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寰宇記/卷0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河南道[编辑]

蔡州[编辑]

蔡州。汝南郡,今理汝陽縣。《禹貢》豫州也。春秋時,沈、蔡二國之地。後為楚、魏二國之境。歷降為晉、宋、陳、魏、曹、衛、魯、楚八國之地。後又為韓、魏之地。秦兼天下,以其地為三川郡。漢改三川為汝南郡。後漢、魏、晉如之。宋文帝於此立司州,領郡四,以為重鎮,使孝武守之。元嘉二十七年,後魏太武帝率兵攻圍汝南,太守陳憲守拒四十餘日,積尸與城齊,不拔而退。《地形志》云:「謂之懸瓠城,亦名懸壺城。」又《水經注》云:「汝水周城,形如懸瓠。」故取名焉。始自魏太和中,幸懸瓠,平南王肅起層樓於城隅,下際水湄,降眺慄渚,殊為佳觀。故《宋書》亦云「懸瓠為戍以防卻陂」是也。皇興二年改為豫州。東魏置行台,侯景為懸瓠都督,舉十三州入梁。後周置總管府,尋改為舒州,以地勢平舒為名。後又改為豫州,其後又改洛州為豫州。又以此為溱州,取城南溱水為名,其後又改為蔡州,以古國名之也。俄置汝南郡。隋初移入懸瓠,即今州城是也。大業二年廢郡,複為蔡州。唐武德四年,平王世充置豫州總管府,管豫、道、輿、息、舒五州。豫州領汝陽、平輿、真陽、吳房、上蔡五縣。七年改為都督府,廢輿、道、舒、息四州。貞觀元年罷都督府,廢平輿、上蔡二縣,複以道州之堰城,息州之新息,郎州之郎山,舒州之褒信、新蔡五縣來屬。天授二年,又改平輿、西平二縣。開元四年以西平屬仙州。二十六年省仙州,複以西平來屬。天寶元年改為汝南郡。乾元元年複為豫州。寶應元年避代宗廟諱,改為蔡州。漢初升為防禦州。皇朝因之。昔宋檀和之為刺史,出獵猛獸,伏而不起,亦不傷人。

元領縣十:汝陽、上蔡、平輿、西平、遂平、郎山、真陽、新息、褒信、新蔡。

州境:東西二百九十里,南北二百四十里。

:唐開元,戶,五萬一千二百一十。皇朝,戶,主一萬八千三百九十七,客二萬九千五百六十。

風俗:《漢書》:「角、亢、氐之分,東接汝南,皆韓地。其俗誇奢,尚氣力,好商賈、漁獵,難制御。」今其俗,人性清和,鄉閭孝友,男務墾闢,女修織紝。

人物:李斯。上蔡人。戴憑。汝南人,為侍中與百官說經書,奪席五十餘重,時謂之解經不窮戴侍中。袁安。汝陽人,五世孫紹,字本初。蔡順。薛包。並汝南人。黃叔度。南頓人。陳藩。汝南平輿人。應奉。汝南南頓人,讀書五行並下。應陽。汝南人。許劭。字子將,汝南平輿人,評曹操曰:「清平之奸賊,亂世之英雄。」呂蒙。汝陽人,魯肅代周瑜,之陸口,蒙曰:「君與關帥為鄰,將何以備不虞?羽,熊虎將也。」因示肅五廁,肅乃越席而起,曰:「吾不知卿才略。」至是,遂拜蒙母,結友。呂範。汝南人,劉備詣京,見孫權,範密語請留之。後權討關帥,謂範曰:「早從卿言,無此勞也。」和嶠。汝南人。干寶。新蔡人,撰《搜神記》三十卷示劉惔,惔曰:「卿可謂鬼之董狐。」唐源。乾曜。西平人,為相。

土產:舊貢:龜甲、雙距綾、四窠雲花鸂鷘綾。今貢:龍鳳蚊幮、澤蘭、茱萸、蝱蟲、木蛭、已上二物各二兩。蓍草、生石斛。

汝陽縣。舊九鄉,今八鄉。本漢縣,屬汝南郡。晉屬汝南國。宋屬汝陽郡。隋開皇十三年罷郡,屬豫州。十七年改汝陽為溵水,屬陳州。今界內有大溵水之名。其年,又於上蔡縣東北別置汝陽縣,屬豫州。即今縣是也。懸瓠城,亦名懸壺城。《水經注》云 :「汝水屈曲,形若懸瓠。」故城取名。其上西北隅,魏高祖以太和中幸懸瓠,平南王肅起高堞於小城,建層樓於隅阿,下際水湄,降眺慄渚,殊為佳觀。《宋書》:「懸瓠為戍,以防卻陂。」其中城即懸瓠城也。鴻卻陂,在縣東十里。《漢書》曰:「汝南舊有鴻卻大陂,郡以為饒。成帝時,關東數水,陂溢為害。翟方進為丞相,以為決去陂水,其地肥美,省堤防之費,遂奏罷之。及翟氏滅,鄉里歸惡,言方進請防下良田不得而奏罷陂。王莽時常枯旱,郡中追怨方進,童謡云:『壊陂誰?翟子威。飯我豆食羹芋魁。反乎覆,陂當複,誰云者?兩黃鵠。』」及建武中,太守鄧晨使許陽為都水掾,令複鴻卻陂。陽曰:「昔成帝夢上天,天帝怒曰:『何故壊我濯龍池?』」於是,乃因高下形勢,起塘四百餘里。數年乃得立郡,亦常熟。今廢。黃溪水,水色純黃,故以名之,在郡南。慄園,汝水灣中,有地數頃,有慄園。今謂之慄洲是也。平輿故城,在今縣東,汝水南,舊沈子國地。《春秋》謂,蔡滅沈後,屬楚為邑。平輿故城尚存。宜春城,漢置北宜春縣於此,故城在今縣西南,尚存。安城故城,漢為縣,廢城在今縣東南,即汝水北,有二龍鄉,有月旦里是也。四望城,在縣東南。梁太清二年,羊鴉仁為魏所逼,糧運斷絕,乃棄懸瓠,歸義陽,仍留夏紹停四望城,防備邀道。汝南縣城,唐貞元七年正月,割汝陽縣汝水之南地置縣。續元和十三年敕停,以地複歸汝陽縣 。戴憑宅,憑,後漢人,學通九經。荊將軍廟,即六國荊卿也。昔羊角哀夢左伯桃與荊軻戰,乃自刎以助伯桃。今軻塚猶存,廟像甚盛。

上蔡縣。北五十五里,舊九鄉,今三鄉。古之蔡國。《左傳》:「陳、蔡方睦於衛。」《史記》:「周武王克殷,封叔度於蔡,挾武庚作亂,周公殺管叔而放蔡叔,與車七乘。其子胡,改行,率德訓善。周公聞之,舉胡為魯卿士,魯國理。周公言成王,複封胡於蔡,是謂蔡仲。」即此地。漢為縣,迄今不改。上蔡古城,在縣西南十里。李斯墓,在縣西二十里。李斯井,在縣南二里。蔡岡,在縣東十里,周五十里。汝水,在縣西五十里。

平輿縣。東四十五里,舊四鄉,今三鄉。古沈子國,今有沈亭存焉。漢為縣,屬汝南郡。高齊廢。隋大業二年重置,十三年陷王世充,置輿州,管平輿一縣。今新蔡縣西九十里有故城,即隋之縣也。唐武德中,屬蔡州。貞觀元年廢。天授二年重置。汝水,在縣西南四十三里。葛陂,在縣東北四十里,費長房投杖成龍處。二龍澤,許劭、許虔俱有高名,汝南稱平輿有二龍。張熹廟,熹仕漢,為平輿令,天久旱,熹躬為請雨,因焚身而雨澍,後人感德而廟存。石母台,在縣西百五十步。葛仙公廟,在縣東四十里。

西平縣。西北一百二十里,依舊管四鄉。本漢時舊縣。春秋時,古柏子國之地。後漢末廢。至後魏複焉,在郾南五十里,屬汝南郡。高齊改屬臨潁郡。隋初改屬道州。大業末又廢之。武德初又置。貞觀元年廢。天授二年正月又置,尋廢。開元初又置。後漢戴封為西平令時,旱,禱祀無應,封積薪坐其上以自焚,火起而雨降,遠近稱服。蓋與陳州太康事同。棠溪:蘇秦說韓王曰:「韓有劍戟出於棠溪。」即今縣西界,有棠溪村是也。龍泉水,《烈士傳》曰:「西平縣有龍泉水,可以淬刀劍。」二十四陂,在縣界,並魏典農鄧艾所置也。故西平城,在縣西七十里。九頂山、獨樹山,並在縣南一百里。

遂平縣。西北九十里,舊六鄉,今四鄉。古房子國,漢為吳房縣,屬汝南郡。孟康云:「本房子國,吳王闔閭弟夫概奔楚,楚封於此。為棠溪氏,以封吳。」故曰吳房。唐貞觀元年廢,八年又置。元和十二年。以吳元濟叛。改為遂平縣,仍移於文城柵南新城置,權隸唐州。尋複還蔡州。嵯峨山,在縣西五十五里,從唐州慈丘縣界東來。岞(窄音)岈山,在縣西五十六里,從唐州慈丘縣來。吳房故城,在縣西南四十里。

朗山縣。東南九十里,依舊六鄉。漢安昌縣,屬汝南郡,張禹所封之邑也。至漢末,改為朗陵縣,以界內朗陵山為名。後魏真君二年,於朗陵故城複置安昌縣,以隸初安郡。隋開皇三年,自朗陵故城移安昌縣於今所,屬豫州,十六年,仍改安昌又為朗山縣。淮水,經縣理南,去縣百二十里。朗陵山,一名大朗山,在縣北三十里。四望故城,在縣東南七十里。後魏太和十一年,豫州刺史王肅於四望陂南築之,以御梁。太清二年,豫州刺史羊鴉仁以二魏交逼,糧運斷絕,乃棄懸瓠,歸於義陽,上表曰:「臣輒率所部,縮還舊鎮,留夏紹等停四望城防備。」即此城也。故道城,今在縣西南,即古道國也。《春秋》云 「江、黃、道、柏」是也。朗陵故城,漢為縣所治,在今西南三十五里。晉武帝封何曾為朗陵公,即此城也。

真陽縣。南八十里,四鄉。本漢慎陽縣地,屬汝南郡。梁為白狗堆戍於此。故後魏將堯雄曰:「白狗,梁之北面重鎮。」即此。隋開皇十六年,改置真丘縣。唐初改為真陽縣,以在滇水之陽為名。淮水,經縣南,去縣八十里。滇(真音)水,出縣西北二十里,注入淮。新陽故城,漢為縣故城,在今縣西南。白狗城,在縣西南七十里。

新息縣。東南一百五十里,五鄉。春秋息國,為楚所滅。漢為息縣,屬汝南郡。孟康曰:「其後東徙,故加新字。」後周宣政元年,於此置息州。隋大業二年州廢,屬豫州。唐武德四年,置息州。貞觀初廢之,複為縣。淮水,自西流入,經縣南,去縣五里。汝水,自西流入,經縣北,去縣十八里。安陽故城,漢為縣,即《左傳》江國之地也。賈君祠,後漢賈彪,字偉節,與荀爽齊名。為新息長,初,縣人例不養子,彪嚴其制,數年之閒,養子千數,僉曰:「賈父所長。」人思其德,故有祠焉。古息城,在縣北三十里。息侯廟,在縣西南十里。氏玉坑,在縣西南十里,去息侯廟東南五步,其玉色潔白,堪為器物。隋朝官採,唐貞觀中亦令民採取。其後為淮水所沒。開元中淮水東移,其坑重出,其玉溫潤,倍勝昔時。玉梁渠,去縣西北五十里,隋仁壽年修築。唐開元中,縣令薛務更加疏導,西岸通管陂十六,所利田三千餘頃。

褒信縣。東南一百五十五里,舊四鄉,今五鄉 。本漢郾縣之地。後漢光武分立褒信縣。晉屬汝陰。宋武北伐,改為苞信縣。隋末,複為褒信縣也。淮水,經縣南,去縣七十五里。汝水,經縣東北,去縣五十五里。白亭,《左氏傳》:「楚太子建之子勝於吳 ,令尹子西召之,使處吳境,為白公。」杜注云:「白,楚縣也。汝陰褒信縣西南有白亭。」

新蔡縣。東西一百八十里,六鄉。古呂國也。《國語》:「當成周之時,南有荊蠻、申、呂。」周穆王時,有呂侯訓夏贖刑。《史記》:「蔡叔二子,遷於新蔡。」《輿地志》,蔡平侯,自上蔡徙都於此。故曰新蔡。漢為縣,屬汝南郡。晉屬汝陰郡。宋屬新蔡郡。東魏孝靜帝於此置蔡州。隋開皇十六年,於此置舒州,領廣寧、舒縣。仁壽二年,改縣為汝北。大業二年,改為新蔡縣,屬蔡州。漢鮦陽故城,漢為縣,屬汝南郡。應劭曰:「城在鮦(紂音)水之陽。」葛陂,周圍三十里。後漢,費長房,汝南人,為市掾,從壺公學道不成,思家辭歸。壺公與一竹杖,曰:「騎此,任所之,則自至矣。既至,可以杖投葛陂中。」 長房乘杖,須臾歸。自謂適經旬日,而已十餘年矣。即以杖投陂中,顧乃成龍矣。後漢曾於此立葛陂縣。琥珀丘,在縣南三十里。汝水,經縣南,去縣二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