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僕寺新立題名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太僕寺新立題名記(代)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十六

太僕寺,秦、漢皆掌輿馬,天子出,奉駕上鹵簿,用大駕則執馭。然其屬有龍馬五監、邊郡六牧,則馬之事無不統焉。漢以後,官掌大抵不異。國家自洪武六年定制,獨置太僕寺於滁州,始去奉車之職,而顓掌馬之事。三十年,置行太僕寺。永樂初,改北平行太僕寺為北京行太僕寺。十八年,特稱太僕寺。洪熙初,復稱北京。正統元年,始定稱為太僕寺。寺卿一人,少卿二人,丞十二人。列聖相承,時有損益。至隆慶己巳,其員額少卿三人,丞三人,所掌驗烙巡牧,勞逸人殊。藏府京營,歲月輪代。某初到官,頗為推究,非初立法之意,乃因循墮廢而致然也。因條上其事,略云:

舊設少卿二名,一巡京營及各邊騎操之馬,一巡近京州縣寄養之馬,皆領敕歲代。寺丞十二員,分管畿輔八府、山東、河南之馬。後復增少卿一員,省丞為六員。今又已虛其丞之半,丞少,不足以更事,而又偷息其間。欲乞重三丞之選,與少卿一體協行,以均勞逸,重責成。又驗烙發寄,本非二事,舊制,巡驗俱屬一卿。今欲以二少職掌,亦如兩丞東西分管,職兼驗養,各以丞佐之。春秋仲季,並出近京州縣。赴俵之馬,就近印發,一便也。都會輻輳,得免擁聚,二便也。國門嚴重,潛杜呼噪,三便也。兩卿分轄,事半功倍,四便也。卿巡未逮,分任寺丞,五便也。遇有緩急,就近調兌,六便也。上免朝參,下謝交託,殫力王事,七便也。營軍養戶,躬相授受,遊販奸胥,不得規避,八便也。

奏上,天子以其章下兵部,覆奏報可。於是驗牧並行,卿丞配佐,載於甲令。某又以寺宇敝壞,奏一新之。故事,諸省寺皆有題名碑。始卿邵康僖公銳、張公舜臣重為立石,今歲久石窮,無隙镵書。於是李君義起,與廳簿應崇元,願捐貲以豎新石,而丞張君進思、郎君大倫、王君淑,咸曰幸今日正名,與諸卿埒,亦請立石。於是相率屬某記之。

某竊惟聖天子改元更化之日,率作興事,開廣言路,群工戒飭,百度振舉。而微稍條上一二事,詔書無不俞允,此正等精白一心,夙夜匪懈,以助成德意,興萬世之太平者也。邇者歲災流行,大江南北,河海嘯溢,畿輔邊關,雨雹遍野。夫雨水冰雹,皆陰類也,其應主戎馬生郊之象,潢池盜兵之兆。臣等職領師菀,而國馬傷耗,武備衰減,其責尤重且大。夫三關九塞,用馬之地也;畿輔州邑,牧馬之地也;大江南北,財賦之區、駒馬之地也。是故驗烙則憂種馬無駒,兵政之寓農,何以復祖宗之初額?巡牧則憂芻牧非人,緩急之備,用何以禦匈奴之長技?京營則憂四驪未比,何以奠百二之神州?藏府則憂九年未蓄,何以備邊圉之孔棘?自古僕卿在九列,國家雖去奉車,少離親密,而任益專重。今因仍積弊之後,尤有難者。況茲廨宇官職,丕變維新,臣等凡備列題名之石者,其可不思所以協乃心力,以祗承明天子之制哉?某拜手謹記。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