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少傅工部尚書裘文達公神道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太子少傅工部尚書裘文達公神道碑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公姓裘,名曰修,字叔度,一字漫士,江西新建縣人。康熙刑科給事中思補公之第五子也。乾隆元年,以廩生薦博學鴻詞。舉順天鄉試。四年,中進士,改庶常。八年,天子親試翰林,擢公高等,驟遷侍讀學士,轉詹事府少詹,遷兵部侍郎,調吏部侍郎,充經筵講官,軍機房行走。

公貌清整,眉有濃翠,顧盼間精神淵映。居恒喜賓客。工諧謔,搜奇語怪,了無倦色,而遇事神解超捷。每詣一曹,受一職,手文書嘿然,數日後判決如流。二十一年,王師征伊裏。公面奏軍務機宜,天子大悅,即賜御衣冠,乘傳至巴裏坤,傳宣聖意。會逆酋莽阿裏克遣弟某詭稱押送諸番,探信卡倫,公與哈密總兵祖雲龍縛畀總督,發其奸。哈密兵少,有赴巴裏坤種地者七百人,公請暫留為衛,撥沙洲五衛麥石添備支發,其剩餘者分散各路塘站平糶之。上皆獎許。公以一書生,冒矢石行萬里外,與陝甘督撫滿洲諸將軍計議密勿,而能下協邊情,上符睿算,近代儒臣所未有也。

調戶部侍郎,署倉場總督,攝順天府尹。充丙戌科會試總裁,擢禮部尚書,調刑部尚書,降府尹,尋遷工部尚書。年六十二,病噎,天子賦詩存問,醫藥不絕於道。加太子少傅,詔下二日而薨。賜諡文達,入賢良祠。

公聰強機警,受大任,舉重若輕。天子愛其敏,倚若股肱。初為胡中藻事罷官,逾月起用。再為捕蝗事降官,逾月復故。凡有事於四方,與大學士劉統勳先後奔走,前命未復,後命又至。半途回車,朅東西。雖侍內廷,領六部,而英蕩款關,足跡常半天下。二十三年,命在工所,訊邳州知州某短發車價事。二十四年,命往太倉,訊王冒家主事。二十五年,命往蘭州,訊縣丞崔琇擅動驛馬事。二十九年,命往福建,訊總督楊廷璋受陋規事。三十七年,命往盛京,查旗地事。五主鄉試,一至湖北,兩至江南、浙江。八勘水利,三至河南,兩至江南,四至直隸。公所讞決,無苛嚴,亦無縱舍。衡文得士心。

尤善治水。嘗奏治水宜先審其受病之由,再論治病之法。就一縣一府而言,病有其處,合一省而言則不然;就一省而言,病有其處,合數省而言,又不然。若僅於一處受病處治之,而下流之去路未清,則為患滋甚。上深然之。所治黃、淮、淝、濟、伊、洛、沁、汜等,共九十三河,疏排浚瀹,貫穿原委,俱有成效,可為後法。

善應變,捷若轉圜,而立意矜矜,偏於慈惠。從盛京歸,奏免追八旗生息銀。為司寇時,奏免盜參者死。諸大臣或探聖意,噤齘不前,而公獨抗聲,有犯無隱。天子鑒其誠,雖忤旨,時加嚴訓,不逾時恩禮如初。

薨之日,公卿士大夫素車塞路,外省之河堤老兵、煙墩戍卒,皆泣歎,有失聲者。公本以文學受知,始終與書局相終始。與纂《西清古鑒》、《錢錄》、《石渠寶笈》、《熱河志》諸書。而最後為四庫全書館總裁。上以書法近宋臣張即之,以內府張書《華嚴經》殘本,命公足成之。有奏疏、詩、文若干卷。

夫人熊氏。子女各五人:長子麟,官編修,早卒。次師,次行簡,次豫,次遵慶。行簡以予與公同薦鴻博,同舉進士,同官翰林,同出蔣文恪公門下,故將葬,來乞書碑。銘曰:

升龠鼎鍾,器有所窮。禮樂兵農,事各不同。裘公恢恢,兼總天工。智大於身,意過其通。馳於文囿,扢揚雅風;行於邊塞,笑談兵戎。以決庶獄,卿月麗空;以障大澤,手驅蛟龍。奉帝之命,皇皇者華。樂帝之心,憂國如家。指左識右,帖邇安遐。寧有臣如斯,而堯舜弗嘉?雨露方濃,梁木遽壞。台曜雖沉,寒芒尚在。葵之竺之,恩命沃之。樹柏樹欒,剛日卜之。公身雖藏,公績彌彰。丹心史上,玄石塚旁。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