四十里東通鎻黄扼套虜之

衝西連永安綰松𭛌之要新設守備一員領中軍一員坐堡一

員撥正逰等營軍一千二百一十名守禦 打刺赤堡在衛東

七十里駐操守一員嘉靖十七年中千户所官軍三百八十七

員名守防 乾塩池堡在衛東一百二十里駐操守一員以本

衛右千户所全伍官軍三百一十九員名防守 平灘堡在衛

西九十里舊蘭州境成化二十二年虜犯大浪口守備廖斌禦

𢧐大㨗乃建堡撥本衛歩軍九十八名戍守遂𨽻於衛駐操守

一員領官軍一百三十八員名守防 永安堡在衛東北一百

五十里裴家川隆慶元年虜自老龍灣犯入郭城驛至衛城外

擄掠甚𢡖固原軍門王公崇古議建今堡靖虜守備移駐防守

仍𨽾靖虜叅将 小蘆塘在衛東北二百里黄河外本年同建

此堡分撥標下兵一百五十名防守官一員為輔車之之𫝑

索橋堡在蘆塘東四十里黄河北岸本年同建轉輸民運以便

支給防守官一員領軍一百名專一防河管理船𨾏

徭𭛠論曰而知新法條鞭之爲北境累矣何者盖南境氣𠉀旣

燠物産復饒有木綿粳稻之産有蚕絲楮紽之業又地僻力餘

營植不碍民間貧富不甚相懸一切取齊條鞭奚不可北境則

不然地寒涼産瘠薄卽中路又苦衝煩貧富相去何啻倍徙然

條鞭未行之前民何以供𭛠不稱困盖富者輸貲銀差無逋貧

者出身力役可完且一身既食於官八口復幇於户詎惟存貧

兼復資飬吏習民安慈其效矣自條鞭既行一㮣徴銀富者無

論巳貧者有身無銀身又不得以抵銀簿書有約催科稍廹有

負釡盂走耳徴輸不前申觧難緩那借所不免也以拆墻壘璧

之計見捉襟露肘之形官民不兩病乎驛所之病亦復𩔗此前

巳畧言之盖彼以包賠致流竄是走逓而累户口此以應急損

𫟪廪(“㐭”換為“面”)又因差而累錢粮條鞭之於北境宜耶不宜耶名曰均徭

均耶弗均耶必百姓曰均斯均矣

里社論曰夫户口里社所以記版籍也然版籍如常而民生日

瘁者何則名存實亡籍在民流偏枯賠貱日損不支耳盖征𤼵

者按籍取嬴賠貱者分外竭力力盡則逋𫝑所必至則今之版

籍乃貧小之贅疣公府之虛劵也以虚劵而責實征譬之半疋

製長衣奚止捉衿露肘嬴夫肩重擔䏻無顛仆傾踣又如内耗

之人儀貌容觀豈不偉然而精神氣脉消鑠殆盡止可苟𡻕月

而䏻當寒暑哉且如安定籍二千二百矣實在止四百是以四

應二千二百之𭛠也通渭籍一千六百矣實在止六百是以

六百供一千六百之用也又富者以羡貲買輕貧者以無力肩

鉅他邑皆然隴西尤甚官避耗减之名而開除不列民困賠累

之苦而控訴無門此而不變𫝑将何極變之柰何則垜殘甲以

攅里嚴欺隐以清門是今日所冝急講也語曰不患寡而患不

均均則徭賦通匀居者無偏重偏輕之𡚁供輸平等流者有漸

還漸復之機夫以虗大致迯亡是求多反損之道也以攅减還

竄是名損實益之法也此可爲尹𣈆陽告敢爲王膠東望㢤

驛逓論曰今之驛逓在在稱病矣其病始扵召募自余記省二

十年以前官民相安不聞稱病也盖彼時酌丁力僉編其所僉

者皆丁多糧廣之大户盖糧廣則地SKchar力厚出備不難丁多則

衆擎易舉流行無𣻉即以各屬槩計之每䖏户不下二千餘本

驛所編馬驢牛不及二百頭豈二千户之中不䏻選二百冨大

之户乎此所以二百年來不稱病也召募乃於原額丁糧之外

率増十分之五以給募夫又令其自行打取夫冨户應役時其

闔户出備視原額不啻倍之雖倍而力大不𮗜也今即増五分

反免五分之費是於舊差中减五分也若零丁小户丁糧之外

原無他SKchar今槩増之五分是貧小之民替富民包賠也定門則

何為又自行打取則小民之塒雞蓄SKchar應里積衙皂之吞噬

而破衣短襦又遭站户之裭剥力難自活有負釡盂迯去耳試

查二十年以來户口十分减去二三否則其病不但在驛所而

且及户口里甲日耗所由來已故條鞭雖良法而俗有弗宜未

有不反爲害者今募夫小民均稱苦累有願復糧編之請語曰

窮則變長民者其何以調劑之

臨洮志

洪武二年大将軍徐逹進兵克秦隴乃遣馮勝統諸衛兵進征

臨洮李思齊窮廹遂以城降 頋時戴徳各将本部兵征蘭州

克之 殘元王保保自甘粛以兵耒襲蘭州𡘤至城下守将指

揮張温擊卻之 大将軍帥諸将西征吐番克河州招諭吐番元帥何鎻

南普化SKchar六等皆納印請䧏追元豫王至西黄河厎黒松林殺阿撒秃子于

河州 四年議征沙漠以宋國公馮勝為征西将軍傅友徳陳

徳為副兵道出臨洮攻甘粛 五年鄧愈沐英等至西番分兵

為三道併力齊入番部川藏覆其巢穴窮至崑崙山斬首不可勝計俘男女一萬口馬

五千牛羊十三萬 三 十一年三月粛王自甘粛移蘭州前以甘粛兵変不常遂題

請移于此 弘 治十五年兵備副使髙𩔰守備楊佑統兵襲番夷鎻

南温古六失加敗之 正徳九年命總制都御史彭澤逐北虜

虜住牧西海澤命總兵官徐謙帥萬人征之 十 年套虜深入掠臨洮䓁䖏總制都

御史鄧章調官軍不能禦十三年虜復潜入臨洮 嘉靖四

年設欽差户部𭅺中住蘭州督理𠂀固𫟪儲自姜志徳始先是正徳

五年御史潘倣建言𣸸設户部員外周汝勤未㡬裁去本年以兵部尚書金獻民𭅺中胡宗明題改設户部𭅺中

八年洮岷番侵臨洮SKchar制尚書王瓊遣鎮守都督劉文等進兵

擊破之 十八年設臨鞏兵備道勅命按察司官駐蘭州整

𩛙軍務二十一年春正月北虜潜入蘭州大肆搶掠 萬暦

三年西羗劄着他等入犯郡境殺掠人民固鎮SKchar兵孫國臣統

兵分五路由舊洮州入剿大㓕之洮郡推官劉希稷𬐱軍斬首二百四十餘顆燒死男婦数

百奪𫉬夷器輜重三千有奇 十 八年七月十三日虜酋火落赤由河境入

犯臨洮臨鞏兵備僉事郭宗賢固鎮SKchar兵劉承嗣督蘭州逰擊

孟孝臣兵馬大戰於和政驛敗之斬首十餘級火酋次子把罕兎長婿拜言他卜嚢俱中炮

死于 十 五日郡四郊皆虜道路堵塞人心危懼孝臣自改河

領兵潜至南川下營賊𫝑稍觧 十六日逰擊劉子都搜虜至

十九原虜自河西紅道峪潜入子都遇戰𡚒擊賊𫝑大衆力屈

而死 十八日臨洮和府岳維華分遣民兵相機撃虜斬首五

十餘級先是賊方入境維華調度守城旦暮登埤不辭劳瘁傳檄𭣣欽境内幸保無虞者皆維華力也 虜 屯

營朱家山二十七日總兵劉承嗣督領𠫵将鄧鳯逰擊孟孝臣

郭有光等提靖固延寕四䖏兵馬與賊大戰時秋雨𩆍霖浃旬

日不止盔甲弓箭俱濕我兵不得騁賊乗𫝑大舉承嗣遂敗績

是時死于陣者指揮李如玉千户魏承勲李國瑞把搃何天衢 虜 追承嗣甚急孝臣死救入

營得免 火酋始入犯甚狂逞兵無紀律我兵零星堵剿逐至

郭麻灘遂失𫝑覔去路不得先𤼵弱虜柝各柞口奔出留精兵

尾後至八月𥘉二日盡出境奪𫉬原擄男婦一百六十名口牛羊器物萬計 十 九

年正月火酋部落潜住莾刺之南山固鎮總兵尤継先統領番

漢官兵襲之擊大創賊兵斬首一百四十二顆 七 月陕西廵撫都御史

葉夢熊防秋駐臨洮自此遵廷議毎歳秋初移鎮臨河冬𥘉囬省 二 十一年移陕

西叅将彭振雲領兵防範臨洮未㡬改副總兵 二十三年改

副總兵為臨洮鎮以五府都督官守之設生營都司一員千把總官六員募兵一千五百𠂀凉等操兵馬并

䧏夷俱入營伍 二 十四年正月昆着等酋紏合真相等假搶番

窺犯内地兵備僉事張棟㑹同臨鎮總兵官劉綎遣大兵入勦

賊迎敵我兵全勝追至巢穴虜復大潰餘奔逃斬首一百二十有竒生擒八名

𫉬頭畜一萬八千有零二十六年三月虜酋着力兎等住牧松山縁我

兵𭣣降剿斬数多議欲讐犯兵備副使張棟㑹同臨鎮總兵官

陳霞調大兵分五路堵剿至六箇井大破之迄四月遂虜逺遁

斬首六十一顆𭣣𫉬馬駝牛羊輜重器械無筭 四 月虜復冦烏蘭兵備副使張棟遣

蘭河二營兵馬由照山子渡河追襲虜大敗自是虜不敢窺松

斬首二顆生擒一名奪𫉬夷器甚衆五月虜沙害海豸等率衆自大岔口歸

降棟𭣣之𤼵臨蘭二營給月糧馬匹聼操遣男婦三百名口馬駝牛羊毳幕甚多

 十一月SKchar督尚書李汶陜西廵撫賈待問以松虜逺遁檄臨

鞏兵備副使荆州俊議䖏恢復自 成祖逐胡虜于三受䧏城外河套尚無虜松山皆為内地

至成化𥘉東勝地一失孛羅㩀套松山盡為虜有迄慶暦間欵市既啓着力兎𫳐僧阿赤兎䓁酋𥂟㩀松山䓁䖏于是蘭靖每

𬒳荼毒凉荘遂成一線彼且呼朋引𩔖搶漢掠番甫一登高盡窺内境二十三年奉檄遣兵深入松山追殺松虜馘青酋于乙

未之夏䤋永酋于乙未之秋丁酉冬則破羊川之犯戊戍春遂伐之謀所以着羊諸酋知西海不䏻渡松山不䏻守旋遁沙磧

適賀蘭而松山復為中國物矣廼議恢復 十 二月遣臨洮府同知馮恂蘭營逰撃

閻逄時𢃄領兵馬自金城𨵿由大岔口出塞踏勘𩀱墩子紅水

蘆塘等䖏議築長𫟪恂等勘得𩀱墩子以東至紅水河四十里有水可以築墻紅水河以東三十里俱石

山無土不堪挑築應砌石墻自鹹灘墩至小蘆塘舊墩至索橋三十里川險間断或築墻或桃壕各相便冝

二十七年正月虜聚衆屯住團卜山窺伺内地臨鞏兵備副使

荆州俊遣河營副總兵周國柱統兵撃敗之斬首十五顆生擒二名口奪𫉬逹馬

七十五匹器械夷物甚多 二 月SKchar督李汶㑹同陜西廵撫賈待問𠂀粛廵

撫徐三畏臨鎮總兵官孫仁兵備副使荊州俊等親詣松山條

議脩築分工舉役選各營精鋭兵馬設伏要害去䖏隄防虜SKchar

河東自永安堡索橋起脩蘆塘川等城三座𥙷脩蘆塘湖大城一座至𩀱墩團庄分界河西自泗水堡脩逰玉門兒䓁城三座

補脩扒沙营城一座至𩀱墩團庄分界是年五月告成 兵 備副使荆州俊㩀蘭營報遣

通丁真夷徃松山蘆塘廵哨遇虜對敵勝之斬首二十三級擒𫉬婦女二口

設立将領兵馬糧芻以備分守自永㤗川以東設蘆塘𠫵将一員小蘆塘操守一員𨽾靖虜道

永泰川以西設紅水逰擊一員中軍一員把總二員坐堡一員馬歩兵一千名三眼井操守一員坐堡一員馬歩兵五百名各

于蘭州衛分撥糧料俱随原衛関支𨽻臨鞏道 三 月副使荆州俊調集兵馬搜剿虜

酋遺孽松山犁然空恐虜酋窺伺督発臨蘭二营内丁降夷晝伏夜行直抵青羊水剿除萌孽斬首二十

餘級松山自此始空 四 月虜酋潜入松山SKchar築謀奪故巢副使荆州俊

𤼵兵伏黄沙掌襲撃敗之追至中衛虜遁去斬首七顆奪逹馬一匹甲二副

五月虜精兵住抗那将紏衆渡河侵犯内境州俊遣哨丁崔彦

明䓁伏和尚坪俟虜半渡齊出撲射敗之斬首二級人馬𬒳射溺死者甚衆

虜賊潜至靈匝山搶掠番漢牧放牛羊荆州俊遣兵由藏山對

敵三次大破之斬首二十一級 二 十八年正月副使荆州俊招降逹

番川藏六卜等千餘名火酋覺𤼵兵來奪州俊隨遣官兵迎護

降番遇虜連𢧐大勝虜披靡逺退直至交子岡斬首十九級奪𫉬夷噐甚多 三 月

州俊建弘濟橋于囤子溝以濟緩急蘭與河由囤子溝通道止距二百里中界洮河水𫝑

洶湧不可渡彼此䇿應必由臨洮緩急不能相濟當事者苦之遂檄通判徐有登督脩浮橋于此計闊四十一丈舡十二𨾏

 六月總督李汶檄𠫵政荆州俊加脩紅水三眼井二堡 二

十九年二月荆州後計䖏松山善後事冝先是紅水止設守備因極𫟪衝要改守備

為逰擊増兵馬又以城池窄狹復自舊城東西南三面展脩新城一百四十九丈 五 月火永䓁酋結

好率衆占㩀莽揑𭣣番用圗報復兵𫝑壓境荆州檄将領設

伏兵勝之斬首三十四級奪逹馬二十三匹夷具千五百有竒 三 十年正月叅政荆州

俊以番虜哱羅台失等率衆歸附𭣣之遣河营𠫵将姚徳明出境廵視至却遜界口哱

羅台失䓁男婦一千七百六十五名携馬牛㫋𦋺降 虜 𡈽㓕恰等侵掠河境州俊發畨

漢官兵至古尔半大破之斬首五十有五生擒七𫉬牛羊二千三百有竒輜重甚多

 二月荆州俊遣哨丁真夷兵偵虜至卜浪五都兒遇敵勝之

斬首四𫉬逹馬一百三十有奇 酋 子揣庫兒冦逼河境州俊遣畨兵哈畨板

等擊破之斬首二𫉬逹馬二十一匹輜重亦多八月虜屯㩀松山之北總督李

汶檄洮固二鎮兵由蘆塘出𫟪搗巢賊大創斬首二十一𫉬達馬四十三匹

八月至十月州俊𭣣紅水等處降夷共八起男婦百七十有五 九 月

真相台吉等酋提兵謀雪土㓕恰讐州俊恊同總兵官孫仁調

遣諸營兵至節子岡大𢧐𫉬全勝斬首二百十三𫉬達馬百三十有二輜重数萬計

十月虜尚窺伺内地州俊遣官兵廵哨至沙窩遇𢧐勝之餘虜

北遁斬首三𫉬達馬一匹夷具甚多 十 一月西羗六丑力節等作逆臨鎮SKchar

兵官孫仁督兵由宕昌五路進剿大㓕之仁即先年固鎮總兵官孫國臣子𦍑人前

後為逆孫父子相継剿之斬首二百五十餘級奪𫉬夷器四千并燔其族 十 二月大酋部落從沙

溝過氷橋住逹子州謀犯河州州俊遣官兵破于隴羊硖斬首四𫉬

逹馬一匹夷具甚多 三 十一年五月總督李汶廵撫顧其志上䟽議脩

老虎城改為永泰城時縁松疆新復沿邉千里所設墩堡無㡬逺近難以應援遂築北城設副總兵統轄

蘆塘𠫵逰兵馬 六 月撤移蘭州𠫵将䓁官扵新𭛌駐劄初蘭州諸营堡原以備禦

松虜既有新𫟪即屬腹𥚃于是撤蘭州𠫵将併党家䓁堡操守扵新疆城堡更于城以南築小堡二一名鎮虜一名保定𣸸設

墩䑓二十餘座撥軍守瞭 八 月虜𥨸穵紅水新𫟪州俊遣兵堵剿于白墩

子餘虜驚奔斬首二十八𫉬達馬六匹牛十一𨾏奪夷器甚多 冬 虜衆躧氷南犯州

俊㑹同總孫仁遣驍𮪍相機拒剿至把撒等川火攻破之斬首十七

𫉬逹馬二匹奪夷器甚 多時火酋小婿擺兎他卜嚢死于陣 三 十三年七月屬畨扳只殺千

户張燧廵撫顧其志㑹軍門李汶檄𠫵将姚徳明勒兵問状得

三渠魁仍還所掠以番俗罰九九遂平八月荆州俊因事揆

䇿復立畨站以通道路河州至歸徳 國𥘉設站者六曰三岔窵溝討來保安紅土𫟪多清水每站設

畨官一員如腹裏驛丞例各給印信站馬應付徃來公使非圖借力于畨也明荒服同軌之義聮逺人携二之心萬暦二十年

總兵尤継先統兵西征以軍裝負累畨馬逓送自是番疲于力併廢其驛而道路為之不通頃因挫哈之変州俊多方筹策查

照原設驛逓如三岔等站仍舊復立每站各選畨官一員各軍五名各馬八匹畨人亦無梗化者

水利 狄道縣唐古泉水由清水渠至番城灌田地二百餘頃

 洮河水由深溝児至郡城西灌田園百餘頃年乆淤塞萬暦

乙巳知縣閻士望䟽通之 三岔河水至野門口灌田地百餘

頃 栁林溝水由好水溝至洮河田地一頃二十五𤱔 合水

清水至家康崖灌田地一頃五十畆 新店子溝水至稅家湾

灌田地一百頃 太石舖溝水由古城至洮河SKchar田地八十餘

𤱔 牛頭溝水至朱家溝SKchar田地三十頃 安家河湾水至李

家湾SKchar田地伍拾畆中舖溝水由蔣家山根至溝口SKchar田地二

十頃 蘭州阿干水自分水嶺分為二南流金縣為浩亹河北

流蘭州為阿干河由西園至城内SKchar阿干等里田園九十九頃

一十一畆 五泉水自臯蘭山下至南園灌田園二十五頃五

十六畆 黄峪溝水在州西七里筍籮溝水在州西南六里金

蒲水在州西二十里東栁溝水在州東三十里西栁溝水在州

西五十里五溝SKchar溉所資不同共計田地三百餘頃 崔家崖

𭐏教塲後𭐏皆東西二川所資水利于黄河者SKchar田園二百餘

頃 金縣馬家溝水SKchar田地一十餘頃小龕峪水SKchar田地九

十餘畆 官溝水分流馬家溝由常川入城SKchar田園一頃 河

州老鴉山口水至九眼泉有古蹟渠成化癸卯守備康永開𭐏

百五十里SKchar田地一千頃年乆湮廢𨺚慶間𠫵将張翼知州聶

守中仍䟽通之萬暦壬辰知州耿徳章復濬之後官渠𭐏口多

衝壊萬暦壬寅知州陳文焯相𫝑新開長渠一道自焦家𭐏北

折入九眼泉三十里SKchar溉仍故 漫湾渠水永樂間都督劉釗

創開萬暦癸卯知州陳文焯復濬SKchar田地一百頃

礦洞 蘭州北二百五十里松山之南礦爐三十座

窰冶 狄道縣瓦窰十座 鑄㵼爐四座 蘭州磁窰三十四

座 瓦窰十座 鑄㵼爐一座 金縣磁窰二座 瓦窰

鑄㵼爐一座 河州磁窰七座 瓦窰十一座 鑄瀉爐三座

茶馬 地畆 成化改元兵部以馬政議行屯田于濵𫟪衛所

毎地一頃𡻕徴銀一錢以備買馬之用名曰地畆

樁頭 成化丁酉以所給𢧐馬倒折係在家者奏准在外各𫟪

照京营馬隊官軍事例馬主出樁頭銀両則次以罰調養失冝

及走失𬒳盗者名曰樁頭 係都指揮者出銀三両 係指揮

者出銀二両五錢 係千百户鎮撫者出銀二両 係旗軍者

出銀一両五錢 係走失𬒳盗者各加銀五錢 朋合 成化

丁酉以所給𢧐馬倒折係在陣者奏准在外各𫟪照京營馬隊

官軍事例每歳以六個月為率各出朋合銀両則次以備置買

𢧐死馬匹每月都指揮指揮一錢千百户鎮撫七分旗軍五分

名曰朋合

收領 先是地畆樁朋銀両歛于無事之日𩔖觧陜西行太僕

寺𭣣貯以備原衛所官軍買馬拖欠則催徴告領則覈給嘉靖

己丑總督王瓊奏請各衛自行𭣣支莭省冗費後因衛所作𡚁

至癸巳𡻕廵茶御史郭圻仍令觧貯夲寺如遇買𥙷必湏呈報

茶院批行該道勘實方給領如拖欠三年以上者雖有銀両不

准給𤼵若積貯雖多亦不准别衛借用邇來衛所徴觧多不及

時𡚁且滋生萬暦甲辰廵茶御史史學遷按洮清查SKchar督其地

畆䓁銀不時徴觧如期而𭣣領之𡚁竇且盡息矣

𭛌域 河境原近西海番虜環㩀洪武丙辰征虜将軍鄧愈窮

追番部至崑崙山道路䟽通奏設必里衛分二十一族頒降金

牌二十一面為符納馬永樂丙戌都指揮劉釗奏立守禦千户

設屯十一處成化以來黒章咂等族移帳侵SKchar屯寨阻塞道路

累嘗撫化而叛服不常正徳𥘉虜酋亦卜刺等部落潜㩀西海

河洮二衛屬番大罹其害失其故𡈽侵逼漢𭛌遂設河州茶馬

司額設大使一員監𭣣官一員 𡻕用茶 每𡻕用茶易馬賞

番等項共五萬一千二百箆有竒 𡻕中馬 毎𡻕中馬原額

年例一千五百四十匹分給各鎮官軍𮪍征餘者𤼵牧作種

戊子後因庫有積茶畨有餘馬莭次増中河州増至三千四百五匹五司𡻕計一萬二千餘匹至庚子𡻕廵茶御史畢三才因

馬増多引茶缺大題准每𡻕額定三千四十匹 𡻕 給馬 延寕輪流一千三百匹

 固原七百五十匹 蘭州歸徳景古等營三百七匹 河

州營五十匹 苑馬寺九十三匹

納馬畨族 河州癿藏族 老鴉族 弘化族 珠珍族 靈

藏族 加咂族 西番州族  逹子州族 攪𮗜族 白章咂

族 令咂族 剉哈族 子剛巴族 羅思𭧽刺族  龍卜族

 保安站族 思拜思族 朶工族 列思巴族  雙逄族

引劄目族 黒達子族 英雄族 撒刺族  𫟪多族 火藍

族 拾藏族 鉄巴族 朶藏族 川藏族  着亦咂族思

𭧽咂色納族 咂泥族 青寺尔族 龍瓦尔族  朶日族

果尔族 阿思工族 汪束族 川撒尔族 大安族 巴哈

族 吉巴族 乞台族 火尔藏族 吉咂族 羗刺族 逺

竹族 沙藏族 㱔兒加族 使哈族 乞加加族 失加右

族 牙卜㓕六族 朶加尔加族 冲不鸞車族

税課 蘭州税課局𢃄𭣣𠂀州官茶先是因甘粛孤懸河

外原非行茶地方亦無招中事規嘉靖癸亥廵茶鮑御史㸔

得該鎮番族頗多比照洮河西寕事例題准于𠂀州建設

茶司因商人苦于運拽調停折中𭣣貯蘭州自𨺚慶庚午𡻕

起将洮河西寕三茶司商人擇其節年完茶數多者各給甘

州茶一引運至蘭州稅課局𢃄𭣣其應易馬者迎運甘州

應給啇者令本商運至西寕等䖏貨賣則啇有一半脚

力之省稱両便矣邇来官司及拽運漸起弊端啇頗稱

萬暦甲辰廵茶御史史學遷按洮檄該局𭣣納不得留難仍

緝脚力沿途𥨸茶者重治之啇頌在道

堡寨 狄道縣所轄民堡六座 鄭家堡 ⿰氵𭝠家堡 沙泥堡

駱家堡楊家堡 康家堡 臨洮衛所轄堡五座 官堡

高崖堡 何家堡 慶平堡 銅錢岔堡 渭源縣所轄民堡

四座 馬家堡 耿家堡 王家堡 南川官堡 蘭州舊轄

民堡八座 桑園兒堡 柴家臺堡 達家臺(“士”換為“亠”)堡 張家湾堡

 黄峪溝堡八盤堡 阿干鎮堡 小馬蓮灘堡 蘭州衛

舊轄堡一十六座 把石溝堡 什字川堡 西古城堡 積

積灘堡 馬家湾堡 安寕堡 十里店堡 東崗鎮堡 東

古城堡 夏官營堡 栁溝店堡 朱典營堡 石頭溝堡

𠂀草店堡三角鎮堡茨坪劉家堡 中護衛所轄堡六座

 塩塲堡一條城堡 買子堡 秦旗營堡 佃子川堡

張家堡

新𭛌 紅水河堡在州北五百四十里周圍一百二十丈高三

丈一尺闊二丈壕𭰹一丈五尺闊稱之内設逰擊中軍公署各

一所經過公館一所倉塲各一處𨵿王廟宇一處營房俱全後

因改将増兵復議舊堡三面接築新城一百四十九丈角臺(“士”換為“亠”)

舖門洞全外條耕牧團庄一處 三眼井堡在州北五百里城

池高闊如紅水内設操守公署一所經過公館一所𨵿王廟宇

一處營房倉厫全以上二堡萬暦二十七年兵備副使荆州俊創

建永泰城在松山紅水迤南一百二十里周圍四百八十丈高四

丈闊三丈内設副SKchar兵一員千把SKchar官五員馬歩軍二千名倉

塲各一處倉官一員保定堡在天池水永泰迤南一百五十里周

圍一百六十丈高三丈五尺闊二丈五尺内設操守官一員馬歩

軍一百五十名鎮虜堡在滚巴川保定迤南一百二十里周圍高

闊尺丈額設官軍名数與保同按此一城二堡草創未及萬暦三十二年總兵李汶会廵撫顧其志議奏

添設盖謂紅三二堡去蘭逺甚城孤援寡因是度程𡍼察險夷建立三城與紅三相唇齒而副縂兵統轄蘆塘等䖏𫝑若列星便若臂指

倘一有事自不患彼此非輔車也 金 縣所轄民堡八座清水堡定逺堡 宋

家堡魏家堡邵家堡龕谷塞堡竇家堡上劉家堡河州

所轄民堡一十一座和政堡定羗堡銀川堡長寕堡俺歌堡

 韓家堡尹家堡吹麻堡黒石山堡高陵山堡紅𡈽坡堡

 河州𠫵将營所轄堡一十座大通堡 党家堡弘花堡龍

溝堡景古城堡馬家灘堡𩀱城堡吹麻堡千𮗚臺堡陡石

𨵿堡河州衛所轄寨四座十里屯寨水泉坪寨 安逺坡寨古

城寨歸徳逰撃𠩄轄堡一座寨六座歸徳堡 周鑑寨王源

寨劉慶寨李釗寨康泰寨楊鵉寨保安操守所轄堡一座

 保安站堡新脩起臺堡大城一座周圍一百六十丈𨵿城三面一百

一百丈高三丈五尺闊二丈五尺内設守備中軍公署各一𠩄過徃

公館一𠩄関王廟一𠩄營房俱全萬暦二十九年兵備右𠫵政荊州俊創建

𨵿隘 狄道縣𨵿一座 摩雲嶺関在縣北一百五十里 蘭

州𨵿一座 金城𨵿在城北二里黄河北岸宋紹興四年置㩀

河山之險以為固 國朝景泰間守備李進鑿石重建萬暦二

十五年兵備副使張棟易土為磚有記 河州𨵿二十四座

積石𨵿在州西百二十里 癿藏𨵿在州西七十里 老鳽𨵿

在州西九十里 𡈽門𨵿在州西九十里 槐樹𨵿在州南七

十里 殺馬𨵿在州南八十里 陡石𨵿在州南八十里 崔

家硤𨵿在州 樊家硤𨵿在州 五臺(“士”換為“亠”)𨵿在州 西山小路𨵿

 紅崖子𨵿 莫埿𨵿 石嘴兒𨵿 朶只巴關 舡板嶺𨵿

 西兒𨵿 喬家岔𨵿 雅塘𨵿 思巴思𨵿 大馬家灘𨵿

 小馬家灘𨵿 麻山𨵿 安龍𨵿

塞垣 蘭州叅将所管𫟪墻四道 河南大𫟪一道東自靖虜

衛大狼溝起至迤西沈骨硤止通長四百餘里 河北𫟪墻一

道自塩塲堡起至沙岡墩止長五千六百二十丈 桑園兒小

𫟪齊峴口起至小水河止長四百五十丈 桑園兒築砌𫟪

共長七百一十三丈 紅水逰擊所管𫟪墻一道 新𫟪自蘆

塘交界永泰川起至迤西扒沙交界𩀱墩子止通長九十里

河州叅将所管𫟪墻四道 大通河𫟪墻一道自大通河起至

迭遜溝止通長八十里 河北大通堡𫟪墻一道長二百九十

丈河南大夏河𫟪墻一道長一百四十丈 䂖砌鶯窩硤𫟪

一道長二十五丈

𤇺燧 蘭州叅将營所轄墩臺(“士”換為“亠”)一十七座 猴子山墩 古城

角墩 高嶺兒墩 𤇆洞溝墩 峯臺(“士”換為“亠”)山墩 一豁峴墩 定

火城墩 老SKchar窩墩 黒磘洞墩 三十六盤墩 㸔泉山墩

彬草山墩 石山墩 𡈽人川墩 望逺山墩 羊角山墩

滚巴川墩 庄營二處  野狐橋團庄 猴子山營房 蘭州

衛所轄墩䑓二十七座 黒石頭墩 白虎山墩 鎮寕墩

東崗鎮墩 沙崗墩 齊峴口墩 竇家崖墩 鷄𤓰山墩

上碾堡墩 結家嘴墩 第三都墩 閆家坪墩 扎馬䑓墩

 古浮橋墩 深溝兒墩 𡈽圈山墩 黄上坪墩 狼兒山

墩 卧龍川墩 車道嶺墩 宻不老墩 水泉兒墩 安家

山墩 崔家崖墩 青石嘴墩 高山墩 横嶺墩 中護衛

所轄墩臺(“士”換為“亠”)四座 魯谷兒墩 王信溝墩 尖山兒墩  西

坪墩 紅水逰撃营𠩄轄墩䑓三十一座 永太墩 青石嘴

墩 太山墩 亂山墩 麻黄墩 沙梁墩 城東墩 城南

墩 城北墩 西界墩  黒石墩 平川墩 鎮虜墩 平虜

墩 城南墩 城北墩  舊古墩 板井墩 威逺墩 靖𫟪

墩 鹹井墩 騒狐泉墩 三山墩 八字山墩 靖虜川山

墩 頑羊山墩 駱駝山墩 龍頭山墩 鎻寒山墩 平川

墩 㓕胡墩 營房二䖏 騷狐泉營房 鎻寒川營房 河

州叅将營所轄墩臺(“士”換為“亠”)七十座 崔家源墩 乾溝源墩 小黒

水墩 張百户寨墩 舡板嶺墩 乾溝山墩 劉家山墩

安家山墩  孔家寺墩  青石山墩 朱家臺(“士”換為“亠”)墩 党家源墩

 党家山墩  大通源墩  黒山石墩 勉哥山墩  黎哥山

墩 小川山墩 飛山崖墩  苟家山墩  康家山墩 叚家

山墩  弘花寺墩 上沙子墩  下沙子墩  滿古都墩 哈

唇墩 火燒溝墩 白路湾墩 川城兒墩  苦水泉墩 焦

家山墩  党家山墩  高嘴山墩  韓家寺墩  𩀱城山墩

川撒山墩  節子凹墩  箭山嶺墩 旦隴坡頂墩  果麻嶺

墩 經厰嶺墩 酸茨石嶺墩  李子坡墩 打兒加墩 葱

花嶺墩 石嘴嶺墩 山寨嶺墩 任家山墩 王爾山墩

石嘴嶺墩 丘家嶺墩  槐山嶺墩  火燒嶺墩 㓕兒古山

墩 的巴山墩 槐𨵿嶺墩 癿藏山墩 起臺(“士”換為“亠”)墩 潘家嶺

墩 栢楊中嶺墩 牛頭山墩 䂖嘴山墩  牛安山墩 柔

柴凹墩 八陽山墩 老馬安山墩 陜藏山墩 青山墩

鹿塲山墩 歸徳逰擊營所轄墩臺(“士”換為“亠”)十座 山坡墩 官田墩

下馬厰墩 撒通山墩 寺角嘴墩 馬連墩 王屯寨墩

周屯寨墩 通小山墩  蘆子溝墩

河州志烽堠二十一處  崔家原墩州西二里  乾溝岩

墩州西十里 小黒水山墩州西十五里  張家寨墩州西

三十里 船坡墩州北四十里 白馬廟山墩州東五十里 紅

崖子山墩州北二十里  安家山墩州東北五十里 下胖哥

山墩州東北百里 劉家山墩州東北百一十里  乾溝山墩

州西北百二十里 孔家寺山墩州西北百五十里 青石山墩

州北百五十里 朱家山墩州東北百五十里  党家山墩州

北二百一十里 大通原墩州東北百五十里 黒臺山墩州北

二百六十里  免哥山墩州東北二百七十里  梨哥山墩州

北二百八十里 小川山墩州東北二百九十里 党家原墩州北

二百三十里

萬曆二十七年李汶䟽

看得柗山既空故𭛌已復其經理善後最為喫

𦂳而善後云者非築邊建堡設官屯兵其道

無繇也今㑹官踏看柗山東西一帶延長四百餘

里堪修長邊一道河東自永安索橋至小柗山雙

墩分界共一百八十里河西自泗水土門至小柗山𩀱墩

分界共二百二十里在河東則蘆塘川應設參将一

員兵馬二千名築城一座蘆溝口以西紅水河應設

守備一貟兵馬五百名築堡一座蘆塘湖設防守一

員兵馬一百名築堡一座在河西則扒沙營應設

參将一員兵馬二千名幇築舊城一座阿𭐏嶺應設

守備一員兵馬五百名築堡一座裴家營工門兒

各設防守一員兵馬各一百名築堡各一座屯戍協守

相為聲援等因炤得自 國𥘉驅胡虜扵三受降

城外則河套賀蘭尚且無虜柗山故自寜區即成

化𥘉虜據雖或不無西訌然王住有時柗山亦非

甌脫惟是降萬間𣢾市一起招致賓酋等盤窟

其中荘浪從此遂成一線而蘭靖荘凉則無處無

時不荼毒且偽造妖書紅旗傳播胡主起扵草地以

摇遠邇雖屢入屢挫窺犯猶昔幸今恢復亟宜

修守查得自凉之泗水以至靖之索橋横亘不過四百

里許乃舊自永安歴臯蘭渡河逾荘浪以至凉則一

千五百里捨此四百里不守而欲守一千五百里之邊果

孰難而孰易修此四百里之邊牆又何難而何阻勘

得自鎮畨以至中衛烽堠相望迄今舊址猶存其

修邊也雖皆主扵築牆然遇沙鹵則挑壕遇崖絶

則削塹取其足以遏奔軼斯已也工俱自今春三月

起至冬十月止為便

吐蕃傳𥘉太宗平薛仁杲得隴上地虜李𮜿得凉州破吐谷渾高昌開四鎮玄

宗繼𭣣黄河磧石宛秀等軍中國無斥𠉀警者㡬四十年輪臺伊吾屯田禾菽

彌望開逺門掲𠉀書曰西極道九千九百里示戍人無萬里行也乾元後隴右

劔南西山三州七𨵿軍鎮監牧三百所皆失之憲宗嘗覧天下圗見河湟舊封

赫然思經略之未暇也宣宗大中三年二月復三州七𨵿明年張義潮奉𤓰沙

伊肅甘等十一州地圗以獻㑹要五年七月 紀五年十月沙州人張義潮以

𤓰沙伊肅鄯甘河西蘭岷廣十一州歸于有司十一月置歸義軍義潮為節度

使其後河渭州虜将尚延心獻𣢾𭣣二州咸通二年義潮奉凉州來歸七年僕

固俊取西州𭣣諸部十月斬恐𤍠

長慶二年劉元𪔂使吐蕃踰湟水至龍泉谷西北望殺胡川哥舒翰故壁多在

湟水出䝉故抵龍泉與河合其西三百里曰紫山直大羊同國古所謂崑崙者

東距長安五千里河源其間流澄緩下稍合衆流色赤行益遠它水并注則濁

故世譽謂西戎地曰河湟

西寧衛東至荘浪衛境三百里西至西石硤七十里

又西出塞外至罕東衛故地五十里南至黄河三

百里北至大通河二百六十里東南四百里並河州界

東北六百里至古浪城西南一千五百里抵安定衛故

地西北六百里接永昌衛境北去行都司一千二百四十里

東至陜西布政司二千三百里并有古之西平樂都

西海澆河四郡之地十五為蕃部所居而納馬易茶

猶為服屬

洪武元年正月甘肅省理問所官祁貢哥星吉歸

此西祁始祖二年都督沐英略地崑崙討蕃部

平之 四年五月元西寜州同知李南哥以州歸附

東祁二李始祖五年始置西寜衛八年立安定阿端

二衛十年四月命征西将軍鄧愈副将軍沐英討

土蕃至崑崙山大破之十九年命長興侯耿炳文城

西寜三十年罕東酋長鎖南吉刺斯入貢置罕東

衛以鎖南吉刺斯為指揮僉事 置西寜荼馬司

招罕東等四衛甲冲等十三部納馬易荼 永樂

四年置苑馬寺于碾伯城置曲先衛 洪熈元年

安定王叛命㑹寧伯李英西征至崑崙山鴉零闊

平之 宣徳八年改西寧衛為軍民指揮使司領左

右中前後中左六千户所 弘治五年遣指揮哈林

詣西寜求安定王族孫陜巴襲封哈宻忠順王 正

徳四年北虜頭目阿𠇍秃厮丞相亦卜刺竄入西海

攻破西寜諸蕃先是北虜小王子怒阿尒秃厮亦卜刺欲殺之

二酋懼奔河太擁部落至凉州乞空閒地居牧凉州將吏閉門

不敢應凡十餘日始大掠入西海攻破西寧安定王䓁部奪其印

誥諸蕃散亡遂據有其地 此西海住虜之始 七年閏五月

海虜入犯北川守備江淮追至旱坪山擊敗之 七

月指揮甘俊襲擊海虜于紅柳灘八年正月海虜

犯南川守備金冕禦之扁道嶺敗績指揮使陳治死

之 九年命總制都御史彭澤總兵徐謙西征海魯

 北虜亦卜刺復入西海先是總兵徐謙帥萬人討虜西海

南渡河大掠洮岷屬蕃未乆復回継為小王子所収阿𠇍秃

厮亦卜刺二酋俱北徙未幾亦卜刺聞小王子復有殺害意仍竄入

西海 十一年正月海虜犯南川守備神楫禦于扁道溝

百户葛鎮丁顯死之巴沙昝咂諸蕃部叛百户佛玄

戰水磨溝死之 總兵徐率兵襲巴沙等叛蕃敗

之 十四年十月隆卜部烏思巴尒諸蕃酋叛千户李淳

戰死之十一月革咂部蕃鎮南温古六失加侵掠弘

化寺兵備副使高顯守備楊佑帥兵襲至擺羊戎山破

之 嘉靖二年閏四月海虜入犯北川守備楊佑擊于

清水溝敗之八年北虜阿𠇍秃厮入西海与亦卜刺結

姻 九年叛蕃掠碾伯四月指揮彭果擊叛蕃于土

官溝敗之十年海虜入犯西寧守備彭杲敗之 十

五年正月套虜入犯西寧閑居總兵官魯經叅将

鸞敗之二月守備崔騏伏兵思巴務峽襲擊海虜

敗之十六年二月守備崔騏敗海虜于鐡佛寺二十

年正月套虜入犯下川口都指揮祁鳳禦走之吉嚢

犯西寜總兵楊信副總兵王輔等敗之二十二年昝

咂部蕃酋却星吉出掠守備許世爵進敗之 俺

答阿不孩來牧海虜四犯凉州十一月守備許世爵

撲殺蕃酋二十三年五月海虜犯南川守備薛卿

禦之王狗𠇍峽北虜由西海歸套二十九年尒加

定部蕃攻掠碾伯守備唐勇擣巢敗績三十年

昝咂部蕃攻掠紅崖堡百户劉清總旗孫瑞先

等死之 碾伯操守賀有年追擊叛蕃戰死之

兵備副使范瑟置定西門于冰溝南控扼叛蕃

三十一年守備鄭曉擊虜于燕麥川 三十二年設

加和尚𠇍加定聚昝咂諸蕃部攻掠堡寨兵備副

使范瑟率兵討破之三十三年署事參将金鑑

禦海虜于沙棠川敗之 三十四年閏十一月參将張

廷輔擊叛蕃于沙棠川敗之三十六年海魯犯南

川大掠五日而還 六月操守彭汝為追擊𠇍加定

諸部叛蕃死之八月昝咂部蕃出掠紅崖溝 十

月叛蕃出掠水磨溝復掠鐘家荘三十七年五月

叛蕃出掠白石溝七月紅㡌兒蕃入掠瞿曇寺

十月昝咂叛蕃入掠楊官溝十二月昝咂叛蕃入

掠弩木只溝碾伯操守嚴威擊走之 叛蕃復

掠西水磨溝 三十八年正月刺咂部蕃出掠土官兒

溝操守楊真禦走之 參将張世俊擊叛蕃于

乾溝敗之一月刺咂部蕃復掠黑柗峽于家寨

九月海虜犯南川莊浪參将周欽合禦之 三月

海虜入犯川參将張世俊遣指揮羅柗伏兵沙

山尾擊敗之四十年三月叛蕃掠顔只溝操守

嚴威擊破之四月革咂咂叛蕃從南山掠馬哈

刺溝 參将崔騏禦海虜于擺羊戎山擊走之

 隆慶二年思我思哥部蕃出掠兵備副使侯東

萊督參将陳愷掩擊𫉬其豪酋千户錢世盈

与紅㡌兒賊𢧐死之六年參将蕭文奎帥竒兵

掩擊却𠇍加部叛蕃斬其豪酋 萬暦九年哈咂

部蕃入掠思打岔硤百户郭承勲劉世爵追出塞

外中伏死之十三年兵備副使燕好爵帥兵擣哈咂

部蕃破之十四年套虜荘秃賴入掠碾伯等處諸

番部十五年九月柗虜入掠燕麥川蕃部兵備僉

事萬世徳禦走之柗虜𠕂犯北川萬世徳禦走之

十六年九月海魯瓦刺他卜囊入掠南川蕃部副總

兵李魁等禦于王狗尒硤死之覆其軍十七年哈

咂部蕃入犯三川防守百户劉存仁追𢧐死之九月

套虜卜失兎入掠瞿曇寺等處十八年正月昝咂

部蕃入掠沙棠川防守百户劉世臣追𢧐死之五月

順義王撦力艮送佛至西海因掠洮河二州七月

詔遣兵部尚書鄭洛經略西海柗虜宰僧阿赤

兎入掠隆卜部蕃十九年正月經略尚書鄭洛檄

副使石檟參将祁徳招収諸生蕃部五萬八千有

竒九月總兵張臣賛畫僉事萬世徳參将魯光

祖等出塞逐虜至西海焚仰華寺二十三年九月

戊寅海虜瓦刺他卜囊衰大冦南川兵備副使劉敏

寛參将逹雲禦于揑尒朶硤殱之 十月辛酉

海虜瓦刺他卜聚納刺諸虜入寇西川都御史

田樂副使劉敏寛帥參將逹雲逰擊張應學

余世威鄧榮祖等合禦于康纒溝大敗之壬戌

都御史田樂監軍同知龍膺親督諸營兵追

虜出塞至白石崖大敗之 二十四年議城刺哈山

通歸德路 議置玄朔城扵玄朔山西 九月西寧

營哨𮪍同刺卜尒部蕃禦虜于西海之明沙斬首

十五級 海虜永瓦諸部遁居鹽池腦大酋渡河

而南已上龍膺志二十五年七月永召卜冦西川兵備

劉敏寛參将趙希雲禦于刺牙壑兵敗希雲

死之北川守備王汝翼中軍彭大㣧死之二十六年

永召卜歸套火落赤牧西海請𣢾許之 是年海

虜大舉入冦副總兵李魁禦于灣溝硤死之 三

十一年大落赤犯西川兵備李有實參将張大紀破

虜于巴尔革三十四年城威遠北川平虜南川伏𦍑

 是年思各迷犯搶南川守備李希梅死之四

十三年火落赤䘚子黄台吉牧西海 四十七年黄

台去犯沙棠川兵備李作舟副總兵王汝金禦于

燕麥川却之七年黄台吉犯西寜兵備宋祖舜

副總兵梁甫䓁禦𨚫之 崇禎三年黄台吉兄弟

殺乞師套虜王超兎大頭目威鎮入據海兄弟悉

殺之許𣢾七年十月二十七日鎮海民馬安邦叛兵

備孔聞籍同妻女自焚死太監張守禮守備丁

孔㣧中軍李本隆百户張爾靖等死之時張太监因

買馬激變十一月掌教冶秉乾西納班着尔領真

平之 十年酋瓦刺大骨什巴都尔黄台吉攻哈

酋超兎殺之収其衆許𣢾十二年十一月廵撫吕大

噐勦巴咂加尔朶畨斬級一千五百十六年十二月

偽防禦使齊之宸制将軍鲁文彬至西寜十

七年正月土官祁廷諌子興周執文彬殺之 偽總

兵賀錦破西寧興周復擊錦于南川伏𦍑堡

殺之興周入西海

崑崙山在衞治西北故臨𦍑縣境漢書地理志注云崑崙在臨𦍑西北有王母祠石室仙海

鹽池西有弱水崑崙山祠唐長慶中劉元𪔂使吐蕃云三山中髙四下曰紫山古所謂崑

崙魯曰悶摩黎山元潘昂霄黄河志云吐蕃朶甘思東北鄙有大雪山即崑崙自

山腹至頂皆雪炎夏不消逺年成氷洪武間西平侯沐英征西將軍鄧愈追羌俱至

此山非古所謂崑崙也自酒泉太守馬岌傅㑹立西王母祠故得是名見崑崙積

石二山辦

積石山去衞治東南三百里故龍支縣南境兩山夾峙多巨斧㾗河出其中相傳即

禹所導䖏恐非按張守節史記正義云河有小積石山河出大崑崙經于闐入鹽澤

潜行入吐谷渾界大積石山又東北流至小積石山

 東呉俞安期崑崙積石岀辨云按范曄漢書志郡國云臨𦍑有崑崙班固漢書志

 地里其金城郡臨𦍑縣下注云西北有西王母石室仙海鹽池西有弱水崑崙山祠至唐而

 吐蕃自云崑崙山在其國中長慶中劉元𪔂使吐蕃稱三山中髙四下曰紫山古所謂崑崙

 虜曰悶摩黎山勝國潘昴霄黄河志云吐蕃朶𠂀思東北鄙有大雪山即崑崙國

  朝洪武三年西平侯沐英九年征西将軍鄧愈追𦍑人至此山歳云崑崙此始于凉張駿

  時馬岌傅㑹之言也馬岌為凉酒泉太守上言酒泉南山即崑崙周穆王見西毒謂

  此山宜立西王母柌以禆朝廷無𭛌之福駿從之西王母既祠厥後范瞱遂以崑崙載

  之臨𦍑而注班固地理志者亦約曄書張大之酒泉之南山非臨𦍑之西北手然禹本

  紀云河出崑崙崑崙甚高三千五百餘里日月所相避𨼆為光明也其上有

  醴泉華池去嵩髙五萬里地之中也龍魚河圗云崑崙山天中柱也水經云崑崙𭏟

  在西北去嵩髙五萬里河水出其東北陬淮南子云髙萬一千里有竒上有木禾珠𣗳

  沙棠琅玕在其東綘𣗳在其南碧𣗳在其北佛圗調西域志云阿耨逹大山其上有大淵

  水即崑崙山康泰扶南傳云天竺恒水之源乃極西北出崑崙山穆天子傳云天子自

  崑崙山入于宗周里西土之数自宗周𤄊水以西至于崑崙側瑶池上萬有一千一百里酈

  道元注水經按是数説參以山海經謂里至互殊非所詳䆒盖攷之山海經而不悟崑

  崙有海内大荒之别也山海經之海内西經云海内崑崙之墟在西北帝之下都方八百里

  髙萬仞百神之所在河水出其東北隅入禹所導積石山郭璞注云言海内海外復有

 崑崙山又山海經之大荒西經云西海之南流沙之濵赤水之後黒水之前有山名曰崑

 崙之丘其下有弱水之淵環之其外有𤆍火之山投物輒然有人戴勝虎齒有豹尾

 穴䖏名曰西王母是有二崑崙焉盖穆天子所登山海經所謂海内之崑崙班固西

 域傳所載南北有大山中央有河東西六千餘里南北千里東則接漢阸以玉門陽𨵿西

 則限以葱嶺計其里至度其在所是介葱嶺于闐之間矣葱嶺以西為天竺國

 又西有大崑崙是為天柱是為地中山海經所謂大荒中之崑崙西域志所謂阿耨逹

 大山禹本紀水經所謂去嵩髙五萬里水經所謂河水出其東北陬屈從其東南流又南

 入葱嶺山者是已班固所謂河源一出葱嶺一出于闐是其重源也張騫尋河源至乎

 于闐葱嶺以為河源而司馬遷遂有烏覩崑崙之論不信夫禹本紀山海經之載又

 言九州山川尚書近之獨不覩尚書亦有織皮崑崙析支渠搜之紀乎又水經載河水由

 葱嶺逕西域十三國而注泑澤班固西域傳云河有葱嶺于闐兩源合而束注蒲昌

 海一名塩澤即泑澤也去玉門陽𨵿三百餘里廣袤三百里其水冬夏不増减潜行地

 下南出積石山為中國河范曄云西域内屬諸國自玉門陽𨵿西至葱嶺六千餘里

  其紀河源與固同夫漢自煌西至塩澤列起亭障戊巳校尉屯于車師都護之府置

  于烏壘介西域之中督察動靜是葱嶺于闐之流入于蒲昌漢之官卒目所經見

  班固記之諒非緜邈計度之辭水經所載十三國酈道元亦引固書入證徃徃肳合是

  非誕妄至云塩澤之水洄端電轉為𨼆淪之脉當其澴流飛禽上經無不墜之是即河

  水所潜出于積石亦豈臆造繇漢以来彰彰著嗣後唐咸亨元年薛仁貴征吐

  蕃敗績大非川二年以河𨵿靜𫟪鎮置積石軍乆之遂訛河闗兩山夾峙河出其中

  者為禹貢所導之積石矧又輔以馬岌西王母之祠范曄臨羗之紀崑崙既在河𨵿

  之上益為積石明證乎水經云河水南至積石山下有石門河水冒以西南流酈道元

  謂之重源東方朔十洲記云崑崙接積石圃寔崑崙之支輔與水經南至積石山

  之文合山海經云積石之山其下有石門河水冒以西南流萬物無不有郭璞注云

  山在金城河𨵿縣西南羌中後漢書云叚熲為護𦍑校尉追燒當𦍑且闘且行割肉

  餐雪四十餘日遂至河首積石山出塞二千餘里隋置河源郡積石鎮命劉𫞐鎮

  之統逺化赤水二縣在古赤水城又在曼頭城西字文𫐠追破吐谷渾䖏所謂得地

 東西四千里南北二千里置郡縣鎮戍徙天下輕罪居之者也注云有積石山河水所出

 又有烏海貞觀中詔李靖侯君集等西征吐谷渾軍次鄯州始議所向後𢧐于曼

 都山窮追出塞登漢哭山復戰于烏海破天柱部于赤海君集道宗行空荒之地

 二千里廼次星宿川逹柏海上望積石山觀河源自是以上SKchar嘗言積石在河𨵿

 也唐置軍而更名積石借其嘉稱猶之征吐谷渾近在青海而以君集等為積石

 道鄯善道赤水道且末道塩澤道也豈實𨽻其地邪亦置河源軍于鄯城縣又非

 河源郡之故地可證也逮至開元中張守節作史記正義云河州有小積石山河

 源出大崑崙入塩澤東南潜行入吐谷渾界大積石山又東北流至小積石山指河源

 所出者為大崑崙似以臨羗山為小崑崙矣又以河𨵿為小積石吐谷渾界者為大積

 石其名跡未盡溷也肅代之季吐蕃據有河湟華夷隔越既易五朝歴數十年

 邈無經載長慶中劉元𪔂使吐蕃胡恠乎以河𨵿為積石紫山為崑崙以積石冒出

 之流星宿川為河源也而杜佑之通典歐陽玄之廣記馬端臨之通考以至鄧展都實

 潘昻霄軰不悟置軍名所繇起䆮尋相延遂堅執元鼎之説極詆山海水經以及班

  固郭璞酈道元之儔嗚呼曲士拘儒經見不廣凡于知識未逮者輙為荒唐誠諺

  所謂少所見多所恠妄鼓筆札而令前人之與古蹟受誣千載直如長夜至子昻霄

  之志一行奉為指南而我明按河𨵿者建立禹廟祀在有司積石之訛益莫可

  辨崑崙之墟終古下移深可嘅惜矣客有難余者曰尚書崑崙析支差次叙之在

  所相去似不應遥范曄稱金城之西南濵于析支則臨羗之有崑崙獨不可以理

  推之而乃信不可知之載牒以置辨乎余曰不然水經云河自朔方東轉逕渠搜北盖

  渠搜在今榆林北析支渠搜亦差次叙之相去大逺又析支即河曲𦍑所居盖都實所

  稱九渡水是巴又稱繇九渡至崑崙行二十六日程河始行崑崙南經叙崑崙在折支

  之上又豈應山在析支下哉蒲昌之水潜出積石既有經證于漢而崑崙流入葱嶺

  獨無是理乎矧尚書亦稱道流水東流為濟溢為滎東出于陶丘沇水亦既潜

  而復見尚言亦詭誕矣余賦黄河悉陳群籍䆒其源委㑹通其故乃備列之

  以𤼵千百年之覆云

 雪山西去衞治百餘里上有積雪四侯不消望之若銀屏相傳有蟲其形𩔗蛆謂之

 雪蛆大可觔餘味極脆羙

金山西衞治六十里上有湫池遇旱禱之常雨隋煬(「旦」改為「𠀇」)帝征吐谷渾宴群臣其上後圍

 吐谷渾于覆𡊮川命元壽南屯金山是也

𤍠水山西南去衞治五百里山南出𤍠水流入青海山北出冷水即西寕河源古所謂湟水也

㧞延山在衞治西故化隆縣境隋煬(「旦」改為「𠀇」)帝征吐谷渾大獵此山長圍周亘二千里隋地里志云

 湟水即其地

連雲山在衞治西吐谷渾界隋開皇間山響稱萬年者三詔頒郡國仍遣使醮于山所

 其日景雲浮于上雉兎馴壇側

大非山近青海吐谷渾嘗踰山入冦

都曼山在衞治西蕯孤呉仁以輕騎破吐谷渾䖏

庫山在衞治西任城土道宗破吐谷渾伏允于此

騩山在衞治西按山海經云騩山去太華二千八百五十七里是錞于西海凄水出焉西流注

 于海則是山在西海之東而爲西寕境内之山也

戎峽山在衞治西湟水所經也

唐述山南去衞治二百八十里酈道元云山甚靈秀山峯之上立石數百丈亭亭桀𥪡競

 𫝑争髙逺望嵾嵾若攅圗之託霄上其下層巖峭舉壁岸無階懸巖之中多石

室焉室中若有積卷名積書巖世士鮮有津逮者每見神人徃還彼𦍑目鬼為唐述

 因名其山指其堂宻之居謂之唐述窟其懐道宗玄之士皮冠浄髮之徒亦徃棲托焉

石城山西南去衛治二百八十里即石堡城崖壁峭立三面險絶惟一徑可上隋史萬嵗石

城山詩曰石城門峻誰開闢更鼓誤聞風落石是也

阿刺古山東南去衞治一百八十里一名大山連延髙大大河左繞西寕前捍也

金娥山在衞治西北七十里俗名娘娘山恐即隋煬帝宴群臣山也

覆𡊮山在衞治西北臨永昌衞界隋煬帝征吐谷渾至此

車我真山在覆𡊮山西煬帝征吐谷渾伏允遁去遣其名王詐稱伏允保此山

土樓山在衞治北酈道元水經注云上有𡈽樓北𠋣山原峯髙三百尺又若削成樓下有神

 彫墻故壁存焉闞駰十三州志曰西平亭北有𡈽樓神祠今在亭東北五里湟水逕其南

駱駝山在衞治東北三十五里天順中宣城伯衞頴擊叛蕃巴沙部進次此山

玄朔山去衞治六十里上有五𡶶

霧山在衞治北三百里水經注云湛水東南流至霧山注浩亹河

紅崖山東北去衞治八十里其𡈽赤因名山半有石洞中有佛閣志稱紅崖峙其右是也

峽口山東去衞治三十里漢名湟陿酈道元謂之漆峽地極險阻為湟鄯徃来咽喉地唐人嘗

 築省章城控制要害

清江山在宋徳固故砦北二十五里

承風嶺在衞治西塞外唐李玄敬與吐蕃戰青海敗績還走屯此黑齒常之率死士襲擊吐蕃處

赤嶺在衞治西臨吐蕃界開元中主分界碑

大非嶺在衞治西南薛仁貴征吐谷渾置重柵于此嶺扁道嶺在牛心川

星嶺在長寕谷隋煬(「旦」改為「𠀇」)帝征吐谷渾過此

癿氊嶺宋屬西寕州政和中置制𦍑砦

黄坂在長寕州晋西平太守曹祛遣麴晁拒張寔䖏五里坂宋都護張嚴與金人戰死䖏

青唐峗苗履與金人戰死䖏

牛心堆在衞治西南李靖征吐谷渾敗其兵于此

鴈谷在故臨𦍑縣西漢䕶羌校尉鄧訓掩擊羌迷唐䖏龍泉谷在衞西八里有龍

泉疑即西川稱龍泉谷也唐劉元𪔂使吐蕃踰湟水至龍泉谷謂哥舒翰故璧多在湟水

蒙谷劉元𪔂使吐蕃出蒙谷抵龍泉則蒙谷在龍泉東也

湟谷在衞治西南叚熲率義從胡破𦍑䖏丁令谷在宋清平故砦南崇寕中置𨽻積石軍

大允谷在黄河北燒當居䖏

保敦谷在衞治南一百八十里宋王贍遣李賔踰南山入保敦谷討蕩叛𦍑崇寕三年築

 綏平堡于此允吾谷在漢允吾故縣西

唐翼谷在允吾谷西漢馬伏波追破西𦍑䖏

和羅谷在故湟水縣西漢隴西太守遣李睦擊𦍑䖏

唐谷在湟水縣謁者張鴻長史由颯擊燒當戰沒于此三兠谷在衞治西北臨承昌衞境漢

 護𦍑校尉傅育戰䖏

 長寕谷在衞治西北今謂之北川隋煬(「旦」改為「𠀇」)帝征吐谷澤入此

 雒都谷在故浩亹縣西漢馬武與𦍑人戰䖏

 宗谷在大硤口西十里宋王厚征谿賖羅撒右軍出宗谷口即此

 承流谷在碾伯城西酈道元云㑹逹扶東西二谿水又期頓谿谷二水北注之吐那SKchar長門

  兩川南流注湟水是至大硤口入湟也

 丁羊谷屬古湟州境出金宋和政間金坑得鑛成金

 琵琶峽在覆𡊮川東隋太僕卿楊義臣屯兵于此圍吐谷渾

 東西邯南臨黄河漢馬武破𦍑于北即邯川之東西侯覇請置東西邯屯田五部列屯夾

  河是也

 苕藋地名在衞治西北臨永昌衞境晋義熈中南凉以北凉兵至此大掠五千餘户而還

 九曲在衞治西南唐天寳中哥舒翰𭣣復其地

 西海西去衛治三百餘里水經注云西平二百五十里者有訛字也世謂之青海闞駰所

 謂卑禾𦍑海周數伯里北有鹽池有魚無鱗背負㸃海中有山至冬氷合逰牝馬其

 上得龍種日行千里稱青海騘王莾諷卑禾𦍑獻西海地置郡即此隋煬帝置馬

 牧于此求龍種苦㧞海在尉遲川西黄河南去衞治南二百八十里按水經河水逕西海郡

 南又東北流入西平郡界逕黄河城南酈道元注云西北去西平二百一十七里又東逕白𡈽城南又東

 與湟水合湟水其源出西塞外流經衞治北東至漢允吾縣東入黄河古湟申之名繇是水也今

 謂之西寕河通志及行都司志疑蘇木連河者非也水經注云湟水逕龍夷城西海皆在臨𦍑新

 縣西又東經戎峽山即西塞外之石峽也自塞外以至逕西平城北咸無南注之文安得指衞北山隂之水為

 湟水也浩亹水一曰閤門東去衞治二百五十里今謂之通河舊志謂在衞城西二百里者似非按范曄

 地志云浩亹水東至允吾入湟水酈道元水經注云浩亹河出西北塞外逕敦煌酒泉張掖南逕西平

 鮮谷塞尉故城南又東逕養女山北又東逕浩亹縣故城東流注于湟水又東逕允吾縣北由此攷之

 大通河非浩亹乎大通河起于宋築大通城于河上亦猶宋改鄯州為西寕州遂呼湟水為

 西寧河也 羌水出衞治西南逕臨羗故縣東北流入湟水

 盧谿水出衛治西南盧川東北流注湟水

 臨羌谿水𤼵故臨𦍑新縣西北逕其縣東入湟水常谿在衞治東水注安夷川

宜春水在衞治東北七十里水出宜春谿西南流至石峽堡南入湟河

勒且水其源出平戎東南勒且谿昔勒且𦍑種所居也北流至大峽口北入湟水按水經注云湟

水有勒且之名即此號也闞駰云金城河與勒且河合是已來谷水出碾伯東南山中

乞斤水出碾伯東南山中與來谷水合至石嘴兒闗北入湟水 六谷水在故破𦍑縣東南北

流入湟水 唐述水逕唐述山南注湟河 大谷水在澆河故城北 盧水接隋地里志在化𨺚縣

境宗水在衞治東一統志謂來自青海逕衞境入湟水南有宗谷口非矣

牛心川在衞治南舊志指為那孩川古麒麟河俗謂之南川按酈道元水經注云牛心川水出

西南逺山中東北流逕牛心川東又北逕西平亭西東北入湟水又逕西平城北則南川為牛心川無疑

矣那孫川在衞治南五十里揑𠇍朶峽西水流注牛心川長寧川在衛治西北按一統志謂伯顔

川舊志謂車卜魯川一名幹尒朶川俗呼為北川皆此川也晋置長寧縣于此酈道元水經注

云水出松山合養女川南入湟水即隋煬帝所入長寧谷也隋煬帝紀四月帝廵河右至西平

五月庚辰帝入長寧谷 養女川在衛治北水逕養女山注長寧川

景羊川西北去衞治五十里水東注長寧川晋昌川在長寧川西北水流注長寧川㐲溜川在西石

 硤東東北流湟水石杜川在伏溜川東東北流注湟水蠡川在石杜川東東北流注湟水

 龍駒川水出衞治西南山下北流注湟水 殺胡川在衞治西唐劉元𪔂使吐蕃至龍泉谷西望殺

 胡川是也大非川在王孝傑未栅西臨吐谷渾界良非川在西塞外 尉遲川在石堡城故振武

 軍西白土川在白𡈽城東 覆𡊮川在衞治西北臨甘州境隋煬帝西征困𡈽谷渾于此

 亷川在衞治北界按楊統云浩亹鎮北㩀亷川秃髪烏孤所都烏孤傳云嘗登亷川大山而

 泣即此以地考之即今之大通河古浩亹水烏孤所都亷川堡是在河北今荘浪衞境矣沙棠川

 在衞治東北水經注謂之甘夷川永樂中置牧馬苑更名廣牧川吐孤川在衞治東湟水北

 長門川在衞治東湟水北 安夷川東去衞治六十里 控衆川合安夷川東入湟水達扶谿按水

 經注東西二水參差北注東出承流谷南注湟水是在大峽口北也陽非川在碾伯東會流谿細谷三

 水至馬哈刺舗東南入于湟水破𦍑川在故破𦍑縣東左入湟水宗哥川在古宗哥城北即湟水也至宗

 哥城遂名宗哥川隨地異名耳邈川在鄯州境唃厮羅所都宋建湟州于此㐲羅川未詳所在吐谷渾伏

 羅來居之麒麟河在衞治南按晋書南凉王秃髪烏孤時麒麟逰于綏戎故名宋史地里志云綏戎城

 在西平郡鄯城縣西一百里是非今之南川也蘇木連河在衛治北山隂舊志疑爲湟水非也菊花河在大通城

 西六十里乳駱河在臨宗砦東溜谿在衛治西臨𦍑新縣故城西南又東北流入湟水白塩池在西海上今

 為海虜所㩀拂鵜泉一名鸊鵜泉在衞西南古石堡城吐蕃以五萬𮪍入振武拂鵜泉鈔囬鶻還國者是

 也五泉在衛北水經注云𤼵四平亭北鴈次相綴東北流至土樓南

 廣利渠在衞治東宋何灌引邈川水溉湟聞田千頃是已

 西寧州故城元時築今半在城南頽垣髙峙尚有存焉安夷縣故城東去衞治七十里漢置是縣

 𨽻金城郡章帝建初中拜度遼将軍呉棠領護𦍑校尉居安夷是又為都護治今謂之

 平戎城按酈道元水經注云湟水又東逕安夷故城城有東西二門去西平東七十里是也倚

 郭縣故城在衞治南四十里崇寧三年置即今之南川伏𦍑地也

 鄯城縣故城在衞治西今之西川鎮海堡地儀鳳三年置按唐地理志云有河源軍西六十里有

 臨蕃城唐地理志云有土樓山非此地𫆀 長寧縣故城在衞治北四十里晋地理志云西平郡有

 長寕縣今之北川總堡是其地也  樂都城東去衞治一百三十里今謂之碾伯城酈道元云湟

 水逕樂都城南是已南凉秃髮傉檀都此今碾伯城西二里有二城若連環約三里未詳所置

 破𦍑縣故城東去衞治一百七十里漢宣帝神爵二年置城省南門闞駰十三州志云湟水在破𦍑縣

南門東過是已隋改為湟水縣即今之老鴉城地也 龍支縣故東去衞治二百七十里一曰龍𦒿漢拜

曹鳳為西部都尉治此酈道元云湟水又東南逕小晋興城北故都尉治又闞駰曰允吾縣西罕里

有小晋興城是在今之古鄯地矣唐上元中吐蕃攻沒鄯州以龍支城屬河州故與河州近也宋

地里志云南至廓州分水嶺四十里按漢書霍去病逐諸𦍑及渡湟築令居塞或云龍居塞

疑亦此也及攷水經注云(⿰氵閠)水出允吾縣北令居縣西北塞外南流逕令居縣故城西又南逕永

登亭西歷黒石谷南流注鄭伯津是令居又在湟水北而今之荘浪衛境矣姑備列之

允吾縣故城東去衞治三百下里在今古鄯東四十里按地理志謂湟水至允吾入河廼今競稱

允吾為荘浪衞境以隋改故廣武郡都尉治為允吾縣始允吾在荘浪境耳漢允吾是在

湟水南也按酈道元云湟水又東逕允吾縣北為鄭伯津則允吾在湟水南是為西寕地界無疑

闞駰曰允吾西四十里有小晋興城小晋興城為今之古鄯地計其里至與夫形𫝑是在今之下川

口也 浩亹縣故城東北去衛治三百里在宋大通城西北漢置縣王莾更名興武

大通城在衛治東北舊名逹南控扼夏境宋崇寕中𭣣復湟鄯乃築塞拒守水曰大通古浩

亹水西寕後距也又有三角城元築以控要害垣址尚存湟河郡故城在衞治西南前凉

 張駿分澆河郡地為湟河郡晋興郡在衞治東南小晋興城南晋永寕中分西平郡界置

 郡統左南等縣 廓州故城在衞治西南二百二十里小積石山本澆河郡宋少帝景平中拜

 吐谷渾河豺為澆河郡公即此水經注云澆河郡有二城東西角𠋣隋因之為澆河郡宋為

 寕塞城後廢今為蕃族所居西海郡故城在臨𦍑新縣故城西三百里王莾遣使諷

 卑禾𦍑獻地内屬奏置西海郡是也 龍夷城故先零地闞駰十三州志曰城在臨𦍑新縣

 西三百里王莾置西海郡治此城魏郭淮與𦍑治無戴戰于城北湟中城故小月支地十三

 州志曰西平張掖之間有小月氐國鮮谷塞尉故城在衞治西北臨甘州界酈道元所謂浩

 亹水東南逕西平之鮮谷塞是也赤城酈道元湟水逕赤城北

 護𦍑城故護𦍑校尉治在臨𦍑縣故城西南漢章帝建𥘉二年以武威太守傳育為護

 𦍑校尉移居臨𦍑即是城也 臨𦍑縣故城在衛治西塞外王莾更曰監𦍑漢武帝元猗

 元年封孫都為侯國謂之綏戎城非也 臨𦍑新縣故城闞駰曰臨𦍑新縣在郡西百八十里

 湟水逕其南城有東西二門西北隅有子城龍駒城在衞治西南今之西川地鎮海堡東

 寕西城在𠋣郭縣西四十里 宣威城在𠋣郭縣北五十里宋髙永年戰死䖏

臨籓城在衞治西唃厮囉置通青海髙昌儲國廣威縣故城属廊州本化隆縣唐先

天中曰化成天寳元年更是名達化縣故城在積石軍東晋置屬澆河郡米川縣故城

在衞治南二百里王厚云沿河西至廓州六十里唐貞𮗚中置後改米州 省章故城在小峽

口宋築之以控制要害積石軍故城在衞治南二百三十里本漢金城郡河𨵿縣地唐咸亨

中置軍𨽻隴右節度府後沒吐蕃宋𭣣復置溪哥城元符中為溪巴温所㩀大觀中

SKchar征撲哥以城降即其地置積石軍 寕塞軍故城在積石西唐為寕𫟪

宛秀城在積石西八十里唐天寶中哥舒翰置宛秀軍以實河曲是也

膚公城在廓州城北二十里去衛治西南二百里舊名結羅城宋崇寕中𭣣復改是名

來賔城在膚公城東一百三里屬樂州石堡城在衛治西南二百八十里唐開元十七年吐

蕃䧟此城留兵㩀之侵擾河右命信安王禕與河西隴右同議攻討諸将咸以石堡險逺難

攻禕不聼引兵𭰹入急攻㧞之命曰振武軍二十九年復為吐蕃所䧟董延光攻之不克八年

哥舒翰復㧞之置神武軍徳通城本瞎令古城宋政和中劉法觧振武軍圍築此應龍

城在石堡城西唐天寳中哥舒翰築置神威軍古骨龍城在石堡城宋政和中熈河經略劉

法大破夏人于此後賜名振武城石城南近黄河昔叚熲擊羌于石城投河墜坑而死者

八百餘入即于此也左南縣故城南臨黄河在石城西一百四十里晋惠■帝永寕中置前凉

張瑁從左南縁河而截趙麻秋軍是也 皇縣故城南近黄河在唐述山晋永寕中置水經

云河水又東逕臨津城北白土城南十三州志云左南津西六十里有白土城城在大河北而爲縁

河濟渡䖏魏凉州刺史郭淮破𦍑遮塞于白土即此䖏矣邯川城南臨黄河在曰土城西漢

建元𥘉以牛邯爲護羌校尉故川有𫆀名黄河城在衞治東南水經云河水又東北逕黄

河城南酈道元注云西北去西平二百一十七里前凉張駿分澆河郡地爲湟河郡疑即此城而

水經黄字訛之耳歷攷載牒無黄河郡縣之名也  逢留河城南臨黄河永元五年

友代聶尚爲護𦍑校尉攻迷唐斬𫉬八百餘級𭣣其熟麥数萬觧於逢留河上築城

以盛麥作大船于河峽作橋河源軍故城唐置在故鄯城縣西南去衞治一百二十里一云

趙𠑽國停𠉀地泉軍故城在鄯城縣西六十里唐開元中郭知運張懐亮置

綏戎故城在鄯城縣西一百二十里南凉時麒麟逰於綏戎即此定戎城在綏戎城西南六十里

綏和守捉故城去衞治西南二百五十里令州守捉故城在衞治南一百八十里

 安人軍故城一曰安仁在衞治西南威戎軍故城在衞治西北三百五十里唐開元杜希望𭣣

 吐蕃置 樹敦城賀真城二城為吐谷渾巢穴元魏恭帝三年凉州刺史史寕破吐谷渾

 南山與突厥木杆分道㧞之曼頭城赤水城隋大業中裴矩擊吐谷渾㧞二城同波堡在

 膚公城南一十五里 同波北堡在廓州西丰里 安川堡在湟州西南八十里

 寕川堡在安川堡南四十里 善治堡在通濟橋北大同堡本古骨龍城接應堡宋政和八年

 賜名 石門堡在徳通城北舊名石門子宋政和中賜名 順通堡在積石軍故城東八十里

 峽口堡在故湟州界王厚𭣣復南宗堡在臨宗砦北一十五里 通湟砦在故湟州東三十里

 瓦吹砦在來賔城東北界一十七里 安隴砦在故湟州西南四十五里徳固砦在綏遠𨵿西界二十里

 臨宗砦在宗谷南去故湟州分界一十一里 綏𫟪砦在衞治東北舊名宗谷是也

 寕塞砦在廓州城東一十七里南至黄河一十五里懐和砦在膚公城西五十三里

 堡塞砦在衛治南保敦谷 清平砦在保敦谷西三十里在故𠋣郭縣南五十里黄沙戍在

 達化縣東綏逺關舊名灑金平在湟州西即今之大峽口也

 浩亹隘在衛治東北故浩亹縣境漢光武建元中先零諸𦍑数萬拒浩亹隘馬武與馬援擊

破之即是䖏也 虎臺(“士”換為“亠”)西去衞治五里有臺(“士”換為“亠”)九層髙九丈八尺相傳南凉王所築秃髮傉檀子

名虎臺(“士”換為“亠”)或是其所築也或曰将臺(“士”換為“亠”)亦傳南凉所築王孝傑米柵在尉遅川西

風伯古祠在北川酈道元云在長寕亭南山上春秋𥙊之西平亭魏黄𥘉中立西平郡憑𠋣

故亭増築南西北三城以為郡治 長寕亭在養女嶺南酈道元云去西平亭西北四十里

十三州志曰六十里逺矣晋建長寕縣于此 邯亭在邯州城南近黄河

羅亭在積石山北後漢叚熲破𦍑䖏 開元分界碑在赤嶺西唐開元中許吐谷渾互

市信安王禕張守珪定封界于赤嶺之西洪濟梁在積石山西一百八十里有金天軍唐

哥舒翰㧞洪濟城長慶中劉元𪔂使吐蕃由洪濟梁南行尋河源是也

通濟橋在湟河上即振武城浮橋

西寕衞城古湟中地西漢為全城郡西平亭魏晋為西平郡元魏隋為鄯州大業中復為

西平唐為鄯州西平郡都督府没吐蕃號青唐城宋復建鄯州崇寕中改西寕州元因之在明洪

武十九年命長興侯耿秉文率陜西諸衞軍士築之基割元西寕州故城之半周圍九里一百八十

歩三尺碾伯城東去衞治一百三十里即南凉樂都城故地唐為湟州宋唃厮囉稱邈川城元符

 中改湟州陞饗徳軍節度治宣和中改樂州明洪武十九年置嘉順馬驛又置石千户所嘉靖

 三十三年増置守備萬曆十二年改置䢞撃府城髙四丈下厚三丈五尺廣袤三里三百一十八歩

 古鄯城東去衞二百七十里西漢為龍支縣故地為西部都尉治晋為小晋興城明洪武十九

 年置古鄯馬驛萬曆十二年置守備鎮海城西去衞治四十里唐鄯城縣故城地明萬

 曆二十一年置逰擊府巴州城在張伯東南八十里明洪武十九年置巴州馬驛嘉靖元年

 置防守官平戎城東去衛治七十里漢安夷縣故城地明洪武十九年置平戎馬驛嘉

 靖元年置防官老鴉城東去衛治一百七十里漢破𦍑縣故城地隋改為湟水縣明洪

 武十九年置馬驛嘉靖元年置防守官 水溝城東北去衞治二百一十里明洪武十九

 年置氷溝驛嘉靖中置防守官 鐵厰在北山五十里萬曆二十四年都御史田樂

 檄兵備按察使劉敏寛募鐡師採鑛燒鐵後時不給乆廢塞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