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宗皇帝實錄 (四部叢刊本)/殘卷四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殘卷四十二 太宗皇帝實錄 殘卷四十三
宋 錢若水 撰 海鹽張氏涉園藏宋館閣鈔本 常熟瞿氏藏舊鈔本 宋鈔本
殘卷四十四

太宗皇帝實録卷第四十三起雍熈五年正月端拱元年二月

雍熈五年春正月已未朔 上不受朝以將有事於

耕耤也羣臣詣閤拜表稱賀庚申御製喜雪五言二

十韻詩賜宰相李昉等令屬和癸亥土犯建星甲子

成都府言部内比歳不稔榖價翔貴請發公廪賑糶

以濟貧民從之乙SKchar2以監察御史宋鎬爲右拾遺直

史館進賀雪詩稱旨故也丙寅以大理評事王禹偁

爲右拾遺羅處約爲著作郎並直史館戊辰澶州言

黃河清二百里癸酉 上宿齋於朝元殿甲戍次東

郊是夜宿於齋室乙亥日未明三刻 上親饗神農

氏壇以后稷氏配焉次詣耕耤田位行三推之禮有

司板奏禮畢 上顧謂侍臣曰朕志在勸農恨不能

終千𠭇豈止以三推爲限乎遂耕數十歩侍臣固請

乃止回御丹鳯樓下制曰王者握圗御極膺駿命於

上玄務穡勸農利烝民於率土朕嗣臨大寶十有三

年毎師勤儉之風用洽雍熈之化民惟邦本雖無怠

於輯寜食乃民天顧未隆於教道是用舉累朝之墜

典耤千𠭇於近郊載陟青壇躬展事神之禮三推黛

耜式隆敦本之風豈惟備郊廟之粢盛抑亦勵烝𥠖

之播殖萬國駿奔而述職千官星拱以在庭望宫闕

城社之尊睹聲明文物之盛豈予寡昧獨荷於鴻休

思與華夷同均於大慶冝革紀年之號仍覃作解之

恩可大赦天下改雍熈五年爲端拱元年自正月十

七日昧爽巳前應天下罪人除犯十惡及官典犯正

枉法贓至殺人者不赦外其餘罪無輕重咸赦除之

内外馬歩軍諸將卒等第加賞給文武臣僚並與加

恩諸貶降官未量移者與量移巳量移者與復資巳

復資者與叙用除名免官人等所司具名以聞天下

人户雍熈三年已前係欠夏秋稅物並與除放應軍

民爲盜亡命山澤百日不來陳首復罪如初民有年

七十巳上見爲家長𦒿年宿德爲郷里所宗者冝令

本州具名以聞當賜爵一級舊制天子孟春𠮷亥饗

先農於東郊親耕耤田自東晉南遷此禮廢墜唐貞

觀中太宗始耤於千𠭇至元和五年憲宗以河朔師

旅之後物力凋耗將行而復止自是歷五代二百餘

祀不復舉行上以承平旣乆乃詔有司参酌典故

行三推之禮所以示勸農而興墜典也丙子 上賦東

郊耤田五七言詩各一首賜侍臣丁丑詔改晉州洪崖

廟爲棲眞觀從本州之請也庚辰詔郡國不得以司

理參軍兼莅他職先是成都府言以司理參軍承府縣

之闕故降詔以止之辛巳右屯衞上將軍伊審徴卒審

徴太原人同光中父延瓌隨孟知祥入蜀知祥僣即

僞位以女妻延瓌歷嘉眉二州刺史審徴以父歷任

僞蜀州刺史通奏使同平章事武泰寧江兩軍節度

使蜀平歸朝爲邠州刺史靜難軍節度使移鎭延安

開寶末徴爲右屯衞上將軍至是卒年七十五先是

審徴與王昭逺俱爲僞通奏使掌機務即樞密使之

任也孟昶國事無大小一以咨之常自以康濟經略

爲己任㑹王師入境審徴首奉降表詣軍前昭逺時

統精卒數萬出城拒戰聞王師之至棄軍走匿東川

城倉中後數日擒獲時人𥬇之壬午南康軍判官朱

覃棄市覃淮西俚人也㓜寒賤始爲人厮役及長竊

弄筆硯冒爲士流游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凡數年止以利口持人長

短士君子頗患之洎䇿名從政其志益橫與大理評

事王悅素不協恱掌建昌縣酒榷告覃部内爲姦贓

鞫得實故抵於法殿中侍御史龔頴編歷代年紀爲

二圗來上優詔襃之癸未 上幸玉津園習射張樂

賜從官宴飲乙酉詔曰典獄之官理資於欽恤經國

之道政尚於寛仁庶洽時雍用期𠛬措如聞酷吏頗

恣兇威慮致陷於平人必有傷於和氣冝行禁止以

示哀矜應天下𠛬獄罪人内有合行訊問者只得一

依律令其䑕彈箏非理殘忍之𩔖並禁之先是諸處

獄吏搒掠罪人以繩接縛其手系於足指用挺叩其

繩則痛入骨髓謂之䑕彈箏 上聞頗悼其酷故下

詔禁之

二月辛卯詔輟視朝以皇舅靜江軍節度使杜審進

夫人張氏卒故也癸巳以殿中侍御史柴成務爲户

部貟外郎直史館甲午宴中書門下文武常參官翰

林學士節度觀察防禦團練使刺史諸軍校百夫長

巳上諸州進奉使外國蕃客於大明殿乙未詔曰補

闕拾遺位居諫省榮踐清華之列是爲獻納之臣朝

廷之得失須論刑政之煩苛必舉睠兹職業𭔃任非

輕上則輔佐大臣次則公卿庶尹歷朝選任何莫由

斯苟或但務因循止思愼黙忠言讜議寂寥無聞殊

乖申諷之規SKchar副建官之意冝更舊號特立新名庶

明立制之文咸勵匪躬之節其左右補闕冝改爲左

右司諫左右拾遺冝改爲左右正言 上欲令諫官

修其職業故改其官號特降是詔以申明之己亥詔

免瀛州部民租調三年傜役五年以其再遭犬戎蹂

躪故也庚子制曰端揆崇資文昌右相蓋非賢而不

授諒出綍以惟公告示具僚舉兹明命中書侍郎兼

工部尚書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李昉巖廊舊德文學

名儒踐臺閣之通班素髙問望處鈞衡之大任乆展

謨猷謙和秉君子之風純懿擅𠮷人之美今者輟從

三事緫彼六卿董齊喉舌之官載光北斗領袖搢紳

之列首冠南宫用資鎮俗之清規式表尊賢之茂典

禮異適遵於表著睠懐別示於股肱佩服渥恩優游

名器恭踐厥位往惟欽哉可尚書右僕射同日制曰

尊賢養老上古格言念舊録勲前王令典而況再登

廊廟三秉節旄始終不易於純誠岀入咸膺於大用

爰疇茂德用降徽章山南東道節度襄州管内觀察

處置等使檢校太師兼侍中許國公趙普大昴儲祥

維嵩挺秀翊天飛之景運名冠王公藴台輔之嘉謨

功書簡𠕋早從黃閤荐擁髙牙隆中盡偃於仁風峴

首賡歌於善政加以心惟許國道在安民封章屢納

於忠言致理率陳於正道佑予涼德繄乃宗臣朕所

以卜在㑹朝委之論道彞倫未叙將俟於緝熈庶政

缺然佇期於寅亮是以輟從藩輔復踐巖廊加帝保

之崇資冠鸞臺之舊列咨上公而詢庶政彌切𠋣毗

昌洪業以永丕圗更資光輔可守太保兼侍中昭文

館大學士又制曰天道無私日月星辰助其照皇王

不宰股肱輔弼代其功所以端拱仰成垂衣致理建

千年之景運追三代之令猷其有業茂經綸才推謹

厚參大政而載罹寒暑秉純誠而無替初終冝推爰

立之恩式副至公之選朝散大夫給事中參知政事

上柱國賜紫金魚袋吕蒙正四氣均和五行鍾秀藴

濟時之明略輔之以温恭挺命代之宏材守之以淵

黙凡膺歷試畢振芳猷公忠推社稷之臣凝重見廟

堂之器睠兹大體乆鬰具瞻爰資作礪之功用正秉

鈞之任崇階馭貴列爵増封兼司太史之書載踐地

官之秩爾冝周旋庶政佐佑眇躬緩兹宵旰之憂翊

我隆平之運同厎於道豈不美歟可光禄大夫中書

侍郎兼户部尚書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監修國史又

以開封尹陳王元僖進封許王韓王真宗舊名進封襄王

冀王元份進封越王益王元傑加食邑一千户武勝

軍節度使許王錢俶進封鄧王樞密使王顯加檢校

太傅給事中參知政事辛仲甫加户部侍郎樞密副

使左諫議大夫趙昌言加工部侍郎以樞密副使左

諫議大夫王沔爲户部侍郎參知政事以御史中丞

張宏爲工部侍郎充樞密副使甲辰詔陞建州爲建

寧軍節度以武寧軍節度使曹彬加檢校太尉安逺

軍節度使錢惟濬進封譙國公彰國軍節度使駙馬

都尉王承衍改貝州刺史永清軍節度使威塞軍節

度使駙馬都尉石保𠮷改滄州刺史橫海軍節度使

殿前都虞𠋫張訓領歸義軍節度使傅潜領昭化軍

節度使並充殿前副都指揮使侍衞馬軍都虞𠋫李

繼隆領保順軍節度使充侍衞馬軍都指揮使侍衞

歩軍都虞𠋫戴興領振武軍節度使充侍衞歩軍都

指揮使愼州觀察使駙馬都尉魏咸信爲相州刺史

彰德軍節度使以左衞上將軍張永德爲密州刺史

安化軍節度使乙巳以内客省使楊守一爲宣徽北

院使簽署樞密院事丙午詔郡國民有艱食處聽發

公廪賑濟之丁未以𠛬部尚書宋琪爲吏部尚書禮

部侍郎李至爲𠛬部侍郎翰林學士中書舎人宋白

爲禮部侍郎司封郎中知制誥賈黃中爲中書舎人

祠部貟外郎知制誥蘇易簡爲本曹郎中知制誥並

依前翰林學士以右補闕知制誥李沆爲職方貟外

郎王化基爲駕部貟外郎宋湜爲庫部貟外郎起居

舎人知制誥田錫爲兵部貟外郎知制誥户部貟外

郎知制誥胡旦爲司封貟外郎並依前知制誥以左

神武大將軍順州刺史王繼昇領本州團練使餘文

武官進秩有差以乙亥赦書加恩故也戊申以右諫

議大夫郭䞇雷德驤並爲工部侍郎以度支使張選

爲鹽鐵使户部使魏㔻爲度支使度支副使李惟清

爲右諫議大夫户部使以刑部貟外郎陳象輿董儼

屯田貟外郎雷有終並爲本曹郎中分充鹽鐵度支

户部副使己酉以職方郎中韓丕兵部郎中楊徽之

並爲左諫議大夫司勲郎中羅延吉爲右諫議大夫

以屯田貟外郎楊礪爲庫部貟外郎充襄王府記室

參軍庚戍以皇子元偓爲左衞上將軍元偁爲右衞

上將軍以皇姪孫惟吉爲左驍衞大將軍惟正爲右

驍衞大將軍惟叙爲左武衞將軍惟和爲右武衞將

軍惟憲爲左屯衞將軍惟能爲右屯衞將軍壬子興

化軍言甘露降工部侍郎同知京朝官考課雷德驤

上表求致政先是德驤與趙普不協普再入相制下

之日德驤方立朝手不覺墜笏遂拜章求退避普之

讎也因請於便殿見 上具陳所以 上勉諭乆之

謂曰第去朕終當保全卿勿以爲慮乃懇乞罷知京

朝官考課以奉朝請從之仍賜白金三千兩以慰其

心癸丑以右散𮪍常侍徐鉉爲左散𮪍常侍以皇城

使薊州刺史王延德領本州團練使乙卯右千牛衞

上將軍李崇矩卒崇矩字守則上黨人也㓜孤貧長

而謹厚爲郷里所稱晉天福之亂漢祖起自并汾師

次上黨史洪肈時爲先鋒軍帥聞崇矩之名召署親

吏漢祖踐阼以洪肈爲侍衞親軍都指揮使徼廵闕

下洪肈性殘忍好殺軍民橫罹其毒者不可勝計至

於屠李崧之家皆洪肈蘇逢吉之偁也時人冤之左

右懼其兇威亦稍稍遁去惟崇矩事之益謹迨洪肈

被誅卒免其禍周祖初有天下素與洪肈厚善訪求

親舊將恤其孤得崇矩而悉以委之崇矩嘗主洪肈

之家籍由是盡獲史氏之財産以付洪肈弟福周祖

聞而嘉之乃命𨽻於丗宗帳下丗宗嗣位擢爲供奉

官是年河東劉崇入㓂從征敗崇於髙平以功轉供

備庫副使俄遷作坊使恭帝嗣位以崇矩判四方館

事 太祖受禪李筠叛上黨率并㓂鼔行而南 太

祖患之命崇矩爲行營護軍率兵戍河陽以禦其衝

與石守信髙懷德羅彦瓌同破筠衆於碾子谷乃表

請太祖親征澤潞平以功授右監門衞大將軍充

三司使累遷至樞密使時趙普爲相崇矩在宥密皆

數年分秉大柄因以女妻普之子承宗厚相交結

太祖聞之頗怒㑹門下客鄭伸上書發其隂事開寶

五年出爲鎭國軍節度使六年追入朝授左衞大將

軍上即位出爲嶺南道都廵檢使未㡬遣使齎詔

就移爲瓊崖儋萬四州都廵檢使所部兵士憚於從

行有逗撓之色崇矩乃盡以車服器用金帛凡數百

萬分給之衆遂感恱樂爲其用累年海上無恙受代

歸闕遷右千牛衞上將軍尋被病請長告至是卒年

六十五輟視朝一日詔贈太尉謚曰元靖崇矩性純

厚寡言而志敦信義好黃白之術尤重佛法以始事

洪肇迨乎通貴見洪肈之子孫必厚禮而優濟之或

聞有學黃白之道者必自逺邀之至以師禮待之雖

知其詐而猶以爲神仙之士卒無恨悔在官凡得俸

入除朝夕伏臘費用外多輸於僧室故身死之日家

無厚積焉


太宗皇帝實録卷第四十三


書冩人趙弼 初對王丗昌  再對訖劉孝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