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宗皇帝實錄 (四部叢刊本)/殘卷七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殘卷七十八 太宗皇帝實錄 殘卷七十九
宋 錢若水 撰 海鹽張氏涉園藏宋館閣鈔本 常熟瞿氏藏舊鈔本 宋鈔本
殘卷八十

太宗皇帝實錄卷第七十九至道二年月盡十二月

九月已已以單州刺史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瓊為本州防禦使充𤫊慶

路兵馬副部署壬申蘓州言虎夜入福山寨食戍卒

四人癸酉六宅使富州刺史張茂宗卒茂宗魏郡繁

水人舉進士及第解褐大理評事累遷太子中允直

御史府先是洛陽官市赤堊吏第其價為三第民有

訴其㒺上者事下河南府踰年不能决命茂宗馳傳

視之茂宗徑詣出赤堊䖏按驗堊皆同色無他異吏

伏罪俄兼鹽鐵推官 上命欲儒士領内職遷茂宗

為六宅副使改西京作坊使知潭州民甚便之善待

𬨨客取名譽使車出其境以美声聞於上者日以充

斥徴為六宅使冨州刺史知河南府移知梓州綿州

又知興元府至是卒年四十九 上頗嗟悼之戊寅

右僕射宋琪薨琪字淑寳范陽薊人少好學問與同

郡室昉齊名晋天福中戎虜猖熾每歳開貢藉琪舉

偽進士中第署夀安王侍讀幽帥趙延壽恐其陷極

塞辟為從事㑹戎虜猾夏随延夀至京師延夀以其

子賛領河中節制署琪為記室周廣順中府罷調𥙷

澶州觀城未幾丗宗征淮南起賛為排陣使復辟琪

在幕府及鎮廬江表為𮗚察判官部有𡨚獄琪辯之

活三人死命制加朝散大夫國𥘉賛連移鎮壽陽延

安皆表為從事召拜左𥙷闕開封府推官 上時領

府尹禮遇甚厚坐與宰相趙普厚善多逰其門

上惡之白 太祖出琪知隴州移閬州改護國軍節

度判官 上即位召拜太子洗馬選太常丞徴歸将

大用為盧多遜所沮改都官𭅺中出知廣州将行求

對于便殿 上以藩邸舊僚不欲使之逺去因留不

遣改兵部𭅺中判三司句院廷辯事忤㫖責授本曹

貟外𭅺通判開封府事先是開封府未嘗置通判通

判之召自琪始也俄拜右諌議大夫同判三司遷左

諫議大夫参知政事時李昉参知政事昉已任工部

尚書欲令琪居昉上即日拜刑部尚書参知政事如

故趙普出鎮與昉同平章事㑹郊祀加門下侍𭅺昭

文館大學士琪嘗遣柴禹錫白 上請盧多遜舊宅

上𢙣琪無鍾離意委珠之操又素好詼諧無大臣體

因罷為刑部尚書琪将罷前数日晨至侍漏舎有異

烏大于鴞集琪之坐左右驅不去至是罷人皆異之

端拱𥘉 上親耕耤田以舊相進位吏部尚書琪生

長戎虜習知𫟪事㑹北戎入㓂下詔慱訪有位琪獻

平戎十䇿 上嘉納之事未果行頗為識者所許拜

右僕射月給真俸上以其衰老特詔五日一朝数

𬒳病作多幸老民自叙以見志又口占遺表数百

字而卒年八十詔輟視朝兩日贈司空謚惠安琪學

術素淺頗口諧捷給在使府前後三十年周知人之

情偽尤通明吏術在相位每百執事謁見有所求請

必面折之以是人用胥怨詔劔南峡路諸州民家先

蓄藏兵器限詔到百日悉上送官敢匿而不以聞𤼵

覺者斬已卯夏綏延行营上言兩路合𫝑破賊于烏

池斬首五千級生擒二千餘人獲米募軍主吃囉指

揮使等二十七人馬二千匹兵器鎧甲数萬羣臣稱

賀先是 上怒⿰糹⿱𢆶匹遷親部分諸將攻討李⿰糹⿱𢆶匹隆自環

州丁罕自慶州范廷召自延州王超自夏州張守恩

自麟州凡五路率兵抵平夏上皆先授以成筭師

已有期㑹⿰糹⿱𢆶匹隆遣其弟⿰糹⿱𢆶匹和馳驛上言路回逺欲自

清岡峡直抵⿰糹⿱𢆶匹遷巢穴不及援𤫊武 上怒召⿰糹⿱𢆶匹

於便殿詰之曰汝兄如此必敗吾事矣因手扎数幅

切責⿰糹⿱𢆶匹隆命引進使周瑩齎詣軍前督之瑩至而⿰糹⿱𢆶匹

隆已便冝𤼵兵不俟報而與丁罕兵合行十数日不

見虜引軍還張守恩見虜不撃率兵歸本部獨王超

范廷召至烏白池與賊遇大小数十𢧐雖頗克捷而

諸将失期士卒困乏終不能擒賊焉庚辰詔陳州管

内先是節度使石守信在任日科屬縣民輸藥物十

二種非風土所産者並除之甲申貶㑹州觀察使環

慶路副部署田紹斌為右監門衛率府副率SKchar州安

置先是白守荣馬紹忠受詔與大将皇甫⿰糹⿱𢆶匹明護送

軍糧紹斌自𤫊州率兵迎援次浦洛河㑹⿰糹⿱𢆶匹明卒守

榮等後期一日至適⿰糹⿱𢆶匹遷所圍守榮等欲擊之紹

斌曰蕃賊輕佻勿棄輜重與𢧐但按轡結陣徐行守

榮等忿曰我不受節度若但率兵來迎爾勿預吾事

紹斌因率所部去輜重四五里⿰糹⿱𢆶匹遷𥘉望見紹斌旌

旗不敢撃守榮等自欲邀竒功遂與𢧐敗丁夫相驚

潰走蹂踐死者無数紹斌振旅徐還所部不亡失

一人 上𥘉嘉之未幾李⿰糹⿱𢆶匹隆遣護軍馮訥入奏

言浦洛河之敗紹斌握精䘚登隴上頋望不救自言

𤫊武非我不能守欲規圖方面有異志 上大怒曰

是嘗背太原來投今又首䑕兩端真賊臣也立遣使

捕繋詔獄鞫問而有是命癸已以右武衛将軍韋韜

為本衛大将軍致仕韜年八十餘病𠯁不任序班為

御史䑓所糾 上以其老病憐之故有是命甲午詔

翰林學士兩省五品尚書省四品已上各賜一子出

身以壽寕節特推恩故也以都官𭅺中黄夷簡直祕

閣夷簡上言浙右人無預館閣之職者因自陳故吴

越王僚佐嘗𭄿王入朝詞甚懇激 上憐之故有是

命以右諌議大夫雷有終知并州乙未詔建州歳貢

龍鳯茶先是研茶丁夫悉鬀去鬚髪自今但幅巾洗

滌手𤓰給新净衣吏敢違者論其罪丙申詔廢衢州

銀冶建三泉縣為大安軍以西縣𨽻焉丁酉以天長

軍降為縣依舊隸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六合縣𨽻建安軍

冬十月戊戌朔有司言諸州職事令録判司簿尉等

共闕一千七百餘貟望令京東江浙荆湖漳泉等䖏

州縣官有両貟䖏不更置有三貟䖏𤼵遣一貟赴闕

從之庚子殿前都指揮使夏綏銀等州都部署王超

徴闕辛丑環慶丹延晋絳州京兆府皆上言前月十

九日地晝夜十二震甲辰壽寕節羣臣上壽退赴佛

寺宴飲詔令 皇太子赴㑹辛亥月有食之已未以

池州新鑄錢監為永豊監庚申宴中書門下翰林學

士文武常参官節度觀察防禦圑練使刺史諸軍校

百夫長已上諸州進奉使外國蕃客於含光殿辛酉

以主客負外𭅺周澣為京東轉運副使壬戍以泰寕

軍節度使兼侍中張永徳為左衛上将軍永徳遣親

吏市言茶興販規利闌出徼外買羊犒将卒為轉運

使王嗣宗所糾故罷其節鎮而有是命虢州刺史劉

宇卒宇范陽盧龍人受虜署易州刺史 車駕北征

宇開門迎王師歸朝累受郡印至是來朝卒于京師

年七十五宇伉健有勇力以弧矢鞍馬自任雖老猶

矍鑠不衰徃往以𮪍射為楽為政寛易郡民甚爱之

甲子免京東轉運使工部𭅺中郭異坐前知越州用

法失入故也詔併三司句院為一以工部貟外𭅺劉

以詩戒之昜簡恐懼每入直不敢復飲酒SKchar休假在

私第賔客𠉀之常醉矣以致其死 上曰易簡果以

酒敗可惜也雅善筆扎好談誚所著文房四譜及文

集二十卷行于丗丙午䖏州言稲𠕂熟命宰相及羣

臣分于京城諸寺𮗚祠廟禱雪甲寅雨雪近臣稱

乙卯以給事中温仲舒為户部侍𭅺左諫議大夫李

惟清為給事中丙辰以工部𭅺中直集賢院胡旦守

本官知制誥右賛善大夫宋貽序上表乞終䘮紀従

之貽序故右僕射琪之次子琪卒 上悉起諸子授

以官廪給之至是貽序上言故不奪其志丁已命工

部𭅺中知制誥胡旦序立于馮起之上故事知制誥

先入者居上不繋于官次至是馮起任祠部𭅺中故

命旦居其上非常例也戊午 詔曰自今州縣官部

内流民及亡失租調計之一者並書下考東上閤門

使安忠卒忠洛陽人事上扵藩邸形質魁岸書纔

記姓名 上即位授供奉官累遷至東上閤門使俄

遷左龍武大将軍判右金吾街仗事忠泣訴於

上以環衛之任在外朝不得侍左右願復舊職

上𥬇曰大将軍三品顯官汝終不知朝廷表著因従

其請出護洪吉七州屯兵至是卒年六十四是歳天

下户四百五十七萬四千二百五十七


太宗皇帝實録卷七十九






書冩王壽昌  𥘉對揩書王良弼  再對霍良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