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卷第27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二百七十六 夢一

周昭王 吳夫差 漢武帝 司馬相如 陰貴人 張奐 鄭玄 范邁 許攸 薛夏 蔣濟 周宣 王戎 鄒湛 陳桃 呂蒙 王穆 張天錫 張駿 索充宋桶 苻堅 後趙宣咸 張甲 張茂 晉明帝 馮孝將 徐精 商仲堪 商靈均 桓豁 司馬恬 賈弼 王奉先 宗叔林 沙門法稱 劉穆之 徐羨之 沈慶之 明歒之 劉誕 袁愍孫 劉沙門 諸仲務 孫氏 桓誓 張尋 徐祖 桓邈 周氏婢 何敬叔
下一卷 

周昭王[编辑]

  昭王即位三十年,王坐祗明之室,晝而假寐。忽白雲蓊鬱而起,有人衣服皆毛羽,因名羽人。王夢中與語,問以上仙之術。羽人曰:「大王精智未開,求長生久視,不可得也。」王跪請絕欲之教。羽人乃以指畫王心,應手即裂。王乃驚悟,而汗濕於衿席,因患心疾,即卻膳撤樂。移於旬日,忽見所夢者來,語王曰:「先欲易王之心。」乃出方寸綠囊,中有藥,名曰續脈丸補血精散,以手摩王之臆,俄而即愈。王即請此藥,貯以玉缶,緘以金繩。以之涂足,則飛天地之外,如游咫尺之內。有得服之,後天而死。(出《王子年拾遺記》)

吳夫差[编辑]

  吳王夫差夜夢三黑狗號,以南以北,炊甑無氣。及覺,召群臣言夢,群臣不能解。乃召公孫聖。聖被召,與妻訣曰:「以惡夢召我,我豈欺心者,必為王所殺。」於是聖至,以所夢告之。聖曰:「王無國矣!犬號者,宗廟無主;炊甑無氣,不食矣。」王果怒,殺之。及越兵至,王謂左右曰:「吾無道,殺公孫聖,汝可呼之。」於是三呼三應。吳卒為越所滅。(出《越絕書》)

漢武帝[编辑]

  漢武帝夢大魚,求去口中鉤。明日遊昆明池,見一魚銜鉤,帝取鉤放之。三日,池濱得明珠一雙。(出《三秦記》)

司馬相如[编辑]

  司馬相如,字長卿。將獻賦而未知所為,夢一黃衣翁謂之曰:「可為《大人賦》,言神仙之事。」賦成以獻,帝大嘉賞。(出《西京雜記》)

陰貴人[编辑]

  漢明帝陰貴人,夢食瓜甚美。時敦煌獻異瓜種,名穹隆。父老云:「有道士從蓬萊得此種,食之不饑。」(出《王子年拾遺記》)

張奐[编辑]

  後漢張奐為武威太守。其妻夢帝與印綬,登樓而歌,覺以告奐。奐令占之。曰:「夫人方生男,復臨此郡,命終此樓。」後生子猛。建安中,為武威太守,殺刺史邯鄲商,州兵圍急,猛恥見擒,乃登樓自焚而死。(出《搜神記》)

鄭玄[编辑]

  鄭玄師馬融,三載無聞,融還之。玄過樹陰下假寐,夢一人,以刀開其心,謂曰:「子可學矣。」於是寤而即返,遂洞精典籍。後東歸,融曰:「詩書禮樂皆東矣。」(出《異苑》)

范邁[编辑]

  林邑謂紫磨金為上金,俗謂之楊邁金。范邁母夢人鋪楊邁金席,與其生兒,兒生席色昭晰。後因生兒,名曰范邁,為林邑王。(出《林邑記》)

許攸[编辑]

  許攸夢烏衣吏,奉漆案,案上有六封文書,拜跪曰:「府君當為北斗君,明年七月復有一案,四封文書,云:陳康為主簿。」覺後,適(「適」原作「王」,據許本改。)康至,曰:「今來當謁。」攸聞益懼。問康曰:「我作道師,死不過作社公;今日得北斗、主簿,余為忝矣。」明年七月,二人同日而死。(出《幽明錄》)

薛夏[编辑]

  薛夏,天水人也,博學絕倫。母孕夏之時,夢有人遺一篋衣,云:「夫人必生賢明之子,為帝王所宗。」母記其夢之時。及生夏,年及弱冠,才術過人。魏文帝與之講論,彌日不息,辭華旨暢,應對如流,無有凝滯。帝曰:「昔公孫龍稱為辯捷,而迂誕誣妄,今子所說,非聖人言不談,則子游、子貢之儔。不能過也。若仲尼在魏,復為入室焉。」帝手製書與夏,題云「入室生」。位至秘書丞。居甚貧,帝解御衣以賜之,以符先夢。名冠當時,為一代高士。(出《王子年拾遺記》)

蔣濟[编辑]

  魏蔣濟為領軍也。其妻夢亡兒涕泣言曰:「死生異路。我生時為卿相子孫,今在地下為泰山伍伯,憔悴困辱,不可復言。今太廟西有孫阿者,將召為泰山令。願母為白領軍,囑阿轉我,今得樂處。」言訖,母遂驚寤。以白濟,濟曰:「夢不足憑耳。」明日,母復夢之,言曰:「我今來迎新君,止在廟下,未發之間,暫得歸來。新君明日日中當發,臨發多事,不得復歸於此。願重啟之,何惜一試驗也。」遂說阿形狀,言甚備悉。天明,母又為言之曰:「昨又夢如此,雖知夢不足憑,何惜一驗之乎?」濟乃遣人詣太廟下,推問孫阿,果得之,形狀如其夢。濟乃涕泣曰:「幾負我兒。」於是乃見孫阿,具語其事。阿不懼當死,而喜為泰山令,惟恐濟言之不信也,乃謂濟曰:「若誠如所言,某之願也,不知賢郎欲得何職?」濟曰:「隨地下樂者與之。」阿許諾。言訖遣還,濟欲速知其驗,從領軍門下至廟下,十步安一人,以傳阿之消息。辰時傳阿心痛,日中傳阿亡。涕泣曰:「雖哀兒之不幸,見喜亡者之有知。」後月餘,母復夢兒來告曰:「已得轉為錄事矣。」(出《列異傳》)

周宣[编辑]

  魏周宣,字孔和,善占夢。或有問宣者:「吾夢芻狗。」宣曰:「君當得美食。」未幾,復有夢芻狗,曰:「當墮車折腳。」尋而又云夢芻狗,宣曰:「當有火災。」後皆如所言。其人曰:「吾實不夢,聊試君耳!三占不同,皆驗,何也?」宣曰:「意形於言,便占吉凶。且芻狗者,祭神之物,故君初言夢之,當得美食也。祭祀即畢,則為所轢,當墮車傷折。車轢之後,必載以樵,故云失火。(出《魏志》)

王戎[编辑]

  王戎夢有人以七枚椹子與之,著衣襟中。既覺得之,占曰:「椹,桑子也。」自後男女大小凡七喪。(出《異苑》)

鄒湛[编辑]

  鄒湛夢一人拜,自稱甄仲舒,求葬。湛覺,思之曰「予舍西瓦土中人」也。乃取葬之。復夢其人來拜謝。(出《晉書》)

陳桃[编辑]

  虞翻注《易》,上奏曰:「臣郡吏陳桃,夢臣與道士相遇,散發粗裘,付《易》六爻。(「爻」原作「又」,據明抄本改。)燒其三,以飲臣。臣乞盡吞之。道士言:易在天上,三爻(「爻」原作「及」,據明抄本改。)足以。豈臣受命,應當知也。」(出《夢雋》)

呂蒙[编辑]

  呂蒙入吳,王勸其學。乃博覽群籍,以《易》為宗。常在孫策坐酣醉,忽於眠中,誦《易》一部,俄而起驚。眾人皆問之。蒙云:「向夢見伏羲、文王、周公,與我言論世祚興亡之事,日月廣明之道,莫不窮精極妙;未該玄言,政空誦其文耳。」眾坐皆知蒙囈誦文也。(出《王子年拾遺記》)

王穆[编辑]

  洛陽王穆起兵酒泉,西伐索嘏,長史郭瑀諫,不從。夜夢乘青龍上天,至屋而止。覺歎曰:「屋字屍至也,龍飛屋上屍至,吾其死矣。」後果驗。出(《前涼錄》)

張天錫[编辑]

  張天錫在涼州。夢一綠色犬,甚長,從南來,欲咋天錫,床上避之,乃墮地。後苻堅遣苟萇者,綠地錦袍,從南來,攻入門,大破之。(出李產《集異傳》)

張駿[编辑]

  涼文王張駿,夢一人鬢眉皓白,自稱子俞,曰:「地上之事付你,地下之事付我。」王寤問之,有侯子瑜先死。得其曾孫亮。為祈連令矣。(出《敦煌錄》)

索充宋桶[编辑]

  索充夢一虜,脫上衣來詣充。索紞占曰:「虜去上半,下男字也。夷虜陰類,君妻當生男也。」已後果驗。

  又宋桶夢內中有一人著衣,桶一手把兩杖,極打之。索紞占曰:「內中有人,是肉子也;兩杖著之象,極打肉食也。」過三日,過三家,皆得肉食矣。(出劉彥明《敦煌錄》)

苻堅[编辑]

  苻堅將欲南伐,夢滿城出菜,又地東南傾。其占曰:「菜多,難為醬也。東南傾,江左不得平也。」(出《夢書》)

後趙宣咸[编辑]

  宣咸卒後五年,石虎夢見咸。涕泗囑其子奮,曰:「非心力所達也。」通夢之言而有徵:「奮今何在?」左右對曰:「為趙郡守。」於是即擢拜廷尉,為太常。才力不及父,因咸夢登列卿也。(出《趙書》)

張甲[编辑]

  張甲者,與司徒蔡謨有親,僑住謨家。暫數宿行,過期不及。謨晝眠,夢甲云:「暫行,忽暴病,患心腹痛病,脹滿不得吐下,某時死。」謨曰:「何以治之?」甲曰:「蜘蛛生斷去腳,吞之則愈。」謨覺,使人往甲行所驗之,果死。(出《幽明錄》)

張茂[编辑]

  會稽張茂,嘗夢大象,以問萬推。曰:「君當為大郡,而不能善終。大象者大獸也,取諸其音,獸者守也。象以齒焚其身,後必為人所殺。」茂永昌中,為吳興太守。值王敦問鼎,執正不移,敦遣沈充滅之。(出《異苑》)

晉明帝[编辑]

  晉明時,獻馬者夢河神請之。及至,與帝夢同。即投河以奉神。始太傅褚褒,亦好此馬。帝云:「已與河神。」及褚公卒,軍人見公乘此馬矣。(出孔約《志怪》)

馮孝將[编辑]

  廣平太守馮孝將,男馬子。夢一女人,年十八、九歲,言「我乃前太守徐玄方之女,不幸早亡,亡來四年,為鬼所枉殺。按生錄,乃歲至八十餘。今聽我更生,還為君妻,能見聘否?」馬子掘開棺視之,其女已活,遂為夫婦。(出《幽明錄》)

徐精[编辑]

  晉咸和初,徐精遠行,夢與妻寢,有身。明年歸。妻果產。後如其言矣。(出《幽明錄》)

商仲堪[编辑]

  商仲堪在丹徒,(「丹徒」原作「舟」,據《搜神記》及《異苑》七改)夢一人曰:「君有濟物之心,豈能移我在高燥處,則恩及枯骨矣。」明日,果有一棺逐水。仲堪取而葬之於高岡,酹酒。其夕,夢見其人來拜謝。(出《夢雋》)

商靈均[编辑]

  商靈均,義熙中,夢人來縛其身將去,形神乖散。復有一人云:「且置之,須作衡陽,當取之耳。」後除衡陽守,辭不得免,果卒官。(出《夢苑》。明抄本作出《異苑》。)

桓豁[编辑]

  荊州刺史桓豁,所住齋中,見一人長丈餘,夢曰:「我龍山之神,來無好意,使君既貞固,我當自去耳。」(出《甄異記》。許本作出《述異記》。按今見《異苑》卷七)

司馬恬[编辑]

  京口新城有鄧艾廟,毀久。晉譙王司馬恬為都督,夢一人自稱鄧公,求治舍宇。恬乃令與修造之。(出《異苑》)

賈弼[编辑]

  河東賈弼為瑯琊參軍,夜夢一人,塺齙大鼻閉目,請曰:「愛君之貌,換君之頭,可乎?」夢中不獲已,遂被換去。覺而人見者悉驚走。還家,家人悉藏。自此後能半而笑啼,兩手足及口中,各題一筆書之,詞翰俱美。(出《幽明錄》)

王奉先[编辑]

  有貴人亡後,永興令王奉先夢與之相對如平生。奉先問:「遠有情色乎?」答云:「某日至某家,問婢。」後覺,問其婢,云:「此日某夢郎君來。」(出《幽明錄》)

宗叔林[编辑]

  晉陽守宗叔林得十頭鱉,付廚曰:「每日以二頭作臛。」其夜,夢十丈夫,皂布衣褲褶,扣頭求哀。不悟而食二枚。明夜,又夢八人求命,方悟。乃放之,後夢八人來謝。(出《搜神記》)

沙門法稱[编辑]

  宋沙門法稱,臨終曰:「有嵩(「嵩」原作「松」,據明抄本改。下同。)山人告我,江東劉將軍應受天命。吾以三十二璧一餅為信物。」宋祖聞之,命僧惠義往嵩山。七日七夜行道,夢有一長鬚翁指示。及覺,分明憶所在,掘而得之。(出《冥祥記》)

劉穆之[编辑]

  劉穆之常渡揚子江宿,夢合兩船為舫,上施華蓋,儀飾甚盛,以昇天。既曉,有一姥問曰:「君昨夜有佳夢否?」穆之乃具說之,姥曰:「君必位居端揆。」言訖不見。後官至僕射丹陽尹,以元功也。(出《異苑》)

  穆之又夢,有人稱劉鎮軍相迎。旦占之:「吾死矣,今豈有劉鎮軍耶?」後宋武帝遣人迎,共定大業。武帝時為鎮軍將軍。(出《續異記》)

徐羨之[编辑]

  徐羨之為王雄少傅主簿。夢父作謂曰:「汝從今己後,勿渡朱雀桁,當貴。」羨之後行半桁,憶先人夢,回馬。而以此除主簿,後果為宰相。(出《幽明錄》)

沈慶之[编辑]

  沈慶之,元嘉中,始夢牽鹵部入廁中,雖忻清道,而甚惡之。或為之解曰:「君必貴,然未也。鹵部者,富貴之容;廁中,所謂後帝也。君富貴不在今主矣。」後果中焉。(出《拾遺錄》)

明歒之[编辑]

  嘉九年,徵北參軍明歒之,有一從者,夜眠大魘。歒之自往喚之,頃間不能應。又失其頭髻,三日乃寤。說云:「被三人捉足,一人髻之。忽夢見一道人,以丸藥與之,如桐子,令以水服之。」及悟,手中有藥,服之遂瘥。(出《幽明錄》)

劉誕[编辑]

  竟陵劉誕,在廣陵,左右直眠,夢人告之曰:「官鬚髮為矟旄。」則覺已失發矣,如此數十人。(出《續異記》)

袁愍孫[编辑]

  袁愍孫,世祖出為海陵守,夢日墮身上,尋而追還,與機密。(出《拾遺記》)

劉沙門[编辑]

  劉沙門居彭城,病亡。妻貧兒幼,遭暴風雨,牆宇破壞。其妻泣擁稚子曰:「汝父若在,豈至於此!」其夜夢沙門將數十人料理宅舍,明日完矣。(出《甄異記》)

諸仲務[编辑]

  諸仲務一女顯姨,嫁為米元宗妻,產亡於家。俗聞產亡者,以墨點面。其母不忍,仲務密自點之,無人見者。元宗為始新縣丞。夢妻來上床,分明新白妝面上有墨點。(出《搜神記》)

孫氏[编辑]

  有孫氏求官,夢雙鳳集其兩拳,以問占者宋董。曰:「鳳凰非梧桐不棲。非竹實不食。卿當大凶,非苴杖,即削杖。」後孫氏果遭母喪。(出《集異記》)

桓誓[编辑]

  桓誓字明期,居豫章時,梅玄龍為太守,先已病矣,誓往看之。語玄龍云:「吾昨夜忽夢見君,著喪衣來迎我。」經數日,復夢如前,云:「二十八日當拜。」二十七日,桓忽中惡,就玄龍索麝香丸。玄龍(玄龍二字原缺。據明抄本補。)聞,令作凶具。二十七日桓亡。二十八日龍卒。(出《續搜神記》)

張尋[编辑]

  巴西張尋夢庭生一竹,節相似。都為一門。以問竺法度,云:「當暴貴,但不得久矣。」果然如其所言。(出《述異記》。明抄本作出《異苑》)

徐祖[编辑]

  嘉興徐祖幼孤,叔隗養之如所生。隗病,祖營作甚勤。是夜,夢二人來云:「汝叔應合死也。」祖叩頭祈請哀愍。二人云:「念汝如此。為活之。」祖覺,叔乃瘥。(出《搜神記》)

桓邈[编辑]

  桓邈為汝南,郡人齎四烏鴨作禮。大兒夢四烏衣人請命。覺,忽見鴨將殺,遂救之,買肉以代。還夢四人來謝而去。(出《幽明錄》)

周氏婢[编辑]

  陳留周氏婢入山取樵,倦寢。忽夢一女子,坐中謁之曰:「吾目中有刺,願乞拔之。」及覺,忽見一棺中有髑髏,眼中草生,遂與拔之。後於路旁得雙金指環。(出《述異記》)

何敬叔[编辑]

  何敬叔少奉法,作一檀像,未有木。先夢一沙門納衣杖錫來云:「縣後何家桐甚良。」覺,如夢求之,果得。(出《冥祥記》)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太平廣記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