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郡國利病書 (四部叢刊本)/冊四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冊三十九 天下郡國利病書 冊四十
清 顧炎武 撰 清 錢邦彥 撰坿錄 崑山圖書館藏稿本
冊四十一

Page:Sibu Congkan Sanbian172-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50-40.djvu/2Page:Sibu Congkan Sanbian172-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50-40.djvu/3

山堂考索兩廣論

漢魏以還守官廣南者多以貪墨坐激吏民之叛啓蠻獠之冦實

由於此蓋古今之同患也抑嘗攷其故嬴秦以來以守令為治臺

省銓除莫不以内地為重以邊遠爲輕而廣南之地去京華爲尤

遠瘴癘蠱毒種種穢惡内地之人南轅越領不啻斥逐必罪戾孱

庸不得已然後膺其選旣百舍登途往返重費不過厚取於民耳

而又地産珍竒掌握之物足富數世疆域曠邈按察稀臨京闕萬

里赴莫及則無𦕅汨没之人何憚而不爲賄乎歷古交廣之間民

獠多叛致騷擾江淮震駭朝省職由此也嘗觀漢順帝永和中日

南象林羣蠻並反回府議𤼵江淮甲卒致討李固駮之以謂前尹

就討益州叛羌蜀人諺曰虜來尚可尹來殺我乃召還以兵付刺

史張喬旬月之間冦虜殄敗宜精選牧守以殊俗乃以喬刺史交

州祝良為九真守喬至開示慰誘並皆降散良單車入賊降者數

萬皆爲良築起府寺由是嶺表無虞至靈帝中平中屯兵作亂嶺

南大擾三府乃精選賈琮為刺史琮至蠲復徭役選良吏試守諸

縣遠近翕然巷路爲之歌曰賈父來晚使我先反今見清平吏不

敢飯自後嶺表之民又獲安堵審視張喬祝良賈琮之事而人情

可見矣然則嶺南歷世多亂豈皆蠻獠之罪抑當時朝廷制置失

宜耳嗟乎監司守令九重之指臂也所以撫育斯民全賴良吏其

休息安危莫不由之又可易其選耶内地之民伊邇闕庭監司往

來如織號令所宣閻閭必逹借使守令或非其人寃抑易訴詣監

司而不𫉬則褁糧走闕下耳是内地親民之吏猶可非其人也至

嶺表則不然遠者去京華萬里終嵗道途僅能一詣闕庭而又荒

陬絶域程驛邈馬監司不能因及守令苟非其人則𡨚民無由申

訴屈抑旣甚則其𫝑必将為亂是遠地親民之吏不可非其人也

而歷代銓䕃反以内地為重以邊方為輕是何倒置之甚哉

廣東通志職官表序

人有言曰文德不足而後有武功封建旣廢而後有郡縣考於

尚書則不然禹貢曰五百里綏服三百里揆文教二百里𡚒武

衞粤南荒服眡王畿逖矣然夏禹南廵㑹稽執玉帛者萬國文

命敷及南海則文經武緯固未始偏遺也迄周庻姓在六服内

者猶封四衞焉周官革路以即戎封四衞註四方諸侯守衞者䟽庻姓在四方六服以内盖同姓王之宗室也

異姓王之昏姻也庻姓則海外之國矣故武衛在焉後世省城設四衛夲此豈非逺方用武則逾於

文與秦平百粤置南海郡止設尉綂兵本此益稷曰弼成五服至于五千州十有

二師外薄四海咸建五長九州之外曰四海南海其一也盖唐虞之世聲教所

暨疆理所至必有師長展采錯事以承后王君公第不得其詳

爾觀諸周制惟縣有師惟卒有長五長則五卒五百人為鄙亦

謂之郡五鄙則二千五百人為師亦謂之縣説文言天子地方

千里分為百縣縣有四郡郡有四鄙故春秋傳曰上大夫受縣

下大夫受郡是也周書作雒萬千里百縣縣有四郡月令亦云

合諸侯制百縣正與此合月令當吕不韋之時六王猶未一乃周制也豈非郡綂於

縣縣統於州而封建在其間邪然則南海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外境而五長

亦必咸建矣是封建固聖人意而郡縣非待秦而後有也但春

秋時列國相㓕多以其地為縣則縣大而郡小左傳楚子縣陳是㓕陳以為縣

至于戰國郡縣互相吞併而縣日衰削則郡大而縣小戰國䇿甘

茂謂秦武王曰冝陽大縣名曰縣其實郡也縣小可知秦之一四海也罄率𡈽而郡縣之

南海郡惟設尉以掌兵監以察事而無守與丞任SKchar継屠睢史

禄而獨馭者其覊縻之意可見矣縣令則有龍川趙佗逢秦之

衰既王南越而髙帝詔曰南武侯織亦粤之世也立以為南海

王盖六國之㓕正逌地大兵衆與秦抗衡焉爾衞之小寡迄胡

亥而君角始廢則夫蠻夷五長之遺豈無留裔者哉是故賞延

于世封建也有𡈽而無官者十恒八九舉能其官郡縣也世禄

以𭄿賢者十亡二三唐虞三代聖王以此建輔世長民之䇿適

柔逺能邇之宜文教以昭德武衞以蓄威秦漢莫之能違也

交廣記秦兼天下改州牧為刺史朱明之時則岀廵行封部玄英之月則還詣天府表奏刺史言其刺舉不法史者使也盖秦

令御史監郡即刺史也漢𥘉省御史監郡及平南越始置郡守及縣令長

舊志漢𥘉省御史監郡及平南越置南海郡守秩二千石省郡丞而别置者四員曰属國都尉曰督郵曰功曹吏曰司倉𠫵軍

縣置令長又於南海郡置圃羞官於番禺置鹽官於中宿置洭浦官他郡𩔗此交趾部刺史實復監之

後為州牧佐以别駕治中都尉南海合浦朱崖儋耳四郡属交趾部桂陽郡始興湞洭則属𠛼

州郡守銅印黄綬刺史察黒綬以下迄呉分交為廣而廣州刺史晋迄南朝兼督

他州舊志武帝元封五年乃置部刺史秩六百石掌奉詔六條察州居部九歲舉為守相而南海属交趾部又置郡文學

以領學官子弟景帝中元二年更郡守為太守置治中别駕以貳之成帝綏和元年詔刺史位下大夫而臨二千石輕重不相

凖更為州牧秩真二千石位次九卿王莾時改太守曰太尹漢中興益重其任或以尚書令僕射出為郡或自郡守入為三公

而南海遐夐無聞焉建武十八年復州牧為刺史靈帝中平五年復為牧是時天下方亂州牧多擅進退二千石於是太守之

任䆮輕建安中改交趾部為交州始得與中州等亡何廢属𠛼州而𠛼州牧劉表復自置交州刺史有州牧又有刺史自此始

也晋迄南朝刺史任重者為使持節都督輕者為持節故有督楊𠛼江湘交廣六州諸軍事有督交廣二州諸軍事亦有止督

廣州諸軍事者亦有假節者皆加平越中𭅺將及平南將軍等號刺史無將軍者謂之單車刺史太守無將軍者以為耻乃定

將軍等級差次之而刺史得自署守令其所統廣州諸軍曰仁威府曰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烈府曰綏寕府之𩔗是謂軍府其府佐皆置主簿及

中兵𠫵軍其開督府廣州所督至二十州焉黄恭交廣記曰縣萬户以上為令子國

也千户為長男國也故漢制封國則有内史晋有始興内史後

改為相南朝宋於廣興置公相廣興即始興郡改名曲江陽山貞陽置侯

湞陽宋明帝改為貞子相惟二熈安髙要男相惟九番禺慱羅綏寕含洭寶安海豊海安欣楽四㑹

别有令長則非封邑户僅及萬仍置令不至千者仍置長皆不以封豈非封建合子郡

縣君臨其國則易令長而為相邪府佐則有長史司馬郡縣皆

有丞尉以𠫵軍名者有中兵諮議司户録事之属而因革皆自

六朝焉隋唐相承始置總𬋩安撫經畧使而三江督䕶分為五

管之兵矣其後使持節者唐改節度使常兼五管經畧使至徳

宗時杜佑獨不兼後遂因之舊唐書杜佑兼御史大夫充嶺南節度使時德宗在興元朝廷故事

𮜿政徃徃遺脱舊嶺南節度使常兼五𬋩經使命佑獨不兼故五管不属嶺南自佑始也有封郡王同平

章事者謂之使相節度副使多帶卿貳封公侯舊志隋開皇三年罷郡以州統

縣自是刺史之名存而職廢平陳置廣循二州總管而更别駕治中為長史司馬𥘉遣總管韋洸安撫嶺南安撫之名始此大

業三年罷州置郡太守通守及丞仍遣刺史十四人廵察畿外諸郡唐武德元年又改郡太守為州刺史加號持節諸軍事而

實無節又改丞為别駕四年復置廣州總管府六年改總管為都督定廣州為中都督府其属置司𨽻貞觀二年𫟪州别置

經畧使經畧之名始此永徽以後除都督帶使持節者為節度使不然則否於是節度使得總軍旅誅殺云别駕長史司馬之

下有錄事𠫵軍一人功倉户兵法士六曹𠫵軍事各一經學慱士一人焉嶺南節度為使相者自韋宙始天寳以

後州刺史郡太守更相為名其實一體㝷定天下州府除四輔

外餘為六雄十望十𦂳及上中下之差唐書凡户四萬以上為上州二萬五千以上為

中州不滿二萬為下州縣則有赤畿望𦂳上中下六等之差唐書京都所治為赤縣京

之旁邑為畿縣餘以户口多少地土羙𢙣為差朝廷綸綍非獨節度使副有之雖判官

亦頒重元戎也元稹授王師魯等古稱南海為難理盖蠻蜒獠狸之雜俗有珠璣瑇𤦛之竒貨為吏者不能㓗

身無以格物是以非呉䖏黙之清德不可以耀遠人非孫子𠛼之長才不可以𠫵謀畫爾等皆當茂選取重元戎更職命官各

如來奏可依前制非獨刺史有之雖州倅亦頒重官次也白居易𡊮幹可封州刺史

兼侍御制勅安南兵馬使封州刺史兼監察御史𡊮幹委質藩方悉知戎旅甞驅冦盗累著功劳故命遷領郡符超升憲簡足

以安荒俗耀逺人敬而承之無替前効可封州刺史 邵同貶連州司馬制勅朝議大夫守衞州刺史兼御史中丞邵同寵在

專城職當守𡈽不承制命擅赴闕庭違越詔條叛離官次将懲慢易宜舉憲章可連州司馬仍馳驛遣非獨太守

有之雖縣令亦頒重民事也孫逖授徐鈞南海縣令制勅行晋州神山縣徐鈞幹以立身果於從

政頻更所職頗効其能言念逺人實資良吏既有使臣之薦宜遷宰邑之榮可廣州南海縣令自漢迄唐封建

與郡縣並行犬氐循周制而漸變矣然同姓則宗室子弟悉列

爵土異姓則外戚元舅多執國命惟庻姓吏於𫟪晋固沿漢制

也南朝偏安而後同姓至粤矣宋隨王誕臨海王子頊始安王子真皆不赴鎮至梁世宗室始

有至鎮者然多為民害唐之盛時光王琚玄宗開元十五年睦王述代宗大暦十年皆不

出閤遥領而已曹王臯貶刺潮州猶不逺復通鑑初衡州刺史曹王臯有治行湖

南觀察使辛京杲疾之䧟以法貶潮州刺史時楊炎在道州知其直及入相復擢為衡州刺史始臯之遭誣在治念太妃老将

驚而戚岀則囚服就辯入則擁笏垂魚即貶于潮以遷入賀及是然後跪謝告實異姓則有自刺史都

督節度嶺南者唐初設廣州刺史㝷改都督其後或以刺史充節度使亦有都督充者郡縣正官

大氐左謫非以其逺與及其衰也薛王知柔始涖軍府太尉徐

彦若以首相⿰糹⿱𢆶匹𮜿而劉隠代之且開南漢之基矣由是𮗚之古

昔致治大不在𫟪細不在廷豈非炯鍳哉作秦漢迄五季職官

民壮 洪武𥘉立民兵萬户府簡民間武勇之人編成隊伍以

時操練有事用以征戰事平復還為民有功者一體陞賞正統

十四年令各䖏招募民壮就令本地官司率領操練遇警調用

事完仍復為民天順元年令招募民壮鞍馬噐械悉從官給本

户有糧與免五石仍免户下二丁以資供給如有事故不許勾

弘治二年令選取民壮湏年二十以上五十以下精壮之人

州縣七八百里者毎里僉二名五百里者每里三名三百里者

每里四名一百里以上者每里五名春夏秋每月操二次至冬

操三歇五遇警調集官給行糧其餘照天順元年例六年令官

司𥝠役民壮者照依𥝠役軍餘例問罪原編立民壮初意本以

征守今則在官惟供迎送程勾攝及逓文移而巳甚或𣲖諸𥝠

衙以為薪水之役其在營堡諸路官司多受賄賣間至有一人

而包當数役者矣軍户隨田附籍亦復編及既當軍役又充民

壮軍民以籍為定果當爾乎且又設民壮頭領例以丁田居上

者總其事而自行徴𭣣有不能歛者則賠貱充焉老吏𭶑胥每

縁為奸法乆稱𡚁議者𣣔隨糧帶徴(⿱艹石)今之水夫然民以為便

此不易之良法也自廵按御史蘓恩議定而亟去任厥後卒無

有能舉行之者役䆮繁重富者日至於貧貧者日歸於盗𫝑所

必至然品式具在良有司盍為更化善治之圗哉

打手 打手始自成化𥘉廵撫僉都御史韓雍短雇敢勇以征

冦盗事平罷之不為定例正德中蒼梧軍門夲有鎮夷營中軍

士守梧州城忽聼生事之人建議籍廣東衞所餘丁老㓜毎户

取一人號為精兵以代之嘉靖𥘉右都御史張嵿㑹三司議定

用輪班精兵月糧另雇精壮打手以備戰守其後每遇征戰改

行廣州等府别行雇募編立千長甲總以統領之而守城仍用

鎮夷營中軍士自此遂為常規又令南雄府始興等縣顧募所

謂殺手者送梧州坐營聼用徃徃支領工食不時則為盗賊人

皆歸咎於嵿肇啟禍釁云其後令府縣雇募打手各自支給工

食而軍門所支月糧遂為虗名矣嗟乎民壮不能禦敵而易打

手以代之每遇調𤼵千百為羣恃羽檄文移公行剽掠所過無

不殘㓕衆目所瞩莫敢誰何事已手慣輙為冦盗官司撫之則

又聼招遇變則攘臂而𧺫如近日外海白帶甲總陳文伯之冦

是也嗚呼流患可勝言哉

論曰昭代制律軍有定籍設立都司衞所以總轄之除噐械以

戒不虞其首務也而又别置廵司籍以丁壮使守扼塞詰姦宄

所在𣗳兵宿甲崇象聲威巨防立而盗賊讋其為法亦良矣承

平日乆什伍日亡弓刀盾礟空有其名而已警邏守截本以廉

𥝠鹽偽引而反藉侵牟所役弓兵半為SKchar槖尚何侮之可禦哉

二者既不足恃於是持寓兵於農之説視州縣賦之多寡而編

為民壮以時操練有警徴調事平歸農用𥙷敵愾之不足厥後

計里編僉終歳服役無復征守𥘉意甚至撥送𥝠家者有之又

其乏也雇募打手充焉以驍悍之夫而授之擊刺之噐視諸羸

卒誠什伯相越故所向徃徃有成功然初非有勇知方不過岀

其死力以易朝夕之食𡨋頑貪鄙乃其天性也行則奪貨歸則

弄兵亦何恠乎韓魏公所謂𭣣拾强壮以為兵使吾民保骨SKchar

相聚之楽豈非得䇿然兵防屡變反貽民憂則如之何而可必

也廵臺任其責乎𡻕覈軍噐時稽廵兵而岀季終申聞之令民

壮工食即募打手而行隨糧帶徴之法視地方有無冦警而行

其賞罸焉則防範豫SKchar而吾民庻乎有瘳矣

成化四年設分廵嶺西道兼兵備成化四年廵撫都御史掲稽奏設副使一員整𩛙髙肇二

府一員整飭雷廉二府各兵備成化二十一年裁革弘治九年復設副使一員兼𬋩四府兵備弘治十六年廵按御史華璉奏

稱四府連接廣西猺獞冝分設兵備以責其成兵部議以添設兵備未免與分廵行事牴牾以嶺西道分廵僉事兼髙肇兵備

駐劄肇慶海北道分廵僉事兼雷廉兵備駐劄廉州八年始設海南兵備道于瓊州成化八年

海南設副使一員專理兵備後革弘治元年給事中李孟暘議以瓊州在大海之南孤懸境外西近交趾南通占城暹邏諸國

州縣人民環海而居其中深山大海皆為黎人盤踞奏復副使整𩛙兵備兼分廵駐劄瓊州府弘治十六年

分廵海北道兼兵備詳見嶺西道分廵僉事下十八年設整𩛙兵備道于廣

州府清逺縣弘治十八年廵按御史聶賢給事中楊一渶議以清逺等䖏盗賊生𤼵奏設僉事一員駐劄清逺縣

專理兵備又設分廵嶺東道兼兵備子惠州府長楽縣弘治十八年廵按御史王

士昭以惠潮二府多盗賊殺人奏令分廵官兼理兵備駐劄長楽縣嘉靖三十六年嶺南道兼廣

州兵備行署在新㑹縣其南韶二府兵備則專在清逺憲署云

分守廣肇地方左叅将一員嘉靖二十八年奏設駐劄肇慶府三十六年奏移唐宅堡分守

瓊雷地方右叅將一員嘉靖二十八年奏設駐劄瓊州

總督備倭以都指揮體統行事指揮一員 守備惠潮地方以

都指揮體統行事指揮一員 守備德慶瀧水等䖏地方以都

指揮體統行事指揮一員 守備南韶清逺連州等䖏地方指

揮一員 廵視徳慶及瀧水江道指揮一員 督備開建四㑹

兼廣西懷集等䖏指揮一員

通志

洪武十四年南雄侯趙庸以潮州衛官軍討程郷盗平之擒賊首僞

萬户饒隆海等一百五十人斬首四十餘級十五年春正月丁亥南雄侯趙庸率兵

討東筦諸盗平之凡克寨十二擒賊首十餘人斬首二千級招降翁源等縣復業人民三千餘户甲辰南椎

侯趙庸進兵攻破東筦等縣石皷赤嶺等寨擒僞官百餘人餘黨潰散由是四㑹縣涌白沙長江大丱口山何田陳家坊各䖏

父老迎拜於道庸慰而諭遣之二月辛已南雄侯趙庸率兵討陽山歸善等縣

蠻冦平之又克燈心龍湖龍歸太平成家塘譚源洞等寨擒賊萬户長都公等数十人斬首千餘級降二千九百户

冬十月丁亥南雄侯趙庸振旅而還庸討平廣東群盗俘賊首號鏟平王者𫉬賊黨一萬

七千八百五十人賊属一萬六千人斬首八千八百級招降平民一萬三千二百六十七户至是奉詔班師還京十六

年秋八月癸卯遣征南将軍申國公鄧鎮等討廣東猺賊命鎮為征

南将軍陳鏞顧敬為左右副将軍率兵討賊時廣東徭賊作亂摽掠旁近由是江西永新龍泉山民互相扇動結聚徒黨自稱

順天王𫝑甚猖獗江西都指揮同知戴宗率兵勦捕不克至是命鎮等将兵徃討之命何真還廣東𭣣集

𡈽豪何真致仕是年復命真及真子貴徃廣東𭣣集土豪一萬六百二十三人還朝秤貴明威将軍鎮南衛指揮僉亊真

姪潤弼敬三人皆拜官軍校数十人授𬋩軍百户十七年復命真徃廣東𭣣集未至軍校又以其第六子宏為尚寳司丞

九年夏五月東筦賊曹真作亂命南雄侯趙庸總兵討平之

二十四年夏五月指揮同知花茂𭣣集民兵茂巢縣人在廣州嘗勦平陽春等縣

叛賊及清逺英德翁源慱羅東筦増城龍川興寕歸善南海香山諸縣及海南雷州等䖏山寨徭賊蠻賊及倭賊至是陞都指

揮同知因上言廣州地方若東筦香山等縣通逃蛋户附居海島遇官軍即稱捕魚遇畨賊則同為冦不時岀没刼掠人民殊

難𬋩轄請徙其人為兵庻革前患又奏添設沿海依山碣石神電等二十四衛所城池𭣣集海民隠料無籍等軍守禦仍於要

害山口海SKchar立堡撥軍屯守詔皆從之二十八年冬十二月癸𫑗潭源諸峒平

将軍指揮僉事胡冕率兵至郴桂征勦山冦分遣指揮僉亊宋晨等討平廣東潭源諸洞及廣西平川増益之地凡斬馘数千

餘人生擒賊首吕法子等械送京師命戮于市將軍胡冕宋晨等雖有平蠻之功而縱殺太過乃遣使諭之三十一

年春三月仁化縣賊鍾均道冦南韶肇慶西山猺作亂命指揮

王濬等討平之 秋七月庚子連州諸峒逃軍児阿孫等作亂

詔廣東官司招撫之 三十二年春三月庚寅仁化縣賊首鍾

均道降革除遺亊均道作亂冦掠南韶官軍討之輙遁湖廣界至是聼招撫歸降詔以為本縣扶溪廵檢司副廵檢

夏五月辛未朔連州賊兒阿孫降革除遺事連州西岸廵檢司添設副廵檢以阿孫為之

永樂九年春正月倭賊攻䧟昌化千户王佛等戰敗𬒳殺指揮千户徐茂等捕冦贖罪

九年春正月辛已倭賊冦靖海副總兵指揮李珪擒之生擒十五人斬

首五顆并所𫉬噐械送北京

正統二年廣西流賊紏徭賊䧟新興 十四年夏六月南海賊

黄蕭飬反攻廣州城殺都指揮使王清 冬十月命都督同知

董興兵部侍𭅺孟鑑右僉都御史楊信民等討之𥘉在監盗黄蕭飬越獄聚

衆為冦王清岀討之即為所殺時承平日乆民皆束手就戮事聞 上遣興總兵與鑑等進討之

景㤗元年夏四月賊黄蕭飬伏誅初蕭飬既屡勝遂僣稱東陽王㩀五羊驛為行宫遣賊衆

四岀剽掠信民舊為廣東𠫵議有惠政将至民爭歸之賊衆日散信民既卒侍𭅺孟鑑等益加招徠蕭飬中流矢𬒳擒伏誅餘

冦悉三年夏四月海賊冦掠海豊新㑹總捕都指揮僉事杜信

與戰死之𠫵政謝祐副使項忠遣指揮張通等徃勦賊遂遁去

備倭指揮僉事王俊有罪伏誅鎮守廣東左監丞阮能左副總兵董興使杜信徃勦海賊被殺

復遣指揮歐信等分路追之惟王俊追至清水澳不𫉬還至荔枝灣海面獲白船一𨾏俊取其檳榔蘓木等物縱賊開洋而遁

為中鹽錦衣百户許昇告𤼵祐忠等追得俊𧷢阮能等奏聞俊當斬有 㫖就彼䖏决號令於是誅俊梟之四年夏

六月廵按御史盛㫤諭瀧水賊降之 七年秋瀧水猺賊作亂

都御史馬昂討平之時瀧水猺賊趙音旺作亂合諸山叛猺大肆殺掠民罹其害昂乃調廣西狼兵及獞

人同官軍直抵猺巢斬獲甚衆

天順二年春二月海冦犯寕川守禦千户所三月海冦犯香

山守禦千户所翁信奏海賊四百餘徒犯香山守禦千户所燒燬備邉大船 上命張通殺賊贖罪夏四

月石康縣賊攻破廣西慱白縣殺典史廵檢軍民六十餘人虜去男婦千餘人 上命廵撫僉

都御史葉盛討之秋九月命廵撫都御史葉盛覈實㢘州奏揵 冬十

二月海冦平 三年夏四月詔討連山縣徭賊廵撫两廣右僉都御史葉盛等

奏連山及賀縣獞賊紏衆流刼湖廣江華縣乞㑹調两廣湖廣官軍尅期勦殺從之五月廣西流賊攻肇

慶州縣詔討之 廣東按察司僉事謝瓛備倭都指揮同知張

通討海冦𫉬之 秋八月流賊冦靈山縣 九月廣西流賊犯

廣州實錄鎮守廣東左少監阮能奏廣西流賊萬餘侵犯廣州府界即今珠塲采辦屡被驚SKchar其𫝑猖獗流刼郷村殆遍

(⿱艹石)不早為區䖏竊恐貽患無窮兵部請降 勅諭廵撫两廣右僉都御史葉盛并總兵鎮守等官調度所在官軍𡈽兵民壮勦

除從廣西徭賊攻圍化州廵按廣東監察御史白侃奏守備都指揮孫旺不行救捕乞正其罪 上

命旺戴罪殺賊再犯必殺不宥冬十月壬戌流賊䧟德慶州都指揮僉事韋俊

有罪伏誅兵部奏廣東德慶州知州周剛等言都指揮僉事韋俊不理軍務毎日淫酗為楽聞知流賊將至輙先棄

堡入城及賊臨城又携妾媵棄城先遁遂至城䧟乞行廵按御史等官執俊明正其罪具奏待報就彼斬首示衆以為主將棄

守者之戒從之四年春二月廣西蠻賊攻破信宜縣城鎮守廣東左少監阮隨等奏廣

西蠻賊八百餘徒流刼信冝縣郷村乘夜攻破城池其守禦千户杜英等委城逃避縱賊刼掠盖把總都指揮孫旺署守備都

指揮石鐤號令不SKchar所致請俱治其罪為守将戒 上命殺賊贖罪海康縣民康子汪反廵撫僉

都御史葉盛討平之廣東海康縣民康子汪聚衆流刼拒敵官軍廵撫僉都御史葉盛委雷州衛鎮撫顧

雲率軍旗民壮千人捕之生擒子旺及賊徒八十人斬首一級餘賊潰散盛上雲等功 上命兵部陞賞五年秋七

月詔赦廣東蠻冦是月𥘉十日詔廣東近因蠻冦生𤼵已遣大軍勦捕中間多有良民𬒳賊驅脇為惡因而

懼罪不敢復業者詔書到日許令自首免罪有擒殺蠻冦許赴軍門呈報一體給賞峒獠羅劉寕冦興寕

知縣舒韶與戰敗績縣民羅澄死之惠州志山賊羅劉寕衆千餘流刼程郷興寕長楽三

縣境九月突至興寕之石馬洞知縣舒韶典史劉渊帥民兵角陽徑與賊遇兵敗潰賊遂入城官署民居悉為焚蕩越自徃冦

長楽其城頗堅援兵且至攻圍月餘不能破乃歸舊巢韶𥘉岀禦盗里長羅澄從行韶敗墜馬賊逐之急衆皆奔澄亦𮪍而逃

巳而知韶在後曰吾免而棄父母於死可乎飛𮪍還翼韶上馬馳去澄遂𬒳執極口罵賊賊支觧焚之六年春廣

西賊入冦新㑹縣丞陶魯募兵討平之廣西賊入冦民多被虜掠魯募邑之才子弟有

恒産者號敢勇兵討平之自是魯能名益彰㝷擢知縣羅劉寕冦程郷總兵都指揮張通

等討斬之惠州志賊冦程郷總兵都指揮張通等敗之斬其渠魁衆潰入巢副使陳濂𠫵議朱成引兵駐蛇坑命官

徃招撫賊乃降貸其死後三年遺孽楊輝曾玉復㩀寳龍石坑等䖏僉事毛吉帥官捕之直搗窟落擒戮元惡醜𩔗盪㓕賊悉

八年春流賊䧟楽昌縣

成化元年春二月廣西大藤峽冦冦雷廉髙肇等府以趙輔為

征夷将軍韓雍為賛理軍務僉都御史討之廣西大藤峽蠻賊乆為害近年流刼

两廣尤甚雷廉髙肇韶州諸府地方皆被殘破朝議大𤼵兵徃征時兵部尚書王竑薦二人素有才畧可任大事朝廷從之

三月諭廣東各官勦捕流賊 六年開設總府於梧州總制百

廵按御史龔晟僉亊陶魯林錦以两廣事不恊一殘賊日熾復𣣔得大臣提督而梧州界在两廣之中宜開府焉兵部尚

書白昂奏謂两廣地方山川聮絡境界混連二䖏賊徒頻年竊𤼵廣東惟藉廣西之兵力廣西亦藉廣東之錢粮彼此相資利

害相関雖各有廵撫都御史人員未免自分彼此合無㑹推大臣前去總制两廣兵馬錢粮撫治軍民一應亊務便冝䖏置於

梧州設立總府以會議軍務 從之以太監陳瑄為總鎮起韓雍為廵撫平江伯陳銳為總兵

弘治元年番禺縣盗譚𮗚福作亂僉事陶魯等平之 十一年

連山賊入翁源黄峒誘衆作亂平之 十五年猺賊冦陽春燬

縣治總旗徐洪戰死 十六年惠州大㡌山冦起平之大帽山本名大

望山在興寕北九十里時猺冦㩀之𫝑張甚渠魁彭錦㩀大信上下輋劉文玉㩀寶龍練成才葉清各㩀險四岀流刼事 聞

特命督撫總鎮檄三司統調漢逹土兵勦之始息

正德元年秋七月討連州盗梁苟龍等平之 猺賊入冦殺死千户

林熈髙謙流檢廵年智三年討東筦塘貝盗平之 五年夏六月連州盗

李旺等攻州城知州張書鯉禦之 徭賊冦新興 十二年冬

十月九峯賊攻楽昌城知縣李增破之明年又攻乳源城上治薬弩射之車不及城夜放火燒之賊退

十四年春討新寕清逺等縣盗賊 冬恩平賊亂都御史楊旦

討平之

廣東三面皆瀕海地也禹貢三江皆從㑹稽入于南海㑹稽之

南五嶺復有三江又從廣城南一百里合流入于南海分東西

二道焉東道八十里岀古斗村南自此浩淼無際増城志南海在縣南八十

里至沙貝二十里遡波羅水岀虎頭門外波羅水近古斗村又東南二百里抵東筦南海衞

又南六十里岀虎頭門又南一百五十里抵南頭城有東筦守禦千户所

一名城子岡南道牂牱其西南有佛堂海門經官冨山流入急水門海下海可抵甌越山海經甌在海中郭

璞註今臨海永寕縣即東甌故地也漢書閩越國圍東甌東甌告急天子天子遣太中大夫嚴助𤼵兵徃救未至閩越止兵東

甌乃舉國徙中國䖏之江淮間而後遣人徃徃漸出乃以東甌為囬浦縣今按一綂志永寕令黄巗囬浦今臨海寕海二縣海

在台州府城東三縣皆瀕海海中有尾閭與海門馬筯相直自髙山望之其水湍急䧟為大渦者十餘乃東海泄水䖏北至寕

波鄞慈谿定海象山四縣皆濵海倭夷諸國皆抵此登陸西至㑹稽山隂縣北則浙江入于海口自嶺東惠州

府海豊縣南八十里岀甲子門又東至潮州府城南一百五十

里岀潮陽東北可抵閩越慱物志東越通海䖏南北尾閭之間三江流入南海通東北山髙海深險

絶之國也今按一綂志漳州府龍溪漳浦二縣濵大海與潮相接然山多於東甌故閩越至東甌東甌不可以入閩越又東至

泉州府城東南下海行二日抵彭湖嶼自府正東海道行二日至髙葉嶼又二日至龜鼍嶼又二日至琉球國又東則

抵青濟以至登莱島嶼環抱爰有蜃楼鮫室漢書海傍有蜃氣為楼䑓木華海賦

天琛水怪鮫人之室是為東海其别則渤澥故東海又名渤海云海運自

金陵之龍江為通路東徃海門而南行可以至廣州古斗海晋

劉裕㓕南燕還建康遣孫處襲盧循至東衝即此道也東衝在番禺江

中今東廟前俗字以衝為涌西道七十里出上弓湾見西海壖南海志斜西海近東筦縣

又西南二百里抵新㑹縣岀城南八十里為崖門崖門在海中俗呼海為烏

又南七十里廣海衞扼其要衝官軍每征海冦必集於此又

西蜆岡至南寕有夜郎豚水岀牂牱江一綂志廣西南寕府夲古邕州其西南欝江一

名大江即夜郎豚水可通巴蜀漢武帝𤼵夜郎兵㑹番禺即此道也欝江合黔

江通四川其西南由慿祥海路可抵駱越郭璞謂甌在閩海中欝林郡為西甌今邕州與思明

府慿祥縣接界入交 趾海皆駱越地也唐咸通末安南都䕶髙駢奏開本州海路從之𥘉交趾以北距南海有水路多覆巨舟駢

徃視之乃有横石隠在水中奏請開鑿以通南海之利詔從其請駢乃召工啖以厚利竟削其石鑿為五道交廣之民至令頼

又自嶺西陽江縣西南陽江西南本呉海安縣南越志縣南小水南注于海極目滄嶼𣺌望⿰氵𡨋

抵電白縣東一百里而徃西南岀限門則川流皆放于海爰有

海𩣡水犀龍鯉南越志海中出𩣡馬似馬一角而牛尾水犀似牛岀入有光水為之開魚似龍者曰龍鯉海在

電白縣東連茂名吴川二縣限門則在呉川縣南三十里是多文魮珠鱉南越志海中有文魮鳥頭而魚尾鳴

似磬而生玉又多珠鱉状如肺四眼六脚而吐珠有海人焉見之則風形如僧而小登舟而坐至則戒

舟人寂然不動少頃復沉於水否則大風翻舟有魚焉腹有两洞皮可餙刀劍其名曰

長二丈两洞貯水以飬子子朝岀食暮還母腹常從臍入口出中有軒轅之丘鸞自欹鳳自

舞是為天楽其外有炎洲洲上有獸焉如狸而青鐡椎擊之輙

死張口向風而活其名曰風生可以已疾常持一小杖遇物指之飛走輙不能去有

人得之所指必有𫉬若椎破其腦急以菖蒲塞鼻乃死腦和菊花服之益夀以酒浸則愈風疾洲之下多鮫人

蜃氣或蒸為海市海旁蜃氣時結為城廓楼䑓人馬之状謂之海市去海康縣東十里

對面即為瓊海郡邑則居島上又南則通島夷藩服之國以千

百數占城暹羅諸蕃皆古林邑等國極多更易不可枚舉見星槎勝覧自巴蜀而抵于寘之西

則水皆西流注于西海史記西海其東水東流注鹽澤鹽澤潜行地下其南則河源出焉海一

而已自青齊北至滄洲則為北海亦曰𤅀海其别至于極北為

瀚海南與渤海合自碣石通朝鮮諸國直抵扶桑一望汪洋溟

涬三神山在焉愽物志海中有蓬萊方丈瀛洲金銀宫闕僊人所集其西海則通西域楼

蘭姑師邑有城廓臨鹽澤至條支則臨大海洪邁容齋隨筆海一而已地之形𫝑

西北髙而東南下所謂東北南三海其實一也北至于青滄則云北海南至于交廣則云南海東漸呉越即云東海無由所謂

西海者詩書禮經所載四海盖引𩔗而言之漢書西域傳所云蒲昌海疑亦渟居一澤班超遣甘英徃條支臨大海盖即南海

之西云按邁止㩀漢書不考史記故云無西海可謂謬矣以條支所臨大海為南海之西則得之惟南海居東

南委輸之極為萬水所宗故岀虎頭甲子二門則東西二洋隨

舶所之東可以至倭國西可以通西蕃故曰海為百谷之王以

其下也翕受自北而東西迤演夾乎左右故南海獨弘且逺稱

天池焉

海冦有三路設廵海備倭官軍以守之春末夏初風迅之時督

𤼵兵船岀海防禦中路自東筦縣南頭城岀佛堂門十字門冷

水角諸海澳海語自東筦之南亭門放洋至烏瀦獨瀦七洲三洋星盤坤未針至外羅坤申針則入占城至崑崙

洋直子午𭣣龍牙門港則入暹羅若番賊海冦則入十字門打刼故防之東路惠潮一帶自柘林澳

岀海則東至倭奴國故尤為瀕海要害漳州番舶北風過洋必經此路水寨去此尚離

一日之程彼䖏海冦岀没水寨一時何知倘視我無備乘虗而入無柘林則無水寨矣東路官軍宜於九月無事掣班之時定

以柘林為堡阻其咽㗋之路且附近大城所管軍互相哨守庻保無虞各㩀險把隘西路髙雷廉海面惟

廉州接近安南占城為重地焉廉州東水路自榕根大廉港一日至永安一日至凌禄日半至

雷州少南二日至瓊州正北十日至廣州西水路自大潭口半日至大洸港少北一日至平銀渡正西二日至欽州歴猪沙南

沙大石三娘湾為雷三墩𥯨篣湾水急湾麻藍頭牙山七十二涇龍門小海茅墩官渡等䖏東経烏雷頭而達合浦又自烏雷

正南二日經涌淪周墩而至交趾永安州歴大小鹿墩思勒隘茅頭少東則曰龍尾海東府界至南大海外抵交趾占城二國

界泛海者毎遇𭧂風則舟飄七八晝夜至交趾青州府界如舟不能挽徑南則入占城又自郡城西橋下舟沿海而東至永安

千户所則歴乾禮髙德港冠頭嶺龍潭武刀白沙珠塲隴村禄村等寨地方瓊志又云儋海之西與廉境對順風一日可至唐

置廉州地控海口有瘴江西南置鹿井砦東南置三村砦以守之東至白州百二十里西至欽州三十里南至大海六十里北

至欽州界百四十里西南即儋也㩀此則廉之東實與瓊之儋州相望

營堡

廣州府南海縣城西營 城北營 城南營 茅𣽸埠 洲岡

埠 石門埠 番禺縣白墳營 神頭營 在城東營 波羅

等八埠 波羅石岡獵德三埠 烏涌車陂二埠 東莞縣企

石營 香山縣鎮頭角營 南禅佛營 縣港口 象角頭

浮虗營 大埔洋營 順德縣黄涌頭營四面環海仰船岡三𤁋沙

係黄涌營所管與新㑹接界新寕縣倉歩營坐南蓢村離縣四十里去甘村營三十里四面通新㑹恩

平新興三縣𠂀村營坐上澤村離縣三十里去城岡堡二十里城岡堡與城岡廵檢司同城離縣七十里去

那銀堡二十里那銀堡坐那銀村離縣九十里去何木堡三十里何木堡在何木逕離縣一百二十里去廣海

衞十五里已上五堡俱乆亂地新㑹縣利逕營在古勞近蓮塘等二十村有崑崙皂幕二山通新興髙明山嶺

險阻多賊汾水江營在懷仁都近江山十六村水哨赤水口營在得行都水𫟪餘良尾等六村有

五坑垌檢蜆凹山賊蜆岡營在得行都近合山等十八村有羅漢山浪賊良村營在古慱都近麦村等二十

鬼子窟營在登名都近𠂀村等二十村鬼子窟良金雲永山賊五坑逕營在登名都近沙岡等

三十村防甜水坑良金雲永三山逕道多岐接連新寕恩平二縣賊長沙塘營在平康都近長沙等二十七村有北

臘船金坑雷公斬頭等山賊逰魚山營在平康都近象江等十八村防石巖頭金良二山賊SKchar2

康都近石灘等三十六村防牛仔欄北臘王坑王牯嶺羅漢等山通新寕恩平二縣浪賊寨壕逕營在平康都茅岡

甲防羅漢大山連新興髙明恩平新寕界多賊水流逕營在得行都近倉歩營有北炎等十九村防新寕上蓢張邉

恩平交逕等山賊倉歩營在新寕縣地方與本縣赤水口逕營相去三十里火爐嶺營在潮陽都近菓

園等九村防新寕石皷村浪賊臨江䑓堡在華鍔歸二都地方濵海防海冦三水縣鴨埠水營

 界牌石營在白坭上下二都并魯村水口抵界南海白廟營并滄江口至五頂岡止一帶河岸及婆子角鳳果

沙一帶海面胥江西南三水横石四廵檢司各撥弓兵十名防四㑹清逺各山猺賊巖石營在城北六十五里

化縣上塘營防十八山苦菜塘松子等䖏巢峝清逺縣老虎峝 鑼皷灘營 板潭

營 禾雲營 合頭營 黄栢逕營 鴨春逕營 石川逕營

 黄岡逕營 大燕水營 正江口營 秦王逕營 楓坑營

 峽口營 白泡潭營 丫磯水營 皷楼岡營 黄峝水營

 髙田營 金斗角營已上二十營防大羅山并四會英德諸猺賊陽山縣白芒營在通儒郷

方路通連山防守上下白芒賊髙灘營在通儒郷十二東地方連白芒老鴉坑險路通連山地方防白芒老鴉坑賊

飯甑營在通儒郷户村地方連稍佗白水險路通廣西懷集石角山防稍佗白水山賊大峎營在通儒郷青涃

地方險路通廣西懷集黄潭等山防汾水凹山賊琵琶逕營在通儒郷等村路通廣西懐集黄潭等山防茶坑南

北西水山賊江頭圳營在通儒郷廟仔等村地方連南北西水險路通廣西懷集黄潭等山防南北西水山賊

旱塘閘在通儒郷坑塘地方路通廣西懷集防清油草塘賊路馬丁民營在通儒橋下山等䖏地方路通

廣西懐集防古嶺山賊馬丁兵營在通儒橋下山等䖏地方路通廣西懷集防丁古嶺賊路李峝營

儒郷烏石峝地方險路通四㑹清逺大羅等山防大焦坑黄沙坑賊佛子逕閘在通儒郷牛皮巖地方路通四

㑹清逺大羅等山防焦坑黄沙坑賊黄栢逕閘在通儒郷老虎坑地方防清逺大羅山賊梅花逕營

在通儒郷白竹莨地方防清逺大羅山賊沙涌閘在通儒郷魚水地方防清逺大羅山賊石盤閘在常𡻕郷

鄺家舖大橋地方路通英德防杉木角賊大青藍閘在常歲郷大橋等䖏地方連天堂嶺路通乳源縣莾山地方防

天堂嶺賊小青藍閘在常𡻕郷雷峝大橋等䖏地方路通乳源莾山地方防天堂嶺山賊髙橋閘在常𡻕郷神下坪地方險路通乳源莾山

界防黄沙坑猺賊牛仔營在常嵗郷思小車地 方路通乳源縣界防企山滑涌坑賊長塘閘在常𡻕郷大東山地方路通湖廣冝章縣界

山縣白沙營在茅舖岡防鷄籠𨵿䑓子閣山賊黄南營防沙田峝黄南梅水界巢賊大眼營在上草峝防草峝大小眼及賀縣上下均

峝鹹石等山賊拳石營在山禾峝北防大冲倒水地接湖廣蕉花石角等䖏賊巢沙坊營在諸鶯郷

韶州府曲江縣上道營 白沙堡 緫舖堡 古羊堡 白芒

堡 觧溪堡  黄金堡巳上七堡俱防江邉多賊楽昌縣黄𡈽嶺隘 銅鑼

坪隘 象牙山隘 塘口隘 仁化縣風門凹隘 七里逕隘

 赤口逕隘  城口隘 乳源縣平頭隘路通湖廣冝章黄金峝隘

湖廣冝章月坪杉木角隘路通陽山翁源縣桂丫山隘 南北嶺隘 東

桃嶺隘 銀塲逕隘 東SKchar嶺隘 佛子凹隘 道姑巖隘

甲子磜隘 英德縣跌牛石營在縣西二十里原設有金皂口虎尾逕魚梁埠燕石麻埠丹竹

逕六䖏共設募兵四百五十名近因賊𫝑猖獗兵分力弱嘉靖乙卯所司議以令營為適中地方遂以募兵併為緫營設指揮

一員統之建官𠫊一所兵房一百三十間周圍環以墻外為溝地方有事則恊力截捕無事則屯守虎尾逕營

北五十里清逺西山徭冦岀没道經于此原設民兵一百名防守近因賊𫝑猖獗兵分力弱議建跌牛石營遂以民兵掣併改

調狼兵五百名以指揮一員統之立營一如跌牛石營之制大廟營 𥠖峝營 殺鷄坑營

 流寨營 鹿子磯營 波羅坑營 黄寨大塘營 沙口埠

營 三板灘營 望夫崗營 石尾營 太平營

南椎府保昌縣平田凹隘 不勞石隘 南𤱔隘 葉田等六

口子 紅梅隘  北坑村口子 百歩隘 羊頭嶺隘 趙坑

口子 百順隘  林溪石閑塘源三口子 冬𤓰隘 紅地村

口子 脩仁堡 始興縣沙田隘 猪子狹隘 花腰石隘

河溪廟隘 桂丫山隘 凉口隘 楊子坑隘 界灘堡  斜

潭堡 江口堡 水口堡

惠州府歸善縣蜆殻營 慱羅縣橘子舖營南坑營橋子頭營

俱界龍門第七等屯河源縣古城堡  興寕縣逕心隘羅岡隘 和平縣

三角山隘 中村隘  犂頭鎮隘在縣東百二十里海豊縣油坑營

赤崗營 謝道山營在縣南二十里湖東澳軍營魚尾澳軍營 南沙

軍營 南灶軍營在縣南五十里長沙軍營在縣南八十里石山營大德軍營

大磨軍營

潮州府海陽縣北𨵿鎮坐海口在縣東南六十里潘田堡坐豊政都潘田村在縣西北一百三

十里僻在山谷通潮掲漳饒掲陽縣獅子營在霖田都馬頭營在藍田都已上二堡原有官軍防馬

山石硿口亡輋徑等䖏流賊今廢長布營在梅崗都大塲鎮在鮀江蓬州都今廢夏嶺鎮在鮀江蓬

州都今廢新港鎮在鮀江蓬州都已上三鎮原有官溪東并東西新港口接連馬耳菜蕪等海澳賊入今廢饒平

縣竹林堡在宣化都漁村隘在宣化都小榕平溪嶺脚牛皮石九村黄坭

大徑鳳凰小村青竹徑十隘在弦歌都大埔縣烏槎營堡在三河廵簡司防小

靖看牛坪三寨招撫賊黨

肇慶府髙要縣金鷄坪營在温貫都雲楼山去縣治四十里近髙明縣九曲逕 貝 水營

去縣治東七十里在貝水村地方近大河白坭營去縣治西一百三十里在思勞都地方雲初營去縣治西

一百三十里在思辦都地方蔡逕營在縣治南一百一十里在思辦都地方霧逕營去縣治西九十里在

市院都地方白泥埠在縣治南三坑地方狗逕營去縣治南一百里在思辦都幕二都地方四㑹縣

黄沙營在縣治東太平都古竈營在縣治東太平都大坑營在縣治東大圃都地方大逕

在縣治東大圃都青草營在縣治東大圃都黄桐營在縣治東太平都峽逕營在縣治東

太平沙田營在縣治東舟官等都SKchar在縣治東舟官寺山二都已上九堡防北𫟪一帶山賊

捕河岸在縣城外興賢仁受都截捕營 髙明縣都含海口營在縣治東四十里清

溪甲地方近大河防海賊長圳營在縣治北五十里羅格阮埇二甲扶䴡蘓村等村近大河防江賊長崗營

在縣治西南六十里髙村布杜都地方劬塘營在縣治西六十里馬安都新興縣東營在縣東三里梱

西營在縣西二里曲峝村通利營在縣治東十二里布顛村白鳩營在縣治東四十里雲禮村

村營在縣東六十里髙村蘆利營在縣治東六十里平安岡營在縣治東南八十五里双橋村

子營在縣治東南九十里羊盆村張公腦營在縣治西南五十里宻洞村第八營在縣治西南七

十里第八屯茶崗營在縣治南二十里何村裏峝營在縣治南四十里上下裏峝村東山營

治北八十里東山村料峝營在縣治北九十里料峝村曲龍營在縣治北九十里湾𫟪長逕塘營

在縣治北九十里大湴村長嶺營在縣治北九十里塘村恩平縣塘宅堡在縣治東北一百里長居

都今移𠫵將府于此馬岡營在縣治東北八十里静德都紅嘴山營在縣治西北一百里静徳都

逕營在縣治東北一百二十里静德都已上四堡防㑹寕新髙諸賊楼逕營在縣治北七十里静徳都近官路連

接紅嘴等大山防紅嘴山賊祠堂營在縣治北五十里仕峝村逼近化眼潭等山防化眼潭等山賊火夾腦

在縣治西南三十里水東都長沙營在新㑹縣地方離縣一百二十里防新㑹各山賊鎮安屯

治東南六十里得行都教塲營在縣城東廵哨新恩地方 陽江縣永安營

治東八十里喬馬都黄竹逕地方防新寕白水山賊馬牯逕營在縣治東一百里北慣都地方防新寕白水等山賊

麻緦營在縣西八十里䖍儒都防陽春楽安等山猺賊蓮塘地方在縣西六十里防陽春恩平大山浪賊路

戙船灣近大洋防畨冦為害陽春縣北寨逕在西南界蕉林逕在西南界曹峒逕閘

在東北界白水逕閘在東北界蟠龍逕閘在東北界牛厄曲營在縣治北一百二十里思良都

防新興黄三坑恩平君子等山賊巖面營在縣治北一百五十里順陽都防瀧水四賀等山猺賊灣口營

在縣南六十里順和都鳳凰營在縣南九十里太平都德慶州南江營在州治南岸十五里瀧水

小江口近大河大埇營在州治南七十里大江南岸東大力埠在州治西七十里南岸大力水口近大河

和營在州治南一百里瀧水小江西岸三嶺營在州治南二百二十里晋康鄉新定里塘底營

治南二百里晋康郷鬼嶺營在州治南一百七十里瀧水小江東岸茅坡營在州治南岸去州九十里

平村營在州治西八十里都城郷近大江上峝地方蔴地營在州治西九十里都城郷萬峝地方大塘

在州治西八十里都城郷大石嶺營在州治南一百一十里南郷儒林里山栢營在州治南一百五十

里南郷儒林里何木逕營在州治南二百五十里南郷儒林冨禄二里歩雲營在州治南二百八十里南

郷地查峝營在州治南三百里南郷瀧水縣界木源營在州治南三百里南郷地方新安堡

在州治南二百二十里南郷地方白馬營在州治南一百八十里南郷儒林里羅傍營在州治西八十里南

岸羅傍水口近大江蔴塘埠在州治東三十里西灣營在州治西十里近大江沿頭埠在州治西

八十五里北岸近大江緑水埠在州治西六十里北岸近大江大小澗埠在州治東三十五里北岸近大

冷水埠在州治西三十里北岸近大河野芋埠在州治西五十里北岸近大河龍目埠在州治東

四十里北岸近大河辣頭埠在州治東四十里北岸近大河下埇埠在州治東四十五里北岸近大河

蔴埠在州治東四十五里北岸近大河蓬逺埠在州治東五十五里北岸近大河媳婦頂埠

治東六十里北岸近大河降水埠在州治東七十五里恱城郷北岸近大河大塘埠在州治東六十五里北岸

近大蓮湖埠在州治東八十里北岸近大河已上十四埠俱在大江北岸防守南山賊瀧水縣水西

軍營在縣治西二里水東營在縣治東 河二里茅尖營在四五都地方去縣十八里大㒼營

在三四都地方去縣十餘里鐵塲營在縣東南五都地方去縣一百里惠鷄營在縣東南五都地方去縣

一百一十五里雲青營在五都地方去縣一百一十里龍角營在瀧水陽春二縣陽江所屯界岐地方去縣一

百二十里舊東民營在縣治東十里四五都舊西民營在縣治西十里三四都舊㡌岡民

在縣治南一百里開陽一都地方舊竇州民營在縣治西南一百二十里一二都地方封川縣

麒麟白馬二山賊嘉靖二十四年剿盡今荒無邊患營堡俱廢開建縣㑹珠營在縣治北六十里四都地方防

懐集金鵝松栢南水上帥下帥諸山賊萬保營在縣治北四十里四都地方防賀縣𭰹埇懐集牛欄年橋銅鐘古城

諸山獨住營在縣治北三十里三都地方防賀縣深埇塞山竒勘磨刀田源諸山賊

髙州府城 茂名縣東門營 舊電白堡在地安郷電白縣城 獅

子堡在縣西七十里德善郷龍門營在縣西四十里徳善郷三橋堡在縣治西七十里那夏驛

冝縣城 嶺底堡在縣治東六十里近羅馬村防懷郷聖峝六定嶺底各徭忠堂堡在縣東九十里

近論村防坡頭竹雲忠堂各猺化州城 平定堡在州西北一百八十里梁家沙堡在州東北

一百九十里石城縣 三合堡在縣治東北防界廣西陸川猺那楼營在縣西八十里近遷息安

呉川縣

雷州府遂溪縣横山堡在縣西北六十里防髙廉慱白諸賊

廉州府欽州防城營在州治南二百里時羅都思勒營在州南二百五十里四峝地方羅浮

在州治南二百五十里四峝地方陸眼營在州治西北二百五十里永楽郷三圗那迫營在州治西

北百五十里新立郷都𨺚等村黄𮗚營在州治西一百二十里新立永楽等郷那羅營在州治西一百一十

里兼界那陽龍王等村團圍營在州治西一百三十里兼界那悮那王等村總捕營厰在州治西二百

里永楽郷三圖兼界廣西合浦縣新寮堡在縣治東五十里新寮閘村山口營在縣治東南一百四

靈山縣洪崖堡在縣治北三十里石𨺚堡在縣治東北七十里八角營在縣治西北一

百二十里

瓊州府瓊山縣大坡立營𡈽舎督兵防守居林居碌沙湾三峝𥠖令已安業納糧不差岀兵聼調

白沙營防白沙東營芒𦫼三港賊入澄邁縣居便營在南𥠖地方防茅甲已等村峝生𥠖搆同瓊山

居林居碌沙湾三峝𥠖為患今廢臨髙縣那零營在那錦舖屯建營 新安三家末

落烏石慱白黄龍吕灣慱頓八港 感恩縣縣門堡南港嶺頭

白沙南北溝 𥠖港在本縣西北抱駕港白沙灣在縣南外水深冦船易入崖州

合水營 牙力營在本州九所地舊有羅活千家多澗等黎為患故置官軍防守嘉靖二十六年大征遺黨

不多今營已廢榆林牙狼不頭利桐玳瑁洲港澳在州東界安定縣嶺背營

先年思河光螺同水口嶺背等村𥠖搆同瓊山居林居碌沙湾賊首黎佛二為患設南倫營防守嘉靖十三年剿平改今營

文昌縣白延架營防斬脚峝𥠖属并别境流賊舖前木欄抱虎七星港澳

山連洋大海賊船易入楽㑹縣猪母營加畧中心等村生熟𥠖沙牛埧營防葵根水口等村𥠖

萬州莆苧營防鷓鴣啼等村峝𥠖南頭營有黄坎改體抱打羅 透表羅眉無俗等村𥠖為患故置沙牛

埧營防迤北龍吟青山與楽㑹縣縱横峝葵根水口等村諸黎馭北營在北叚防本州與陵水合界午嶺海彎路

口諸𥠖鎮南營在南南港蓮塘蓮岐大塘新潭港澳通海賊船易入陵水

縣絡䌇營防桃油信脉山澗打䌇朝SKchar2凢遐等村𥠖鴨塘營有夀山蘆嶺最險𥠖為患故置合水營

有白水囘峯畨(⿱艹石)龍等村黎為患故置水口𥠖菴港門通海賊船易入 議者謂萬州等䖏多盗惟陵

水牛嶺猶人心腹之疾盖海彎平陽之地賊㩀險殺人刼財歲無虚日宜於牛嶺之南曰南峝建一鎮南營而以南山千户所

領哨百户一員領原哨軍五十名就遷牛嶺廵檢司佐之牛嶺之北曰楊梅建一馭北營而以萬州千户所領哨百户一員帶

 領哨兵五十名就遷蓮塘廵檢司佐之凢軍民客商徃來則量撥軍兵護送交割

廣州府

南海縣𨵿一 在太平橋北 把 截所五 西廟 第二橋

戙船澳 石門 長橋

蕃禺縣關一在清水濠口 把 截所五 𩀱橋 流水

相對岡  官渡頭 波羅廟

東筦縣關二一在城北一在城西 把 截所三 南岡頭 沙潭

 蘆荻角  寨二 武山在縣 虎 頭在縣

香山縣把截所四 石岐在縣西 東 洲門在縣  乾

在縣 大 人嶺在縣

新會縣關五 東西北各一 白虎頭 官來逕 把

截所八長沙在縣南海旁 企 官在縣西南海旁 𩀱 烟整在縣西南

 潭在縣西南 仰 船岡在縣東南 企 頭在縣西南海旁  横  山

在縣西南海 寨 門在縣西海

清逺縣寨一十七 獨石 黄田田心 洋子 蓮梗

𩀱石 水西 亂 白灣 牛挨石 羊坑 雷坑

 石閣 老虎峒 桃枝 横石 企石 三木坑

連州関一  鷄籠在石泉鋪西七里

秦漢之世當山海阨塞姦宄出没處立亭設長

掌兵夫以譏察詭異王莽時猶置南海亭

于揭陽此即今制廵檢司之始也


海道江道哨兵

東筦縣南頭屯門鷄棲佛堂門十字門冷水

角老萬山伶仃洋等澳 香山縣浪白澳

廣海衛望峒澳 潮州柘林澳 碣石海澳

惠來縣靖海澳 石城縣兩家灘海澳 吳川

縣廣洲灣 欽州龍門港 瓊雷二府白沙石

頭文昌各港 雷州海安海康二所海港

 德慶州南江 瀧水小口


增城 營六在北門外一里曰北營在西門曰西營

在縣治三里寨嶺下曰山寨營原在下都江口村名江口營

今改移此 在龍門界曰鎮安營在番禺界曰白墳營

 在番從之界曰社邊營 在從化界曰鸕鴣逕營

清遠 陸兵一十一營 禾雲營在池水郷南至縣一百里

 楓坑營在池水郷東至縣七十里 白石逕營在清平郷

北至縣五十里南至番禺縣圖岡界三十里  黄竹逕營在

清平郷南至縣五十里東至番禺揚武界一十五里 大廟營在英

徳縣懐義都西至本縣八十里  紫馬營在潖江一圗西南至縣

一百里 龍聚塘營在潖江二圖地方去城一百二十里南至從化

白土界十里東至鷓鴣嶺界二十里西至番禺縣揚武界二十里

獅子逕營在潖江一圗地方東至從化佛子凹界十里西至本縣

一百五十里南至番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武界十五里北至英徳黄花峝界三十里

本縣城外吉岡後岡兩營俱離城二里 守備司已上俱

係陸兵 老虎峝營鑼鼓灘營 板潭營 合頭營

  黄柏逕營 鴨舂逕營 石川逕營 黄崗逕

營已上見廣志今俱裁 江道十營 鷄坑營 牛皮

塘營黄峝營潖江口營 梨塘營 教塲營

 池水營山塘營 大燕營 塔埇營

新寧分猪吭營三合營官歩水營甘村營

今廢 蒼歩營今廢望崗營今廢荷木營那銀

堡 城岡堡今並廢那西旺北二哨哨船二𨾏本縣

阻山濵海前時寇盗竊𤼵地方不寧𢎞治間立白石

堡于縣東調軍哨守既建縣後設那銀荷木二堡

遷望高廵司于海晏廵守然地方廣闊武備踈

略守之不足嘉靖十年撥廣海衛左所官軍來縣

守禦又設城岡堡甘村蒼歩等營調集客兵哨

守三十五年勦平石鼓等寨復置三合那西羊公

逕更鼓水老榕逕苔村六營以防餘冦竊𤼵後因

兵多虚冐地方粗寧隆慶間前項營堡廢撤殆

盡尚存募兵百名屯縣且哨且守其時民𫉬安枕者

職此之繇自募兵撤而所頼為衛止孤軍耳軍止守

城城外毫不能力而地方遂復脊脊多事萬暦十六年

知縣揭廷植以分猪坑險要多警置營而輪撥餘

丁守之又申設哨船二𨾏兵四十名以哨那西旺北一帶海

上二十年知縣王學尹申復三合營三十四年知縣熊

文華申復荷木堡增置官步營皆扼西南險要之塞

但盗多兵少且綂者非人而虚冐過半緩急未可恃

議者謂當及今權酌糧食復原募兵百名平時屯

守城池有警則哨捕四境庶幾姦宄知戢而雞犬有

寧日乎 廣海衛水寨汛地二百里東至新㑹厓

門界又二十里至香山虎跳門竹篙尾界一百一十里西

至陽江娘澳界二百五十里南至外洋三十里北至新

寧坤蔞界

陽山山心營 稍逕營 旗鼓營長㜑營九牛

營 茶坑營 丹竹營天堂營馬丁營何皮營

李峝營  哨守江道兵五堡 通儒堡 三峽堡

燕石堡  犀牛潭堡   歪口螺堡  白𦬆營  高

灘營  飯甑營 大峎營 琵琶逕營 江頭圳營

  旱塘閘  佛仔逕閘  黄柏逕閘  梅花逕閘

 沙埇閘  石盤閘 大青藍閘 小青藍閘  高

橋閘  牛仔營  常塘閘

仁化    隘縣西四十里 七里逕隘縣西六十里  長

 縣北七十里 城口隘縣北九十里 平安營縣  五十里

 盤石營縣東五十里  厚塘營縣東五十里 水西營

縣北七十里  石塘堡縣西四十里  繁   堡縣東五十里

高崗堡縣東北七十里

翁源 南北關隘距縣一百九十里抵江西龍南界 桂山丫

隘距縣一百八十里 赤竹蕙茅隘距縣一百七十里抵連平界

太坪逕隘距縣七十里始興曲江界 江鎮隘距縣四十里 甲

子磜隘距縣二十里  佛子隘距縣一百三十里抵長寕界舊

有東桃隘銀塲隘梅花隘畫眉隘崇禎八年割屬連平州

潮陽 河溪隘在縣北二十五里地与大化山連山与洋海

相接村煙遼曠時有寇竊隆慶三年知縣黄一龍始

于斗崖高處設為暸望之𠩄募民丁戍守以望海艘

遇至舉旗為號行者即止扵是前患少息徃來稱便

門闢関在縣北六十里門闢村前臨大江是爲潮揭之界

𡚒設廵簡司在焉今司与關俱廢而官獨存 余少

嘗讀書鳳山東浮白嶼西入泉塘其山蓊鬱中𨼆巖

谷從山嘴逡廵而下見其内曠若堂室旁若綺SKchar

徹三光之明下瀉百尺流泉間有古梅其子大如碧荔

有枝無葉坐乆天風汵然絶不聞山外樵斧聲疑爲

昔人避地之𠩄毎欲從人借居之未能也及邇來山海

煽亂聞各村避亂之民往往扵深山中覔得巖穴之勝

多不下此急即亾匿其中自以爲固矣乃賊竟以里

人爲嚮道盡識其處率駢首就斃者不則反爲賊

所據如林二翁穴之屬林二翁穴在廵梅山後藪澤間内深無

際適足以貽山川之累為生民蠧也扵勝乎奚取作志

者林大春號石洲先生

惠來靖海關在縣東南六十里有守禦千户所西關為

産鹽之地 龍崗關在縣西三十里有東西二關西逼龍

崗溪東通林招渡頗稱險要 神泉関在縣南十五里

有廵司逼近大海南関尤險 東客營在縣西五里弘

治六年流賊童阿王據此刼掠始築堡以民壮一百六十

名守之正徳十四年賊首曾鈀頭復據此為營次年就

擒遺址尚存

澄海 總兵府萬暦四年置在南澳山之深澳山孤

懸海中界在潮漳之交而屬潮居多舊爲饒平縣

信寧都四山高聳可避風汛周遭水面約三百里沿山

膄田數千頃頗擅山海之利歴代居民殷富宋避元

兵駐此數月国朝洪武二十六年信國公湯和奉

命經略海上謂其窠倭遂徙其民而墟其地其田

糧則泒之海陽各縣至今街衢遺址尚存漁獵徃

來其間稱爲水國以其界在兩省之交鞠爲盗區棄

而不守嘉靖三十七年海冦許朝光呉平曽一本軰相

継竊據勾引倭奴泊舟爲患是年閩廣軍門殷公

正茂劉公尭誨㑹勦平之 奏立南澳副總兵協守

潮漳合用部兵即以潮之柘林寨水兵漳之銅山寨

逰兵共船八十二𨾏官兵三千六十六員名充之分撥

信地海上防守又增專守深澳中軍水哨哨官一員大

小船十一𨾏捕兵四百名專守城池把總二員廣營福

營隊兵各三百名此鎮既設不惟海冦駐足無地抑

且逋賊出没不便雖從此以爲以安可也 論曰余志建

置有重慨焉郡縣之設非爲弭冦安民計邪 國

𥘉潮繞縣四後以盗故增而亡矣今復十之猶不足収

保障功邪而所邪司邪海防邪總府邪百里内又

何峩弁而蒞者之碁置星羅邪豈不謂海濱曠

莽地大防踈不得不分封以便控制也嘗考孫呉時

鍾離牧守南海先是揭陽賊帥曾夏等聚衆數

千歴十餘年以侯爵雜繒千𠩄購募絶不可得牧

至遣使慰譬悉皆首服自改為良善夫掲陽王南

海千里而遥豈易以控制者而牧馳一介使諭降十

餘年逋冦何曾恃衆達之力哉時始興太守羊衜

稱其恩威智勇有古人風以今多才豈無一㤙威智

勇如牧者扵以折衡千里而日割裂㝢縣廣置職

員以冀治乎豈今昔𫝑異歟余不能無慨云

信宜嶺底堡在縣東六十里忠堂堡在縣東九十里

 閘七曰銅鼓六豪白石平地山𬃷萌山黄坡嶺

儋州 黄牛營堡在州南十里落窑堡在州東南四

十里落基堡在州東四十里 歸姜寨在州東北四十

里田頭寨在州西南四十里 嶺頭堡在州南二十里

保吉堡在州東南二十里 揚威後營在那大墳環

營蓬墟營南巢營松柏營 催羅營 落便

營腰西營大羅營槎鶯營可墨營

增城 天啓七年八月山盗大起十一月望日賊首賴雞二掠

將村至從化太平墟為鄉民生擒之從化志同 崇 禎元年九月

賊首黄仲積刼田美村殺十户唐継祖副總兵陳珙勦

之二年九月知縣陳世鳳計擒賊首廖九寰等磔之 三年

正月從化賊首鍾國讓伏誅其弟國相復聚泉寇掠十一

月國相徃刼博羅銀岡返至增城西郊与賊首黄仲積廖丫髻

等合簿城東屯望頭村十二月冦湯里分諸村四年五月知

縣陳世鳳覲囬復計擒仲積誅之

從化 崇楨四年二月廵按御史高欽舜遣參將陳照李相

協勦上下山盗誘賊首陸彦博賴丁髻廖大鼻等誅之鍾

國相濳遁為清遠官兵所殺 五年五月緫督王業浩遣參

将李相復勦上山盗擒賊首張惟冲磔之搗其巢以歸

清遠 崇楨六年盗刼四會縣殺死捕官突入縣城指揮陳

課等追至英徳之鐵屎坪生擒賊首陳尖嘴等誅之

新寧隆慶四年正月六日倭賊破廣海衛指揮王貞鎮

撫周秉唐百户何蘭死之五年十一月倭賊犯新寜十二

月大破倭賊于那西

翁源 嘉靖四十五年賊首官祖政作亂犬征勦乎隆慶

餘黨張廷光等復熾六年南贑撫臣提兵自龍南直趨

翁源平之因扵三華山置鎮 崇禎三年九連山冦鍾𤫊秀

陳萬等聚泉千人陷始興樂昌犯翁源南韶道瞿士達

會兵堵截靈秀等就戮三載乃乎

惠來 嘉靖三十七年倭賊攻破龍溪都岐石村等處

坭圍指揮楊某死之三十九年賊首黄啓薦等攻陷甲

子所城四十年饒平賊張璉反總督軍門呉桂芳𤼵兵

討之四十一年始議招撫 四十三年海賊吳平等挾殘

倭犯城 隆慶五年九月海賊楊老攻破甲子所千户董

某死之十月海賊林鳳攻陷神泉司城

新寧縣志

水路

自縣治西遶北至東踰紫霞法竹那西斗峝潯陽凢繇海順風可一日夜逆風可一

三日逹新㑹自西遶北至西繇交荻嘴可一日逹蜆岡而上小水至恩平

 陸路

自城南門繇籍㡌山下行二十里至玉懷峰又南二十里至𠂀村營十里至矬峝塲

 過渡十里至𠂀蔗山下三十里至廣海繇廣海西行十里過荷木逕二十里過

 上公嶺出海晏都二十五里至白飯逕又前十五里抵海晏塲四十里過横山渡至

 斗門又四十里至紫羅逕出竹山村三十里至海蓢千户所自城西門出行二十里

 至孔公山又前二十里至朝境又行三里至蒼步營十五里至赤水口過江抵蜆岡驛

 城東門陸路有二其一直東三里過温𫟪白石十五里至平山又十里至石板潭

 直連百峰山群山連接直東通古兠山其一繇東北二里過右人山十里過石皷

 又三十里過苦草逕出新㑹潮陽都三十里過清膽石渡十里至何村又四

 十里逹新㑹昔成化間邑治未分縣丞陶魯以新㑹至廣海繇厓門出大門

 洋有風濤之險且多海冦舟憚來往建議繇法竹上流三合水因其故流小水開

 鑿繇漁塘至黄塘二十餘里通𠂀竹水然水𫝑高下莫能注接竟不成功今其遺

 址尚存

增城縣志

萬曆九年奉例清丈有司言田地故有官民官者官之所有給民耕之民者民

自買賣者也歷朝更變至於今官者盡屬于民空存故號𭅺其所坐識别亦

難請如江西奏可㮣以民丈定賦官米等隨畮派之實丈得民僧道田地山塘六

千七百五十九頃九十五𤱔二分九𨤲一毫至年攅造按民田民自買者輸糧外有

繇役甚苦縣官不得更重取之故其科也輕官田官挈以授農人繇役不煩故

其科也重今民田旣帶官田而民田不少减官田卽SKchar税矣

按國初令天下農民有田五𤱔至十𤱔栽桑麻各半𤱔炤例起科絲帛二十兩折

絹一疋觧部以備賞賜絹一疋折米二石𢇁一两折未一斗不種者罰布帛今以

歳派推之未派於地并入黄冊逓年隨税運納耳按國初立河泊所以𣙜漁利

後逃絶過牛豁除復有逃絶乃分有徴無徴或以他税抵𥙷或派黄冊民塘或融

納於民户矣後裁革河泊所歸并本縣帶徴按國𥘉男女成丁者𡻕給鹽三斤

徴米八升永楽二年大口支鹽一十二斤納鈔一十二貫小口半之正綂三年令户口鹽

鈔俱半徴全徴惟官吏并隨宦大口四年㓜男女及軍免徴錢鈔兼𭣣鈔一貫折錢

二文則成化十年今不給鹽徴鈔如故又折以銀每鈔一貫折銀三𨤲州縣所納有多

有寡或男女異派或男女同派或派以米非其舊矣觀世者亦思立法初意哉

按田賦而俱稱雜課乃今或以科折或並税徴故悉詳附于賦役之後其所謂

比附及洒醋之𩔗屬邑尚存其名而其籍不可考矣豈混徴田賦之中而其額

遂不復問耶嶺表多燠少寒(⿱艹石)増城北負崇山南敵漲海内鬰而外䟽暢故山

氣繇北䧏而隂海氣南蒸而陽隂陽相摶所以一日之間氣候屡變炎蒸則𤍠風

雨則寒或夏綿冬葛有之諺曰四時皆是夏一雨便成秋又曰急脱急着勝服藥言

不時也増處山海之間故其候如此(⿱艹石)夫倐霽有謂之分龍雨彼滛滛下而此則赤

日行天者有謂之白撞雨酷署蟲蟲忽溟𪷟𭧂至者地酷氣蒸主生菌菰有謂之黄日兩日

色㣲黄且日且雨者主生螟蟊農夫患之至於𩗗恒𤼵在六月望之前後俗呼爲彭祖忌風如断虹飲海

而北指赤雲夾日而南翔此其便也作則伐木殺稼水陸不寧而舟害爲甚餘

則薰觧愠然地少雪而有霜瘴癘絶少(⿱艹石)語音亦稍不同邑之上負山之氣居

多故其音剛而直其下則禀海之氣居多故其音柔而婉然與省㑹俱無

甚差異

從化縣志

流溪堡𥿄峝産有銀礦其地山谿險阻與龍門英徳長寜接壤嘉靖間嘗開採

異省殊方奸利之徒不招而至衆輙數千既而或徒勞罔得或得不償失又或

礦盡費窮各失始望𣪚罷而去資身無䇿遂乃群起盗心始則乗人不備所

掠輙得乆之公然肆刼𫝑日益張於是通河源長吉諸賊李亞元等聚衆數

萬岀沒諸邑流刼千里禍延十餘載殺掠人口無筭而從則白骨蔽野十室九空𬒳

 禍尤甚後合諸道兵始克討平費公家之需以千萬計礦之無一利而害大(⿱艹石)

 迨萬曆中年内監李敬奉 㫖復開聚衆如前幸以礦多無銀未幾告罷不至於

 亂今已乆經封禁但恐時移事遷或有貪小利而忘後禍者不可不痛絶而嚴

 杜之也一龍門抵界所在産有鐵礦皆屬從化地靣向懲銀礦之害㮣禁不開萬

 暦四十四年中有奸利啇人告餉開冶督府行從龍㑹議時龍門令陳陽長惑於

 啇人之計本縣前令盧慰曺力爭之不能得遂以餉額歸龍門聼其開冶四方無

 頼一時蠅集未幾濳出為盗啇不能禁既而轉熾脅啇人以接濟遂合藍徒炭黨

 耕山種藍燒炭者皆汀漳英寧之人四行刦掠鐵塲遂為盗藪其地北通英徳長寧南透増城西連

 清逺東則龍門接壤皆萬山聮絡深林嶮阻人跡罕到其賊首張惟冲等結

 砦所在有白牛峝鴈洋陂寨子皆皆屬龍門地方上下坪蘭和峝石門寨等䖏皆增從龍聮界擄掠

 勒贖皆歸其中積十餘年禍偏七邑崇禎五年撫卒導官兵直搗窠穴虜其渠

 魁其黨鳥獸始𫉬平寕今幸督府餉罷冶所宜懲前戒後永為重禁

 一流溪地方深山綿亘林木翳茂居民以為潤水山塲二百年斧斤不入萬曆之季

有奸民戚元勲等招集異方無頼燒炭市利𤇆熖薰天在在有每炭一出沿溪

接艇不數年間群山盡赭乆之其徒漸衆遂相率為盗四行殺掠奸民利其財

物多為接濟每藉炭艇裝載徃來人莫敢問天啟五年知縣雷恒力請督

府禁止然盗風已長乃㩀險嘯聚竟成大亂連年用兵始克剿平而山木既

盡無以縮水溪源漸涸田里多荒好民䧟一時小利而貽不救之大害(⿱艹石)此是永為

申禁以圗安靖斯地方頼之矣

一溪頭地近十八山其中悉大户税田塘良民耕種𨺚慶二年清逺天廟賊

李積深乞招于此占住其文通侵殺同黨丘子江江之子投長寧招俞朝

瑞等衆報復因見其田寛SKchar遂踰境占承踵至餘家排年慮為梗言于官反

為駕害識者巳言此軰狼子野心非驅還原邑從化之禍必維礦賊而起迨邇

年以來其黨漸衆遂合礦炭之徒為盗每一刼掠妻子皆出烏合之黨亦多

恃溪頭為窟穴及大兵至唐之民願為嚮導溪頭撫民乃紿賊首就縳盗

風漸息而英寧之人四散占住邑界尚多今雖歸化但一時革面未必回心善後之䇿

 不可不豫為綢繆也

 陽山縣志

 永化都在縣治西七十里𭅺三坑猺人地萬曆十年趙文楨招安為編氓岀籍供賦

 乃丈田陞科置猺目立社學派定山租與三鄉均此圖初以界連州懷集四岀刼掠邑

 甚苦之故至今馬丁山心何皮等營猺所出入之路各有募兵防守自附籍以來

 不敢公行為盗境内觧嚴肰作法於涼姑羈縻之可矣夷性難馴山瘠不能納

 租未及十年而前租虚懸縣以逋兑受累凡一圖

 白芒老鴉稍陀三坑自嘉靖四十年來大肆猖獗及高界鹿将妬羊魚石磑洞

 鳥石四坑潜出刦掠萬曆二年趙文禎親往招撫就㩀各猺目告稱三坑田土俱

 係各祖承佃自天順年間下山陸續開墾批耕住種後因各山田主倍𭣣租利加派

 糧差以致各猺不得安生今願立為十排照肇慶府廣寕縣則例只納正派糧料

 并免雜差約計稍佗老鴉白芒木櫳成公茶坑鸞旋官陂等田共一十九頃四十𤱔七分

 六𨤲五毫秋糧六十二石五斗三升三合九勺每石納銀一兩該六十二兩五錢三分三𨤲

 九毫又税二十七𤱔一分三釐没官召人耕種每丁租銀二錢五分總計百二十兩除秋

 糧正辦起觧外尚餘七兩一錢貯庫又各坑成家男子九百五十九丁婦女九百五

 十九口編為一里分作十排内僉殷實十户編為里長每排管下甲首五户每户二

 丁上冊其餘丁糧稀少不堪立户者俱作幇户人丁其成公木櫳茶坑鸞旋官陂

 等田猺人編為四户附入稍佗甲下冊報人丁一百二十七丁婦女一百二十一口共計六

 十五户名曰新民每坑僉公正老人一名又於適中地方立社學擇師訓家後因租

 重且黄天際要𥝠承佃各相告訐始裁定田糧二十六兩一錢七分九𨤲四毫山

 租逋欠萬曆二十年招至縣面諭始為申詳定奪大率坑峝深曠SKchar确難種其初

 日承佃有主田係猺者税歸猺田係民者税歸民而山田峝主原承佃三坑山税雖没

 宦召人耕種然外峝耕人歲或罕至則猺不能賠租間有輸納市人包侵又𨼆其

 數而歸咎于猺既不能自白于官官或以計擒一二至又繫之獄而并追其數歳所

 逋是以猺益畏而山租益逋甚云

按鄉村與城市較近逺四方皆肰而陽山料落散䖏谿山耳目暏記不習官府法

度徴輸對簿惟市人是信故市人得以操縱岀入利其訟嚚而飽局騙至有公

庭從旁代對官府莫辨誰何或託以錢神行説𠂀受漁獵而不悟稍一嬴勝歸徳

于市人以為真能直我不知一飛籖召保立費倍償儻可賄免俱竊負逃矣是公

與私兩為市人欺也抑有甚者各村保長月甲醵錢以聼黠者支持公事一歳中公

事幾何而費金十餘歳一推舉更替認状承服𥿄價科歛給帖領示名曰鈐束

丁夫其實奸宄守望藐不相聞若以里長臨甲首自稱十卒土老耆民武断

憑陵共稱土虎又加市一等矣

按縣境内皆深山大壑崎嶇嶢崅曰埇曰峒各以耕鋤名之猺與民半雜而居

故藏疾匿奸易與為盗洪永以來各自承佃劵契公㩀偽摹贗籍皆百餘年

竄置他人業於中子孫承襲故智以起聚訟有司莫辨真贗苐訊所受物業卒

亦不能遁情是山之利害正亦相半(⿱艹石)攢峰㦸立危石懸墮環列畫圖别成一叚

境界斯固用武之區地險不可踰也

連州志云按府志俚俗有二種一曰徭推結跣足居深峒刀耕火種食盡一山則他徙作

祭則樂歌唱謂之暖䘮二曰獞性質粗悍露頂跣足居高山深谷間花衣短裙鳥言

夷面自耕而食謂之山人兹二種疑出盤瓠自新㑹香山從化龍門清逺迄陽山連山皆

有之由今而觀山居者為猺峒居者為獞諸猺居無常住無所謂食盡則他徙者獞粗

悍𩔗猺而服食猶近平民似與志稍異特二種之中有真贗主客之分不可不辨大率盤

姓為真猺它姓為贗猺土居為主獞瓦合為客獞真猺循贗猺詐主獞富客獞

貧往時猺獞表裏搆亂隨服隨叛皆詐而貧者導之也

按三坑招撫入籍獞猺亦習中國衣冠言語乆之當漸改其初服云

傳羅縣志

猺本槃瓠種地界湖蜀溪峒間即長沙黔中五溪蠻後滋蔓綿亘数千里南粤在

有之至宋治稱蠻猺其在邑者俱來自别境椎結跣足随山㪚䖏刁耕火種採實獵毛

食盡一山則他徙粤人以山林中結竹木障覆居息為峯故稱猺所止曰輋自信為狗

王後家有畫像犬首人服𡻕時祝祭其姓為盤藍雷鍾苟自相婚姻𡈽人與隣者

亦不與通婚猺有長有丁國𥘉設撫猺土官領之俾畧輸山賦賦論刀為凖覊縻

而已今猺官多納授從他邑来兼攝亦不常置

蛋其来莫可考按秦始皇使尉屠睢統五軍監禄殺西甌王越人皆入叢薄中與

禽獸䖏莫肯為秦意者此即入叢薄中之遺民耶以魚釣編竹為業以舟為电語

音與土人㣲異其籍隷河泊所𡻕課計户騐船徴之其姓麥濮何蘇呉頋曽土人不

與結婚近亦有土著服食視貧民間有鬻身于人以避賦者

論曰語有之近山之民仁近水之民知其居使之然也猺居峯而偏忍蛋居水而偏

愚豈其種𩔗殊耶嘉𨺚間山海盗並作盗不耑于猺與蛋而猺蛋或為盗囮芟

夷之後族乃不蕃承平六十餘載復蠢蠢動矣天啓乙丑有事于東𤓰坑坑猺所䖏

也為流賊窟穴猺更鳥獸竄靡有寕居今頗與村珉雜䖏佃作是可以中國之治

也邑之蛋有二一編竹為筐箕之属一捕魚皆不徙業編竹者𨽻籍于東莞其賦長

𡻕賦丁銀一錢捕魚者隸籍歸善其賦長𡻕賦人二兩十年更籍又賦人五兩子

壮有室則父免狭河隻得魚不易一飽而賦身錢如許欲不激而亡且盗得乎邑

 魚課米既派于民田而業漁者困累乃更甚是安可不亟為之所也

  治人之道地着為本古者閭胥比長各登其夫家之衆寡五家相受有罪

  竒則相及若徙于國中及郊則比長授之其居異郷者則為之旌節而

  行之居郷無授出郷無節則納之圜土以詰其所自來焉而後姦慝無所容業

  可以安生可以遂乃後世之論政者曰民者暝也猶羣羊聚畜湏主者牧養䖏置

  置之茂草則肥澤繁息置之磽鹵則零丁耗减或人稠土挾不足相供或土曠人

 稀薦草莽而不治冝移民通財使之去磽狭就寛肥此開草闢土振人之術也愽邑

 萬暦以前民皆地着土曠人稀厥田冝稼悉不墾𤼵邑是以貧然嘉𨺚間嶺東山

  冦甚張而吾邑𬒳禍獨輕者以民皆地著比閭相及相稽而姦慝無所容也

  戊申已酉間興寕長樂之民負耒而至無授無節邑人擯之當事者謂興長稠

  而狭愽曠而稀蔡人亦吾人也使人與土相配不亦可乎自是兩邑之民鱗集碁

  布閩之汀漳亦間至焉邑流寓與地著雜䖏地著孱而流寓梗馭之無道衆實

  生心羣刼曰冦殺人曰賊在外曰奸在内曰宄盖兼有之既滋蔓矣邑人控于督府

  欲盡驅之嗟乎成化㐮鄧間以驅逐流民釀劉千斤李鬍子之亂殷鑒不逺可

  不為寒心哉然則靖民之道柰何亦曰SKchar比長閭胥之法而巳矣古之比長閭

  胥今之郷約也流寓與地着或而䖏或羣平而比屋焉凢郷約畫地而分民流

  寓則否十都之中或百里而遥或五十里而遥統而𨽻之曰長興曰樂寕蔡人即

  吾人也SKchar不隷于本郷而自區畛為夫家之多寡不可問此奸宄之所由滋也原

  中丞傑經畧㐮鄧籍流民願留者九萬餘令自占籍為地著今誠分流寓𨽻

  于各郷約如地著而保甲行焉五家相受有罪竒則相及此開草闢土振人之術也

  靖民固圉之道莫如分流寓之民隷于地著之約夫分流寓之民隷于地著之約

  欲使其静治而無譁莫如慎擇郷約之長所貴乎長者必其信義足以長一郷者

  也必其才智足以長一郷者也必其族望足以長一郷者也然而苟得其人每避而不

  居何也體輕而累重也伍伯之横也朝持一符曰此而約人也問諸長夕持一符曰此

  而約人也問諸長雞黍之供何日蔑有而狺横索者無論也佐幕之𡻕時

  廵行也長有饋饋必徴諸萃䖏之人重而上比則衆怨難任輕而下比憑怒

 而笞辱至矣夫以有信義有才智有族望之人使其俛首低眉而為此也能

 乎哉今之長皆其愚而孱者也愚者不知避孱者不能避故執而為之長不則

 鱗次而役之或匝月而易焉或按季而易焉夫無事而㳟繹

高皇帝之六訓以振鐸於其郷長事也盗矣保任流寓之民使其受我要束而

 不敢為盗長事也一旦有適然不可測之冦紏合其郷之人以禦侮而固吾圉

 長事也以慿者孱者鱗次而役者而兾其辨此必不可㡬之数也故今欲畫

 地以分民使其靜治而無譁必慎擇郷約之長繇今之道無變今之俗則郷約

 之長不可得而慎擇也姚令君自壬子迄乙卯涖邑三年邑人祀之令君謂余吾

 治邑無他長惟不令伍百錯趾村落今稱村落輯寕而邑事治辦者姚令君也

 以其里之長勾其里之人無不至也一約中有冦賊奸宄之事則其長任之其餘

 訟獄勾攝長勿與知長得以有其身家而後可以辦一約之事近奉

明㫖保甲郷兵着州縣正官随冝厝置不得縱容衛官吏胥借名簽覈反貽民害

聖天子明見萬里煌

 天語誰敢干之夫既無佐幕之廵行與五百之勾攝而後可慎擇鄉約之長有信

  義有才智有族望之人始出而肩其任矣

 永安縣志

 縣違郡城二百餘里蠒三日乃至水行自倍皆﨑嶇萬山中異時未縣罪人梨來者

 鮮龍蛇易生嘉𨺚間盗賊蝟毛而起其地然也縣宜矣取歸善古名寛得長樂

 琴江凡三都北邸康禾南㩀烏禽嶂袤一百一十里東距米潭西至龍川江廣二百

 一十里幅員幾七百里連嵕複嶂盡其地徯隧𧮰呀少夷衍或二三十里無室廬故

 在版之里厪七正户七百七十多歸善受田之人也琴江好氣而智古名寛得椎少文

 地肥美饒五糓大家以儒術顕則三都同耳古名縣治在焉列四而居執役而食皆

 異邑無土著者城内虚議鬻官地而賤其價予民實之甚善茹毛飲溪便利乆

 恐未必樂從也逺方竒民聚琴江古名寛得傭耕逋民隱之第此鷹而彼虎也舊屯

 十二今存其七廢等兩廵司本以游徼為官無為厲多矣四竟今無虞乎上鎮黄花北

 近藍能大小逕東出程掲貉獠坪南嶺南通螺溪馬寨黄峝新村捲蓬南僯松坑

碗窰徃皆盗賊門户獨西無外患可徒睫之視哉

古名都

自欖溪入筰行二百里至火𢃄皆古名古名之圖三其序盖江口始今不能别自火

𢃄以下皆秋鄉江旁溪注之甚衆水道紆曲舟行半日從陸以趨尚不及數里云兩山

蹙水曰江流如線𣗳木蔚薈故多鬱燠之氣民皆佃作度下石則林田烏石以乃有

著姓巖前有葉太守其人賢者匪獨科第重也地膏沃饒五糓然多富人之産

秋冬間漕歸舳艫衘接水湍石徑灘三百六十乃至瀧頭上葢淺不可漕載不過

十石令之藩議䟽濬之排其填閼而鑿横江之石亦鋭矣春夏水漲沙隨之行石

礧京積恐不能卒就也縣在此都民亦勞止圍子目李郊苦竹車峝間皆有徭

依憑崖谷伐山而㽦𬋖草而播患吾櫌彼彼不為患磜頭山烏禽嶂昔固盗區

而相思逕通下嵐石逕通松坑鳯凰逕通化梅坑逕通陽烏潭亦通松坑

烏禽嶂亦通陽烏潭羊角嶂通左坑散灘逕通藍口設有掲竿徒皆要害

今周道矣定休息庶其樂俗乎

寛得都

北界河源二合南趾古名東入縣而佛子凹綰轂其口龍川江西下都之門户在焉

義容神兩江皆皇流衡貫都内入龍川江而神江之源冣逺聚落數十盤錯兩

江間柀山排碕豐草茂𣗳散為夷陸原隰衍沃自昔以為上田瀝口其望姓也

藍能作難則栢埔不得安枕桃子園院塞弄兵之民負焉故苦竹派祈望嘉靖中

徙寘于此今舊貫矣瀕江南北要津有傳有司𡻕彂廩錢共其擊刺一候人任耳

民不與知惟當縣孔道行李之徃來屝屨是給負𨌔之役讁及穉子寡婦不免睊

睊勞人将息肩於苦竹派由清溪度員墩出猪母坑右手之螫而嫁於左夫非七尺之

軀哉惟仁人免我願在位者之仁之也上下窖鐵冶昔嘗鼓鑄下鳯凰岡隃梁化因材於

山以入幕府佐饟後賊大起咽之是懼不敢言皷鑄事矣鶴子銀穴睨者亦衆若然

其咽恐甚山海天地之蔵也待虞而出待工而成待商而通商不出則三寳絶苐吾疾方

瘳奚敢復益之哉

琴江都

 石馬西馳突起鷄公嶂過芙蓉逕入都白葉簾紫官山諸嶂𪫟𡙟南走隃貉僚坪

 至南嶺出漏裏海豐歸善之山由此始矣是為邑之脊旅水東西分流(⿱艹石)兩脅然西皆

 入秋鄉江東㑹琴口入横流渡言語習尚與古名異山川風氣信不誣㢤都多箸姓有

 詩書之教矜然諾而好氣其民務稼穡饒積聚有餘以出米潭大梧至潮上鎮中鎮其

 㑹也上方近河源宻坑海豐長樂之間逃軍坑直其下方異時兩䖏丱開奸民趨之如水赴

 壑則南嶺赤溪以至上鎮當其要道日夜行輷輷不絶東與海揭程鄉地比三縣盗起不

 得安枕而卧矣故昔壘寨是都為獨多云宋末文信國提兵至循屯南嶺當是時四面楚

 歌死灰 -- 灰 能復然手嗟嗟一旅一成克復舊物天(⿱艹石)禄宋因龍川之迹制南粤之兵庶㡬夏

 后之烈惜㢤天之𠩄廢千載下徒令忠義之士眥裂髮竪仰南嶺起敬耳繇是而觀南

 嶺信險固不義之民徃徃負之乃設丈武將吏屯戍其地今空壘矣狡然思逞其𠒋何

 蔑有其可忽諸

 程鄉縣志

  縣治東一百五十里溪南都地名界溪循山而入日上井上杭程鄉二邑界地峝嶺峻

  絶杭盗欲禍程或避擒則由是而西程盗欲禍杭或避擒則由是而東四時多盗出

  没故雖有路可通而商旅居民鮮有來徃實邑之咽喉也

  東北二百里松源都路通汀之上杭而諸山夾峙中有源曰松源居民頗衆自源而

  北山徑崎嶇或十餘里無居人冦盗不時竊伏剽掠行旅汀盗人冦亦輒由之邑東

  比之要害也西南一百里萬安三啚地名馬頭通三陽凢隆行由長樂逹廣者

  必經是正徳間程鄉盗熾嘗由是以逝潮豊賊亦由是而伏聚程郷其地雖無甚險

  峻𤉷路㨗而便實邑西南之門户也西北二百餘里義化都地名腰古徑路隘而險

  丹崖若壁餘三十里通贑之安遠安逺賊越是則義化長田皆被其毒亦邑之咽

  喉也今割𨽻平逺北二百里石窟都地名圓子山徑四徑皆山而中有徑路方四十餘里

  通汀之武平贑之安逺時方治平行者相踵惟取其㨗一或有警則賊于此刼

  掠官兵征勦三省之盗聚而為一東則西竄南負則北逃實邑之北門也割𨽻鎮平

連山縣志

金龜營 在古縣 沙田營 西南六十里 大凹营 西四十

五里 拳石营 西北五十里 大眼营 西南八十里 楓木

營 西三十五里 黄連逕營 今廢 泮涌营 今廢 以上

見州志 何目营 西六十里 滴水營 西南五十里 白沙

營 東十里 上陀营 西南三十里 天梯营 東十五里

玄武营 城北 已上俱新設 新营 縣東南三里茂古地方

萬曆四十一年六月猺人叛掠署縣事南海縣縣丞陳珤選兵截

其来路鄉里稱便爭携木料茅店蓋成營房五間遂督同𬋩营千

户調各营兵更畨戍守

猺獞 上下三营良峝省峝三江石田是為内七峝皆獞民

火燒坪馬箭軍寮大掌嶺李八峒是為五排皆猺人 王南水又

于五排之外另為一猺男婦以蠟膠髮頂板于其上數日一梳故

又謂之帶板猺云

慶府志 論曰五嶺以南自晋史後俱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矣而杜佑則謂荆州

盡衡山之陽若以接境壌界奈何舎荆而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屬信然第先王制地

繡錯而犬牙之安能一切肇慶東北則中㝛含洭西北則廣澤臨賀

繇斯置漐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荆亦兼之哉以辯星土星紀不得專矣斯道盛於春秋

時其言卓詭徃徃竒中要地不遷胡國之先後為杜佑辨呉越三晋先後或疑

嶺南曠逺非一次所及又况郡邑𦕈小烏足當之則日月有一不燭

燭非日月天真如覆盎矣惟南北反易二千年未有明其觧者余有

聞於父執劉梧也天地南北東西不同天之運也平地之𠋣也欹人

處地上𮗚天南面而已天雖有北實淪地中必平旋而南焉然後人

得而見也日行北陸纒星紀之次是謂南至而殷乎地面之南方星

紀必於地面之南方故以分東南之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也日行南陸纒鶉首之次是

謂北至而殷乎地面之北方鶉首必於地面之北方故以分西北之

雍也是故紫微垣居天之中地之北所謂北極者也玄武七宿雖皆

天北而爲星紀玄枵娵訾之次然斗牛女麗天市垣外距北極最逺

虗危則未逺室壁則最近故其旋出地面斗牛女南殷揚粤虗危東

殷青齊室璧直當乎幽燕并衞也朱鳥七宿雖皆天南而爲鶉首鶉

火鶉尾之次然井鬼直距北極最近柳星張漸逺翼軫隔麗大微垣

之下距北極爲最逺故其旋岀地面并鬼北殷秦雍柳星張西殷三

河以西梁益翼軫則直南殷乎荆楚也蒼龍七宿雖皆天東爲壽星

大火析木之次然角亢距南北二極爲適中房心近中尾箕隔天市

垣距北極爲最逺故其旋而可見角亢氐殷乎兖鄭氐房心殷乎宋

豫尾箕則當閩粤之南也白虎七宿雖皆天西爲降婁大梁實沈之

次然奎婁距北極不逺胃昴漸近觜參直距紫微而無他垣之隔故

其旋而可見奎婁殷乎近中之徐魯胃昴畢則偏北之兾趙觜參則

直北之晋也天道逺人道邇妖祥影響所不敢知作者或不出此封

國命祀江河脉絡之云皆不求其故從而為之辭者也但星家以尾

箕分燕觜參分益與此不同參之為晋左傳詳焉右據龍尾則有取

於南粤録爾

慶府賦役志 里甲為正役 國朝之制一百一十户為里里為

一册册為一圗丁粮多者為長其户十甲首户百鰥寡孤獨不任役

者帶𬋩於一百一十户之外列於圗後謂之畸零在城曰坊長近城

曰廂長在鄉曰里長即周人比長閭胥之職也又於里中選髙年有

者為老人居申明亭與里甲聴一里之訟即漢三老之職也圗分十

甲一長統甲首十輪年應役十年而周在官者曰見年休者曰排年

里之錢粮公事皆見役者追徴句攝帷清句軍匠根䆒事犯始用排

年其有官者吏者生儒者疾者軍者咸復其身見役里甲又隨丁田

賦錢于官以待一年之用名曰均平既出此錢甲首歸農里長在役

止追徴句攝二事耳其法盖始於成化弘治中有司多不能守費不

經里甲復直日供具嘉靖十四年御史戴璟定議為均平錄二十七

年御史黄如桂又議増之而有司終不能守直日如故上司行部下

程夫馬與諸𡻕額皆令里甲自辦数多濫溢原議銀少償者十倍尚

有無名之費出於均平之外即至百緡不以抵数及考覈空文應

窮鄉小民不至官府傭人代直日一両少八九錢其有定班科銀名

為雜用有司或乾沒之里甲大苦嘉靖三十八年御史潘季馴因前

錄增損加舊額銀一倍分為三等一曰𡻕辦謂毎𡻕必用之常也二

曰額辦謂二年或三年或四五年一用者也三曰雜辦謂用無常預

待不時之需也徴銀在官毋令里甲親之奏 可名永平錄今復通

縣𡻕𣲖不專出於見役及徃時直年後丁粮多者充該徴觧户役最

重今官觧民始甦矣

雜役 均徭舊髙要四㑹髙明廣寕十年一編新興陽江㤙平徳慶

開建五年一編陽春封川三年一編有銀差即宋雇役灋有力差即

宋差役灋亦計銀者凖工食也隨丁粮多寡分三則均編榜註役銀

雖有常数民徃役輸價率倍其常正徳十五年御史程昌奏定銀差

力差之例一時稱便但銀差輸官加者不過𫞐衡之贏小民不能力

役竟亦輸銀其加数倍至於觧户庫子斗級即宋之衙前吕中所謂

䧟失責之償費用責之供也註榜数両費百餘両或二三百両有司

明知而待丁粮多者自謂抑富佑貧富人通吏為奸籍分為㡬粮飛

於不可知之人貧人力不及施則見謂丁粮多徃徃𬒳役於是有遣

妻鬻子轉徙他鄉者矣十餘年來一切編銀官自雇役百姓幸甚近

又𡻕編尤便

驛傳舊驛逓設夫頭若干人凡夫頭一人編米七十石或八十石視

驛繁簡計粮朋編十年而更及廪給庫子皆身執役事供億繁浩無

論符驗有無誅索無蓺傾蕩生産十人八九嘉靖六年御史蘇㤙議

官雇法尚未畫一十四年御史戴璟通計各驛一年之費照粮派銀

隨粮帶徴觧府按季給驛逓供應其羡以待次年民免倍償亦十年

一編今乃逐年派徴

條編除魚課魚料外京庫軍饟府及各州縣及各儒學及梧州廉州

電白倉府及各州縣庫額派續派鋪墊及軍噐料SKchar兵廪粮SKchar史衣

資皆岀於官民米惟陽春縣廪粮衣資出於均平徭差民壮均平驛傳塩鈔皆出於

丁粮毎𡻕通計銀若干某米該銀若干丁該銀若干𩔗而徴之不多

立名取其易曉謂之一條編

論曰王介甫雇役舉朝攻之繇今以𮗚富者安貧不轉於溝壑終不

可罷非耶始料最繁自邵御史折而帶徴於粮民頌便簡此條編之

𫞐輿也民壮驛傳銀戴御史亦嘗帶徴而不混粮之内自是或行或

罷霍文敏計両粤便事嘗搤掔今即均徭均平向皆役於十年五年

三年者𡻕編之又通為一謂之條編稱名少而耳目專未知天下聖

人之政東南舉稱之矣何者錯薪翹翹不如一束之易操也岐路𡨋

𡨋不如一塗之易遵也雖然無畛出納之際胥為政能殿最我能督

責我将盡力以赴之否則歸罪於民上下倀倀以瞽遇瞽余嘗為縣

既合之又分之民知其分以期其合官受其合而理其分若八音並

奏不相奪倫𡻕終縷䟽其負以胥後命民亦甚便官亦甚逸惟在心

計而已古者十一而稅今農半輸於有田之人有田之人輸於官者

三十之一合農之半是六十而一稅也古者役民不過三日登于天

府則自生齒以上今丁数十而一登一人之役實数十人共之也事

𠑽政重民徃徃以為言盖古事省無聚食之人後世聚兵而食男子

疾耕不足於粮饟其他經費若宫室賜予之屬不與焉故秦漢來一

切巧奪乎民尊為挈令山海関市之租盡入大農佐賦其在郡縣田

賦里甲之外塩魚及諸課税徭傳衞所郡縣屯戍之兵皆出丁田輕

彼而重於此是朝三也縣官空虗犬農𡻕以殿最長吏獻程不及且

得罪不敢言薄歛緩征事矣魏文侯曰户口不加而租税𡻕倍繇課

多也辟治冶令大則薄令小則厚至言哉至言哉自封建廢雖非守

令之民受人牛羊奈何立視其死司牧者圗之

都御史劉尭誨䟽近者両廣用兵每取諸𡈽客召募之兵也自海上

倭患以至大征古田嶺東羅旁前後召浙福及𡈽兵不知凡㡬萬當

其徃召也奉只尺之文直造其地而召號之不関於彼有司地里籍

貫不暇問奸良不暇察𡈽著遊偽之民不暇辨惟有常例者得𭣣之

為兵能厚賂之者得為哨為隊為長名為浙福實烏合之衆五方之

民也當事者務聚兵以勝賊賊勝矣而兵不可觧則姑養之以貽後

人後人不能觧又以貽之後人至於近年所募又皆不出門庭不辦

𡈽客招客兵而連韶之𡈽民亦徃也招𡈽兵而浙福之游民亦徃也

有賂者進是人者𭣣奉軍門放去者亦止除其名籍住支饟耳其衆

皆雜處於郊関逺近之間以兾復募募之則仍為兵乆而不募則入

山下海而為盗舉全省𡈽客之兵皆無家可歸無民可籍也各營寨

叅總徃徃𥝠擅革放兵目革於嶺東而𭣣於廣海革於髙肇而𭣣於

雷㢘使常例脩而外加賄焉不惟嶺東者可𭣣於廣海而嶺東者亦

𭣣於嶺東不惟復用之為兵而且㧞用之為長間有精勇不能挾貲

以進有為盗而已各兵以常例𭣣是以用之則獷悍而不馴放之則

屯結而不觧叅總亦不欲放一聞軍門将出令放班則鼓煽司府飛

語以危動之言兵有變當事者方惡其變之自已召也不得已乃為

𥨊(“爿”換為“丬”)或姑待焉及今不亟易之其患不止於為盗此乃兵之既敝也

水陸營寨領兵把總與在軍門及總兵叅遊員下諸爲中軍爲哨探

司旗司鼓名色把總無下百十人除 欽依陞授餘鮮不由他路進

請托得者故四方亡命之徒及罷黜生吏皆以此爲𤼵身媒利之階

當其未進費恒産殆盡又多稱貸於人既進而有管攝惟思冐饟尅

兵以營貲償息耳行伍之充乏噐具之完缺坐作擊刺之間習與否

一無所問有如不利非叛即逃而軍門不能行一切以督之故舊𡻕

廣西潯梧及廣東西山相継兵叛皆激於貪總也今春羅旁賊起連

刼二營營兵遇害甚𢡖把總王陞聞變翩然去矣夫督軍者不得從

軍興法行於将領事敗聼其自逃雖集兵如林何益此總哨之既敝

舊通志 永樂以來嶺西屢勤鈇龯每羽

檄旁午先己鳥舉亡跡吏士甫銜命裏糧

而馳比冞入則蕭然惟蓬藋耳駐則反為

所屠其伐之不可得得之不可守大都如此抑亦

山深川闊迭相出沒故也故當其出𣳚宜行

韓雍秋調之法以鵰𠞰韓雍秋調法舳艫千艘十艘一小脚艇春夏令官軍民壯

分領往來貨殖至七月東蘭西城等州狼兵畢集相機鵰𠞰歸峒則行馮拯括丁

之法以招懷宋馮拯知端州嘗奏行括諸路隱丁通鹽商諸事數十條吏民稱便今宜倣其法有

歸化者立版籍便耕種時勞以牛酒漸立甲堡誨以社學使有生事

之樂以易其跋涉剽掠之勞則山麓可樵渦

塘可漁隸里㕓而識文字夷獠日化為良民

營砦 舊志自成化後地方多故營砦日多或以稍寕而撤或以

險要而増或以非據而徙或以𫝑分而併因時制宜興革靡定

之人有民壯打手旗軍目兵鄉夫統領有千長有提調官民壮編户自雇或令正户雇打手鄉夫無工食打手俱新會順徳人月給

工食六錢廣西目兵月給行粮四錢五分俱府支給旗軍月給行粮四斗五升各州縣支給打手境内約四千人𡻕支銀三萬羅定

州縣皆在其中矣今撤増徙併益復不同取軍門志通志舊志州縣志廣

東圗説次之因革可見圗説萬曆十四年總兵劉鳳翔所輯雖不

乆然亦異矣兵備副使黄時雨部署乃今遵行者并著于篇

髙要之東路通三水西徳慶南東安北四會西南故患徭東北患

山冦東南海冦之患設廵簡司三横查古耶禄歩其營砦軍門志

有金鷄坪營在温貫都雲楼山去縣四十里近髙明縣九曲逕貝水營在縣東八十里貝水村近大河

逕營在縣治西九十里布院都通志同舊志無金鷄營割東安者不書廣東圗説有大逕水哨

四十梅子坑哨去縣八十里寕塘哨去縣六十里横槎哨去縣八十里貝水哨

八十清岐水哨去縣九十里今部署兵一百二人守城西北上下窰新

基一百二人守城東春牛亭上下漕灣舖前堤菴至黄江厰水兵

四十四人船艇各一守羚羊峽又四十四人船艇各一守髙榕頭

又一百十三人船艇各三守貝水清岐石排頭皆哨官領之遊擊

部也又弓兵二十守大路峽至石洲脚皆府城東境惠州衞及捷

勝所上班官軍一百六十二人船四守府西境自新村禄歩大逕

至白沙又潮州衞上班官軍八十三人船三同遊擊部自白沙至

羚羊峽焉 四會之東路通清逺西懷集南髙要北廣寕設廵簡

司二南津金溪其營砦軍門志有大坑營在縣東大圃都通志同舊志名太平岡營

逕營在縣東大圃都青草營在縣東大圃都SKchar在縣東舟官寺山二都河岸哨在縣城外興賢

仁夀二都上通志舊志并同沙田營在縣東舟官等都𢧵捕營通志同舊志無軍門志通志又有古竈營黄桐

營峽逕營舊志屬廣寕縣今部署青草太平䨇岡打手六十三人 新興之東

路通㤙平西北通東安南陽春舊徭浪賊薮設廵簡司三今存一

立将其營砦軍門志有東營在縣東三里梱村西營在縣西二里曲峝村通利營

東十二里布顛村白鳩營在縣東四十里雲禮村髙村營在縣東六十里髙村蘆村營在縣東六十里

平安岡營在縣東南八十五里䨇橋村石子營在縣東南九十里羊盆村張公腦營在縣西南五十

里宻洞村第八營在縣西南七十里第八屯茶岡營在縣南二十里何村裏峒營在縣南四十里上下裏峝

村上通志并同舊志四閘即舊東營餘俱無割東安者不書舊志有良峝營在縣西北三十里良峝村下洋

在縣治西二十四山要地設鄉夫守毎月一四七日從金山河頭護陸路商人至新興山口又以二五八日從新興山口護至

金山河頭三六九日護徃來商船量取牛羊及商船錢以充粮食伯岡營在縣南七十里覇塘村縣志并同軍門志通志

俱無割東安者不書廣東圗說有下甲巢去縣三十里撫民朱善富許英豪所居今部署立茅

田逕腰古東利廽龍四營軍守之同知方應時請置毎營軍十人 陽 春東南路

通陽江西東安北新興昔最患冦設古良廵簡司其營砦軍門志

有北塞逕蕉林逕俱西南界曹峝逕閘白水逕閘蟠龍逕閘俱東北界牛厄

曲營在縣北一百二十里思良都設千長領鄉夫防新興黄三坑㤙平君子山等賊巖面營在縣北一百五十里順陽

都設千長領夫獞防瀧水四賀等山徭賊通志并同舊志只有巖面營餘俱無舊志有鴨鬪營縣志云在縣内

口營在縣西六十里順陽都嘉靖十二年征西山屯為左軍鳳凰營在縣西南九十里太平嘉靖十二年征西山

屯為右軍通志無鴨門志無營餘同縣志有東營西營俱城狼營在城西八十里太平都正徳間

龎峝羅陳合水黄稾木欄等山徭猖獗田地荒蕪人十損八九知縣黄寛令排年招廣西狼兵二百餘家分三營耕守上三營軍門

志通志舊志俱無廣東圗説有上下魚跳砦去縣一百五十里撫民盤亞弟等今部署無

蓋守在四隣也 陽江東通恩平西電白北陽春南大海山海冦

並為患舊設海陵廵簡司今革其營砦軍門志有永安營在縣東南八十

里喬馬都黄竹逕設旗軍民壮鄉夫防新寕白水山賊馬牯逕營在縣東九十里北慣都設鄉夫防新寕白水等山賊

麻思營在縣西一百一十里䖍儒都設民壮打手軍餘防陽春樂安等山賊正徳改印岡營蓮塘堡在縣西六十里

海朗陽江二所官軍防陽春㤙平六山浪賊路戙船澚近大洋民壮及神電䨇魚海朗陽江衞所官所防畨冦通志同舊志

無馬牯逕營舊志有髙嶺營在縣西七十里堆錢嶺軍門志通志無縣志有三鄧逕蟠龍

逕雨霖山珠環嶺北塞逕上下瀧麻瀝逕雲霄逕桐油圍禢村逕

名同陽春者兩縣界○縣志云東自那桞至縣九十里兵營非一而永安營為要害西自儒峝至縣一百七十里兵營非一而印岡

營為要害徃守以軍壮打手鄉夫所官領之今十里一營與舖叅列守以營兵領以哨官儻有他虞諒能相𦔳廣東圖説

有長亭營去縣五里教塲營去縣五里歸善營去縣十里黄桐營去縣二十里那凋營

去縣二十里獨石營去縣三十里望牛營去縣四十里尖岡營去縣四十里○海防圗尖岡接電白

縣界此云四十里誤登𮗚營去縣五十五里○按海防圗登𮗚連尖岡此云五十五里誤漂竹營去縣六十里○

按海防圗漂竹接登𮗚此云六十里誤田寮營去縣五十里樂安營去縣六十里髙嶺營去縣七十

山口營去縣七十五里平望營去縣八十里望斗營去縣八十里麻思營去縣一百一十

大墟營去縣一百二十里○按海防圗大墟連平望此在麻思營下誤鐡爐頭砦去縣三里撫民許㤙安挿

今部署㤙平營左哨六隊守平望堆錢嶺樂安蚺蛇窟黄桐歸

善六營其三隊守㤙平縣城後哨六隊守黄竹橋山口田寮慿村

那凋長亭六營其三營守㤙平木梗水邉蓢那龍營中哨六隊守

陽江縣城其三隊守㤙平城凢哨九隊隊長一人兵十人三隊旗

總一人共一百二人毎哨哨官一人其平望以西大墟麻思安樂

漂竹登𮗚尖岡六營則陽電兵營也北津水寨見海防烽堠陽江

所六白沙北津南樂那貢南津黄村海朗所六那蘇平山三丫北

環澚仔東稔䨇魚所四石門将軍㡌白沙施村 髙明之東通南

海西新興南新會北髙要舊猺浪賊出入之路設太平廵簡司其

營砦軍門志有都含海口營在縣東四十里清溪甲近大河設弓兵駕船以防海賊長圳營

在縣東五十里羅格阮埇二甲扶䴡蘇塘等村近大河設打手駕船于中圍石子洲等䖏以防海賊鹽賊長岡營在縣西南

五十里髙村布社都路通新興劬塘營在縣治西四十里馬鞍都路通新興通志舊志并同舊志有赤木逕

營藥逕營皆在縣南三十里楊梅都古道逕營在縣北髙要范州古覇等都要害縣志同縣志有三

營總鎮在演武亭抽山臺寺藥逕赤木逕三營兵護城今廢鷄籠逕營在縣南三十里赤藥二逕之間赤麻

在縣南三十里新會賊徃來門户大下逕在縣南三十五里近雲峝村風凹逕在縣南三十五里近柴塘

石船逕在縣西南七十里新興西山盗賊徃來近麥板村錢窟逕在縣西七十里近髙村嶺官逕

北五里府城徃來之衝以上諸逕無營者有警鄉夫自守又有城村砦田村砦良村砦布練砦黄村砦跎栁鎮歌樂砦泔砦遥村

砦簕砦新村砦板村鎮澤河鎮平山砦朱塘砦平塘鎮平步砦小峝砦雲良砦舊宅鎮平嶺鎮白灌鎮禾倉頭鎮井頭鎮蓮塘鎮

豸岡砦員岡鎮塘口鎮大楠鎮清泰上鎮太村鎮獨岡鎮岑水鎮清泰下鎮山村鎮倫埇砦鐡頭岡鎮泥𣽸砦潭邉鎮茶田鎮大幕

鎮鐵册鎮東坑砦范州砦百竹山鎮龔村鎮黎坑鎮塘肚鎮歩州砦温水鎮停歩鎮有警亦鄉夫自守今部署長圳

海口二營打手六十人船二上自髙要縣石洲脚下至三洲𭏟徃

來廵守 㤙平東路通新會西通二陽南陽江北新興舊盗之衝

設㤙平廵簡司其營砦軍門志有塘宅堡在縣東北一百里長居都防會寕諸山賊今毁

入于開平屯馬岡營在縣東北八十里静徳都鴻觜山營在縣西北一百里静徳都獵逕營在縣東北

 一百二十里静徳都上皆防會寕新髙諸賊楼逕營在縣北九十里静徳都近官路連接鴻觜等大山防鴻觜山賊今為

 豐建屯○縣志云其逕東至倉歩通水洞賊巢南至鴻觜山後北至九嶺通老熊石賊巢九嶺至陳坑越此為新興飛䑕窟界通王

 三坑賊巢東北至獨鶴驛由驛西通西坑員嶺賊行要路越此為新興大河界東通立逕蚕娥嶺新興相思圍界賊行要路

 堂營在縣北五十里仕峝都 逼近化眼潭等山防化眼潭等山賊火夾腦營在縣西南三十里水東都鎮安屯

 縣東南四十里徳行都教塲營在縣城東通志同舊志無馬岡鴻觜獵逕營舊志有蓮塘頭營

 北二十里蓮塘村烏茭塘營在縣東三十里水東都官路傍𢧵籬子逕要路上縣志同白䝉逕營在縣東南

 四十里今為白𫎇屯○縣志云其逕東通白麻逕懷寕營村南通灣雷逕至海西南通陽江那龍村北通那䖍上峝縣志

 有㤙平堡成化間改為縣籬子逕在縣東南二十里東通十三村逹蜆岡十二逕在縣西南那吉峝由

 那吉𭏟西至落馬洒入上水洞出珠環梯峝陽春界南陽江界白石逕在縣西南山路直通陽江陽春各巢盗賊岀沒皆由

瓦巷逕在縣西五十五里通陽春盗賊要路黄沙逕通陽春新興䨇穴逕在縣西北四十里路通新

興賊行要路清油逕在縣西北四十五里通新興李峝險要之地黄竹逕在縣北六十里仕峝都北通良塘黒

羊尖雲岫大山有賊徃來要路曰鷓鴣崩通馮九地賊巢老鴉灘在縣西北六十里仕峝都東至祠堂營西至姜村猫𠂢嶺

通王三坑南至黄竹逕北至花眼潭牛牯凸鴻觜山狗尾型水洞各賊巢俱賊住要地擒頸在縣北七十里静徳都塘角壠

西至花眼潭一路通牛牯凸水洞營一路通狗尾型鴻觜山今為鎮戎屯倉歩在縣東北一百一十里東至豪坪營新會界南

至合水觜北獵山馬驑砦越此為新寕界西通鴻觜山北至那假関計至枕頭賊營今為開平屯塞喉逕在縣東北七十

里由赤硃岡迤東而入出逕為新會縣那盧界羊逕在縣東北八十里由火燈村入出逕為新會倉前村界火燈逕

在縣東北九十里由火燈村入出逕為新會社𫟪竹子坪在縣西南水東二圗西通雨霖山陽江界北至雲禮村原賊巢

簕牢在縣西六十里東西大山北通落馬洒逕賊巢金雞頭巢在縣東南六十里東至新寕赤鷄傍鶴北通新

會𫉬峝○縣志云㤙平用武之地其逕道巢壘昔皆盗賊經由屯聚不可以安而忘危治而忘亂也今據千長開報備録按圗可知

廣東圗説有牛屎營去縣十里石井營去縣十里木梗營去縣十五里水甕凹

去縣二十里潭流營去縣二十五里大湴營去縣三十里𫟪去縣三十里廟子營

去縣四十里那龍營去縣四十里官來逕營去縣五十里田心營去縣五十里黄竹營

去縣五十五里瀾石營去縣六十里鷄啼營去縣六十里牛牯凸營去縣七十里楼逕營

去縣八十里簸箕田營去縣九十里獨鶴營去縣一百里今部署㤙平營左哨三

隊守㤙平縣城其六隊守陽江六營右哨九隊分布於田心鷄啼

牛牯凸楼逕簸箕田獨鶴慈雲木檔稔村九營中哨三隊守㤙平

縣城其六隊守陽江縣城前哨九隊分布於瀾石官來逕廟子水

 琅珂水甕凹牛屎石井潭流水大湴九營後哨三隊守木梗水𫟪

 蓢那龍三營其六隊守陽江六營 廣寕之東路通清逺西通懷

 集南四會北連山設扶溪廵簡司其營砦軍門志有黄沙營去縣一百

 二十里府志名南綏營縣志在永義都二十里至清逺白芒鵝呌石砍諸峝皆撫民當大羅山之襟喉各峝賊出入由此四十里至

 扶溪企岡營去縣一百八十里縣志東南有猺至清逺石坎峝屡出冦地最險要三十里接花山營花山營

 去縣一百八十里縣志防守顧水一帶營後有螺殻大賊巢俱是猺獞原賊首馮天㤙據此山外懐集縣界此營孤絶無人烟

 勝營去縣二百里縣志分守森峝北路二十里接連懐集務本寕峝并開建水細龍塘金鵝等賊巢南十里徳慶州界東北鷹

 峝山猺上三營通志舊志無舊志有古竈營在縣東太平都黄桐營在縣北太平都峽逕營

 東北太平都軍門志通志屬四會盖未立廣寕前也縣志中軍營在演武塲前山征大羅山時營此官埠水

 哨知縣羅彦霄請置毎月輪營兵八人詰奸人𥝠塩縣廵捕官領之廣東圗說黄沙營企岡營花

 山營得勝營塘角砦逍遥砦扶溪砦今部署哨官領兵一百七十

 九人分布於黄沙企岡得勝花山四營又分水哨三以六十里爲

 一哨自東鄉水口至官埠又自官埠至扶羅又自扶羅至程村凢

 三哨於四哨抽兵二十四人毎哨八人駕船一徃來廵守 徳慶

 之東路通連山髙要西通封川北懐集南大江通羅定猺昔盤據

 爲害孔𣗥設廵簡司三今存一恱城其營砦軍門志有平村營

 西八十里都城鄉近大江上峝麻地營在州西九十里都城鄉萬峝大塘營在州西八十里都城鄉十五都西

 灣營在州西十里近大江沿頭埠在州西八十五里北岸近大江緑水埠在州西六十里北岸近大江

小澗埠在州東三十五里北岸近大江冷水埠在州西三十里北岸近大江野芋埠在州西五十里北岸 近

龍目埠在州東四十里北岸近大江辣頭埠在州東四十里北岸近大江下埇埠在州東四十五

里北岸近大江思麻埠在州東四十五里北岸近大江蓬逺埠在州東五十五里北岸近大江媳婦頂埠

在州東六十里北岸近大江降水埠在州東七十五里悅城鄉北岸近大江大塘埠在州東六十五里北岸近

蓮湖埠在州東八十里北岸近大江○以上十四埠俱在大江北岸防西山賊通志營埠並同在南岸者不錄舊志云

上江九埠下江二十五埠今存其七餘併入江防考舊志無江防六埠見上一倫埇也舊志有教塲營在州西三

水碓營在州東五十里廣東圗説辣頭營去北岸營五里三洲營去北岸營五里倫埇

即連去北岸營十里大樹營去北岸營十五里龍目營去北岸營十五里田心營去北岸營

二十雷公埇營去北岸營二十五里大河營去北岸營三十里静蠻營去北岸營二十五里

青榕營去北岸營三十五里下封門營去北岸營三十五里七把連營去北岸營四十五里麻𭏟

去北岸營五十五里赤𡈽營去北岸營六十五里上封門營去北岸營六十五里甘塘營去北岸營

七十五里募前哨去北岸營八十里教塲營去北岸營八十五里羅孔營去北岸營九十里思逕

即茨去北岸營一百六十五里水碓營去北岸營二百五十五里馬地營去北岸營二百六十五里

部署北岸營兵五哨四哨皆分水陸一哨水自徳慶州下至靖蠻

營陸自教塲營至甘塘麻𭏟營一哨水亦自州至七把連靖蠻營

陸自七把連營至青榕大河營一哨水自靖蠻營至連埇新村驛

陸自龍目營至辣頭雍沙營一哨水亦自靖蠻營至三洲新村驛

陸自三洲營至田心雷公埇營其一哨則皆陸兵自馬地營至封

門羅孔茨逕營焉毎哨兵皆一百二人水哨船艇各二上江以南

雄上班官軍哨守千户一人軍九十二人船艇各四 封川之東

路通徳慶西蒼梧北開建南大江通西寕設廵簡司一文徳其營

砦軍門志云麒麟白馬二山賊嘉靖二十四年剿盡今無𫟪患營

堡俱廢通志舊志有羅峝營在脩泰鄉縣志有迪田營在文徳鄉迪田村前臨賀江

西河營在文徳鄉西河村前臨賀江上二營廣西流賊出入襟喉有警則統兵防禦無警撤備菊花營在脩泰鄉

菊花嶺原羅旁賊越刼要路靖安營在城南龍營鑼皷營俱在文徳鄉三丫逕埇彪

俱文徳鄉通関廂要路相思大逕在徳寕鄉通関廂要路烏沗逕羅黒逕存塘逕

寕鄉要路有警防守都蓬逕老鴉逕在歸仁鄉通徳慶州要路猿嶺逕在文徳鄉通歸仁鄉要路有警植栅

廣東圗說有南龍營去縣一百二十里鑼鼓營去縣一百四十里今部署哨官

領陸兵一百人守南龍鑼鼓等營民壮二十人弓兵四人船艇各

二𨾏廵守蒼梧䨇魚界至徳慶都城界 開建之東路通懐集西

蒼梧北賀縣南封川設古令廵司其營砦軍門志有㑹珠營在縣北六

十里四都防懷集金鵝松栢南水上帥下帥諸山賊萬保營在縣北四十里四都防賀縣深埇懐集牛欄羊橋銅鍾古城諸

獨住營在縣北三十里三都防賀縣深埇塞山企墈磨刀田源諸山賊通志同舊志有潭霜營

北六十里四都縣志有教塲營白蓮營在縣北七十里四都何木逕大灣營在縣北七十里四都

總旗營在縣北六十里四都舊東營在縣東北六十里今廢鎗杆烽堠在白蓮營外十里廣東

圗說有龍堂中軍營會珠營飯包即萬營獨樹即獨營小水營今

 部署哨官一領兵一百七人守白蓮敎塲營哨官一領兵一百人

 守總旗獨住營又哨官一領兵九十八人於大灣潭霜營守焉

 江防 自徳慶州前上至都城為上江下至楊柳為下江上下凢

 二百里以其在州之南又謂南江徃羅旁未平猺賊每以急榜横

 江奪舟越貨即制帥大吏不為憚故江防最急通志打手六百人

 戰船二十哨船四十以防南山徭賊舊志上江守各埇口船一十

 九廵哨船二下江守各埇口船四十九廵哨船三又言上江埠九

 下江二十五埠大都埠船二矣每船打手二十人上下江提調指

 揮各一人廵哨千百户各一人其重如此今徭已平自蒼梧至髙

明舳艫不絶兵備道所部署已見上復聯絡書之蒼梧䨇魚界起

至都城廵簡司封川縣民壮弓兵廵守南雄所上班官軍則自都

城至徳慶州北岸營兵二哨自德慶州至靖蠻營又二哨自靖蠻

營至新村驛髙要界也惠州衞及㨗勝所上班官軍則自新村驛

至白沙潮州衞上班官軍同遊擊部復自白沙過肇慶府至羚羊

峽遊擊水軍復自羚羊峽外髙榕頭貝水清岐至石排頭一水南

下為大路峽至石洲脚髙要境至此髙明打手則自石洲脚至三

洲焉其廣寕水哨自東鄉水口至程村入四會岀于清岐兵備副

使黄時雨分水軍為遊正二哨給以號票號簿正者畫地而守日

則偵冦夜則擊𣔳中流遊者晝夜徃來㑹哨投票簿於附近官司

填註時日印盖之季一覈

海防 陽江縣濵海東海朗西䨇魚皆海堧也舊制三所備倭官

各一人毎𡻕四月風汛之時各率旗軍出海防禦陽江所旗軍七

十人海朗所旗軍八十二人䨇魚所旗軍一百人各戰船一哨船

一霜降後撤囬軍分二班一班仍舊防禦一班辦備倭料銀又每

𡻕調東莞烏艚船十雷州神電寕川錦SKchar等九衞所官軍乗之俱

赴戙船澚防汛嘉靖二十七年掣三十五年復掣陽江䨇魚所軍

船自此多事隆慶六年都御史殷正茂以神電䨇魚連䧟奏設東

西廵海叅将以西路叅将駐陽江萬曆三年設海防同知亦駐陽

江四年始設北津水寨改西路廵海叅将為陽電海防叅将八年

設北津水寨把總而陽電海防叅将罷𥘉船烏艚横江白艚玄鍾

哨馬叭喇唬共七十四𨾏每年省河一脩兵二千二百七十人脩船則放班

二七八九十二月𭣣汛三四五六十十一月岀汛所分信地東至

三州上下川與南頭寨㑹哨西至呉川限門山與白鴿門砦㑹哨

又以海闊分為三哨中哨泊于戙船澚豐頭港左哨泊于寨門澚

右哨泊于電白之蓮頭澚軍噐火藥咸具自是縣所軍壮掣而不

每𡻕船就附近估脩不必至省𭣣汛亦免放班止給大半工食然自七年以後

船兵屢有裁减又裁船大小二十捕兵六百三十三人益白鴿門

以守烏兎至十五年尚存大小船三十五𨾏官兵九百九十七人

先是總兵戚継光改三哨為三司每司左右二哨中司復有中中

哨凢七哨今仍左右司之名而中司止一哨凢五哨嶺西分守道

以右哨原守電白縣蓮頭赤水等信地其船九兵二百四十八與

饟宜屬髙州海防同知於是肇慶海防舘所屬止船二十六𨾏官

兵七百四十九人中哨船五𨾏兵一百五十二人守北津港分哨

南津等港左司左哨船八𨾏兵二百一十人信地東自大澚迤西

至馬拇石毎月東與廣海遊兵會於海朗西與左司右哨㑹於馬

拇石左司右哨船七𨾏捕兵二百人信地東自馬拇石迤西至筶

杯山每月東與左司左哨會馬拇石西與右司左哨會筶杯山右

司左哨船六𨾏兵一百六十人與髙州海防所屬船二𨾏兵五十

人為一哨信地東自䨇魚角筶杯山西至蓮頭角每月東與左司

右哨會筶杯山西與右司右哨會蓮頭角右司右哨船七𨾏兵一

百九十五人信地東自蓮頭角西至暗鏡山毎月東與右司左哨

㑹蓮頭角西與白鴿門寨兵船會暗鏡山則髙州海防所屬者也

各哨雖有信地仍哨外洋會哨兵備道給有簿所至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