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學生陳君妻郭孺人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太學生陳君妻郭孺人墓誌銘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二十一

孺人姓郭氏,長洲人,封鴻臚寺丞諱某之曾孫、處士諱某之孫、太學生諱受益之子,歸陳氏工部都水司郎中諱天貴之子婦、太學生大雅之妻也。年四十有四,以嘉靖三十四年七月二十九日卒。太學君為治葬事,遣其子良謨來請銘。

初,孺人始歸陳氏,太學日遊庠舍,不能治生產,幾無以自贍。孺人父母家在吳淞江上,田肥美,歲多收,為捐嫁時衣被財物,買田廬。每歲之冬,即往收獲,苦寒迨春,而面嘗皸瘃。凡賓祭補紉寔爨,一任其勞苦,時節縮而用其仂,纖麗之服、珍華之飾,屏去不御。親黨有邀為宴會者,曰:「飲酒非婦人事。」輒謝之。辛勤二十餘年,家用可以給。而夫君以年貲貢入太學,滿次謁選,當為州縣官,不日有祿養,而教育其子為進士業,亦既有成矣。一旦構危疾,自知其不起,為其子女從容敘述生平。言始為婦以至於,今其勤勞如此,若操舟渡江,舟中之人僅已登岸,而操舟者沒焉。因唏噓不自已。家人度為櫬須若干直,孺人聞之,即曰:「吾不須此,木當若干直可也。」又曰:「吾生自謂盡瘁於爾家,然不欲費,但得片石,求能文者誌吾墓足矣。」

予聞而傷之。孺人以女子,有志於名後世,夫豈為區區之名,即其平生之志,有不容沒沒者。予讀《谷風》之詩,蓋夫婦之變也,其稱所以為其夫者曰:「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淺矣,泳之遊之。何有何無,黽勉求之。」至於旨畜以禦冬,甚微細者亦自言之,亶亶不厭,千載而下可以見為人婦者之心也。其亦可悲也已。孺人生子男二人:良謨,長洲縣學生;良策,尚幼。女子一人,適李春陽,吳縣學生。孫男女二人。其葬在武丘鄉,卒之明年正月二十四日也。銘曰:

郭世巨族,居差方里。大臚貤封,亦以貴起。來嬪陳宗,實相厥美。致其畜藏,勤毖自喜。悲彼褕衣,不能為婢。一世之志,迫於短晷。不承其享,貽後之祉。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