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卷第23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二百三十一 器玩三

張華 晉惠帝 許遜 陶貞白 張祖宅 唐儀 唐中宗 宋青春 武勝之 李守泰 陳仲躬 曹王皋 漁人
下一卷 

張華[编辑]

  晉張華,生性聰慧。好觀奇異圖緯之學,捃拾天下遺逸。自書契之始,考驗神怪,及世間裡閭所說,撰《博物志》四百卷,奏武帝。帝曰:「卿才十倍萬代,博識無倫。記事彩言,多所浮妄。宜刪翦無據,以見成交。昔仲尼刪詩書,不(「不」字原缺,據《拾遺記》補)及鬼神幽昧之事,不言怪力亂神。今見卿此志,驚所未聞,異所未見,將繁於耳目也。可更芟截浮疑,分為十卷。」即於御前賜青鐵硯。此鐵是于闐國所獻,鑄為硯。又賜麟角管,此遼西國所獻也。側理紙萬番,南越所獻也。漢言「陟釐」,「陟釐」與側理相亂。南人以海苔為紙,其理縱橫斜側,因為名焉。(出《王子年拾遺記》)

晉惠帝[编辑]

  晉惠帝元康三年,武庫火。燒漢高祖斬白蛇劍、孔子履。咸見此劍穿屋飛去,莫知所向。(出《異苑》)

許遜[编辑]

  西晉末,有旌陽縣令許遜者,得道於豫章西山。江中有蛟蜃為患,旌陽沒水,拔劍斬之,後不知所在。頃魚人網得一石,甚鳴,擊之,聲聞數十里。唐朝趙王為洪州刺史,破之,得劍一雙。視其銘,一有「許旌陽」字,一有「萬仞」字。一有「萬仞師」出焉。(出《朝野僉載》)

陶貞白[编辑]

  梁陶貞白所著《太清經》,一名《劍經》。凡學道術者,皆須有好劍鏡隨身。又說。幹將、莫耶劍,皆以銅鑄,非鐵也。(出《尚書故實》)

  又貞白隱居貝都山中,嘗畜二刀,一名善勝,一名寶勝。往往飛去,人望之,如二條青蛇。本傳具載。(出《芝田錄》)

張祖宅[编辑]

  唐乾封年中,有人於鎮州東野外,見二白兔。捕之,忽卻入地,絕跡不見。乃於入處掘之,才三尺許,獲銅劍一雙,古制殊妙。於時長史張祖宅以聞。(出《朝野僉載》)

唐儀[编辑]

  唐上元年中,令九品以上,佩刀礪等袋。彩帨為魚形。結帛作之。取魚之象,(明抄本「之象」作「眾鯉」)強之兆也。至天後朝乃絕。景雲之後,又復前飾。(出《朝野僉載》)

唐中宗[编辑]

  唐中宗令揚州造方丈鏡。鑄銅為桂樹,金花銀葉。帝每常騎馬自照,人馬並在鏡中。(出《朝野僉載》)

宋青春[编辑]

  唐開元中,河西騎將宋青春驍果暴戾,為眾所推。西戎嘗歲犯邊境,青春每臨陣,必獨運劍大呼,執馘而旋,未嘗中鋒鏑。西戎憚之,一軍咸賴焉。後吐蕃大北,獲生口數千。軍(「軍」原作「裡」,據明抄本改。)帥令譯問衣大蟲皮者,爾何不能害之。答曰:「但見青龍突陣而來,兵仞所及,若叩銅鐵,以為神助將軍也。」青春乃知劍之靈。青春死後,劍為瓜州刺史季廣琛所得。或風雨後,迸光出室,環燭方丈。哥舒翰鎮西涼,知之。求易以他寶,廣琛不與。因贈之詩曰:「刻舟尋已化,彈鋏未酧恩。」(出《酉陽雜俎》)

武勝之[编辑]

  唐開元末,太原武勝之為宣州司士,知靜江事。忽於灘中見雷公踐微雲逐小黃蛇,盤繞灘上。靜江夫戲投以石,中蛇,鏗然作金聲。雷公乃飛去,使人往視,得一銅劍。上有篆許旌陽斬蛟第三劍云。(出《廣異記》)

李守泰[编辑]

  唐天寶三載五月十五日,揚州進水心鏡一面。縱橫九寸,青瑩耀日。背有盤龍長三尺四寸五分,勢如生動。玄宗覽而異之。進鏡官揚州參軍李守泰曰:「鑄鏡時,有一老人,自稱姓龍名護。鬚髮皓白,眉如絲,垂下至肩,衣白衫。有小童相隨,年十歲,衣黑衣。龍護呼為玄冥。以五月朔忽來,神采有異,人莫之識。為鏡匠呂暉曰,老人家住近,聞少年鑄鏡,暫來寓目。老人解造真龍,欲為少年制之,頗將愜於帝意。遂令玄冥入炉所,扃閉戶牗,不令人到。經三日三夜,門左洞開。呂暉等二十人於院內搜覓,失龍護及玄冥所在。鏡炉前獲素書一紙,文字小隸云:鏡龍長三尺四寸五分,法三才。象四氣,稟五行也。縱橫九寸,類九州分野。鏡鼻如明月珠焉。開元皇帝聖通伸靈,吾遂降祉。斯鏡可以辟邪,鑒萬物。秦始皇之鏡,無以加焉。歌曰:盤龍盤龍,隱於鏡中。分野有象,變化無窮。興雲吐霧,行雨生風。上清仙子,來獻聖聰。」呂暉等遂移鏡炉置船中,以五月五日午時,乃於揚子江鑄之。未鑄前,天地清謐。興造之際,左右江水忽高三十餘尺,如雪山浮江,又聞龍吟,如笙簧之聲,達於數十里。稽諸古老,自鑄鏡以來,未有如斯之異也。「帝詔有司,別掌此鏡。至天寶七載,秦中大旱。自三月不雨至六月。帝親幸龍堂祈之,不應。問昊天觀道士葉法善曰:「朕敬事神靈,以安百姓。今亢陽如此,朕甚憂之。親臨祈禱,不雨何也?卿見真龍否乎?」對曰:「臣亦曾見真龍,臣聞畫龍四肢骨節,一處得以似真龍,即便有感應。用以祈禱,則雨立降。所以未靈驗者,或不類真龍耳。」帝即詔中使孫知古,引法善於內庫遍視之。忽見此鏡,遂還奏曰:此鏡龍真龍也。」帝幸凝陰殿,並召法善祈鏡龍。頃刻間,見殿棟有白氣兩道,下近鏡龍。龍鼻亦有白氣,上近梁棟。須臾充滿殿庭,遍散城內。甘雨大澍,凡七日而止。秦中大熟。帝詔集賢待詔吳道子,圖寫鏡龍,以賜法善。(出《異聞錄》)

陳仲躬[编辑]

  唐天寶中,有陳仲躬家居金陵,多金帛。仲躬好學,修詞未成,攜數千金,於洛陽清化裡,假居一宅。其井甚大,常溺人,仲躬亦知之。以靡有家室,無所懼。仲躬常習學不出。月餘日,有鄰家取水女可十數歲,怪每日來於井上,則逾時不去,忽墜井而死。井水深,經宿,方索得屍。仲躬異之。閒日,窺於井上,忽見水中一女子。其形狀少麗,依時樣妝飾。以目仲躬,凝睇之際,以紅袂半掩其面微笑,妖冶之姿,出於世表。仲躬神魂恍惚,若不支持。乃歎曰:「斯為溺人之由也。」遂不顧而退。後數月炎旱,此井水不減。忽一日水竭。清旦,有人叩門云:「敬元穎請謁。」仲躬命入,乃井中所見者。衣緋綠之衣,其裝飾鈆粉,悉時制耳。仲躬與坐,訊曰:「卿何以殺人?」元穎曰:「妾非殺人者,此井有毒龍。自漢朝絳侯居於茲,遂穿此井。洛城內有五毒龍,斯其一也。緣與太一左右侍龍相得,每為蒙蔽。天命追徵,多託故不赴集。好食人血,自漢以來,殺三千七百人矣,而水不耗涸。某乃國初方墜於井,遂為龍所驅使。為妖惑以誘人,用供龍所食。甚於辛苦,情所非願。昨為太一使者交替,天下龍神尺須集駕。昨夜子時,已朝太一矣。兼為河南旱,勘責三數日方回。今井內已無水,君子誠能命匠淘之,則獲脫斯難矣。若然,願終君子一生奉養。世間之事無不致。」言訖,便失所在。仲躬當時即命匠,命一親信,與匠同入井。囑曰:「但見異物即收。」至底無別物,唯獲古銅鏡一枚,闊七寸七分。仲躬令洗淨,貯匣內。焚香以奉之,斯所謂敬元穎也。一更後,元穎忽自門而入,直造燭前設拜。謂仲躬曰:「謝生成之恩,照濁泥之下。某昔本師曠所鑄十二鏡之第七者也。其鑄時,皆以日月為大小之差。元穎則七月七日午時鑄者也。貞觀中,為許敬宗婢蘭苕所墜。以此井水深,兼毒龍氣所苦,人入者悶絕,故不可取,遂為毒龍所役。幸遇君子正直者,乃獲重見人間耳,然明晨內,望君子移出此宅。」仲躬曰:「某已用錢僦居,今移出,何以取措足之所。」元穎曰:「但請君子飾裝,一無憂也。」將辭去,仲躬復留之。問曰:「汝安得有紅綠脂粉狀乎?」對曰:「某變化無常,非可具述。」言訖,即無所見。明旦,忽有牙人叩戶,兼領宅主來謁(「謁」原作「謂」,據明抄本改。)仲躬,便請移居,並夫役並足。未到齋時,前至立德坊一宅中。其大小價數,一如清化者。其牙人云:「價值契本,一無遺缺。」並交割訖。後三日,其清化宅井,無故自崩。兼延及堂隅東廂,一時陷地。仲躬後文戰累勝,為大官。有所要事,未嘗不如移宅之效也。其鏡背有二(「二」原作「三」,據《博異志》改。)十八字,皆科鬥書。以今文推而寫之曰:維晉新公二年七月七日午時,於首陽山前白龍潭鑄成此鏡。千年在世。於背上環書,一字管天文列宿。依方列之,則左有日而右有月。龜龍虎雀,並如其位。於鼻四旁題雲,夷則之鏡。(出《博異志》)

曹王皋[编辑]

  唐嗣曹王皋有巧思,精於器用。為荊(「荊」原作「邢」,據本書卷二。五曹王皋條改。)州節度使,有羈旅士人懷二羯鼓棬,欲求通謁。先啟於賓府,賓府觀者咸訝議曰:「豈足尚耶?」對曰:「但啟之,尚書當解矣。」及見,皋捧而歎曰:「不意今日獲逄至寶。」指其鋼勻之狀,賓佐唯唯,或腹非之。皋曰:「諸公心未信乎?」命取食拌,自選其極平正者。令置棬於拌心,以油注棬中,棬滿而油無涓滴滲漏。皋曰:「此必開元天寶中供御棬,不然無以至此。」問其所自,士人曰:「某先人在黔中,得於高力士之家。」眾方深伏。賓府又潛問士人,「宜償幾何?」士人曰:「不過三萬。」及遺金帛器皿,其直果稱是焉。(出《羯鼓錄》)

漁人[编辑]

  蘇州太湖入松江口。唐貞元中,有漁人載(明抄本「載」作「為」。)小網。數船共十餘人,下網取魚,一無所獲。網中得物,乃是鏡而不甚大。漁者忿其無魚,棄鏡於水。移船下網,又得此鏡。漁人異之,遂取其鏡視之,才七八寸。照形悉見其筋骨臟腑,潰然可惡,其人悶絕而倒,眾人大驚。其取鏡鑒形者,即時皆倒,嘔吐狼藉。其餘一人,不敢取照,即以鏡投之水中。良久,扶持倒吐者既醒,遂相與歸家,以為妖怪。明日方理網罟,則所得魚多於常時數倍。其人先有疾者,自此皆愈。詢於故老,此鏡在江湖,每數百年一出。人亦常見,但不知何精靈之所恃也。(出《原化記》)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太平廣記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